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江湖奇男子            

    天色險霾,風冷,僻道之旁荒詞中,燃著堆火,十六八條大漢,圍坐在火堆旁,四下空
樽零亂,大漢們拍手而歌:「熊貓兒,熊貓兒,江湖第一遊俠兒,比美妙手空空兒,劫了富
家救貧兒,四海齊誇無雙兒……」

    歡笑高歌聲中,突聽荒祠外一人應聲歌道:「說他是四海無雙兒,倒不如說是醉貓
兒。」

    一條人影,凌空翻了四個斜鬥,落在火堆旁,正是那濃眉大眼,豪邁瀟灑的熊貓兒。

    大漢們齊地大笑長身而起,道:「大哥回來了。還有人問道:「大哥可是得手了麼?」

    熊貓兒目光四轉,顧盼飛揚,大笑道:「兄弟們幾曾聽過有空手而回的熊貓兒。」

    他伸手拍了拍火堆旁一條黃面漢子的肩頭,道:「吳老四,你眼睛果然不瞎,那兩人果
然有些來路不正,腰裡也果然肥的很,只是這兩人武功之高,只怕是做夢也想不到的了。」

    那漢子吳老四笑道:「武功再高,又怎能擋得住大哥你的空空妙手?」

    熊貓兒仰天大笑,道:「說得有理,且待我將這些收穫之物,拿出來大家瞧瞧,單只這
一票,只怕已可使北門口那十幾家孤兒寡婦好好生活下去了。」

    伸手一拍腰畔,笑聲突頓,面色突變,一隻伸入懷裡去的手,再也拿不出來,大漢們又
驚又奇道:「大哥怎地了?」

    熊貓兒怔在當地,口中不住喃喃道:「好厲害,好厲害……」

    火光下只見他額上汗珠,一粒粒迸了出來,突又仰天大笑道:「好身手,好漢子,我熊
貓兒今日能見著你這樣的人物,就算栽了個大跟斗也是心甘情願的。」

    吳老四道:「大哥你說的是誰?」

    熊貓一挑大拇指,道:「說起此人,武功之高,固是天下少有,風度之佳,更是我平生
僅見,我若是女子,那必定是非此人不嫁的。」

    吳老四更是奇怪,道:「他究竟是誰?」

    熊貓兒道:「他就是那兩條肥羊中的少年人。」

    大漢們齊地一怔,吳老四吶吶他說道:「大哥如此誇獎於他,他想必是不錯的了,
但,……但不知……」

    瞧了瞧熊貓兒那只伸在懷裡還縮不回的手,他頓住了語聲。

    熊貓兒笑道:「你此刻心中已是滿腹疑雲,卻又不便問出口來,是麼?但我卻不妨告訴
你,不但我自那人身上偷來的銀票已被那少年偷回去了,就連我自己的荷包,也落入那少年
的手中,這豈非偷雞不著蝕把米。」

    這種丟人的事,若是換了別人、怎肯在自己手下弟兄面前說出來,但熊貓兒卻說出來
了,而且說時還在笑得甚是高興。

    大漢們面面相覷,作聲不得。

    熊貓兒笑道:「你等作出此等模樣來則甚?能遇著這樣的人物已屬有福,丟些東西算什
麼,何況那東西本就是人家的。」

    吳老四吶吶道:「但……但大哥的荷包……」

    熊貓兒道:「那荷包也不算什麼,可惜的只是我以腰間這柄寶刀手琢的一隻貓兒,
但……」

    面色突變,失聲道:「不好,還有件東西也在荷包裡。」

    大漢們見他丟了什麼東西都不心疼,但一想起此物。面色竟然變了,顯見此物在他心中
必定珍貴異常。

    吳老四忍不住道:「什麼東西?」

    熊貓兒默然半晌,苦笑道:「那東西雖然只是我自個破廟裡拾得來的,但……但……」

    他仰天長長歎了口氣,接道:「但它卻是位姑娘的貼身之物。」

    吳老四期期艾艾,像是想問什麼,又不敢問出口。

    熊貓兒道:「你等可是想問我那女子是誰?是麼?」

    吳老四忍不住道:「那位姑娘不知是否大哥的……大哥的……」

    這句話他還是吶吶地不敢說出口,但大漢們已不禁齊地笑了起來。

    熊貓兒大笑道:「不錯,那位姑娘確是我心目中最最動人的最最美麗的女子,但是她究
竟姓甚名誰,是何來歷,我都不知道。」

    吳老四眨了眨眼睛,道:「可要小弟去為大哥打聽打聽。」

    熊貓兒苦笑道:「不必……唉,自從我那日見過那女子一面之後,她竟似突然失蹤了,
我在道上來回找了數次,都瞧不見她的影子。」

    他方自頓住語聲,便要轉身而出。

    大漢們齊地脫口問道:「大哥要去哪裡?」

    熊貓兒道:「我好歹也要將那荷包要回,也想去和那少年交個朋友,你們無事,便在這
裡等著。」話未說完,人已走了出去。

    吳老四望著他背景,喃哺歎道:「我走南闖北也有許多年來,卻當真從未見過熊大哥這
樣豪邁直腸的漢子,咱們能做他的小兄弟,真是福氣,這種人天生本就是要做老大的,他要
找人,我好歹得去幫他一手。」說著說著,也走了出去。

    還未到黃昏。

    熊貓兒三腳兩步,便已趕至大路,為了要在路上尋找沈浪與金無望,他自己未曾施展他
那絕好的輕功。

    他走了盞茶時分,但見個青衣婦人,佝僂著身子,一手牽著個女子,一手牽著只小驢,
躑躕而來。驢上的和走路的兩個女子,醜得當真是天下少有,就連熊貓兒也忍不住瞧了兩
眼。

    這兩眼瞧過,他突然發現這青衣婦人便是那日自己遇著的那動人的少女時,在破廟中烤
火的。

    他皺了皺眉,微一遲疑,突然擋住了這三人一驢的去路,張開了兩隻大手,笑嘻嘻道:
「還認得我麼?」

    那「青衣婦人」上上下下瞧了他幾眼,賠笑道:「大爺可是要施捨幾兩銀子?」

    熊貓兒笑道:「你不認得我,我卻認得你,那日你本是一個人,如今怎會變成了三個?
那位姑娘你可曾瞧見過?」

    青衣婦入身旁的朱七七,一顆絕望的心又怦怦跳動了起來,她還認得這無賴少年,她想
不到這無賴少年還會來找她,但聞青衣婦入道:「什麼一個、三個?什麼姑娘?大爺你說的
話,我可全不懂,大爺你要給銀子就給,不給我可要走了。」

    熊貓兒瞪服瞧著她,道:「你真的不懂,還是假的不懂,那日與你在破廟中烤火的姑
娘,你難道忘了麼?就是那眼睛大大,嘴巴小小……」

    青衣婦人似乎突然想起來了,道:「哦!大爺你說的原來是那位烤衣服的姑娘呀,唉!
她可生得真標緻,只是……只是那天晚上,她就跟著和大爺你打架的那位道爺走了,聽說是
往東邊去,大爺你大概是找不著她了。」

