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章 真相大白日            

    飯擺上來,那兩個婆子也跟著來了,為的自然是服侍王憐花用飯,王憐花吃一口,歎口
氣,簡直食難下嚥。

    勝泫也是吃一口,歎口氣,還不時停下筷子,望著屋頂發呆,又不時偷偷去瞧王憐花一
眼。

    朱七七卻是狼吞虎嚥,似乎吃得津津有味,其實,唉!天知道,無論什麼好東西,吃到
她嘴裡,卻像是嚼木頭似的。

    沈浪就要被人「碎屍萬段」了,而且是她一手造成的。

    她想:「我真了不起,只有我了不起,沈浪又算得人才?他還不是一樣要栽在我手裡,
我豈非該慶祝慶祝自己。」

    於是她挾了一大塊糖醋魚。怎麼是苦的?苦得令人流淚。

    她突然「啪」地放下筷子,大聲道:「沈浪呀沈浪,我既得不到你,我就要你死……我
既得不到你,我也不要任何一個別的人得到你。」

    勝泫怔了怔,道:「你……你說什麼?」

    朱七七道:「什麼……沒有什麼,快吃飯,少說話。」

    勝泫道:「小侄已吃飽了。」

    朱七七道:「看你倒像個漢子,怎地吃飯卻像個大姑娘似的……哼,飯都吃不下兩碗,
還像什麼男子漢。」

    勝泫臉一紅,垂首道:「小……小侄……還可以吃。」

    趕緊滿滿地盛了一碗飯,大口大口地往嘴裡扒,連萊都顧不得吃了——這飯吃下肚,委
實不是滋味。

    朱七七道:「吃不下,還往裡面塞什麼,難道是填鴨子不成……哼!你以為飯吃得多,
就是男子漢了麼。」

    勝泫張口結舌,吶吶道:「但……但這是你……你要我……」

    他自然不知道朱七七肚子裡一有氣,就喜歡出在別人身上的脾氣,當真被整得哭笑不
得,也不知該說什麼。

    這頓飯吃得真是艱苦之至,但總算吃完了。

    勝泫喘了口氣,不住悄悄抹汗。

    朱七七又開始在屋子裡踱來踱去,神情更是焦躁,勝泫哪裡還敢去招惹她,悶聲不響,
遠遠坐著發呆。

    王憐花卻又睡下了——蒙著頭而睡,他顯然不願被勝泫這樣瞧———個男人被另一個男
人那樣瞧,真是受不了。

    時間,就在這種難堪的情況下溜過,莫說朱七七,就連勝泫也覺此一個時辰過得比平時
一年還慢。

    朱七七推開窗子,關起窗子,已有十幾次了。

    她第十三次開起窗子,終於忍不住道:「時候到了麼?」

    勝泫道:「大概差不多了。」

    朱七七道:「那地方你可知道?」

    勝泫道:「昨夜去過一次。」

    朱七七道:「好,叫那婆子進來,咱們走。」

    勝泫怔了怔,望著床上的王憐花,道:「她……去得麼?」

    朱七七瞪眼道:「為何去不得?」

    勝泫低下頭,吶吶道:「小……小侄只怕有些不便?」

    朱七七道:「有何不便?」

    勝泫道:「那裡人大多,又太雜,萬一有人傷著她……」

    朱七七道:「哼,他還沒嫁給你,還是我家的人,我都不擔心,你擔心什麼……有我在
這裡,誰傷得了他。」

    勝泫臉又紅得跟紅布似的,垂首道:「是……是……」

    趕緊跑出去,將那兩個大腳婆子喚了進去——他發誓,以後無論「這位叔叔」說什麼,
自己絕不回嘴了。

    街上,自然要比昨夜更熱鬧。

    每隔十幾步,屋格下就有個乞丐打扮的漢子站著,背後大多背著三、四隻麻袋,顯見是
丐幫的執事弟子。

    他們有的抱著胳膊,斜倚在人家門口,有的就蹲在路旁邊,別人不去找他們說話,他們
也不找別人。

    這是丐幫的規矩。

    他們雖是為了接待武林朋友而來,但在大街上,除了要錢,討飯外,他們是絕不許和別
人說話的。

    自然也有些武林中人去找他們打聽,問路,他們就朝東邊一指——丐幫大會,顯然是在
東郊外。

    朱七七要勝泫帶路,所以勝泫走在前面,中間是兩個婆子搭著王憐花,朱七七便緊跟在
王憐花的軟兜後。

    街上的人,瞧見他們,都不免要多瞧兒眼,但瞧見朱七七瞪著大眼睛,滿臉想找麻煩的
神氣,大家又不禁趕緊轉過頭去。

    走出鬧區,丐幫弟子更多了。

    這時,丐幫弟子中有些人瞧見勝泫,才含笑招呼。

    但他們的笑容卻都有些很勉強,目光中都有些悲慼之色,裝出來的笑容,掩飾不了他們
