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章 撲朔又迷離            

    白雲悠悠,雲已雯,日已出,但山風仍冷如刀。

    白飛飛身子蜷成一團,垂首弄著衣角,只是眼皮卻仍不時瞟向沈浪——已走入火場,四
下尋找。

    他細心尋找時,地上又有什麼東西能逃得過他的眼睛?

    朱七七仰著頭,瞧著天,似在出神,但是只要白飛飛瞧了沈浪一眼,她就不禁要咬一咬
嘴唇。

    突然,金無望一個人大步走回,面色鐵青。

    朱七七忍不住問道:「金不換呢?……」

    金無望道:「嗯……」

    朱七七道:「你……你已殺了他?」

    金無望默然半晌,緩緩道:「我放了他。朱七七失聲道:「你……你放了他,他那般害
你,你卻放了他?那極惡之徒,留在世上,還不知要害死多少人……」

    突聽沈浪笑道:「我卻早已知道金兄必定會放他的。」

    他不知何時,已自掠回,接著笑道:「金不換雖對金無望不仁,但金無望卻不能對金不
換不義……是麼?若換了我是金無望,我也要放的。」

    金無望慘然一笑,道:「多謝……」

    沈浪對他種種好處,他從未言謝,直到此刻這謝字才說出口來,這只是為了沈浪對他的
瞭解。

    能瞭解一個人,有時確實比救他性命困難得多,而一個孤僻倔強的人被人瞭解,心中的
感激,更非言語所能形容。

    朱七七瞧瞧金無望,又瞧瞧沈浪,跺腳歎道:「你們男人的事,有時真令人不解。」

    沈浪笑道:「男人的事,女人還是不懂的好。」

    過了半晌,金無望道:「火場之中,是否還有些線索。沈浪道:「東西倒找到兩樣,但是
否有用,此刻不敢說……」語聲微微一頓,不等金無望說話,便又接道:「金兄以後何去何
從?」

    金無望仰首去瞧滿天白雲,喃喃道:「何去何從?何去何從?……」突然大喝道:「沈
浪,金無望賤命今己屬你,你還問什麼?」

    浪又驚又喜,道:「但你故主之情……」

    金無望道:「哦,金無望難道不如楊大力。」

    沈浪大喜道:「沈浪能得金兄之助。何患大事不成……金兄,沈浪必定好自為之,必不
令你後悔今日之決定……」

    兩人手掌一握,什麼話都已盡在不言之中。

    朱七七瞧得眼圈兒似又有些紅了,也笑道:「沈浪,你今後又何去何從?」

    沈浪道:「先尋你姐夫,那巨萬金銀,總是不能落在王憐花手中的。」

    朱七七又驚又喜,道:「你……你……」

    突然抱住沈浪,大呼道:「原來朱七七的事,沈浪還是時常放在心上的。」

    這歡喜的呼聲,方自響遍山嶺,已有一處陰疆,掩沒了冬日,天氣方才晴朗半日,另一
場暴風雪眼見又要來了。

    陽光既沒,風更寒,嬌弱的白飛飛,早已凍得籟籟的抖了起來,連那櫻桃般的嘴唇,也
都凍得發白。

    但她還是咬緊牙,忍住,絕不訴苦,在她那弱不勝衣的身子裡,正有著一顆比鋼鐵還堅
強的心。

    金無望瞧了瞧她,又瞧了瞧正在跳躍,歡呼著的朱七七,他那冷漠的目光中,不禁露出
一絲憐惜之色。

    這憐惜固是為著白飛飛,又何嘗不是為著朱七七。

    也許只有他知道,在那倔強,好勝,任性絕不肯服輸的外表下,朱七七的一顆心,卻是
多麼脆弱。

    這是兩個迥然不同的女孩子,這兩人每人都有她們特異的可愛之處。她們將來的命運,
也必因她們的性格而完全不同。

    白飛飛始終沒有抬頭,也不知她是不願去瞧朱七七歡喜的神情,還是她不敢再多瞧沈
浪。

    她很瞭解自己的身份,她知道自己在這裡唯有聽人擺佈,她並未期望別人會顧慮到她。

    雖然她寒冷、飢餓、疲乏、顫抖……她也只有垂首忍住,她甚至不敢讓別人瞧見她的痛
苦。

    只聽金無望沉聲道:「咱們下山吧。」

    朱七七道:「好,咱們走。」

    在她歡喜的時候,什麼事也都可依著別人的,於是她伸手想去拉沈浪,但沈浪卻已走到
白飛飛面前。

    白飛飛手足都已凍僵,正不知該如何走下這段崎嶇而漫長的小路,忽見沈浪的一隻手,
伸到她面前。

    她心頭一陣感激,一陣歡喜,一陣顫抖——這隻手正是她心底深處所等待著,希翼著
的,但是她偷偷瞧了朱七七一眼後,她竟不敢去扶這隻手,她垂下頭,忍住眼淚,咬著牙
道:「我……我自己可以走。」

