第一八章            

    夜深!

    春風撲面,繁星在天,繁榮的嘉興,夜市卻已在逐漸消沉了。

    燈火漸少漸稀,行人漸稀漸無,由喧鬧而沉寂,由沉寂而復甦,由初蘇而再喧鬧……這
正是千古以來,任何一個城市不變的節奏,一輛滿堆花粉的車子,被一個滿面得意的貨郎,
由街頭推了過來,又消失在濃重的夜色裡,春風吹得車上的小鈴,叮鐺微鳴:到了這鈴聲搖
曳的餘音,裊裊散盡,靜寂便完全將這條青石鋪成的道路吞沒……

    咦!奇怪!

    怎地還有兩匹鞍轡鮮明的健馬,停留在這無人的街畔?

    噢!是了!

    原來這間小小酒樓,直到此刻裡面還有客人!

    門板已上起大半,一線昏黃的燈光,自門板的空隙中露出,無力地投落在清冷的街道
上。

    從這空隙中望進去,你恰好可以望見一個身穿錦袍,肩寬腰窄,沉厚,卻又挺直的背
影。

    他緩緩轉回頭,濃眉深皺,目光炯然,利剪般向外掃了一眼——雖然他此刻已是不惑之
年,但他的目光,的確還有著利剪般的銳利,似乎這一眼便足夠將那厚金的門板看穿!

    目光一閃,他輕輕一聲歎息,然後回身,濃眉皺得更緊,緩峻道:「天色竟這般晚
了!」突地重重一拍桌面,「我就不信這偌大的嘉興城,竟會沒有一家空著的客房!」

    桌上零亂的杯盆碗盞,被他這隨手一拍,都震得跳了起來,坐在他對面的,是一個青衣
窄袖,但卻滿頭珠翠的中年婦人——這衣著與頭飾,是多麼地不相稱,就正如她的目光與語
聲的不稱一樣!

    因為她的目光是溫柔的,語氣卻也有如利剪般明快。

    她目光溫柔地望著對面的錦衣人,唇邊泛起一絲微笑,道:「也許真有大幫客商經過,
不然哪有開店拒絕客人上門的道理,你又何必生這麼大的人氣調目光是溫柔的,笑容也是溫
柔的,但這種顯然是久經抑制和忍耐才養成的溫柔,卻絲毫掩不住她眉目間的剛健桀傲之
氣,也就正如她己日漸豐腴的體態,掩不住她身手的矯健一樣。錦衣耀目的中年漢子目光一
落,微喟道:「話雖如此,但這嘉興城,一無武林人家可供投宿,難道真教我們餐風宿露一
宵不成調四顧一眼:「這酒店終不是長留之地呀!,,這昔年縱橫天下,四海為家,不知餐
風宿露多少次的武林健者,已因多年來的養尊處優,而消磨去他的鋼筋鐵骨,此刻竟為了一
夜的宿處而不安,惶恐起來,若換了二十年前,他縱然在露天下仁立三夜,只怕他也不會皺
一皺眉頭。中年婦人輕輕一歎,緩緩道:「我們連夜再趕一站,又有何妨。」

    錦衣漢子濃眉一皺,暴聲道:「再趕一站,我倒無妨,你……你……」表情突又變得十
分溫柔,歎道,「你難道忘了你已有六個月的身——」中年婦人秋波一轉,接口道:「你這
人真是,在這裡說些什麼?」雙頰之上,居然隱現紅暈。

    錦衣漢子皺眉道:「我叫你這次不要出來,你偏要出來,還一定要騎馬…唉,這是你第
一次——」語氣突地一轉,接口道:「不知是男是女?武林中人若是知道『鴛鴦雙劍,即將
有後,必定又是足以轟動一時的大事!」雙眉微軒,神采飛揚,得意之情,溢於言表,那婦
人面上的紅暈,卻更濃厚了,濃得有如胭脂!她垂下頭,低語:「我沒有什麼,還抵得住,
這次事關係著我們的此後半生,也關係著我肚裡這孩子的一生,我怎能留在家裡不聞不
問?」

    錦衣大漢雙眉再次一皺,沉聲道:「不知江湖傳言可是真的?我就不信那姓仇的真一
一」忽地他不住咳嗽。

    中年婦人依然垂著頭,語聲更低,道:「有件事我一直沒有和你說,怕你心亂!」

    錦衣漢子急問:「什麼事?」

    中年婦人緩緩道:「你可知道毛大哥這些年來,廣植勢力,不惜千方百計,收買武林人
士的心,都是為了什麼?錦衣大漢皺眉道:「不知道,你怎地近年說話也變得吞吞吐吐起
來。」