重重的心事。

    朱七七瞧見他們的神色,便知道那左公龍絕對還沒有現身,他眼珠子一轉,趕到勝泫身
旁悄聲道:「少時到了那裡,你最好莫要和我們坐在一起。」

    勝泫道:「為……為什麼?」

    朱七七瞪眼道:「只因為我叫你這樣。」

    勝泫歎了口氣,道:「是!」

    朱七七道:「但你也莫要坐得太遠……」

    目光一轉,突然失聲道:「熊貓兒在那裡。」

    勝泫也瞧見在遠處人叢中閃了閃,趕緊道:「我去招呼他。」

    朱七七厲聲道:「這種酒鬼,你招呼他做甚。」

    勝泫只得又垂首道:「是!」

    只見兩個丐幫弟子遠遠地走過來,右面一人,形狀猥瑣,滿臉都是麻子,但背後卻背著
六隻麻袋。

    六袋弟子,丐幫中已不多。

    朱七七悄聲道:「這兩人你認得?」

    勝泫道:「認得,這兩人都是昔年熊幫主的嫡傳弟子,據說他們在丐幫中的名頭都不
小,僅在『丐幫三老』之下。」

    朱七七道:「叫什麼名字。」

    勝泫悄聲道:「左面的叫『遍地灑金錢』錢公泰,右面的叫……叫什麼『笑臉小福
神』,姓高,名小蟲。」

    朱七七不禁笑道:「小蟲?這名字倒真奇怪。」

    這時,兩人已迎面走來。

    錢公泰躬身道:「昨夜多謝公子傳訊……」

    瞧了朱七七一眼,改口道:「這位是……」

    勝泫還未說話,朱七七已搶著道:「我是他表叔。」

    錢公泰詫聲道:「哦……」

    忍不住上下瞧了朱七七幾眼。

    朱七七道:「你瞧我太年輕,不像是麼?」

    錢公泰躬身笑道:「哪裡哪裡。」

    朱七七道:「你們是來帶路的麼?」

    錢公泰道:「這……正是。」

    朱七七道:「好,走吧。」

    錢公泰只得再次躬身道:「請。」

    他們本是來找勝泫的,但勝泫卻連一句話也沒說。

    勝泫只有苦笑。

    那丐幫大會之地,本來好像是一大片稻田,此刻隆冬時分,秋收早過,田上唯有稻草和
積雪而已。

    北方鄉村多產毛竹,丐幫弟子,便用碗口般粗細的毛竹子,在這片稻田上,搭起了一圈
四方竹棚。

    他們顯見是匆忙行事,竹棚自然搭得簡陋的很,竹棚裡擺的也只是些長條登子,粗木板
桌。

    但此時坐在竹棚裡的,卻大多是衣著華麗,神情昂揚的人,這景像瞧起來,多少有些不
順眼。

    四面竹棚外,儘是丐幫弟子,有的在來回閒蕩著,有的在閉著眼曬太陽,有的就在這冬
日陽光下捉虱於。

    這些人模樣看來雖悠閒,其實一個個卻都是面色沉重,兩百多人在一起,竟極少有人說
話的。

    本非要帶路的錢公泰,被朱七七兩句話一說,只得帶路來了,那高小蟲卻什麼話也不
說,只是傻笑。

    錢公泰將朱七七一行人帶到北面的竹棚坐下——北面自然是上棚,這時棚裡人坐的人還
不多。

    朱七七什麼人也不瞧,大搖大擺地坐下。

    錢公泰趕緊抱拳道:「三位就請在此待茶,在下還要去外面招呼招呼。」他也覺得這位
「表叔」難纏的很,趕緊就想溜了。

    朱七七卻道:「且慢。」

    錢公泰道:「閣下還有何吩咐?」

    朱七七道:「你們既在吃飯的時候請人來,怎地卻只請別人喝茶。」

    錢公泰神情已有些哭笑不得,道:「有的有的,只是粗萊淡酒,還得請包涵則個。」

    朱七七道:「嗯,有倒罷了。」

    勝泫趕緊賠笑道:「錢兄若有事,就請去吧。」

    一直傻笑的高小蟲突然道:「我沒事,我在這裡陪著。」錢公泰瞧了他一眼,苦笑了
笑,匆匆去了。

    朱七七道:「好,你既在此陪著,先倒茶來。」

    高小蟲果然笑嘻嘻倒了三碗茶,道:「請。」

    這竹棚裡坐著的十幾個人,目光早已悄悄往這邊瞧了過來,有些人已竊竊議論「顯然是
在暗中猜測。這橫小子究竟是誰?朱七七的眼睛,也著實不客氣的,往這些人一個個瞧了過
去,只見這些人年紀都已在四十開外,衣衫質料,俱都十分華貴,神情也俱都持重,顯然都
是在江湖中有些身份的角色。但這些人她卻一個也不認得。熊貓兒在竹棚外轉了好幾圈,瞧
見朱七七與勝泫等人,眼睛一亮,人卻悄悄退走,喃喃道:「好,這小子來了……但沈浪
呢……」

