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城浪子
第41章 英雄末路

    雲已不見,霧山已不見。
    陰森黑暗的山洞裡,卻有一堆火焰在躍動,閃動的光,照亮了奇突的鐘乳和粗糙的
山壁,也照亮了丁靈琳蒼白美麗的臉。她醒來時,第一眼就看見這堆火。
    所以她沒有動,只是靜靜地躺在那裡,靜靜地凝視著火焰的躍動。火焰的本身,仿
佛就象徵著生命,已為她帶來了溫暖和光明。
    然後她才看見傅紅雪,他冰一樣的臉,已因火焰的閃動而變得有了生命。
    現在他正將一隻皮毛已洗剝乾淨的野兔,放到火上去烤。
    他的動作複雜而緩慢,他臉上甚至也已出現某種和平寧靜的表情。
    丁靈琳從未看過他臉上有過這種表情,她突然覺得他並不是想像中那麼可怕的。
    帶著血的野兔已漸漸在火上被烤成金黃色,山洞裡瀰漫著誘人的香氣。
    丁靈琳臉上忽然泛起一陣紅暈,她本不是那種一見到血就會暈過去的女人。
    她忍不住解釋:「我剛才實在太餓也太冷,所以才支持不住的。」
    傅紅雪淡淡道:「幸好你身上有火種,否則就只能吃帶血的免肉了。」
    丁靈琳失聲道:「火種是你在我身上找到的?」
    傅紅雪點點頭。
    丁靈琳的臉更紅,她記得火刀和火石本在她貼身的衣袋裡。
    她咬著嘴唇,板起了臉,大聲道:「你怎麼能亂掏人家身上的東西?」
    傅紅雪冷冷道:「我的確不該這麼做的,我本該脫光你的衣服把你放在火上烤吃。」
    丁靈琳立刻用力拉緊了自己的衣襟,好像好怕這個人會真的過來脫她的衣服。
    傅紅雪卻再也不睬她,默默地將烤好的野兔撕成兩半,隨手拋了一半給她,竟是較
大的一半。
    丁靈琳心裡突又泛起一陣溫暖之意。
    她也不能算是個小心眼的女孩子,但傅紅雪若是給她比較小的那一半,她還是會覺
得很生氣。她畢竟是個女人。
    沒有鹽的肉,本來就像是已生了十八個孩子的女人一樣,已很難令人發生興趣。
    沒有鹽的肉至少總比沒有肉好。
    飢餓,本就是人類最不能抗拒的兩種慾望之一。
    丁靈琳幾乎將骨頭都吃下去,吃完了還忍不住要歎息一聲,喃喃地道:「這兔子身
上的肉簡直比猴子還少。」
    傅紅雪道:「它身上若是肉多,說不定早已被別人捉去吃下肚了。」
    丁靈琳嫣然道:「小葉說的不錯,你有時看來雖然很可怕,其實並不是個凶狠惡毒
的人。」
    她眨了眨眼,又道:「無論你怎麼想,我總覺得他一直都對你不壞,而且比誰都了
解你。」
    一提起葉開,傅紅雪的臉色又變了,忽然站起來,冷冷道:「你自己還能不能脫衣
服?」
    丁靈琳的臉色也變了,失聲道:「你……你這是什麼意思?」
    傅紅雪冷冷道:「你著不能脫,我替你脫。」
    丁靈琳大駭道:「為什麼要脫衣服?」
    傅紅雪道:「因為我不想看著你冷死病死。」
    丁靈琳這才發現自己身上衣服的確已濕透,地上也是陰寒而潮濕的,這樣子躺一夜,
明天不大病一場才是怪事。
    她自己當然也不想冷死病死,但若要叫她在男人面前脫光衣服,她寧可死——除了
葉開外,隨便哪個男人都不行。
    她咬著嘴唇,忽然道:「你是不是真的強姦過馬芳鈴?」
    傅紅雪臉上的肌肉忽然繃緊,目中又露出痛苦之色,但他卻還是點了點頭。
    只要是他做過的事,他就絕不推諉否認。
    丁靈琳道:「你會不會強姦我?」