    中年婦人長歎一聲,道:「十七年前,一個下雨的晚上,你和毛大哥,還有杜仲奇深夜
出去搜尋青萍劍宋令公和巴山劍客柳復明的下落。」

    中年錦衣大漢道:「不錯,那天晚上的確下著雨,還有雷電,我知道你一向最怕雷聲閃
電,就叫你和毛大嫂睡在一起。」

    目光一落,思潮回溯,沉聲低語:「那天晚上,雖然沒有尋得到宋老兒和柳道士,卻在
無意間搶下一批紅貨,這件事毛老大和社仲奇都不知道——」他目光似有意,似無意,望了
那中年婦人頭上的珠翠一眼,接道:「後來我與毛老大、杜仲奇會齊,回家的時候,你卻已
經睡了!」

    中年婦人雙盾輕顰,沉吟半晌,道:「這件事我知道,可是詳細情形,你一直沒有告訴
我,我也一直沒有問你,因為毛大嫂那天晚上對我說了一件事,我也一直沒有告訴你。」

    語聲微頓,半晌靜寂,一時之間,兩人心裡似乎都在想些什麼。

    終於,中年婦人緩緩道:「那天半夜裡,雷聲很大,我翻來覆去地睡不著,哪知毛大嫂
也翻來覆去地睡不著,我忍不住問她:『為什麼?,她才告訴我,說毛大妹子出來的時候,
肚裡已經有了身孕。」歎息一聲,加了句:「肚裡已經有了姓仇的孩子!」

    錦衣漢子濃眉一揚,目光閃動,似乎想說什麼,卻始終沒有說出,陣風自門隙中吹入,
他只覺身上起了一陣寒意!

    中年婦人默然半晌,又道:「當時我聽了她的話,心裡雖然也在吃驚,卻還是安慰著
她,說:『這孩子既然是你妹子生的,難道你妹子還會叫他來找你們復仇麼?』毛大嫂沒有
說話,過了許久,她才歎著氣道:『大妹子要不是對她哥哥不滿,又怎麼會悄俏地溜走
呢?。」說到這裡,她語聲一頓,方自接口道:「所以後來毛大嫂堅持不讓她女兒跟著毛大
哥練武,而把她送到『屠龍仙子』那裡去,也就是怕毛大妹子生的孩子去找他們報仇,現在
一唉,時日匆匆,那個孩子也該長大了。」

    錦衣漢子濃眉皺做一處,俯首沉思半晌,彷彿自語著道:「如此說來,近日的事,難道
真是那姓仇——」語聲突頓,大喝一聲:「是誰?」

    雙手微按桌面,身形反掠而出,凌空一轉,落在門隙邊,中年婦人亦自長身而起,於是
她凸起的腹部,亦自現出桌外。

    只聽門外一聲朗笑,一個清朗的語聲,含笑答道:「是我!」

    接著門板又被拉開一線,首先進來的,竟是這酒店的店伙。

    錦衣漢子冷「哼」一聲,腳下微退半步,目光卻仍凝注門外。

    昏黃的燈光下,只見一個錦衣華服,風姿颯爽的英俊少年,含笑走了進來,明亮的目
光,先在那中年婦人身上一轉,瞬即停留在錦衣漢子的身上。

    錦衣漢子目光凜然,緩級抬起手掌,握住腰畔的一柄裝磺得極為華麗的長劍劍柄,他的
手指細長而有力,指甲更是修得光光禿禿,武林中人一望而知,此人定是劍法極高的內家劍
手。

    他自上而下,仔細將這華服少年瞧了一遍,目光緩緩轉向那垂手立在一旁的店伙,冷冷
間道:「此人是誰?」

    那店伙見了他的目光,卻結結巴巴他說不出話來,華服少年抱拳一揖,含笑朗聲說道:
「在下繆文,乃是這家酒店東主的知交。」

    錦衣漢子冷哼一聲,沉聲道:「難道你是要來下逐客之令的麼?」

    「繆文」抱拳笑答:「豈敢,豈敢,在下只是聽得這位店伙說起,有兩位氣度不凡的客
人,今夜沒有宿處,是以特地趕來!」

    錦衣漢子面容略霽,「繆文」接道:「尤其是尊夫人身上似乎不便,兩位如不嫌在下冒
昧,不妨到寒舍暫宿一宵。」錦衣漢子目光如電,又自上而下打量了他幾眼,突地冷冷道:
「我與你一不沾親,二不帶故,你對我的事為何如此熱心?」

