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章            

     子母雙飛,左手神劍丁衣,驟施絕技,眼見稱雄水上數十年的火眼金雕蕭遲, 立刻
就得喪在他這「子母雙飛」之下。

     在這已將決定一個人的生死的一瞬間,各人面上,神色迥然不同,顯見得這些 人心
中所思忖的,也大有差異。

     靈蛇毛臬面帶獰笑,百步飛花隱含得色,鐵手仙猿目光閃動,八面玲瓏張大了 嘴,
毛文琪卻在心裡地思忖著:「這一招也沒有什麼了不起,換了我他就一點辦法 都沒有
了。」

     而繆文呢,卻仍然帶著那種微笑,只是這次,他那莫測高深的微笑,似乎因著 些須
憐惜的成分,而變得有些人情味起來。

     金鯉蕭平雙目火赤,大喝一聲,撲上前去,只覺面前風聲一凜,原來方纔那三 口小
劍,正勢挾餘威,從他身前掠過。

     接著「奪、奪、奪」三聲,這三口劍都釘在這酒樓的一很大柱子上,只剩下三 寸多
長的劍柄,露在外面,杏黃色的絲穗,微微顫抖。

     這些事筆下寫來雖慢,然而在當時即快如電光一閃,火眼金雕目光動處,己然 看到
青光一溜,斜斜向自己剁了下來。

     他方自暗歎一聲,哪知那道本己將要劈在自己身上的青光,不知怎地又突然地 撤了
回去,他微愕之下,左腿朝外一蹴,腰上一使力,左手的峨嵋刺一點樓板,唰 地,掠了起
來。

     他身形甫自站穩,又聽得「奪」地一聲,目光閃處,卻見一件暗器,釘入壁裡 ,而
滿樓群豪,卻又起了一陣騷動。

     他自然不知道就在方纔那間不容髮的一剎那裡,左手神劍面含冷笑,運劍下劈 ,哪
知身側突然風聲一凜,他竟覺出有暗器向自己脅下打來。

     這種武林高手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有著非常的警覺,隨時提防著突來的暗算 ,左
手神劍丁衣自然也不例外。

     這時自然是傷敵其次,自救為先,須知他已聽出這暗器風聲強勁,來勢絕快, 自己
若想先劈上蕭遲一劍,那麼自己脅下也得加個大窟窿。

     他只得猛一吸氣,硬生生將劍勢撤了回來,大擰身,向後一閃——只見一道金 光,
快如奔雷般向自己身前打了過去,以他這種發暗器的名手,可也不免為這道金 光的去勢之
急而暗吃一驚。

     他大驚之下,目光四掃,只見靈蛇毛臬等俱都面帶異容,滿樓群豪更是都發出 驚異
的叫聲。

     他再一忖量這道金光的來路,顯然是來自窗外,而這時靈蛇毛臬已然極快地一 轉
身,朝窗戶的外面望了出去。

     窗外有風吹過,但是卻無人影,樓下那條街上此時也是靜蕩蕩地,那些金衫大 漢也
因通宵未眠,此刻已躲在屋簷下打瞌睡。

     春日的陽光由東方射下,照在街對面的一樓字上,可是對面的樓字也是靜無一 人,
只有屋簷上未干的晨露,被陽光映出晶光。

     這武林梟雄縱然機智深沉,此刻也不禁悍然色變,微叱一聲:「老四,你出去 看
看。」

     鐵手仙猿立刻應了一聲,一跺腳,穿窗而出,靈蛇毛臬卻一翻虎軀,掠到對面 的牆
上,將釘在牆上的那暗器拔出一看——卻赫然又是一柄金色小劍。

     這時群豪又嘩然低呼出來,原來方才大家注意力,都放在丁衣的那口劍上,誰 也沒
有注意到暗器是從哪裡來的。

     就連靈蛇毛臬,也覺得有暗器由窗口這邊往裡打入,等到他回頭的時候,窗外 已無
人影了。

     靈蛇毛桌將這柄近日己在江湖中造出無窮事端,為自己帶來莫大煩惱的金色小 劍在
手中略一把弄,兩道長眉緊緊皺到一處。

     這時左手神劍丁衣也將火眼金雕先放在一邊,縱身掠了過來,目光也在他手中 所持
的這柄金色小劍上打轉,問道:「又是他?」

     毛臬微微點了點頭,鷹隼般地目光,卻在旁近窗口的那些人面上一一搜尋著— —首
先,他看到八面玲瓏胡之輝,是站在窗旁的,此刻正橫著身子,一會兒窗外望 望,一會兒
又轉過頭來望著他手上的金劍。

