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章 愛恨成一線            

    酒樓上的騷動,久久都不能平息。

    熊貓兒跌足道:「沈兄,你為何不還手?你為何不追?」

    沈浪默然半晌,輕輕歎道:「瞧在金無望的面上,放他這一次。」

    熊貓兒亦自默然半晌,漢道:「不錯,該放的。」

    喬五道:「怕是縱虎容易擒虎難。」

    沈浪笑道:「有『雄獅』在此,虎有何懼。」

    喬五大笑道:「你們一個雄獅,一個神龍,卻連我這隻貓如何是好?」

    大笑聲中,三個豪氣干雲的男子漢,竟似乎在瞬息之間,便已將方纔的兇殺不快之事,
拋在九霄雲外。

    突見一個錦衣華服的美少年,大步走了過來,走到沈浪面前,停下腳步,上上下下,瞧
個不停。

    沈浪忍不住道:「這位兄台……」

    那美少年隨口道:「在下勝泫。」

    熊貓兒道:「他臉上又沒有長花,你瞧個什麼。」

    勝泫宛如未聞,又瞧了兩眼,自己點頭道:「不錯,你才是真的沈浪。」

    沈浪笑道:「真的沈浪……難道還有假的沈浪不成?」

    勝泫歎道:「倒是有一個。」

    熊貓大聲道:「假的沈浪……你瞧見過?」

    勝泫道:「方纔還在這裡。」熊貓動容道:「此刻哪裡去了?」

    勝泫道:「此刻他……」

    眼前突然泛起個嬌弱動人的影子,語聲立刻停頓。

    熊貓兒道:「說呀,怎麼不說了?」

    勝泫微微一笑道:「說不定那只是個與沈相公同名同姓的人。」

    熊貓兒道:「你且說出,咱們好歹去瞧瞧。」

    勝泫道:「這……」

    熊貓兒一把抓住他的手臂;厲聲道:「你說不說?」

    勝泫冷笑一聲,道:「我本非必要說的,不說又怎樣。」

    熊貓兒瞪了他一眼,突然大笑道:「好,不想你也是條漢子,我熊貓兒平生最喜歡的就
是你這樣有骨頭的漢子,來……不管別的事,咱們先去喝一杯。」競真的拉著勝泫去喝酒
了。

