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城浪子
第45章 恩仇了了

    刀光一閃,丁雲鶴的身子突然倒飛而出,凌空兩個翻身,「砰」的一聲撞在屋簷上
再跌下來,臉上已看不見血色,胸膛前卻已多了條血口。
    鮮血,還在不停的泉湧而出,丁靈琳驚呼一聲,撲了過去。
    路小佳正在歎息:「想不到丁家的八十一劍,競還比不上白家的一刀。」
    丁靈中手中劍光飛舞,還在獨力支持,但目中已露出恐懼之色。
    然後刀光一閃。只聽「叮」的一聲,他掌中劍已被擊落,刀光再一閃,就要割斷他
咽喉。
    路小佳突然一聲大喝,凌空飛起。
    又是「叮」的一聲,他的劍已架注傅紅雪的刀。
    好快的劍,好快的刀!
    刀劍相擊,火星四濺,傅紅雪的眼睛裡也似有火焰在燃燒。
    路小佳大聲道:「無論如何,你絕不能殺他l」傅紅雪厲聲道:「為什麼?」
    路小佳道:「因為……因為你若殺了他,一定會後悔的。」
    傅紅雪冷笑,道:「我不殺他,更後悔。」
    路小佳遲疑著,終於下了決心,道:「可是你知不知道他是什麼人?」
    傅紅雪道:「他跟我難道還有什麼關係?」
    路小佳道:「當然有,因為他也是白天羽的兒子,就是你同父異母的兄弟!」
    這句話說出來,每個人都吃了一驚,連丁靈中自己都不例外。
    傅紅雪似已呆住了。
    路小佳道:「你若不信,不妨去問他的母親。」
    傅紅雪道:「他……他母親是誰?」
    路小佳道:「就是丁乘鳳老莊主的妹妹,白雲仙子丁白雲。」
    沒有風,沒有聲音,甚至連呼吸都已停頓,大地竟似突然靜止。
    也不知過了多久,才聽見路小佳低沉的聲音,說出這件秘密:「白天羽是丁大姑在
遊俠塞外時認識的,她雖然孤芳自賞,眼高於頂,可是遇見白天羽後,就一見傾心,競
不顧一切,將自己的終身交給了白天羽。」這對她說來,本是段刻骨銘心、永難忘懷的
感情,他們之間,當然也曾有過山盟海誓,她甚至相信白天羽也會拋棄一切,來跟她終
生相廝守的。卻不知白天羽風流成性,這種事對他來說,只不過是一時的遊戲而已。等
到她回來後,發覺自己競已有了身孕時,白天羽早已將她忘了。以丁家的門鳳,當然不
能讓一個未出嫁的姑娘就做了母親。恰巧那時丁老莊主的夫人也有了身孕,於是就移花
接木,將丁大姑生出來的孩子。
    當作她的,卻將她自己的孩子,交給別人去撫養,因為這已是她第三個孩子,她已
有了兩個親生兒子在身邊。
    「再加上丁老莊主兄妹情深,為了要讓丁大姑能時常見到自己的孩子,所以才這麼
樣做的。這秘密一直隱藏了很多年,甚至連丁靈中自己都不知道……」
    路小佳緩緩地敘說著,目中竟似已充滿了悲傷和痛苦之意。無論誰都看得出他絕不
是說謊。葉開忽然問道:「這秘密既已隱藏了多年,你又怎麼會知道的?」
    路小佳黯然道:「因為我……」
    他的聲音突然停頓,一張臉突然妞曲變形,慢慢地轉過身,吃驚地看著丁靈中。
    他肋下已多了柄短刀,刀鋒已完全刺入他的肋骨問。
    丁靈中也狠狠地瞪著他,滿面怨毒之色,突然跳起來,嘶聲道:「這秘密既沒有人
知道,為什麼要說出來?」
    路小佳已疼得滿頭冷汗,幾乎連站都站不穩了,掙扎著道:「我也知道這秘密說出
來後,難免要傷你的心,可是……可是事已至此,我也不能不說了,我……」