    沈浪微微一笑,道:「你真的能走?」

    白飛飛頭垂得更低,道:「真……真的……」

    伸手扶起了白飛飛的腰肢——這腰肢亦正在顫抖。

    朱七七臉色又變了,眼瞧著依偎而行的白飛飛與沈浪,她心頭又彷彿有塊千斤巨石壓
下,壓得她不能動。

    沈浪回笑道:「走呀,你為何……」

    朱七七咬牙道:「我也走不動。」

    沈浪道:「你怎會走不動,你……」

    朱七七大聲道:「人家明明說走得動,你卻偏要扶她,我明明說走不動,你卻偏偏要說
我走得動,你……你……」

    她突然坐了下去,就坐在雪地上,抽泣起來。

    沈浪怔住了,唯有苦笑。

    白飛飛顫聲道:「你……你還是去扶朱姑娘,我……我……我可以走,真的可以走,真
的可以走……」

    她掙扎著,終於掙脫了沈浪的手,咬牙走下山去,有風吹過,她那嬌弱的身子,彷彿隨
時都可被風吹走。

    沈浪輕歎一聲,道:「金兄,你……」

    金無望道:「我照顧她。」

    沈浪木立半晌,緩緩走到朱七七面前,緩緩伸出了手,他目光並來去瞧朱七七一眼,只
是冷冷道:「好,我扶你,走吧。」

    宋七七垂首痛哭,哭得更悲哀了。

    沈浪道:「什麼事都已依著你,你還哭什麼?」

    朱七七嘶聲道:「我知道,你根本不願意扶我,你來扶我,全是…全是被我逼得沒有法
子,是麼……是麼?」

    沈浪沉著臉,不說話。

    朱七七痛哭著伏倒在地,道:「我也知道我越是這樣,你越是會討厭我,你就算本來對
我好,瞧見我這樣,也會討厭。」

    她雙手抓著冰雪,痛哭著接道:「但是我沒法子,我一瞧見你和別人……我!我的心就
要碎了,什麼事都再也顧不得了……我根個再也無法控制自己。」

    她抬起頭,面上冰雪泥濘狼藉。

    她仰天嘶聲呼道:「朱七七呀朱七七,你為什麼會這樣傻……你為什麼會這樣傻,總是
要做這樣的傻事。」

    沈浪目中終於現出憐惜之色,俯身抱起了她,柔聲道:「七七,莫要這樣,像個孩子似
的……」

    朱七七一把抱住了他,用盡全身氣力抱住了他,道:「沈浪,求求你,永遠莫要討厭
我,永遠莫要離開我……只要你對我好,我……我就算為你死都沒關係。」

    飯後,爐火正旺。

    這雖然是個荒村小店,這屋裡陳設雖是那麼簡陋,但在經歷險難的朱七七眼中看來,卻
已無異於天堂。

    她蜷曲在爐火前的椅子上,目光再也不肯離開沈浪,她心頭充滿幸福,只因她與沈浪的
不愉快都已成了過去。

    方纔,在下山時,沈浪曾經對她說:「白飛飛是個可憐的女孩子,孤苦伶仃的活在這世
上——無依無靠,我們都該對她好些,是麼?」

    他這話正無異委婉的向朱七七說出他對白飛飛的情感,只不過是憐憫而已,並非喜歡。

    朱七七的心境,立刻開朗了。

    於是,她也立刻答應沈浪:「我以後一定會對她好些。」

    此刻,白飛飛遠遠的坐在角落中——她雖然最是怕冷,卻不敢坐得離火爐近些,只因沈
浪就在火旁。

    朱七七想起了沈浪的話,心中不覺也有些可憐她了,正想要可憐她了,正想要這可憐的
女孩子坐過來一些。

    沈浪道:「飛飛,你怕冷,為何不坐過來一些。」

    朱七七脫口道:「怕冷?怕冷為何還不去睡,被窩裡最暖和了。」

    這句話本不是她原來想說的話,她說出之後,立刻便覺後悔了,但在方纔那一剎那,她
竟忍不住脫口說了出來。

    沈浪瞧了她一眼,苦笑搖頭。

    白飛飛卻已盈盈站起,垂首道:「是,我正已該去睡了,……朱姑娘晚安……」柔順的
走了出去,連頭都不敢抬起來瞧一眼。

    朱七七瞧瞧沈浪,又瞧瞧金無望,突也站了起來,道:「我要她去睡,也是對她不好
麼?」

    沈浪道:「我又未曾說你……」

    朱七七大聲道:「你嘴裡雖未說,但心裡呢?」

    沈浪道:「我心裡想什麼,你怎會知道?」

    朱七七跺足道:「我知道,我知道,你們心裡,都在說我是個壞女人……好,我就是個
壞女人,就偏偏做些壞事給你們瞧瞧,我…」

    語聲突被一陣敲門聲打斷了。

    沈浪道:「什麼人?」

    門外應聲道:「是小人,有事稟報。」

    朱七七一肚子沒好氣,怒道:「深更半夜,窮拍人家的房門,撞見了鬼麼?」重重拉開
屋門,一個人踉蹌撞了進來,卻是那店小二。

    他左手提著大茶壺,右手裡卻有封書信,此刻似已被朱七七的凶相駭呆了,站在那裡,
直翻白眼。

    沈浪目光一閃,含笑道:「什麼事?莫非是這信?」

    那店小二偷偷瞧朱七七一眼,趕緊垂首道:「不錯,就是這封信,方才有人叫小的送來
交給沈相公。」

    沈浪接過書信,沉吟道:「那人是何模樣。」

    店小二道:「小的未曾瞧見……」

    朱七七怒道:「你接了他的信,卻未瞧見他的人,莫非你是瞎子……莫非那人是個活
鬼,迷了你的眼睛。」

    店小二道:「這……這……這封信是門口賣面的劉方送來的,說是個吃麵的客人交給劉
方的,小的也曾問劉方那是什麼人?劉方他……他……」

    朱七七道:「他說什麼?」

    店小二苦著臉道:「他什麼也沒說,他是個真瞎子。」

    這一來朱七七倒真呆住了,當真是又好氣又好笑,那店小二再也不敢惹她,躡著足走了
出去。

    只聽沈浪緩緩念道:「機密要事,盼三更相候,切要切要。」

    朱七七忍不住問道:「機密要事……還有呢。」

    沈浪道:「沒有了,信上就只這十三個字。」

    朱七七道:「是誰寫來的?」

    沈浪道:「未曾具名,筆跡也生疏得很。」

    朱七七喃喃道:「這倒怪了……這會是誰呢?」

