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城浪子
第34章 神刀堂主

    正午的日色竟暗得像黃昏一樣。
    丁靈琳看著傅紅雪孤獨的背影,忽然歎了口氣,道:「你說的不錯,翠濃果然不該
再回來找他的,現在他果然反而離開了翠濃。」
    她搖著頭,歎息著道:「我本來以為他已漸漸變得是個人,誰知道他還是跟以前一
樣,根本不是個東西。」
    葉開道:「他的確不是東西。他是人。」
    丁靈琳道:「他假如有點人味,就不該離開那個可憐的女孩子。」
    葉開道:「就因為他是人,所以才非離開那女孩子不可。」
    丁靈琳道:「為什麼?」
    葉開道:「因為他覺得自己受了委屈,心裡的負擔一定很重,再繼續和翠濃生活下
去,一定會更加痛苦。」
    丁靈琳道:「所以他寧願別人痛苦。」
    葉開歎了口氣道:「其實他自己心裡也一樣痛苦的,可是他非走不可。」
    丁靈琳道:「為什麼?」
    葉開道:「翠濃既然能離開他,他為什麼不能離開翠濃?」
    丁靈琳道:「因為……因為……」
    葉開道:「是不是因為翠濃是個女人?」
    丁靈琳道:「男人本來就不該欺負女人。」
    葉開道:「但男人也一樣是人。」
    他歎了口氣,苦笑道:「女人最大的毛病就是總不把男人當做人,總認為女人讓男
人受罪是活該,男人讓女人受罪就該死了。」
    丁靈琳忍不住抿嘴一笑,道:「男人本來就是該死的。」
    她忽然抱住了葉開,咬著他的耳朵,輕輕道:「天下的男人都死光了也沒有關係,
只要你一個人能活著就好。」
    秋風蕭索,人更孤獨。
    傅紅雪慢慢地走著,他知道後面永遠不會再有人低著頭,跟著他了。這本不算什麼,
他本已習慣孤獨。但現在也不知為了什麼,他心裡總覺得有些空空洞洞的,彷彿失落了
什麼在身後。有時他甚至忍不住要回頭去瞧一瞧,後面的路很長,他已獨自走過了很長
的路,可是前面的路更長,難道他要獨自走下去?「她的人呢?」
    在這淒涼的秋風裡,她在幹什麼?是一個人獨自悄悄流淚?還是又找到了一個聽話
的小伙子?
    傅紅雪的心裡又開始好像在被針刺著。
    這次是他離開她的,他本不該再想她,本不該再痛苦。可是他偏偏會想,偏偏會痛
苦。是不是每個人都有種折磨自己的慾望?為什麼他既折磨了別人,還要折磨自己?
    現在他就算知道她在哪裡,也是絕不會再找她的了。
    但他卻還是一樣要為她痛苦。這又是為了什麼?
    在沒有人的時候,甚至連傅紅雪有時也忍不住要流淚的。
    可是他還沒有流淚時,就已聽見了別人的哭聲。
    是一個男人的哭聲。哭的聲音很大,很哀慟。
    男人很少這麼樣哭的,只有剛死了丈夫的寡婦才會這樣子哭。
    傅紅雪雖然並不是喜歡多管閒事的人,卻也不禁覺得很奇怪。但他當然絕不會過去
看,更不會過去問。
    哭聲就在前面一個不十分濃密的樹林裡,他從樹林外慢慢地走了過去。
    哭的人還在哭,一面哭,一面還在斷斷續續的喃喃自語:「白大俠,你為什麼要死?