    丁靈中厲聲道:「你為什麼不能不說?」
    葉開忍不住長長歎息,道:「因為他若不說,傅紅雪就非殺你不可。」
    丁靈中冷笑道:「他為什麼非殺我不可?難道我殺了馬空群的女兒,他就殺我?」
    葉開冷冷道:「你所做的事,還以為別人全不知道麼?」
    丁靈中道:「我做了什麼?」
    傅紅雪咬著牙,道:「你……你一定要我說?」
    丁靈中道:「你說。」
    傅紅雪道:「你在酒中下毒,毒死了薛斌。」
    丁靈中道:「你怎知那是我下的毒?」
    傅紅雪道:「我本來的確不知道的,直到我發現殺死翠濃的那柄毒劍上,用的也是
同樣的毒,直到你自己承認你就是殺她的主謀。」
    丁靈中的臉色突又慘白,似已說不出話了。
    傅紅雪又道:「你買通好漢莊酒窖的管事,又怕做得太明顯,所以將好漢莊的奴僕,
全都聘到丁家莊來。」
    葉開道:「飛劍客的行蹤,也只有你知道,你故意告訴易大經,誘他定下那借刀殺
人的毒計。」
    傅紅雪道:「這一計不成,你又想讓我跟葉開火並,但葉開身旁卻有一個丁靈琳跟
著,你為了怕她替葉開作證,就特地將她帶走。」
    葉開長歎道:「你嫁禍給我,我並不怪你,可是你實在不該殺了那孩子的。」
    傅紅雪瞪著丁靈中,冷冷道:「我問你,這些事是不是你做的?」
    丁靈中垂下頭,冷汗已雨點般流下。
    葉開道:「我知道你這麼樣做,並不是為了你自己,我只希望你說出來,是誰叫你
這麼樣做的。」
    丁靈中道:「我……我不能說。」
    葉開道:「其實你不說我也知道。」
    丁靈中霍然拾頭,道:「你知道?」
    葉開道:「十九年前,有個人在梅花庵外,說了句他本不該說的話,他生怕被人聽
出他的口音來,所以才要你去將那些聽他說過那句話的人,全部殺了滅口。」
    丁靈中又垂下了頭。
    傅紅雪凝視著他,一字字道:「現在我只問你,那個人是不是丁乘風?」
    了靈中咬著牙,滿面俱是痛苦之色,卻連一個字也不肯說了。
    他是不是已默認?丁乘風兄妹情深,眼看自己的妹妹被人所辱,痛苦終生,他當然
要報復。
    他要殺白天羽,是有理由的。
    路小佳倚在梧桐樹上,喘息著,忽然大聲道:「不管怎麼樣,我絕不信丁老莊主會
是殺人的兇手!」
    葉開道:「為什麼?」
    路小佳忽又笑了笑,笑得淒涼而奇特,緩緩道:「因為我就是那個被他送給別人去
撫養的孩子,我的名字本該叫丁靈中。」
    這又是個意外。大家又不禁全部怔住。
    丁靈中吃驚地看著他,失聲道:「你……你就是……就是……」
    路小佳微笑著,道:「我就是丁靈中,你也是丁靈中,今天丁靈中居然殺了丁靈中,
你們說這樣的事滑稽不滑稽?」
    他微笑著,又拈起粒花生,拋起來,拋得很高。
    但花生還沒有落下時,他的人已倒了下去。
    他倒下去時嘴角還帶著微笑。
    但別人卻已笑不出來了。
    只有丁靈琳流著淚,喃喃自語:「難道他真是我三哥?難道他真是?」
    丁雲鶴板著臉,臉上卻也帶著種掩飾不了的悲傷,冷冷道:「不管怎麼樣,你有這
麼樣一個三哥,總不是件丟人的事。」
    丁靈琳忽然衝到丁靈中面前,流著淚道:「那麼你又是誰呢?究竟是誰叫你去做那
些事的?你為什麼不說?」
    丁靈中黯然道:「我……我……」
