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章            

    仇恕目光一轉,突又問道:「聞道這屠龍仙子不但武功極精,尤其珍奇玩物,對練劍一
道,亦多妙諦,不知是否?」

    柳復明頷首一笑:「這屠龍仙子雖喜玩物,卻不喪志,至於練劍一道麼——我卻從未聽
人說起,但似她這般天縱奇才,練劍想亦必非難事!」

    仇恕劍盾一掀,急道:「如此說來,道長可曾知道這屠龍仙子所制的一柄『琥珀神劍』
麼?」

    柳復明微一皺眉,俯道沉吟:「琥珀神劍……這個,我也未曾聽人說起。」

    仇恕長長「哦」了一聲,神態之間,似是頗為失望,柳復明目光閃動,上上下下將他打
量了幾眼,突地放聲笑道:「貧道此次重返江南,得以結識閣下這等人中俊彥,實在一大樂
事,閣下如不嫌貧道冒昧,不知可否將大名見告?」

    仇恕微笑一下,每當人們問起他名字的時候,他心裡就會不自覺地引起一陣奇異的感
覺,他多麼想挺起胸膛告訴別人,他就是昔年縱橫武林的「仇先生」的兒子,但是,為了許
多緣因,他卻又不能如此,此刻他又只得暗歎一聲,卻含笑道:「小可繆文,碌碌凡夫,道
長的謬許,小可實在擔當不起。」

    柳復明微微一笑,還未答話,那始終一旁靜坐凝聽的老人,突地長歎一聲,緩緩說道:
「碌碌凡夫——唉,我才是個碌碌凡夫,將數十年大好歲月,等閒虛度!」他目光突又一
亮,眉字間意興飛揚,接道:「但老夫自問雙目不盲,數十年來,曾識得幾個俊傑人物,閣
下你也不必過謙,老夫足跡遍於天下,像閣下這等人物,卻實在未曾見過,唉——十七年
前,老夫無心鑄錯,終生負疚,這些年來,我雖想對此事淡忘,也確實淡忘許多,但今日—
—」他沉重地歎息一聲,方自接道:「今日我見了閣下,卻不知怎地,只覺往事如潮而來,
生生不已,不可斷絕,唉!人生幾何,譬如朝露,你我萍水相逢,老夫比你癡長幾歲,但有
一言奉贈,唉!得饒人處且饒人,莫將鋒芒太露,莫將鋒芒太露——」他重複他說著,語氣
越來越低,仇恕目光低垂,望著光焰漸弱的火光,心中突也興起一種如絲如縷,不可斷絕的
憂思,他細細地體味著這老人的話,一時之間,竟又呆呆地怔住了。

    只聽得「咄」地一聲,柳復明以筷擊鍋,放聲歌道:「將進酒,杯莫停——古來聖賢多
寂寞,唯有飲者留其名,勸君且飲一杯酒,莫記往事愁不興,即今人生登耄耆,憂樂中分未
百年,有酒當飲直須飲,何必對酒空自憐,來來來——」他一手舉起那滿袋烈酒,送到仇恕
面前,放聲笑道:「且飲一杯消愁酒,我來舞劍助君興。」一拂袍袖,長身而起,隨手抽出
一段尚未燃盡的柴火,手腕一抖,火星漫天,腳步突地一滑,隨手一劈,竟然以木作劍,旋
身而舞,仇恕呆呆地接過他遞來的羊皮酒囊,只見他袍袖飛拂,柴枝點點,面上卻已換了一
臉肅穆之色,進身退步,一絲不苟,習武之人對於終生勤練的武功,本都有一份無可比擬的
崇敬。

    他手中柴枝將熄未熄,此刻被他旋身舞來,剎那之間,便已化做一團火影,仇恕仰首滿
飲一口關外烈酒,但覺心中塊壘,已自消去不少,心胸之間,熱血沸騰,卻見那垂目而坐的
老人,竟自朗笑一聲,長身而起,亦自抽出一段尚未燃盡的松枝,隨手一抖,漫天火星中,
只見他瘦削的身形,宛如一隻灰鶴,沖天而起,斜斜掠出兩丈,幾已掠至屋頂,然後轉折而
下,抖手一劍,向那團火影中刺去。