     八面玲瓏胡之輝身旁,站著的卻是自己女兒,正探著頭去望窗外,而在她旁邊 的,
卻是那個慷慨多金的富家公子。

     再過去,就他自己先前所站的位置,這武林梟雄心中一轉,忖道:「方纔這柄 金
劍,是由我左邊射入,如果不是由窗外射入的,就是我左邊的這些人所發——」 他目光再
在這些人身上一轉,兩道濃眉皺得更深,然後,他又接著忖道:「胡老三 和琪兒自然不
會,唯一,可能地就是這姓繆的小子,哼!他說他不會武功,我卻有 些不信,可是一一若
說他就是金劍俠,也不可能呀……」

     「那麼,這柄金劍只有從窗外射入的一途了,但是,這也似乎不大可能?」

     他左思右想,覺得這其中大有蹊蹺,只見這「武林魁首」雙眉再一皺,繼續走 到繆
文身後,伸出巨掌,朝繆文身上一拍。

     他存心想試試,手底下已用出五分真力。八面玲瓏胡之輝此刻正面向這邊,目 光動
處,不禁嚇了一跳,連忙叫道:「大哥,你這是幹什麼?」

     靈蛇毛臬心中微轉,一笑收回真力,手掌輕輕拍在繆文肩上,一面卻在暗忖著 。

     「這繆文和胡三弟既是素識,想來也許不至於有什麼差錯吧」而這時繆文也回 過頭
來,目光正和靈蛇毛臬的碰在一起,靈蛇毛臬雙眉微皺,笑間道:「繆文老弟 方纔站在這
裡,可曾覺出背後有什麼影響嗎?」

     繆文習慣地微笑了一下,搖了搖頭,毛文琪卻搶著說道:「爹爹,你真是的, 你老
人家老會問起他來,他這書獃子呀!人家在背後砍他一刀,他連影子都不會知 道的。」

     靈蛇毛臬嘴角泛起一絲笑意,頗為注意地朝繆文盯了兩眼,然後,回過頭去, 卻見
蕭老雕父子站在一起,輕聲低語。

     突地,窗外風聲又一凜,毛臬微一扭腰,腳跟半旋,回頭望處,卻是鐵手仙猿 掠了
進來,一面搖著頭,一面道:「外面連個人影都沒有,我問了問外面的弟兄, 也沒有人看
見什麼,這事可有點邪門,難道那金劍俠會飛不成?」

     靈蛇毛臬在鼻孔中冷冷哼了一聲,道:「我看這兩年來你手下的弟兄們越來越 懈怠
了,沒有事還好,一遇上事,可就見出我們平日養著這班人,竟然全是廢料, 一點兒也排
不上用場。」言下之意,就是這金劍俠倒不曾飛,只是那些站在外面的 人大無用,沒有看
到而已。

     鐵手仙猿面上微紅,連聲道:「大哥說的極是,這些人疏懶已慣,今後小弟要 好好
督促他們。」

     靈蛇毛臬又微哼了一一聲,回身緩步向那蕭氏父子走了過去,左手神劍目光動 處,
也和他並肩走去。

     鐵手仙猿見了,暗中向幾個人一打眼色,也跟在毛臬和丁衣的後面走去,群豪 見
了,心中不禁又發毛,知道這一下蕭氏父子更是凶多吉少了。

     蕭氏父子一眼望見這種情形,心裡何嘗不知道自己此刻的處境,但以他們的身 份,
此刻又勢不能當著群豪一溜了之。

     火眼金雕哈哈一笑,厲聲道:「姓毛的,你過來作什,難道你還真敢將老夫怎 
的?」

     他這麼一說,卻見明顯地露出了怯敵之意來了,左手神劍丁衣冷笑一聲,做然 道:
「姓蕭的,你睜開眼睛來看看吧,今天你難道還想活著走下樓去,你難道還想 那個叫金劍
俠的小子再來救你?」