    他追了一夜,也沒追著沈浪。

    這時人已越來越多。

    熊貓兒又轉了幾個圈子,喃喃道:「我真是個笨蛋,可苦在這裡等,到鎮上去攔他,不
是更好。」

    他是想到什麼做什麼的脾氣,心念一轉,立刻回頭就走,一路上東張西望,還是沒瞧見
沈浪。

    等他回到街上時,街上人已少了,別人卻已走到會場,只有那些丐幫弟子,還在屋簷
下。

    熊貓兒就在街口轉角處停下了,喃喃道:「沈浪若是回來,必定會經過這裡。」

    他也抱著胳膊斜倚在別人門口,等了半晌,突見一個人拿了十枚銅錢出來,塞在他手
裡。

    熊貓兒奇道:「這……這……」

    那人笑道:「煩大哥到別處站著吧,小店還要做生意。」

    熊貓兒先是一怔,又覺好笑,心裡暗道:「原來別人也將我當乞丐了。」

    瞧了瞧自己身上,那打扮果然也和乞丐差不了許多,他不禁大笑起來,將銅錢拿在手
裡,道:「多謝多謝。」

    走到街對面的小酒攤子,道:「打十文錢燒酒。」

    給錢的那人搖頭歎氣道:「真是要飯的胚子,一有了錢,就喝酒。」

    熊貓兒是何等耳力,這些話他自然聽到了,心裡更是好笑,酒來了,他一飲而盡,突然
掏出錠大銀子,往攤子上一拋道:「再來三碗。」

    給錢的那人瞧得眼睛都直了,怔了半晌,搖著頭,歎著氣走了回去,口中猶自喃喃道:
「這年頭,怪人怪事可真不少。」

    熊貓兒喝下第四碗酒,街上人更少了。

    突見一個丐幫弟子走來,在街口拍了拍巴掌,那些站在街中的弟子,便都隨他走向郊
外。

    但沈浪還是沒有來。

    熊貓兒更著急了,喃喃道:「難道他不回來了麼……不會的呀,丐幫大會,他怎能錯
過……但他明明知道會期,卻又為何要走?是為的什麼急事?」

    這時街上再也瞧不見有武林朋友的影子,兩旁的店家,本都有些愁眉苦臉,此刻卻都有
了笑容。

    此刻愁眉苦臉的,已是熊貓兒了。

    他又喝了碗酒,衣襟敞得更開,喃喃道:「他若不回來,我又當如何是好?」

    朱七七不認得別人,眼睛就盯著那高小蟲。

    若是換了別人,被她如此盯著瞧,必定早已坐立不安,但這高小子蟲卻仍然若無其事,
仍然不住傻笑。

    朱七七忍不住道:「瞧你整日在笑,你心裡是不是開心得很。」

    高小蟲點頭笑道:「是。」

    朱七七道:「你有什麼開心的?」

    高小蟲道:「開心的事多啦……你瞧,太陽如此暖和,雪地如此好看,客人來了這麼
多……這豈非都令人開心。」

    朱七七道:「下雨時你也開心麼?」

    高小蟲道:「嗯。」

    朱七七道:「下雨時你又有何開心?」

    高小蟲笑嘻嘻道:「若沒有下雨的時候,怎知道出太陽的快活……何況,雨水還可滋潤
草木,稻麥,也可替人們洗一洗屋頂上的積塵……」

    朱七七道:「你有沒有不開心的時候?」

    高小蟲道:「沒有……天下到處是令人開心的事,為何要不開心。」

    朱七七道:「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你都開心?」

    高小蟲道:「嗯。」

    朱七七呆呆地瞧了他半晌,失笑道:「你真是個怪人。」

    她心想著,自己遇著的怪人,可真不少了,沈浪,熊貓兒,金無望,甚至勝泫,這些人
哪一個不怪?

    但幸好,凡是怪人,倒都是蠻可愛的。

    突見竹棚中已有人站了起來,道:「喬大俠來了。」

    她眼睛一轉,果然瞧見喬五和花四姑。

    喬五四下抱了抱拳,昂然而入——他人緣卻不錯。

    四下竹棚中,都有人站起來向他含笑抱拳招呼。

    朱七七道:「奇怪,架子這麼大的人,也會有人緣。」

    高小蟲笑道:「只要不做壞事,只要良心好,所做所為,俱是行俠仗義之事,架子雖大
些,別人還是喜歡他的。」

    朱七七道:「你知道的事倒不少。」

    高小蟲笑嘻嘻道:「不多不多……」

    突聽竹棚外傳來「篤,篤,篤」三聲木梆響。

    高小蟲笑道:「師兄傳令集合,我也得走了。」

    朱七七擰首望去,只見散佈在四面的丐幫弟子,此刻果然已聚在一起,排成了整齊的隊
伍。

    竟是那錢公泰與高小蟲帶領隊伍,走入竹棚間的空地,兩百多個丐幫弟子,齊地躬身
道:「多謝賞光。」

    然後,便一齊在這積雪的稻草上坐了下來。

    朱七七著急了,喃喃道:「大會已開始,沈浪怎地還不來?」

    熊貓兒喝下第十一碗酒了,若不是馬蹄聲傳來,他也會喝下第十二碗,十三碗,甚至第
二十八碗。

    沈浪不回來,他只有借酒消愁。

    但此刻已有馬蹄聲傳來。

    熊貓兒拋下酒碗,狂奔著迎了上去。

    三匹馬奔來,果然是沈浪和那酒樓人主人——還有匹馬上坐的卻是曾經挨了熊貓兒一拳
的大漢。

    三匹馬後,還跟著輛大車。

    熊貓兒張開雙臂,迎了過去,大呼道:「沈浪……沈兄,你再不回來,我可要急瘋
了。」

    沈浪勒韁下馬,卻道:「你們可認得麼?」

    那大漢苦著臉不說話。

    酒樓主人笑道:「若非在下還算聰明,昨夜也挨了這位兄台的老拳了?」

    熊貓兒大笑道:「小弟這廂賠罪,但沈浪卻要借給小弟去說兩句私語。」一把拉住沈
浪,遠遠拉到街那一頭。

    沈浪笑道:「什麼事如此秘密?」

    熊貓兒道:「昨夜你可知我到哪裡去?」

    沈浪笑道:「你這貓兒喝下幾杯酒後,有誰找得到你?」

    熊貓兒卻正色道:「昨夜我可聽見了件驚人之事。」

    沈浪從未見到熊貓兒如此正經他說話,也不禁動容道:「什麼事?」

    熊貓兒道:「那姓勝的公子哥兒,喝了兩杯酒後,硬要拉著我去替他作媒,我只得和他
一齊去到那老平安店……」

    當下將昨夜眼見之事,聽見的話,俱都說了出來。

    沈浪變色道:「那些話你全都聽清了麼?」

    熊貓兒道:「他們當我已爛醉如泥,是以說話全不避我,哪知我酒醉人清醒,聽到他們
說了幾句活後,才裝成爛醉如泥的模樣的。」

    沈浪沉吟道:「想來那人便是勝泫所說假冒的沈浪了。」

    熊貓兒道:「不錯。」

    沈浪道:「以你看來,此人可能是誰?」

    熊貓兒道:「聽此人說話的口氣,……唉……」

    兩人對望了一眼,俱都歎了口氣,彼此都又知道對方心裡想著的是誰,沈浪更不禁連連
長歎道:「她怎會如此……她為何要如此?」

    熊貓兒道:「但你想她真會是朱七七麼?」

    沈浪道:「算來已有九成是她,別人不會如此說話的。」

    熊貓兒道:「但……聽來雖像,瞧來卻一點也不像。沈浪道:「那時你已醉眼昏花,怎
瞧得清?」

    熊貓搖頭道:「不是……我進去時還不算太遲,那人的確已有八成不像朱七七……奇怪
的是聽來她又非是朱七七不可,這豈非活見鬼麼!」

    沈浪道:「她必已經過巧妙的易容。」

    熊兒道:「但她不會易容呀,除非……」

    沈浪道:「除非王憐花。」

    熊貓兒變色道:「你想……你想王憐花會替她易容麼?」

    沈浪一字字沉聲道:「我想那女子就是王憐花。」

    熊貓兒駭了一跳,道:「不可能……不可能……」

    但瞬又跌足道:「見鬼見鬼,真的可能就是他……他將朱七七易容成男子,自己卻改扮
成女子,但……但……但他這樣做,豈非更是活見鬼麼?」

    沈浪道:「他必定被朱七七逼的。」

    熊貓兒動容道:「朱七七能強迫他?」

    沈浪道:「朱七七想必抓住個不尋常的機會,將王憐花制住了……她吃足了這樣的苦,
此刻便想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熊貓兒道:「不錯不錯,一點兒也不錯,朱七七制住了王憐花,王憐花為她易容,
她……她有些恨你,於是便想報復報復。」

