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手的拇指            

                                  一

    不是人是什麼?

    是野獸?是鬼魅?是木頭?還是仙佛?

    也許都不是。

    只不過他做的事偏偏又超越了凡人能力的極限,也超越了凡人忍耐的極限。

    燕南飛有很好的解釋:「就算你是人,最多也只能算是個不是人的人。」

    傅紅雪笑了,居然笑了。

    縱然他並沒有真的笑出來,可是眼睛裡的確已有了笑意。

    這已經是很難得的事,就像是暴雨烏雲中忽然出現的一抹陽光。

    燕南飛看著他,卻忽然歎了口氣,道:「令我想不到的是、你這個不是人的人居然也會
笑。」

    傅紅雪道、不但會笑,還會聽。」

    燕南飛道:「那麼你就跟我來。」

    傅紅雪道:「到哪裡去?」

    燕南飛道:「到沒有雨的地方去,到有酒的地方去。」

    小樓上有灑,也有燈光.在這春寒料峭的雨夜中看來,甚至比傅紅雷的笑更溫暖。

    可是傅紅雪只抬頭看了一眼,眼晴裡的笑意就冷得凝結,冷冷道:「那是你去的地方,
不是我的I」燕南飛道「你不去T」

    搏紅雪道「絕不去。」

    燕南飛道「我能去的地方.你為什麼不能去?」

    傅紅雪道「因為我不是你,你也不是我。」

    就因為你不是我,所以你絕不會知道我的悲傷和痛苦。

    這句話他並沒有說出來也不必說出來。燕南飛已看出他的痛苦,甚至連他的臉都已因痛
苦而扭曲。

    這裡只不過是個妓院而已,本是人們尋歡作樂的地方,為什麼會引起他如此強烈的痛苦?
莫非他在這種地方也曾有過一段痛苦助往事7

    燕南飛忽然問道「你有沒有看見那個陪我到鳳凰集,為我撫琴的人。」傅紅雪搖頭。

    燕南飛道「我知道你汲有看見,因為你從不喝酒,也從不看亥

    他盯著傅紅雪,饅饅地接著道「是不是因為這兩樣事都傷過你的心?」傅紅雪沒有動,
也沒有開口,可是臉上每一根肌肉都已腦緊。

    燕南飛說的這句話,就像是根尖針.刺入了他的心。

    —在歡樂的地方,為什麼不能有痛苦的往事?

    —若沒有歡樂,哪裡來的痛苦?

    痛苦與歡樂的距離,豈非本就在一線之間?

    燕南飛閉上了嘴。

    他已不想再問,不忍再問。

    就在這時,高牆厲突然飛出兩個人,一個人「噗」的跌在地上就不再動了,另個人卻以
「燕子三抄水」的絕頂輕功,樓·

    燕南飛出來時,窗於是開著助,燈是亮著的I

    燈光中只看見一個纖弱輕巧的人影閃了閃,就穿窗而入。

    倒在地上的,卻是個臉色蠟黃.於核瘦小,還留著山羊鬍子助黑衣老人。

    他一跌下來,呼吸就停頓。

    燕南飛一發覺他的呼吸停頓,就立刻飛身而起,以最快速速度,掠上高樓,穿窗而人

    等他穿過窗戶,才發現傅紅雪已站在屋予裡。

    屋裡沒有人,只有一個濕琳琳的腳印。腳印也很纖巧.剛才那條飛燕般的人影,顯然是
個女人。

    燕南飛皺起了眉,喃喃道「會不會是她?」

    傅紅雪道「她是誰?」

    燕南飛道「明月心。」傅紅雪玲冷道「天上無月,明月無心,哪裡來的明月心?」

    燕南飛歎了口氣,苦笑道「你錯了,我本來也錯了,直到現在,我才知道明月是有心
的。」

    無心的是薔薇

    薔薇夜天涯。

    傅紅雪道「明月心就是這裡的主人?」

    燕南飛點點頭,還沒有開口,外面已響起了敲門聲。

    門是虛掩著的,一個春衫薄薄,面頰紅紅,眼睛大大的小姑娘左手捧著個食盒,右手拿
著一壇還未開封的酒走進來,就用那雙靈活的大眼睛盯著傅紅雪看了半天,忽然道「你就是
我們家姑娘說的那位貴客?」

