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關外風雅士            

    沈浪撫掌道:「哦!我明白了,那陰陽人早已中毒,只怕一見著快活王的面,就立刻死
了,這正和那些一入仁義莊就死的人一樣。」

    染香道,「哦?……嗯……」

    沈浪道:「她如此做法,只是要將白飛飛送入快活王手裡。」

    染香道,「你現在已完全懂了?」

    沈浪歎道:「我還是不懂,她為何要將白飛飛送入快活王之手,難道是要傚法勾踐將西
施送給夫差的故事?」

    染香道:「也許是。」

    沈浪又歎道:「只可憐白飛飛,她本是個純潔的女孩子。」

    染香的眼睛突然圓了,道:「你喜歡她?」

    沈浪道:「我不能喜歡她?」

    染香道:「能……能……能……」

    突然銀鈴般的嬌笑起來,笑得像是已喘不過氣來。

    沈浪微微笑道:「我知道,你們是什麼人都不信任的,就連楚鳴琴與李登龍夫婦,他們
雖然在為你們做事,但卻還是將一切事都瞞著他,他們非但不知道我是為什麼來的,甚至連
他們自己是怎麼來的都不知道。」

    染香道:「他若是知道了,又有誰能擔保他們不將這秘密洩露給快活王,尤其是那春
嬌……哼!那樣的女人,誰信任她,誰就要倒霉了。」

    沈浪道:「你呢?」

    染香嫣然笑道:「你猜猜看。」

    沈浪笑道:「我相信你……」

    突然一個翻身掠到門口,一手拉開了門。

    那徐娘半老的春嬌果然已站在門外了。

    晚飯是豐富的,酒,更是出名甜美。

    楚鳴琴調著酒,他調酒時的神情,就像是名醫試脈般謹慎嚴肅,像是已將全副精神都貫
注在酒杯裡。

    他衣裳穿得很隨便,頭髮也是蓬亂著的站在李大少身旁,誰都要以為他是李大少的傭
人。

    但他的那張臉,那張冰冰冷冷,全無笑容的臉,卻滿是傲氣,若是只看臉,李大少就像
是他的傭人了。

    沈浪瞧著他,笑道:「我未見足下之前,委實未想到足下是這樣的人,我也有個朋友乃
是酒徒,他委實和足下大不相同。」

    楚鳴琴冷冷道:「在下卻非酒徒。」

    沈浪揚起了眉毛,道:「哦?」

    李大少卻已笑道:「楚兄雖善於調酒,但除了嘗試酒味時,自己卻是滴酒不飲的。」

    沈浪失笑道:「楚兄既不喝酒,為何要調酒?」

    楚鳴琴冷冷道:「喝酒與調酒是兩回事,喝酒只不過是遊戲,調酒卻是藝術,能將幾種
劣酒調為聖品,便是我一大快事,這正如畫家調色為畫一般,閣下幾時見過畫家將自己畫成
的畫吃下去的?」