    喬五搖頭失笑道:「這貓兒倒真有意思。」

    沈浪笑道:「武林中人若不識得這貓兒,當真可說是遺憾得很。」

    只見勝泫已被糊里糊塗地灌了三杯酒回來,他本已喝得不少,再加上這三杯急酒喝下
去,步履已不免有些踉蹌。

    沈浪伸手扶住了他,含笑道:「下次莫和貓兒拼快酒,慢慢地喝,他未必喝得過你。」

    熊貓兒大笑道:「勝兄又非大姑娘,小媳婦,怎肯一口口的泡磨菇,醉了就醉了,躺下
就躺下,這才是男兒本色。」

    勝泫拊掌笑道:「正是正是,醉了就醉了,躺下就躺下,有什麼了不起……但小弟卻還
未醉,沈相公,你說我醉了麼?」

    沈浪笑道:「是是是,沒有醉。」

    勝泫道:「好,好,沈兄果然不是糊塗人,沈兄,告訴你,你只管放心,你若要見另一
個沈浪,只需等到明日。」

    沈浪道:「明日?」

    勝泫道:「不錯,明日…明日丐幫大會,他必定也會來的。」

    沈浪目光凝注,緩緩頷首道:「好,明日,丐幫大會……在此會中,我想還會遇見許多
人,許多我十分想見到的人。」

    勝泫道:「對了,此次丐幫大會,必定熱鬧得很。」突然反身一拍熊貓兒肩頭,道:
「貓兒,你醉了麼?」

    熊貓兒大笑道:「我?醉了?」

    勝泫道:「你若未醉,咱們再去喝三杯。」

    熊貓兒笑道:「正中下懷,走。勝泫道:「但……但咱們卻得換個地方去喝,這……這
房子蓋得不牢,怎地……怎地已經在打轉了……嗯,轉得很厲害。」

    突見一個店伙大步奔了過來,眼睛再也不敢去瞧那熊貓兒,遠遠停下腳步,垂著頭道:
「哪一位是沈浪沈相公?」

    沈浪道:「在下便是。」

    那店伙躬身道:「敝店東主,在後面準備了幾杯水酒,請沈相公進內一敘。」

    沈浪方自沉吟,熊貓兒笑道:「嘿,又有人請你了,你生意倒真不錯。」

    勝泫道:「怎……怎地就沒有人請我?」

    沈浪沉吟半晌,緩緩笑道:「煩你上復店東,就說沈浪已酒醉飯飽,不敢打擾了。」

    那店伙賠笑道:「敝店東吩咐小的,請沈相公務必賞光,只因……」

    只因敝店東還有事與沈相公商量,那件事是和一位朱姑娘有關的。「沈浪動容道:
「哦……既是如此,相煩帶路。」

    那店伙展開笑臉,躬身道:「請。」

    兩人先後走了,喬五道:「朱姑娘,可就是那位豪富千金?」

    熊貓兒道:「就是她……莫非她也來了……莫非她又惹出了什麼事……但她卻又和這酒
樓店東有何關係?」

    朱七七寒著臉,直著眼睛,自酒樓一路走回客棧,走回房,等那兩個婆子一出門,她就
「砰」地關上了門。

    王憐花就坐在那裡,直著眼,瞧著她。

    只見朱七七在屋子裡兜了七、八個圈子,端起茶杯喝了半口茶,「砰」地將茶杯摔得粉
碎。

    王憐花仍然瞧著她,眼睛裡帶著笑。

    朱七七突然走過來,一掌拍開了他的穴道,又走回去,有張凳子擋住了她的去路,她一
腳將凳子踢得飛到床上。

    這一腳踢得她自己的腳疼得很,她忍不住彎下腰,去揉揉腳,王憐花忍不住「噗哧」笑
出聲來。

    朱七七瞪起眼睛,大喝道:「你笑什麼?」

    王憐花道:「我……哈……」

    朱七七道:「笑!你再笑,我就真的將你嫁給那姓勝的小伙子。」

    沒說完,她自己也忍不住笑出聲來。

    但這笑,卻是短促的很,短促得就像人被針戳了一下時發出的輕叫——想起沈浪,她再
笑不出。

    王憐花喃喃道:「何苦……何苦……自己踢椅子,踢疼自己的腳,自己去找個人,來傷
自己的心……這豈非自作自受。」

    朱七七霍然回首,怒道:「你說什麼?」

    王憐花笑嘻嘻道:「我只是在問自己,天下的男人是不是都死光了,只剩沈浪一個,據
我所知,有許多人卻比沈浪強的多。」

    朱七七衝到他面前,揚起手。

    但這一掌,她卻實在摑不下去。

    她也在暗問自己:「天下的男人,難道真的都死光了麼?為什麼……為什麼我還是對沈
浪這麼丟不開,放不下?」

    她跺了跺腳,大聲道:「我要報復……我要報復。」

    王憐花緩緩道:「憑你一人,若想對沈浪報復,只怕……」

    朱七七道:「只怕怎樣?你說我不行?」

    王松花笑道:「自然可以的,但……卻要加上我,有了我替你出主意,有了我幫忙,你
還怕沈浪不遭殃麼。」

    朱七七目光凝注著他,良久良久,突然轉回頭,轉過身子,她身子不住顫抖,顯見她心
中正在掙扎著。

    王憐花微微笑道:「像他那樣的人,當真是惹不得的,你又何苦…」

    朱七七霍然再次回身,怒道:「誰說他惹不得,我就偏要惹他。」

    王憐花笑道:「那麼,你心裡可有什麼主意?」

    朱七七道:「我……我……」

    目光一閃,突然大聲道:「我要叫所有的人都恨他,和他作對。」

    王憐花點首笑道:「這主意不錯,但你如何才能叫別人都和他作對……你方才想必已瞧
見,他如今已是極受歡迎的人物。」

    朱七七道:「哼,我自有主意。」

    她又在屋子裡兜了七、八個圈子,突又駐足回身,目光又緊緊凝注著王憐花,一字字地
緩緩道:「那丐幫大會究竟是怎麼回事,你想必清楚的很。」

    王憐花笑道:「沒有比我再清楚了。」

    朱七七道:「說。」

    王憐花道:「左公龍想當幫主,已想得快瘋了,我答應助他一臂之力,是以他將丐幫弟
子,全都召集到此處。」

    朱七七道:「但如今左公龍已逃得無影無蹤,你……嘿,你自己也是自顧不暇。」

    王憐花笑道:「這些事的變化,丐幫弟子又怎會知道,他們接到了『丐幫三老』的手
令,自然就從四面八方趕來。」

    朱七七問道:「那些趕來赴丐幫大會和觀禮的武林豪士,卻又是誰約來的?」

    王憐花道:「自然也是左公龍,能坐上丐幫幫主的寶座,乃是他一生中最得意的事,他
自然恨不得天下武林英雄都來瞧瞧。」

    朱七七猛地一拍巴掌,道:「這就是了。」

    王憐花道:「瞧你如此得意,莫非你已有了妙計?」

    朱七七目中果然充滿了得意之色,笑道:「王憐花,告訴你,我可也不是什麼好人,我
不想環主意害人也就罷了,我若要想環主意害人,可也不比你差。」

    王憐花笑道:「究竟是何妙計?在下願聞其詳。」

    朱七七目光閃爍,道:「丐幫弟子們接到左公龍手令後,便立刻全都趕來,顯見左公龍
在丐幫弟子心目中,仍是個領導人物。」

    王憐花道:「正是如此。」

    朱七七道:「那些武林豪士,甚至包括七大高手在內,接到左公龍的請柬,也俱都不遠
千里而來,顯見左公龍在武林中的聲望不弱。」

    王憐花笑道:「左公龍在江湖中,素來有『好人』之譽,若以聲望而論,昔年丐幫的熊
故幫主,也未必能比他強勝多少。」

    朱七七道:「由此可見,直到今日為止,江湖中還沒有人知道左公龍的真面目,大家仍
然都對他愛戴得很。」

    王憐花道:「只要你我不說,就絕無人知道。」

    朱七七沉下臉,瞇著眼睛,緩緩道:「所以,這時若有人對大家揚言,說左公龍已被沈
浪害了,那麼要為左公龍復仇的人,必定不少。」

    她雖然努力想做出陰險獰惡的模樣,卻偏偏裝得也不像,王憐花瞧得暗暗好笑,口中卻
大聲讚道:「妙,果然是妙計。」

    朱七七道:「咱們不但要說左公龍是被沈浪害死的,還要說單弓,歐陽輪也是死在沈浪
手中,那麼要找沈浪復仇的人,就更多了。」

    王憐花笑道:「妙!越來越妙了……」

    突然一皺眉頭,道:「但這裡只有一點不妙。」

    朱七七道:「什麼不妙?」

    王憐花道:「只可惜左公龍並未死,他若來了……」

    朱七七笑道:「說你是聰明人你怎地這麼笨,左公龍來了豈非更好,他難道不是對沈浪
恨之入骨,他若來了咱們便可授意於他,叫他說自己乃是自沈浪手下死裡逃生,但單弓和歐
陽輪卻真的死了。」