    傅紅雪不懂,連燕南飛都不懂。

    小妨娘又道「我們家姑娘說,有貴容光臨,特地叫我準備了酒菜,可是你看來卻點也不
像是貴客的樣子。」

    她好像連看都懶得再看傅紅雪,嘴裡說著話,人已轉過身去收拾桌子,重擺杯筷。剛才
那個人果然就是明月心。

    黑衣老人本是想在暗中刺殺燕南飛的,她殺了這老人,先不露面,為的是也許就是想把
博紅雪引到這小樓上來。

    燕南飛笑了,道「看來她請客的本事遠比魏大得多了。」

    傅紅雪板著臉,玲冷道「只可惜我不是她想像中的那種貴客。」燕南飛道「但是你畢竟
已來了,既然來了又何妨留下7」

    傅紅雪道「既然我已來了,你為什麼還說?」

    燕南飛又笑了笑.走過去拍開了酒罈上完整的封泥,立刻有一陳酒香撲鼻。

    「好酒」他微笑著道「連我到這裡來,都沒有喝過這麼好的酒」

    小始娘在倒酒,從罈子裡倒入酒壺,再從酒壺裡倒人酒杯。

    燕南飛道「看來她不但認得你,你是怎麼樣一個人,她好像也很清楚。」

    酒杯斟滿,他一飲而盡,才轉身面對著傅紅雪,緩緩道「我的心願未了只因為有個人還
沒有死。」

    傅紅雪道「是什麼人?」

    燕南飛道「是個該死的人。」

    傅紅雪道「你想殺他?」

    燕南飛道「我日日夜夜都在想。」

    傅紅雪沉默著,過了很久,才冷冷道:「該死的人,遲早要死的,你為什麼☆定要自己
動手?」

    燕南飛根根道「因為除了我之外,絕沒有別人知道他該死。」/傅紅雪道「這個人究竟
是誰?」

    燕南飛道「公子羽」

    屋於裡忽然靜了下來,連那倒酒的小姑娘都忘了倒酒I

    公子羽☆這三個宇本身就彷彿有種令人懾服助力量。

    雨點從屋搪上滴下,密如珠簾。…

    傅紅雪面對著窗戶,過了很久,忽然道「我問你,近四年來,真正能算做大俠的人有幾
個T」

    燕南飛道「有三個。」☆

    傅紅雪道「只有三個?」

    燕南飛道「我並沒有算上你,你……」傅紅雪打斷了他的話☆冷冷道「我知道我不是;
我只會殺人,不會救人。」

    燕南飛道「我也知道你不是,因為你根本不想去做。」

    傅紅雪道「你說的是沈浪、李尋歡和葉開?」

    燕南飛點點頭,道「只有他們三個人才配。」這一點江湖中絕沒有人能否認,第一個十
年是沈浪的時代,第二個十年小李飛刀縱橫天下第三個十年屬於葉開。

    傅紅雪道:「最近十年?」

    燕南飛伶笑道「今日之江湖,當然已是公子羽的天下。」酒杯又滿了,他再次一飲而
盡:「他不但是天演貴胃,又是沈浪的喉立傳人,不但是文采風流的名公於,又是武功高絕
的大俠客1」

    傅紅雪道「但是你卻要殺他。」

    燕南飛饅疆地點了點頭,道「我要殺他,既不是為了爭名,也不是為了復價。」

    傅紅雪道「你為的是什麼?」

    燕南飛道「我為的是正義和公道,因為我知道他的秘密☆只有我」」、」

    他第三玻舉杯,突聽「波」的一響,酒杯競在他手裡碎了。

    他的臉色也變了,變成種詭秘的慘碧色。

    傅紅雪看了他,霍然長身而起,出手如風,將一雙銀筷塞進他嘴裡,又順手點了他心脈
四周的八處穴道

    燕南飛牙關已咬緊,卻咬不斷這雙銀筷,所以牙齒間還留著一條經。

    所以傅紅雪才能將一瓶倒入他嘴裡,手指在他居上一接一托。

    銀筷拔出,藥已人腹。

    小姑娘已被嚇象了j正想悄悄溜定,忽然發現一雙比刀鋒還冷的腦筋在盯著她L

    酒壺和酒杯都是純銀的,酒罈上的泥封絕對看不出被人動過的痕跡。…☆可是燕南飛已
中了毒,只喝三杯酒就中毒很深,酒裡的毒是從哪裡來的?