    沈浪倒也不禁被他說的怔了一怔,撫掌大笑道:「妙論,確是妙論。」

    春嬌咯咯嬌笑道:「他本來就是個妙人。」

    喝酒時李大少的精神當真好得很,左一杯,右一杯喝個不停,全未瞧見春嬌的腳已在桌
下伸入這「妙人」腿縫裡。

    但沈浪卻瞧見了。

    李大少喝的雖快,倒下的也不慢,自然更瞧不見春嬌的手已在桌下伸入沈浪的衣袖裡。

    但染香卻瞧見了。

    她突然輕哼了一聲,道:「真可惜。」

    春嬌忍不住問道:「可惜什麼?」

    染香道:「一個人只生著兩隻手,兩隻腳,這實在太少了……比如說春嬌姑娘你……你
若是有四隻手,四隻腳那有多好。」

    春嬌的臉皮再厚,也不由得飛紅了起來。

    染香冷笑道:「春嬌姑娘,你的臉為什麼如此紅,莫非是醉了……嗯,一定是醉了,咱
們正也該走了。」

    一把拉起沈浪的衣袖,競真的拉著沈浪走了出去。

    沈浪搖頭輕笑道:「你……你為何……」

    染香道:「你莫忘了,現在我是在扮你的老婆……大老婆也好,小老婆也好,都是要這
樣子,否則就不像了。」

    沈浪苦笑道:「幸好我未真個娶你。」

    沈浪與染香前腳一走,春水後面就罵上了。

    「騷狐狸,又等不及了麼?」

    春嬌飛紅的臉已變為鐵青,叱道:「要你多什麼話?還不快扶你家大爺回房去。」

    春水眨了眨眼睛,笑道:「大爺今天晚上是不會醒的了,阿姨你只管放心吧。」拉著明
珠,扶起李大少,一溜煙去了。

    春嬌咬牙道:「小鬼…小鬼。」

    她第一聲的小鬼還罵得不怎麼樣,第二聲小鬼卻罵得又媚又嬌,她第一聲小鬼是罵春
水,第二聲卻已是在罵楚鳴琴。

    她嘴裡罵著小鬼,人已躺入楚鳴琴的懷裡。

    楚鳴琴卻只是冷冷地瞧著她,像是瞧著個陌生人似的。

    春嬌媚笑道:「瞧什麼?沒瞧過?」

    楚嗚琴道:「的確沒瞧過。」

    春嬌道:「哎喲,你這沒良心的,我身上什麼地方沒有被你瞧過幾百次了。」

    楚嗚琴冷笑道:「但直到今日,我才認清楚你。」

    春嬌道:「你今天可是吃了冰,怎他說話老是帶著冰渣子。」

    楚鳴琴道:「我問你,只要是男人,你就對他有興趣麼?」

    春嬌「噗哧」一笑,道:「原來你是不喜歡喝酒,倒喜歡吃醋,你這小笨蛋,難道還不
明白,我和那小子勾勾搭搭,還不是為了你。」

    楚鳴琴道:「為我?哼!」

    春嬌道:「咱從前三個人,在這裡本來過的很舒服,現在那小子來了,若是將咱們轟
走,你……你難道不著急。」

    楚鳴琴道:「你要替人戴帽子時,理由總有不少。」

    春嬌咯咯笑道:「但你只管放心,姓沈的已被染香那騷丫頭纏得緊緊的,我就算是想要
下手,可也沒法子……」

    楚鳴琴冷冷道:「所以你失望的很。」

    春嬌笑道:「幸好我一計不成,還有二計。」

    楚鳴琴道:「難道你還能強姦他不成。」

    春嬌道:「我卻可以殺了他。」

    楚鳴琴動容道:「殺了他,你敢,若是被王夫人知道,你……」

    春嬌笑道:「我自不會自己動手。」

    楚鳴琴道:「你……你也休想要我動手。」

    春嬌道:「你……我做夢都未想到你會殺人。」

    楚鳴琴道:「你想到要誰殺人?」

    春嬌緩緩道:「你莫非忘了明天誰要來麼。楚鳴琴動容道:「你是說……快活王?」

    春嬌道:「嗯,除了快活王,還有誰能隨隨便便的殺人,姓沈的若是被快活王殺了,又
有誰敢為他出頭。」

    楚鳴琴道:「快……快活王又怎會殺他。」

    春嬌柔聲道:「我自然有法子的,你只管放心……你什麼都不要管,只要抱著我……緊
緊的抱著我,越緊越好……嗯!這樣才是好孩子。」

    染香一直拉著沈浪,直到門開的時候才鬆手,但等她開了門,再回頭,沈浪卻已不見
了。

    她恨得牙癢癢的,也只有咬著牙等著,月色從樹梢漏下了,灑滿窗戶,就像是一片碎銀
子。

    窗子突然開了,滿窗月色將沈浪送了進來。

    染香咬牙,道:「我現在才知道,做老婆的在家裡等丈夫,那滋味真不好受。」

    沈浪微笑道:「做丈夫的更不好受,一不小心,綠帽子就上了頭,尤其他若是時常喝
醉,那綠帽子更來得多。」

    染香嬌笑道:「這麼說,你就該勸勸熊貓兒莫要娶老婆才是,那醉貓兒若是娶了老婆,
綠帽子豈非要堆成山了。」

    沈浪道:「非但不能娶老婆,簡直連女人都莫要接近最好。」

    染香道:「為什麼?女人又不是毒蛇。」

    沈浪道:「女人雖不是毒蛇,但卻都是怪物。」

    染香道:「怪物?女人有什麼奇怪之處。」

    沈浪道:「一個普通的女人,平時也許溫柔的很,但當她一旦認為有人侵犯她的利益
時,她立刻就會變得比豺狼還狠,比毒蛇還毒。」

    染香啐道:「你方才撞了鬼麼。回來說這些鬼話。」

    沈浪微笑道:「我方才雖未撞見鬼,卻聽見一段有趣的鬼話。」

    染香突然坐了起來,臉也發紅了,嬌笑著問道:「呀!原來你偷聽去了,你……聽見了
什麼。沈浪道:「女人……唉,女人為什麼總是對這種事情興趣濃厚,可惜,我聽見的卻不
是你所想聽的……?」

    他淡淡一笑,接道:「我只不過聽見有人想殺我。」

    染香失聲道:「春嬌?這婆娘瘋了。」

    沈浪笑道:「其實這也不能怪她,咱們的來意不明,自然難怪別人多心……女人若是不
多心,這世界還成什麼世界。」

    染香咬著嘴唇喃喃道:「好,我倒要看看她有什麼法子殺你。」

    沈浪道:「她自然不會自己下手。」

    染香道:「誰下手都沒關係,反正……」

    沈浪微微笑道:「快活王下手又如何?」

    染香失聲道:「快活王?」

    沈浪道:「快活王明天就要來了。」

    染香變色道:「這……這怎麼辦?我早知不該將你的名字告訴她的,沈浪……唉,快活
王若是聽見」沈浪「這名字,什麼事都砸了。」

    她突然跳下床,掩起衣襟往外走。

    沈浪道:「你要去哪裡?」

    染香道:「去哪裡?自然是先去宰了她。」

    沈浪笑道:「我說的不錯吧,女人只要知道有人對她不利,立刻就會變得又狠又毒,春
嬌如此,你也一樣。」

    染香恨聲道:「不殺她,難道還等她破壞咱們的大事。」

    沈浪道:「她什麼事也破壞不了的。」

    染香道:「為什麼?」

    沈浪道:「她有法子,難道我沒法子。」

    染香道:「你有什麼法子?」

    沈浪笑道:「我正想不知該如何才能接近快活王,此番正要將計就計……」突然頓住語
聲,倒在床上,拉過了被,競要睡了。

    染香跺腳道:「說呀,接著說呀。」

    沈浪道:「不能說了,天機不可洩漏。」

    染香再問他,他竟已睡著了,而且像是真的睡著了,染香推也推不醒,搖也搖不醒,簡
直睡得像石頭。

    結過婚的男人想必都知道,裝睡,有時卻是對付女人的無上妙著,再狠的女人遇到這一
著,也沒戲唱了。

    染香的手推著,腳踢著,嘴裡罵道……但她畢竟也有累的時候,她畢竟也還是不能不睡
覺。

    等她醒來時,沈浪又不見了。

    清晨,山林裡朝露清冷,鳥語啁啾。

    沈浪負手在林問踱著步,像是又悠閒,又開心一一他心裡縱有千百件心事,世上也沒有
一個人瞧得出。

    突然,一陣急驟的馬蹄聲穿林而來。

    沈浪微微一笑,喃喃道:「來得倒真早。」

    他身子一閃,就掠上樹枝,自枝葉問望下去,只見兩匹快馬,急馳而來,馬上的騎士披
著繡著金花的藏青斗篷,迎風灑了開來,肩頭露出半截劍柄,劍柄的紅綢,也迎風飛向後
邊,從上面瞧下去,當真是幅絕美的圖畫。