是誰害死了你?你為什麼不給我一個報恩的機會?」
    傅紅雪突然停下了腳步,轉過身。
    一個穿著孝服的男人,跪在樹林裡,面前擺著張小桌子。
    桌子上擺著些紙人紙馬,還有一柄紙刀。
    用白紙糊成的刀,但刀柄卻塗成了黑色。
    看來是個個性很強的、很不容易哭的人。
    但現在他卻哭得很傷心。他將桌上的紙人紙馬紙刀拿下,點起了火,眼睛裡還在流
淚。
    傅紅雪已走過去,站在旁邊,靜靜地看著。
    這個人卻在看著紙人馬在火中焚化,流著淚倒了杯酒潑在火上,又倒了杯酒自己喝
下去。喃喃道:「白大俠,我沒有別的孝敬,只希望你在天之靈永不寂寞……」
    這句話還沒有說完,他已又失聲痛哭起來。
    等他哭完了,傅紅雪才喚了一聲:「喂。」
    這人一驚,回過身,吃驚地看著傅紅雪。
    傅紅雪道:「你在哭誰?」
    這人遲疑著,終於道:「我哭的是一位頂天立地的男子漢,是一位絕代無雙的大俠,
只可惜你們這些少年人是不會知道他的。」
    傅紅雪的心已在跳,勉強控制著自己,道:「你為什麼要哭他?」
    這人道:「因為他是我的救命恩人,我這一生中,從未受過別人的恩惠,但他卻救
了我的命!」
    這人歎了口氣,道:「二十年前,我本是個鏢師,保了一趟重鏢經過這裡。」
    傅紅雪問道:「就在這裡?」
    這人點點頭,道:「因為保的鏢太重,肩上的擔子也太重,所以只想炔點將這趟鏢
送到地點,竟忘了到好漢莊上去向薛斌遞帖子。」
    傅紅雪道:「難道來來往往的人,都要向他遞帖子?」
    這人道:「經過這裡的人,都要到好漢莊去遞帖子,拜見他,喝他一頓酒,拿他一
點盤纏再上路,否則他就會認為別人看不起他。」
    他目中露出憤怒之色,冷笑著又道:「因為他是這裡的一條好漢,所以誰也不敢得
罪他。」
    傅紅雪道:「但你卻得罪了他。」
    這人道:「所以他就帶著他那柄六十三斤的巨斧,來找我的麻煩了。」
    傅紅雪道:「他要你怎麼樣?」
    這人道:「他要我將鏢車先留下,然後再去請我們鏢局的鏢主來,一起到好漢莊去
磕頭賠罪。」
    傅紅雪道:「你不肯?」
    這人歎道:「我趙大方磕頭賠罪倒無妨,但這趟鏢是要限期送到的,否則我們鏢局
的招牌就要被砸了。」
    傅紅雪道:「所以你們就交上了手?」
    趙大方又歎了口氣,道:「只可惜他那柄六十三斤重的宣花鐵斧實在太霸道,我實
在不是他的敵手,他盛怒之下,竟要將我立劈在斧下。」
    他神情忽又興奮起來,很快地接著道:「幸好就在這時,那位大俠客恰巧路過這裡,
一出手就攔住了他,問清了這件事,痛責了他一頓,叫他立刻放我上路。」
    傅紅雪道:「後來呢?」
    趙大方道:「薛斌當然還有點不服氣,還想動手,但他那柄六十三斤重的宣花鐵斧,
到了這位大俠客面前,竟變得像紙紮的。」
    傅紅雪的心又在跳。
    趙大方歎息著,道:「老實說,我這一輩子從來也沒有看見過像這位大俠那麼高的
武功,也從來沒有看見過那麼慷慨好義的人物,只可惜……」
    傅紅雪道:「只可惜怎麼樣?」
    趙大方黯然道:「只可惜這麼樣一位頂天立地的人物,後來競被宵小所害,不明不
白的死了。」
    他目中已又有淚盈眶,接著道:「只可惜我連他的墓碑在哪裡都不知道,只有在每
年的這一天,都到這裡來祭奠他,想到他的往日雄風,想到他對我的好處,我就忍不住
要大哭一場。」
    傅紅雪用力緊握雙手,道:「他……他叫什麼名字?」
    趙大方淒然道:「他的名字我就算說出來,你們這些年輕人也不會知道。」
    傅紅雪道:「你說!」
    趙大方遲疑著,道:「他姓白……」
    傅紅雪道:「神刀堂白堂主?」
    趙大方駭然道:「你怎麼知道他的?」
    傅紅雪沒有回答,一雙手握得更緊,道:「他究竟是個怎麼樣的人?」
    趙大方道:「我剛才說過,他是位頂天立地的奇男子,也是近百年來武林中最了不
起的大英雄。」
    傅紅雪道:「那是不是因為他救了你,你才這麼說?」
    趙大方真誠的道:「就算他沒有救我,我也要這麼樣說的,武林中人誰不知道神刀
堂白堂主的俠名,誰不佩服他。」
    傅紅雪道:「可是……」
    趙大方搶著道:「不佩服他的,一定是那些蠻橫無理、作惡多端的強盜歹徒,因為
白大俠嫉惡如仇,而且天生俠骨,若是見到了不平的事,他是一定忍不住要出手的。」
    他接著又道:「譬如說那薛斌就一定會恨他,一定會在背後說他的壞話,但……」
    傅紅雪一顆本已冰冷的心,忽然又熱了起來。
    趙大方下面所說的是什麼,他已完全聽不見了,他心裡忽然又充滿了復仇的慾望,
甚至比以前還要強烈得多。
    因為現在他終於明白他父親是個怎麼樣的人。
    現在他已確信,為了替他父親復仇,無論犧牲什麼都值得。對那些刺殺他父親、毀
謗他父親的人,他更痛恨,尤其是萬馬堂。
    他發誓一定要找到馬空群!發誓一定絕不再饒過這可恥的兇手!