    傅紅雪翻轉酒罈酒傾出,燈光明亮,壇底彷彿有寒星一閃。

    他拍碎酒罈.就找到了一根慘碧色的毒釘。

    釘長三寸,酒罈卻只有一寸多厚,把尖釘從壇底打進去.釘尖上的毒,就溶在酒裡。

    他立刻就找出了這問題的答案,可是問題並不止這一個——毒是從釘上來的,釘是從哪
裡來的?

    傅紅雪的目光冷如刀鋒,冷冷道:「這罈酒是你拿來的?」

    小姑娘點點頭,蘋果般的臉已嚇成蒼白色。

    傅紅雪再問:「你是從哪裡拿來的?」

    小姑娘聲音發抖,道「我們家的灑,都藏在樓下的地窖裡。」

    傅紅雪道:「你怎麼會選中這罈酒?」

    小姑娘道:「不是我選購,是我們家姑娘說,要用最好助酒款待貴客,這壇就是最好的
酒」

    傅紅雪道:「她的人在哪裡?」

    小姑娘道:「她在換衣服,因為…。/

    她沒有說完這句話,外面已有人替她接了下去「因為我剛才回來的時候,衣服也已濕
透。」

    她的聲音很好聽,笑得更好看,她的態度很幽雅,裝束很清淡。

    也許她並不能算是個傾國傾城的絕色美人,可是她走進來助時候,就像是暮春的晚上,
一片淡淡的月光照進窗戶,讓人心裡覺得有種說不出的美,說不出的恬靜幸福。

    她的眼波也溫柔如春月,可是當她看見傅紅雪手裡站著的那根毒釘時,就變得銳利了。

    「你既然能找出這根釘,就應該能看得出它的來歷。」她聲音也變得尖銳了些:「這是
蜀中唐家的獨門暗器,死在外面的那個老人,就是唐家唯一曲敗類窟翔,他到這裡來過,這
裡也並不是禁衛森嚴的地方,藏酒的地窖更沒有上說鎖」

    傅紅雪好像根本沒有聽見她說得這些話,只是癡癡地看著她,蒼的臉突然發紅呼吸突然
急促臉上的雨水剛干,冷汗已滾滾而落。明月心始起頭,才發現他臉上這種奇異的變化,大
聲道「難道你也中了毒?」