    熊貓兒失望的歎息一聲,也無法再問,方自回轉身,突覺這青衣婦人身旁的一個奇醜女
子,瞧他時的神情竟有些異樣。

    他頓住足,皺了皺眉,覺得有些奇怪,但他並沒有仔細去想,而青衣婦人卻已嘮嘮叨叨
地牽著驢子走了。

    朱七七一顆心又沉落下來,從此她再也不敢存絲毫希望。

    熊貓兒搖了搖葫蘆,葫蘆裡酒已空了,他長長歎了口氣,意興十分蕭索,十分惆悵,也
說不出是何滋味。

    突然身後有人喚道:「大哥。」

    原來吳老四已匆匆趕來,口中猶在喘著氣,模樣似乎有些神秘,熊貓兒不覺有些奇怪,
問道:「什麼事?」

    吳老四指著那「青衣婦人」的後影,悄悄道:「那兩……個兩個肥羊就是因為給這婦人
的銀票,才露了白的。」

    熊貓兒道:「哦……」

    吳老四道:「小弟眼尖,瞧見他們給這婦人的銀票,票面寫的是硃筆字,那就是說這張
銀票最少也在五千兩以上。」

    熊貓兒心頭一動,動容道:「你可瞧清楚了?」

    吳老四道:「萬萬不會錯的。」

    熊貓兒濃眉微皺,道:「若僅僅是在路上施捨貧苦,萬萬不會出手便是一張五千兩以上
的銀票,想來這婦人必定與那兩人關係非淺,那兩人既是江湖奇士,這婦人也必定不會是平
凡之輩,但她卻偏要裝成如此模樣,這……這其中必有蹊蹺。」

    突然轉身,向那「青衣婦人」追去。

    他腳步漸近,青衣婦人似是仍未覺察。

    熊貓兒目光四轉,突然出手如風,一把向這青衣婦人肩頭抓了過去,他五指已貫注真
力,只要是練武之人,聽得他這掌勢破風之聲,便該知道自己肩頭若是被他抓住,肩骨立將
粉碎。

    青衣婦人仍似渾然不覺,但腳下突然一個踉蹌,身子向前一跌,便恰巧在間不容髮的剎
那之間,將這一抓躲過。

    熊貓兒大笑道:「果然是好武功。」

    青衣婦人回過頭來,茫然道:「什麼好武功?大爺你說的話,我又不懂了。」

    熊貓兒道:「無論你懂與不懂,且隨我去吧。」

    青衣婦人道:「哪……哪裡去?」

    熊貓兒笑道:「我瞧你如此貧苦,心有不忍,想要施捨你。」

    青衣婦人道:「多謝大爺好竟,怎奈老婦還要帶著兩個侄女趕路。」

    熊貓兒突然大喝道,「不去也得去。」

    一躍上了驢背,反手一掌打在驢屁股上,那驢子吃痛不過,放開四躥,落荒奔去。青衣
婦人怔了一怔,神色大變,大罵道:「無賴回來。」熊貓兒大笑道:「我本就是無賴,你那
一套,用來對付俠義門徒,別人只怕還對你無可奈何,但你用來對付無賴,嘿嘿,無賴才不
吃你這一套。」

