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聚短離長            

    她不停的笑:「現在你居然要我做這些事,你不是呆子誰是呆
子!」

    謝曉峰真的是個呆子?

    他五歲學劍,六歲解劍譜,七歲時已可將唐詩讀得朗朗上口,大多數像他那種年紀的孩
子,還在穿開襠褲。可是他在慕容秋荻面前,卻好像真的變成了個不折不扣的呆子。

    無論誰在某一個人面前都會變成呆子的,就好像上輩子欠這個人的債。

    他幔慢的站起,看著她,道:「你說完了沒有!」

    慕容秋荻道:「說完了又怎樣?難道你想殺了我!」

    她的笑聲忽然變成悲哭,大哭道;「好,你殺了我吧,你這對我,反正我也不想活
了。」

    她哭得傷心極了,臉上卻連一點悲傷之色都沒有,忽又壓低聲音,道:「喜歡你的女人
太多,我知道你漸漸就會忘了我的,所以我每隔幾年就要修理你一次,好讓你永遠忘不了
我。」

    這句話說完,她哭的聲音更大,忽然伸手在自己臉上用力摑了兩巴掌,打得臉都紫了,
又大叫道:「你為什不索性痛痛央央的殺了我?為什要這樣打我?折磨我。」

    她捂著臉,痛哭著奔下山坡,就好像他真在後面追著要痛打她。

    謝曉峰連指尖都沒有動,山坡下卻忽然出現了幾個人。

    一個滿頭珠翠的華服貴婦,第一個迎上來,將她摟在懷裡。

    後面跟著的三個人,一個是白髮蒼蒼的老者,腰肢也還是筆直的,手裡提著個長長的黃
布袋。

    另一個人雖然才過中年,卻已顯得老態龍鍾,滿瞼都是風塵之色,彷彿剛趕過遠路。

    走在最後面的,卻是個身材纖弱的小姑娘,一面走,一面偷偷的擦眼淚。

    謝曉峰幾乎忍不住要叫出來。

    「娃娃。」最後走上山坡的這個小姑娘,竟然就是他一直在擔心著的娃娃。他沒有叫,
只因為另外三個人他也認得,而且認得很久。

    那老當益壯的白髮人,是他的姑丈華少坤。

    二十年前,「游龍劍客」華少坤力戰武當的八大弟子,專曾一敗,又娶了神劍山莊主人
謝王孫的堂房妹妹「飛鳳女劍客」謝鳳凰,龍鳳雙劍,珠聯璧合,江湖中都認為是最理想的
一對璧人。