    這兩人既精騎術,又像是輕車熟路,自林中長驅而入,筆直馳向李登龍夫妻所住的小
樓。

    春嬌居然已回去,正揮著絲中,在樓頭招手。

    沈浪遠遠瞧見騎士下馬,春嬌下樓,三個人說著,笑著,也不知說了什麼,突然騎士們
的神情變了。

    其中一人彷彿厲聲道:「真的麼?」

    春嬌不住地點頭,兩個騎士霍然轉身而出,所去的方向,正是沈浪的居所,沈浪正是在
這條路上等著。

    他此刻已知道這兩個騎士必定是「快活王」屬下的「急風三十六騎」中人,這兩人果然
俱是騎術精妙,少年英俊,瞧他的步履身法,也可看出他們的武功都不弱,但沈浪卻仍未猜
出春嬌究竟對他們說了什麼?

    只見這兩人越走越近,沈浪直等他們兩人走到樹下,突然笑道:「兩位要找人嗎?」

    那兩人一驚之下,齊地退步,扶劍,仰首,兩人不但動作一致,不差分毫,就連喝聲也
是同時出口。

    兩人齊聲喝道:「什麼人?」

    喝聲出口,自然就已瞧見斜斜坐在樹枝上的沈浪。

    柔軟的樹枝在晨風中搖來搖去,沈浪的身子也隨著樹枝搖來搖去,時時刻刻都像是要跌
下來,卻又總是跌不下來。

    快樂王屬下自然識貨,自然知道這是什麼樣的輕功,兩人面上雖然微微變色,卻並未露
出十分驚慌之態。

    沈浪也不禁暗中讚好:「強將手下,果然無弱兵。」

    只見這兩人俱是二十三四歲年紀,都是高鼻樑,大眼睛,兩人的裝束打扮,更是一模一
樣,灑金斗篷,織錦勁裝,胸前各有一面紫銅護心鏡,唯有鏡上刻的字不同,左面一人鏡上
刻著的「『七」字,右面一人卻刻的是「八」,這急風三十六騎,原來竟有著編號。沈浪笑
道:「急風騎士,果然英俊。」

    那第七騎士厲聲道:「你是誰?」

    沈浪道:「兩位若要找人,想必就是找我。」

    兩人交換了個眼色,扶劍的手,已經握住劍柄。

    急風第八騎士厲聲道:「你就是要找我家王爺的人?」

    沈浪暗笑忖道:「我還當春嬌向他們說了什麼,原來竟是說我要找快樂王的麻煩,唉,
這雖是最簡單的挑撥嫁禍,借刀殺人之計,但卻當真也是最有用的,奇怪……女人們為何總
是能找出最簡單又最有用的法子……但她只怕卻連自己都不會想到,她的信口胡言,竟真說
中了我的來意,女人難道真的都有靈感不成。」

