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奇幻身法            

    小弟別下腰,拾起了杜力的劍,在血泊中一刺,劍尖沾血。他舐淨
了,忽又反手,將自己左臂劃破道血口,鮮血湧出時,他的嘴已湊上去,然後才慢慢的抬起
頭。

    神色不變,淡淡道;「活人的血是鹹的,死人的血就鹹的發苦。」

    黑鬼的臉色卻不禁有點變了,冷冷道:「我並沒有問你這多。」

    小弟道:「要做一件事,就要做得確實地道。」

    黑鬼道:「這話是誰說的!」

    小弟道:「大老闆說的。」

    黑鬼忽然大笑:「好,能夠為他這種人做事,我們這趟來得就不算冤枉了。」

    小弟躬身道:「那就請隨我來。」

    他轉身走出去時,每個人臉上都已不禁露出尊敬之色。

    只有長三的眠睛裡卻充滿了羞愧與痛苦。

    他知道自己已經完了。

    上午。

    鬧市中的人聲突然安靜,只聽見「踢踏踢踏」的木屐聲,由遠而近,兩個人穿著五才高
的木屐,大搖大擺的走了過來。

    兩個髮髻蓬鬆,像貌獰惡的扶桑浪人,寬袍大袖,其中一個人七寸寬的純絲腰帶上,斜
插著一柄八尺長刀,雙手卻縮在衣袖裡。

    另一人黑袍黑屐,連臉色都是烏黑的,看來更詭秘可怖。

    江島和佐佐木也來了。

    看見了他們,每個人都閉上了嘴,雖然沒有人認得他們,可是每個人都能感覺到他們身
上帶著的那種邪惡的殺氣。連小孩們都能感覺到。

    一個體態豐盈的少婦,正抱著她五個月大的孩子從「瑞德翔」的後室中走出來。瑞德翔
是家很大的綢布莊,這少婦就是少掌櫃的新婚夫人,本來就是花一樣的年華,剛經過女人一
生中最輝煌美麗的時期,就像是一塊本就肥腴的土地,剛經過春雨的滋潤。

    一看見她,江島和佐佐木的眼睛立刻發了直。

    佐佐木道:「花姑娘大大的漂亮。」

    江島道;「大大的好。」

    少婦本在逗著懷裡的孩子;看見了他們,一張蘋果般的臉立刻嚇得慘白。

    佐佐木已衝了進去,店裡一個夥計正陪著笑迎上來,刀光一閃,左臂巳被砍斷。

    孩子嚇哭了,媽媽的腿已嚇得發軟。

    佐佐木手裡還握著滴血的刀,獰笑道:「花姑娘不怕,我喜歡花姑娘。」

    他又準備撲上去,這次已沒有人敢來阻攔,可是他的腰帶卻忽然被江島一把抓住,反手
一提,手肘一撞,他的人就飛了出去。

    江島大笑,道:「花姑娘是我的,你」一句話還沒有說完,佐佐木已凌空翻身,一刀砍
了下來。

    一這一刀又狠又準又快,用的正是扶桑劍道中最具威力的「迎風一刀斬」!

    就好像恨不得一刀就將他弟弟的腦袋砍成兩半。

    一這個人果然是隨時隨地都會殺人,而且隨便什人都殺!

    可是江島也不差,就地一滾,從刀鋒下滾了出去,反手打出了三枚鐵角烏星,正是伊賀
忍者利用的獨家暗器。

    這兄弟倆竟為了一個別人的妻子,就真的拚起命來。

    佐佐木長刀霍霍,每一刀砍的都是江島要害,江島的身法更怪異,滿地翻滾,各式各樣
的暗器,層出不窮。突聽「奪」的一聲,三枚鐵星被削落,長刀也被擋住。

    一個又高又瘦的藍袍道人,髮髻上橫插著一根白木簪,手裡一柄青鋼劍,削落了暗器,
架住了長刀,一腳把江島踢出五丈開外。揮手給了佐佐木三個耳光,冷冷道;「要找花姑
娘,到韓大奶奶那裡去,有孩子的女人不是花姑娘。」