    她的氣來得雖快,去得也快,此刻早已忘了與沈浪賭氣的事,又依偎到沈浪身旁,湊首
去瞧那封書信。

    只見那信封信紙,俱都十分粗糙,墨跡淡而不均,字跡潦草零亂,顯見是在市街之上,
借人紙筆,匆忙寫成的。

    朱七七皺眉道:「這筆字當真寫得跟狗爬似的,我用腳都可比他寫得好……由此看來,
寫這封信的,必定是個粗人……」

    她自覺自己現在也能自小處觀察事物了,心裡不禁甚是得意,只等沈浪來誇獎她幾句。

    哪知沈浪卻道:「粗人……未必。」

    朱七七大瞪眼睛,道:「未必……難道斯文人物,也會寫得出這樣的字來。」

    沈浪道:「此人字跡雖陋,但語句卻通順得很,若是胸無點墨之人,那是萬萬寫不出這
樣的語句來的。」

    朱七七想想,笑道:「不錯,若真是粗人,就會寫:『我有要緊的事和你說,三更時等著
我,一定,一定』了。「沈浪道:「正是如此。」

    朱七七雙眉又皺起,道:「但看來這卻又不似能假裝得出的。」

    沈浪道:「你再仔細瞧瞧,這字跡有何異處。」

    朱七七凝目瞧了半晌,喃喃道:「沒有呀……噢,對了,有了,他寫的每一筆,每一
橫,都往右邊斜歪……每個字都像是被風吹得站住不腳似的。」

    沈浪道:「正是如此。」

    朱七七道:「這……這又可看出什麼?」

    沈浪道:「這可看出他這封信,乃是以左手寫的……常人以右手寫字,筆跡雖各有不
同,但以左手寫來,便差不多了。」

    朱七七垂首沉吟道:「他以左手寫信,要我們辨不出他的筆跡,又要瞎子傳信,好教我
們猜不出他究竟是誰……」

    突然抬頭,接道:「如此看來,他必定是我們的熟人……我們不但知道他的容貌,而且
還認得他的筆跡。」

    沈浪道:「想來必是如此。」

    朱七七道:「他如此做法,自然是要我們猜不出他是誰來,但……但三更時,他既要來
與我們見面,卻為何又要弄這些玄虛?」

    沈浪道:「這其中,想必自有原因……」

    朱七七突然拍手道:「對了,這想必是金蟬脫殼,聲東擊西之計,他以這封信將咱們穩
住在這裡等他,他便好去別處辦事。」

    沈浪緩緩道:「他縱不寫這封信來,我等今夜也是不會到什麼別的地方去的,他寫了這
封信,豈不是畫蛇添足,多此一舉。」

    朱七七呆了半晌,道:「是呀,這豈非多此一舉。」

    輕輕歎了口氣,苦笑接道:「我自以為觀察事物,已不錯了,猜的也不會差得太遠,哪
知……被你一說,我猜了簡直等於沒猜一樣。」

    沈浪微笑道:「已經發生之事,觀察遺跡便不難猜中,但還未發生之事,單憑一些蛛絲
馬跡去猜,便常會差之毫釐,謬之千里。」

    朱七七道:「但你也說過這其中必有原因呀。」

    沈浪道:「每件事都必須自多方猜測,小心求證,未經證實之前,誰也無法斷定哪一種
猜測是正確無誤的。」

    朱七七道:「如此說來,你莫非還有什麼別的猜測不成。」

    沈浪道:「說不定此人正被強敵追蹤,不等夜深人靜時,不敢露面……說不定他右手已
然受傷,是以只有以左手寫字。」

    朱七七又呆了一呆,失笑道:「你呀……你那顆心,真不知有多少次,別人做夢也想不
到的事,偏偏都被你想到了。」

    沈浪歎道:「但他如此做法,也可以是在三更之前,要有所舉動,是以要用這封信,將
我等穩住在這裡……至於那會是什麼,此刻便誰也無法猜中了。」

    朱七七道:「既然猜不中,我們也莫要猜了。」

    金無望目光凝注著窗戶,冷冷道:「反正三更已不遠了。」

    漫漫寒夜,更鼓似乎格外緩慢。

    金無望目光始終凝注著窗戶,始終動也不動,朱七七不禁暗暗佩服——他自己委實已坐
不住了。

    突然間,窗外「嗖」的一響。

    緊接著,整個窗戶竟在一瞬間完全燃燒了起來。

    火焰飛動,窗外黑暗中,似有人影仁立。

    沈浪雙掌齊出,掌風過處,竟將燃燒的窗戶整個震飛了出去,金無望已抓起條棉被,飛
身而出,立刻將火焰壓滅。

    這發生得本極突然,但兩人絲毫不亂,一聲未出,瞬息間便已將什麼事都做好了。

    沈浪沉聲道:「七七,你在此看著白飛飛,我與金兄追查敵跡。」

    語聲未了,人已在窗外,眨眼便己瞧不見了。

    朱七七跺腳恨聲道:「又是白飛飛,什麼事都忘不了自飛飛,她這麼大的人還要我看著
她,卻要誰來看著我呢。」

    此刻遠處傳來更鼓,恰是二更。

    火焰飛動時,窗外黑暗中還仁立著一條人影,但等沈浪與金無望飛掠出窗,這人影一閃
便已不見。

    沈浪道:「此人好快的身法。」

    金無望道:「哼,追。」

    兩人一前一後,飛身追出,黑夜之間兩人已無法分辨雪地上的足跡,也無暇去分辨雪地
上的足跡。

    但這人影不僅輕功高妙,而且似乎早已留下了退路。沈浪縱是用盡全力,卻再也瞧不見
他的人影。

    金無望猶自窮追,沈浪卻突然駐足,一把拉住了他,大聲道:「此人來意雖不明,但我
等也未受絲毫損失,何苦白花氣力追他……」突然壓低語聲,道:「留意調虎離山之計。」

    金無望目光閃動,大聲道:「正是,咱們回去吧。」

    亦自壓低語聲,道:「我回去,你追。」

    沈浪微一頷首,肩頭微聳,隱身一株樹後,金無望大步走了回去,口中故意喃喃不停,
也聽不出說的是什麼。

    寒風如刀,夜靜無聲。

    沈浪沉住了氣,隱身樹後,動也不動——他算定了那人身法必定絕無如此迅急,必定是
早已看好藏身之地。躲了進去,敵暗我明,沈浪若去尋找,不但困難,而且還得隨時防著那
人的冷箭,自不如反客為主,自己先躲了起來,那人忍耐不住時,只有現身而出了。