    傅紅雪冷冷道:「你是在提醒我?」
    丁靈琳道:「你現在若是強姦我,我當然沒法子反抗,但我卻希塑你明白一件事。」
    傅紅雪在聽。
    丁靈琳道:「除了葉開外,無論什麼男人只要碰碰我,我就噁心,因為我覺得世上
所有的男人,沒有一個能比得上他。」
    傅紅雪充滿痛苦和仇恨的眼睛裡,彷彿又有火焰在燃燒。
    他全身都彷彿有火焰在燃燒。
    丁靈琳道:「你恨他也許並不是因為他殺了翠濃,而是因為你知道自己永遠也比不
上……」
    傅紅雪突然一把揪住她衣襟,把她整個人提了起來,嘎聲道:「你錯了。」
    丁靈琳道:「我沒有錯。」
    傅紅雪道:「你不該逼我的。」
    他的手突然用力,已撕破了她的衣襟。
    丁靈琳倒下去的時候,雪白的胸膛已在寒風裡硬起來。
    她的淚也已將流下,咬著牙道:「我沒有錯,小葉卻實在錯了,他看錯了你,你根
本不是人,是個畜牲。」
    傅紅雪全身不停地顫抖,突然也倒了下去,縮成了一團。
    火光閃動下,他的臉竟已完全扭曲變形,嘴角就像馬一樣,吐出了濃濃的白沫。
    丁靈琳反而怔住。
    她也聽說過,傅紅雪是個有病的人,但她卻未想到他的病竟會突然而來,來得竟如
此可怕。這少年不但孤獨寂寞,滿心創痛,而且還有這種可怕的病毒蛇般糾纏著他。唯
一能安慰他、瞭解他的人,現在卻已被埋入了黃土。
    他這一生,過的究竟是種什麼樣的生活?生命對他也未免太無情。他應該恨的!
    「我若是他,我說不定也會痛恨所有的人,所有的生命。」
    丁靈琳心裡的恐懼和憤怒,忽然又變作憐憫與同情。
    她若能站起來,現在說不定會將他像孩子般擁抱在懷裡。
    可是她非但站不起來,幾乎連動都不能動。
    她連手都已因陰寒潮濕而漸漸麻痺,只能勉強拾起來,掩住衣襟。就在這時,她忽
然聽見一陣腳步聲。
    腳步聲很輕,但來的卻顯然不止一個人。
    「這當然絕不是葉開,葉開若要來,絕不會和別人一起來的。」
    丁靈琳的心沉了下去,如此深夜,又有誰會冒著這種愁煞人的秋風秋雨,到這荒山
上來呢?腳步聲已在山洞外停下來,閃動的火光,已無異告訴他們這山洞裡有人。
    過了半晌,外面就有人在試探著問:「裡面的朋友高姓大名?請見示。」
    丁靈琳用力咬著嘴唇,不讓自己發出聲音。
    她只希望這些人一時間還不敢冒然闖進來,只希望傅紅雪能在他們闖進來之前清醒。
    但這時她已看見一柄刀從外面慢慢地伸進來,接著她就看見了握刀的人。
    來的人的確不止一個,但現在進來的卻只有他一個。
    這人的臉色也是蒼白的,卻不是傅紅雪那種純淨得接近透明的蒼白。
    他的臉向裡發青,在閃動的火光中看來,竟彷彿是慘碧色的,又像是戴著個青銅面
具。
    他的眼睛也陰森可怕,只看了傅紅雪一眼,目光就停留在丁靈琳裸露在破碎衣襟外
的雪白胸膛上,眼睛裡突又露出種淫猥的表情。
    丁靈琳只恨不得能將這雙眼睛挖出來。
    這人手裡的刀已垂下,長長吐出一口氣,顯然他已發現倒在地上的這兩個人都已沒
有值得他戒備的地方。他的眼睛更放肆了,就好像要鑽到丁靈琳的衣襟裡去。
    丁靈琳忍不住大聲道:「你看什麼?難道你從來也沒看過女人?」
    這人笑了,用腳尖踢了踢傅紅雪,道:「他是你的什麼人?」
    丁靈琳道:「你管不著。」
    這人道:「他就是那個一腳踢垮了關東萬馬堂的傅紅雪?」
    丁靈琳道:「你怎麼知道?」