    忽然間,一陣急驟的馬蹄聲,打斷了他的話,一匹健馬急馳而入。
    馬上的人青衣勁裝,滿頭大汗,一闖進院子,就翻身下馬,拜倒在地上,道:「小
人丁雄,奉了老莊主之命,特地前來請傅紅雪傅公子、葉開葉公子到丁家莊中,老莊主
已在天心樓上備下了一點酒,恭候兩位的大駕。」
    傅紅雪的臉色又變了,冷笑道:「他就算不請我,我也會去的,可是他的那桌酒,
卻還是留給他自己去喝吧。」
    丁雄道:「閣下就是傅公子?」
    傅紅雪道:「不錯。」
    丁雄道:「老莊主還令我轉告傅公子一句話。」
    傅紅雪說:「你說。」
    丁雄道:「老莊主請傅公子務必賞光,因為他已準備好一樣東西,要還給傅公子。」
    傅紅雪道:「他要還我什麼?」
    丁雄道:「公道!」
    傅紅雪皺眉道:「公道?」
    丁雄道:「老莊主要還給傅公子的,就是公道!」
    「公道」的確是件很奇妙的東西。
    你雖然看不見它,摸不著它,但卻沒有人能否認它的存在。
    你以為它已忘記了你時,它往往又忽然在你面前出現了。
    天心僂不開在天心,在湖心。
    湖不大,荷花已殘,荷葉仍綠,半頃翠波,倒映著樓上的朱欄,欄下泊著幾隻輕舟。
四面紗窗都已支起,一位白髮蕭蕭、神情嚴肅的老人,正獨自憑欄,向湖岸凝睞。
    他看來就彷彿這晚秋的殘荷一樣蕭索,但他的一雙眼睛,卻是明亮而堅定的。
    因為他已下了決心。
    他已決心要還別人一個公道!
    夜色更濃,星都已疏了。
    「唉乃」一聲,一艘輕舟自對岸搖來,船頭站著個面色蒼白的黑衣少年,手裡緊緊
握著一柄刀。
    蒼白的手,漆黑的刀!傅紅雪慢慢地走上樓。
    他忽然覺得很疲倦,就彷彿一個人涉盡千山萬水,終於走到了旅途終點似的,卻又
偏偏缺少那一份滿足的歡悅和興奮。
    「人都來齊了麼?……」
    現在他總算已將他的仇人全都找齊了,他相信馬空群必定也躲藏在這裡。因為這老
人顯然已無路可走。
    十九年不共戴大的深仇,眼看著這筆血債己將結清,他為什麼竟連一點興奮的感覺
都沒有?
    這連他自己都不懂。他只覺得心很亂。
    翠濃的死,路小佳的死,那孩子的死……這些人本不該死,就像是一朵鮮花剛剛開
放,就已突然枯萎。
    他們為什麼會死?是死在誰手上的?翠濃,他最愛的人,卻是他仇人的女兒。
    丁靈中是他最痛恨的人,卻是他的兄弟。
    他能不能為了翠濃的仇恨,而去殺他的兄弟?絕不能!
    可是他又怎麼能眼見著翠濃為他而死之後,反而將殺她的仇人,當做自己的兄弟!
    他出來本是為了復仇的,他心裡的仇恨極深,卻很單純。
    仇恨,本是種原始的、單純的情感。
    他從未想到情與仇竟突然糾纏到一起,競變得如此複雜。
    他幾乎已沒有勇氣去面對它。因為他知道,縱然殺盡了他的仇人,他心裡的痛苦還
是同樣無法解脫。
    但現在縱然明知面前擺著的是杯苦酒,也得喝下去。
    他也已無法退縮。他忽然發現自己終於已面對著丁乘風,他忽然發覺丁乘風競遠比
他鎮定冷靜。燈光很亮,照著這老人的蒼蒼白髮,照著他嚴肅而冷漠的臉。
    他臉上每一條皺紋,每一個毛孔,傅紅雪都看得清清楚楚。
    他堅定的目光,也正在凝視著傅紅雪蒼白的臉,忽然道:「請坐。」
    傅紅雪沒有坐下去,也沒有開口,到了這種時候,他忽然發現自己竟不知道該說什
麼?