    誰知沈浪固然是智計絕倫,那人卻也不笨,競再也不肯上沈浪的當,仍然躲得好好的,
絕不露一露頭。

    沈浪固是沉得住氣,那人的涵養功夫也不小——沈浪直守了半個更次,仍不見絲毫動
靜。

    金無望趕回去客棧,客棧一片黑黯靜寂,唯有自他們那跨院廂房中映出的燈光,照亮了
窗前的雪地。

    朱七七卻在這片雪地上堆著雪人。

    別人堆雪人,都是堆得胖胖的,像是彌陀佛,朱七七堆雪人,卻堆得又瘦又長,只怕被
風一吹,便要倒了。

    她面龐已被凍得紅紅的,像是個蘋果,兩隻手忙個不停,正在堆著雪人的頭,拍著雪人
的臉。

    她輕輕拍一下,嘴裡就輕輕罵一聲:「你這沒有良心的……你這黑心鬼……只會記得別
人,從來不想我……」

    金無望已走到她身旁,她竟仍未覺察,嘴裡不停的罵,手裡不停的打,嘴角,眉梢,卻
似在笑著。

    這打,這罵,正敘著她心裡的恨,然而這飄飄忽忽的一絲笑,卻又敘出了她心裡那份濃
濃的情意。

    是恨?是愛?她自己也都分不清。

    朱七七一驚回頭,嫣然笑道:「是你,真嚇了我一跳……」

    眨了眨眼睛,瞧了瞧後面,又道:「你是什麼時候回來的?他……他呢?」

    金無望道:「他在搜索。」

    朱七七道:「你錯了,他早已回來了。」

    噗哧一笑,指著那雪人,道:「你瞧,他不是已站在這裡了麼?挨我的打都已挨了好半
天了,他可連動都沒動一動,還在瞧著我笑。」

    他凝目瞧著這雪人,瞧了半晌,蘋果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了,垂下頭,幽幽苦歎了一
聲,輕輕道:「真的沈浪若也這麼乖,那有多好。」

    金無望凝目瞧著她,也瞧了半晌,冰巖般的面容上,漸漸泛出一絲憐惜之色,口中冷冷
道:「此間可有什麼動靜。朱七七抬起頭來,道:「什麼動靜都沒有。」

    金無望道:「直至我走到你身旁,你都未曾覺察,房中若有什麼變故,你更是聽不到
了,你……你為何不守在房裡?」

    朱七七瞪大眼睛,道:「守在房裡幹什麼?難道要我去做白飛飛的丫頭,在床邊守著她
睡覺,等著替她蓋棉被不成?」

    金無望再不說話,轉過身子。

    朱七七幽幽道:「為什麼你現在也對我這麼凶了,是不是因為那天……那天我……唉,
我實在對不起你……」

    金無望不等她話說完,突然一掠入窗,只留下朱七七站在雪地,呆呆地出著神,喃喃
道:「他對不起別人,我……我這是為什麼……為什麼……」一陣風吹過,雪人倒了。

    朱七七目中,卻流下淚來。

    突然間,金無望在屋裡失聲呼道:「不好。」

    朱七七飛身而入,道:「什麼事?」

    金無望一隻手已推開了白飛飛那間小屋的門,鐵青著臉,凝目瞧著門裡,一字字沉沉聲
道:「你去瞧瞧。」

    小屋中,小床上,被褥凌亂,床邊的窗子也開了,一陣陣寒風吹進來,吹得窗旁小床上
的油燈搖搖欲滅。

    棉被一角,落人床下火盆中,小火盆裡的餘燼仍在燃燒,幾乎便要燒著被角,一雙火
筷,落在火盆旁……

    白飛飛的人呢?