    這人道:「我本來就是來找他的。」
    丁靈琳忍不住問道:「找他幹什麼?」
    這人道:「我本想找他替我做件事……替我去殺個人。」
    他又笑了笑,接著道:「但現在看來他已只有等著別人殺他了。」
    丁靈琳勉強控制著自己,冷笑道:「你若真的有這種想法,一定會反悔的。」
    這人笑得更陰險,悠然道:「我不但真的有這種想法,還有另外一種想法。」
    丁靈琳又忍不住再問:「什麼想法?」
    這人笑道:「男人看見一個你這麼漂亮的女人赤裸著胸膛躺在他面前,他心裡會有
什麼想法,我不說你也應該知道。」
    丁靈琳突然全身冰冷,失聲道:「你敢?」
    這人悠然道:「我為什麼不敢,就算傅紅雪現在還能夠撥他的刀,我也不怕。」
    丁靈琳道:「你……你真的不怕?」
    這人道:「他若知道我是什麼人,說不定會自動把你讓給我的。」
    丁靈琳道:「你憑什麼?」
    這人道:「我只憑一樣東西,一樣傅紅雪連做夢都想不到的東西。」
    他微笑著,用刀尖去撥丁靈琳緊拉著衣襟的手,接著道:「就憑這樣東西,我不但
敢想,而且敢做,你若不信,我現在就可以做給你看。」
    丁靈琳幾乎已忍不住要失聲大叫起來,她的手已不能不鬆開。就在這時忽然看見一
樣東西從外面飛進來,打在這人因微笑而露出的牙齒上。
    只聽「格」的一響,這人的門牙已然被打碎了兩三顆。
    這人面色驟然改變,一隻手掩住了嘴,一隻手揚起了刀。
    丁靈琳看到地上的花生,臉色也已變了,忍不住失聲驚呼道:「路小佳!」
    路小佳也是她現在最不願看見的人之一,為什麼他也偏偏來了?她的運氣為什麼會
忽然變得如此壞?
    山洞外還是雲霧淒迷,一片黑暗。一個人帶著笑說道:「這世上並不一定只有路小
佳才能吃花生的,不吃花生的倒很難找幾個。」
    一個人微笑著,悠悠然走了進來,穿得很隨便,笑得很輕鬆,看他的樣子,就算是
天塌下來,他好像也不會在乎。
    看到了這個人,丁靈琳只覺得那悶死人的濃雲密霧彷彿已忽然消散了,那愁煞人的
秋風秋雨也彷彿忽然停了。
    現在就算是天真的塌下來,她也已不在乎,因為這個人就是葉開。只要能看見葉開,
這世上還有什麼事值得她在乎的。
    她心裡忽然充滿了溫暖之意,臉上也忍不住露出了甜蜜的笑容,卻故意要板起臉,
道:「你死到哪裡去了,怎麼直到現在才來?」
    葉開歎了口氣,道:「我本來也想早點來的,卻又不能眼看著你那位寶貝二哥躺在
地上生氣,不管怎麼樣,他畢竟是你的二哥。」
    丁靈琳就算還想生氣,也氣不出了,忍不住笑道:「你本來就應對他好一點,因為
他遲早總有一天要做你的大舅子的。」
    葉開看著她,皺眉道:「可是你們丁家的人為什麼總喜歡躺在地上呢?」
    丁靈琳道:「你自己說過的,一個聰明人能躺下的時候,是絕不會坐著的。」
    葉開也笑了,道:「不錯,有道理。」
    他看了看傅紅雪,又看了看那個高舉著鋼刀的人,道:「你們都是聰明人,但這位
仁兄為什麼還不肯躺下去,這樣子站著豈非太累?」
    丁靈琳眨了眨眼,道:「所以你應該勸他,要他不如還是躺下去的好。」
    葉開點了點頭,道:「不錯,有道理。」
    這人的嘴已閉起,嘴角還在流著血。
    他本就是個老江湖、老狐狸,當然知道能用一顆花生打落門牙的人,絕不是好惹的。
但現在葉開又在背對著他,再難惹他的人,背上也絕不會長著眼睛。