    沈浪歎道:「正是如此,她素來任性得很,若說世上有個人什麼事都做得出來,此人便
必定就是朱七七。」

    熊貓兒長歎道:「此事唯有如此解釋才算合理……唉,什麼複雜的事,一到你手裡,就
變得簡單了,什麼事都瞞不過你。」

    沈浪沉吟道:「自昨夜到此刻你可曾有何動作。」

    熊貓兒苦笑道:「你的好處,我別的雖沒學會,但卻終於學會沉住氣了……我什麼事都
等你回來後再說。」

    沈浪道:「好。」

    語聲微頓,又道:「你想此事要如何處治。」

    熊貓兒緩緩便道:「我想……最好先找著左公龍,然後,逼他說出事情的始未……嘿,
哦有法讓他說出實話來。」

    沈浪默然半晌,道:「你可知昨夜我到哪裡去了?」

    熊貓兒笑道:「天知道。」

    沈浪一字字道:「我去找左公龍去了。」

    熊貓兒跳了起來,道:「真的麼?」

    沈浪瞧了那酒樓主人一眼,道:「他帶我去的。」

    熊貓兒驚喜交集,道:「你找到了麼?」

    沈浪道:「找到了。」

    熊貓兒一跳八尺高,大喜道:「他此刻在哪裡?」

    沈浪又自默然半晌,道:「隨我來。」

    轉身向那還停著的馬車走了過去。

    熊貓兒更是歡喜,喃喃道:「這就方便了,原來這廝就在馬車裡沈浪已緩緩推開車門—
—左公龍果然在馬車裡。太陽將落,天色已暗了下來。暗淡的天光余余照進馬車,照在左公
龍的身上,只見他面容扭曲,前胸插著柄匕首,直沒在胸背裡。熊貓兒身子一震,踉蹌後
退,道:「死了,他……他已死了。」

    沈浪歎道:「不錯,我一夜奔波,只找著他的屍身。」

    熊貓兒道:「他……他被誰殺死的。」

    沈浪道:「我若知道就好了。」

    熊貓兒道:「這柄匕首上可有標記?」

    沈浪道:「這是左公龍自己的匕首……殺他的人,能拔出他自己的匕道,自他前胸插
入,而且看來左公龍並未抵抗,由此可見,他……」

    熊貓兒截口道:「他必定是左公龍的熟人,而且是在左公龍完全想不到的時候動手
的……但他是誰?他會是誰呢?」

    沈浪默然無語。

    熊貓兒頓足道:「左公龍一死,事情更麻煩了,丐幫弟子,都已有了先人之見,只要你
一露臉,說不定就要拚命。」

    沈浪道:「可能……」

    熊貓兒道:「你暫時還是莫要去吧,以後……」

    沈浪道:「今日我若不去,以後更無法解釋。」

    熊貓兒道:「但……但你若去了,他們若是……」

    沈浪微微一笑,道:「無論如何,先去了再說吧。」

    熊貓兒瞧了他半晌,喃喃歎道:「奇怪奇怪,你居然還能笑得出來……」

    此時此刻,除了沈浪,天下還有誰能笑得出來!

    嚴冬酷寒,稻草積雪,縱然有人給你十兩銀子,只怕你也不會坐上去的,但丐幫弟子坐
在上面,卻似舒服得很。

    天色雖尚未暗,已有十餘個丐幫一袋弟子,雙手高舉火把,走了過來,將那松枝火把,
紮在竹棚柱上。

    朱七七皺眉道:「怎地大家都坐著發呆,也不說話……」

    話猶未了,「遍地灑金錢」錢公泰已長身而起。

    他面上一片凝重之色,滿臉的麻子,被火光一映,一粒當真有如金錢一般,但看來卻不
可笑,反而更見莊嚴。

    只見他轉轉身子,四面一揖,然後沉聲道:「此次敝幫勞動各位叔伯兄弟的大駕,不遠
千里而來,敝幫上下千百弟子,俱都感激萬分,只是敝幫長老俱都不在,是以只得有由弟子
代表敝幫向各位深致謝意。」說著再次行禮。

    四面竹棚裡,群豪紛紛道:「好說好說。」

    又有人道:「丐幫三老被什麼事耽誤了?怎地還不來?」

    錢公泰慘然道:「敝幫此次奉請各位前來,除了大選幫主之外,本也為與各位謀一歡
會,但是,此刻……此刻……」

    他仰天長歎一聲,接道:「此刻弟子卻要向各位報告一件噩耗。」

    群豪聳然道:「噩耗……什麼事?」

    錢公泰嘶聲道:「敝幫三位長老,都已遇害了。」

    這句話說出,當真有如巨石投水,四面竹棚,立刻全都騷動起來,群豪人人面目變色,
紛紛道:「此訊當真?」

    錢公泰慘然道:「弟子也寧願此訊乃是誤傳,但……據弟子所知,此事確是千真萬確,
絲毫不假。」

    群豪自然歎息唏噓——自然除了朱七七之外。

    錢公泰默然道:「三位長老既已仙去,敝幫幫主之位,只有暫且虛懸,但弟子還是要請
各位大駕留在此地。」

    再次仰天一歎,接道:「敝幫雖已不能與各位歡聚痛飲,但卻要請各位目睹敝幫弟子,
手刃殺了三位長老的仇人。」

    群豪更是聳然大驚,紛紛道:「那是什麼人?」

    錢公泰厲聲道:「據弟子所知,此人就會來的,他……」

    突然間竹棚外傳來陣冷笑,道:「那人又不是呆子,難道會來送死麼?」

    錢公泰變色叱道:「什麼人?」

    叱聲之中,已有一個人自東面竹棚外走了進來!