    沈浪心裡哭笑不得,口卻大笑道:「我若說『不是』,兩位未必相信,我若說『是』,
兩位也未必相信,所以是與不是,不如讓兩位自己猜吧。」

    那兩從交換了個眼色,齊聲道:「好,很好。」

    竟轉過身子走了。

    這一著倒是出了沈浪意料之外,沈浪也不禁怔了怔,哪知就在這時,突聽「哧,哧」兩
響。

    兩支短箭,自金斗篷裡飛了出去,直取沈浪咽喉。

    這兩支箭來勢倒也不弱,但沈浪……沈浪雖覺意外,也不過只是輕輕一招手,兩支箭便
到了他手裡。

    他微微一笑,道「如此厚賜,擔當不起。」

    手一揚,兩隻短箭已飛了回去,去勢比來勢更急,急風騎士擰身退步,「嗆嘟」,長劍
出鞘。

    兩支箭竟似算準了他們長劍出鞘的位置,「叮」的,恰巧擊中了劍尖,兩柄劍就像是彈
琵琶般抖了起來,龍吟之聲久久不息。

    龍吟聲中,兩道劍光突然沖天而起,一柄劍直劃沈浪的腿,另一柄劍卻砍向沈浪坐著的
樹枝。

    沈浪笑道:「急風十三式,果然有些門道。」

    他說完這句話,樹枝已斷了,但他的腳卻未斷,他已安安穩穩坐到另一根樹枝上,瞧著
急風騎士微微地笑。

    急風騎士卻再也笑不出來,兩人面色已發青,心裡已知道坐在樹上這小子,武功實在自
己之上。

    但快活王門下的「急風三十六騎」從來有進無退,何況他們那戰無不勝的「急風十三
式」也不過只使出一招而已。

    兩人腳尖沾地,再次騰身而起,劍光如驚虹剪尾,一左一右,閃電般劃向沈浪的前胸後
背。

    沈浪的身子卻突然向下一沉,竟恰巧自兩道劍光間落下去,兩隻手也未閒著,竟往他兩
人腳底輕輕一托。

    等到沈浪落在地下,急風騎士卻已被沈浪托上樹梢。

    只聽「嘩啦啦」一陣響,一大片樹枝都被他倆壓斷了,兩人驚慌之中,心神居然還未
亂。

    兩道青藍色的劍光,竟又自木葉中直刺而下,自上而下,劍光的來勢更急,更炔,更
狠,更准。

    但沈浪卻又自劍光間沖天飛起,等到劍光落地,他又已坐到方纔那根樹枝上,微微笑
道:「下次再上來時,要留心身上的新斗篷,莫要被樹枝扎壞了。」

    急風騎士怒吼一一聲,再次揮劍而起。

    這樣上上下下八次,沈浪連衣服都未皺一點,但急風騎士的斗篷卻果然已被扎得不成模
樣。

    兩人頭上已流滿了豆大的汗珠,眼睛已發紅,頭巾裡已塞滿樹葉,靴子竟也被沈浪乘勢
脫掉。

    但兩人咬緊牙關,還要拚命。

    沈浪點頭笑道:「好小子,倒真有種。」

    這一次他不等兩人跟起,突然飛身而下。

    急風騎士一驚擊劍,兩柄劍仍然中規中矩,絲毫不亂,一前一後,一左一右,毒蛇出穴
般迴旋刺出。

    這兩劍才是他們的真功夫,只見劍法變幻閃動,竟摸不清他們要刺的究竟是什麼部位方
向。

    但沈浪卻根本不需摸清他們的方向。

    沈浪兩掌一拍,竟將兩柄劍夾住了,只聽「喀嗆」兩聲,兩柄精銅劍竟被他一夾折成四
段。

    沈浪手掌一翻,夾在他掌心的兩截劍尖突然飛了,又是「哧哧」兩聲,兩截劍尖競插入
他兩人的頭巾裡。

    這兩人就算再狠,此刻可也不敢動手了。

    兩人手裡拿著兩段斷劍,瞧著沈浪直發愣,他們實在想不透,這最多和自己同樣年紀的
小伙子,哪兒來的這一身神出鬼沒的功夫。

    沈浪也瞧他們,微微笑道:「還要再打麼?」

    急風騎士對望一聲,突然齊聲道:「不打了。」

    沈浪笑道:「既然不打,就回去吧。」

    急風騎士道:「我們回去了。」

    突然一齊翻轉斷劍,身自己胸膛刺下。

    沈浪卻似早料到他們有此一著,身形一閃,出掌出風,「噹」的,兩柄斷劍已俱都落在
地上。

    急風騎士嘶聲道:「你,你為何出手攔阻?」

    沈浪道:「不勝則死,快活王門下果然傲骨如鋼。」

    急風騎士厲聲道:「劍在人在,劍折人亡,此乃本門規矩。」

    沈浪微微一笑,接道:「但兩位不妨回去上復你家王爺,就說今日乃是敗在一個叫『沈
浪』的人手下,你家王爺便必不會怪你們的。」

    急風騎士再次對望一眼,大聲道:「好,沈浪。」

    齊地翻身掠出,急奔而去。

    沈浪望著他們的背影,微笑道:「一個人若能不死時,就必然不會再去求死的,這道理
無論用在什麼人身上,想必都是一樣。」

    朝陽,斜斜地從窗子裡照進去,照在染香那成熟,豐滿,而又充滿了原始慾望的胴體
上。

    她身子幾乎是完全赤裸的,她緊緊地擁抱著錦被,蜷曲在床上,似是恨不得將那床揉
碎,也恨不得將自己揉碎。

    沈浪進來了,瞧著她,瞧著她這雪白的赤裸的飢渴的胴體,卻像是瞧著塊木頭似的,只
是微微笑道:「你還不起來?」

    染香媚眼如絲,膩聲道:「我正在等著你,你難道瞧不出?一個男人,對這樣的邀請若
還要拒絕,他一定是個死人。」

    沈浪笑道:「這麼多天來,你還不知道我本是死人?」

    染香突然跳起來,將錦被拋在地上,拚命用腳踩,拚命咬著牙道:「死人……死
人……」

    沈浪坐下來,靜靜地含笑望著她。

    染香恨聲道:「你簡直連死人都不是,你……根本不是人。」

    沈浪笑道:「你也莫要恨我,還是好好打扮打扮吧,快活王就要來了,聽說他對於美女
的邀請,是從來不拒絕的。」

    染香一震,道:「他,他真的要來了?」

    沈浪道:「來的只怕比預期中還要快。」

    染香道:「你怎知道?」

    沈浪道:「他門下的急風騎士,我方纔已見過了。」

    染香大聲道:「呀……春嬌那騷狐狸有沒有在他們面前說你的壞話。」

    沈浪笑道:「你想她說了沒有?」

    染香眼睛也睜大了,道:「她怎麼說的?」

    沈浪沉吟道:「你若想要快活王殺我,你會在他面前說什麼話?」

    染香眨了眨眼睛,立刻道:「我就會告訴他,你這次來是想找他麻煩的,我甚至會告訴
他,你已存心想殺他,他自然就先殺你。」

    沈浪撫掌笑道:「這就是了,你是女人,她也是女人,你們想的自然一樣,女人想的主
意,永遠最簡單,最有用,也最毒辣。」

    染香道:「她竟真的這樣說了。」

    沈浪點頭笑道:「不說也是白不說。」

    染香跺腳道:「這惡婆娘……快樂王門下聽了這話,怎會放過你。」

    沈浪道:「他們自然不會放過我,只可惜他們卻非放過我不可,我已打發他們回去,叫