    他的刀又恰巧正對著葉開的脖子,這機會實在難得,錯過實在可惜。他突然揮刀,
直砍葉開的脖子。
    誰知道葉開背後偏偏像是長著眼睛,突然回身,指尖輕輕在這個握刀的手腕上一劃。
這人的刀忽然間就已到了他手裡。
    葉開看著這把刀,輕撫著刀鋒,微笑道:「看來這也是把快刀。」
    這人的臉已僵硬,想勉強笑笑,但笑起來比哭還難看。
    葉開道:「這麼快的刀無論砍在誰的脖子上,他的腦袋都no?一定會掉下來,你
信不信?」
    他提著刀在這人脖子上比了一比,微笑著道:「你若不信,倒也不妨試試。」
    這人一張白裡透青的臉,已嚇得全無人色,吃吃道:「不……不必試了。」
    葉開道:「你相信?」
    這人道:「當……當然相信,誰不信,誰就是龜孫。」
    葉開大笑。
    這人忽又問道:「閣下上山時,有沒有看見在下的朋友們?」
    葉開又點點頭,道:「我看他們好像都已累得很,所以勸他們不如躺下去休息的好。」
    這人臉色又變了變,昔笑道:「其實我……我也已累得很。」
    葉開道:「既然累得很,為什麼還不躺下去?」
    這人什麼話都不再說,走到角落裡,直挺挺地躺下去。
    葉開歎了口氣,道:「這年頭的笨人本來就已不多的。」
    丁靈琳道:「只可惜我跟你一樣,我們雖然不太笨,也不太聰明。」
    葉開道:「我知道你也想站起來走走了,躺得太久,也會累的。」
    丁靈琳抿著嘴笑道:「所以你也正好乘機來揩油,捏捏我的大腿。」
    葉開又歎了口氣,道:「我只奇怪你二哥點你穴時,為什麼不順便把你的嘴一起點
住呢?」
    丁靈琳道:「因為他知道我要咬死你。」
    傅紅雪的身子雖然漸漸已能伸直,卻還在不停地喘息著。
    葉開看著他,黯然道:「這麼樣一個人,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病呢?」
    丁靈琳已站了起來,正彎著腰在捏自己的腿,也不禁歎道:「他的確是個很可憐的
人,但有時卻偏偏要叫人覺得很可怕。」
    她忽又問道:「你知不知道他為什麼要把我架到這裡來?」
    葉開搖搖頭。
    丁靈琳道:「他以為你殺了翠濃。」
    葉開皺起了眉,道:「翠濃已死了?」
    丁靈琳道:「她的墳墓就在外面,傅紅雪親手埋葬了她。」
    葉開嘴角的微笑忽然不見了。
    丁靈琳瞪著他,道:「究竟是不是你殺了她的?」
    葉開道:「你也要問我這種話?」
    丁靈琳歎道:「我當然知道你絕不會做這種事的,可是你的刀為什麼會到了他手上。」
    葉開道:「我的刀?……」
    丁靈琳還沒有說話,已看見了有刀光一閃。
    葉開一伸手,閃電的刀光已到了他手上———柄飛刀,薄而鋒利。他抬起頭,就看
見了傅紅雪。
    傅紅雪站起來時,就像是幽靈忽然從地下出現,煙霧忽然從地下升起。火光已微弱,
他看來更蒼白、更憔悴、更疲倦。
    可是他眼裡的憤怒和仇恨卻比火焰更強烈。
    他手裡緊緊地握著他的刀,目光刀鋒般瞪著葉開,一字字道:「這是不是你的刀?」
    葉開沒有回答,不能回答。
    這柄刀的確和他用的刀完全一樣,但這柄刀卻絕不是他的。能用這種刀殺人的人雖
然不多,卻也並不是完全沒有。
    但他實在想不出有誰能仿造這種刀,而且還打造得完全一模一樣。
    世上幾乎根本就沒有人看過他用的這種刀。
    傅紅雪還在瞪著他,等著他回答!