    丁乘風自己卻已慢慢地坐了下去,緩緩他說道:「我知道你是絕不會和你仇人坐在
同一個屋頂下喝酒的。」
    傅紅雪承認。
    丁乘風道:「現在你當然已知道,我就是十九年前,梅花庵外那件血案的主謀,主
使丁靈中去做那幾件事的,也是我。」
    傅紅雪的身子又開始在顫抖。
    丁乘風道:「我殺白天羽,有我的理由,你要復仇,也有你的理由,這件事無論誰
是誰非,我都已準備還你個公道!」
    他的臉色還是同樣冷靜,凝視著傅紅雪的臉,冷冷地接著說道:「我只希望知道,
你要的究竟是哪種公道?」
    傅紅雪手裡緊緊握著他的刀,突然道:「公道只有一種!」
    丁乘風慢慢地點了點頭,道:「不錯,真正的公道確實只有一種,只可惜這種公道
卻常常會被人曲解的。」
    傅紅雪道:「哦?」
    了乘風道:「你心裡認為的那種真正的公道,就跟我心裡的公道絕不一樣。」
    傅紅雪冷笑。
    丁乘風道:「我殺了你父親,你要殺我,你當然認為這是公道,但你若也有嫡親的
手足被人毀了,你是不是也會像我一樣,去殺了那個人呢?」
    傅紅雪蒼白的臉突然扭曲。
    丁乘風道:「現在我的大兒子已受了重傷,我的二兒子已成了殘廢,我的三兒子雖
不是你殺的,卻也已因這件事而死。」
    他冷靜的臉上也露出了痛苦之色,接著道:「殺他的人,雖然是你們白家的後代,
卻是我親手撫養大的,卻叫我到何處去要我的公道?」
    傅紅雪垂下目光,看著自己千里的刀。
    他實在不知道應該如何答覆,他甚至已不願再面對這個滿懷悲憤的老人。
    丁乘鳳輕輕歎息了一聲,道:「但我已是個老人了,我已看穿了很多事,假如你一
定要你的公道,我一定要我的公道,這仇恨就永無休止的一日。」
    他淡淡地接著道:「今日你殺了我,為你的父親報仇固然很公道,他日我的子孫若
要殺你為我復仇,是不是也同樣公道?」
    傅紅雪發現葉開的手也在發抖。
    葉開就站在他身旁,目中的痛苦之色,甚至比他還強烈。
    丁乘鳳道:「無論誰的公道是真正的公道,這仇恨都已絕不能再延續下去。為這仇
恨而死的人,已太多了,所以……」
    他的眼睛更亮,凝視著傅紅雪道:「我已決定將你要的公道還給你!」
    傅紅雪忍不住抬起頭,看著他。
    「這老人究竟是個陰險惡毒的兇手?還是個正直公道的君子?」
    傅紅雪分不清。
    丁乘風道:「但我也希望你能答應我一件事。」
    傅紅雪在聽著。
    丁乘風道:「我死了之後,這段仇恨就已終結,若是再有任何人為這仇恨而死,無
論是誰死在誰手裡,我在九泉之下,也絕不會饒他!」
    他的聲音中突然有了淒厲而悲憤的力量,令人不寒而慄i傅紅雪咬著牙,嘶聲道:
「可是馬空群——無論是死是活,都絕不能放過他!」
    丁乘風臉上突然露出種很奇特的微笑,淡淡道:「我當然也知道你是絕不會放過他
的,只可惜你無論怎樣對他,他都已不放在心上了。」
    傅紅雪變色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丁乘風又笑了笑,笑得更奇特,目中卻流露出一種說不出的悲哀和傷感。他不再回
答傅紅雪的話,卻慢慢地舉起面前的酒,向傅紅雪舉杯。
    「我只希望你以後永遠記得,仇恨就像是債務一樣,你恨別人時,就等於你自己欠
下一筆債,你心裡的仇恨越多,那麼你活在這世上,就永遠不會再有快樂的一天。」
    說完了這句話,他就準備將杯中酒喝下去。但就在這時,突見刀光一閃。刀光如閃
電。
    接著,「叮」的一響,丁乘風手裡的酒杯已碎了,一柄刀隨著酒杯的碎片落在桌上。
    一柄飛刀!三寸七分長的飛刀!