    火光閃動間,只見此人彎著腰,駝著背,衣衫襤褸,面容狠瑣,慢慢吞吞,一搖一擺地
走了進來。

    朱七七急忙掩住了嘴,只因她差點便驚呼出聲:「金不換……金不換也來了!」

    金不換走到目瞪口呆的錢公泰身旁,笑嘻嘻道:「兄弟『見義勇為』金不換,各位想必
聽說過。」

    群豪有的認得他,有的不認得他,不認得他的聽得此人便是當今天下的七大名手之一,
又不禁騷動起來。

    「雄獅」喬五卻皺眉道:「這厭物,他來做甚?」

    花四姑輕輕笑道:「咱們等著瞧就是。」

    錢公泰認得金不換的,他雖在暗中皺眉,口中卻道:「金大俠……」

    金不換叱道:「什麼金大俠……別人稱我金大俠,你怎能稱我金大俠,丐幫中的後輩,
怎地越來越不懂事了。」

    錢公泰只有忍住氣,道:「前輩來此有何貴幹?」

    金不換怒道:「說你不懂事,你更不懂事了……丐幫中發生如此大事,我老人家怎會不
來?你問得豈非多餘。」

    錢公泰變色道:「但前輩你……你並非本幫……」

    金不換大怒道:「你說什麼?你說我老人家並非丐幫門下……嘿,我老人家入丐幫時,
你還未曾出世哩。」

    竹棚裡,花四姑悄悄問道:「他真是丐幫弟子麼?」

    喬五道:「這倒不錯,他昔日確曾入過丐幫,但等到他成名立戶後,便從未提起,除了
身上穿的還是丐幫服色外,他實已脫離丐幫了。」

    花四姑歎道:「但此刻他卻又以丐幫弟子面目出現,不知可要玩什麼花樣了。」

    喬五冷冷道:「有我在這裡,他什麼花樣也莫想玩。」

    只見錢公泰已垂手肅立,連聲道:「是……是……」

    原來已有人證實了金不換的話。

    金不換道:「不知者不罪,我老人家也不怪你。」

    高小蟲竟然嘻嘻笑道:「你老人家這次來,倒底是為什麼呀。」

    金不換道:「我老人家要告訴你們,蛇無頭不行,本幫數千弟子,怎能一日無幫主,本
幫近年日漸衰微,便是因為群龍無首,弟子們便無法無天了。」

    高小蟲道:「你老人家莫非想做幫主麼?」

    金不換怒喝道:「畜生,住口?本幫幫主之位,豈是想做便能做的麼,三位長老既已仙
去,便該別選一人……」

    高小蟲笑嘻嘻地道:「如何選法呢?」

    金不換道:「無論任何武林幫派,要選幫主時,不以聲名資歷,便以武功強弱,你難道
連這都不懂麼?」

    高小蟲笑道:「如此說來,也不必選了。」

    金不換怒喝道:「你說什麼?」

    高小蟲道:「若論聲望資歷,是你老人家最高,若論武功,咱們後輩又怎是你老人家的
敵手……這還要選什麼?」

    朱七七暗笑道:「這高小蟲看來雖傻,其實倒真一點也不傻,金不換臉皮再厚,聽見這
幾句話,只怕也要臉紅了吧。」

    哪知金不換臉非但不紅,反而笑道:「好孩子,你說的倒也有理,若是別人也無異議,
我老人家也就卻之不恭。」獨眼四下一瞪,大聲道:「誰有異議?」

    丐幫弟子望著錢公泰,錢公泰怔在那裡,高小蟲嘻嘻直笑,四面竹棚中的武林群豪,又
騷動起來。

    金不換哈哈大笑道:「那我老人家……」

    突聽一人大喝道:「誰當丐幫幫主都可以,就是你金不換當不得。」

    金不換怒道:「這話是誰說的。」

    那語聲道:「我,喬五!」

    三個字說完,「雄獅」喬五那魁偉的身子,已凌空飛掠出來,但聽「呼」的一聲,火焰
閃動。

    「雄獅」喬五已到金不換面前。

    金不換臉色早已變了,跺足道:「你……原來你也來了。」

    喬五冷笑道:「算你運氣欠佳,又遇著我。」

    金不換道:「我和你究竟有什麼過不去,你……你……你處處卻要和我作對。」

    喬五厲聲道:「天下的為非作歹之徒,都是我喬五的對頭,連你這樣的見利忘義之輩,
若是都能做丐幫幫主,武林中焉有寧日。」

    金不換道:「我們丐幫的事,要你管什麼?」

    喬五大喝道:「我偏要管,你又如何。」

    金不換牙齒咬得吱吱作響,卻說不出話來。

    這時錢公泰已將高小蟲拉到一邊,悄聲埋怨道:「你方才怎能那麼說話?」

    高小蟲笑道:「我早就知道別人不會讓他登上幫主寶座的,咱們既不知該如何駁倒他,
何必不讓別人出頭。」

    錢公泰歎道:「說來倒是你有理了。」

    高小蟲嘻嘻一笑,只聽喬五已厲聲道:「金不換,喬某也並非欺負你,只要丐幫弟子都
對你心悅誠服,喬某絕不多事,但你若想以強凌弱,威脅眾意,喬某卻容不得你。」

    金不換連忙道:「本幫弟子自然都對我……」

    高小蟲突然截口笑道:「若說老人家武功較強,聲名較響,咱們都沒話說,若說咱是真
心要求你老人家為幫主,那就錯了。」

    金不換怒道:「你……你……這小子竟敢吃裡扒外。」

    喬五喝道:「金不換,你廢話少說,此刻你若不趕緊遠離此地,便快快捲起袖子,來與
喬某決一死戰。」

    金不換果然一捲袖子,大聲道:「姓喬的,你只當我老人家怕了你麼?」