他們告訴快樂王……」

    染香大聲道:「你……你怎能如此做,快樂王若知道你是沈浪,又怎會放過你,他……
他只怕一來就要殺你。」

    沈浪笑道:「他為何要殺我?」

    染香道:「你這呆子,你難道不知道自己的名聲已有多麼大,快樂王耳目那麼多,難道
沒有聽見過你的名字?」

    沈浪道:「聽了又怎樣?」

    染香道:「沈浪和快樂王作對,天下誰不知道?」

    沈浪道:「我正是要他知道。」

    染香道:「你……你瘋了。」

    沈浪笑道:「他既知道和他作對,便必定也知道沈浪是個角色,像他這樣的人,對好角
色是必定先要加以收買,若收買不到時才會動手的。」

    染香道:「但你……他卻絕不會收買你的。」

    沈浪道:「為什麼?」

    染香道:「他必定知道你是買不動的。」

    沈浪大笑道:「我為何是收買不動的,難道我是那麼好的人麼……當今江湖中,還有誰
挨罵比我挨得多,就算你……你怎能斷定我究竟是好人,還是壞人?」

    染香怔了一怔,道:「你……這……」

    沈浪笑道:「這就是了,連你都不能斷定,快樂王又怎能斷定?他自然要試一試……他
一試自然就成功了。」

    染香怔了半晌,終於還是搖頭道:「不行,這樣做太冒險。」

    沈浪道:「對付這樣的人,不冒險行麼?」

    染香道:「我也知道對付非常之人,要用非常的手段,但是你…」

    沈浪笑道:「你不必為我擔心,我死不了的。」染香突又跺腳恨聲道:「我替你擔心?
那才是見鬼,你……你死了最好,你被人五馬分屍,我都不會掉一滴眼淚。」

    沈浪大笑道:「能被美女如此懷恨,倒真是件值得開心得意之事,只可惜世上大多男
人,都享受不到這滋味……」

    他突然竄過去,一把拉開了門,春嬌竟果然又站在門外。

    沈浪大笑道:「這次你又是來找我們吃飯的麼,現在就吃飯,未免太早了吧。」

    春嬌僵在那裡,一張臉已紅得跟紅布差不了多少……這小子的耳朵怎麼這麼靈,難道是
貓投胎的。

    沈浪卻又笑道:「在下自己有時也不免奇怪自己耳朵怎會如此靈……唉,耳朵太靈了,
也是件痛苦的事,連睡覺時也總是被人驚醒。」

    春嬌臉更紅了,吶吶道:「我……我只是來瞧瞧……」

    沈浪道:「瞧什麼?是否瞧我死了沒有。」

    春嬌道:「沈……沈公子說笑了。」

    沈浪大笑道:「不錯,在下就是太喜歡說笑了,所以有許多人都恨不得我死了最好,只
可惜我老是死不了。」

    春嬌道:「咳咳……沈公子……香姑娘昨夜睡得好麼?」

    染香皮笑肉不笑,冷冷道:「我們自然睡得好的,只怕春嬌姑娘你昨夜沒有睡好吧,你
瞧你,連眼睛圈都黑了,唉!太累了也不好,有時還是得好好睡覺的。」

    春嬌本是不肯在話上吃虧的女人,但此刻卻連一個字也說不出了,竟恨不得找條地縫鑽
下去。

    沈浪笑道:「客人們想必都要來了,春嬌姑娘也該去別處張羅張羅才是,莫要總是陪著
我們,倒叫在下心裡不安。」

    春嬌趕緊道:「是是是,我真該走了……」

    沈浪道:「不知可否請你將春水姑娘叫來,我想要她陪著去四處逛逛。」

    春嬌道:「好,好,沒問題。」

    她頭也不敢回,扭腰走了。

    染香大笑道:「春嬌姑娘,小心些走,莫將腰扭斷了……你腰若扭斷了,心疼的男人可
不止一個哩。」

    春水的心「撲通撲通」地直跳。

    她自從聽到沈公子找她,心就跳了起來,一直跳到現在一一沈公子竟要她陪著逛逛,這
莫非是在做夢。

    只恨這個「騷狐狸」竟也偏偏跟在沈公子身旁——她為什麼不肚子疼?……春水不由恨
得直咬牙。

    林木清蔥,風景如畫,清涼的風吹過綠色的大地,陽光碎影在地上跳躍,烏語,更似是
音樂。

    春水的心迷迷糊糊的,沈浪問一句,她就答一句,她真寧願忘記還有第三個人也和他們
在這醉人的大地裡。

    突然間,林外車聲大起。

    一行車馬,自山坡下走了過去。

    那馬車漆黑得發亮,就像是黑玉做的,車身雖然並沒有什麼裝飾,但氣派一看就是那麼
大,那麼豪華。

    拉車的馬,細耳長腿,神采奕奕,腳步跨得又輕又大,又平穩,一看也就知道是大草原
上的名種。

    趕車的身穿寶藍色的絲衣,輕輕拉著馬韁,悠閒地坐在車座上,像是根本沒有趕馬,但
馬車卻走得又穩又快,顯見也是千中選一的馴馬好手。

    車子前後,還有八匹護馬,自然也是八匹好馬,馬上的八條藍衣大漢,也是雄赳赳,氣
昂昂,顯然有兩下子。

    沈浪自山坡望下去,不禁吃驚道:「此人好大的氣派。」

    染香失聲道:「莫非是快活王來了。」

    春水冷笑道:「快活王?哼,快活王來的時候,天都要塌,地都要翻,哪會有這麼太
平,香姑娘她未免大小瞧快活王了。」

    染香道:「他不是快活王是誰?」

    春水道:「說出來香姑娘也不會認得。」

    沈浪笑道:「你不妨說來聽聽。」

    春水立刻笑了,嫣然笑道:「這人姓鄭,別人都叫他鄭蘭州。」

    染香暗罵道:「她個騷丫頭,我叫你說你偏不說,沈浪要你說,你就趕緊說了,看我以
後不收拾你。」

    沈浪已又笑道:「哦!鄭蘭州……震蘭州,此人是何身份?如此大的口氣。」

    春水道:「聽說是蘭州的世家公子,蘭州附近的果園有一大半是他們家裡的,可說有千
萬家財,富可敵國。」

    沈浪道:「哦……」

    車馬走過去還沒多久,道上又有塵土大起。

    這一行車馬來勢看來比鄭蘭州還要威風得多,兩架大車,十六匹馬,黃金的車子,閃閃
地發著耀眼的光。

    這行車馬身塗著黃金,就連馬蹬,車輪,轡頭,車伕手裡的皮鞭柄……也似乎都是黃金
所鑄。

    皮鞭飛揚,抽得「吧吧」直響,穿著織金錦衣的大漢,挺胸凸肚,神氣活現,一路不斷
大聲叱喝。

    沈浪忍不住笑道:「看來他凡是能用金子的地方,都用上金子了,只可惜臉上還沒有塗
上黃金,否則就全像廟裡的神兵鬼將了。」

    春水「噗哧」一笑,道:「他家的金子,的確是大多了。」

    沈浪道:「此人又是何身份?」

    春水道:「此人聽說是個趕驢子的,後來不知怎的,竟被他發現了好幾座金礦,金子一
車一車地往家里拉,他的名字立刻由周快腳改成周天富,意思就是說天賜給他的富貴,別人
擋也擋不住。」

