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管鮑之交            

    他仰面狂笑:「我知道你自己也曾說過,要做天下無敵的劍客,就一
定要無情,現在呢?現在你已經變了,你已不再是那天下無敵的劍客,這一戰你必敗無
疑。」

    阿吉的雙拳突然握緊,瞳孔也在收縮。

    鐵虎道;「其實你是否去殺他們,我根本不在乎,只要能殺了你,他們能往那裡走!」

    阿吉沉默。

    鐵虎道:「你的人雖然變了,可是你的人仍在,你的劍呢!」

    珂吉默默的俯下身,拾起了一段枯枝。

    鐵虎道「這就是你的劍!」

    阿吉淡淡道:「我的人變了,我的劍也變了!」

    鐵虎道;「好!」

    「好」字說出口,他全身骨節突又響起。他用的功夫就是外功中登峰造極,天下無雙的
絕技。

    他的人就是縱橫江湖從無敵手的雷震天。他心裡充滿了信心,對這一戰,他幾乎已有絕
對的把握。

    夕陽紅如止。

    血尚末流出。

    阿吉的劍仍在手。雖然這並不是一把長的劍,只不遇是彷彿柴捆中漏出的枯枝,可是一
到他手裡就變了,變成不可思議的殺人利器。

    就在雷震天一串鞭的神功剛剛開始發動,全身都充滿勁力和信心時,阿吉的劍已刺出,
點在剛剛響起的一處骨節上。

    他的出手很輕,輕飄飄的點下去,這段枯枝就隨著骨節的□聲震動,從左手無名指的第
二個骨節一路跳躍過去,跳過左肘,肩井,脊椎一串鞭的神功一發,就正如蟄雷驚起,一發
便不可收拾。

    鐵虎的人卻似被這段枯枝黏住,連動都已不能動。枯枝跳過他左肩時,他臉上已無血
色,滿頭冷汗如雨。

    等到他全身每一處骨節都響過,停在他右手小指最後一處骨節上的枯枝,就突然化成了
粉末,散人了秋風裡。他的人卻還是動也不能動的站在那裡,臉上的冷汗忽又乾透,連嘴角
都已乾裂,銳眼中也佈滿血絲,盯著阿吉看了很久,才問出了一句話。他的聲音也變得低瀋
而嘶啞?一字字問道:「這是什劍法!」

    阿古道;「這就是專破一串鞭的劍法。」

    鐵虎道;「好,好」第二個「好」字說出口,這個就在一瞬間之前還像山嶽般屹立不倒
的鐵漢,卻突然開始軟癱,崩潰他那金剛不壞般的身子,在一剎那間就變得像是一灘泥。

    枯枝化成的粉末,還在風中飛散,他的人卻已不能動了。

    夕陽也淡了,阿吉惶惶的攤開掌心,被他手掌握著的一段枯枝,立刻也化成了灰,散人
風中。

    一這是多可怕的力量,不但將枯枝震成了粉末,也震麻了他的手。而他自己並沒有用一
點力。力量儘是由鐵虎的骨節間發出的,他只不過因力借力,用鐵虎第一個骨節間發出來的
力量和震動,打碎他自己的第二個骨節。

    現在他全身骨節都已被擊碎被他自己的力量擊碎。阿吉也出了力,這股力量很可能就會
反激出來,穿過枯枝,穿過手臂,直打入他的心臟。

    高手相爭,斗的不是力。

    鐵虎明白這道理,只可惜他低估了阿吉。

    蠽A已變了,已不再是那天下無雙的劍客,這一戰你已必敗無疑。

    驕傲豈非也像是酒一樣,不但能令人判斷錯誤,也能令人醉。

    阿吉喝了酒,也給他喝了一壺糷@壺「驕傲」。

    珂吉沒有醉,他卻醉了。

    飌炊漎菄均A斗的不僅是力與技,還得要鬥智。

    不管怎樣,勝總比敗好,為了求勝,本就可以不擇手段的。

    風迎面過來,阿吉默默的在風中佇立良久,才發現啞巴夫婦正站在木屋前看著他。

    啞巴眼睛裡帶著很奇怪的表情,他的妻子卻在冷笑。

    阿吉沒有開口,因為他也正在問自己:「我究竟是個什樣的人了!」

    啞巴的妻子道:「你本來不該喝酒的,卻偏偏要喝,只因為你早就算準鐵虎會來的,你
也想殺了我們,卻偏偏不動手,只因為你知道我們根本逃不了,否則你為什要讓鐵虎殺了韓
大奶奶。」