    那時正是華少坤如日中天,平生最得意的時候,想不到就在這時侯,他竟敗在一個乳臭
還未乾的十來歲的童子劍下。擊敗他的那個小孩,就是謝嘵峰。

    正將慕容秋荻抱在懷裡,替她擦眼淚的貴婦人,就是他的姑姑謝鳳凰。

    那個身材已剛臃腫的中年胖子也姓謝,也是他的遠房親戚,而且還是從小看著他長大
的。

    他很小的時候,就常常溜到對草湖畔的小酒店去要酒喝。這中年胖子,就是那小酒店的
謝掌櫃。

    他們怎也到這裡來了?怎會和娃娃在一起?.謝曉峰猜不透,也不想猜,他只想趕快走
得遠遠的,不要讓這些人看見他。

    只可惜他們都已經看見了他,華少坤正在看著他冷笑,娃娃正在看著他流淚。

    謝掌櫃已喘息著爬上山坡,彎下腰,陪笑招呼:「三少爺,好久不見了,你好。」

    謝曉峰很不好,心情不好,臉色也不好,可是對這個在他八、九歲時就偷偷給他酒喝的
老好人,他卻不能不笑笑,才問:「你怎會到這裡來的!」

    謝掌櫃不會說謊,只有說老實話:「我們都是慕容姑娘請來的。」

    謝曉峰道:「她請你們來干什!」

    謝掌櫃遲疑著,不知道這次是不是還應該說老實話。

    謝鳳凰已冷笑道:「來看你做的好事。」

    謝曉峰閉上了嘴。

    他知道他這位姑姑非但脾氣不好,對他的印像也不好,世上本就沒有任何女人會喜歡一
個把自己老公打敗了的人,不管這個人是不是她的侄子都一樣。

    可惜姑姑就是姑姑,不管她對你的印像好不好,都一樣是你的姑姑。

    他雖然閉上了嘴,謝鳳凰卻不肯放過他:「想不到我們謝家竟出了你這樣的人才,不但
會欺負女人,連自己的孩子都可以不要。」

    她指著慕容秋荻臉上的指痕:「你已經騙了她兩次,她還是全心全意的對你,你為什還
要把她打成這樣子。」

    慕容秋荻流著淚道:「他他沒有」謝鳳凰怒道:「你少開口,剛才你們在那小客棧裡說
的話,我們全都聽得清清楚楚,他自己既然一句都不敢否認,你為什還要替他洗脫。」

    她又問:「那些話謝掌櫃是不是也全都聽得清清楚楚。」

    謝掌櫃道;「是。」

    謝掌櫃道:「你說別的女人,我們管不著,也懶得管,可是姑蘇慕容踉我們謝家的關係
卻不同,就是你不要你的兒子,我們謝家卻不能不認這個孩子,更不能不認這個媳婦。」

    謝曉峰沒有開口,他的嘴唇在發抖。現在他總算已完全明白慕容秋荻的企圖。

    她故意將這些人找來,安排他們躲在那客棧附近,故意說那些話,讓他們聽見,好讓他
以後想辯白也沒法子辯白。

    現在她已是江南慕容和天尊的主人,可是她還不滿足。她還在打神劍山莊的主意。

    謝家若是承認了她們母子,她當然就可以順理成章的接下神劍山莊的霸業。

    謝鳳凰又在問:「你還有什話說!」

    謝曉峰沒有話說,這些事他雖然已想到,卻連一句都沒說出。

    謝鳳凰道:「謝家的家法第一條是什!」

    謝曉峰的臉色還沒有變,謝掌櫃的臉色已變了。

    他也知道謝家的家法,第一條就是戒淫馫]人妻女,斬其雙足。

    謝鳳凰冷笑道:「你既已犯了這一戒,就算我大哥護著你,我也容不得你!」

    她的手一招,山坡下立刻就有個重髻童子送上了一柄劍。

    劍一出鞘,寒氣就已扎人肌膚。

    謝鳳凰厲聲道:「現在我就要替我們謝家清理門戶,你還不跪下來聽命受刑!」

    謝曉峰沒有跪下。

    謝鳳凰冷笑道:「人證物證俱在,難道你還不肯認錯,難道你敢不服家法?」

    她知道沒有人敢不服家法。

    誰不服家法,誰就必將受天下英雄的唾棄,現在她手裡不僅有一把劍,還有條繩子,用
江湖千百年來傳下的規矩編成的繩子,這條繩子已將謝曉峰緊緊捆住。

    誰知謝曉峰就偏偏不服。

    謝鳳凰臉色變了。她是個很幸運的女人,不但有很好的家世,也有個很好的丈夫,江湖
中敢正眼看看她的人卻不多。所以她傲慢、驕縱,一向是大小姐的脾氣,從來也沒有將別人
看在眼裡。她想到的事立刻就要做。