    沈浪失笑道:「果然是個暴發戶。」

    染香皺著眉道:「難怪我遠遠就聞著銅臭氣了。」

    沈浪笑道:「暴發戶的氣派,平時看倒也不小,但和真正的世家一比,就像是猴子穿龍
袍,望之也不似人君。」

    春水咯咯笑道:「但他可不像猴子,倒像個猩猩。」

    這一群猩猩轉眼間也走過去了。

    沈浪道:「看來只怕還有人來。」

    春道:「今天中午起碼有六七起人要來。」

    沈浪道:「哦?還有什麼人?」

    春水道:「自然不是豪門,就是巨富,譬如說……」

    話未說完,突聽得遠處又有蹄聲傳來。

    這馬來得好快,蹄聲一響,入馬已到,七匹馬,馬上大漢一色青布包頭,竟穿得出奇的
樸素。

    染香道:「這也算豪門巨富麼?」

    春水冷笑道:「當然羅,他們衣服穿得雖不好,可是來頭個小,若是『只認衣冠不認
人』可就大大的錯了。」

    沈浪根本沒聽他們的話,他眼睛一直在盯著一個人瞧。

    這人衣服和其餘六人穿得絲毫沒有什麼不同,但氣概卻大是不同,他就算是站在六百個
衣服打扮和他完全一模一樣的人中間,別人還是一眼就能瞧出他來,他那大生的氣勢,一萬
個人中也不會再找出第二個。

    沈浪聳容道:「好一條漢了,這氣概真有幾分和貓兒相似廠。」

    春水笑道:「貓兒,他可不是貓兒,他是龍。」

    沈浪道:「龍?」

    春水笑道:「他姓龍,叫龍四海,但可沒有人敢叫他的名字,無論什麼人」見著他的
面,都要叫他一聲龍老大。「沈浪道:「哦,此人又是何身份?」

    春水道:「黃河上游水道,只能通皮筏子,而河上所有的皮筏子,全都是屬龍老大管
的,沒有龍老大的話,誰也休想在河上走一步。」

    沈浪道:「黃河水急,在河上操皮箋的朋友,十個中有九個是玩命的角色,而且人人都
有兩下子,要想管轄這些人物,當真不是易事。」

    染香道:「我瞧他連衣服也和手下的弟兄穿得一模一樣,就知道他不是等閒角色了,且
不說他武功如何,就只這一手,已足夠收服人心,若是只給自己吃肉,卻讓別人啃骨頭,這
種人還能做老大麼?」

    沈浪道:「有些人人生就是做『老大』的人物,這龍老大就是其中之一,還有,那熊貓
兒也可算一個。」

    染香笑道:「熊貓兒,熊貓兒,你老是記著熊貓兒,可是他……他會記著你麼?現在,
說不定他已和你那朱七七勾搭上了。」

    沈浪突然沉下面色,冷冷道:「你以為天下的人都和你一樣不要臉。」

    染香不由自主後退了兩步,她從來沒想到滿面笑容的沈浪也會板起臉,更未想到他板起
臉竟有如此可怕。

    春水在一旁瞧得清楚,幾乎忍不住要拍起手來。

    幸燈這時遠處已有人來了,凡十個人,前呼後擁,擁著一頂綠呢大轎,大笑呼嘯而來。

    這幾十個人有男有女,穿的衣服有紅有綠,但年齡幾乎沒有一個在二十五歲以上的,大
多是十七八的少年。

    這些男女少年一個個勾肩搭背,嘻嘻哈哈,有的嘴裡還在吃著東西,將果皮紙屑隨手就
拋在地上。

    那頂大轎中,也不斷有果皮紙屑拋出來,轎子裡也是嘻嘻笑笑,有男有女,一頂轎子
裡,競彷彿擠著五六個人似的。

    一瞧見這批人,春水就皺起眉頭,道:「這些小祖宗們今天怎地也來了?}沈浪笑道:
「這些卻是什麼人?」

    春水歎著氣道:「這些全都是有錢人家生出來的活寶,一天到晚在蘭州城裡胡作非為,
大疵漏雖沒有,小毛病卻不斷,不折不扣可算是一批小流氓。」

    沈浪道:「但這頂綠呢大轎,看來卻似有功名的人才能坐的,轎子裡坐的莫非是官府中
人?卻又怎會和這些慘綠少年混在一起。」

    春水笑道:「這轎子裡坐的更是活寶中的活寶,他爹爹活著時,他就一天到晚和這些小
流氓吃喝嫖賭,到處鬼混,他爹爹一死,他不但承受了萬貫家財,還世襲了個指揮使之類的
官職,這下子可就更飛起來了。」