    這兩個昔日也曾叱吒武林的名劍手,十六年來,落拓江湖,各各心中,本都積鬱著難消
的塊壘,在那雄壯蒼涼的青海草原中,寬闊漠冥的蒙古沙漠裡,落日斜陽的萬里長城下,屢
驚胡馬的峰火墩台上……雖也曾使酒高歌,擊甄低唱,但卻從未有如今日般,竟在這方圓不
過數丈的荒祠廢殿中,以柴作劍,以劍相擊,對舞起來。

    「巴山劍客』柳復明只見一團灰影,凌空而下,他十七年來,盡斂鋒芒,從未和一人有
過一劍之交,此刻心胸間但覺豪興逸飛,朗笑一聲,身形斜轉,突地抖手一劍,柴化飛虹,
向那凌空而下的老人刺去,口中一面朗笑道:「青萍劍木犢藏珠,十七年從未動過如此豪
興,吠吠!且吃我一招。」

    這老人不問可知,自然就是十七年前,含恨隱去的江南大俠「青萍劍」宋令公,此刻他
亦自朗聲一笑,大笑道:「好一招『春風動柳第一技』,想不到我與你數十年相交,到頭來
還是要嘗嘗你這『七七四十九式回風舞柳劍。』」說話之間,身隨劍走,柴枝幻影,影幻千
點,唰地,亦自攻出一劍。

    這長才盈尺的一段柴枝,此刻到了這「青萍劍」宋令公手中,竟像已變作三尺青鋒,千
點劍光,俱向那「巴山劍客」柳復明湧去。

    柳復明大笑一聲:「我一招『春風動柳』,換來你一招『水動浮萍』,哈哈,妙極,妙
極——」手腕一旋,掌中柴枝,倏地劃了個半圈,平平揮起,向上一格,這一格剛中帶柔,
竟將宋令公擊來的幹點柴枝,具都封在外門,正是「已山劍客」柳復明仗以成名的「回風舞
柳」劍中,緊接著第一招攻勢「春風動柳」的第二招守勢「柳枝彈風」。

    這兩人十七年來,並肩邀游,早已結成生死知已,但數十年來,這兩個俱是以輕靈巧快
的劍法成為武林的劍手,彼此之間,卻誰也不知道對方武功的深淺,此刻柳復明一劍彈來,
宋令公暗中一歎:「果真是名家身手!」劍到中途,手肘一曲,掌中樹劍,突地變了個方
向,旋劍向左,突又由左至右,「水影萍蹤」,兩劍雖未相交,柳復明但覺自己使出的一
招,全無著力之處,而宋令公一招「萍影萬點」,卻又化做一片黯灰光影,當頭擊來。

    他兩人動手之初,自都是遊戲文章,但此刻兩人雙劍一交,後者立刻綿綿而至,誰也不
能思索遲疑半分,宋令公一劍擊下,柳復明揚劍反削,唰地向他掌指之間,要知道此刻兩人
俱是以柴作劍,是以便沒有護手之物,柳復明這一劍點劍削來,正自攻敵之所必救,宋令公
樹劍一揮,身隨劍走,提劍上撩,柳復明一劍落空,對方卻已回劍剁來,當下不得不撤招自
救,兩人這一番相爭,雖無仇怨,更無緣由,但此刻各施絕技,卻也鬥得甚是凶險。

    廳中的火焰,被他們方才抽去兩枝基層的柴木,此刻火勢已更漸微弱,他兩人手中的柴
枝,卻因不停地飛舞,而始終保持著熾熱的火光,青萍劍宋令公低嘯一聲,突地連揮三劍,
柳復明劍走輕靈,一一消去,突地一劍迴旋,兩劍相交,只聽:噗」地一聲,宋令公掌中的
樹劍,竟斷了一節,點點火星,漫天飄下,心中方自一,驚,卻見柳復明撤劍回身,哈哈笑
道:「想不到,想不到,青萍劍竟變做火萍劍了。」手掌一揚,掌中柳劍,脫手飛去,『你
這火萍劍要是把我鬍子燒掉,看你怎地賠得起?』隨手拂落兩點沾在他頰下白鬚上的火星,
原來方才火枝斷落,火星飛揚,竟有兩點落在他的長鬚上。