     金鯉蕭平目毗欲裂,大喝道:「你們竟敢當著這麼多人面前以眾凌寡,武林之 中,
難道就沒有公道了嗎?」他將手朝後面的群豪亂拱,又道:「朋友們,你們可 要出來主持
公道,要是單打獨鬥,我蕭平死而無怨,要是這麼的話,我……我…… 」他猛一跺腳,竟
說不下去了。

     靈蛇毛臬仰天一陣狂笑,道:「好,好,單打獨鬥,死而無怨,好,好——」 武林
魁首竟一面挽著袖子,一面又冷冷說道:「那麼你就過來,我毛大太爺陪你玩 玩,你要是
在我手下走得著五十招去,我姓毛的就恭送你們下樓,這該算公道了吧 !」

     火眼金雕大喝一聲,道:「姓毛的,你找後生小輩叫什麼陣,你若真是個人物 的
話,一月之後,你我可另約時地,一決雌雄,此刻你藉著詭計,將我父子騙來這 裡,此刻
卻又以眾凌寡,以強凌弱,毛臬呀毛臬,你難道不怕天理循環,你難道不 怕遭報嗎?」

     靈蛇毛臬面含獰笑,森冷他說道:「蕭老頭子,你雖然舌燦蓮花,也無法自求 生路
了,你要想在我毛某人面前講什麼公道,那麼我告訴你,我毛某人就是公道。 」

     火眼金雕一咬牙,愕然道:「好,好,我老頭子若能藉著一死,讓天下武林朋 友認
清你這個假冒為善的惡徒的真面目,那麼我老頭子死復何憾。」

     這鬚髮已近全白的老人,此刻聲音悲槍,長鬚微顫,一分掌中的峨嵋刺,接著 厲聲
喝道:「那麼你們就索性全上來,老夫今日就和你們這幫惡徒拼了!」

     左手神劍連聲冷笑,道:「教訓你這種糟老頭子,還用得著別人動手嗎?」健 腕一
翻,劍尖上引,正待出手,這時蹬,蹬,蹬,樓梯口突然一陣暴響,急速地奔 上兩個人
來,一付氣急敗壞的樣子,生像是趕來奔喪似的。

     這兩人全都穿著金色的長衫,但是想必因為經過長途奔波,此刻這兩件金色長 衫上
已被灰砂汗漬渲染得變為土黃色了!

     而且這兩人雖然面目英俊,但面上亦是風塵滿面,眼中更是黯淡無光,像是多 日未
睡,心神交瘁的樣子,看上去俱都狼狽不堪。

     這兩人一上樓,目光四轉,一眼瞥見毛臬,忙地搶上幾步,「噗」地朝毛臬跪 了下
來,毛臬面色已為之大變,連聲道:「東山、允泰,你們快起來,這是怎麼回 事,計二叔
呢?南松呢?唉一一你們跪在這裡幹什麼,快起來說話呀!」

     這一向機智深沉的靈蛇毛臬,此刻不但語聲驚惶,面色也變得鐵青,一疊連聲 地催
促著,但是這兩個金衫少年,卻不住地喘著氣。

     八面玲瓏也是微變神色,走到遠遠一張還沒有傾倒的桌旁,倒了兩杯酒,遞到 這兩
人面前道:「來,你們先喝杯酒,喘口氣。」又轉首向毛臬道:「大哥,你別 急,計二哥
不會出什麼事的。」其實他口中雖如此說,心裡卻也有些發慌,不知道 又出了什麼變故?

     繆文似乎沒有興趣再看這局戲,長長打了個呵欠,伏在桌上假寐,毛文琪在他 旁邊
輕聲道:「你好生休息一會,等一下我們要走的時候,我再叫醒你。」繆文頭 伏在桌子
上,動也不動,彷彿是已經睡著了的樣子。

     此刻這兩個金衫少年已仰首喝了酒,正待說話,毛桌卻微一皺眉,朝侯林道: 「老
四,你真是的,將這麼多好朋友困在這裡委屈了一通夜,現在還不炔送人家去 歇息去。」
一面又微微拱手道:「各位朋友請了,今日毛臬招待不周之罪,改日再 向各位謝過。」