    朱七七失聲驚呼道:「白飛飛呢?她……她……她到哪裡去了?」

    金無望冷冷道:「這該問你才是。」

    朱七七跺腳道:「這小鬼,溜到哪裡去,要出去幹什麼,也該跟人說一聲才是呀……飛
飛……白飛飛……」

    金無望:「莫要喚了,喚了也是無用。」

    朱七七道:「她聽到叫喚,只怕就會……」

    金無望厲聲道:「你這是在騙人,還是在騙自己,你瞧這窗子,這床,這被褥,她難道
還會是自己起來出去的麼。」

    朱七七一步掠到床前,瞧了瞧,「噗」地坐到床上,喃喃道:「她不是自己走出去
的,……她想必落入別人手中……但……但這又是誰綁去了她?為什麼要綁走她。」

    金無望再不說話,一雙銳利的目光,卻不停的在四下掃視,燈光雖黯淡,但對他卻已足
夠。

    朱七七呆在那裡,眼淚又自流下,不住低語道:「這怎麼辦呢?怎麼辦呢?她那麼嬌弱
的人,竟落入別人手中,又不知是誰做的手腳……」

    金無望道:「你此刻既是如此著急,平日為何不對她好些。」

    朱七七道:「我……我也不知道為了什麼。平日我雖瞧她不慣,但她真的被人綁走,我
心裡卻難受得很。」

    金無望默然半晌,緩緩道:「我早已對你說過,你本心雖好,只可惜……」

    他口中雖在說話,目光卻一直在不停的掃視,此刻突然一步掠到床前,自床上抓起了一
樣東西。

    朱七七道:「是什麼?」

    金無望也不答話,凝目瞧著掌心的東西,瞧了幾眼,面色更變得陰森可怖,突然厲喝一
聲,握緊拳頭,道:「是他。」

    朱七七隨著道:「他?是誰?」

    金無望牙關緊咬,自牙縫裡迸出三個字:「金不換。」

    朱七七跳了起來,變色道:「是他?真的是他。」

    金無望將緊握的拳頭伸到朱七七面前,五指緩緩鬆開,掌心抓住的卻是一縷褐色的破
布。

    朱七七失聲道:「不錯,果然又是這惡賊,這就是他穿著的那件衣服,想必是白飛飛在
掙扎時,將它扯下來的。」

    金無望凝目望著窗外,眼珠子都似已要凸了出來,牙齒咬得「吱吱」作響,朱七七本來
還想說話,瞧見他如此模樣,一個字也不敢說了。

    只聽金無望恨聲道:「這全都怪我,我若不饒了他性命,怎有此事。」

    朱七七囁嚅著道:「這全該怪我才是,我若不……」

    金無望大喝一聲,道:「莫要說了。」

    但過了半晌,朱七七還是忍不住道:「你也莫要著急,等沈浪回來,我們好歹也要想個
法子,將白飛飛設法救回來才是,否則…」

    金無望厲聲道:「這本屬金某之事,為何還要等沈浪,煩你轉告於他,三日之中,我若
不將這廝擒回,誓不為人。」

    語聲未了,已飛身出窗。

    朱七七見金無望走了,不由心中茫然,大呼道:「你等一等……你回來呀。」

    追到窗外,哪裡還瞧得見金無望。

    朱七七要待去追,終於駐足,回過頭來,轉向沈浪方才追查敵蹤的而去的方向,狂奔而
出。

    她一面狂呼道:「沈浪……沈浪」「沈浪……沈浪。」

    沈浪獨自隱身樹後,除了目光掃視,四肢絕不動彈。

    雖然等了這麼久,但他面上卻仍毫無焦急不耐之色,因為他深信到後來沉不住氣的絕不
會是他。

    但就在這時,朱七七的呼聲已傳了過來。

    只聽她放聲呼道:「沈浪……沈浪……,你在哪裡,快回來呀。」

    沈浪跺了跺腳,面對黑暗,沉聲道:「好,朋友,今日總算被你逃過了,你既有如此耐
性,不管你是誰,沈浪都佩服得很。」

    朱七七呼聲越來越近,獨自呼道:「沈浪,快來呀……」

    沈浪歎息一聲,回身向她掠去。

    朱七七要找沈浪雖不易,沈浪去找朱七七卻容易得很。

    兩人相見,朱七七便縱身撲入沈浪懷裡,道:「幸好你沒有事,幸好你回來了……」

    沈浪道「你又有什麼事?」

    朱七七道:「金不換,金不換他……他……他……」

    沈浪道:「他怎麼樣?莫非……」

    朱七七道:「他將白飛飛綁去了。」

    沈浪變色道:「金無望呢?怎地未曾攔阻?」

    朱七七道:「那時他還未回來。」

    沈浪用力推開了她,厲聲道:「你呢?你難道在袖手旁觀不成。」

    朱七七身子被推得踉蹌後退了出去,嘶聲道:「我不知道,根本不知道,我又不能在床
旁守著她,我……我……我那時一直在院子裡。」

    沈浪狠狠一跺足,飛身掠回客棧。

    朱七七跟在他身後,一面啼哭,一面奔跑。

    回到客棧裡,沈浪四下巡視一遍,道:「金無望可是追下去了?」

    朱七七道:「嗯。」

    沈浪道:「他可有留話?」

    朱七七道:「他說……三日內,必定將金不換抓回來,他……」

    沈浪跌足道:「三日,這怎麼等三日。」

    他深知金無望武功雖在金不換之上,但若論奸狡,卻萬萬比不上金不換,他孤身前去追
趕,實難令人放心。

    朱七七道:「他走了沒多久,只怕……」

    沈浪截口道:「他是自哪方去的?」

    朱七七帶著沈浪到了那小屋窗口,指窗口左邊,道:「就是…」

    話聲未了,突見有條人影,自她手指的方向那邊如飛掠來,瞧那輕功,雖也是武林一流
高手,但卻絕非金無望。

    朱七七語聲方自一頓,又不禁失聲道:「呀,果然有人來了。」

    她此刻已只當那封書信必定是別人的金蟬脫殼聲東擊西之計,此刻真的有人來了,她反
倒吃了一驚。

    就連沈浪也不由有些驚奇,沉聲道:「這又是什麼人?」

    這人影竟似已知道沈浪的居處,是以直奔這窗口而來,奔到近前,沈浪才瞧出此人竟是
個乞丐。

    只見他滿頭亂髮,鴉衣百結,手裡拿著根打狗棒,背後竟背著疊麻袋,只是瞧不清面
目。

    朱七七道:「莫非是金不換又來了……呀,不是」單瞧那麻袋,已知此人乃是正宗丐幫
弟子,與金不換的野狐禪大不相同這丐幫弟子在窗前五尺,便頓住身形,抱拳道:「沈兄可
好?」

    沈浪一怔道:「好……好。」

    丐幫弟子又道:「朱姑娘可好?」

    朱七七更是一怔,道:「好……好。」

    她與沈浪兩人,口中雖已答話,但心中卻更是驚詫,只因他兩人與丐幫弟子,素無交
往,卻不知此人怎會認得他們,而且還似素識故友。

    這丐幫弟了瞧見他兩人的神情,微微一笑,道:「兩位莫非是不認得小弟了麼。」走前一
步,走入燈水映照的圈子裡,輕歎一聲,接道:「小弟近來確是變了許多。」

    沈浪與朱七七這才瞧見他面目。

    只見他面容憔悴,滿面污泥,看來委實狼狽不堪,但那雙黑白分明的眼睛,卻仍帶著昔
日的神采。

    沈浪亦不禁失聲道:「原來是徐兄。」

    那丐幫弟子笑道:「不錯,小弟正是徐若愚。」

    又有誰能想到昔日那修飾華麗,自命風流的「玉面瑤琴神劍手」徐若愚今日竟已投入丐
幫。

    誰又能料想到今日之形容狠瑣,污穢狼狽的竟是昔日那風度翩翩的「玉面瑤琴神劍
手」?