    傅紅雪霍然回頭,吃驚的看著葉開。
    葉開的臉竟已變得跟他同樣蒼白,但心神卻是穩定的,他凝視著丁乘風,丁乘風也
在吃驚地看著他,道:「為什麼?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葉開的聲音很堅決,道:「因為我知道這杯中裝的是毒酒,也知道這杯毒酒,本不
該是你喝的。」
    丁乘風動容道:「你……你這是什麼意思?」
    葉開歎了口氣,道:「我的意思,你難道真的不明白?」
    丁乘風看著他,面上的驚訝之色,突又變得悲痛傷感,黯然道:「那麼我的意思你
為何不明白?」
    葉開道:「我明白,你是想用你自己的血,來洗清這段仇恨,只不過,這血,也不
是你該流的。」
    丁乘風動容道:「我流我自己的血,跟你又有什麼關係?」
    葉開道:「當然有關係。」
    丁乘風厲聲道:「你究竟是什麼人?」
    葉開道:「我是個不願看見無辜者流血的人。」
    傅紅雪也不禁動容,搶著道:「你說這人是個無辜的?」
    葉開道:「不錯。」
    傅紅雪道:「十九年前,那個在梅花庵外說『人都來齊了麼』的兇手,難道不是他?」
    葉開道:「絕不是!」
    傅紅雪道:「你怎麼知道的?你怎麼敢確定?」
    葉開道:「因為無論什麼人在冰天雪地中,凍了一兩個時辰後,說到『人』這個字
時,聲音都難免有點改變的,可見他根本用不著為這原因去殺人滅口。」
    傅紅雪道:「你怎知在那種時候說到『人』這個字時,聲音都會改變?」
    葉開道:「因為我試過。」
    他不讓傅紅雪開口,接著又道:「何況,十九年前,梅花庵血案發生的那一天,他
根本寸步都沒有離開丁家莊。」
    傅紅雪道:「你有把握?」
    葉開道:「我當然有把握!」
    傅紅雪道:「為什麼?」
    葉開說:「因為那天他右腿受了重傷,根本寸步難行,自從那天之後,他就沒有離
開過丁家莊,因為直到現在,他腿上的傷還未痊癒,還跟你一樣,是個行動不便的人。」
    丁乘風霍然站起,瞪著他,卻又黯然長歎了一聲,慢慢地坐下,一張鎮定冷落的臉,
變得彷彿又蒼老了許多。
    葉開接著又道:「而且我還知道,刺傷他右腿的人,就是昔日威震天下的『金錢幫』
中的第一快劍,與飛劍客齊名的武林前輩……」
    傅紅雪失聲道:「荊無命?」
    葉開點頭,道:「不錯,就是荊無命,直到現在我才知道,荊無命為什麼將他的快
劍絕技,傳授給路小佳了。」
    他歎息著接道:「那想必是因為他和丁老莊主比劍之後,就惺惺相惜,互相器重,
所以就將丁家一個不願給人知道的兒子,帶去教養,只可惜他的絕世劍法,雖造就了路
小佳縱橫天下的聲名,他偏激的性格,卻害了路小佳的一生。」
    丁乘風黯然垂首,目中已有老淚盈眶。
    傅紅雪盯著葉開,厲聲道:「你怎麼會知道這些事的?你究竟是什麼人?」
    葉開遲疑著,目中又露出那種奇特的痛苦之色,竟似拿不定主意,不知道是不是應
該回答他這句話。
    傅紅雪又忍不住問道:「兇手若不是他,丁靈中殺人滅口,又是為了誰?」
    葉開也沒有回答這句話,突然回頭,瞪著摟梯口。
    只聽樓下一個人冷冷道:「是為了我。」
    聲音嘶啞低沉,無論誰聽了,都會覺得很不舒服,可是隨著這語聲走上樓來的,卻
是個風華絕代的女人。她身上穿著件曳地的長袍,輕而柔軟,臉上蒙著層煙霧般的黑紗,
卻使得她的美。更多了種神秘的淒艷,美得幾乎有今人不可抗拒的魅力。看見她走來,
丁乘鳳的臉色立刻變了,失聲道:「你不該來的。」
    這絕色麗人道:「我一定要來。」
    她聲音和她的人完全不襯,誰也想不到這麼美麗的一個女人,竟會有這麼難聽的聲
音。
    傅紅雪忍不住道:「你說丁靈中殺人滅口,全是為了你?」
    「不錯。」
    傅紅雪道:「為什麼?」
    「因為我才是你真正的仇人,白天羽就是死在我手上的!」
    她聲音裡又充滿了仇恨和怨毒,接著又道:「因為我就是丁靈中的母親!」
    傅紅雪的心似乎已沉了下去,丁乘風的心也沉了下去。
    葉開呢?他的心事又有誰知道?