    竹棚中花四姑咯咯笑道:「你本來就是怕他的。」

    金不換瞧瞧四下群豪,又瞧瞧喬五,滿頭大汗涔涔而落,嘶聲道:「我……我……」

    突然間,東面的竹棚之上,傳下了一陣陰惻惻的冷笑聲,一個也說不上像什麼聲音的語
聲,慢吞吞道:「金不換,你怕什麼,丐幫的事,別人本就不能管的。」

    這語聲非但緩慢,而且像是有氣無力,聽來就彷彿此人已快死了,就剩下最後一口氣似
的。

    但這陰陽怪氣的語聲自兩丈多高的竹棚上傳下來;下面幾百個人,卻又都覺得他就好像
在自己耳旁說話一樣。

    那笑聲更像是有個人在自己耳旁吹著冷氣,叫人不得不聽得寒毛直豎,激靈靈地直打冷
戰。

    每個人都不由自主抬起了頭,向上瞧。

    只見那黑黝黝的竹棚頂上,不知何時,已多了個人,盤膝坐在那裡,眼睛尖的已看出這
人是個老頭子。

    朱七七變色道:「原來是他……這不就是那日在悅賓樓上,一個人喝酒,卻用七、八隻
酒杯的小老人麼。」

    勝泫本已站開一邊,此刻也忍不住湊過來,悄聲道:「此人姓韓名伶,聽說是……」

    只聽喬五已喝道:「原來是你,誰要你來多管閒事?」

    韓伶陰惻惻地笑道:「你若不多管閒事,我老人家也絕不多管閒事。」

    金不換撫掌大喜道:「正是正是……」

    喬五厲聲道:「原來你竟和金不換……」「韓伶冷冷道:「我老人家並不認得他,只是
主持公道而已,」金不換笑道:「正是正是,他老人家根本就不認得我金不換,只是瞧不慣
你無事生非,是以出來伸張正義。」

    喬五大怒喝道:「你若要管閒事,喬某在此等著你。」

    他本可揭破韓伶的身份,也可揭穿韓伶的陰謀。

    金不換做了丐幫幫主,江湖上自然多少要亂一亂,這自然於快活王有利,何況像金不換
這樣的人,快活王著想收買他,也是容易得很。

    但喬五卻是烈火般的脾氣,此刻脾氣發作,哪裡還管這麼多,說是在下面等著,其實人
已直掠了上去。

    韓伶大笑道:「好,居然有人願意送死。」

    花四姑也大呼道:「五哥,他的腿中劍狠毒得很,你小心了。」

    金不換拍掌大笑,群豪哄然而動……

    紛亂之中喬五已掠上竹棚,向韓伶撲了過去他「雄獅」之名,得來委實並非興致,此刻
身形展動處,當真有如獅撲一般,威猛凌厲,銳不可擋。

    韓伶還是盤膝坐在那裡。

    喬五的鐵拳,如泰山壓頂,直擊而下。

    就在這時,只聽韓伶森森一笑,身子突然彈了起來。長衫飄動處,青光一閃,直取喬五
咽喉。

    喬五錯步擰身,「霸王卸甲。」

    哪知韓伶腿中劍「鴛鴦雙飛」,一劍之後,還有一劍,喬五身子方自擰到左邊,第二劍
又已到了他咽喉。

    這第二劍雖然後發,其實先至——韓伶竟早已算好了喬五的退路,這一劍早已在那裡等
著!

    這是何等辛辣,何等狠毒的劍法。

    群豪不禁俱都聳然失色。

    花四姑更不禁脫口驚呼道:「五哥……」

    喬五方自擰身,舊力已竭,新力未生。

    他勢力已不能再次擰身避開這劍。

    即使他勉強擰身閃動,身子的力量,必定失去平衡,勢必要跌倒,那快如閃電般的劍
光,怎容他跌倒。

    他若俯身,雖可避開這刺向咽喉的一劍——但腿中劍自上而下,就必定會由他背脊上直
穿而入。

    而韓伶身在空中,他勢必也無法以攻為守。

    此刻他根本連韓伶的衣角都碰不到。

    這是令人避無可避,閃無可閃的劍法。

    這是必取人命的劍法

    喬五既不能躲,亦不能攻,豈非只有必死之一途。

    花四姑聲音撕裂了。

    但喬五——好喬五。

    他雙腿突然一蹬,竹棚立時裂開了個大洞。

    他身子便自洞中落了下去——劍,自然落空。

    這雖是不成文的招式,但卻是死裡逃生的絕招。

    這一招正是任何武林大師都無法傳授的,這只是「雄獅」喬五一生經驗與智慧的精粹。

    花四姑的驚呼變成了歡呼。

    韓伶自也未想自己這一招殺手竟然落空,一怔之下,濁氣上升,他身子也不由得自洞中
落了下去。

    竹棚中群豪四下奔走。

    喬五身形落地,猛然一個翻身,倒退兩丈。

    韓伶卻飄飄然落在一一張桌子上,又復盤膝而坐。

    兩人面面相對,目光相對。

    韓伶森森笑道:「不想丐幫弟子粗製濫造的竹棚,倒救了你一命。」他說的不錯,這竹
棚造的若是堅固,喬五此刻已無命了。

    喬五沉聲道:「不錯,若是比武較技,喬五已該認輸了,但此刻……」雙手一伸一縮,
雙手中已自處多了件精光閃閃的兵刃。

    只見這兵刃長僅九尺,在火把照耀下,瑩瑩發光,看來有如數只無柄的銅叉般,只是叉
身卻又彎曲如爪。

    這正是「雄獅」喬五仗以成名的「青獅爪」。

    「雄獅」喬五竟然動了兵刃,群豪心裡,都不禁泛起了一陣興奮的勢潮,只因眼前已必
然有一場更驚人的惡戰。

    就在這時,喬五已虎吼著撲去。

    青光也已早電掣而來!