    那驢子雖瘦弱,但說話之間,已是奔出二十餘丈。

    青衣婦人頓足大呼道:「強盜……救人呀……」

    熊貓兒遙遙大呼道:「不錯,我就是強盜,但強盜本不怕好人,好人都是怕強盜的,你
喊破喉嚨也是無人敢來救你。」

    他去得更遠,眼見就將奔出視線之外。

    青衣婦人終於忍不住了,咬一咬牙,攔腰抱起那白飛飛,也不顧別人吃驚詫異,提氣縱
身,向前追去。

    「她」輕功身法,果然非尋常可比,手裡縱然抱著個人,接連三四個縱身,已在二十丈
開外。

    熊貓兒雙腿緊挾驢背,一手扶著面前那「醜女」——朱七七,一手拍著驢子屁股,大笑
道:「怎樣,你功夫還是被我逼出來了。」

    青衣婦人恨聲道:「逼出來又怎樣?你還想活命?」

    她又是幾個縱身,眼見已將追及奔驢。

    哪知熊貓兒卻突然抱起朱七七,自驢背上飛身而起,大笑道:「你追得上我再說。」

    突地一掠三丈,把驢子拋在後面,只因他深信這青衣婦人要追的絕不是驢子,而是驢子
上的「醜婦」。

    若是俠義門徒,這種事確是不便做出,但熊貓兒卻是不管不顧,只要目的正當,只要能
達到目的,他是什麼事都敢做的。

    青衣婦人實未想到這無賴少年竟有如此輕功,自己竟追不著他,「她」又是著急,又是
憤怒,大喝道:「停下來,咱們有話好說。」

    熊貓兒道:「說什麼?」

    青衣婦人道:「你究竟想要怎樣?放下我的侄女,都好商量。」

    這時兩人身形都已接近那荒祠。

    熊貓兒笑道:「停下也無妨,但你得先停下,我自然停下,否則你縱然追上三天三夜,
也未必能追得著我,這點你自己也該清楚。」

    青衣婦人怒罵道:「小賊,無賴。」

    但是終於不得不先頓住身形,道:「你要什麼?說吧。」

    熊貓兒在「她」五丈外遠近停下,笑道:「我什麼也不要,只要問你幾句話。」

    青衣婦人目光閃動,早已無半點慈祥之意,恨聲道:「快問。」

    熊貓兒道:「我先問你,給你銀票的那兩人究竟是誰?」

    青衣婦人道:「過路施捨的善人,我怎會認得?」

    熊貓兒笑道:「你若不認得他,他會送你那般巨額的銀票?」

    青衣婦人神情又一變,厲聲道:「好!我告訴你,那兩人本是江洋大盜,被我窺破了秘
密,是以用銀子來封住我的嘴,至於他兩人此刻哪裡去了,我卻真的不知道了。」

    熊貓兒咯咯笑道:「那兩人若是江洋大盜,你想必也是他們的同黨,像你這樣的人,身
邊怎會帶兩個殘廢的女子同行,這其中必有占怪。」

    青衣婦人怒道:「這……這你管不著。」

    熊貓兒仰天笑道:「我熊貓兒平生最愛管的,就是些原來與我無關的事,今日若不將你
制住,諒你也不肯說出實話。」

    語聲微頓,突然大喝道:「弟兄們,來呀。」

    喝聲方了,荒祠中已衝出十餘條大漢。

    熊貓兒將朱七七送了過去,道:「將這女子藏到隱秘之處,好生看管……」

    大漢們應聲來了,熊貓兒已飛身掠到青衣婦人面前,道:「動手吧。」

    青衣婦人獰笑道:「你真的要來送死?好。」

    「好」字方出口,一瞬之間,已拍出三掌,「她」顯然已不敢再對這無賴少年太過輕
視,肋下雖還挾著白飛飛,這三掌卻已盡了全力。

    熊貓兒身軀如虎,遊走如龍,倏地閃過三招,笑道:「念你是個婦人,再讓你三招。」

    青衣婦人神情更是凝重,厲聲道:「話出如風,莫要反悔。」

    左腳前踏,身軀半轉,右掌緩緩推了出去,口中厲聲又道:「這是第一招。」

    只見「她」五指半曲,拇指在掌心暗扣食指,似拳非拳,似掌非掌,出手更是緩慢已
極,這一「招已施出一半,對方還是摸不透」她「究竟擊向哪一個方位。熊貓兒索性凝立不
動,雙目逼視在」她「這一隻手掌之上,目光雖凝重,但嘴角卻帶著那滿不在乎的笑容。青
衣婦人掌在中途,突然一揚,直擊熊貓兒左耳,中指、無名指、小指亦自彈出,出勢有如閃
電。那左耳部位雖小,卻是對方萬難想到」她「會出手攻擊之處,換句話說,也正是對方防
守最弱之一、處。熊貓兒果然大出意料之外,匆忙中不及細想,身子向右一倒,哪知青衣婦
人早已算準他閃避此招時下身必定不致移動,閃避的幅度方式必定不大,熊貓兒身子一
倒,」她「食指已急速彈出,用的竟足內家」彈指神通「一類的功夫,掌勢未到,已有一縷
細風直灌熊貓兒耳穴。那耳穴裡更是人體全身上下最最脆弱之一處,平日若被紙卷一戳,也
會疼痛不堪,何況青衣婦人此刻自指尖逼出的一縷真氣,看來雖無形,其實卻遠比有形之物
還要尖銳,只要被它灌入耳裡,耳膜立將碎裂。熊貓兒當真未想到」她「竟使的出如此陰損
狠毒的招式,若非心腸毒如蛇蠍之人,委實做夢也想不出這樣的招式來。他百忙中縮頭,甩
肩,大仰身,倏地後退數尺,但那銳風來勢是何等迅急,他躲的雖快,額角還是不免被銳風
掃著,皮肉立時發紅。熊貓兒又驚又怒,大喝道:「這也算做一招麼?」

    他喝聲方起,青衣婦人已如影隨形般跟來,他喝聲未了,青衣歸人第二招已攻向他下腹
要害。

    這一招出手更是陰毒,此刻熊貓兒身子尚未站直,新力未生,舊力已竭,青衣婦人只當
這第二招已可將他送終。

    哪知熊貓兒體力之充沛,卻非任何人所能想像了,體內真力,竟如高山流水,源源不
絕。

    只見他胸腹間微一吸氣,身子「刷」的又後退數尺,腳跟著力,凌空一個翻身,又回到
青衣婦人面前。

    青衣婦人見他不但能將自己這兩招避過,而且身法奇詭,來去如電,目中也不禁露出驚
惶之色,厲聲道:「還有一招,你接著吧。」

    她手掌又自緩緩推出,看來又與第一招一般無二。

    熊貓兒冷笑道:「方纔本已該算三招,但再讓你一招又有何妨。」

    這句話說來並不短,他話說完了,青衣婦人掌勢也不過方自使出一半,熊貓兒身影峙立
如山,雙目凝視如虎,只等她此招使出,便要還擊殺手。

    但聞青衣婦人輕叱一聲:「著。」

    她手掌竟停頓不動,右足卻突然撩陰踢出。

    這一招又是攻人不及之處,熊貓兒全力閃身,堪堪避過,青衣婦人衣袖中突然又有數十
道細如銀芒的游絲,暴射而出,只聽滿天風聲驟響,閃動的銀芒,威力籠罩了熊貓兒身前左
右三丈方圓之處,這一下熊貓兒自身的武功縱然再高,只怕也是難以閃避的了。

    一旁觀戰的大漢們,方才見到熊貓兒疊遇險招,屢破險招,已是又驚又喜,聳然動容,
此刻更不禁為之驚呼出聲。就在這一剎那間,熊貓兒掌中葫蘆突然揮出,那滿天銀芒,竟有
如群蜂歸巢般,全被這葫蘆吸了過去。

    青衣婦人大驚失色,大漢們驚呼變作歡呼。

    熊貓兒長身站定,縱聲狂笑道:「好歹毒的暗器,好歹毒的手法,幸好遇著我熊貓兒,
乃是專破天下各門各派暗器的祖宗。」

    青衣婦人顫聲道:「你……你這葫蘆是哪裡來的?」

    熊貓兒大笑道:「你管不著,且接我一招。」

    笑語聲中,他手裡葫蘆如天雷般當頭擊下。

    青衣婦人急退數尺,竟未還手。

    熊貓兒笑道:「你為何不打了,動手呀。」

    青衣婦人狠狠地望著他,咬牙道:「不想今日竟遇著你……你這葫蘆。」頓了頓足,說
道:「也罷。」便待轉身而逃。

    熊貓兒長笑道:「你要走,只怕還未見如此容易。」

    寒光一閃,短刀離腰,有如經天長虹一般,攔住了青衣婦人的去路。

    青衣婦人目光盡赤,突然舉起肋下的白飛飛,迎著刀光拋了出去,熊貓兒吃了一驚,挫
腕收刀,以雙臂將白飛飛挾住,但就在這片刻間,青衣婦人已掠出數丈,再一縱身,便逃得
無影無蹤了。

    吳老四沿著道旁而行,突見那施捨銀票的兩隻「肥羊」,正在一株樹下,向個敞著衣襟
的大漢不住盤問。

    只見那個年紀較長的面色陰沉,形容詭異,驟看彷彿是具死屍似的,叫人見了,忍不住
心裡直冒寒氣。

    那年紀較輕的,卻是神情瀟灑,嘴角帶笑,叫人見了,如沐春風一般,不由得想與他親
近親近。

    吳老四心中一動,忖道:「熊大哥正在找他們,莫非他們也在找熊大哥,這倒巧了,只
可惜他們問的卻非咱們的兄弟。」

    當下大步趕了過去,笑道:「兩位可是要找人麼?」

    在樹下問話的自是沈浪與金無望,兩人上下打量了吳老四一眼,沈浪目光一亮,笑道:
「我等要找的人,朋友莫非認得?」

    吳老四道:「兩位且說說要找的是誰?」

    沈浪將那玉貓托在掌心,送到吳老四面前,笑道:「便是此人。」

    吳老四暗中大喜,便待伸手去搶玉貓,但他手一動,沈浪手已縮了回去,吳老四隻得干
笑數聲道:「兩位要找別人,小的只怕還不認得,但此人麼……」

    沈浪喜道:「你認得?他在哪裡?」

    吳老四道:「兩位隨我來。」轉身大步行去。

    冬日晝短,夜色早臨。

    那荒祠之中,火堆燒得更旺,四壁又添了五、六隻火把,使這孤立在積雪寒風中的荒
祠,溫暖如春。

    熊貓兒箕踞在角落裡一隻蒲團上,正瞧著火堆旁那兩個「醜陋」而「殘廢」的女子呆呆
出神。

    他總感覺這兩個少女有些異樣,雖然他直到此刻還未發現這兩個女子是經過易容改扮
的。

    江左司徒家的易容之術,果然妙絕人間。

    他只覺得這兩個女子,心裡似有許多話,卻說不出口,便自目光中流露出來,那目光是
如此焦急,如此迫切,卻又有些羞澀,有些歡喜。——朱七七真未想到命運竟是如此奇妙,
將自己救出魔掌的,竟是這曾被自己恨之入骨的無賴少年,而沈浪……