    「繆文」神色似乎一呆,卻聽他厲聲又道:「你若對我有所圖謀一哼哼,那當真是活得
不耐煩了……」

    「繆文」木立半晌,突地仰天長笑起來,抱拳笑道:「好好,閣下既然懷疑在下別有用
心,那麼就算小可多此一舉好了。」袍袖一拂,轉身而行。

    昏黃的燈光,映得他縷金的長衫閃閃生光,錦衣漢子突地笑道:「兄台慢走……」

    「繆文」微微一笑,轉過身來,緩緩道:「有何見教,難道還要將在下一一一」錦衣漢
子接口笑道:「在下前言,不過聊以相戲耳,以兄台這般人品,心中怎地會有不端之圖
謀。」回首望了那中年婦人一眼,又道:「你說是麼?」

    「繆文」面上依然微帶笑容,對他這種前倨後恭的態度,絲毫不以為意,似乎天下任何
事的發生,都早已落在他的算中。

    他只是微笑說道:「如此說來,閣下如下嫌寒舍簡陋,便請委屈一宵,也好讓小可一盡
地主之誼。」

    錦衣漢了連忙接口道:「既承抬愛,敢不從命。」

    轉首喝道:「店家,看帳!」

    「繆文」微微一笑,隨手取出一錠銀子,拋到桌上,一面笑道:「閣下遠來是客,且讓
在下做個小小東道。」

    錦衣漢了暗地高興,大笑道:「如此只得謝了。」

    那中年婦人亦自斂衽為禮。

    三人。齊走出店外,那兩匹健馬,鞍轡未卸,佇立在猶帶料峭春寒的晚風裡,既不嘶
鳴,亦無蠢動,全身純白,一無雜色,眼望去,使知是千中選一的名種良馬。

    錦衣漢子大步而前,伸手輕撫馬項長鬃,含笑回顧道:「兄台出身世家,必定善於相
馬。」倏然住口不言,但言下之意,自是要「繆文」對他這兩匹白馬稱讚兩句。

    「繆文」淡然一笑道:「的確是好馬。」

    錦衣漢子面上露出得意之色,笑道:「不知兄台可曾駛馬而來,否則你我便在這星空之
下漫步而歸,倒也可算是件雅事。」

    「繆文」含笑道:「寒舍離此頗有一些路途,尊夫人——哈哈,你我還是一齊歸去,在
下當命人將這兩匹健馬送回。」

    錦衣漢子面容微微一變,正在撫摸馬項長鬃的手掌,也突地停頓下來,原來「這夫妻兩
人」一生別無所嗜,所嗜唯有黃白之物而已,這兩匹健馬他不惜重金求來,此刻心中不禁暗
忖:「這少年弄來弄去,莫非是想來騙我這兩匹馬不成?」

    心念方轉,只見「繆文」左手微招,口中輕輕呼哨一聲,街的轉角處,突地奔來一輛四
馬大車。

    星光之下,只見這輛大車竟是色作銀白,燦爛生光,拉車的四匹健馬,亦是通體純白,
奔行之勢極迫,落蹄之聲卻極輕,馬到近前,趕車的白衣御者輕輕呼哨一聲,四匹健馬,便
一齊止步,生像是輕功已達妙境的內家高手在急行之時收勢那麼自然。

    錦衣大漢、中年婦人對望一眼,咯然若有所失,他用重金求來的兩匹名馬,此刻與這四
匹白馬一比,實是判如霄壤。轉目望去,只見這兩匹馬自己似也有些自慚形穢,馬尾輕隆,
緩緩走了開去。

    「繆文」對他們神色的變化,似乎根本未曾注意,仍然含笑道:「兩位先請上車,尊馬
自有人送回寒舍。」

    錦衣漢子逡巡道:「在下這兩匹雖無法與兄台之馬相比,但性子卻是頑劣得很,生人近
它不得——」「繆文」接口笑道:「小可舍下御者,來自關東,一生馴馬,且讓他試上一
試。」

    微一拍掌,這輛銀光燦爛的馬車前座上的兩個白衣御者,便有一人躍了下來,錦衣漢子
目光轉處,只見此人一身銀白勁裝,板肋虯髯,身軀碩壯,身手卻極其矯健,腳下珠光閃閃
地,竟穿著一雙綴以明珠為面的薄衣快靴,躬身向「繆文」一禮,大步走到自己兩匹馬前,
忽目光凝注,腳步放緩,一步一步地走了過去。