    傅紅雪雙手緊提,還是忍不住在發抖突然翻身,箭一船竄出窗戶。小姑娘吃驚地看著他
人影消失,皺固道「這個人的毛病例真不少。」

    明月心輕輕歎了口氣,道:「他的毛病的確已很深。」

    小姑娘道「什麼病?」

    明月心道「心病。」

    小姑娘眨瞪眼,道「他的病怎麼會在心裡?」

    明月心沉默了很久,才歎息著道「因為他也是個傷心人。」

    只有風雨,沒有燈。

    黑暗中的市鎮,就像是一片荒漠。

    傅紅雪已倒下來,倒在一條陋巷的陰溝旁,身子捲曲抽搐,不停地嘔吐。

    也許他並沒有吐出什麼東西來,他改出的只不過是心裡的酸苦和悲痛。他的確有病。

    對他說來,他的病不但是種無法解脫助痛苦,而且是種羞辱。每當他助憤怒和悲傷到了
極點時,他的病就會發作,他就會一個人躲起來,用最殘酷的方法去折磨自已。

    因為他根自己,恨自己為什麼會有這種病。

    玲雨打在他身上,就像是一條條鞭子在抽打著他。他的心在流血,手也在流血。他用力
抓起把砂土,和著血塞進自已的嘴。

    他生怕自已會像野獸呻吟呼號。他寧可流血,也不願讓人看見他的痛苦和羞辱。

    可是這條無人的陋巷裡,卻偏偏有人來了。

    條纖弱的人影慢饅地走了過來.走到他面前。他沒有看見她的人,只看見了她的腳。雙
纖巧麗秀氣的腳,穿著雙柔軟的緞鞋,和她衣服的顏色很相配。

    她衣服的顏色總是清清淡談的,淡如春月。

    傅紅雪喉嚨裡突然發出野獸般的低吼,就像是條腹部中刀的猛虎。

    他寧可讓天下人都看見他此刻的痛苦和羞辱,也不願讓這個人看見。

    他掙扎著想跳起來,怎奈他全身的朋陶都在痙攣收縮。

    她在歎息,歎息著彎下腿。

    他聽見了她的歎息,他感到雙冰冷的手在輕撫他的臉。

    然後他就突然失去了細覺,他所有的痛苦和羞辱也立刻得到解脫。

    等他醒來時,又已回到小樓。

    她正在床頭看著他,衣衫淡如春月,眸於卸亮如秋星。

    看見了這雙脖子,他心靈深處立刻又起了一陣奇異的顫抖,就彷彿琴弦無端被撥動。

    她的神色卻很玲,淡淡道「你什麼話都不必說,我帶你回來,只不過因為我要救燕南
飛,他中的毒很深了。」

    傅紅雪閉上眼睛,也不細是為了要避開她的眼波,還是因為不願讓她看見他眼中的傷
痛。

    明月心道:「我知道江湖中最多只有三個人能解唐家的毒,你就是其中之一。」

    傅紅雪沒有反應,可是他的人忽然就已站了起來,面對著窗戶,背對著她。

    他身上穿的還是原來的衣服,他的刀還在手邊,這兩件事顯然讓他覺得安心了些,所以
他這次並沒有掠窗而出,只冷冷地問了句,「他還在?」/「還在,就在裡面的屋子裡。。

    」我進去,你等著。」

    她就站在那裡,看著他慢慢地定進去,看到他走路的姿勢,她降於也不禁流露出一種難
以解釋的痛苦和哀傷。

    過了很久,才聽見他的聲音從問簾後傳出「解藥在桌上。」聲督還是冰冷的「他中的毒
並不深,三天之後,就會清醒,七天之後,就可以復原了。」

    「但是你現在還不能走I」她說得很快.好像知道他立刻就要走:6就算你很不願意看
見我,現在還是不能走」

    風從窗外吹進來,門上的簾子輕輕被動,裡面一點回應都沒有。

    他的人走了沒有?