    唉,沈浪又不知哪裡去了。

    那奇妙的酒葫蘆正放在熊貓兒膝邊,葫蘆上沾滿著細如牛芒般的尖針,在火光下閃爍著
爛銀般的光芒。

    熊貓兒目光移向這酒葫蘆,用根柴片,挑起了一根尖針,仔細瞧了半晌,面色突然微
變。

    就在這時,吳老四直闖進來,呼道:「大哥,小弟為你帶客人來。」

    熊貓兒皺眉道:「什麼人?」

    他問完話,轉過身,便已瞧見金無望與沈浪。

    金無望面容仍自陰沉,沈浪面容仍自帶笑。

    他將玉貓雙手奉上,熊貓兒雙手接過,兩人俱未說話,只是微微一笑,所有的言語俱已
都包含在這一笑中。「於是,沈浪又自取出那玉璧——朱七七瞧見沈浪來了,心房似已停止
了跳動,此刻瞧見玉璧,面頰卻不禁一紅。她已有些知道這玉璧彷彿是那日在自己脫衣烤火
時失落的,卻再也不知道這玉璧怎會到了沈浪手中。只見熊貓兒伸手要去接那玉璧,沈浪卻
未給他。熊貓兒笑道:「這玉璧似乎也是在下的。」

    沈浪微微笑道:「兄台可看璧上刻的兩個字麼?」

    熊貓兒道:「自然看到,上面刻的是沈浪兩字。」

    沈浪道:「兄台可知道這兩字是何意思?」

    熊貓兒眨了眨眼睛,道:「自然知道,這沈浪兩字,乃是在下昔日一位知心女友的名
字,在下為了思念於她,便將她名字刻在玉璧上,以示永生不忘。」

    朱七七在一旁聽得又是好氣,又是好笑,暗道:「這少年端的是個無賴,為了要得這玉
璧,竟編出這等漫天大謊,而且說的和真的一樣。」

    沈浪也不禁失笑道:「如此說來,在下便是兄台那知心女友了。」

    熊貓兒呆了一呆,道:「這……這是什麼話?」

    沈浪道:「沈浪兩字,原是在下的姓名。」

    熊貓兒呆在那裡,臉上居然也有些發紅,但瞬間又大笑起來,道:「好,好,我偷也偷
不過你,騙也騙不過你,算我服了你,好麼?」

    沈浪但覺此人無賴得有趣,灑脫得可愛。

    只見熊貓兒笑聲漸住,忽又皺眉道:「但據我所知,這玉璧井非你所有之物,上面卻又
怎會刻著你的名字?莫非……莫非那位姑娘,是你的……」

    沈浪趕緊截口道:「不錯,那位姑娘乃是在下的朋友,在下此來,便是為了尋訪於她,
但望兄台告知她的下落。」

    熊貓兒並不作答,只是呆望著沈浪,喃喃道:「那位姑娘既然將你的名字刻在貼身的玉
璧上,想來對你必定情深意重……唉,好的很……唉。」

    沈浪是何等人物,眼珠一轉,便已瞧見這少年必定對朱七七有了愛慕之心,是以此刻才
有如此失魂落魄的模樣。

    一念至此,他更斷定這少年必然知道朱七七的下落,當下輕「咳」一一聲,又自追問著
道:「那位姑娘……」

    熊貓兒這才回過神來,強笑道:「不瞞你說,那位姑娘我也不過只見過一面,這玉璧便
是那次被我拾來的,以後我便再也未曾見過她。」

    他噓了口氣,接道:「更不瞞你說,這些天來我也曾四下去探望過她的下落,但她卻似
失蹤了,還有人說她已被斷虹子帶走了。」

    沈浪凝視著他,知道他說的並無虛假,於是尋找朱七七的這最大的一條線索,又告中斷
了。

    他垂下頭,沉聲歎息,卻急壞了火堆邊的朱七七。

    她真恨不得放聲大呼:「呆子,你們這些呆子,我就在這裡,你們難道看不出麼?」

    她身邊的白飛飛,目光反而比她安詳——一直都比她安詳得多。

    金無望目光卻一直凝注在酒葫蘆上,瞧得甚是仔細,他目光中竟似有些驚詫之色,此刻
突然問道:「這葫蘆你是哪裡得來的?」

    熊貓兒嘴角閃過一絲神秘的笑容,不答反間,道:「你莫非知道這葫蘆的來歷?」

    金無望「哼」了一聲,道:「不知道也就不問了。」

    熊貓兒道:「你既知道它的來歷,便不該問了。」

    金無望又「哼」了一聲,果然未再追問。

    沈浪聽得他兩人打啞謎般的問答,也不禁將注意之力轉到那酒葫蘆卜,瞧了幾眼,目中
突然有也有光芒閃動。

    這時金無望已又問道:「你可是與一個青衣婦人交過手了?」

    熊貓兒還是不答,又反問道:「你認得她?」

    金無望怒道:「究竟你在問我,還是我在問你?」

    熊貓兒哈哈大笑道:「這話我確是不該問的,你若不認得她,又怎會問我?不錯,我已
與她交過手了。」

    他目光逼視金無望,緩緩接道:「我不但已與她交手,還知道她便是江左司徒的後人。
火堆旁那兩位……兩位姑娘,便是我自她手中奪來的,那葫蘆上沾著的,也就是江左司徒家
之獨門暗器,毒性僅次於『天靈五花綿』的『煙雨斷腸絲』。」

    金無望面色微變,一步掠到火堆旁,俯首下望。

    白飛飛不敢瞧他面容,朱七七卻也回瞪著他。

    熊貓兒道:「江左司徒,除了暗器功夫外,易容之妙,已久著江湖,只是我卻看不出她
兩人也曾被易容……」

    金無望冷冷道:「若是被你看出,就不妙了。」

    沈浪心頭一動,突然道:「兄台既有這專破天下各門各派暗器,以東海磁鐵所鑄,號稱
『乾坤一袋裝』的神磁葫蘆,想必也曾習得司徒易容術的做法,不知兄台可否一施妙手,將
這兩位姑娘的真面目顯示出來,讓我等瞧瞧。」

    熊貓兒笑道:「原來你也知道『乾坤一袋裝』的來歷,只可惜我卻無兄台所說的妙手,
這兩位姑娘縱是天仙化人,咱們也無緣一睹她們的廬山真面目。」

    吳老四忍不住接口道:「易容之術還不好解?且待小弟用水給她洗上一洗,若是洗不
掉,最多用刀子刮刮,也就是了。」

    熊貓兒失笑道:「依你如此說來,江左司徒家的易容術,豈非有如台上戲子的裝扮一樣
了,司徒易容術名滿天下,哪有你說的這麼不值錢,你用刀子亂刮,若是刮破了她們原來的
容顏,這責任又有誰擔當?」