    丁白雲的目光正在黑紗中看著他,冷冷道:「丁乘風是個怎麼樣的人,現在你想必
已看出來,他為我這個不爭氣的妹妹,竟想犧牲他自己,卻不知他這麼樣做根本就沒有
原因的。」
    她歎了口氣,接著道:「若不是你出手,這件事的後果也許就更不堪想像了,所以
無論如何,我都很感激你。」
    葉開苦笑,彷彿除了苦笑外,也不知該說什麼了。
    丁白雲道:「可是我也在奇怪,你究竟是什麼人呢?怎麼會知道得如此多?」
    葉開道:「我……」
    丁白雲卻又打斷了他的話,道:「你用不著告訴我,我並不想知道你是什麼人。」
    她忽然回頭,目光刀鋒般從黑紗中看著傅紅雪,道:「我只想要你知道我是什麼人!」
    傅紅雪緊握雙拳,道:「我……我已經知道你是什麼人!」
    丁白雲突然狂笑,道:「你知道?你真的知道?你知道的又有多少?」
    傅紅雪不能回答。他忽然發覺自己對任何人知道的都不多,因為他從來也不想去了
解別人,也從未去嘗試過。
    丁白雲還在不停地笑,她的笑聲瘋狂而淒厲,突然抬起手,用力扯下蒙面的黑紗。
    傅紅雪怔住,每個人都怔住。
    隱藏在黑紗中的這張臉,雖然很美,但卻是完全僵硬的。
    她雖然在狂笑著,可是她的臉上卻完全沒有表情。這絕不是一張活人的臉,只不過
是個面具而已。
    等她再揭開這層面具的時候,傅紅雪突然覺得全身都已冰冷。難道這才是她的臉?
    傅紅雪不敢相信,也不忍相信。
    他從未見過世上任何事比這張臉更令他吃驚,因為這已不能算是一張人臉。在這張
臉上,根本已分不清人的五官和輪廓,只能看見一條條縱橫交錯的刀疤,也不知有多少
條,看來競像個被摔爛了的瓷上面具。
    丁白雲狂笑著道:「你知不知道我這張臉怎會變成這樣子的?」
    傅紅雪更不能回答,他只知道白雲仙子昔日是武林中有名的美人。
    丁白雲道:「這是我自己用刀割出來的,一共劃了七十六刀,因為我跟那負心的男
人在一起過了七十七天,我想起那一天的事,就在臉上劃一刀,但那事卻比割在我臉上
的刀還要令我痛苦。」
    她的聲音更嘶啞,接著道:「我恨我自己的這張臉,若不是因為這張臉,他就不會
看上我,我又怎會為他痛苦終生?」
    傅紅雪連指尖都已冰冷。他瞭解這種感覺,因為他自己也有過這種痛苦,直到現在,
他只要想起他在酗酒狂醉中所過的那些日子,他心裡也像是被刀割一樣。
    丁白雲道:「我不願別人見到我這張臉,我不願被人恥笑,但是我知道你絕不會笑
我的,因為你母親現在也絕不會比我好看多少。」
    傅紅雪不能否認。他忍不住又想起了那間屋子——屋子裡沒有別的顏色,只有黑!