    房中燈光之下,徐若愚看來更是狼狽,他左手提著根打狗棒,右手卻以白布紮住,布紋
間隱隱有血跡透出。

    朱七七瞧著他那受傷的右手,忍不住問道:「方纔那封書信,可是你寫的麼?」

    徐若愚道:「不錯。」

    朱七七瞧了瞧沈浪,含笑眨了眨眼睛,意示嘉許——在此刻這前,她委實未想到這件事
又會被沈浪猜中的。

    沈浪卻故作不聞。道:「多日未見,徐兄怎地投入了江湖第一大幫的門下?」他說話素
來處處為別人著想,是以不說「丐幫」,而以「第一大幫」代替。

    徐若愚微微一笑,道:「此事說來倒也話長。」

    沈浪瞧他笑容中似乎有些慘淡之意,當下轉過話題,道:「徐兄今日不知有何機密之
事,要和小弟相商。」

    徐若愚沉吟半晌,道:「此事也得從小弟之投入丐幫說起。」

    沈浪道:「小弟洗耳恭聽。徐若愚道:「小弟自從與沈兄分別之後,自感昔日之種種作
為,實是羞於見人,前途茫茫,亦不知該如何方能洗清昔日之罪孽。」

    他沉重的歎息一聲,方自接道:「那時小弟百感交集,實覺萬念俱灰,也不辨方向,茫
然而行,不出半月,已是落拓狼狽不堪,與乞丐相差無幾。」

    沈浪歎道:「徐兄又何必自苦如此。」

    徐若愚苦笑道:「沈兄有所不知,那時小弟委實只有以肉體的折磨,方能多少減輕一些
心上的負疚與痛苦。」

    朱七七眼角瞟了瞟沈浪,幽幽歎道:「這話雖不錯,但我心裡的痛苦,卻是什麼也無法
減輕的。」

    沈浪只當沒有聽見,卻笑道:「丐幫乃當今武林第一大幫,門下弟子,遍佈天下,聲勢
之強,可稱一時無兩,徐兄若是為了要吃苦而投入丐幫,那就錯了。」

    徐若愚道:「小弟本無投入丐幫之意,只是意氣消沉,什麼事都不想做了,到後來山窮
水盡,別人見我模樣可憐,便施捨於我,我竟也厚顏收下。」

    他又自苦笑了笑,接道:「誰知丐幫消息真個靈通,居然認出了我的來歷,竟派出丐幫
中那三位長老,前來尋我談判。」

    朱七七道:「有什麼好談的。」

    徐若愚道:「他們說我即已有求乞的行為,便必需投入丐幫,否則便是犯了他們的規
矩,丐幫門中弟子,都要視我為敵。」

    朱七七道:「哪有這麼不講理的事……你難道這樣就答應了他們?」

    徐若愚避開了她的目光,垂首歎道:「不錯,我就這樣答應了他們,我……我那時對自
己前途如何,根本已全不在意,若有人要我去做和尚,我也會立刻去做的。」

    沈浪笑道:「丐幫如此做法,也不過是求才之意,他們如非要借重徐兄之聲名武功,徐
兄身後背著的麻袋,便不會有這麼多了。」

    他一眼瞧過,便瞧出徐若愚身後背著的麻代,至少也有七支——這麻代乃是丐幫中象徵
身份年資之物,麻袋越多,身份越高,由一袋弟子爬到七代弟子,這路途本是艱苦漫長得
很。

    如今徐若愚初人丐幫之門,便已成為七袋弟子,這在丐幫說來,倒當真是破例優遇之
事。

    徐若愚卻歎道:「小弟那時若非放開一切,又怎會投入丐幫?既已投入丐幫,又怎會再
去計較這幾隻麻袋……」

    他忽然抬頭一笑,接道:「但若非這七隻麻袋,小弟倒真還無法聽得那件秘密。」

    沈浪道:「徐兄今日想必就是為了這件秘密而來的了。」

    徐若愚道:「正是。」

    朱七七道:「究竟是什麼秘密?快說呀。」

    他垂首道:「小弟投入丐幫之後,丐幫也沒有什麼任務交付給我,只是終日隨著那三位
長老,游遊蕩蕩。」

    朱七七道:「幫主呢?你難道……」

    沈浪截口道:「丐幫自從昔年熊幫主故去之後,幫主之位,一直虛懸,幫中大事,全都
是由那三位長老共同裁奪。」

    朱七七眨了眨眼睛道:「那又何必,乾脆由他們三人中,選出一人來作幫主不就結
了?」

    沈浪笑道:「這三位長老,無論輩份,武功,聲名,俱都不相上下,是以三人互相謙
讓,誰也不肯登上幫主之位。」

    朱七七笑道:「他們三人只怕不是互相謙讓吧……我就不相信江湖中會有這樣的好
事……若說他們三個人互相爭奪,只是誰也無法勝得別人,於是只有三個人都不做,也不讓
別人做……這話我倒相信的。」

    沈浪道:「你倒聰明得很。」

    朱七七道:「我雖不聰明,但這種事……」

    瞧了沈浪一眼,突然改口道:「後來如何,還是你接著說吧。」

    徐若愚道:「就那幾日中過的極悠閒,但我卻已發覺了件奇異之事。」

    朱七七道:「什麼事?」

    徐若愚道:「他三人自從我人幫之日開始,便寸步不離的跟著我,而且三人同進同退,
縱在方便之時,至少也有兩個人跟著我,我原先本還猜不透其中原因,到後來才知道原來他
三人竟是誰也不肯讓別人單獨與我說話。」

    朱七七道,「這倒怪了,你又不是女子,難道他三人還會吃醋麼。」

    突然一拍手掌,笑道:「是了,這三人互爭幫主之位,誰也無法勝過別人,但其中無論
是誰,只要有你相助,便可壓倒其他兩人,登上幫主寶座,在這種情況下,三人自然互相猜
忌,生怕你被人說動,自然也萬萬不能讓別人與你單獨說話了,我早就知道這些人為了爭名
奪利,是什麼事都做得出來的。」