    她拍掌笑道:「左公龍親口說出的話,相信的人必定更多,是麼?」

    王憐花笑道:「是極是極,妙極妙極。」

    突又皺眉頭,接道:「但你我此刻……你我說的話,別人能相信麼?」

    朱七七道:「所以,這其中還要個穿針引線的人,這些話,你我不必親自去說,而要自
他口中傳將出去。」

    王憐花道:「嗯,好。」

    朱七七道:「為了要使別人相信此人的話,所以他必須是個頗有威望的人物,說出來的
話,也必需有些份量。」

    王憐花歎道:「這樣的人,只怕難找的很。」

    朱七七笑道:「這裡現成就有一個,你怎地忘了。」

    王憐花道:「誰……哦,莫非是那小子?」

    朱七七道:「就是那小子,勝泫。」

    王憐花道:「但……他……」

    朱七七道:「他自己雖只是毛頭小伙子,在武林中全無威望,便勝家堡在武林中卻可稱
得上是世家望族,這種世家子弟說出的話,別人最不會懷疑了。」

    王憐花道:「不錯,問題只是……這樣說,他肯說麼。」

    朱七七笑道:「這自然又要用計了。」

    王憐花道:「在他身上,用的又是何計。」

    朱七七道:「反間計……」

    瞧了王憐花一眼,嘻嘻笑道:「自然,還有美人計。」

    王憐花怔了一怔,大驚道:「美人計,你……你……你莫非要用我……」

    朱七七咯咯笑道:「對了,就是要用你這大美人兒……竟然有人對你著迷,你真該開
心,真該得意才是。」

    她話未說完,已笑得彎下了腰。

    王憐花又氣,又急,道:「但……但這……」

    朱七七彎著腰笑道:「這才是天大的好事,我為你找著了這樣個如意郎君,你也真該好
好地謝謝我才是。」

    王憐花苦著臉,慘兮兮地道:「但……但他若真要和我……和我…」

    朱七七笑得幾乎喘不過氣來,道:「這就是你的事了,我……我怎麼管,我可管不
著……」

    突然推開房門,高聲喚道:「店家……夥計。」

    王憐花瞧著她,暗暗搖頭,暗暗忖道:「這到底算是個怎麼樣的女孩子,說她笨,她有
時倒也聰明的很,說她聰明,她有時卻偏偏其笨無比,片刻前她還是滿腹怨氣,片刻後她又
會開心起來,玩笑時她會突然板起了臉,做正事時,她卻又會突然莫名其妙地開起玩笑
來……唉,這樣的女孩子,可真是教人哭笑不得,頭大如斗,但有時為何又偏偏使人覺得她
可愛的很。」