    自從他有記憶以來,他母親就一直是生活在痛苦與黑暗中的。
    丁白雲道:「你知不知道我聲音怎麼會變成這樣子的?」
    她接著道:「因為那天我在梅花庵外說了句不該說的話,我不願別人再聽到我的聲
音,我就把我的嗓子也毀了。」
    她說話的聲音,本來和她的人同樣美麗。
    「人都來齊了麼?……」她說這句話的時候,聲音也還是美麗的,就像是春天山谷
中的黃駕。傅紅雪現在才明白葉開剛才說的話。她怕別人聽出她的聲音來,並不是因為
那個「人」字,只不過因為她知道世上很少有人的聲音能像她那麼美麗動聽。
    丁白雲道:「丁靈中去殺人,都是我叫他去殺的,他不知道我就是他母親,但卻一
直很聽我的話,他……他一直是個聽話的好孩子。」
    她的聲音又變得很溫柔,慢慢地接著道:「現在,我總算已知道他還沒有死,現在,
你當然不會殺他了……所以現在我已可放心的死,也許我根本就不該多活這些年的。」
    丁乘風突然厲聲道:「你也不能死!只要我還活著,就沒有人能在我面前殺你!」
    丁白雲道:「有的……也許只有一個人。」
    丁乘鳳道:「誰?」
    白雲道:「我自己。」
    她的聲音很平靜,慢慢地接著道:「現在你們誰也不能阻攔我了,因為在我來的時
候,已不想再活下去。」
    丁乘風霍然長身而起,失聲道:「你難道已……已服了毒?」
    丁白雲點了點頭,道:「你也該知道,我配的毒酒,是無藥可救的。」
    丁乘風看著她,慢慢地坐了下來,眼淚也已流下。
    了自雲道:「其實你根本就不必為我傷心,自從那天我親手割下那負心人的頭顱後,
我就已死而無憾了,何況現在我已將他的頭顱燒成灰拌著那杯毒酒喝了下去,現在無論
誰再也不能分開我們了,我能夠這麼樣死,你本該覺得安慰才是。」她說話的聲音還是
很平靜,就像是在敘說一件很平常的事,但聽的人卻已都毛骨諫然。現在葉開才知道,
白天羽的頭顱,並不是桃花娘子盜走的。但是他卻實在分不清丁白雲這麼樣做究竟是為
了愛?還是為了恨?無論這是愛是恨,都未免太瘋狂,太可怕。
    丁白雲看著傅紅雪,道:「你不妨回去告訴你母親,殺死白天羽的人,現在也已死
了,可是白天羽卻跟這個人合為一體,從今以後,無論在天上,還是在地上,他都要永
遠陪著我的。」
    她不讓傅紅雪開口,又道:「現在我只想讓你再看一個人。」
    傅紅雪忍不住問道:「誰?」
    丁白雲道:「馬空群!」
    她忽然回過身,向樓下招了招手,然後就有個人微笑著,慢慢地走上樓來。
    他看來彷彿很愉快,這世上彷彿已沒有什麼能讓他憂愁恐懼的事。他看見傅紅雪和
葉開時,也還是同樣微笑著。
    這個人卻赫然竟是馬空群。
    傅紅雪蒼白的臉突叉漲紅了起來,右手已握上左手的刀柄!
    丁白雲忽然大聲道:「馬空群,這個人還想殺你,你為什麼還不逃?」
    馬空群競還是微笑著,站在那裡,連動也沒有動。
    丁白雲也笑了,笑容使得她臉上七十六道刀疤突然同時扭曲,看來更是說不出的詭
秘可怖。
    她微笑著:「他當然不會逃的,他現在根本已不怕死……他現在根本就什麼都不怕
了,所有的仇恨和憂鬱,他已全都忘記,因為他已喝下了我特地為他準備的,用忘憂草
配成的藥酒,現在他甚至已連自己是什麼人都忘記了。」
    可是傅紅雪卻沒有忘,也忘不了。自從他懂得語言時、他聽到的第一句話就是:
「去殺了馬空群,替你父親報仇!」
    他也曾對自己發過誓。「只要我再看見馬空群,就絕不會再讓他活下去,世上也絕
沒有任何人、任何事能阻攔我。」
    在這一瞬間,他心裡已只有仇恨,仇恨本已像毒草般在他心裡生了根,他甚至根本
就沒有聽見丁自雲在說什麼,彷彿仇恨已將他整個人都投入了烘爐。
    「去將仇人的頭顱割下來,否則就不要回來見我!」
    屋子裡沒有別的顏色,只有黑!這屋子裡突然也像是變成了一片黑暗,天地間彷彿
都已變成了一片黑暗,只能看見馬空群一個人。
    馬空群還是動也不動地坐在那裡,競似在看著傅紅雪微笑。
    傅紅雪眼睛裡充滿了仇恨和殺機,他眼裡卻帶著種虛幻迷惘的笑意,這不僅是個很
鮮明的對比,簡直是種諷刺。
    傅紅雪殺人的手,緊緊握住刀柄,手背上的青筋一根根凸起。
    馬空群忽然笑道:「你手裡為什麼總是抓住這個又黑又髒的東西?這東西送給我,
我也不要,你難道還怕我搶你的?」
    這柄已不知殺了多少人、也不知將多少人逼得無路可走的魔刀,現在在他眼中看來,
已只不過是個又黑又髒的東西。
    這柄曾經被公認為武林第一天下無雙的魔刀,現在在他眼中看來,竟似已不值一文。
難道這才是這柄刀的價值?一個癡人眼中所看見的,豈非總是最真實的?傅紅雪的身子
突又開始顫抖,突然拔刀,閃電般向馬空群的頭砍下去。
    就在這時,又是刀光一閃!只聽「叮」的一響,傅紅雪手裡的刀,突然斷成兩截。
    折斷的半截刀鋒,和一柄短刀同時落在地上。一柄三寸七分長的短刀。一柄飛刀!