    趙大方吃驚地看著他,猜不出這少年為什麼會忽然變了。
    傅紅雪忽然道:「你可曾聽過馬空群這名字?」
    趙大方點點頭。
    傅紅雪道:「你知不知道他在哪裡?」
    趙大方搖搖頭,眼睛已從他的臉上,看到他手裡握著的刀。漆黑的刀,刀鞘漆黑,
刀柄漆黑。
    這柄刀顯然是趙大方永遠忘不了的。他忽然跳起來,失聲道:「你……你莫非就是……」
    傅紅雪道:「我就是。」
    他再也不說別的,慢慢地轉過身,走出了樹林。
    林外秋風正吹過大地。
    趙大方癡癡地看著他,忽然也衝出去,槍在他面前,跪下,大聲道:「白大俠對我
有天高地厚之恩,他老人家雖然已仙去,可是你……你千萬要給我一個報恩的機會。」
    傅紅雪道:「不必。」
    趙大方道:「可是我……」
    傅紅雪道:「不必。」
    傅紅雪又道:「你剛才對我說了那些話,就已算是報過恩了。」
    趙大方道:「可是我說不定能夠打聽出那姓馬的消息。」
    傅紅雪道:「你?」
    趙大方道:「現在我雖已洗手不吃鏢行這碗飯了,但我以前的朋友,在江湖中走動
的還是有很多,他們的消息都靈通得很。」
    傅紅雪垂下頭,看著自己握刀的手,然後他忽然問:「你住在哪裡?」
    屋子裡很簡樸,很乾淨,雪白的牆上,掛著一幅人像。
    畫得並不好的人像,卻很傳神。
    一個白面微鬚、目光炯炯有神的中年人,微微仰著臉,站在一片柳林外,身子筆挺,
就像是一桿標槍一般。他穿的是一件紫緞錦袍,腰畔的絲帶上,掛著一柄刀,漆黑的刀!
人像前還擺著香案,白木的靈牌上,寫著的是:恩公白大俠之靈位。這就是趙大方的家。
    趙大方的確是個很懂得感激人的人,的確是條有血性的漢子。現在他又出去為傅紅
雪打聽消息了。
    傅紅雪正坐在一張白楊木桌旁,凝視著他父親的遺像。他手裡緊緊握著的,也正是
一柄同樣的刀,刀鞘漆黑,刀柄漆黑。
    他到這裡已來了四天。這四天來,他天天都坐在這裡,就這樣呆呆地看著他的遺像。
他全身冰冷,血卻是熱的。
    「他是個頂天立地的奇男子,也是近百年來武林中最了不起的英雄好漢。」
    這一句話就已足夠。無論他吃了多少苦,無論他的犧牲多麼大,就這一旬話已足夠。
    他絕不能讓他父親的在天英靈,認為他是個不爭氣的兒子。
    他一定要洗清這血海深仇,無論付出什麼代價都值得。
    夜色已臨,他燃起了燈,獨坐在孤燈下。
    這些天來,他幾乎已忘記了翠濃,但在這寂寞的秋夜裡,在這寂寞的孤燈下,燈光
閃動的火焰,彷彿忽然變成了翠濃的眼波。
    他咬緊牙,拚命不去想她。在他父親的遺像前,來想這種事,簡直是種冒讀,簡直
可恥,幸好就在這時,門外已有了腳步聲。這是條很僻靜的小巷,這是棟很安靜的屋子,
絕不會有別人來的。
    進來的人果然是趙大方。傅紅雪立刻問道:「有沒有消息?」
    趙大方垂著頭,歎息著。
    傅紅雪道:「我已等了四天。」
    趙大方搓著手,道:「你就算要走,也該等到明天走。」
    傅紅雪道:「為什麼?」
    趙大方道:「因為今天夜裡有個人要來。」
    傅紅雪道:「什麼人?」
    趙大方道:「一個怪人。」
    傅紅雪皺了皺眉。
    趙大方神情卻興奮了起來。道:「他不但是個怪人,而且簡直可以說是個瘋於,但
他卻是天下消息最靈通的瘋於。」
    傅紅雪遲疑著,道:「你怎麼知道他會來?」
    趙大方道:「他自己說的。」
    傅紅雪道:「什麼時候說的?」