    有錢的大爺呼喚。

    那店伙自然來得其快無比。

    朱七七道:「我有件事要你做,你可做的到?」

    店伙陪笑道:「公子只管吩咐。」

    朱七七道:「我有個朋友,姓勝……勝利的勝,名字叫泫,也來到這裡了,卻不知住在
哪家客棧中,你可能為我尋來?」

    店伙道:「這個容易,小的這就去找。」

    朱七七道:「找著了,重重有賞,知道麼。」

    店伙腰已彎得幾乎到地了,連聲道:「是是是。」

    說著便一溜煙的去了。

    朱七七笑道:「有錢能使鬼推磨,這話,可真不錯,王憐花,你……」

    突然間,只聽一人大嚷道:「喂,小子,慢走,我問你,你這裡可有位年輕的公子,帶
著個標標緻致的小姑娘住在這裡?」

    這人嗓子比鑼還響,聲音遠遠就傳了過來。

    朱七七變色道:「不好,這是那貓兒的聲音,他怎地也來了。」

    又聽另一人道:「那……那相公姓沈……沈。」

    朱七七道:「呀,這就是勝泫,但怎會和貓兒在一起?又怎會來找我?莫非……」只聽
那店伙的聲音道:「公子貴姓?」

    又聽得勝泫道:「勝……大勝回朝的勝。」

    那店伙笑道:「原來就是勝公子,好極了,好極了,沈公子正要找你去……」

    笑聲,隨著腳步聲一齊過來了。

    朱七七失色道:「不好,全來了,這怎麼辦……」

    王憐花笑道:「無妨,聽聲音,這兩個小子已全都醉了,絕對認不出你……何況,以我
之易容,那貓兒就算未醉,也是認不出你的。」

    朱七七道:「但是……你趕快睡上床。」

    她衝過去,抱起王憐花,「砰」地拋在床上,拉起床上棉被,沒頭沒臉地將他全身都蓋
住了。

    這時,勝泫已在門外大聲道:「沈兄,沈公子,小弟勝泫,特來拜訪。」

    熊貓兒和勝泫果然全都醉了。

    沈浪被人請去後,熊貓兒又拉著勝泫喝了三杯,喬五說他欺負人,便又拉著他喝了九
杯。

    這九杯下去,熊貓兒也差不多了,於是拿著酒壺,四處敬酒--已有六分酒意時,喝酒當
真比喝水還容易。

    此刻,朱七七一開門,便嗅到一股撲鼻的酒氣。

    她皺了皺眉,熊貓兒已拖著勝泫撞了進來。

    朱七七瞧他果然己醉得神智迷糊,心頭暗暗歡喜,口中卻道:「這位兄台貴姓大名?有
何見教?」

    勝泫舌頭也大了,嘻嘻笑道:「他……就是鼎鼎大名的熊貓兒。」

    熊貓兒笑道:「不錯,熊貓兒……咪嗚……咪嗚,貓兒,一隻大貓兒……哈哈,哈
哈。」

    朱七七忍住笑道:「哦,原來是貓兄,久仰,久仰。」

    熊貓兒道:「我這隻貓兒,此番前來乃是要為勝兄作媒的……」

    伸手「啪」地一拍勝泫肩頭,大笑接道:「既然來了,還害什麼臊,說呀。」

    勝泫垂下頭,嘻嘻笑道:「我……這……咳咳……」

    熊貓兒大笑道:「好,他不說,我來替他說……這小子自從見了令侄女後,便神魂顛
倒,定要央我前來為他說媒……哈哈,說媒,妙極妙極。」

    勝泫紅著臉笑道:「不是……不是我,是他自告奮勇,定要拉著我來的。」

    熊貓兒故意作色道:「好好,原來是我定要拉你來的,原來你自己並不願意,既是如
此,我又何苦多事……」抱了抱拳,道:「再見。」

    竟然真的要走了。

    但他身子還未轉,已被勝泫一把拉住。

    熊貓兒道:「咦?奇怪,怎地你也拉起我來了。」

    勝泫嘻嘻笑道:「熊兄,小弟……小弟……」

    熊貓兒道:「到底是熊兄在拉小弟?還是小弟在拉熊兄?」

    勝泫道:「是……是小弟……」

    熊貓兒哈哈大笑道:「你這小弟,總算說出老實話,既是如此,我這熊兄也就饒你這一
遭。」向朱七七抱了抱拳,又道:「卻不知我這媒人可當得成麼?」

    朱七七一隻手摸著下巴,故意遲疑道:「這……」

    她不過才遲疑了一眨眼的工夫,勝泫卻已著急起來,連聲道:「小子雖不聰明,卻也不
笨,身家倒也清白,人品也頗不差,而且規規矩矩,從無什麼不良嗜好……」

    熊貓兒大笑道:「但……但這全是真的?」

    熊貓兒道:「你自吹自擂,真的也便作假的了。」

    勝泫急得漲紅了臉,道:「我要你來幫忙的,你怎地拆起台來,你……你……你……」

    朱七七瞧的早已幾乎笑斷肚腸了。

    她暗笑忖道:「這樣的媒人固然少見,這樣來求親的準女婿可更是天下少有,我若真有
個侄女嫁給這樣求親的才怪。」

    熊貓兒已大聲道:「好,好,莫要吵了,聽我來說。」

    只見他一拍胸膛,道:「我姓熊,名貓兒,打架從來不會輸,喝酒從來不會倒,壞毛病
不多,書讀得不少,這樣的男兒,天下哪裡找?」

    勝泫著急道:「你……你……你究竟是在替我作媒?還是替你作媒。」

    熊貓兒道:「是替你。」

    勝泫道:「既是替我作媒,你為何卻為自己吹噓起來,唉……我尋得你這樣的媒人,當
真是倒了窮霉了。」

    熊貓兒正色道:「這個你又不懂了,我既替你作媒,自然要先為自己介紹介紹,作媒的
若是低三下四之人,這個媒又如何作得成。」

    勝泫怔了半晌,吶吶道:「這……這倒也是道理。」

    熊貓兒道:「這道理既不錯,你便在一旁聽著……」

    朱七七突然道:「好。」

    熊貓兒大笑道:「兄台已答應了麼?」

    朱七七:「我答應了,我侄女嫁給你。」

    熊貓兒也不禁怔了怔,道:「嫁……嫁給我?」

    勝泫更吃驚道:「嫁給他?我又如何?」

    朱七七故意板著臉道:「他這樣的男人既是天下少有,我侄女不嫁他嫁給誰。」

    熊貓兒摸著頭,苦笑道:「這……這……」

    勝泫頓著腳,長歎道:「這……這怎麼辦,這怎麼辦……熊貓兒,你……你……」

    朱七七再也忍不住,笑得彎下腰去。

    熊貓兒道:「好,算是我吹牛的,你們再聽我說……熊貓兒,雖不差,勝家兒郎更是
佳,熊貓只不過配替他搓搓腳板丫。」

    朱七七笑得喘不過氣來,吃吃道:「原來他比你更強。」

    熊貓兒道:「是,是,他比我強得多了,你侄女還是嫁給他吧。」

    朱七七故意又遲疑半晌,緩緩道:「好,就嫁給他吧。」

    她話未說完,熊貓兒已喜歡得跳了起來。

    勝泫卻呆站在那裡,竟已開心的癡了。

    熊貓兒「啪」地一拍他肩頭,道:「喂,你不高興麼?」

    勝泫道:「我不高興……我不高興……」

    突然跳了起來,凌空翻了個觔斗,大笑大嚷著衝了出去,一眨眼,他又大笑大嚷著沖了
回來,手裡已多了一罈酒。

    熊貓兒拍掌道:「好,好小子,謝媒酒居然已拿來了。」

    朱七七笑道:「這謝媒酒自是少不得的。」

    找了兩隻茶碗,道:「待小弟先敬媒人。」

    勝泫道:「我先來。」

    朱七七眼睛一瞪,道:「你莫非已忘了我是誰。」

    勝泫一怔,道:「你……你是……」

    熊貓兒已拍掌大笑道:「對,你莫忘了,他此刻已是你未來的叔叔,你怎可與他爭
先。」

    勝泫反手就給了自己一耳光,笑道:「是,是,小侄錯了,叔叔先請。」

    朱七七笑道:「這才像話。」

    於是替熊貓兒倒了滿滿一杯,卻只為自己倒了小半杯,道:「請。」

    熊貓兒眼睛早已花了,別人倒的酒是多是少,他已完全瞧不見,舉起杯,一仰脖子就喝
了下去。

    此刻擺在他面前的就算是尿,他也一樣喝得下去。

    朱七七一杯杯的倒,他一杯杯的喝……

    突然,熊貓兒大叫道:「好傢伙……你們是誰……沈浪在哪裡……誰說沈浪比我強……
熊貓兒天下第一,喝酒……喝酒……」

    「噗通」,一個觔斗翻在地上,不會動了。

    朱七七喚道:「貓兄……熊貓兒……」

    熊貓兒動也不動。朱七七伸出手,在熊貓兒眼前晃了晃。熊貓兒眼睛怎會張開?