    這兩個橫行霸道,窮兇惡極的扶桑浪人,見了他居然服服貼貼,垂頭喪氣的站起來,連
屁都不敢放。

    人叢中卻突然傳出了一聲冷笑:「這道士想必就是被人從武當山趕下來的白木了,想不
到現在還是這樣的威風。」

    另一人笑聲更難聽:「在自己人面前不發威,你叫他到那裡發威去!」

    白木面不改色,眉角的一顆痣卻突然開始不停跳動,冷冷道:「看來這地方倒買熱鬧得
很,居然連米家兄弟也到了。」

    人叢中傳出了一陣大笑:「這老雜毛好侄的耳朵。」

    笑聲中,兩道劍光飛出,如虹交剪,一左一右刺了過來。

    白木沒有動。

    江島,佐佐木卻退了下去。

    可是他們也沒有機會出手,兩道劍光中的人影後,還有兩條人影,就像是影子般緊貼著
他們。

    米家兄弟仗劍飛出,這兩個人也踉著飛了出來。

    只聽一聲慘呼,劍光中血花四濺,兩個人平空跌下,背後一柄短刀直沒入柄。

    另外兩個人凌空一個翻身,才輕飄馭的落下,落在血泊中,一個人臉色發青,另一人還
帶酒一意,正是丁二郎和青蛇。

    丁二郎還在歎著氣,看著地上的兩個死人,喃喃道:「原米家雙劍也不過如此,我們一
直釘在他們後面,他們竟像死人一樣,完全不知道。」

    青蛇淡淡道;「所以現在他們才會真的變成死人。」

    白木冷峻的臉上露出微笑,道:「青蛇輕功一向是好的,想不到二郎的輕功也有精
進。」

    丁二郎道;「那只因為我暫時還不想死。」

    在這種行業中,你若不想死,就得隨時隨地磨練自己。

    白木微笑道:「好,說得好,這件事辦得也好!」

    眨了眨眼,忽然丁二郎問道:「最好的是什!」

    白木撫長劍,傲然道:「最好的當然還是我這把劍。」

    囗囗臼劍已入鞘。

    沒有人敢反駁這驕傲的道人,因為沒有人能抵擋他的劍。他自己也很明白這一點,而且
隨時隨地都不會忘記提醒別人。在黑殺中,他永遠是高高在上的。

    忽然間,人叢中一陣驚呼騷動,四散而開,一條血淋淋的大漢,手持板斧,飛奔而來。

    青蛇皺眉道:「不知道斧頭又闖了什禍。」

    白木冷笑,道;「闖禍的只怕不是他。」

    看見他們,斧頭立刻停住腳,面露喜色,道:「我總算趕上你們了。」白木道:「什
事!」

    斧頭道;「老柴又喝醉了酒,在城外和一批河北道上鏢師幹了起來。」白木冷笑道:
「闖禍的果然又是他。」

    斧頭道:「我看見的時候,他已經挨了兩下子,想不到連我加上去都不行,只好殺開一
條血路闖出來找救兵。」

    白木道;「哼!」

    斧頭道:「那批鏢師實在扎手得很,大家再不趕去,老柴只怕就死定了。」

    白木冷冷道:「那就讓他去死吧!」

    斧頭契了一:「讓他去死!」

    白木道:「我們這次是來殺人的,不是來被殺的!」

    白木居然真的走了,大家當然也都踉著走,斧頭站在那裡發了半天怔,終於也趕了上
去。

    他們當街殺人,揚長而去,街上大大小小幾百個人,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

    沒有人敢惹他們,因為他們有的不要臉,有的不要命。

    還有的又不要臉,又不要命!

    直到他們都走遠,又有個胖大頭陀,挑著根比鴨蛋還粗的精鋼禪杖,施施然從瑞德翔對
面一家酒樓走了出來。

    那少婦驚魂甫定,剛放下孩子,坐在櫃台喘氣,突聽「砰」的一聲響,堅木做成的櫃
台,已被和尚一禪杖打得粉碎。

    這一杖竟似有千斤之力,再反手橫掃出去,力量更驚人。

    這家已有三百年字號的綢布莊,竟被他三兩下打得稀爛,店裡十二個夥計,有的斷手,
有的斷腿,也沒有畿個還能站得起來。

    那少婦嚇得暈了過去。和尚一伸手,就把她像小雞般抓了起來,挾在脅下,大步飛奔而
去。

    看見他剛才的凶橫和神力,有誰敢攔他?和尚脅下雖然挾著一個人,還是健步如飛,頃
刻間就已趕上他的同伴,轉過臉,咧開大嘴,對著白木一笑,就越過了他們,走得蹤影不
見。