    而自己那兩匹「生人難近」的健馬,此刻竟如受魔力,動也不動,銀衫珠履的關東大漢
輕輕易易地便拉了它們的鞭索,縱身躍了上去,錦衣大漢面頰不禁為之微微一紅,但瞬又朗
聲笑道:「昔日平原公子門下食客,皆躡珠履,已傳為千古美談,今日兄台門下御者,亦躡
珠履,豈非更勝平原三分!」

    「繆文」微笑道:「兄台過獎了!」舉手揖客。

    錦衣漢子夫婦二人坐上馬車,只見車內錦墩銀慢,明珠嵌壁,柔和的珠光,照得這車廂
裡更見富麗堂皇。

    車廂外又自輕輕呼哨一聲,馬車前行,自高外望,只見兩旁店家招牌,如飛向後倒去,
車廂內卻仍平穩已極,一如未曾啟行前一樣。

    這夫婦兩人此刻心中實是驚疑交集,再也猜不出這陌生少年究竟是何來路,他既有潘安
之貌,又有鄧通之富,但行止謙謙,談吐斯文。卻又不帶一絲驕氣,此刻他結交自己,為的
是什麼?

    這夫婦兩人一生行事江湖,卻從未見過如此奇人,遇過如此奇事,只聽「繆文」又自笑
道:『閣下腰佩長劍,氣字神態,更是軒昂已極,想必定是武林成名大俠,不敢請教兩位大
名?」錦衣漢子濃眉微揚,朗聲道:「在下程楓,和賤內,承江湖朋友抬愛,喚我夫妻做
『鴛鴦雙俠』!」

    此刻他在這少年面前,已唯有自己的姓名足以自傲,是以他將『鴛鴦雙俠,四字,說得
分外響亮。「繆文」神色之間,果然立刻露出欽佩之色,含笑抱拳道:「小可雖是一介書
生,平生卻最慕江湖遊俠,早已久聞兩位大名,不想今日竟能在無意之中得見俠駕。」

    錦衣漢子程楓哈哈一笑,那一直斂襖端坐,默默不語的中年婦人「林琳」卻微笑一聲,
緩緩道:「我輩江湖中人,縱然名動四海,卻又怎比得上公子你這般大富大貴的氣象。」眼
波橫流,膘了他丈夫一眼,神色之間,似乎對「繆文」的富貴氣像極為羨慕,只差沒有說出
口來而已。

    「繆文」笑道:「凡俗富貴,小可早已厭倦,哪如賢梁孟揮鞭四海,快意恩仇這般逍遙
自在,日前小可曾有幸見過杭州城的」毛大老爺,一面」程楓接口道:「原來兄台與我大哥
還是相識,那麼你我越發不是外人了。」仰首一陣大笑,但目光卻牢牢地盯在車壁間的明珠
上。

    「繆文」自始至終,面上都帶著他那一份慣有的微笑,而此刻他面上的笑容,卻越發開
朗。

    因為他知道自己又抓住了一個對手的弱點,他相信自己若是向這個弱點進攻,一定可以
攻到對方的心臟。

    程楓、林琳,卻無言地交換了一個眼色,這夫婦二人數十年寢食與共,自然心意相通,
此刻不約而同地暗暗忖道:「這少年果然有些『血水』,也不在我夫婦跟他來這一趟。」

    原來「鴛鴦雙劍」性最貪財,如今雖已家財萬貫,卻仍不時出手做些不要本錢的買賣。

    車中二人各有所思,但面上卻俱滿面笑容,似乎談得十分融洽,大有頃刻便已知己模
樣。

    談笑之間,車行忽頓住了」。

    程楓方待伸手去拉車門,車門卻已自開,門外垂手肅立著個白衣家丁,恭身道,「公子
回來了!」

    程楓向外一望,只見車馬竟停在一棟巨宅面前,朱紅的大門,青銅的門環,此刻霍地敞
開,門內庭院深沉,一眼望去,當真是其深如海。

    於是程楓。林琳,夫婦兩人再次對望一眼,兩人的嘴角,不自覺地都有一絲得意的笑容
浮起。

    穿過一條碎石雨道,進了垂花門,兩邊是抄手遊廊,正中是穿堂,堂外放著一面紫檀木
架的大理石屏風,轉過屏風,便是三間廳房,廳後又是正房大院,正面五間上房,皆是雕樑
畫棟。