    「我很瞭解你,也知道你過去有段傷心事,讓你傷心的人,一定長得很像我。」明月心
的聲音很堅定,接通「可是你一定要明白,她就是她,既不是我,也不是別的人。」

    —所以你用不著逃避,任何人都用不著逃避。

    後面一句話她並沒有說出來,她相信他一定能明白她的意思。

    風還在吹,簾子還在波動,他還沒有走1

    她聽見了他的四恩,立刻道「如果你真的想讓他再活一年,兢應該做到兩件事。」

    他終於開口「什麼事?」

    「這七天內你絕不能走」她眨了眨眼,才接著說下去:「中午的時候,還得陪我上街
去,我要帶你去看幾個人。」

    「什麼人?」

    「絕不肯再讓燕南飛多活三天的人」

    中午』。

    一輛馬車停在後園的小門外,車窗上的簾子低垂。

    「為什麼要坐車T」

    「因為我只想讓你看見他們,並不想讓他們看見你。」明月心忽然笑了笑道:「我知道
你也不想看見我,所以我已準備在臉上戴個面

    她帶的是個彌陀佛面具,肥肥胖胖的臉,笑得好像是個胖娃娃,襯著她纖柔苗條的腰
肢,看來實在很滑稽。

    傅紅雪還是連看都沒有看她一眼蒼白的手裡,還是緊授著那棲漆黑的刀。

    在他眼中看來,這世上彷彿已沒有任何事能值得他笑一笑。

    明月心的一雙眸子卻在面具後盯著他,忽然問道「你想不想知道我第一個要帶你去看助
人是誰?」

    傅紅雪沒有反對。

    明月心道:「是杜雷,『一刀動風雷』的杜雷。』

    傅紅雪沒有反應。

    明月心歎了口氣,道:「看來你脫離江湖實在已太久了.居然連這個人都不知道。」

    傅紅雪終於開口,冷降道,「我為什麼一定要知道他2」

    明月心道:「因為他也是榜上有名的人。」

    博紅雪道:「什麼榜7」

    明月心道:「江湖名人榜1」

    傅紅雪臉色更蒼白。

    他細道已經在江湖中混出了名的人,是誰也不肯向誰低頭的,

    昔年百曉生作《兵器譜》,品評天下高手,雖然很公正,還是引起了一連串兇殺,後來
甚至有人說他是故意在江湖中興風作浪。

    如今這「江湖名人榜」又是怎麼來的?是不是也別有居心?