    宋令公目光動處,亦不禁哈哈大笑起來,亦自拋去柴枝,笑道:「你我這等拚鬥,旁人
見了,本已要說我們是返老還童了,燒去你的鬚子,豈非更要好些。」目光一轉:「你說可
是?」

    他這最後一句話,乃是對仇恕說的,哪知他目光轉處,廳中卻已空空,哪裡還有仇恕的
影子。

    宋令公一怔,道:「那少年到哪裡去了?」

    柳復明目光四下一掃,神色之間,亦怔了一怔,搖首道:「我連他何時走的都不知
道。」

    他兩人俱是內外兼修的武林高手,方才雖因彼此激鬥之中,是以無暇旁顧,但若能在他
們眼下隨意走動,而不被他們覺察,這份身手,亦非常人所能企及,此刻他兩人面面相覷,
宋令公道:「這少年倏然而來,倏然而去,倒真有些奇怪。」他語聲一頓,眉峰又自微皺,
接道:「方纔我一見著此人,便似乎覺得心中不定,本想稍待再留意查看的來歷,哪知——
唉,他竟突地走了。」

    柳復明亦奇道:「這少年的確有些奇怪,方才在院中他雖未出手,但身形走動間,輕巧
彷彿妙到毫顛,竟似還在你我之上,他年紀看來最多在弱冠之間,卻已有這等身手,而且氣
度從容,神情軒昂,不知是誰家父母,竟有如此佳子弟。」

    他語聲微頓,突又放聲一笑:「此人雖然奇怪,但卻與你我無關,你又何苦心中不定,
這些年來,你怎地也常常作起杞人之憂來,這才叫我奇怪哩!」

    宋令公長歎道:「往事傷人,我心中實在負疚良多,想那——唉,十七年,十七年歲月
雖然悠長,但如今我瞑目思之,那剛強憤怒的面容,竟彷彿還在我還眼前,他生平惡行雖有
不少,但於今我仔細想來,昔年死在他手下之人,的確也不是全無致死之道。」

    柳復明笑容頓斂,垂首一歎:「往事已矣,你何苦還在磨折自己,那事我又不是未曾參
與,唉!此人倒的確是個剛強男子,只是——只是性情也夫龜太偏激了些,他一生行事,善
惡無常,如此行徑,你我縱不動手,也有人會一一」宋令公接口歎道:「不錯,話雖可如此
講法,但此事終究因我而起,而且——唉,他縱有不是之處,但我等以那樣卑鄙的手段來對
付人家,又何嘗是俠義行徑。」

    說話之間,他面上的神色,又變得陰鬱沉重起來,方才擊劍逸飛的豪氣,此刻彷彿從他
一聲聲沉重的歎氣中,消逸無影。

    柳復明目光閃動,突又朗聲笑道:「你我方纔正在說那少年,怎地又牽扯到此事來?」
他轉身走向後院,一面仍自笑道:「方纔那少年的伴當,卻已身受重傷,此刻想必還在後院
之中,你我不妨去問問他們,也許能探出他的來歷亦未可知。」

    「青萍劍」宋令公神色黯然,隨著他走出後院,但這荒草生的荒園中,此刻風吹草動,
景像依;日,只是那些市井漢子,此刻竟也不知走到哪裡去了,宋令公長歎一聲,仰首望
天,暮春的穹蒼,一碧如洗,他心中卻似有一片淡淡的陰疆,這陰霾從何而來,因何而生,
他卻也茫然不知道。