    程楓夫婦與「繆文」並肩走入大廳,只聽一陣宛轉雀鳴,原來兩邊遊廊廊上,競掛滿了
各色畫眉鸚鵡。

    程楓近年來頗知享受,衣食住行,俱都選用的精品,但此刻見了這等庭院,才知道自己
所謂「養尊處優」的生活,和人家一比,實在算不得什麼,心中又不禁為之惶然若失。

    進入正廳。迎面便是一方赤金墨龍青地大匾,匾上寫著龍飛鳳舞的四個劈巢大字,寫的
是:「滿堂富貴。」

    用意雖俗,字跡卻殊不俗,亦不知是何人手筆。

    匾下一張大紫檀雕嫡案上,放著三尺多高的一具青綠古銅鼎,懸著待漏隋朝墨龍大畫,
一面是整金彝,一面卻是個精緻生光,似是水晶,又似是琉璃玉盆,地上卻肩」兩排十六張
楠木圓椅。

    又有一付對聯,乃是烏木聯牌,鑲著鏨金字跡,寫的是:「座上珠璣昭日月;堂前脯敝
煥煙霞。」

    字跡清秀挺逸,與匾上的那四個劈巢大字,顯然不是一人所書。

    兩旁窗前,卻擺著一對對的梅花小几,幾上更是琳琅滿目,美不勝收,有古趣盎然的文
王鼎,滿綴翠玉珠寶的匙筋香盒,有稀世難求的珊胡美人覦,有幾可亂真的翠玉瓜果。

    一眼望去,但覺這大廳這中俱是寶氣珠光,無論任何人走人這間大廳,都定然會有如在
山蔭道上,目不暇給的感覺。

    程楓雖然見多識廣,至此也不禁為之失色。

    只聽「繆文」含笑道:「嘉興城並非小可久居之地,此間也只是小可臨時落腳之處,是
以粗糙簡陋,在所難免,還請賢梁孟休得見笑。」

    程楓目光一轉,哈哈大笑道:「此間若還是粗糙簡陋的話,世上只怕再無華廈了。」伸
手指向堂前那方赤金墨龍大匾,又自笑道:「依在下之所見,這廳堂也只有『滿堂富貴』四
字,差可形容。」

    立刻之間,又擺上一桌酒菜,自然亦是珍鑄滿桌,水陸並呈,這些菜餚雖然不是十分珍
貴之物,奇怪的是他怎能在如此深夜,頃刻立就!

    夜色更濃,酒筵自終。

    程楓、林琳,被引到後廂的三間耳房。臨窗一面大床,上鋪猩紅毛毯,正面沒著大紅金
錢蟒引枕,秋香色金錢蟒大條褥,兩邊又是兩張梅花小几,陳設之華麗,便是他夫婦花燭之
夜的洞房,亦無如此鮮艷考究。

    更敲四鼓、星群漸稀。

    這華麗的巨宅中的燈火,亦漸漸疏落,熄滅。

                    但是——

    「鴛鴦雙劍』所留宿的三間耳房中,卻突地響起了輕微的人語——輕微得幾乎有如蚊
嗚。只聽林琳輕輕道:「喂,你還在想些什麼?」

    程楓語聲更低,道:「我在想——我即使做了,也永遠不會有人猜到會是我做的,這是
他自己找上門來,須怨不得我。」

    沉默良久,林琳方又低語。

    「我什麼都不要,只要臨窗那張梅花几上的翠玉西瓜,還有程楓輕笑道:「還有那面水
晶玉盒和珍珠香盒是不是?」

    林琳輕輕一笑,突又歎道:「十八年前,你去追宋、柳兩人的那天晚上,在杭州城外拾
下的紅貨,我已經以為是稀世之寶了,今天才知道那都算不了什麼!」

    語調微頓,又道:「現在已經四更,你要去就該快去,唉——其實人家如此款待我們,
我們卻要——」倏然住口,輕輕咳嗽。

    程楓微笑低道:「婦人之見,婦人之見一」突然一陣帳鉤叮鐺輕響,程楓又道:「先取
人頭,再取珍寶,大約不到頓飯工夫,我就回來∼一」語聲未了,窗中推開一線,窗外飄然
掠出一條人影,腳尖輕點,便已竄上屋脊,身法之輕靈巧快,可稱一時之選。

    此刻萬籟俱寂,春蟲不語,滿天繁星,也還疏疏落落地剩下一半,映得遠近樹木,綽約
如仙子。

    程楓飄身掠上屋脊,遊目四顧,只見屋脊櫛比,房舍連雲,那家公子「繆文」究竟住在
哪裡?

    他不禁為之猶疑半晌,暗中忖道:「我單取他珍寶也就是,何必定取他性命。」一念至
此,身形掠動,有如一縷輕煙向大廳掠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