    朱七七吃吃笑道:「醉了……這隻貓兒真的醉了。」

    轉臉一瞧,勝泫卻已伏在桌子上睡著。

    朱七七皺了皺眉,轉了轉眼珠,將桌子上那壺冷茶提了起來,一倒,冷茶成了一條線,
全都灌進勝泫脖子裡。

    勝泫先是伸手摸了摸脖子,然後縮了縮肩頭,最後,終於「哎喲」大叫一聲,整個人跳
了起來。

    朱七七笑嘻嘻道:「你醒了麼?」

    勝泫在甜夢中被人一壺冷水倒下,那滋味自然不好受,他本已有些怒髮衝冠的模樣,像
是立刻就要動手。

    等他瞧見倒他冷水的,原來是他「未來的叔叔」,他滿腹火氣,哪裡還有一星半點發作
得出。

    他本要伸出來打人的手,此刻也變作向人打恭作揖了,他本來板起的臉,此刻只有苦
笑,道:「失禮失禮,小弟不想竟睡著了。」

    朱七七卻板起臉,道:「小弟?」

    勝泫道:「哦,不是小弟,是……是小侄。」

    朱七七這才展顏一笑道:「這就對了……賢侄酒可醒了些麼?」

    勝泫道:「是……是……」

    又摸了摸脖了,當個全身都不是滋味——他此刻酒意當真已有些醒了,垂下頭,吶吶
道:「時候已不早,小侄也不便再多打擾。」

    朱七七道:「你要走。」

    勝泫道:「小侄告辭,明日……明日小侄再和這位熊兄前來拜見。」

    他逡巡了半晌,終於鼓足勇氣道:「關於行聘下禮之事,小侄但憑吩咐。」

    朱七七突然冷冷一笑,道:「行聘下禮,這……只怕還無如此容易。」

    勝泫大驚失色,道:「方……方才不是已說定了。」

    朱七七道:「凡是要做我家女婿的人,卻要先為我家……也是為江湖做幾件事,我瞧他
能力若是不差,才能將侄女放心交給他。」

    勝泫道:「如此……便請吩咐。」

    朱七七道:「明日丐幫大會,定在何時?」

    勝泫道:「日落後,晚飯前。」

    朱七七道:「嗯……你若能在正午之前,將一件重要的消息,傳播出去……還要使得參
與此會之人,大都知道,那麼你這人才可算有點用處。」

    勝泫道:「這個容易,只是……卻不知是何消息。」

    朱七七道:「我方才在酒樓上突然走了,你可知是何緣故?」

    勝泫道:「這……是因為另一沈……」

    朱七七道:「不錯,只因另一沈浪乃是個大大的惡人,『丐幫三老』就全都是被他害死
的……這廝做出了此等大奸大惡的事,咱們豈能不讓別人知道。」

    勝泫聳然動容,失色道:「這……這是真的?」

    朱七七道:「你不信?」勝泫呆了半晌,道:「這……事委實太過驚人,於江湖中影響
也委實太大……小侄在未得著真實證據前,委實不敢胡亂說出去。」

    朱七七暗暗點頭,心中忖道:「武林世家出來的子弟,果然不敢胡作非為。」但面上她
卻作出大怒之色,喝道:「你不信我的話?難道那沈浪……」

    勝泫抗聲道:「小侄與那沈浪雖無關係,但總也不能胡亂以如此重大的罪名,加在他身
上,此點你老人家必需原諒。」

    朱七七冷笑道:「不想你居然還為他說話,你可知道,你的兄長勝瀅為何失蹤,你可知
道他是被什麼人害死的。」

    勝泫面慘變,道:「家兄已……已遇害了……難道是……是沈浪?」

    朱七七道:「就是他。」

    勝泫「噗」地坐倒在椅上,嘶聲道:「這……這事我也不能輕信。」

    朱七七道:「好,你不信,我不妨從頭告訴你,你兄長與『賽溫侯』孫道,一齊去到中
州,那一日到了……」

    當下她便將勝瀅如何入了古墓,如何中伏被擒,又如何被人救出,如何到了洛陽,沈浪
如何將他們自那王夫人手中要出,如何令他們去到「仁義莊」,他們又如何一人「仁義莊」
便毒發身死……這些事全說了出來。

    她口才本不壞,這些事也本就是真的,一個口才不壞的人敘說件真實的故事,那自然是
傳神已極。

    勝泫只聽得身子發抖,手足冰冷,酒早已全醒了。

    朱七七悠悠道:「你是個聰明人,我這些話說的是真是假,你總該聽得出。」

    勝泫顫聲道:「我……我好恨。」

    朱七七道:「如今,你還要幫沈浪說話麼?」

    勝泫突然瘋了似地跳起來,就要往門外沖。

    朱七七一把拉住了他的衣服,道:「幹什麼。」

    勝泫道:「報仇,報仇……我要去找沈浪……」

    朱七七冷冷截口道:「你要找沈浪去送死麼?」

    勝泫嘶聲道:「父兄之仇,不共戴天,我……我拚命也要……也要去找他。」

    朱七七歎了口氣,道:「傻孩子,憑你這樣的武功,大概不用三招,沈浪就可要你的
命,你這樣去拚命,豈非死得冤枉。」

    勝泫道:「但……我……我是非去不可。」

    朱七七眨了眨眼睛,道:「你家裡共有幾個孩子?」

    勝泫道:「就只我兄弟兩人,所以我更要……」

    朱七七冷笑截口道:「你哥哥已死在他手上,如今你再去送死,那可正是中了沈浪的意
了,勝家堡從此絕了後,還有誰找他去報仇。」

    勝泫怔了怔,「噗」地又坐倒,仰天歎道:「我怎麼辦……我又該怎麼辦?」

    朱七七道:「報仇的法子多得很,只有最笨的人,才會去自己拚命……只要你肯聽我的
話,我包你可以報仇。」

    勝泫垂著頭,又呆半晌,喃喃道:「我此刻實已全無主意,我……我聽你的話……」

    朱七七道:「好,你這就該去將沈浪所做的那些惡毒之事,去告訴丐幫弟子,去告訴武
林群雄,那麼,就自然會有人助你復仇了。」

    勝泫咬牙道:「好,我……」

    朱七七截口道:「但你卻要悄悄他說,切莫讓沈浪知道,否則……唉,你想說的話,只
怕永遠也莫想說出了。」

    勝泫道:「我曉得,我……我這就去了。」

    再次跳了起來,衝出門去。

    這次,朱七七卻不再拉他了。

    她只是靜靜地瞧著他,目中充滿了得意的微笑。

    朱七七拉開棉被,王憐花仍蜷曲在那裡,卻也未動,只是目光中也充滿了朱七七那種得
意的微笑。

    他甚至比朱七七還要得意。

    朱七七道:「你聽見了麼?怎樣?」

    王憐花笑道:「好,好極了。」

    朱七七道:「哼!你如今總算知道我不是好惹的人了吧。」

    王憐花道:「我不但知道,還知道了一些別的。」

    朱七七道:「你知道了些什麼?」

    王憐花笑道:「我如今才知道這些初出茅廬的世家子弟,看來雖然都蠻聰明的,其實一
個個卻都是呆子,要騙他們委實比騙上狗還容易。」

    他歎了口氣,接道:「以前,我總是將你瞧得太嫩,太容易上當,哪知江湖中竟還有比
你更嫩的角色,如今你居然也可以騙人了。」

    朱七七冷笑道:「如今,任何人都休想再能騙得到我。」

    王憐花道:「自然自然,如今還有誰敢騙你。」

    朱七七雖然想裝得滿不在乎,但那得意的神色,卻不由自主從眼睛裡流露出來——眼
睛,是不大會騙人的。

    她輕輕咳嗽一聲——這咳嗽自然也是裝出來的,她又抬起手,攏了攏頭髮,微微笑道:
「你還知道什麼?」

    王憐花道:「我還知道,一個女孩子,老是裝做男人,無論她裝得多像,但總還是有一
些女子的動作,在不經意中流露出來。」

    朱七七瞪眼道:「難道我也流露出女孩子的動作了。」

    王憐花笑道:「偶而有的。」

    朱七七道:「你倒說說看。」

    王憐花道:「譬如……你方才伸手攏頭髮,就十足是女孩子的動作,還有你方才去拉那
姓勝的,不去拉他的手臂,而去拉他的衣服。」

    朱七七呆了呆,忍不住點頭道:「你這雙鬼眼睛,你倒是什麼都瞧見了……你再說說,
你還知道什麼?」

    王憐花道:「我如今也知道,當被一個女子愛上,當真可怕的很。」

    朱七七道:「有人愛,總是好事,有什麼可怕?」

    王憐花笑道:「男子有女子垂青,自是祖上積德,但那女子之『愛』若是變成『恨』
時,那可是他祖上缺了德了。」

    朱七七想說什麼,卻又默然。

    王憐花接著道:「常言道,愛之越深,恨之越切,愛之深時,恨不得將兩人揉碎,合成
一個,恨之切時,卻又恨不得將他碎屍萬段,挫骨揚灰。」

    朱七七終於歎了口氣,道:「不錯,女子若是恨上一個人,那當真有些可怕,但……但
你若能要她只愛你,不恨你,那又有何可怕。」

    王憐花道:「這話也不錯,怎奈女子愛恨之間的距離,卻太短了些,何況……」

    朱七七道:「何況怎樣?」

    王憐花大笑道:「何況女子恨你時,固是恨不得將你碎屍萬段,恨不得吃你的肉,女子
愛你時,也是恨不得揉碎你,關住你,吃你的肉,這兩種情況都不好受,能讓女子既不恨
你,也不愛你,那才是聰明的男子。」