    趙大方道:「三年前。」
    傅紅雪又皺起了眉。
    趙大方道:「就算是三十年前說的,我還是相信他今天夜裡一定會來,就算砍斷了
他的兩條腿,他爬也會爬著來。」
    傅紅雪冷冷道:「他若死了呢?」
    趙大方道:「他若死了,也一定會叫人將他的棺材抬來。」
    傅紅雪道:「你如此信任他?」
    趙大方道:「我的確信任他,因為他說的話,從未失信過一次。」
    傅紅雪慢慢地坐了下去。
    趙大方卻忽又問道:「你從不喝酒的?」
    傅紅雪搖搖頭。他搖頭的時候,心裡又在隱隱發病。
    趙大方並沒有看出他的痛苦,笑著道:「但那瘋子卻是酒鬼,我在兩年前已為他准
備了兩罈好酒。」
    傅紅雪冷冷的道:「我只希望這兩罈酒有人喝下去。」
    酒已擺在桌上,兩大壇。
    夜已深了,遠處隱隱傳來更鼓,已近三更。
    三更還沒有人來。趙大方卻還是心安理得地坐在那裡,連一點焦躁的表情都沒有。
    他的確是個很信任朋友的人!
    傅紅雪一動也不動地坐在那裡,什麼話都不再問。
    還是趙大方忍不住打破了沉默,微笑著道:「他不但是個瘋子,是個酒鬼,還是個
獨行盜,但我從來也沒有見過比他更可靠的朋友。」
    傅紅雪在聽著。
    趙大方道:「他雖然是個獨行盜,卻是個劫富濟貧的俠盜,自己反而常常窮得一文
不名。」
    傅紅雪並不奇怪,他見過這種人,聽說葉開就是這種人。
    趙大方道:「他姓金,別人都叫他金瘋子,漸漸就連他本來的名字都忘了。」
    傅紅雪這時卻已沒有在聽他說話,因為這時小巷中已傳來一陣腳步聲。腳步聲很重,
而且是兩個人的腳步聲。
    趙大方也聽了聽,立刻搖著頭道:「來的人絕不是他。」
    傅紅雪道:「你說過他是個獨行盜,一向是獨來獨往的。」
    他笑了笑,又道:「獨行盜走路時腳步也絕不會這麼重。」
    傅紅雪也承認他說的有理,但腳步聲卻偏偏就在門外停了下來。
    這次是趙大方皺起了眉。外面已有了敲門聲。
    趙大方皺著眉,喃喃道:「這絕不是他,他從不敲門的。」
    但他還是不能不開門。
    門外果然有兩個人,兩個人抬著口很大的棺材。
    夜色很濃,秋星很高,淡淡的星光,照在這兩個人的臉上。
    他們的臉很平凡,身上穿著的也是很平凡的粗布衣裳,赤足穿著草鞋。
    無論誰都能看得出這兩人都是以出賣勞力為生的窮人。
    「你姓趙?」
    趙大方點點頭。「有人叫我們將這口棺材送來給你。」
    他們將棺材往門裡一放,再也不說一旬話,掉頭就走,彷彿生怕走得不快。
    趙大方本來是想追上去的,但看了這口棺材一眼,又站住。
    他就這樣站在那裡,呆呆地看著這口棺材,他眼睛裡似將流下淚來,黯然道:「我
說過,他就算死了,也會叫人將他的棺材抬來的。」
    傅紅雪的心也沉了下去。他對這件事雖然並沒有抱太大的希望,但總還是有一點希
望的。
    現在希望已落空。看到趙大方為朋友悲傷的表情,他心裡當然也不會太好受,只可
惜他從來不會安慰別人。
    現在他忽然又想喝酒。
    酒就在桌上。
    趙大方淒然長歎,道:「看來這兩罈酒競是真的沒有人喝了。」
    突聽一人大聲道:「沒有人喝才怪。」
    聲音竟是從棺村裡發出來的。接著,就聽見棺材「砰」的一聲響,蓋子就開了,一
個人活生生的人從棺村裡跳了出來。
    一個滿面虯髯的大漢,精赤著上身,卻穿著條繡著紅花的黑緞褲子,腳上穿著全新
的粉底官靴。