    葉開終於忍不住歎了口氣,苦笑道:「我用這把刀殺了誰?」
    傅紅雪道:「你殺了郭威的孫子,又殺了王大洪。不是嗎?」
    葉開道:「王大洪?」
    傅紅雪道:「你叫王大洪殺人,然後你殺了他滅口。」
    葉開道:「翠濃就是死在他手上的?」
    傅紅雪道:「他用的是毒劍,但你的手卻比他的劍還毒!」
    葉開又歎了口氣,苦笑道:「看來我現在就算否認,你也是絕不會相信的。」
    傅紅雪道:「絕不會。」
    葉開道:「可是你有沒有想過,我為什麼要殺翠濃呢?」
    傅紅雪道:「你真正要殺的不是翠濃,是我。」
    葉開道:「是你?我為什麼要殺你?」
    傅紅雪還沒有開口,躺在地上的那個人突然跳起來,大聲道:「因為你已經被萬馬
堂收買了,我恰巧在無意間聽見他透露過口風。」
    傅紅雪霍然轉身,盯著這個人,厲聲道:「你是什麼人?」
    這人道:「我姓白,賤名白健,江湖中人卻都叫白面郎君。」
    傅紅雪道:「你見過馬空群?」
    白健道:「天天都能見到。」。
    傅紅雪道:「他在哪裡?」
    白健白了葉開一眼,道:「你殺了他,我隨時都可以帶你去。」
    傅紅雪的臉突又因激動而發紅。
    無數日辛苦的找尋,竟忽然在無意間得到結果,無數年的刻骨銘心,像毒蛇般糾纏
著他的仇恨,現在忽然又有了報復的希望。老天保佑,馬空群總算還活著,總算還沒有
死在別人手裡。
    傅紅雪緊握雙手,滿眶熱淚幾乎已忍不住要奪眶而出。
    白健道:「我到這裡來,本就是為了要帶你去找馬空群的,可是他……」
    傅紅雪突然打斷了他的話,道:「他本就已非死不可!」
    白健吐出口氣,目中已露出笑意。
    但就在這剎那間,他眼前忽然有刀光一閃,一縷寒風貼著他耳朵擦了過去。接著只
聽「奪」的一聲,火星飛濺,一柄刀釘在他身後的山壁上,薄而利的刀鋒竟已入石兩寸。
    白健突然覺得兩腿發軟,竟似已連站都站不住了。
    這柄刀本來明明在葉開手上,他竟未看見葉開是如何出手的。甚至傅紅雪都未看見
這柄刀是如何出手的,他臉色似也變了。
    葉開淡淡道:「我若真的已被萬馬堂收買,這個人現在已經是個死人。」
    傅紅雪遲疑著,突又冷笑道:「你當然不會在我面前殺人滅口。」
    葉開道:「你相信他的話?」
    傅紅雪道:「只相信我親眼看見的事,我……我親眼看見翠濃在我面前倒了下去。」
    葉開道:「你真的要殺了我替她報仇?」
    傅紅雪不再說話,因為現在又已到了無話可說的時候。他的刀已出鞘。
    刀光一閃,比閃電更快,比閃電可怕。
    沒有人能形容他這一刀,他一刀出手時,刀上就彷彿帶著種來自地獄的力量。從來
也沒有人能避開他這一刀。
    可是葉開的人已不見。
    傅紅雪一刀揮出時,他的人忽然已到了三丈外,壁虎般貼在山壁上。就在刀鋒還未
離鞘的那一瞬間,他的身子凌空飛起,倒翻了出去。
    傅紅雪拔刀的動作幾乎已接近完美,若是等到他的刀已離鞘,就沒有人再能避開那
一刀。葉開的身子,看來就像是被刀風送出去的。
    看來他竟像是早已知道有這一刀,早已在準備閃避這一刀。他閃避的動作,也已接
近完美。
    只有傅紅雪自己才知道他這一閃是多麼完美,多麼巧妙。
    他握刀的手掌,突然沁出了冷汗。
    葉開看著他,突然道:「這樣子不公平。」
    傅紅雪道:「不公平?」
    葉開道:「你殺了我,我死而無怨,可是我若萬一殺了你呢?」
    丁靈琳立刻搶著說:「你若死了,還有誰會替你去找馬空群報仇?你難道已將那段
仇恨忘了?」
    傅紅雪怎麼能忘得了!