    朱七七恨聲道:「笑,你笑什麼?你重傷未癒,小心笑斷了氣。」

    王憐花果然已笑得咳嗽起來,道:「我……咳……我……」

    朱七七道:「你也莫要得意,沈浪雖不好受,你也沒有什麼好受的,我雖然永遠不會愛
上你,但卻也恨你入骨,也是恨不得將你碎屍萬段。」

    她一面罵,一面站起身來,腳下果然碰著件東西,卻是熊貓兒一一熊貓兒躺在地上,真
是爛醉如泥。

    王憐花目光轉動突然又道:「你準備將這貓兒如何處置?」

    朱七七道:「這只醉貓……哼!」

    王憐花道:「明日他醒來,必定想到與勝泫同來之事,勝泫說不定已告訴他你也叫沈
浪,那麼,他必定可猜出要害沈浪的人就是你,所以……」

    朱七七又瞪起眼睛,道:「所以怎樣?」

    王憐花緩緩道:「為了永絕後患,便應該讓他永遠莫要醒來才好。」

    朱七七突然大喝道:「放屁,你這壞種,竟想惜我的手將跟你作對的人全都殺死,
你……你簡直是在作夢。」

    王憐花歎道:「你不殺他,總要後悔的。」

    朱七七道:「他來時已醉得差不多了,此刻我將他抬出去,隨便往哪裡一拋,明日他醒
來時,又怎會記得今日之事?」

    王憐花苦笑道:「你要這麼作,我又有什麼法子?」

    朱七七冷笑道:「你自然沒法子。」

    俯身攙起熊貓兒,熊貓兒卻又向地上滑了下去。

    朱七七恨恨道:「死貓,醉貓。」

    嘴裡罵著,手裡卻掏出了絲帕,擦了擦熊貓兒嘴角流出的口水,然後用力抱起了他,走
向門外。

    但走了兩步,突又回身,向王憐花冷笑道:「你莫想動糊塗心思,好好睡吧。」

    伸出手,點了王憐花兩處穴道。

    長街上,燈火已疏,人跡已稀少。但黃昏的街燈下,不是還有些三五醉漢,勾肩搭背,
踉蹌而過,有的說著醉話。有的唱著歌。他們說的是什麼,唱的是什麼,可沒有人聽得出。

    朱七七抱著熊貓兒,走出客棧。

    她瞧著街上的醉漢,再瞧瞧手上的醉漢,不禁輕歎道:「男人真是奇怪,為什麼老是要
將自己灌得跟瘟豬似的……這不是自己跟自己找罪受麼。」

    其實,男人也總是奇怪著:「為什麼酒中的真趣,女子總是不知道?」

    朱七七抱著熊貓兒,往陰暗的角落裡走,她雖想將熊貓兒隨地一拋,卻又怕熊貓兒吃了
苦,著了涼。

    突然間,三匹馬從長街那頭,飛馳而來。

    朱七七本未留意,但靜夜中長街馳馬,無論如何,總不是件尋常的事,她不由得抬頭去
瞧了一眼。

    她不瞧還罷,這一瞧之下,卻又呆住了。

    第一匹馬上坐的人,神采煥發,衣衫合體,嘴上微蓄短髭,正是那不肯隨意打架的酒樓
主人。

    第二匹馬上,卻赫然正是沈浪。

    朱七七呆在那裡——三匹馬從她面前馳過,馳入黑暗中,走得不見,她還是連動都沒有
動一下。

    三匹馬上的人,也似都有著急事,一個個俱是面色凝重,急於趕路,也都沒有瞧她一
眼。

    朱七七呆了半晌,方自喃喃道:「奇怪,奇怪,他怎會和沈浪認識的,又怎會和沈浪在
一起。」

    「哦,是了,他想必是聽酒樓中人說有個沈浪來了,而我和沈浪在一起的事,江湖中必
定也已久有傳聞。所以他就將沈浪找出,探詢我的消息。」

    這些事,朱七七倒還都猜得不錯。

    「但是,他究竟和沈浪談了些什麼?兩個人如此匆匆趕路,又是為了什麼?他們究竟是
要到哪裡去呢?」

    這些事,朱七七可猜不透了。

    她跺足低語道:「這死鬼,為什麼要將沈浪拉走,明日丐幫大會,沈浪若是趕不回來,
我心機豈非白費了。」

    想到這些,她再也顧不得熊貓兒是不是會受罪,是不是會著涼了,她將熊貓兒往屋簷下
一擺,道:「對不起你了,誰叫你愛管閒事,誰叫你愛喝酒。」

    她走了兩步,又回頭,脫下身上長衫,蓋在熊貓兒身上,然後她便匆匆地趕回客棧去
了。

    朱七七走了還不到片刻,突見四條黑衣大漢,自對街屋簷下的暗影中閃了出來,兩人奔
向客棧。

    另有兩人,卻直奔熊貓兒而來。

    這兩人俱是神情剽悍,步履矯健。

    兩人走到熊貓兒面前,瞧了兩眼,其中一人踢了熊貓兒一腳,熊貓兒呻吟著翻了個身,
又不動了。

    那人冷笑道:「這醉貓,何必咱們費手腳。」

    另一人笑道:「頭兒吩咐的,只要跟那嫩羊在一起的人咱們就得特別費心照顧,頭兒吩
咐,想必總有道理。」

    那人道:「不如把他拋到河裡喂王八去算了。」

    另一人道:「那也不行,頭兒吩咐的,要留活口。」

    那人歎道:「好吧,咱們抬他回去吧。」

    這兩人口中的「頭兒」是誰?

    為什麼這「頭兒」要吩咐特別留意朱七七?

    這其中又有何陰謀?