    朱七七卻聽得又是著急,又是氣惱。

    她又恨不得放聲高呼:「你們用刀子來利吧,刮破了我的臉,也沒關係……」

    金無望凝注著她的眼睛,緩緩道:「這女子非但已被易容,而且還曾被迫服下司徒的癱
啞之藥,我瞧她心裡似有許多話要說,卻又說不出口來……」

    熊貓兒突然找來個破盆,盛了盆火堆中的灰燼,送到朱七七面前,又找了根細柴,塞在
她手裡。

    朱七七目中立刻閃爍著喜悅的光芒。

    熊貓兒道:「咱們說話,你想必能聽得到的,此刻你心裡想說什麼話,就用這根細柴寫
在爐灰上吧……」

    朱七七不等他說完,已顫抖著手掌——她危難眼看已將終結,此刻她心頭之興奮激動,
自是可想而知。

    哪知,她竟連寫字的能力都已沒有,她本想先寫出自己的名字,哪知細柴在灰上划動,
卻寫得一團糟,誰也辨不出她的字跡。

    到後來她連那個細柴都把握不住,跌在灰上,朱七七又急又惱,恨不得一刀將自己這只
手割下。

    她想撕抓自己的面目,卻無氣力,她想咬斷自己的舌頭,也咬不動,她想發瘋,卻連發
瘋也不可能。

    她甚至連放聲痛哭都哭不出來,只有任憑眼淚流下面頰。

    沈浪、金無望、熊貓兒面面相覷,都不禁為之失聲長歎,就連四下旁觀的大漢,心頭也
都不覺泛起黯然憐惜之意。

    熊貓兒歎道:「且待我再試試另一個……」

    白飛飛喉音雖已黯啞,但身子並未癱軟,只因她本是柔不禁風的少女,是以根本不必再
服癱啞之藥。

    熊貓兒將灰盆送到她面前,她便緩緩寫道:「我是白飛飛,本是個苦命的孤女,卻不知
那惡婦人為何還要將我綁來,將我折磨成如此模樣。」

    熊貓兒眨了眨眼睛,突然問道:「你本來可是個絕美的女子?」

    白飛飛眼波中露出了羞澀之意,提著柴筆,卻寫不下去。

    熊貓兒笑道:「如此看來,想必是了,與你同樣遇難的這位姑娘,她可是生得極為漂
亮?她叫什麼名字?」

    白飛飛寫道:「我不認得她,也未看過她原來的模樣。」

    熊貓兒沉吟道:「如此說來,她遇難還在你之先?」

    白飛飛又寫道:「是,我本十分可憐她,哪知我……」

    沒有再寫下去,別人也已知道她的意思。只見她目中淚光瑩然,也忍不住流下淚來。

    熊貓兒回首道:「如今我才知道,那惡毒的婦人,想必是要迷拐絕色美女,送到某一地
方,只是生怕路上行走不便,是以將她們弄成如此模樣。」

    沈浪歎息點了點頭,暗道:「這少年不但手腳快,心思也快的很。」

    熊貓兒道:「她兩人昔日本是絕色美女,咱們總不能永遠叫她們如此模樣,好歹也得想
個法子,讓她們恢復本來模樣才是。」

    金無望閉口不語。

    沈浪歎息道:「有何法子?除非再將那位司徒門人尋來……」

    熊貓兒微一尋思,突然笑道:「我在洛陽城有個朋友,此人雖然年少,但卻是文武雙
全,而且琴棋書畫,絲竹彈唱,飛鷹走狗,醫卜星相,各式各樣千奇百怪的花樣,他也無一
不通,無一不精,咱們去找他,他想必有法子的。」

    沈浪笑道:「如此人物,小弟倒的確想見他一見,反正我等也正要去洛陽城探訪一事,
只是……不知兄台與他可有交情?」

    熊貓兒道:「此人非但是個酒鬼,也是個色狼,與我正是臭味相投,你我去尋訪於他,
他少不得要大大的破費了。」

    朱七七悲痛之極,根本未聽得他們說的是什麼話,只覺自己又被抬到車上,她也不知這
些人要將自己送去哪裡。

    車上還有個童子她認得他的,他卻不認得她了,竟遠遠地躲著她,再也不肯坐到她身
旁。

    熊貓兒用塊布將敞篷車蓋起,車馬啟行,直奔洛陽。

    車馬連夜而行,到了洛陽,正是凌晨時分。

    他們等了盞茶多時分,城門方開,金無望策馬入城。沈浪道。

    「如此凌晨,怎可騷擾人家?」

    熊貓兒笑道:「我在洛陽城還有個朋友,他家的大門,終年都是開著的,無論什麼人?
無論何時去,卻不會嘗著閉門羹。」

    沈浪微笑道:「此君倒頗有孟嘗之風。」

    熊貓兒柑掌大笑:「此人複姓歐陽,單名喜,平生最最歡喜的,便是別人將他比做孟
嘗,他若聽到你的話,當真要笑倒地上了。」

    金無望冷冷道:「看來閣下的狐朋狗友,倒有不少。」

    熊貓兒也不理他,搶過鞭子,打馬而行,凌晨之時,長街寂寂,熊貓兒空街馳馬,意氣
飛揚。

    突聞一條橫街之中,人聲喧嘩,花香飄散。

    熊貓兒揚起絲鞭,指點笑道:「這便是名聞天下的洛陽花市了,遠自千里外趕來此地買
花的人,卻有少不,尤其洛陽之牡丹,更是冠絕天下。」

    沈浪笑道,「我也久聞洛陽花市之名,今日既來此問,本也該買些鮮花才是,怎奈……
縱有買花意,卻無戴花人,還是留請來日吧。」

    兩人相顧大笑,車廂裡的朱七七卻聽得更是欲醉。

    她此刻若能坐在沈浪身旁,讓沈浪下車買花,她死也心甘情願了。

    而此刻她明知穿過花市,便是囚禁方千里,鐵化鶴等人秘窟,她腹中空有滿腹機密,卻
說不出口來,那鬢邊簪花的韻事,自更不過是遙遠的夢境罷了,車行顛簸,她淚珠又不禁滾
下面頰。