    沈浪沉吟道:「小弟久聞丐幫三老中,除了單弓性情偏激,有時行事難免任性之外,那
歐陽輪雖好飲食,卻是俠義正直之人,左公龍更是大仁大義,從不苟且……他三人可說無一
不是俠名鼎盛,又怎會……」

    徐若愚長歎截口道:「知人知面不知心,小弟若不是與他三人如此接近,實也夢想不到
這三人中竟有個人面獸心的惡魔……若不是小弟在無意間窺破了他的奸謀惡計,丐幫數千弟
子,便勢必斷送在此人手上。」

    沈浪動容道:「有此等事……」

    徐若愚道:「小弟今日前來,一來因是為了此事與沈兄多少有些關係,二來也是為了要
請沈兄念在江湖同道份上,挽救丐幫此次危機。」

    沈浪正色道:「小弟早已說過,丐幫乃當今天下最大幫派,丐幫若入奸人之手,整個江
湖也勢必因此大亂,此事既然如此嚴重,徐兄無論有何吩咐都請快說,小弟若能盡力,焉有
推辭之理。」

    徐若愚道:「此事要從四日之前說起。」

    他深深吸了口氣,沉聲接道:「四日前,我與他三人夜宿荒詞,他三人鼻息沉沉,小弟
卻是輾轉反側,不能成眠。」

    朱七七忍不住道:「他三人只怕都在假睡。」

    徐若愚道:「那日風雪嚴寒,他們在荒詞中生了堆旺火,我四人圍火而眠,我腳後睡的
是歐陽輪,歐陽輪的頭與左公龍睡在一齊,左公龍的腳抵著單弓的腳,單弓的頭自然便在我
的頭後面。」

    朱七七失笑道:「你四人如何睡覺,難道也與這秘密有什麼關係不成。」

    徐若愚道:「這其中自是大有關係……夜半之時,我眼瞧那火堆火勢已漸漸微弱,正待
起來加些柴木,哪知……」

    徐若愚接道:「哪知就在這時,我突覺單弓的手悄悄伸了過來。用手指在我前額之上,
緩緩劃出了幾個字。」

    朱七七笑道:「他果然未曾睡著。」

    沈浪卻沉聲道:「這幾個字必定關係重大的很。」

    徐若愚道:「他劃出的那幾個字,乃是:『你我合力,除左』。「朱七七道:「這單弓果然
不是個好東西,丐幫三老中,左公龍既是最好的一個人,你可千萬不能聽單弓的話。」

    徐若愚道:「那時我雖已辨出他劃出的字卻故作全無感覺,於是單弓便又劃道:「『此人
已不可信,動手當在今夜,此刻,否則』……」

    朱七七道:「下面呢?你快說呀。」

    徐若愚道:「他手指越重,顯見得已有些緊張起來,哪知他方自又劃出這十七個字,那
左公龍突然……」

    說到這裡,窗外突然響起一陣衣袂帶風之聲。

    此刻窗門早已被徐若愚緊緊關了起來,但這衣袂帶風之聲聽來仍然十分清晰,顯見得這
些人來勢甚是迅急。

    徐若愚面容突然慘變,嘶聲道:「不好……」

    沈浪一掌扇滅了燈火,道:「你知道來的是什麼人?」

    徐若愚道:「左公龍……」

    沈浪奇道:「他為何……」

    突然窗外一人沉聲道:「丐幫三老,此來乃是為了清理門戶,捉拿門下叛徒徐若愚,但
望江湖朋友莫要插足此事之中。」

    語聲沉重,中氣充足,顯見此人內力竟是異常深厚。

    沈浪悄聲道:「說話的就是左公龍麼?」

    徐若愚道:「就是他。」

    沈浪口中雖不再說話,但心中卻暗奇忖道:「若以武功而論,丐幫三老,聲名絕不及武
林七大高手之響,怎地這左公龍之內力聽來卻遠在天法大師,斷虹子,『雄獅』喬五等人之
上?莫非他一直深藏不露?莫非他近來突然得到什麼心法傳授?」