    仇恕在「巴山劍客」柳復明與「青萍劍」宋令公的激鬥中,眼看到那老人使出「青萍劍
法」中的起手三招「水動浮萍」、「水影萍蹤」、「萍影萬點」,斷定了這老人的確是自己
心中所猜測的「青萍劍」宋令公,便悄然走了出來,一陣風迎面吹來,他暗自低語:「得饒
人處且饒人——唉,得饒人處且饒人,那時又有誰饒過爹爹?」一想到他爹爹的靈骨,如今
還仍然殘缺不全,他心中就不禁泛起一陣絞痛,仇恨,仇恨,他暗暗歎一聲:我該叫做仇恨
才對,但是——唉,為什麼對有些人我竟無法生出仇恨來?」

    「牛三眼」大步迎了上來,像是想說什麼,他輕輕一擺,阻止了,不知道為什麼,他此
刻突然不願意再見柳復明和宋令公的面,因之他也不願他們發現他的悄然走去。

    那五個市井豪士此刻都已敷上了金創藥,呆呆地坐在地上,面上仍帶著方纔的驚恐,他
輕輕做了個手式,叫他們都從院後的土牆上躍出去,然後他自己也飄身而出,在那五個漢子
腳步尚未站穩的時候,他已掠到他們面前,望著他們面上那種驚奇和欽佩的表情,他淡淡一
笑:「這次讓各位受累,我心裡也不安得很,只是你們放心好了,今日你們受的氣,總有一
天我會替你們出的。」

    在如此紊亂的心情下,他還會說出這種安慰別人的話,他年紀雖輕,卻好像上天生他出
來,就是為了讓他做一份常人不能做的事業似的,因之對他也比常人厚些,賦與他許多超人
的條件。

    那五個漢子大為感激,感激得吶吶他說不出話來,這些性情粗豪的熱腸漢子,雖然俱都
是性情粗豪的市井無賴,但人們若是對他好些,那麼便是叫他立時兩脅插刀,他們也是心甘
情願的。

    「牛三眼」斜眼望著他的伴當們,見到他們面上的神情,心裡也不禁有著一份得意的感
覺。

    他知道他們此刻對仇恕的心情,他已開始為自己能為:「恕做些事而驕做,這種人,熱
腸而爽直,但卻沒有做領袖的才華,他們也從不去妄想這些,只要他們知道自己服從的對象
是值得自己服從的,他們就會很高興了,牛三眼很高興而感慨他說道:「公子,我早就對他
們說過,公子是不會虧待別人的,他們為了公子吃些苦算什麼,公子若還有什麼吩咐,只管
說就是,我『牛三眼』第一個赴火……咳,赴湯蹈火,也沒有關係。」

    他又笑了,為了自己終於能說出「赴湯蹈火」這種如此文雅的話而笑了。

    仇恕也笑了,他突然覺得這些人都那麼可愛,他笑著說:「你倒替我吹噓了不少。」笑
容突地一斂,正色道:「大約十日之後,『靈蛇』毛臬便要在杭州城大宴群豪,他此舉是為
了要對付誰,我雖還不能斷定,但大約是為了那些『鐵騎神鞭』騎士的死,和屢屢被動的鏢
銀,以及——」他語聲微頓:「總之,無論他為了什麼,我們也總不能讓他安逸,是麼?」

    「是麼?」兩字,他是向牛三眼發出的,「牛三眼」卻受寵若驚了,他不住地點著頭,
連聲稱是,他再也想不到「公子」會徵求他的意見。

    仇恕又道:「那麼,你就該趕快想辦法在十日之中,把你們梁大哥和那三個龍大爺都找
到杭州城,唉,時間實在倉促得很,不知你能辦得到嗎調」牛三眼」立刻一拍胸膛:「公
子,這種事,包在小的身上。」