    這時忽然有兩輛白馬香車,斜地駛來,駛人花市。

    車廂外銅燈閃亮,車廂裡燕語鶯聲,不時有簪花佩玉的麗人,自車帷間向外偷偷窺望,
眼波橫飛,巧笑迎人。

    風捲車幔,朱七七不經意地自車後瞥了一眼,心頭不覺又是一跳,這香車自馬,赫然正
是那日載運鐵化鶴等人入城的魔車。

    只聽熊貓兒縱聲笑道:「只望見繡毅雕鞍佳人美,卻不知香車繫在誰家門?看來我也只
得空將此情付流水了。」

    沈浪笑道:「兄台如此輕薄,不嫌唐突佳人?」

    熊貓兒道:「此花雖好,怎奈生在路邊牆頭,你若是肯輕干金買一笑,我就可攀折鮮花
送君手,吾兄豈有意乎?」

    沈浪拊掌道:「原來你還是識途老馬。」

    熊貓兒大笑道:「今日的江湖俠少年,本是昔日的章台走馬客,你豈不知肯捨干金買一
笑,方是江湖奇男子。」

    兩人又自相顧大笑,朱七七又不禁吃了一驚。

    囚禁了許多英雄豪傑的神秘魔窟,竟會是王孫買笑的金粉樓?那些個身懷絕技的白雲牧
女,難道競會是投懷送抱的路柳牆花。

    這實是她再也難以相信的事。

    馬車終於到了那終年不閉的大門前,歐陽喜見了熊貓兒果然喜不自勝,當下擺開酒筵,
為他洗塵。

    熊貓兒匆匆為沈浪,金無望引見過了,便自顧飲啖。

    歐陽喜笑道:「你這隻貓兒,近日已越來越野,終年也難見你,今日裡闖到我家來,除
了貪嘴外,莫非還有什麼別的事?」

    熊貓兒笑罵道:「你只當我是來尋你這冒牌孟嘗的麼。嘿嘿,就憑你這點肥肉酸酒,還
休想將我這只野貓引來。」

    歐陽喜道:「你去尋別人,不被趕出才怪。」

    熊貓兒放下杯筷,道:「說正經的,我今日實是為一要事,尋訪王憐花而來,卻不知他
近日可在洛陽城中?歐陽喜笑道:「算你走運,他恰巧未離洛陽。」

    語聲微頓,突又笑道:「說起他來,倒有個笑話。」

    熊貓兒道:「王憐花笑話總是不少,但且說來聽聽,」歐陽喜道:「日前冷二先生來這
裡做買賣時,突然闖出位富家美女,我們的王公子想必又要施展他那套攀花手段了,卻不
知……」

    他故意頓住語聲,熊貓兒果忍不住間道:「卻不知怎樣了?歐陽喜哈哈笑道:「那位姑
娘見著他,卻彷彿見了鬼似的,頭也不回地跑了,這只怕是他一生中從未遇著的事,卻便宜
了賈剝皮,他本賣了個丫環給這位姑娘,她這麼一走,賈剝皮竟乘亂又將那少女偷偷帶走
了。」

    熊描兒也不禁放懷大笑,正想問他那位姑娘是誰。

    沈浪卻已先問道:「不知那冷二先生,可是與仁義莊有些關係?」

    歐陽喜歎道:「正是,這冷二先生,為了仁義莊,可算仁至義盡,江湖中都知道冷二先
生做買賣的手段天下無雙,一年中不知要賺進多少銀子,但冷二先生卻將銀子全送進仁義
莊,自己省吃儉用,連衣裳都捨不得買一件,終年一襲藍衫,不認得他的,卻要當他是個窮
酸秀才。」

    沈浪慨然道:「不想冷氏三兄弟,竟俱是人傑……」

    話猶未了,突聽一陣清朗的笑聲自院中傳來。

    一個少年的話聲道:「歐陽兄,你家的家丁好厲害,我還在高臥未醒,他卻說有隻貓闖
來,定要我來趕貓,卻不知我縱能降龍伏虎,但見了這隻貓也是頭疼的,」一個狐裘華服的
美少年,隨著笑聲,推門而入。

    熊貓兒大喝一聲,凌空一個翻身,越過桌子,掠到這少年面前,一把抓住他衣襟,笑罵
道:「一個自吹自擂的小潑皮,你除了拈花惹草外,還會什麼?竟敢自誇有降龍伏虎的本
領,也不怕風大閃了你的舌頭。」

    那少年笑道:「不好,這隻貓兒果然越來越野了。」

    熊貓兒大聲道:「近日來你又勾引了多少個女子?快快從實招來。」

    那少年還待取笑,一眼瞧見了金無望與沈浪,目光立被吸引,大步迎上去,含笑抱拳
道:「這兩位兄台一位如古柏蒼松,一位如臨風玉樹,歐陽兄怎地還不快快為小弟引見引
見。」

    歐陽喜嘻笑之間,竟忘了沈浪的名字,金無望的名字,他更是根本就不知道,只得含糊
道:「這位金大俠,這位沈相公,這位便是王憐花王公子,三位俱是人中龍鳳,日後可得多
親近親近。」

    金無望冷冷「哼」一聲,沈浪含笑還揖。

    於是眾人各自落坐,自又有一番歡笑。

    歐陽喜道:「王兄,這只野貓今日本是來尋你的,卻不肯說出是為了何事,你此刻快些
問問他吧。」

    王憐花笑道:「野貓來尋,終無好事,難怪這幾日我窗外鴉喧雀噪,果然是閉門家中
坐,禍從天上來。」

    熊貓兒笑道:「這次你卻錯了,此番我來,既不要銀子,也不要酒,只是將兩個絕色佳
人,送來給你瞧瞧。」

    沈浪暗笑忖道:「這貓兒看來雖無心機,卻不想他要人做事時,也會先用些手段打動人
心,再教人自來上鉤。」

    王憐花大笑道:「你找我會有如此好事,殺了我也難相信,那兩位絕色佳人,還是留給
你自己瞧吧,小弟唯恐敬謝不敏了。」

    熊貓兒笑罵道:「好個小人,豈能以你之心,度我之腹,此番我既已將佳人送來,你不
瞧也要瞧的,只是--」他眨了眨眼睛,頓住語聲。

    王憐花笑道:「我知道你眼睛一眨,就有花樣。如今花樣果然來了,反正我已上了你的
鉤,你這『只是』後有些什麼文章,還是快些作出來吧,也省得大家著急。」

    沈浪、歐陽喜俱不禁為之失笑。熊貓兒道:「只是你想瞧瞧這兩位佳人,還得要有些手
段。」

    王憐花道:「要有什麼手段,才能瞧得。」

    熊貓兒道:「你且說說你除了舞刀弄槍,舞文弄墨,吹吹唱唱,看天算卦,和醫人肚子
痛這些花樣外,還會些什麼?」

    王憐花道:「這些還不夠麼?」

    熊貓兒道:「非但不夠,還差得遠。」

    王憐花搖頭笑道:「好個無賴,只可惜我不知你爹爹生得是何模樣,否則我也可變作他
老人家,來教訓教訓你這不肖之子。」

    熊貓兒猛地一拍桌子,大聲道:「這就是了。」

    王憐花、歐陽喜都被他駭了一跳,齊地脫口道:「是什麼?」

    熊貓兒道:「你還會易容之術,是麼?……嘿嘿,莫搖頭,你既已說漏了嘴,想補可也
補不回來了。」

    王憐花苦笑道:「卻又怎樣?」

    熊貓兒道:「那兩位絕色佳人,如今被人以易容術掩住了本來的絕色,你若能令她們恢
復昔日顏色,我才真算服了你。」

    王憐花目光一閃,道:「這兩位姑娘是誰。」

    熊貓兒道:「這……這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她們姓白。」

    王憐花目中光芒立刻隱沒,似是在暗中鬆了口氣,喃喃道:「原來姓白……」

    突然一笑,接著:「老實說,易容之術,我也只是僅知皮毛。要我改扮他人,我雖不
行,但要我洗去別人易容,我還可試試。」

    熊貓兒大喜道:「這就夠了,快隨我來。」

    朱七七與白飛飛已被安置在一間靜室之中,熊貓兒拉著王憐花大步而入,沈浪等人在後
相隨。

    朱七七一眼瞧見王憐花,心房又幾乎停止跳動,全身肌膚起了悚慄,她委實做夢也未想
到熊貓兒拉來的竟是這可怕的惡魔。

    那時她落在「青衣婦人」手中時,她雖然已覺這人並不如「青衣婦人」可怕,但此刻她
方自逃脫「青衣婦人」的魔掌,又見著此人,此人的種種可怕之處,她一剎那便又都想了起
來。