    長劍一抖,已經準備出手。

    可是她想不到那位走兩步路就要喘氣的謝掌櫃,動作忽然變得快了,忽然間就已擋在她
面前,陪笑道:「華夫人,請息怒!」

    謝鳳凰道:「你想幹什?」

    謝掌櫃道:「我想三少爺心裡也許還有些不足為外人道的苦衷,就算華夫人要用家法處
治他,也不妨先回去見了老太爺再說。」

    謝鳳凰冷笑道:「你口口聲聲的叫我華夫人,是不是想提醒我,我已不是謝家的人。」

    謝掌櫃心裡當然就是這意思,嘴裡當然不肯承認,立刻搖頭道:「小人不敢。」

    謝鳳凰道:「就算我已不是謝家的人,這把劍卻還是謝家的劍。」

    她長劍一展,厲聲道:「這把劍就是家法。」

    謝掌櫃道:「華夫人說得有理,只不遇小人還有一點不明白。」

    謝鳳凰道:「那一點!」

    謝掌櫃還是滿臉暗笑,道:「我不懂謝家的家法,怎會到了華家人的手裡!」

    謝鳳凰臉色又變了,怒道:「你好大的膽子,竟敢對姑奶奶無理。」

    謝掌櫃道:「小人不敢。」

    一這四個字出口,他左手一領謝鳳凰眼裡,右手一撞、一托,謝鳳凰掌中的劍,忽然間
就已到了他手裡。

    他的人已退出三丈。

    一這一招用得簡單、乾淨、迅速、準確,其中的變化巧妙,更難以形容。

    謝曉峰出手奪柳枯竹的劍,用的正是這一招。

    謝鳳凰整個人都已僵住,臉色已氣得發青,厲聲道:「你是從那裡學會這一招的!」

    謝掌櫃陪笑道:「華夫人既然也認出了這一招,那就最好了。」

    他慢慢的接著道:「這是老爺子的親傳,他老人家再三囑咐我,學會了這一招後,千萬
不可亂用,可是只要看見謝家的劍在外姓人的手捏,就一定要用這一招去奪叵來。」

    他又笑了笑:「老爺子說出來的話,我當然不敢不聽。」謝鳳凰氣得連話都說不出了,
滿頭珠翠環珮,卻在不停的響。

    她也知道這一招的確是謝家的獨門絕技,而且一向傳子不傳婿,傳媳不傳女。

    剛才她的劍正一瞬間就已被人奪走,就因為她也不懂這一招中的奧秘。

    華少坤忽然道:「閣下是謝家的什人?」

    他的人看來雖然高大威猛,說話的聲音卻是細聲細氣,斯文得很。他本來不是這樣子,
自從敗在三少爺的劍下之後,這些年來想必在求精養神,已經將涵養功夫練得很到家了,所
以剛才一直都很瀋得住氣。

    謝掌恆道:「算起來,小人只不過是老太爺的一個遠房堂侄而已。」

    華少坤道:「你知道這把劍是什劍?」

    謝掌柩道:「這就是謝家的祖宗劍,傳下來的四把賓劍之一。」

    劍光一閃,劍氣就已逼人眉睫。

    華少坤長長歎了口氣,道:「好劍!」

    謝掌櫃道:「的確是好劍!」

    華少坤道:「閣下配不配用這把劍!」

    謝掌櫃道:「不配。」

    華少坤道:「那閣下為何還不將這把劍送還給三少爺!」

    謝掌櫃道:「小人正有此意。」

    他說的是老實話,他本來的確早就有這意思了,卻不懂華少坤這是什意思。

    可是他看得出謝鳳凰懂。他們是經過患難的夫妻,他們已共同生活了二十年,現在她的
丈夫要人將這柄本來屬於她的劍送給別人,她居然沒有一點懊惱憤怒,反而露出種說不出的
溫柔和關切。因為只有她懂得他的意思,他也知道她懂。

    劍已在謝曉峰手裡。可是他們兩個人誰都沒有再去看一眼,只是互相默默的凝視著。

    也不知過了多久,華少坤忽然道:「再過幾天,就是十一月十五了。」

    謝鳳凰道「好像還要再過八天。」

    華少坤道「到了那一天,你嫁給我就已有整整二十年。」

    謝鳳凰道「我記得。」

    華少坤道:「我從小就有個誓願,一定要到成名後再成親。」

    謝鳳凰道:「我知道。」

    華少坤道:「我成名時已四十出頭,我娶你的時候,比你就整整大了二十歲。」

    謝鳳凰笑了笑,道:「現在你還是此我大二十歲。」這地方不止他們兩個人,他們卻忽
然說起他們兩個人之間的私事來。

    他們的聲音都很溫柔,表情卻都很奇怪,甚至連笑都笑得很奇怪。

    華少坤:「這二十年來,只有你知道我過的是什日子。」

    謝鳳凰道:「我知道,你你一直覺得對不起我。」

    華少坤道:「因為我敗了,我已不是娶你時那個華少坤,無論到了什地方,都已沒法子
再出人頭地,可是你」他走過來,握住了她妻子的手:「你從來也沒有埋怨過,一直都在忍
受著我的古怪脾氣,沒有你,我說不定早已死在陰溝裡。」

    謝鳳凰道:「我為什要埋怨你,這二十年,每天早上一醒來,就能看見你在我的身邊,
對一個女人來說,還有什事能比得上這種福氣。」

    華少坤道:「可是現在我已經老了,說不定那天早上,你醒來時就會發現我已離你而
去。」

    謝鳳凰道:「可是」華少坤不讓她開口,又道:「每個人都遲早會有那樣一天的,這種
事我一向看得很淡,可是我絕不能讓別人說,謝家的姑奶奶,嫁的是個沒出息的丈夫,我總
要為你爭口氣!」