    明月心道「據說這名人榜是出自公子羽的手筆,榜上一共只有十三個人的名字。」

    傅紅雪忽然冷笑,道「他自己的名字當然不在榜上。」

    明月心道:「你猜對了。」

    傅紅雷目光閃動,又問道,「葉開呢?』

    明月心道「葉開的名字也不在,這也許只因為他已完全脫離了江湖,已經是人外的人,
已經在天外的天上。」傅紅雪沉默著,目光似已忽然到了遠方。

    遠方天畔,涼風習習,一個人衣抉飄舞.彷彿正待乘風而去。

    明月心道「我知道葉開是你唯一的朋友,難道你也沒有他的消息?」

    傅紅雪的目光忽又變得刀鋒般冷酷,冷拎道:「我沒有朋友,一個都沒有。」

    明月心在心裡歎了口氣,轉回話題,道:「你為什麼不問我,榜上有沒有你的名字?」

    傅紅雪不問,只因為他根本不必問。

    明月心道「也許你本來就不必問的,榜上當然有你的名字,也有燕南飛的」

    她沉吟著,又道「這名人榜雖然註明了排名不分先後,可是一張紙上寫了十三個名字,
總有先後之分。」

    傅紅雪終於忍不住問「排名第一的是誰?』

    明月心道「是燕南飛」

    傅紅雪握刀的手一陣獨緊,又慢慢放鬆。

    明月心道「他在江湖中行走,為什麼永無安寧的一日,你現在總該明白了。」

    傅紅雪沒有開口,馬車已停下,正停在一座高樓的對面。

    會賓樓的樓高十丈。

    「我知道杜雷每天中午都在這裡吃飯都要吃到這時候才定1」明月心道:「他每天吃的
都是四樣萊和兩碗飯,一壺酒,連菜單都沒有換過」

    傅紅雪蒼白的臉上還是全無表情.瞳瞪孔卻開始收縮。

    他知道自己這次又遇見了一個極可怕的對手。

    江湖中高手如雲何止千百,榜上有名的卻只不過十三個。

    這十三個人,當然都是極可怕的人物。

    明月心將車窗上的窗窗撥開一點,肉外眺望,忽然道:「他出來日正當中。

    杜雷從會賓樓走出來的時候,他自己的影子正好被他自己踩在腳下。

    他腳上穿的是價值十八兩銀子一雙的軟底靴,還是攢新的

    每當他穿著嶄新的靴子踐踏出己的影子時,他心裡就會感到有種奇特的衝動,想脫掉靴
子,把全身都脫得光光的,奔到街心去狂呼。

    他當然不能這麼樣做,因為他現在已是名人,非常有名。

    現在他做的每件事都像夜半更鼓般準確。

    無論到了什麼地方,無論要在那地方耽多久,他每天都一定在同樣的時候起居飲食,吃
的也一定是同樣的萊飯。

    有時他雖然院得要發瘋,卻還是不肯改變

    因為他希望別人都認為他是個淮確而有效率的人,他知道大家對這種人總懷有幾分敬畏
之心,這就是他最大的愉快和享受。

    經過十七年的苦練五中助奮鬥,大小四十三次血戰質,他所希望得到的,就是達一點。

    他一定要讓自己相信,他已不再是那個終中赤著腳沒鞋穿的野孩子。

    壤著寶玉的刀在太陽下閃閃發光,街上有很多人都在打量著他這柄刀,對面一輛黑漆馬
車裡,好像也有兩雙眼睛在盯著他。

    近年來他已習慣被人盯著打量了,每個人都得習慣這一點。

    可是今天他又忽然覺得很不自在,就好像一個赤裸的少女站在一大群男人中間。

    這是不是因為對面車輛裡的那兩雙眼睛,已穿透他鍍金的外殼,又看見了那個赤著腳的
野孩子。

    —一刀劈裂車廂招出那兩雙眼睛來.他有這種衝動,卻沒有去做,因為他到這裡來,並
不是來找這種麻煩的。近年來他已學會忍耐。他連看都沒有向那邊看一眼,就沿著陽光照耀
的長街,走回他住的客棧,每一步跨出去,都準確得像老裁縫替小姑娘量衣服一樣,一寸不
多,一寸不少,恰巧是二尺三寸。他希望別人都能明白,他的刀也同樣準確。明月心輕輕放
下了撥開的窗簾,輕輕吐出口氣,道:「你看這個人怎麼樣?」傅紅雪冷冷道:「三年內他
若還沒有死,一定會變成瘋子。」明月心歎了口氣,道:「只可惜他現在還沒有瘋......"

    四車馬又在「一品香」對面停了下來。

    一品香是個很大的茶館茶館裡通常都有各式各樣的人,越大的茶館裡人越多」

    明月心又撥窗簾,讓傅紅雪看了很久,才問題:』你看見什麼

    傅紅雪道「人。」

    明月心道:「幾個人?」

    傅紅雪道「七個。」

    現在正是茶館生意上市的時候,裡面的客人至少也有一兩百個,他為什麼只看見了七個?

    明月心居然一點也不覺得奇怪,眼睛裡反面露出讚美之色,又問道「你看見是那七
個?」

    傅紅雪看見的七個人是兩個下棋的,一個剝花生的,一個和尚,個麻子,一個賣唱的小
姑娘,還有一個是伏在桌上打磕睡的大胖子,

    這七個有的坐在角落裡,有的坐在入叢中,樣子並不特別。為什麼他別的人都看不見,
偏偏只看見這七個?

    明月心非但不奇怪,反而顯得更佩服輕輕歎息著道:「我只知道你的刀快.想不到你的
眼更快。」

    傅紅雪道「其實我只要看見一個人就已足夠。」

    他正在看著一個人。

    剛才還伏在桌上打隨睡的胖子,現在已醒了,先伸了個懶腰,再倒了碗茶漱口,「噗」
的把一曰茶噴在地上去打濕了旁邊一個人的褲腳,他就趕緊彎下腰,賠著笑用衣袖替那人擦
搽腳。

    一個人若長得太胖,做的事總難免會顯得有點愚蠢可笑。

    可是傅紅雪在看著他的時候,眼色卻跟剛才看著杜雷時完全一

    難道他認為胖子也是個狠可怕的對手7

    明月心道「你認得這個人?」

    傅紅雪搖謠頭。

    明月心道「但是你很注意他。」

    傅紅雪點點頭。

    明月心道「你已發現他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搏紅雪沉默著,過了狠久,才一宇宇道:「這個人有殺氣I」