     群眾都知道這是他在下著逐客之令,相顧之下,也就都向毛臬說著客氣話,一 一下
了樓,這些人都是光棍朋友,誰也不願意趟這趟渾水。

     左手神劍橫身一攔,攔在蕭氏父子面前,平劍當胸,冷然說道:「姓蕭的,你 可還
沒有到走的時候!」

     蕭老雕厲聲笑道:「你要我走我還不定哩,我要聽聽你們栽跟頭的事。」他將 這話
說得特別響,以期群豪都能聽見。其實他不說別人心裡也有數,知道那乘隙前 往高、洪取
寶的鐵算子計謀,已栽了大大的跟頭,甚至性命都已不保,只是大家都 裝糊塗,不願意說
出來罷了。

     這兩個金衫少年卻正是靈蛇毛臬門下十大弟子中的追雲使者尉遲東山、神劍使 者梅
允泰,也正是和鐵算子計謀同去取寶之人。

     是以靈蛇毛臬一見這兩人狼狽歸來,心中自然大驚,連火眼金雕那種譏諷的話 也顧
不得了,等到群豪一下樓,又急切地問道:「你計二叔出了什麼事?我交待你 們的事做了
沒有?快說呀!」

     神劍使者喝了杯酒,定了定神,才站起來,急急答道:「弟子們和計二叔到了 洪澤
湖和高郵湖之間的水閘那裡,就按著圖上所示的地方開始尋找,這裡面當然是 尉遲師兄兩
弟兄的水性最高,計二叔就叫他們換了水靠,下水搜尋。」

     靈蛇毛臬目光轉到另一人——尉遲東山面上,遲東山歎了口氣,悲滄他說道: 「弟
子和南松弟下了水,果然看到在旁邊湖底靠近湖岸的地方,有圖上所示的記號 ,當然高興
得很,到水面換了口氣以後,就循著那記號所示的方向,又找著一條沉 船,弟子們就用繩
子捆在船上,和在岸上的計二叔和梅師弟他們一齊用力,將那艘 沉船移開,果然看到沉船
下面有一塊生滿了蛌瘍K板。」

     這時不但靈蛇毛臬全神凝住在這追雲使者的活上,其餘的人,也都睜大了眼睛 望著
他,關切之容,溢於言表。

     那火眼金雕卻低罵了一句:「難道湖上伏樁的狗才都死光了不成?」

     尉遲東山望了他一眼,接著說下去道:「弟子們一見鐵板,當然高興得很,一 面上
去換氣,一面就將它告訴了計二叔,哪想就在這時候,突然有弩箭朝我們射來 ,弟子們就
知道身形已被高、洪水寨伏樁的弟兄看到了!」

     蕭老雕哼了一聲,尉遲東山又望了他一眼,冷冷接口道:「哪知高、洪水寨裡 這批
傢伙卻無用得很,片刻之間,就都被制住了。」他眼角一瞟,氣得蕭遲的面目 又連連變
色,接著又道:「弟子們這才又潛下水去,移開鐵板,鐵板下面的一個大 地窖裡,果然有
十好幾口箱子一一」他略為一頓,毛臬已著急地催促道:「快說下 去!」

     「弟子們高興得不知怎麼好了,就將這些箱子,都吊到岸上,南松弟就要先打 開一
口箱子看看,裡面到底是什麼東西。」

     尉遲東山說到這裡,靈蛇毛臬就冷哼一聲,像是對此舉深表不滿。

     尉遲東山喘了兩口氣,悲滄之色,突又湧現,梅允泰就接著道:「計二叔想了 想,
就答應了,這些箱子上面都生滿了鐵蛂A尉遲二哥扳了幾扳,才把箱子扳開。 哪知箱子剛
開,裡面竟然射出一蓬小箭來,尉遲二哥碎不及防,身上竟中了七箭, 直透入骨,連話都
來不及說,就……就嚥了氣了。」

     眾人不禁又都倒抽一口涼氣,尉遲東山俯首不語,梅允泰長歎了一聲,接著說 道:
「哪知箱子一打開,裡面裝的卻是一大堆爛石頭,弟子們又悲痛,又吃驚,又 氣憤。計二
叔用兩口劍將這十幾口箱子都打開了,每口箱子裡都裝著暗弩,而每口 箱子裡裝的竟然都
是爛石頭。」