    他對葉開的仇恨雖然鮮明而強烈,可是對馬空群的仇恨,卻已像毒草般久已在他心
裡生了根。
    就算他的心已碎成千千萬萬片,每一片上都還是會帶著這段仇恨,他活著,本就是
為了這段仇恨,就算他想忘記,也是忘不了的。
    刀已出鞘。
    刀鞘漆黑,刀鋒卻也是蒼白的,就好像他的臉一樣,蒼白而透明。
    他緊緊握著刀,竟不知這第二刀是不是還應該砍出去。
    白健用力咬著牙,眼睛裡已因緊張興奮而佈滿了血絲。
    他也已看出了傅紅雪的猶豫,他認為葉開若不死,他就得死。平時他本是個陰沉狡
猾、很有判斷力的人,但這種生死間可怕的壓力,卻使他做出了件很愚蠢的事。
    他忽又大聲道:「你為什麼還不動手?剛才你倒在地上時若不是我救你、他已殺了
你,你難道還給他第二次機會?」
    他自己認為他話說得很有煽動力,他自己若在傅紅雪這種情況下,聽見了這些話,
是絕不會放過對方的。
    可是他錯了,他忘記傅紅雪和他並不是同一個人,絕不是!
    傅紅雪競忽然轉身,刀鋒般的目光已盯在他臉上,一字字問道:「你剛才救過我?」
    自健立刻用力點頭。
    傅紅雪道:「你為什麼要救我?」
    白健道:「因為我要你去殺了馬空群,馬空群一日不死,我也一日不能安心。」
    這解釋也極合情合理,他自己也很得意。
    誰知傅紅雪卻突然冷笑,道:「現在我只有一點還不明白。」
    白健道:「哪一點。」
    傅紅雪冷冷道:「他若真的要殺我,就憑你也能救得了我?」
    白健突然怔住。
    他終於明白,這少年雖然是個殘廢,雖然有種隨時都可能發作的惡疾,但他卻絕不
是他想像中那種幼稚愚蠢的人。
    直到現在,他才發現自己做了件多麼愚蠢的事。
    傅紅雪冷冷地看著他,看著冷汗從他額角上滴出來,那眼色就像是看著條已被人趕
到垃圾堆裡的野狗一樣。
    他已不願再多看這個人一眼,目光垂下,凝視著自己手裡的刀,冷冷道:「我本該
殺了你的。」
    白健也在看著他的刀,全身都在發抖。
    傅紅雪道:「可是你這種人根本就不配我出手。」
    白健的人突然軟癱,倒在山壁上,無論誰剛從死亡邊緣爬回來,都不免會像他一樣
虛脫。
    傅紅雪慢慢地接著道:「我不殺你,你最好也不要逼我。」
    白健道:「…我……我明白。」
    傅紅雪道:「馬空群真的還活著?」
    白健道:「絕不假。」
    傅紅雪道:「你是想活著帶我去?還是想死在這裡?這兩條路都可以走。」
    他不再說一個字,也不再多看這個人一眼。他已算準了這種人會怎麼樣選擇——事
實上,他已根本沒有選擇的餘地。
    葉開正看著他,目中帶著欣慰的笑意,忽然道:「看來你的確已進步了很多。」
    傅紅雪還在看著自己的刀。刀鋒越磨越利,人又何嘗不一樣?這世界上大多數人豈
非都是在痛苦中成長的?