    這些,可沒有人猜得到了。

    只見兩條大漢迅速地抬起熊貓兒,立刻大步向長街那頭走過去,但這時卻正好有幾條醉
漢自那邊高歌而來。

    這幾條醉漢腳步雖已踉蹌,但看來還醉得不十分厲害,只因了他們高歌,別人還大致可
聽得清。

    他們大聲唱著:「江湖第一遊俠兒……就是咱們大哥熊貓兒。」

    其中一人突然頓住歌聲,笑道:「你瞧,那邊有個傢伙可比咱們醉得厲害,竟要人抬著
走。」

    另一人笑道:「你可也差不多了……」

    一群人嘻嘻哈哈,打打鬧鬧。

    那兩個抬著熊貓兒的大漢,想見也不願惹事,走得遠遠的——一人走在街右,一人走在
街左。

    兩邊人很快就交錯走了過去。

    但醉漢中卻突然又有一人道:「不對……不對。」

    另一人道:「什麼事不對?」

    那人道:「我瞧那人,怎地有點像大哥?」

    另一人道:「莫非是你眼花了吧。」

    那人笑道:「嗯……我好像是有些眼花了。」

    但卻又有一入道:「咱們好歹去瞧個清楚怎樣。」

    一群人喝了酒,興致正高,這時無論是誰,無論提議作什麼,別人卻不會反對的,大家
齊聲道:「好。」

    於是一群人回身奔過去。

    那兩條大漢瞧見有人追來,雖不知是幹什麼的,心裡多少總有些發慌,兩人打了個招
呼,拔腳就跑。

    他們一跑,醉漢們也就跑開了。

    一群人紛紛大喝道:「站住……不准跑。」

    他們越呼喝,那兩條大漢跑得越快,但這兩人手裡抬著熊貓兒這樣鐵一般的漢子,究竟
跑不快。

    還沒到街盡頭,醉漢們已追著他們,將他們團團圍住。

    兩個大漢鼓起勇氣,喝道:「朋友們,幹什麼擋路?」

    但這時醉漢們已認出了熊貓兒,紛紛喝道:「呀,果然是大哥。」

    「小子們,抬咱們大哥往哪兒走。」

    「趕快將大哥放下來。」

    喝聲中,七八隻拳頭已向那兩個大漢招呼了過去。

    兩個大漢手裡抬著人,也還不得手——等他們放下熊貓兒時,身子早已被打了十幾拳
了。

    這些醉漢們武功雖不高,但拳頭卻不輕,再加上幾分酒力,那碗大的拳頭擂在人身上,
可真夠受的。

    兩個大漢武功也不高,挨了這幾拳,骨頭都快散了,哪裡還能還手,只有抱頭鼠竄而
逃。

    醉漢們嗆喝著,還想追。

    哪知熊貓兒竟突然翻身坐了起來。

    醉漢們瞧見了,又驚又喜,圍將過來,笑道:「大哥原來沒有醉。」

    熊貓兒也不說話,霍然站起,舉起手,只聽「劈劈啪啪」一連。

    串響,每條醉漢臉上都被摑了個耳光子。

    醉漢們被打得愣住了,摀住臉,道:「大……大哥為什麼打人。」

    醉漢們哭喪著臉道:「咱們做錯了什麼?」

    熊貓兒道:「你們可知道我為什麼裝醉?」

    醉漢們一齊搖頭道:「不知道?」

    熊貓兒道:「我裝醉,只因我正要瞧瞧那兩個兔崽於是什麼變的,瞧瞧他們的窩在哪
裡,誰知卻被你們這些混球壞了大事。」

    醉漢們捂著臉,垂下頭,哪裡還敢說話。

    熊貓兒道:「我打你們,打得可冤麼?」

    醉漢們齊聲道:「不冤不冤,大哥還該再打。」

    熊貓兒道:「好。」

    他手又一動,但卻非打人,而是自懷中摸出好幾錠銀子,往這些醉漢每人手裡,都塞了
一錠。

    醉漢們道:「大哥這……這又是做什麼?」

    熊貓兒道:「你們雖該打,但瞧見我有難,就不要命的來救,可還是我的好兄弟,我也
該請你們喝酒。」

    醉漢們拍掌大笑道:「大哥還是大哥,有你這樣的大哥,莫說挨兩下打,就是挨三刀,
六個洞,可也不算冤枉。」

    大家圍著熊貓兒,哪知熊貓兒卻又軟軟地往下倒。

    醉漢們又大驚失色,道:「大哥莫非受了傷麼?」

    熊貓兒道:「胡說,誰傷得了我,我只是……唉,我的腦袋沒有醉,身子卻有些醉了,
手腳都軟軟的沒個鳥力氣。」

    醉漢們又拍掌笑道:「看來咱們的大哥雖強,可是這酒,卻比大哥更強。」

    一群人又拍掌高歌:「熊貓兒雖然是鐵喲,燒刀子卻是鋼!熊貓兒雖然是天不怕,地也
不怕喲!可就怕遇見大酒缸…」

    熊貓兒站了起來,笑道:「莫要唱了,我說你們,可瞧見沈浪沈相公了麼?」

    醉漢們道:「沈相公……沈相公方纔還在找大哥。」

    熊貓兒道:「現在呢?」

    醉漢們道:「現在……哦,現在沈相公已和那酒樓的主人,騎著馬走了。」

    熊貓兒失色道:「騎著馬走了……糟了,糟了,這下可糟了……你們可知道,他為什麼
要走,又是到哪裡去了?」

    醉漢們你望著我,我望著你。

    終於一人道:「好像是要去找兩個人。」

    熊貓兒急急追問道:「找誰?」

    那人道:「找誰……我就不知道了,但我卻瞧見,他們三匹馬,是往那邊出鎮的。」

    熊貓兒頓足道:「該死該死,方纔那馬蹄聲,想必就是他們…」

    要知他雖能聽見馬蹄聲,但朱七七口中喃喃低語,他卻是聽不見的——他自然是多少有
些醉了,只是醉得沒有朱七七想像中那麼厲害而已。

    那醉漢道:「不錯,他們的馬,還走了沒多久。」

    熊貓兒道:「咱們此刻去追,只怕還追得著……兄弟們,快替我找馬匹來……快,不管
你們是偷,是搶都可以。」

    朱七七匆匆走進客棧——這幾天,客棧的大門,是長夜開著的,掌櫃的過來賠笑,店小
二過來招呼。

    但朱七七全沒瞧見,也沒聽見。

    她垂頭走了進去,心裡一直在嘀咕。

    突然間,身後有人大呼道:「前面的相公請留步。」

    朱七七一驚,回首,只見兩條黑衣大漢,大步趕了過來,兩人臉上卻賠著笑,看來並無
惡意。

    但朱七七卻瞪起眼,道:「我不認得你們,你們叫我幹什麼?」

    黑衣大漢賠笑道:「小人們雖不認得公子,但我家主人卻認得公子。」

    朱七七道:「哦……」