    群豪眼中,只見光芒交錯,宛如閃電,耳中只聽得一連串驚心動魄的「叮噹」聲響,兩
人已各各攻出五招。

    竟沒有人瞧出他們這五招是如何出手的。

    韓伶身形凌空,宛如游龍般夭矯盤弄,五招擊出後,他身形竟仍未下墜,第六招,第七
招又自攻出。

    原來他「腿中劍」與「青獅爪」一擊之後,他便已喘過一口氣來,借力使力,竟然劍劍
凌空。

    群豪雖然俱都久走江湖,但幾曾見過這詭異已到了極處的劍法,人人身不由主,俱都圍
了過來。

    韓伶冷笑道:「可厭……」

    「腿中劍」在「青獅爪」上一點,身形突然有如輕煙般直升而上,竟又從那洞中竄了出
去。

    喬五但覺眼前一花,已沒了韓伶的影子。

    但聞韓伶在竹棚上冷冷道:「你敢上來麼?」

    花四姑著急道:「上去不得,他必定在洞旁等著你……」

    語猶未了,喬五雙臂一振,已直拔而上。

    但他卻非自那洞中竄出去的,竟以那鋒利的「青獅爪」,將棚頂又撕下一處,藉著這一
扯之力,凌空一個翻身,直竄而出。

    群豪自然又齊地奔出竹棚外,仰首瞧上去。

    竹棚上青光已化為匹練,盤旋在喬五頭頂;這一戰自棚上打到地上,再由地上打到棚
頂,打的人是生死呼吸,間不容髮,瞧的人也是驚心動魄,不覺汗流泱背。

    喬五「青獅爪一百零七抓」,抓,撕,鉤,纏,扯,絞,封……

    因為武林罕睹的外門功夫,令人難以抵擋。

    怎奈韓伶這「腿中劍」,更是武林中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功夫,無一招不辛辣,無一
招不詭異。

    最厲害的是,他一劍跟著一劍,變招之快,簡直不可思議,叫對方根本無法緩過氣來。

    數十招激戰過後,喬五已是強弩之未。

    這時,遠處黑暗中,伏靜著三條人影。

    第一人輕歎道:「好詭異的劍法。」

    第二人道:「我想來想去,也不知該如何破解。」

    第三人微微笑道:「世上焉有不能破解的武功。」

    第一人道:「但……這劍法又該如何破解。」

    第三人道:「以退為進,以虛為實。」

    第一人默然半晌,道:「呀,不錯,若以此方法,這韓伶劍劍落空,便根本尋不著惜力
換力之處,身子便必定要落下了。」

    第二人道:「他身子一落下,縱能再次躍起,但已慢了一步,他劍法本以迅急為主,叫
人緩不過氣來,只要慢一步,那威力便發揮不出了。」

    第一人歎道:「只可惜喬五想不出這破法……」

    第三人笑道:「但這卻不是唯一的破法。」

    第二人道:「還有什麼破法。」

    第三人道:「他還有最大的剋星。」

    第二人道:「誰是他的剋星?莫非就是沈兄?」

    第三人笑道:「不是我,是你。第二人默然半晌,突也笑道:「不錯,我的兵刃,的確
是他的剋星。」

    第三人道:「所以等一下,你要……如此如此,這般這般。」

    第二人道:「知道了。」

    第一人撫掌笑道:「果然妙計……但沈兄又怎能斷定,左公龍是被金不換殺的。」

    第三人道:「左公龍若不是他殺的,他怎又能斷定左公龍死了,他若不能斷定左公龍死
了,又怎會來奪幫主之位?」

    這時喬五已是汗透長衣,但他正是寧折毋彎的脾氣,此刻雖已是強弩之未,但卻仍不肯
示弱,招式仍是威猛凌厲之極。

    他手中一雙「青獅抓」,仍在節節進攻。

    韓伶卻連連後退——已由東棚退至南棚。

    就連花四姑都未瞧出喬五的敗相,群豪自然更是連連為喬五喝采助威,有人更不禁撫掌
道:「好漢子,好雄獅,你瞧他自始至終,簡直沒有退過一步……」卻不知道「節節進
攻」,正是喬五致命的錯誤。