     說到這些,靈蛇臬等人更是面色慘變,那火眼金雕卻縱聲狂笑起來,但這時各 人心
中驚恐、失望,紊亂如麻,竟都沒有對這種惡意的笑聲如何,卻聽神劍使者梅 允泰接道:
「這一來弟子們俱都大驚失色,計二叔將那些箱子裡裝著的消息弩箭仔 細地查看了一遍,
面色突然變得更加難看,連連地歎著氣,告訴弟子們說,這些弩 箭安裝的方法,竟然和數
十年前名震武林的前輩異人聖手書生淳於獨秀同出一轍! 」

     「聖手書生」四字一出,眾人更加大驚,原來這聖手書生淳於獨秀不但武功卓 立,
尤精消息埋伏,只是此人多年前已失蹤跡,也未曾聽過他傳有弟子,眾人雖驚 疑,但卻知
道鐵算子計謀也是個中老手,眼光絕對不會看錯。

     靈蛇毛臬一跺腳,恨聲道:「這老不死怎地又重現江湖了?允泰,你快說下去 !」

     世上有許多事看來毫無連貫,又近不可思議,其實這僅是因為人們的愚昧,無 法知
道那其中究竟的真象而已。

     此刻,這些人為此事大感驚詫,但他們若知道那聖手書生已和海天孤燕同隱一 島,
而海天孤燕又正有份三才寶藏的秘圖,再將這些和另外的一些事稍加連貫,那 這些神秘的
事就不再神秘了。

     梅允泰略略喘了口氣,就接著道:「計二叔又說,照這種情況來看,這批藏寶 一定
已被聖手書生,或者是他的弟子捷足先得。弟子們聽了,又懊惱,又氣憤,看 著尉遲二哥
的慘死,又覺得難受。哪知道禍不單行,計二叔正對我們說著話,弟子 們竟突然看到他老
人家身後多了一條人影!」

     梅允泰臉上的肌肉略略扭曲了一下,像是此刻還在為那時的景況而驚悸著,接 著又
道:「那時候天已經黑了,湖岸邊風吹草動,那條黑影像鬼似的,站在計二叔 後面,計二
叔卻仍然說著話,一點兒也不知道。」

     毛文琪一捏自己的掌心,已經被冷嚇濕透了,她心中動處,那曾經和她交手的 黑衣
夜行人的影子又在她心中閃過。

     但那黑衣人是否就是站在計謀身後的黑衣人呢?這個毛文琪卻也不能確定!她 目光
一轉,看到每個臉上都有驚慌之色,那梅允泰更是連連伸手拭著冷汗,強自按 捺著說道:
「後來計二叔發現弟子們的神色,才回過頭去,弟子們只是見那黑衣人 嘿嘿一聲冷笑,雙
手一揚,掌中竟發出好幾道金光來,這時我和尉遲大哥正站在箱 子後面,連忙往箱子後面
一伏,可是說至此處,他連聲音都變得顫抖起來,冷汗直 冒,他又用袖子擦了兩下,接著
往下面說道:「可是等到弟子們站起來的時候,跟 弟子們一齊去的五個神鞭隊的弟兄們都
已慘叫著,倒在地上,每個人的胸前都插著 一件金光閃閃的暗器,計二叔站在那裡,晃了
兩晃,也倒在地上,而那個鬼魅一樣 的黑衣人,卻走得不知去向了。」

     「弟子和遲師哥壯著膽子一看,那些神鞭隊裡的弟兄胸前,插著的竟然都是柄 金色
的小劍,計二叔胸前雖然沒有插著劍,但是他老人家頭頂卻中了一掌,連大靈 蓋都被打得
粉碎了。」

     「弟子們再一看先前擋在弟子們前面的那兩口箱子,箱子蓋召卜麼厚的鐵板, 竟也
被打得洞穿,上面的那兩柄金劍,竟從箱子蓋的一面穿到那一面去了,這種手 勁,弟子們
別說沒有看到,就連聽也沒有聽過,這黑衣人雙手竟發出十件暗器,每 一件都有著如此力
道,這……這簡直……這簡直有些駭人了!」

     他一口氣說到這裡,竟又「噗」地坐到地上,地上狼藉的酒汁菜湯,弄得他本 已污
穢的長衫更加淋漓不堪,他卻像是絲毫都沒有感覺到。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