    沈浪笑道:「原來是個敗家子。」

    春水道:「但蘭州城裡的人,卻被這敗家子害得不淺,害得大姑娘小媳婦都不敢在街上
走道了,無論是誰,一聽到『小霸王』時銘,全都要頭大如斗。」

    沈浪道:「如此看來,這附近的豪門巨富,今日只怕已全都來了,這些人來的怎會如此
湊巧?莫非是約好了的?」

    春水道:「這些人全是被快活王約來的。」

    沈浪揚眉道:「哦!這些人和快活上有何關係?」

    春水道:「屁關係也沒有,快活王約他們來,不過是為了賭錢,快活王每來一次,這裡
就少不了有些豪賭。」

    沈浪失笑道:「不錯,我也已久聞快活王嗜賭成性,除了這些人外,又有誰還能陪他作
一擲千金之豪賭?」

    春水笑道:「但快活王賭得卻規矩的很,所以別人也願意陪著他賭……沈公子,不知你
可也有興趣參加一份?」

    沈浪目光閃動,微微笑道:「看來我是少不得也要參加一份的。」

    吃過了中飯,沈浪就在屋子裡等。

    他並沒有等多久,就聽得外面嘈雜聲大起,人語聲,說笑聲,馬嘶聲,車輪聲,搬箱子
聲。

    許許多多種各式各樣的聲音,直亂了幾乎有半個時辰,聽來就宛如十萬大軍要駐紮在此
地似的。

    染香面色早已改變,終於忍不住道:「快樂王來了。」

    沈浪笑道:「不錯,此人一來,果然吵得天翻地覆。」

    染香道:「咱……咱們怎麼辦?」

    沈浪道:「等著吧。」

    染香道:「等著,就……這樣等著?」

    沈浪微微笑道:「你還怕他不來找我。」

    他竟靠在椅子上,閉目養起神來。

    染香卻不斷在屋子裡轉來轉去,急得真像是熱鍋上的螞蟻,但她只怕已轉了幾百個圈
子,快樂王還是沒消息。

    她忍不住轉到沈浪面前,跺腳道:「你別像死人似地坐著不動好不好?」

    沈浪笑道:「養足了精神,才能對付快樂王。」

    染香失色道:「你……你要和他……」

    沈浪笑道:「不錯,我要和他動手,但卻不是動手打架,只不過動手賭錢而已,王夫人
交下的金銀今天只怕要用上了……」

    染香道:「但……但你現在……」

    沈浪道:「所以我現在更是要養足精神,你可知道,財錢可是比打架還費氣力,一場豪
賭,正無異一場生死相拼的惡鬥,而賭桌上的勾心鬥角,變化莫測,更委實比戰場上還要驚
險刺激得多。」

    染香眨眨眼睛,道:「你莫非要故意輸給他?拍他的馬屁,以作進身之階。」

    沈浪道:「我萬萬不能輸給他的,我若輸給他,在他眼中更不值錢了。」他頓了頓,又
道:「只因此等豪賭不但僅是賭錢,也正要鬥智鬥力,此等決鬥,我若慘敗,他怎會瞧得起
我?他若瞧不起我,又怎會再想收買我,我若沒有被他收買的價值,他只怕就要取我的性命
了……」

    他微微一笑,接道:「所以除非我就在賭桌上迎頭給他一下痛擊,否則所有計劃就都要
一敗塗地,我性命只怕也難保。」

    染香瞪大眼睛道:「你……你有勝他的把握?」

    沈浪淡淡道:「沒有。」

    染香駭然道:「你全無把握居然也敢這樣找他賭,而你現在居然還這樣沉得住氣,一點
也不緊張,一點兒也不著急。」

    沈浪微笑道:「你怎知我不緊張,不著急?」

    染香道:「但……但至少我瞧不出來。」

    沈浪大笑道:「若被你瞧出來,那還能和別人去賭,桌上瞬息之間,變化萬於,若是沉
不住氣,只怕連人都要輸上去了。」

    染香一笑,道:「不想你非但是色狼,是酒鬼,還是個賭棍。」

    突聽門外一人沉聲道:「沈浪沈公子可是住在這裡?」

    染香身子一顫,悄聲道:「來了。」

    沈浪已微笑著開了門,只見一個錦衣英俊少年,雙手捧著份大紅貼子,當門而立,微微
恭身道:「閣下可就是沈公子?」

    沈浪微笑道:「正是,足下莫非是快活王門下使者?」

    錦衣少年目光閃動,極快地打量了沈浪一眼,躬身道:「小人上是歡喜王門下急風第十
騎,奉王爺之命,傳信於公子,盼公子查收賜覆。」

    他口中說話,足下前跪半步,手裡的大紅貼子高舉齊肩,閃電般推出,這一手看來雖是
禮貌周到,其實卻己將拳法中殺手「舉案齊眉」化入其中,沈浪只要一個應付不好,當場就
要丟人現眼。