    他轉過頭去:「倪老七,大鬍子——你們挺得住嗎?挺得住就趕緊去找人。」

    他語聲頓了頓,然後雙眉一揚,從懷中掏出那張仇恕方才給他的銀票來,交給倪老七,
挺了挺胸膛,又道:「這是公子賞給你們的,你們五個人拿去分了,做路費,快些辦事。」
他語聲也變得洪亮起來,偷偷望了仇恕一眼,深深為自己這種「一個不取」的寬洪大度而驕
做,當他見到仇恕也自在微笑著看他的時候,他更高興了,一揮手:「快走!」回過頭來,
他熱切地問道:「公子還有什麼事吩咐我的嗎?」

    仇恕滿意地看著那五個漢子恭身行禮之後,極快地走了,他深信這些人辦這些事的能
力,然後他回過頭對「牛三眼」道:「你我之間,我也再不必說什麼客氣話了。」牛三眼目
光閃著明亮的光彩,於是仇恕又道:「方纔祠堂中那兩個道人,你已見過,你能不能不讓他
們發現,躡在他們身後,看看他們何去何從?」

    當然,「牛三眼」感激地答應了,因為他從「公子」鄭重的眼色中,看出這件事並非輕
易的,而「公子」竟把一件特別重要的事留給他做,他不但感激而驕做,而且還大有一種知
已的感覺。

    他含著笑,說:「小的立刻就去!」

    仇恕望著他的背影,本想叫他回家,再給他一張銀票,但後來轉念一想,自己還是留著
這張銀票的好,也讓他留著那份自尊和驕傲。

                    然後——

    四下只剩了仇恕一人,這正是他所需要的,靜寂,靜寂的穹蒼,靜寂的大地——土牆內
突地傳出長歎的聲音,他知道這長歎是宋令公發出的,也知道宋令公這長歎是為了什麼。但
是他卻但願自己今日沒有見著他們兩人,但願這兩人此刻還沒有回到江南來,因為對於這兩
人,他不知是該報恩,抑或是報仇?

    「問我何處來,我來無何有;倦且枕書臥,夢中仍覺愁。父仇仍未已,父恩不知酬;恩
仇兩不了,思之意幽幽。引吭伸兩翩,大息意不舒;吾生如寄耳,少年但遠遊。遠遊不知
處,蕩志隘八荒;間我今朝去,吉凶兩何如?這是在他要離開他那生長於茲的孤島的晚上,
望著窗外如銀的夜色,中宵反覆,隨意作成的」擬古四唱。」

    他已有很久沒有想起這些詩句了,此刻,他低吟著這些似乎已將被他遺忘,而又突地在
心胸中湧出的詩句,悄然走到祠堂後的荒林,心胸之間,正是「引吭伸兩翩,太息意不
舒」,他長歎一聲,一面暗自尋思:「太湖群豪,太行快刀,五湖三龍,污衣丐幫,再加上
那『金劍俠,端木方正,以及聖手先生的記名弟子樑上人——唉,這些日子來,我的確已做
了不少事,就只這些人,已足以夠那』靈蛇,坐立不安的了,可是,我還有力量多做些,我
也應該再多做些。」他獨自冷笑著,漫步走向荒林深處,暮春的陽光,從林梢枝葉的空隙中
漏下來,給地上鋪下一片細碎的光彩。

    他斜倚在一株樹幹上,瞑目沉思,思索自己應該還做些什麼。

    良久,良久。

    他落寞的面容上,又泛起一絲他慣有的笑容,他覺得自己已掌握了大多制勝的把握,他
不知這是天意,還是自己的努力,他眼前似已泛起那「靈蛇」毛臬一面眾叛親離的圖畫。

    「眾叛親離!」他冷笑一聲,挺直了自己的身軀:「我要讓他死在他自己眾叛親離的情
景中,而不讓他痛痛快快地死去,但是——唉!誰是我的恩人呢?我又該如何報恩?」

    直到目前為止,對於仇人,他已知道得夠多了,可是對於恩人,他卻什麼也不知道,他
甚至不知道那八個十七年來時時令靈蛇毛臬不安的血字「十年之後,以血還血」,究竟是誰
寫的,也不知道他爹爹最後的殘軀,究竟是被誰收去了?

    春風依依,吹散了他的歎息聲,他俊秀的身影,緩緩消失在荒林深處。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