    她只有凝注著沈浪,她只有在瞧著沈浪時,心頭的怕,才會減少一些,只恨沈浪竟不瞧
她。

    熊貓兒道:「你快仔細瞧瞧,她們臉上的玩意兒你可洗得掉?」

    王憐花果然俯下頭去,仔細端詳她們的面目。

    朱七七又是驚恐,又是感慨,又是歡喜,只因為她深信這王憐花必定有令她完全恢復原
來面目的本事。

    但她卻實也未想到造化的安排,竟是如此奇妙,竟要他來解救於她,她心中咬牙,暗中
忖道:「蒼天呀蒼天,多謝你的安排,你的安排確是太好了,只要他一令我回復聲音,我第
一件事便是揭破他的秘密,那時他心裡卻不知是何滋味?」想到這裡,連日裡她第一次有些
開心起來。

    她生怕王憐花發現她目光中所流露的驚怖、歡喜與感慨,這些強烈而複雜的情感,趕緊
俏悄閉起了眼睛。

    王憐花在她兩人面前仔細端詳了足有兩盞茶時分,動也未動,熊貓兒等人自也是屏息靜
氣,靜靜旁觀。

    只見王憐花終於站起身子,長長歎了口氣,道:「好手段……好手段……」

    熊貓兒著急問道:「怎樣了?你可救得了麼?」

    王憐花先不作答,卻道:「瞧這易容的手段,竟似乎是昔年江左司徒家不傳秘技……」

    熊貓兒大喜,擊節道:「果然不錯,你果然有些門道,你既能看得出這易容之術的由
來,想必是定能破解的。」

    王憐花道:「我雖可一試,但……」

    他長長歎息一聲,接道:「為這兩位姑娘易容之人,實已將易容之術發揮至巔峰,他將
這兩張臉做的實已毫無暇疵,毫無破綻。」

    熊貓兒忍不住截口道:「如此又怎樣?」

    王憐花道:「在你們看來,此刻她們這兩張臉固是醜陋不堪,但在我眼中看來,這兩張
臉卻是極端精美之作品,正如畫家所畫之精品一般,實乃藝術與心血之結晶,我實不忍心下
手去破壞於它。」

    熊貓兒不覺聽得怔住,怔了半晌,方自笑罵道:「狗屁狗屁,連篇狗屁。」

    王憐花搖頭歎息道:「你這樣的俗人,原不懂得如此雅事。」

    熊貓兒一把拉住了他,道:「這是雅事也好,狗屁也好,我全都不管,我只要你恢復這
兩位姑娘原來的顏色,你且說肯不肯吧。」

    王憐花苦笑道:「遇著你這只野貓,看來我也只得做做這焚琴煮鶴,大煞風景的事了,
但你也得先鬆開手才是。」

    熊貓兒一笑鬆手,道:「還有,她兩人此刻已被迷藥治得又癱又啞,你既然自道醫道高
明,想必是也能解救的了。」

    王憐花沉吟道:「這……我也可試試,但我既如此賣力,你等可也不能閒著,若是我要
你等出手相助,你等也萬萬不能推諉。」

    說這話時,他目光有意無意,瞧了沈浪一眼。

    沈浪笑道:「小弟若有能盡力之處,但請兄台吩咐就是。」

    王憐花展顏而笑,道:「好,一言為定。」

    他目光當即落在歐陽喜身上。

    歐陽喜失笑道:「這廝已在算計我了……唉,反正是福不是禍,是禍逃不過,我的王大
公子,你要什麼?說吧。」

    王憐花笑道:「好,你聽著……上好黑醋四壇,上好陳年紹酒四壇,精鹽十斤,上好細
麻紗布四匹……」

    歐陽喜道:「你!你究竟是想當醋罈子,還是想開雜貨鋪。」

    王憐花也不理他,接道:「全新銅盆兩隻,要特大號的,全新剪刀兩把,小刀兩柄,炭
爐四隻,銅壺四隻,也都要特大號的,火力最旺之煤炭兩百斤……還有,快叫你家的僕婦,
在半個時辰內,以上好乾淨的白麻布,為我與這位沈相公剪裁兩件長袍,手工不必精緻,但
卻必需絕對乾淨才可。」

    眾人聽他竟零零碎碎的要了這些東西,都不禁目瞪口呆。

    熊貓兒笑道:「聽你要這些東西,既似要開雜貨鋪,又似要當收生婆,還似要作專賣肉
包子的黑店東,將這位姑娘煮來吃了。」

    歐陽喜笑道:「卻坑苦了我,要我在這半個時辰裡為他準備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豈非
要了我的命了……」

    他口中雖在訴苦,面上卻滿是笑容,只因王憐花既然要了這些令人驚奇之物,想必自然
有令人驚奇的身手。

    而這「易容之術」,雖然盡人皆知,便卻大多不過是自傳聞聽來而已,歐陽喜雖是老江
湖了,但也只到今日,才能親眼瞧見這「易容術」中的奇妙之處,當下匆匆走出,為王憐花
準備去了。

    不出半個時辰,歐陽喜果然將應用之物,全部送來,爐火亦已燃起,銅壺中也滿注清水
並已煮得將要沸騰。

    王憐花取起一件白布長袍,送到沈浪面前,笑道:「便相煩沈兄穿起這件長袍,為小弟
作個助手如何?」

    沈浪道:「自當從命……」

    熊貓兒忍不住道:「我呢?你要我作什麼?」

    王憐花笑道:「我要你快快出去,在外面乖乖的等著。」

    熊貓兒怔了一怔,道:「出去?咱們不能瞧瞧麼?」

    歐陽喜笑道:「他既要你出去你還是出去兒,咱們……」

    上憐花道:「你也得出去。」

    歐陽喜也怔住了,道:「連……連我也瞧不得。」

    王憐花正色道:「小弟施術之時必需沉心靜志,不能被任何人打擾,只因小弟只要出手
稍有不慎,萬一在兩位姑娘身上留下些什麼缺陷,那時縱是神仙,只怕也無術回天了,是以
不但你兩人必需退出,就連這位金大俠,也請暫時迴避的好。」

    歐陽喜與熊貓兒面面相覷,滿面俱是失望之色。

    金無望卻已冷「哼」一聲,轉身退出。歐陽喜與熊貓兒知道再拖也是拖不過的,也只得
歎著氣走子。

    王憐花將門房緊緊掩起,又將四面簾幔俱都放下,簾幔重重,密室中光線立時黯了下
來,四下角落裡,似乎突然漫出了一種神秘之意。而那閃動的爐火,使這種神秘之意更加濃
重。