    她說的話永遠比錐子還尖銳:「你故意這樣做,只因為要讓鐵虎認為你已變了,故意要
讓他瞧不起你,現在你怎不過來殺了我們夫妻兩個人,難道你不怕我們把你的秘密洩漏出
去!」

    阿吉慢慢的走過去。

    啞巴的妻子掏出一錠銀子,用力摔在地上:「飯鍋裡不會長出銀子來,我們也不想要你
的銀子,現在你既不欠我們的,我們也不欠你的。」

    阿吉慢慢的伸出手。

    可是他並沒有去撿地上的銀子,也沒有殺他們,他不過握住了啞巴的手。

    啞吧也握住了他的。兩個人都沒有開口,世上本就有很多事,很多情感都不是言語所能
表達男人們之間,也本就有很多事,卻不是女人所能瞭解的。就算一個女人已經跟一個男人
患難與共,斯守了多年,也還是不能完全瞭解那個男人的思想和情感。

    蠿k人又何嘗能真正瞭解女人..阿吉終於道:「雖然你不會說話,可是你心裡想說
的話我都知道。」

    啞巴點點頭,目中已熱淚盈眶。

    阿古道:「我相信你絕不會洩漏我的秘密,我絕對信任你。」

    他又用力握了握啞巴的手,就頭也不回的走了。

    他不忍回頭,因為也也知道這對平凡樸實的夫婦,只怕從此都不會再過也們以前那雖刻
苦卻平靜的日子了。他又不禁在心裡問自己。

    我究竟是個什樣的人?為什總是要為別人帶來這許多煩惱?蠽痝o做,究竟是對?遠是
錯?看著他走遠,啞巴目中的熱淚終於忍不住奪眶而出。

    他的妻子卻在嘀咕:「他帶給我們的只有麻煩,你為什還要這樣對他?」

    啞巴心裡在吶喊:因為他沒有看不起我,因為他把我當做他的朋友,除了他之外,從來
沒有人真正把我當作朋友。

    一這一次他的妻子沒有聽見他心裡的吶喊,因為她永遠無法瞭解,「友情」這兩個字的
份量,在一個男人心裡佔得有多重。一個真正的男人,一個真正的男子漢。

    鐵虎的屍體是用一塊門板抬回來的,此刻就擺在花園中的六面亭裡,暮色已深,亭柱間
的燈籠已點起。

    竹葉青背負著雙手,靜靜的凝視著門板上的屍體,臉上連一點表情都沒有。對這件事,
他竟似絲毫不覺驚異。直到大老闆匆匆趕來,他臉上才有些憂傷悲慼之色。

    大老闆卻已經跳了起來,一看見鐵虎的屍體他就跳起來大吼:「又是那個阿吉下的毒
手!」

    竹葉青垂下頭,黯然道:「我想不到他這快就找到阿吉,更想不到會死得這慘。」

    大老闆看不出他身上的傷,所以竹葉青又解釋:「他還沒有死之前,全身的骨節就已全
都被打碎了。」

    「是被什東西打碎的?.」「我看不出。」竹葉青沉吟著,又道:「我只看出阿吉用的
絕不是刀劍,也不是鐵器。」

    大老闆立刻問;「你憑那點看出來的?」1竹葉青道:「鐵虎衣服上並沒有被鐵器打過
昀痕跡,也沒有被劃破,只留著些木屑。」

    大老闆瞪起了眼,道:「難道那個阿吉用的只不過是根木棍!」

    竹葉青道:,「很可能。」大老闆道:「你知不知道鐵虎練的是什功夫?」

    .竹葉青道;「好像是金鐘罩,鐵布衫一類的外門功夫?」

    大老闆道:「你有沒有看過真功夫!」

    竹葉青道:「沒有。」

    大老闆道:「我看過,就因為他功夫實在太強,所以我連他的來歷都沒有十分看完,就
將他收容下來。後來我才知道,他就是昔年也曾在遼北橫行過一時的『雲中金剛』崔老
三。」