    明月心道:「殺氣?」

    傅紅雪提緊了手裡的刀,道:「只有殺人無算的高乎,身上才『會帶著殺氣」

    明月心道「可是他看起來只不過是個臃腫愚蠢的胖子」。

    僻紅雪冷冷道:「那只不過是他的掩護而已,就正如刀劍的外鞘—樣。」

    明月心又歎了口氣,道:「看來你的腿比你的刀還利。」

    她顯然認得這個人,而且很清楚他的底細。

    傅紅雪道「他是誰?」

    明月心道「他就是拇指。」

    傅紅雪道;姆指?」

    明月心道「你知不知道江湖中近年來出觀了一個很可怕的秘密

    傅紅雪道「這組織叫什麼名字?」

    明月心道「黑手」

    傅紅雪並汲有聽見過這名字,卻還是覺得有種說不出的壓力。

    明月心道「到目前為止,江湖中瞭解達組織情況的人還不多,因為他們做的事,都是在
地下購,見不得天日。」

    傅紅雪道「他們做的是些什麼事?」

    明月心道「綁票、勒索、暗殺」

    一雙手有五根手指,這組織也有五個首腦。

    這胖子就是拇指,黑手的拇指

    馬車又繼續前行,窗簾已垂下。

    明月心忽然問道「只手上,力量最大的是哪根手指?」

    傅紅雪道「拇指。」

    明月心邁「最靈活的是哪根手指?」

    傅紅雪道「食指。」

    明月心道「黑手的組織中,負責暗殺的,就足拇指和食指。」

    拇指最可怕的地方,就是他有一身別人練不成的十三太保橫練童子功。

    因為他本是宮中的太監,從小就是太監,皇宮大內中的幾位高手,都曾經教過他的武
功。

    食指的出身更奇特,據說他不但在少林寺當過知客僧,在丐幫負過六口麻袋,還曾經是
江南鳳尾幫,十三連環塢的刑堂堂主。

    他們手下各有組人每個人都有種很特別的中事,而且合作已久,

    所以他們暗殺的行動從來也沒有失敗過。

    明月心道「但是這組織中最可怕的人,卻不是他們兩個。。

    傅紅雪道「是誰?」

    明月心道:「是無名指。」一隻手上,最笨拙的就是無名指。

    傅紅雪道「無名指為什麼可怕?」

    明月心道「就因為他無名。」

    傅紅雪承認。

    聲名顯赫的武林豪傑,固然必有所長可是一些無名的人卻往往更可怕。因為你通常都要
等到他的刀已刺入你心臟時,才知道他的可怕。

    明月心道「江湖中從來也沒有人知道誰是無名指,更沒有人見過他。」

    傅紅雪道:「連你也不知道?」

    明月心苦笑道:「說不定我也得等到他的刀刺人我心口時才知道」

    傅紅雪沉默著,又過很久,才問道:「現在你還要帶我去看什麼人?」

    明月心並沒有直接回答這句話,道「這小城本來並不是個很熱鬧的地方,可是最近這幾
天,卻突然來了很多陌生的江湖客。」

    現在她對這些人已不再陌生,因為她已調查過他們的來歷和底細。

    傅紅雪並不驚奇。

    他早巳發現她絕不像她外表看來那麼樣單純柔弱,在她那雙纖纖玉手裡,顯然也掌握著
一般巨大的力量,遠比任何人想像中都大得

    明月心道:「我幾乎已將他們每個人的底細都調查礙很清楚,只有一個人是例外。」

    傅紅雪道「誰?」

    明月心還沒有開口,忽然間,拉車的健馬聲長嘶,人立而起,車廂傾斜,幾乎翻倒。

    她的人卻已在車廂外,只見一個青衣白襪的中年人,倒在馬蹄

    已入立面起的健馬,前蹄若是踏下來,他就算不死,骨頭也要被踩斷。

    趕車的已拉不住這匹馬例在地上的人身於編成一團,更連動都不能動了6

    眼看著馬蹄己將踏下,明月心非但連一點出!手相救的意思都沒有,甚至連看都沒有去
看。

    她在看著傅紅雪。傅紅雪也已到了車廂外,蒼白的臉上全無表情,更沒有出手的意思。

    人群陣驚呼.馬蹄終於踏下,地上的青衣人明明就到在馬蹄下,每個人都看得情清楚
楚,但卻偏偏沒有被馬蹄踩到。等到這匹馬安靜下來時,這個人也慢慢地從地上爬了起來,
不停地喘著氣。

    他的臉雖然已因驚懼而變色,看來卻還是狠平凡,他本來就是個很平凡的人,連一點特
殊的地方都沒有。

    可是傅紅雪看著他的時候,眼神卻變得更冷酷。

    他見過這個人。剛才被拇指一口茶打濕了褲腳的,就是這個

    明月心忽然笑了笑,道「看起來你今天的運氣真不好,剛才被人打濕了褲子,現在又跌
得一身都是土。」

    這人也笑了笑.淡淡道「今天我運氣不好,比我運氣更壞的人還不知道有多少?今天我
倒霉,明天還不知道有多少人比我更倒霉,人生本來就是這樣子的,姑娘義何必看得太認真
T」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