    沈浪靜靜地站著,靜靜地望著他,火爐上水已漸漸沸騰,蒸氣湧出,發出了一陣陣「絲
絲」的聲響。

    王憐花突然回身,凝注沈浪,道:「小弟請他們暫時迴避,為的自是不願將『易容術』
之秘密,洩漏出去,此點沈兄想必知道。」

    沈浪笑道:「不錯。」

    王憐花沉聲道:「歐陽喜與熊貓兒俱是小弟多年好友,而兄台與小弟,今日卻是初次相
識,小弟不願洩秘於他兩人,卻有勞兄台相助,這其中自有緣故,以兄台之過人智慧,此刻
必定已在。暗中奇怪。」

    沈浪微微一笑,道:「在下正想請教。」

    王憐花笑道:「這只因小弟與兄台雖是初交,但兄台之照人神采。卻是小弟平生所未曾
見過的,委實足以令小弟傾倒。」

    沈浪笑道:「多承誇獎,其實在下平生閱人雖多,若論慷慨豪邁。灑脫不羈,雖數熊
兄,但若論巧心慧智,文采風流,普天之下,興真允,人能及兄台。」

    他語聲微頓,目光閃動,突又接道:「除此之外,兄台想必還另有緣故,否則也
不……」

    王憐花不等他話說完,便已截口笑道:「不錯,小弟確是另有緣故,是以才對兄台特別
親近。」

    沈浪道:「這緣故想必有趣的很。」

    王憐花笑道:「確是有趣的很。」

    沈浪道:「既是如此有趣,不知兄台可願說來聽聽?」

    王憐花先不作答,沉吟半晌,卻接道:「方纔歐陽喜為小弟引見兄台時,並未說及兄台
的大號,是麼?」

    沈浪笑道:「歐陽兄想必是根本未曾聽清小弟的名姓,或是聽過後便已忘了,這本是應
酬場中極為常見之事。」

    王憐花道:「但兄台的姓名,小弟卻可猜出來的。」

    沈浪笑道:「兄台有這樣的本事?」

    王憐花微微一笑,道:「兄台大名可是沈浪。」

    沈浪面上終於露出了驚奇之色,道:「不錯,你果然猜對了,……你怎會猜出小弟的姓
名,莫非是……早已有人在兄台面前提起過小弟了麼。」

    兩人言來語去,朱七七在一旁聽得既是吃驚,又是羞急,又有些歡喜,既不願王憐花說
出沈浪的名字,又想聽王憐花說出沈浪的名字,既不願王憐花向沈浪出手,又恨不得沈浪一
拳將王憐花打死。

    她忍不住睜開眼睛,瞧著王憐花,究竟要如何對待沈浪,究竟要說出什麼話來?

    只聽王憐花笑道:「兄台若要問小弟怎會知道兄台的大名,這個……日後兄台自會知道
的。」

    轉過身子,將醋罈啟開,再也不瞧沈浪一眼,但手掌卻不免有些顫抖。

    朱七七暗中鬆了口氣,心頭亦不知是失望,還是慶幸?此刻她心情之複雜,連她自己也
分辨不清。

    工憐花將銅壺的壺口對住了白飛飛,那一陣陣熱氣直衝到自飛飛面上,白飛飛也只得閉
起眼睛。

    過了約摸盞茶時分,王憐花道:「有勞沈兄將壺蓋啟開。」

    沈浪一直在靜靜地瞧著他,此刻微笑應了,伸手掀起壺蓋,那熾熱更甚於火炭的青銅壺
蓋,他竟能滿握在掌中,竟似毫不在意,王憐花似乎未在瞧他,但神色間卻已有了些變化—
—這變化是驚奇,是讚佩,是羨慕,還是妒嫉?也許這四種心情,都多少有著一些。

    他將醋傾入銅壺中,又過了半晌,壺中衝出的熱氣,便有了強烈的酸味,這蒸餾的酸
氣,使白飛飛眼睛閉得更緊了。

    這樣過了頓飯工夫,半罈醋俱己化作蒸氣,白飛飛嘴角僵硬的肌肉,已有些牽動,而且
已潑出些唾沫。

    王憐花放下醋罈,取起酒罈,將酒傾入壺中,酸氣就變為酒氣,酒氣辛辣,片刻間白飛
飛眼角便泌出了淚水。

    滿室火焰熊熊,沈浪與王憐花額上都已有了些汗珠,王憐花又在兩隻盆中注滿了酒、醋
與清水,口中道:「麻煩沈兄將這位姑娘的衣衫脫下,抬進盆裡。」

    沈浪呆了一呆,吶吶道:「衣衫也得脫下麼?」

    王憐花道:「正是,此刻她毛孔已為易容藥物所閉塞,非得如此,不能解救。」

    說話間自懷中取出三雙小小的木瓶,自瓶中倒出些粉未,分別傾入兩隻銅盆,忽又笑
道:「堂堂的男子漢,連女人的衣衫都不敢脫麼?」

    沈浪轉首望去,只見白飛飛一雙淚光盈盈的眸子裡已流露出混合著驚惶、羞急與乞憐的
光芒。

    他輕歎一聲,道:「事急從權,不得不如此,但請姑娘恕罪。」

    緩緩伸出手掌,解開了白飛飛肋下的衣鈕。

    熊貓兒與歐陽喜在門外逡巡徘徊,走個不停,滿面俱是焦急之色,那心情真的和枯守在
產房外,等著看自己妻子頭胎嬰兒降生的父親有些相似,金無望雖能坐著不動,但目光也已
有些失去平靜。

    只聽房中傳出一陣撥動炭火聲,嗤嗤水沸聲,注水入盆聲,刀剪響動聲,還似乎有些洗
澡之聲。

    熊貓兒忽然笑道:「聽這聲音,他兩人競似在裡面殺豬宰羊一般,那兩位姑娘,不知要
被他們如何擺佈……」

    歐陽喜苦笑道:「他若肯讓我進去瞧瞧,要我叩三個頭,我都心甘情願。」

    熊貓兒點頭歎道:「誰說不是,只可惜……」

    突聽門裡傳出一聲驚呼一聲輕叱,競是沈浪的聲音。

    金無望霍然長身而起,便待闖入門去,卻被熊貓兒一把拉住了。

    金無望怒道:「你要怎地?熊貓兒笑道:「兄台何必緊張,以沈兄那樣的人物,還會出
什麼事不成?金兄若是胡亂闖進去,王憐花一怒之下,說不定將剩下的一半事甩手不管了,
那時便該當如何是好?那兩位姑娘豈非終生無法見人了。」

    金無望沉吟半晌,冷「哼」一聲,甩開了熊貓兒的手,大步走回原地坐下,他想像沈浪
這樣的人,的確是不會出什麼事的。

    但這時,門內卻又響起了一陣手掌相擊聲,響聲急驟,有如密珠相連,金無望不禁又為
之變色,再次長身而起。

    歐陽喜亦自皺眉道:「這是什麼聲音?」

    熊貓兒沉吟道:「只怕是王憐花在為那兩位姑娘推拿敲打。」

    歐陽喜連連頷首道:「不錯……不錯……」

    金無望口中雖不言語,但心裡自也接受了熊貓兒的猜測,但他身子才自坐下,門裡又傳
出一聲驚呼。

    這次驚呼之一聲,卻是王憐花發出的。

    歐陽喜面色變了,也待闖將進出,但他也被熊貓兒拉住了。

    Http://Xkj.Yeah.Net--俠客居首家提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