    竹葉青道;「我也聽大老闆說過。」

    大老闆道:「雖然他曾經被雷震天逼得無路可走,可是我保證他的功夫絕不比那個姓雷
的差太多,也絕不會比祁連山那個玉霸王差到那裡。」

    竹葉青不敢反駁。

    沒有人敢懷疑大老闆的眼力,經過大老闆法眼□定的事,當然絕不會錯。

    大老闆道:「可是現在你居然說那個沒有用的阿吉只憑一根木棍就能將他的全身骨節打
碎!」

    竹葉青不敢開口。

    大老闆用力握緊拳頭,又問道:「也的屍身是在那裡找到的!」

    竹葉青道:「是在韓大奶奶那裡。」

    大老闆道:「那裡又不是墳場,總有幾個人看見他們交手的。」

    竹葉青道;「也們交手的地方,是在廚房悛面一個堆垃圾和木柴的小院子裡,姑娘們都
很少到那裡去,所以當時在場的,除了阿吉和鐵虎外,最多只有三個人。」大老闆道:「那
三個!」

    竹葉青道;「韓大奶奶,和一對燒飯的啞巴廚子夫妻。」

    大老闆道:「現在你是不是已經把也們的人帶了回來!」

    竹葉青道;「沒有。」

    大老闆怒道:「為什!」

    竹葉青道;「因為他們已經被阿吉殺了滅口!」

    大老闆額上的青筋凸起,咬著牙道:「好,好,我養了你們這多人,養了你們這多年,
你們竟連一個挑糞的小子都對付不了。」

    也忽又跳起來大吼:「你們卻為什還不捲起鋪蓋來走路。」等他的火氣稍平,竹葉青才
壓低聲音,道:「因為我們還要等幾個人。」

    大老闆道:「等誰!」

    竹葉青的聲音更低;「等幾個可以去對付阿吉的人。」

    大老闆眼睛裡立刻發出了光,也壓低聲音,道:「你有把握?」

    竹葉青道:「有。」大老闆道:「先說一個人的名字給我聽。」

    竹葉青彎過腰,在他耳邊輕輕說了兩個字。

    大老闆的眼睛更亮了。

    竹葉青又從衣袖中拿出紙卷,道:「這就是他開給我的名單,他負責將人全都帶來。」

    大老闆接過紙卷,立刻又問:「他們什時侯可以到?」

    竹葉青道:「最遲明天下午。」

    大老闆長長吐出口氣,道;「好,替我安排,明天下午見阿吉。」

    竹葉青道;「是。」

    大老闆又拍了拍他的扁:「我就知道無論什事你都會替我安排好的。」

    他瞼上又露出微笑:「今天晚上,你可以好好的睡一覺了,明天也不妨遲些起來,那個
女人」他沒有說下去,竹葉青已彎身陪笑道「我知道,我絕不會辜負大老闆對我的好意!」

    大老闆大笑「好,好極了!」

    鐵虎的屍身還在那裡,可是他卻連看都不再看一眼了。

    大老闆剛走,鐵手阿勇就衝了進來,跪在鐵虎屍體前,放聲慟哭。

    竹葉青皺起眉,道「大丈夫有淚不輕彈,人死不能復生,你哭什!」

    阿勇道「我哭的不是他,是我自己!」

    他咬緊牙,握累拳:「因為我總算看見了替大老闆做事的人,會有什樣的下場!」

    竹葉青道:「大老闆待人並不錯。」

    阿勇道:「可是現在鐵虎死了,大老闆至少也應該安排安排他的後事才對!」竹葉青打
斷他的話,道:「大老闆知道我會替他安排的!」

    阿勇道:「你?鐵虎是為大老闆死的?還是為了你.」竹葉青立刻摀住他的嘴,可是肅
立在六角亭內外的二十幾條大漢,臉色都已變了。

    誰都知道鐵虎對大老闆的忠心,誰都不願有他這樣的下場。

    竹葉青卻在歎息,道:「我不管鐵虎是為誰死的,我只知道大老闆若是現在要我去死,
我還是會立刻就去。」

    夜色已臨。

    竹葉青穿過六角亭的小徑,從後牆的角門出去,走人牆外的窄巷,窄巷轉角處,有扇小
門。

    他輕敲三聲,又輕敲兩聲,門就開了,陰黯的小院中全無燈光。

    一個駝背老人關起門,上了栓。

    竹葉青沉聲問「人呢!」

    駝背老人不開口,只搬起牆角一個水缸,掀起一塊石板。水缸和石板都不輕,他搬起來
時卻好像並沒有費什力氣。石板下居然有微弱的燈光露出,照著幾階石階,竹葉青已背負著
雙手,慢慢的往石階上去了下去。