    青蛇皺眉道:「這和尚是不是瘋了?.」白木冷冷道;「他本來就有瘋病,每隔三兩
天,就要犯一次。」

    佐佐木道:「他抱著的那女人,好像是剛才那花姑娘。」

    江島一句話都不說,撥腳就追。佐佐木也絕不肯落後。

    突聽前面橫巷申傳出一聲慘呼,竟像是和尚的聲音。等大家趕過去時,和尚一個百把多
斤重的身子,竟已被人懸空吊了起來,吊在一棵大樹上,眼睛凸出,褲襠濕透,眼淚.鼻涕.
口水.大小便都一起流了出來,叫得巷子外面都可以聽到。

    這和尚不但天生神力,一身外門功夫也練得不錯,卻在這片刻之間就已被人吊在樹上,
殺他的人已連影子都看不見。

    白木反手握緊了劍柄,掌心已被冷汗濕透,不停的冷笑道:「好,好快的身手。」

    青蛇皺眉道:「想不到附近居然遠有這樣的高人,出手居然比我們還毒。」

    丁二郎彎著腰,彷彿已忍不住要嘔吐。

    斧頭正大吼:「你既然有種殺人,為什沒種出來,踉老子們見見面!」

    深巷中寂無回聲,連個鬼影子都看不見。

    佐佐木關心的卻不是這些,忽然問:「那個花姑娘呢!」

    大家這才發現,剛才遠被和尚挾在脅下的女人已不見了,那條用百煉精鋼打成,和尚連
睡覺都捨不得放手的禪杖也不見了。

    難道這女人竟是個深藏不露的高手。

    大老闆高高的坐在一張特地從他公館搬來的虎皮交椅上,看看他面前的七個人,面帶微
笑,不住點頭,顯然覺得很滿意。

    竹葉青當然也笑容滿面,只要大老闆高興,他一定也很高輿。

    白木這些人卻好像有點笑不出,看見了那和尚的慘死,大家心裡都很不舒服。

    蠿s竟是誰殺了他?

    是不是那個女人扮豬契了老虎?還是這附近另有高手。

    竹葉青微笑道:「據說各位一進城,就做了幾件驚人的事,真是好極了。」

    白木冷冷道:「一點都不好。」

    竹葉青道:「可是現在城裡的人,已沒有一個不知道各位的厲害了。」

    白木閉上嘴,他的同伴已全都閉著嘴,雖然每個人都有一肚子的苦水,卻連一口都吐不
出。

    他們本來的確是想顯點威風,先給這城市一個下馬威的,想不到自己的同伴反而先糊裡
糊塗的死了一個,這種事若是說出來,豈非長他人的志氣,滅了自己的威風?斧頭忽然大
吼:「氣死我了!」