    沈浪卻似全未留意,抱拳含笑道:「有勞兄台了。」

    抱著拳的手掌,突然輕輕向上一托,也不知怎地,這少年手中緊握住的紅貼,已到了沈
浪手裡。

    錦衣少年面目微變,倒退三步,躬身道:「沈公子果然不凡。」

    沈浪笑道:「過獎,過獎。」

    打開貼子,只見上面寫的是:「今夜子正,謹備菲酌,盼閣下移玉光臨,漫漫長夜,酒
後餘興尚多,盼復。」

    上面沒有稱呼,下面沒有具名,就只這二十多個字。

    沈浪一眼瞧過,笑道:「相煩足下上復王爺,就說沈浪必定準時前往。」

    錦衣少年又瞧了沈浪一眼,目中似已露出欽佩之以,躬身道:「是。」轉身大步而去。

    染香不禁皺眉說道:「子時?這怪物連請客也要請在這種奇怪的時候,難道是想在別人
精神不濟時乘機痛宰麼?」

    沈浪笑道:「所以我此刻更要好好養養神了,你可千萬莫要吵我。」

    現在,距離子時約摸有半個時辰。

    沈浪已舒舒服服睡了一覺,痛痛快快洗了個澡,換上了一套最乾淨,最輕便,最舒服的
衣服。

    然後,他又將一塊乾淨的絲巾,疊得整整齊齊,將王夫人給她的巨額銀票,又疊得整整
齊齊,都放在腰袋裡。

    他仔細地檢查了倔,覺得自己全身部沒有什麼個舒服之處,精神也甚為飽滿,身心可說
俱在最佳狀況中。

    於是他便倒廠杯濃濃的茶,選了個最舒服的椅子坐下來,細細品茗,靜等著那場必定刺
激萬分的大戰。

    染香忍不住道:「瞧你還這麼悠閒,我可真佩服你,你不急,我卻快急死了。」

    她也已仔細地打扮過,換了身美麗而大方的絲衣,全身香噴噴的,縱然是瞎子,也可嗅
得出她是個絕色美女。

    但她心裡卻是忐忑不定,舉動更坐立不安,她只怕沈浪輸了……

    沈浪要是輸了,那該怎麼辦。

    她忍個住又問道:「沈浪,求求你告訴我,你究竟有幾分贏的把握?」

    沈浪閉著眼微笑道:「還未見到快活王賭錢的方式以前,我不敢說。」

    染香道:「總有一半把握吧。」

    沈浪道:「大概總是有的。」

    染香長長歎了口氣,道:「謝謝老天……」

    沈浪卻又道:「但我身上此刻只有拾萬捌仟兩,快活王的賭本,無疑比我雄厚得多,賭
本雄厚就又多佔了一成勝券。」

    染香跺腳道:「早知如此,該多帶些來的。」

    沈浪道:「那也沒什麼,我只要不讓快活王猜出我賭本究竟有多少,他也就不會敢全力
出擊的,何況……」

    他微微一一笑,接道:「我還可先在別人身上撈進一笑,再和快樂王作生死決戰,鄭蘭
州和龍四海雖可能賭得很精,周大富和小霸王卻想必都是好菜。」

    染香「噗哧」一一笑,道:「好菜……你可千萬莫要也變成好菜,義被別人吃了。」

    這時從窗口望出去,已可瞧見兩盞宮紗燈籠遠遠而米,沈浪拍了拍衣服,長身而起笑
道:「走吧,接咱們的人已來了。」

    「綴翠軒」,正是快活王在此渡夏的行宮,自然也就是整個快活林中最華麗,最精緻,
也最寬敞的地方。

    「綴翠軒」外,燈火輝煌,但卻靜得很,沒有一個人走動,只是暗處不時有矯健的人影
閃動而已。

    「綴翠軒」裡,已擺起桌酒菜,有松江的鱸魚,洋澄湖的活蟹,定海的對蝦,江南的巨
龍……

    這些本來絕不可能在同一時候,同一地方出現的鮮餚,此刻竟同在這桌子上出現了,這
簡直像是神話。

    不出沈浪意外,桌子上果然沒有肉,但出乎沈浪意外的是,這屋子陳設競簡單雅致,絲
毫沒有做作的庸俗高貴氣。

    桌子上也沒什麼金盃玉盞,只是幾件瓷器…自然是精美的瓷器,有的甚至已是漢唐之
物。

    沈浪想起朱七七假扮快活王的事,不禁暗暗好笑,暗道:「這才是快活王的氣派,她那
樣一做,就像是暴發戶了。」

    桌子上已坐了八、九個人。

    沈浪一眼便瞧見了那龍老大龍四海,他一件布衣,雖在滿堂錦繡中卻仍如鶴立雞群,顯
得卓然不凡。

    龍四海身旁,坐個微帶短髭的中年人,身材已微微發胖,顯見是生活優裕,他隨便地穿
著件輕衫,身上也沒有什麼惹眼的裝飾,以有面前一個煙壺,蒼翠欲滴,赫然不是凡品。

    沈浪想也不必想,便已知道此人必定就是那「鄭蘭州」了,世家的公子,自有世家公子
的氣派。

    鄭蘭州身旁的那位,可就不同了。

    他身上零零碎碎也不知掛了多少東西,每件東西的價值,都絕不會在千金之下,但看來
卻仍像是個已將全副家當都帶在身上的窮小子,但他自己卻得意的很,一張臉上,堆滿著目
空一切的姿態。

    沈浪也不必想,就猜出他必定就是那暴發戶周天富了。

    周天富身旁還依偎著滿頭珠翠的女子。

    她也和周天富一樣,像是恨不得將全副家當都掛在頭上,戴在手上,卻也不怕壓斷了脖
子。

    她身子雖依偎著周天富,但媚眼卻四下亂拋,長得雖不錯,但一副淫賤之態,只差沒在
臉上掛著「娼妓」的牌子。

    再瞧過去,就是那「小霸王」時銘了。

    他果然最多只有十八九歲,但眼圈卻已陷下去,一雙眼睛是不小,但卻毫無神采,像是
終年都睡不醒。

    他穿的倒比周天富順眼的多,但他身旁也有個女子,這少女穿得卻比周天富身側那個還
要駭人。

    她穿的競似只是件背心,兩條白生生的手臂,一片白生生的胸膛,全都露了出來,手上
的鐲子叮噹直響。

    她看來最多只有十五六歲,但臉上卻是濃妝艷抹,嘴裡還叼著根翡翠旱煙管,從鼻子裡
往外直冒氣。

    這活脫脫簡直是個「小女流氓」,沈浪簡直不敢再瞧第二眼,但少女卻拍著身旁一張空
椅子,向他笑道:「小伙子,坐過來吧。」

    沈浪微笑道:「多謝,但……」y那少女瞪起眼睛道:「但什麼,這凳子上又沒有著
火,不會燒紅你屁股的,你怕什麼?」

    沈浪只有硬著頭皮坐過去。

    那少女卻瞧著染香,哈哈笑道:「你眼光倒真不錯,這種小伙子看來是羞答答的,其實
卻都有那麼兩下子,你別瞧我年紀小,我經驗可比你多。」

    染香真恨不得給她兩個大耳光,只有忍著氣坐下。

    那少女卻又一拍沈浪肩頭,大笑道:「我叫夏沅沅,兄弟們卻尊我一聲『女霸王』,我
身邊這人就是我的情人『小霸王』,你叫什麼名字?」

    沈浪微微笑道:「在下沈浪。」

    夏沅沅道:「沈浪,不錯,我瞧你很有意思。」

    突又一拍那「小霸王」的肩,道:「喂,這小伙子倒可做咱們的兄弟,你瞧怎麼樣?」

    那「小霸王」時銘正聚精會神地拿幾個紫金錁子在桌子上堆著寶塔,被她這一拍,寶塔
就「嘩啦啦」倒了。

    小霸王這才懶洋洋瞧了沈浪一眼,懶懶道:「嗯,還不錯……不知道能不能挨兩下子,
否則就叫他做老么吧,喂,你知不知道,有女人老么先上,有拳頭老么也得先挨。」

上一頁  下一頁      
  Http://Xkj.Yeah.Net 首家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