    地窖中潮濕而陰森,角落裡縮著兩個人,赫然竟是啞巴夫妻。

    他們雖然還沒有死,阿吉並沒有殺他們滅口,可是誰也不知道他們怎會到這裡來的?連
他們自己都不知道。他們只記得腦後忽然受到一下重擊,醒來時人已在這裡。

    啞巴臉上帶著怒意,因為一醒來他的妻子就開始嘀咕:「我就知道他給我們帶來的只有
麻煩和霉運,我就知道這次」她沒有說下去,她已經看見一個人從石階上走下來,臉上雖帶
著微笑,可是在這裡微弱的燈光下看來,卻帶著種說不出的詭秘之意。她忍不住機伶伶打了
個寒噤,緊緊握住她丈夫粗糙寬厚的手。

    竹葉青微笑著,看著他們,柔聲道:「你們不要害怕,我不是來害你們的,只不過想來
問你們幾句話!」

    他隨手取出一疊金葉子和兩錠白銀:「只要你們老買回答,這些金銀就是你們的,已足
夠你們開間很像樣的小飯館了!」

    啞巴閉著嘴,他的妻子眼睛裡卻已不禁露出貪婪之色,她這一生中,還沒有見過這多金
子蠾陷X個女人不喜歡黃金?

    竹葉青笑容更溫和。他喜歡看別人在他面前暴露出自己的弱點,也已看出自己這方法用
得絕對正確有效。

    所以他立刻問:「他們在交手之前,有沒有說過話!」

    「說過!」

    「鐵虎本來的名字,是不是叫雷震天?風雲雷虎雷震天?」

    「好像是的!」

    啞巴的妻子道:「我好像聽他自己在說,江湖中能擊敗雷震天的人並不多!」

    竹葉青微笑。

    這件事鐵虎雖然騙過了大老闆,卻沒有騙過他,沒有人能騙得過他。

    於是他又問:「阿吉有沒有說出自己的名字來!」

    「沒有!」

    啞巴的妻子道:「可是鐵虎好像已認出他是什人」啞巴一直在皚著她,目中充滿憤怒,
忽然一巴掌摑在她臉上,打得她整個人都跳了起來,潑婦似的大叫:「我踉你契了一輩子的
苦,現在有了這機會,為什要放過,我憑什要為你那倒楣的朋友保守秘密,他給了我們什好
處!」

    啞巴氣得全身發抖。現在這女人已不再是他溫馴的妻子,已是個為了黃金不惜出頁一切
的貪心婦人。

    為了黃金連丈夫都不認了的女人,她並不是第一個,也絕不會是最後一個。

    他忽然發現她以前跟著他契苦,只不遇她從末有這種像這樣的機會而已,否則很可能早
已背棄了他。

    這想法就像是一根針,直刺入他的心。

    她還在叫!

    「不讓我說,我偏要說,你若不願意享福,可以滾,滾越遠越好,我」她沒有說完這句
話,啞巴已撲上去,用力掐住了她的脖子,手臂上青筋一根根凸起。

    竹葉青連一點拉他的意思都沒有,只是面帶微笑,冷冷的在旁邊看著。

    等到啞巴發現自己的力氣用得太大,發現他的妻子呼吸已停頓,再放開手時,就已太遲
了。

    他契驚的看著自己的一雙手,再看看他的妻子,眼淚和冷汗就一起雨點般落下。

    竹葉青微笑道:「好,好漢子,這世上能一下子就把自己老婆掐死的好漢還不多,我佩
服你!」

    啞巴喉嚨裡發出野獸般的亂吼,轉身向他撲了過去。

    竹葉青衣袖輕拂,就掠了出去,冷冷道:「殺你老婆的不是我,你找我干什!」

    他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剛走上石階,就聽見「咚」的一聲響。

    只有一個人用腦袋撞在石壁上時,才會發出這種聲音。

    竹葉青還是沒有回頭。對這種事,他既不覺意外,也不感悲傷,他不但早已算準了他們
的下場。還有很多別的人,命運也已在他掌握之中。他對自己覺得很滿意,他一定要想個怯
子好好的獎勵自已。

    他想到了紫鈴。

    紫鈴光滑柔軟的胴體,頭動得就像一條響尾蛇,直等他完全滿足,顫動才平息。

    她嘴唇還是冰冷的,鼻尖上的汗珠在燈下看來晶瑩如珠。

    一個有經驗的男人只要看見她臉上的表情,就應該看出她已完全被征服。

    竹葉青是個有經驗的男人,這種征服感總是能讓他感到驕傲而愉快。

    他故意歎了口氣:「看來大老闆還是比我強得多!」

    紫鈴的媚眼如絲:「為什?」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