    劍爪相擊,不時閃出星星火光,眩人眼目,那一連串叮噹不絕的喝聲,更是懾人魂魄。

    突聽韓伶格格笑道:「三招之內,拿命來吧。」

    笑聲中雙劍連環使出。

    喬五「青獅爪」急迎而上。

    「叮」的一聲,劍爪再次相擊,火花四濺。

    就在這時,韓伶右掌在腰間一搭,一揚,手中突然多了柄精銅軟劍,迎風一抖,急刺而
下。

    喬五做夢也未想到他腰裡還纏著第三柄劍。

    這第三柄劍當真是致命的一劍。

    喬五雙手迎著他兩柄腿中劍,這第三柄劍刺下,喬五哪裡還能閃避,哪裡還有手招架。

    群豪駭然再次驚呼……

    就在這間不容髮的剎那間,突聽遠處一人叱道:「打。」

    「嗤」的,風聲破空,直打韓伶後背。

    群豪一生中當真從未聽過如此強勁的暗器破風聲,更未想到世上競有如此厲害的暗器手
法,如此強的手力。

    韓伶更是大驚失色,哪裡還顧得傷人,但聞風聲一響,暗器已到了他後背,他全力反手
揮劍……

    又是「叮」的一響,又是一串火花。

    韓伶手腕,竟被這小小一粒暗器震得發麻。

    他驚怒之下,大喝道:「暗器傷人的鼠輩,出來。」

    黑暗中傳來一陣嘹亮的笑聲,一人道:「來了。」

    笑聲起處,人影出現,「來了」兩字說完,這人已到了棚頂上,身法的迅急,實在駭人
聽聞。

    韓伶自又已盤膝而坐,黑暗中望去,雖瞧不清此人面目,卻瞧見了他敝開的衣襟,蓬亂
的頭髮,大大的眼睛,有如天上明星一般。

    朱七七失聲道:「貓兒來了。」

    勝泫喃喃道:「不想他竟有這麼俊的身法……」

    只聽熊貓兒笑道:「喬五暫且歇歇,待我這小酒鬼,來對付這老酒鬼。」

    喬五默然半晌,仰天長歎一聲,頓足道:「好!」

    翻身掠下,花四姑已在等著他。

    黑暗中,韓伶的眼睛,像是已要爆出火花。

    熊貓兒笑道:「又是個多管閒事的來了,你還在坐著於什麼,動手吧。」

    韓伶狠瞪著他,不說話,也不動手。

    熊貓兒笑道:「你若是要等著我先動手,你可就慘了……你那日在酒中,就應該知道我
是從來不肯先出手的。」

    韓伶目中的火已熄,卻變得寒冷如冰。

    地上的高小蟲突然嘻嘻笑道:「此人要勝了。」

    錢公泰道:「你怎能斷定?」

    高小蟲道:「我瞧他不肯先出手,就知他要勝了。」

    錢公泰道:「那也……」

    「未必」兩字還沒說出口,韓憐身子已如箭一般射出,青光一閃,又是直刺熊貓兒的咽
喉。

    熊貓兒哈哈一一笑,退後三步。

    韓伶身子凌空一轉,右足劍追擊而出。

    熊貓兒行雲流水的又後退三步,手已搭上腰間的酒葫蘆。

    韓伶兩擊不中,身子一縮,斜斜向後翻下,但劍尖輕輕一點,身子又復彈起,青光又劃
出。

    此番他用的顯然又是「鴛鴦雙飛」之式,第一劍刺出時,第二劍的光芒已在衫角下閃
動。

    熊貓兒大喝道:「來得好。」

    這一次他不退反進,不避反進,腰間的酒葫蘆,已到了他手中,他右臂一振,酒葫蘆迎
著劍光揮出。

    「叮,叮」兩聲,「鴛鴦雙飛劍」快如閃電,兩柄劍都擊在這葫蘆上。

    韓伶待借力變招,哪知這兩柄劍竟被酒葫蘆粘住了——這正如兩條腿俱已被人抓在手
中。

    別人兵刃若被粘住,還可撒手,但他這兵刃卻是丟不開,放不下的。

    韓伶這一驚可真是非同小可,大驚情急之下,右手劍「斜劈華山」,哪知「叮」的,第
三柄劍也被粘住。

    熊貓兒大笑道:「下去吧。」

    酒葫蘆向下一扯,韓伶整個人眼見就要被人扯了下來,要知身形凌空,自然無力與熊貓
兒相抗。

    四下群豪,忍不住歡呼起來。

    哪知就在這時,韓伶左掌中突然也有寒光一閃,他手中已多了柄銀光閃閃的七寸匕首。

    匕首斜揮而下,但卻非刺向熊貓兒,竟駭然砍向他自己的雙腿——那兩柄青光耀眼的長
劍。

    只聽又是「叮,叮」兩聲,銀光過處,竟將兩柄劍一揮為二…

    這匕首竟是削鐵如泥的神物。

    劍一斷,韓伶頓時自由,凌空一個翻身,遠退三丈,再一閃,人影已沒入黑暗中,瞧不
見了。

    四下群豪俱都怔住,熊貓兒也怔住了。

    他怔了半晌,苦笑搖頭道:「不想這廝居然還有第四柄劍,這第四柄劍,卻是救命的
劍。」

    金不換知道大勢已去,已想溜了。

    但是他一抬腳,熊貓兒已笑嘻嘻站在他面前。

    金不換咯咯強笑道:「熊兄好功夫!」

    熊貓兒也笑道:「好說好說。」

    金不換道:「在下與熊兄,可從來沒有什麼過不去之處。」

    熊貓兒突然仰天大笑道:「金不換,你花言巧語拍我馬屁又有什麼用?我今日若放過
你,沈浪可要替你背黑鍋了。」

    笑聲突頓,厲喝道:「丐幫的朋友聽著,左公龍左長老,就是被他害的。」

    群豪聳然動容,丐幫弟子更是喧然大嘩。

    金不換變色呼道:「你……你……我與你無冤無仇,你為何要含血噴人。」

    熊貓兒道:「我說的話,自然有證據。」

    金不換神情突又鎮定,冷笑道:「證據……拿來瞧瞧。」

    熊貓兒喝道:「你只道你這事做的神不知,鬼不覺,世上絕不會有人瞧見,更不會有人
拿得出證據來,是麼?」

    金不換道:「哼哼,哈哈……」

    熊貓兒狂笑道:「金不換,你可知道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你自以為你做的神不知鬼不
覺,但卻偏偏有人……」

    金不換冷笑截口道:「若要買個人證,那也容易得很。」

    熊錨兒道:「別人雖不能證明,這人卻可以的。」

    金不換道:「這是什麼人,我倒要瞧瞧。」

    熊貓兒道:「這人就是左公龍自己。」

    金不換面色又變了,道:「你……你說什麼?」

    熊貓兒厲聲道:「你那一刀,並沒有殺死他。」

    突然向上一指,大喝道:「你且瞧瞧那是誰?」

    群豪不由自主,全都隨著他手指望去。

    只見南面竹棚上,緩緩站起一條人影,黑暗中雖瞧不清他面目,但依稀仍可認出他正是
左公龍。

    群豪大嘩,丐幫弟子失聲呼道:「左長老……」

    金不換宛如被巨雷轟頂,驚得怔了半晌,嘶聲呼道:「假的,假的,這是假的,我那一
刀明明插入他心……」

    突然發現自己說漏了嘴,發了瘋似的就想逃。

    但這時他哪裡還逃得了。

    丐幫弟子已怒吼著向他撲上來。

    金不換大喝一聲竄上竹棚頂。

    哪知左公龍的身子突然倒下,後面卻輕煙般掠出一個人來,擋住了金不換的去路。

    這人正是沈浪。

上一頁  下一頁      
  Http://Xkj.Yeah.Net 首家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