    趙大方大笑,道:「你這瘋子,我就知道你死不了的。」
    金瘋子道:「要死也得喝完這兩罈陳年好酒再說。」他一跳出來,就一掌拍碎了酒
壇的泥封,現在已開始對著酒罈子牛飲。傅紅雪就坐在旁邊,他卻連看都沒有看一眼,
就好像屋子裡根本沒有這麼樣一個人存在。這人看來的確有點瘋。但傅紅雪並沒有生氣,
他自己也是常常看不見別人的。金瘋子一口氣幾乎將半罈酒部灌下肚子,才停下來喘了
口氣,大笑道:「好酒,果然是陳年好酒,我總算沒有白來這一趟。」
    趙大方問道:「你要來就來,為什麼還要玩這種花樣?」
    金瘋子道:「因為我懶得走。」
    這句話回答得真妙,也真瘋,但他在說這句話的時候,眼裡卻似乎露出了一絲憂慮
恐懼之色。
    所以他立刻又捧起了酒罈子來。
    趙大方卻拉住了他的手。
    金瘋子道:「你幹什麼?捨不得這罈酒?」
    趙大方歎了口氣,道:「你用不著瞞我,我知道你一定又有麻煩了。」
    金瘋子道:「什麼麻煩?」
    趙大方歎道:「不知得罪了個什麼人,為了躲著他,所以才藏在棺村裡。」
    金瘋子又瞪起了眼,大聲道:「我為什麼要躲著別人?我金瘋子怕過誰了?」趙大
方只有閉上嘴。他知道現在是再也問不出什麼來的,金瘋子就算真的有很大的麻煩,也
絕不會在一個陌生人面前說出來。他終於想起了屋裡還有第三個人,立刻展顏笑道:
「我竟忘了替你引見,這位朋友就是……」金瘋子打斷了他的話,道:「他是你的朋友,
不是我的。」
    這句話還沒有說完,他的嘴又已對上酒罈子。
    趙大方只好對著傅紅雪苦笑,歉然道:「我早就說過,他是個瘋子。」
    傅紅雪道:「瘋子很好。」
    金瘋子突又重重的將酒罈往桌上一放,瞪著眼道:「瘋子有什麼好?」
    傅紅雪還是不理他。金瘋子突然大笑了起來,道:「這人有意思,很有意思……」
    趙大方悄悄拉了拉他的衣袖,勉強笑道:「你也許還不知道他是誰,他……」
    金瘋於又瞪著打斷了人的話,道:「我為什麼不知道他是誰?」
    趙大方道:「你知道?」
    金瘋子道:「我一走進這間屋子,就已知道他是誰了。」趙大方更驚訝,道:「你
怎麼會知道。」
    金瘋子道:「我就算認不出他的人,也認得出他的這把刀,我金瘋子在江湖中混了
這麼多年,難道是白混的?」
    趙大方板起了臉,道:「你既然知道他是誰,就不該如此無禮。」
    金瘋子道:「我想試試他。」
    趙大方道:「試試他?」
    金瘋子道:「別人都說他也是一個怪物,比我還要怪。」
    趙大方道:「哪點怪?」
    金瘋子把一雙穿著粉底靴的腳,高高的蹺了起來,道:「聽說他什麼事都能忍,只
要你不是他的仇人,就算當面打他兩耳光,他也不會還手的。」
    趙大方板著臉道:「這點你最好不要試。」
    金瘋子大笑,道:「我雖然是瘋子,但直到現還是個活瘋子,所以我才能聽得到很
多消息。」
    趙大方立刻追問,道:「什麼消息?」金瘋子不理他,卻轉過了臉,瞪著傅紅雪,
突然道:「你是不是想知道馬空群在哪裡?」
    傅紅雪的手突叉握緊,道:「你知道?」
    金瘋子道:「我知道的事一向很多。」
    傅紅雪連聲音都已因緊張而嘶啞,道:「他……他在哪裡?」
    金瘋子突然閉上了嘴。
    趙大方趕過去,用力握住了他的肩,道:「你既然知道,為什麼不說?」
    金瘋子道:「我為什麼要說?」
    趙大方道:「因為他是我恩人的後代,也是我的朋友。」
    金瘋子道:「我已說過,他是你的朋友並不是我的。」