    只聽窗外人又道:「徐若愚,你還不出來麼,我早已知道你在這裡,你躲著也無用
的……此問前後左右,俱已被圍,你也休想逃出。」

    朱七七道:「他們不是一直在拉攏你麼?此刻為何又要你……」

    徐若愚長歎截口道:「只因他已知道我窺破了他的秘密,是以必定要殺我滅口。」

    朱七七道:「沒關係,你莫怕,有沈浪在這裡,誰也殺不了你的。」

    徐若愚道:「我生死無妨,只恨還未說出秘密……」

    突然間,風聲「嗖」的一響。

    一道火炮,穿窗而入,釘在牆上,竟是支火箭。

    沈浪舉手扇滅了牆上火箭碧綠的火焰,窗外之人已沉聲道:「徐若愚,我說完了話,你
若還不出來……」

    朱七七大喝道:「出去就出去,誰還怕你不成。」

    飛身而起,一腳踢開了窗戶,突然衣襟被人拉住,「砰」的跌倒床上——沈浪卻又飛身
到了窗外。

    夜色沉沉,雪光反映下,但見雪地上密壓壓一片,竟全是人影,少有七八十人之多。

    沈浪一眼瞧過,便知道徐若愚所要說的秘密,必定非同小可,否則這些人必然不致如此
勞師動眾。

    他身形方自掠出,人群間突然亮起了兩根火炬。

    火光照耀下,只見這七八十人,果然俱是蓬頭散髮,褸衣赤足,身後也都背著破麻袋,
顯見得都是丐幫中身份較高的弟子。

    兩隻火炬間,站著個滿面紅光,兩鬢已斑,年已五十出頭的乞丐,頦下一部花白長髯,
不住隨風飄拂。

    他身上衣袂,既無絲毫特異之處,身形也不比別人高大,但站在群丐之間,卻當真有如
鶴立雞群一般。

    只因他雖然站立不動,但那神情,那氣概,已和別人迥然而異,正如魚目中的一粒珍珠
一般。

    沈浪一眼便瞧見了他,一眼便瞧出了他是誰。

    此人一雙銳利如箭的目光,也正瞬也不瞬地盯在沈浪面上,森寒的面容,彷彿已將凝出
了霜雪。

    沈浪道:「閣下左公龍?」

    那人道:「正是,你是徐若愚的什麼人」沈浪道:「在下沈浪,與徐兄朋友相交。」

    左公龍沈眉一挑,道:「沈浪?老朽已聞得江湖之中,新近竄起一位少年劍客,一月之
間,便已名滿天下,不想今日在此得見。」

    這丐幫長老不但說話堂堂正正,從頭到腳,再也瞧不出有絲毫邪惡之氣。

    而徐若愚昔日為人行事,卻大有可被人誹議之處,若是換了別人,必定要對徐若愚之言
大起懷疑。

    但沈浪微一沉吟,卻道:「丐幫三老,向來焦不離孟,孟不離焦,卻不知單弓單長老,
歐陽長老此刻在哪裡?」

    左公龍道:「他兩人現在哪裡,與你又有什麼關係?」

    沈浪微微一笑,道:「在下只是想問問他兩位,徐若愚究竟是犯下了什麼錯處,竟令得
丐幫必定要以門規處治。」

    左公龍厲聲道:「單憑老夫之言,便已足夠,又何必再問別人?」

    沈浪笑道:「那麼,在下便要請教……」

    左公龍喝道:「丐幫之事,向來不許別人過問。」

    沈浪目光一轉,突然笑道:「既是如此,在下也不便涉身此事之中。」

    竟轉過了頭呼道:「朱姑娘,咱們走吧。」

    他這句話說出來,窗內的徐若愚固是大驚失色,就連朱七七都不免吃了一驚,飛身出
窗,詫聲道:「走?」

    沈浪笑道:「不錯。」

    朱七七道:「但……但徐若愚,咱們怎能拋下他不管。」

    沈浪笑道:「他與我們雖是朋友,但既已犯下門規,便該聽憑家法處治,這是武林規
矩,咱們怎可胡亂插手?」

    朱七七道:「但……但……」

    沈浪不等她再說話,面向左公龍,抱拳笑道:「在下告辭了。」

    哪知左公龍卻厲聲道:「你也走不得。」

    沈浪面上故意作出詫異之色:道:「閣下叫我莫要多問丐幫之事,我走豈非正是遵了閣
下之命,卻不知閣下為何又阻攔於我。」

    左公龍似乎呆了一呆,神情卻絲毫未變,冷冷道:「老夫行事,你更過問不得。」

    沈浪道:「但此事即與在下有關,在下為何問不得?」

    左公龍厲聲道:「好,我告訴你,只因你在江湖中是個奸狡之徒,徐若愚做的那個不屑
之事,想必也與你有關。」

    沈浪道:「如此說來,閣下是想將我與徐若愚一齊處治的了。」

    左公龍喝道:「正是。」

    沈浪突然仰天大笑起來,笑得竟似開心已極——這一來朱七七與徐若愚不禁大感驚異。

    左公龍怒道:「你笑什麼。沈浪大笑道:「我只是笑那狐狸,終於露出尾巴。」

    左公龍道:「你胡言亂語,究竟在說的什麼?」

    沈浪道:「我初見你一團正氣,本還不信你乃人面獸心的惡徒,只道徐兄之言有些虛
假,是以便試你一試。」

    他哈哈一笑,接道:「這一試之下,你果然露了馬腳,只是這馬腳究竟是如何露出來
的,只怕你自己還未必知道,你可要聽聽麼?」

    左公龍怒喝道:「你反正是將死之人,有什麼話盡量說吧。」

    沈浪道:「你根本只是一人前來,但方纔卻要假借『三老』之名,顯見得有些心虛膽
怯,你若非做了虧心事又怎會如此。」

    左公龍冷笑道:「還有呢?」

    沈浪道:「你口口聲聲,要我莫管閒事,等我要走時卻又攔阻於我,顯見是生怕徐若愚
已在我面前說出了你的隱私,是以便想將我一齊殺了滅口……你做的那事若非令人髮指,又
怎會怕人知道?」

    左公龍面色終於有些變了,怒道:「你……」

    他話未說出,朱七七已拍掌笑道:「沈浪畢竟是沈浪,憑你也想騙得我的沈浪,那真是
做夢。」

    徐若愚這才掠了出來,又驚又喜,道:「沈兄知我,小弟死亦無憾。」

    沈浪笑道:「徐兄說的當真不錯,畫虎畫皮難畫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又有誰能想到,
以仁義聞名的左公龍,竟是……」

    左公龍厲喝道:「竟是你的煞星。」

    突然一揮手,他身旁立木如石像的丐幫弟子,便風車般轉動起來,轉了兩轉,突然有數
十道刀光。

    這數十道刀光在轉瞬間便將徐若愚、朱七七與沈浪圍住,自刀光問瞧出去,還可瞧見有
十餘人站在外圍。

    這十餘人有的腰繫革囊,有的手持彎箭,顯然只要沈浪等人飛身而起,這十餘人的暗器
便要脫手而出。

    若在平地之上,這些暗器莫說沈浪,就連朱七七都不會瞧在眼裡,但身形凌空時,那情
況可是大不相同。

    只因以沈浪等人的輕功,若要飛身脫逃,憑這些丐幫弟子,又怎能阻攔得住。

    這一著正是要沈浪他們再也莫轉這逃走的念頭,斷絕了他們的退路,正是要趕盡殺絕,
一個不漏。

    朱七七臉色有些發白了,她殺伐場面雖然經歷不少,但手段如此毒辣,佈局如此周密的
對手,她終究還是極少遇見過。

    再瞧這數十條持刀的丐幫弟子,非但一個個腳步輕健,而且身形之旋轉,腳步之移動也
配合得絲絲入扣。

    Http://Xkj.Yeah.Net首家提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