    竹葉青道:「斧頭兄為何生氣!」

    斧頭剛想說,看見白木.青蛇都在瞪他,土刻改口道;「我自己喜歡生氣,一高興就要
生氣!」

    竹葉青笑道;「那更好極了!」

    斧頭瞪眠道;「那有什好!」

    竹葉青道:「就憑閣下這一股怒氣,就足以令人心寒膽破!」

    丁二郎道:「可是我就從來不生氣!」

    竹葉青道:「那也好!」

    丁二郎道:「有什好!」

    竹葉青道:「平時靜如處子,動時必如脫免,平時若是不發,發必定鷲人。」

    丁二郎笑了:「看來不管我們怎說,你總有法子稱讚我們幾句,這倒也是本事。」

    竹葉青微笑道:「在下既沒有各位這樣的功夫,就只有靠這點本事混棍飯契。」

    大老闆一直帶著微笑在聽,忽然說道:「各位的人已到齊了!」

    白木道:「到齊了。」

    大老闆道:「我卻記得這次來的好像應該是九位。」

    白木道:「嗯。」

    大老闆道:「還有兩位呢!」

    白木冷冷道:「那兩個人來不來都一樣。」

    大老闆道:「哦!」

    白木道:「有我們七個人來了,無論做什都已足夠。」

    大老闆道:「對付阿吉也已足夠!」

    白木道:「不管對付什人都已足夠。」

    大老闆笑了:「我知道近來道長的劍術又有精進,其餘的幾位也都是好手,只不過有件
事卻總是讓我放心不下。」

    白木道:「什事十.」大老闆微笑著揮了揮手,門外立刻出現了兩個人,台著根精鋼禪
杖大步走了進來。

    白木的臉色變了。

    黑殺的兄弟們的臉色全都變了。大老闆道:「各位想必是認得這根禪杖的!」

    他們當然認得,這正是土和尚成名的兵器,他們已不如親眼看過多少人死在這根禪杖
下。

    大老闆道:「據說這根禪杖一向和土和尚寸步不離,卻不如怎會到了別人手裡?」

    白木變色道:「貧道正想請教,這根禪杖是那裡來的!」

    大老闆道:「有個人特地送來,要我轉交給各位。」

    白木道:「他的人還在不在!」

    大老闆道:「還在。」

    白木道:「在那裡?」大老闆道:「就在那裡。」

    他伸手一指,每個人都隨著他手指看了過去,就看見了一個人站在門外。

    一個體態豐盈,柔若無骨的女人,赫然竟是「瑞德翔」綢布莊的少奶奶。

    難道這女人真的是位深藏不露的高手,竟能在剎那間將土和尚吊死在樹上。

    誰也看不出,誰也不相信,卻又不能不信。

    江島突然狂吼,就一地滾,撲了上去,揚手發出了三枚鐵星。

    少奶奶的身子一閃,已縮在門徒,江島卻又一聲狂吼,仰面跌倒,胸膛上並排釘著三枚
鐵星,正是他剛才自己打出去的。

    白木的臉色慘白,他的同伴們手足都冰冷,門外又有個人慢慢的走了出來,赫然又是那
剛生過孩子的少奶奶。

    佐佐木契驚的看著她,喃喃道「這花姑娘果然不是花姑娘,是個女妖怪。」

    少奶奶居然對他笑了笑,道「你喜不喜歡女妖怪!」

    她的聲音雖然有點發抖,這一笑卻笑得甜極了。

    佐佐木看得眼睛發紅,雙手緊握著刀柄,一步步走了過去。

    白木低叱道「小心。」只可惜他的警告已太遲了,佐佐木已伸開雙臂撲上去,想去摟她
的腰。

    他撲了個空。

    少奶奶的身子又縮到門後,他剛追出去,突妹一聲慘呼,一步步向後退,別人還沒有看
見他的臉。已看見一截刀尖,從他後背上露出,鮮血也箭一步射出。

    等他仰面倒下來時,大家才看見這柄刀。

    八尺長的倭刀,從他的前胸刺入,後背穿出,又赫然正是他自己的隨身武器。

    少奶奶又出現在門口,盯著他們,美麗的眼睛裡充滿悲憤與恐懼。

    這次已沒有人再敢撲上去,連竹葉青的臉色都變了。

    只有大老闆依舊不動聲色,淡淡道「這就是你特地請來保護我的!」

    這句話他問的是竹葉青。

    竹葉青垂下了頭,不敢開口。

    大老闆道「憑他們就能夠對付阿吉!」

    竹葉青臉色發白,頭垂得更低。

    大老闆歎了口氣「我看他們連一個女人都對付不了,怎能」白木忽然打斷了他的話,厲
聲道「朋友既然來了,為何躲在門外,不敢露面!」

    大老闆道「你是在跟誰說話!」

    白木道:「門外的那位朋友。」

    大老闆道:「門外有你的朋友!」

    他自已搖頭,替自己回答:「絕沒有,我可以保證絕對沒有。」

    門外無回應,唯一站在門外的,就是那位綢布莊的少奶奶。

    她剛才還在片刻間手刃了兩個人,現卻又像是怕的要命。

    白木冷笑,向他的同伴們打了個眼色。丁二郎和青蛇立刻飛身而起,一左一右,穿出了
窗戶。身法輕盈如飛燕。

    斧頭掄起大斧,虎吼著衝過去,跟前人影一閃,黑鬼已搶在他前面。

    少奶奶不見了。

    四個人前後左右包抄,行動配合得準確而嚴密。不管門後是不是躲著人,不管這個人是
誰,都很難再逃得出他們的圍撲。尤其是黑鬼的劍,一劍穿喉,絕少失手。

    奇怪的是,四個人出去了很久,外面還是連一點反應都沒有。

    白木手握劍柄,額上已冒冷汗。

    就在這時,「砰」的一聲響,左面的窗戶被震開,一個人飛了起來。

    右面的窗戶幾乎也在同一瞬間被震開,也有個人飛了起來。

    兩個人同時落下,「吧」的一聲,就像是兩口麻袋被人重重的摔在地上,赫然竟是剛才
燕子般飛出去的青蛇和丁二郎。

    就在他們倒下去時,斧頭和黑鬼也回過頭來,可是斧頭巳沒有頭,黑鬼已真的做了鬼。

    斧頭的頭是被他自己的斧頭砍下去的,黑鬼手裡已沒有劍,咽喉上卻多了個血洞。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