    趙大方道:「你是不是我的朋友?」
    金瘋子道:「現在還是的,因為我現在還活著。」
    金瘋子又道:「這意思你應該明白的。」
    傅紅雪道:「難道你說出了就會死?」
    金瘋子搖搖頭,道:「我不是這意思。」
    傅紅雪道:「你是不是要有條件才肯說?」
    金瘋子道:「只有一個條件?」
    傅紅雪道:「什麼條件?」
    金瘋子道:「我要你去替我殺一個人!」
    傅紅雪道:「殺什麼人?」
    金瘋子道:「殺一個我永遠不想再見到的人。」
    傅紅雪道:「你藏在棺材裡,就是為了要躲他?」
    金瘋子默認。
    傅紅雪道:「這人是誰?」
    金瘋子道:「是個你不認得的人,跟你既沒有恩怨,也沒有仇恨。」
    傅紅雪道:「我為什麼要殺這麼樣一個人?」
    金瘋子道:「因為你想知道馬空群在哪裡。」
    傅紅雪垂下眼,看著自己手裡的刀,他在沉思的時候,總是這種表情。
    趙大方忍不住道:「你為什麼一定要殺這個人?」
    金瘋子道:「因為他要殺我。」
    趙大方道:「他能殺得了你?」
    金瘋子道:「能。」
    趙大方動容道:「能殺得了你的人並不多。」
    金瘋子道:「能殺得了他的人更少。」
    他凝視著傅紅雪手裡的刀,緩緩接道:「現在世上能殺得了他的,也許只有這把刀!」
    傅紅雪緊握著手裡的刀。
    金瘋子道:「我知道你不願去殺他,誰也不願去殺一個素不相識的陌生人。」
    傅紅雪的手握得更緊。
    金瘋子說的不錯,誰也不願去殺一個素不相識的陌生人。
    可是那十九年刻骨銘心的仇恨,就像是一棵毒草,已在他心裡生了根一一縱然那是
別人種到他心裡的,但現在也已在他心裡生了根。
    仇恨本不是天生的,但仇恨若已在你心裡生了根,世上就絕沒有任何力量能拔掉。
    傅紅雪蒼白的臉上,冷汗已開始流了下來。
    金瘋子看著他,道:「袁秋雲也不是你的仇人,你本來也不認得他,但你卻殺了他。」
    傅紅雪霍然抬起頭。
    金瘋子淡淡地接著說道:「無論誰為了復仇,總難免要殺錯很多人的,被殺錯的通
常都是一些無辜的陌生人。」
    傅紅雪忽然道:「我怎知殺了他後,就一定能找到馬空群?」
    金瘋子道:「因為我說過。」
    他說出的話,從未失信過一次,這點連傅紅雪都已不能不相信。
    一個人在被人追殺的生死關頭中,還沒有忘記三年前訂下的約會,這並不是件容易
事。
    傅紅雪又垂下頭,凝視著手裡的刀,緩緩道:「現在我只要你再告訴我一件事。」
    傅紅雪一字字道,「這人在哪裡?」
    金瘋子的眼睛亮了。
    連趙大方臉上都不禁露出欣喜之色,他是他們的朋友,他希望他們都能得到自己所
要的。
    金瘋子道:「從這裡往北去,走出四五里路,有個小鎮,小鎮上有個小酒店,明天
黃昏前後,那個人一定會在那小酒鋪裡。」
    傅紅雪道:「什麼鎮?什麼酒店?」
    金瘋子道:「從這裡往北去只有那一個小鎮,小鎮上只有那麼一個酒店,你一定可
以找得到的。」
    傅紅雪道:「你怎麼知道那個人明天黃昏時一定在那裡?」
    金瘋子笑了笑,道:「我說過,我知道很多事。」
    傅紅雪道:「那個人又是什麼樣的人?」
    金瘋子沉吟道:「是個男人。」
    傅紅雪道:「男人也有很多種。」
    金瘋子道:「這個人一定是奇怪的那一種,你只要看見他,就會知道他跟別的人全
都不同。」
    傅紅雪道:「他有多大年紀?」