    自從失去了翠濃後,他忽然第一次感覺到對自己又有了信心。他抬起頭,凝視著葉
開:「今天我可以讓你走,但我們之間的賬,卻遲早還是要結清。」
    葉開道:「我知道。」
    傅紅雪道:「什麼時候,什麼地方,我都可以讓你決定。」
    葉開道:「時候和地方已用不著再訂。」傅紅雪道:「為什麼?」
    葉開道:「因為我反正沒有事,我可以跟你去。」
    傅紅雪冷笑,道:「我只要看見馬空群,世上絕沒有任何人再能救他。」
    葉開道:「我並不想去救他,可是,我的確很想去看看。」
    傅紅雪道:「先看我殺馬空群,再等我殺你?」
    葉開笑了,微笑著道:「你那時若是萬一不想殺我了,我也不反對。」
    傅紅雪冷冷道:「你可以去看,可以去等,可是這一次無論是我殺了他,還是他殺
了我,你最好都不要多事。」
    葉開道:「我答應。」
    傅紅雪目中又露出痛苦之色,道:「在路上時,你最好走得遠些,最好不要讓我看
到你們。」
    他已不願再看見任何成雙成對的人,他寧願孤獨;有種痛苦在孤獨中反而比較容易
忍受。葉開當然明白他的心情,忽又笑了笑道:「其實你根本不必要這個人帶路的。」
    傅紅雪道:「為什麼?」
    葉開道:「因為我已想出了他的來歷。」
    傅紅雪道:「哦?」
    葉開道:「他是龍虎寨的人,馬空群想必一定隱藏在龍虎寨。」
    白健的臉突然發青,這已無異說明馬空群的確在龍虎寨。
    他活著對別人已完全沒有價值。他認為葉開已絕不會再放過他,可是他又錯了;他
忘記了葉開跟他也不是同一種人,絕不是,丁靈琳忽然看著他笑了笑,道:「你放心,
他們雖然已不要你帶路,也不會殺你的,因為他們都不是心狠手辣的人。」
    白健的臉色又發青道:「我……我知道他們都是好人的。」
    丁靈琳淡淡道:「我只不過是個女人,女人總是比較小心眼的,所以你以後最好記
住,無論什麼人都可以得罪,卻千萬不要得罪女人。」
    白健汗出如雨,吃吃道:「我以後一定……一定記住。」
    丁靈琳道:「你真的一輩子也不會忘記?」
    白健道:「真的。」
    丁靈琳歎了口氣,道:「只可惜你的話我一句也不相信。」
    白健道:「你……你要怎樣才相信?」
    丁靈琳忽然沉下臉,道:「我只有一個法子。」
    白健看到她的臉色,忽然明白她說的是什麼法子了,他突然用出最後一點力氣,沖
了出去。這次他沒有錯。他雖然不瞭解英雄和君子,卻很瞭解女人。
    他衝出去時,忽然聽見腦後響起了一陣清悅的鈴聲,優美而動聽。這就是他最後聽
見的聲音。
    夜色更深。夜色最深時,也正是接近黎明最近的時候。
    傅紅雪看著白健在黑暗中倒了下去,回頭瞪著葉開,冷冷道:「你不該讓他死的。」
葉開歎了口氣,苦笑道:「他也不該得罪女人。」
    傅紅雪道:「馬空群若不在龍虎寨呢?」
    葉開道:「他一定在。」
    可是葉開這次也錯了。
    馬空群已不在龍虎寨,龍虎寨裡已沒有一個活人。地上的血已凝結,血泊中的屍體
也已冰冷僵硬。
    葉開並不是沒有見過鮮血和死人,但現在卻也覺得忍不住要嘔吐。
    傅紅雪緊握著刀,緊握著他的手,他幾乎已開始嘔吐,可是他用盡了一切力量忍住。
    他不忍再看,卻用盡一切力量勉強自己看。——十九年前梅花庵外的情況,是不是
就跟現在一樣?
    他恨馬空群,但卻從未像現在這麼恨過。因為這本是他第一次親眼看見馬空群手段
的殘暴狠毒。
    又不知過了多久,葉開才長長歎息,道:「他想必已發現白健去找你了,所以才下
這種毒手。」
    傅紅雪沒有開口。他不能開口,只要一開口,就必將嘔吐。
    葉開蹲下來,用兩根手指捏起了一撮帶血的泥上。泥上還是濕的。陽光照不到這裡,
血雖然凝結,卻還沒有乾透——這是不是因為血中還有淚?
    葉開沉吟著,道:「他走了好像還沒有多久。」
    丁靈琳已轉身,用手掩住了臉,忽然道:「但又有誰知道他是從哪條路走的呢?」
    葉開道:「沒有人知道。」
    他遙視著遠方,目光中竟似也充滿了憤怒,過了很久,才慢慢地接著道:「我只知
道,像他這種人,無論往哪條路走,都走不多遠的。」
    丁靈琳道:「為什麼?」
    葉開道:「因為所有的路,都一定很快就會被他走光了。」
    一個人就算已走光了所有的路,就算已無路可走時,也不會停下來的。因為他還有
一條路走。
    絕路!沒有人願意自己走上絕路的。
    可是你若真的不願意,也沒有人能逼你走上絕路,唯一能使你走上絕路的人,就是
你自己!
    ------------------
  俠客居 獨家提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