    那大漢道:「我家主人,有件事……咳咳,有件事想找公子。」

    朱七七道:「什麼事。那大漢賠笑道:「沒什麼,沒什麼,只不過……只不過想請公子
去……去喝兩杯。」他人雖長得魁偉剽悍,但說起話來,卻吞吞吐吐,其慢無比。

    朱七七皺眉道:「喝酒,深更半夜找我去喝酒?哼,我看你家主人必定……」突然想起
自己已經易容,世上已沒有人認得自己了,不禁厲叱道:「你家主人是誰?」

    那大漢笑道:「我家主人就是歐陽……」

    朱七七叱道:「我不認得姓歐陽的……」

    那大漢道:「但……但我家主人卻說認得李公子,所以才叫小人前來……」

    朱七七怒道:「你瞎了眼麼?誰叫李公子。」

    那大漢上下瞧了瞧他幾眼,又瞧了他夥計,吶吶道:「咱們莫非是認錯了。」

    朱七七怒道:「混帳……以後認人,認清楚些,知道嗎?」

    兩條大漢一齊躬身道:「是,是,對不起……」

    朱七七雖然滿肚怒氣,但也不能將這兩人怎樣,只得「哼」了一聲,轉身而行,嘴裡還
是忍不住罵道:「長得這麼大,卻連認人也認不清,真是瞎了眼睛……」

    她喃喃地罵著,走入長廊。

    只見幾個婦人女子,蓬頭散髮,抬著軟榻,哭哭啼啼走了出來,榻上蒙著張白被單,裡
面像是有個死人。

    婦人們一個個都低著頭,哭得甚是傷心。

    朱七七皺眉暗道:「真倒霉,好的撞不著,又撞著死人。」

    但她也只有避開身子,讓路給她們過去。

    婦人們一把眼淚,一把鼻涕,走過朱七七身旁,有個老婆子手一甩,竟把一把鼻涕甩在
朱七七身上。

    朱七七更氣得要死,但瞧見人家如此傷心,她又怎能發作,有大步衝過去,衝回自己的
房間。

    幸好,房間裡一無變故,王憐花還躺在那裡。

    王憐花被朱七七點的睡穴,此刻睡得正熟。

    朱七七一掌拍開了他的穴道。

    她滿腹怒氣要待發作,這一掌拍的可真不輕。

    王憐花「哎喲」一聲,醒了過來。

    朱七七道:「你倒睡得舒服,我卻在外面倒了一大堆窮霉。」

    她也不想想別人可不願意睡的,也沒有人叫她出去,漂亮的女孩子若是不講理,別人可
真是沒法子。

    而此時此刻的王憐花,卻更是沒有法子。

    他被朱七七如此折磨,傷勢非但沒有減輕,反似更重了,目光更是黯淡,幾乎連呻吟都
無力氣。

    朱七七道:「你可知道沈浪方才竟走了。」

    王憐花歎道:「我……我怎會……知道……」

    朱七七道:「我只擔心,他明日若不回來,我心機豈非白費。」

    王憐花道:「不會的……如此盛會,他……他怎會不來。」

    朱七七想了想,展顏道:「不錯……你這一輩子,就算這句話最中我意……好,瞧你眼
睛都睜不開的模樣,我就讓你睡吧。」

    王憐花道:「多謝。」

    又歎了口氣,道:「連睡覺都要求人恩典,向人道謝,你說可憐不可憐……」

    朱七七也不禁笑了,於是不再折磨他,在牆角一張短榻上倒下,不知不覺,也迷迷糊糊
地睡著了。

    朱七七也確累了,這一睡,睡得可真舒服。

    當她醒來時,王憐花卻還在睡,她皺了皺眉,又不禁笑了笑,下床,穿鞋,攏頭,揉眼
睛,伸了個懶腰,然後,推開門。

    突然,一個人自門外撞了進來。

    朱七七一驚,但驚吒之聲還未出口,她已瞧清了這個撞進來的人,便是那在王憐花眼中
不值一文的勝泫。

    勝泫也站穩了身子。

    他眼睛紅紅的,神情憔悴,一副睡眠不足的模樣。

    朱七七知道昨夜這一夜必定夠他受的——世家的公子哥兒,幾時吃過這樣的苦,她不禁
笑道:「你可是在門外睡著了麼?」

    勝泫紅著臉道:「我方才來時,聽得裡面鼻息,知道兩位在沉睡,我不敢打擾……」他
偷偷瞧了那邊的王憐花一眼,吶吶接道:「所以我就等在門外,哪知……哪知卻倚在門上睡
著了。」

    說完這句話,他又瞧了王憐花好幾眼,也瞧了朱七七好幾眼,目中的神色,顯然有些奇
怪?

    朱七七笑道:「我這位侄女染得有病,夜半需人照顧,出門在外,又未曾帶得使女,我
只得從權睡在這裡,也好照顧她。」

    勝泫被人瞧破心思,臉更紅了,垂首道:「是是。」

    朱七七道:「我吩咐的事,你做了麼?」

    勝泫這才抬起頭,道:「都已做了,我……小侄昨夜,在一夜之間,將那一個沈浪的作
惡之事,說給五十七個人聽……那沈浪絕對還不知道。」

    朱七七道:「好,那些人聽了,反應如何?」

    勝泫道:「丐幫弟子聽了,自是義憤填膺,有些人甚至痛哭流涕,有些人立刻要去找那
個沈浪報仇,還是小侄勸他們稍微忍耐些。」

    朱七七道:「別人又如何?」

    勝泫道:「別人聽了,也是怒形於色……總之,那個沈浪今日要在丐幫會上出現,他是
萬萬無法再整個人走出來了。」

    朱七七恨聲道:「好……好好,我就要看他那時的模樣……我當真已有些等不及了,如
今已是什麼時刻?」勝泫沉吟道:「還早的很,只怕還未到……」

    卻見個店伙探頭進來,賠笑道:「客官可要用飯?」

    朱七七道:「用飯?是早飯還是午飯?」

    店伙賠笑道:「午飯已快過了,小的已來過好幾次,只是一直不敢驚動。」

    朱七七道:「呀,原來午時都已將過,快了,快了!」

    想到沈浪立刻就要禍事臨頭,她忍不住笑了出來一一但不知怎地,卻義偏偏笑不出來。

    她咬了咬牙,道:「好,擺飯上來吧。」

    店伙一走,她喃喃又道:「吃過了飯,咱們就得出去,勝泫,你可得多吃此,吃飽了,
才有力氣,才能殺人。」

    勝泫歎道:「可惜只怕小侄還未出手,那個沈浪已被人碎屍萬段了。」

上一頁  下一頁      
  Http://Xkj.Yeah.Net 首家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