    傅紅雪霍然轉身,瞪著葉開,嘎聲道:「是你?」
    葉開點點頭道:「是我。」
    傅紅雪道:「你為什麼不讓我殺了他?」
    葉開道:「因為你本來就不必殺他,也根本沒有理由殺他。」
    他臉上又露出那種奇特而悲傷的表情。
    傅紅雪瞪著他、目中似已有火焰在燃燒,道:「你說我沒有理由殺他?」
    葉開道:「不錯。」
    傅紅雪厲色道:「我一家人都已經死在他的手上,這筆血債已積了十九年,他若有
十條命,我就該殺他十次。」
    葉開忽然長長歎息了一聲,道:「你錯了。」
    傅紅雪道:「我錯在哪裡?」
    葉開道:「你恨錯了。」
    傅紅雪怒道:「我難道不該殺他?」
    葉開道:「不該!」
    傅紅雪道:「為什麼?」
    葉開道:「因為他殺的,並不是你的父母親人,你跟他之間,本沒有任何仇恨。」
    這句話就像一座突然爆發的火山。世上絕沒有任何人說的任何一句話,能比這句話
更令人吃驚。
    葉開凝視著傅紅雪,緩緩道:「你恨他,只不過是因為有人要你恨他!」
    但傅紅雪全身都在顫抖。若是別人對他說這種話,他絕不會聽。但現在說話的人是
葉開,他知道葉開絕不是個胡言亂語的人。
    葉開道:「仇恨就像是一棵毒草,若有人將它種在你心裡,它就會在你心裡生根,
它並不是生來就在你心裡的。」
    傅紅雪緊握著雙拳,終於勉強說出了三個字:「我不懂。」
    葉開道:「仇恨是後天的,所以每個人都可以會恨錯,只有愛才是永遠不會錯的。」
    丁乘鳳的臉已因激動興奮而發紅,忽然大聲道:「說得好,說得太好了。」
    丁白雲的臉卻更蒼白,道:「但是他說的話,我還是連一點都不懂。」
    葉開長長歎息,道:「你應該懂的。」
    丁白雲道:「為什麼?」
    葉開道:「因為只有你才知道,丁靈中並不是丁老莊主的親生子。」
    丁白雲的臉又變了,失聲道:「傅紅雪難道也不是白家的後代?」
    葉開道:「絕不是!」
    這句話說出來,又像是一聲霹靂擊下。
    每個人都在吃驚地看著葉開。
    丁白雲道:「你……你說謊!」
    葉開笑了笑,笑得很淒涼。他並沒有否認,因為,他根本就用不著否認,無論誰都
看得出,他絕不是說謊的。
    丁白雲道:「你怎麼知道這秘密?」
    葉開黯然道:「這並不是秘密,只不過是個悲慘的故事,你自己若也是這悲慘故事
中的人,又怎麼會不知道這故事?」
    丁白雲失聲間道:「你……難道你才是白天羽的兒子?」
    葉開道:「我是……」
    傅紅雪突然衝過來,一把揪住了他的衣襟,怒吼道:「你說謊!」
    葉開笑得更淒涼。他還是沒有否認,傅紅雪當然也看得出他絕不是說謊。
    丁白雲突又問道:「這個秘密難道連花白鳳也不知道?」
    葉開點點頭,道:「她也不知道。」
    丁白雲詫異道:「她連自己的兒子究竟是誰都不知道?」
    葉開黯然地答道:「因為這件事本來就是要瞞著她的。」
    丁白雲道:「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
  俠客居 獨家提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