    謝鳳凰道:「我明白。」

    華少坤握緊她的手,道;「你真的明白!」

    謝鳳凰點了點頭,眼淚已流下面頰。

    華少坤長長吐出口氣,道:「謝謝你。」

    謝謝你。

    這是多俗的三個字,可是這三個字此刻從他嘴裡說出來,其中不如藏著有多少柔情,多
少感激,汝得連化都化不開。

    娃娃的眼淚已濕透衣袖。現在連她都已明白他的意思,連她都忍不住要為他們感動悲
哀。

    華少坤已坐下來,坐在草地上。草包早已枯黃雖然在少年情侶的眼裡,這裡還是綠草如
茵的山坡,那也只不過因為在情人心裡,每一天都是春天,每一季都是春季。

    他們都已是多年的夫妻,他們的愛情久已昇華。

    他坐下來,將手裡提著的黃布包擺在膝蓋上,慢慢的抬起頭,面對著謝曉峰。

    謝曉峰已明白他的意思,只不過還在等著他自己說出來。

    華少坤終於道:「現在我用的已不是劍。」

    謝曉峰道:「哦!」

    華少坤道:「自從敗在你劍下後,我已發誓終生不再用劍。」

    他看著膝上的包袱,道:「這二十年來,我又練成了另外一種兵刃,我日日夜夜都在盼
望著,能夠再與你一戰。」

    謝曉峰道:「我明白。」

    華少坤道:「可是我已敗在你劍下,敗軍之將,已不足言勇,所以你若不屑再與我這老
人交手,我也不怪你。」

    謝曉峰凝視著他,目光中忽然露出尊敬之意,臉上卻全無表情,只秩淡的說了一個字:
「請。」

    用黃布做成的包袱,針腳縫得很密,外面還纏著長長的布帶,打著密密的結。

    一種很難解得開的結。要解開這種結,最快的方法就是一把拉斷,一刀斬斷。可是華少
坤並沒有這樣做,這二十年來,他久已學會忍耐。他情願多費些事,將這些結一個個解開。

    這是不是因為他知道聚短離長,想再跟他的妻子多斯守片刻。謝鳳凰看著他,忽然擦乾
了眼淚,蹲在他身邊,道;「我來幫你的忙。」,布帶是她結成的,她當然解得快。她明知
她丈夫此去這一戰,生死榮辱,都很難預測。

    她明知她的丈夫這一去就末必能回得來,為什不願再拖延片刻?因為她不願這片刻時
光,消磨了他的勇氣和信心。

    因為她希望他這一戰能夠勝。他瞭解他妻子的心意,她也知道他瞭解。這種瞭解是多困
難?又是多幸福!多珍貴!

    每個人都已被他們這種情感所感動,只有慕容秋荻連看都沒有看他們一眼,卻一直在看
著那黃色包袱。

    她心裡在想:這包袱裡藏著的究竟是種什樣的兵器?是不是能擊敗謝曉峰?

    華少坤壯年時就已是天下公認的高手,被謝曉峰擊敗後,體力也許會逐漸衰退,再難和
他的顛峰時代相比。

    可是一個人有了一次失敗的經驗後,做事必定更謹慎,思慮必定更周密,絕不會再像少
年時那任性衝動,也絕不會再做沒有把握的事。何況,謝曉峰劍法的可怕,他已深深體會,
要選擇一種武器來對付三少爺的劍,並不是件容易事。

    看他對這包袱的珍惜,就可以想像到他選擇的這種武器,必定是江湖中很少見的,而且
必定是極犀利、極霸道的一種。他蓄精養神,苦練了二十年,如今竟不惜冒生命之險,甚至
不惜和他患難與共的妻子離別,要再來與謝曉峰一戰,可見他對這一戰必定已有了相當把
握。

    慕容秋荻輕輕吐出口氣,對自己的分析也很有把握。現在若有人要跟她打賭,她很可能
會賭華少坤勝。比數大概是?七比三,最低也應該是六比四。她相信自己這判斷絕不會太
錯。

    包袱終於解開,裡面包著的兵器,竟只不過是根木棍!

    一根普通的木棍,木質雖然很堅硬,也絕對不能與百煉精鋼的寶劍相比。

    這就是他苦練二十年的武器?就憑這根木棍,就能對付三少爺的劍?慕容秋荻看著這根木
棍,心裡也不知是驚訝?還是失望?也許每個人都會覺得很契驚.很失望,謝曉峰卻是例外。

    只有他瞭解華少坤選擇這種兵器的苦心,只有他認為華少坤這種選擇絕對正確。

    木棍本就是人類最原始的一種武器,自從遠古時,人類要獵獸為食,保護自己時,就有
這種武器。就因為它是最原始的一種武器,而且每個人都會用它來打人趕狗,所以都難免對
它輕視,卻忘了世上所有的兵器,都是由它演變而來的。木棍本身的招式也許很簡單,但是
在一位高手掌中,就可以把它當作槍,當作劍,當作判官筆所以武器的變化,都可以用這一
根木棍施展出來。

    華少坤要將這一根普通的木棍包藏得如此仔細,也並不是在故弄玄虛,而是一種心戰,
對自己的心戰。

    他一定要先使自己對這木棍珍惜尊敬,然後才會對它生出信心。

    「信心」本身就是種武器,而且是最犀利、最有效的一種。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