    金瘋子道:「算來他應該有三四十歲了,但有時看來卻還很年輕,誰也看不出他究
竟有多大年紀。」
    傅紅雪道:「他姓什麼?」
    金瘋子道:「你不必知道他姓什麼!」
    傅紅雪道:「我一定要知道他姓什麼,才能問他,是不是我要殺的那個人!」
    金瘋子道:「我要你去殺他,不是要你跟他交朋友的。」
    傅紅雪道:「你難道要我一看見他就出手?」
    金瘋子道:「最好連一個字都不要說,而且絕不能讓他知道你有殺他的意思。」
    傅紅雪道:「我不能這樣殺人。」
    金瘋子道:「你一定要這麼樣殺人,否則你很可能就要死在他手裡。」
    他笑了笑,又道:「你若死在他手裡,還有誰能為白大俠復仇?」
    傅紅雪沉默了很久,緩緩道:「誰也不願意去殺一個陌生人的。」
    金瘋子道:「這句話我說過。」
    傅紅雪道:「現在我已答應你去殺他,我絕不能殺錯人。」
    傅紅雪道:「所以你至少應該將這個人的樣子說得更清楚些。」
    金瘋子想了想,道:「這個人當然還有幾點特別的地方。」
    傅紅雪道:「有什麼不一樣?」
    金瘋子道:「他的眼睛看來就像是野獸,野獸才有他那樣的眼睛。」
    傅紅雪道:「還有呢?」
    金瘋子道:「他吃東西時特別慢,嚼得也特別仔細,就好像吃過了這一頓,就不知
要等到何時才能吃下一頓了,所以對食物特別珍惜。」
    傅紅雪道:「說下去。」
    金瘋子道:「他一個人的時候從不喝酒,但他面前一定會擺著一壺酒。」
    傅紅雪在聽著。
    金瘋子道:「他腰帶上一定插著根棍子。」
    傅紅雪道:「什麼樣的棍子?」
    金瘋子道:「就是那種最普通的棍子,那白楊木削成的,大概有三尺長。」
    傅紅雪道:「他不帶別的武器?」
    金瘋子道:「從不帶。」
    傅紅雪道:「這棍子就是他的武器?」
    金瘋子歎道:「幾乎是我平生所看到過的最可怕的武器。」
    趙大方忽然笑道:「那當然還比不上你的刀,世上絕沒有任何武器能比得上這柄刀!」
傅紅雪沉思著看著手裡的刀,然後又抬起頭,看著畫上的那柄刀。
    他絕不能讓這柄刀被任何人輕視,他絕不能讓這柄刀放在任何人手裡。
    金瘋子看著他的表情,道:「現在你總該知道他是個什麼樣的人了。」
    傅紅雪點點頭,道:「他的確是個怪人。」
    金瘋子道:「我保證你殺了他後,絕不會有任何人難受的。」
    傅紅雪道:「也許只有我自己。」
    金瘋子笑道:「但等你找到馬空群後,難受的就應該是他了。」
    傅紅雪緩緩道:「他們都錯了,我看你也許比他們都清醒。」
    金瘋子大笑,大笑著捧起酒罈子,拚命地往肚子裡灌。
    趙大方微笑著,道,「他這人最大的好處就是該清醒的時候他絕不醉,該醉的時候
他絕不清醒。」
    黎明。
    金瘋子已醉了,醉倒在桌上打鼾。
    搏紅雪喃喃道:「我應該睡一會的。」
    趙大方道:「你應該聽得出,那個人並不是好對付的。」
    傅紅雪凝視著畫上的刀,嘴角忽然露出一絲驕傲的微笑,緩緩道:「但我卻絕不相
信世上有任何人的棍子能對付這柄刀!」
    他的確不相信。
    白天羽活著時也從不相信,所以他現在已死了。
    陌生人絕不能信任的,因為他們通常都是很危險的人。
    ------------------
  俠客居 獨家提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