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城浪子
第15章 滿天飛花

    劍尖的血已滴乾。
    花滿天轉過身,看著馬空群。
    馬空群也在看著他,淡淡道:「你殺了他!」
    花滿天道,「因為他出賣了你。」
    馬空群道:「現在你也懂了?」
    花滿天道:「我不懂,我只知道出賣你的人,就得死l」馬空群道:「你知不知道
他怎麼樣出賣了我?」
    花滿天道:「我很想知道。」
    馬空群道:「慕容明珠、樂樂山他們全都是他找來的。」
    花滿天面上露出吃驚之色,失聲道:「怎麼會是他找來的?這兩個人跟他又有什麼
關係?」
    馬空群道:「沒有關係。」
    花滿天道:「既然沒有關係,為什麼要找他們來?我不明白。」
    …
    這兩句話都問得很愚蠢,「滿天飛花」本不是個愚蠢的人。
    但馬空群並不在意,他本也不是慣於回答別人的愚蠢問題的人。
    他還是回答了這問題:「就因為他們和他本來全無關係,所以他才要找他們來,」
花滿天道:「來幹什麼?」
    馬空群緊握了彎刀,緩緩道:「來殺人!這兩天裡死的兄弟,全是被他們殺了的。」
    花滿天吃驚道:「是他們殺了的?不是傅紅雪?」
    馬空群搖搖頭,冷冷道:「傅紅雪想殺的人只有一個。」
    花滿天就算真的很愚蠢,也不會再問了,他當然知道傅紅雪要殺的人是誰。
    「但雲在天為什麼要找他們來殺那些人呢?」
    馬空群道:「因為他想逼我走。」
    花滿天皺眉道:「逼你走?」
    馬空群冷笑道:「我若走了,這地方豈非就是他的了。」
    花滿天歎了口氣,道:「他本該知道你絕不是個輕易就會被逼走的人。」
    馬空群說道:「但他也知道我有個極厲害的仇家,他這樣做,只不過要我以為仇家
已找上門來。」
    他嘴角露出了一絲譏誚的笑意,接著道:「開始時我竟也幾乎真的相信。」
    花滿天道:「是什麼令你開始懷疑?」
    馬空群道:「他計劃雖然周密,卻還是做錯了幾件事。」
    花滿天道:「哦?」
    馬空群冷笑道:「他當然想不到我那真正的仇家竟在此時趕來了。」
    花滿天歎道:「這倒真巧的很。」
    馬空群冷笑道:「傅紅雪並不是湊巧趕來的。就因為他知道雲在天有這個計劃,所
以才會來,只有在萬馬堂發生變亂時,他才有比較好的機會。」
    花滿天道:「雲在天的計劃,他又怎麼會知道調馬空群目露出痛苦之色,過了很久,
才緩緩道:「因為沈三娘本就是他們的人。」
    花滿天又顯得很驚訝,道:「但這件事沈三娘又怎會知道的?」
    馬空群道:。因為翠濃也是他們的人。」
    花滿天道,「翠濃?」
    馬空群冷笑道:「他收買了翠濃,用翠濃來傳遞消息,卻不知翠濃同時也將消息告
訴了沈三娘。」
    花滿天長長歎了口氣,道:「看來一個男人若是太信任女人,他無論做什麼事都注
定要失敗的。」
    馬空群冷冷道:「他看錯了翠濃,也看錯了飛天蜘蛛。」
    花滿天道:「當時無論誰都沒有想到飛天蜘蛛是你找來的人。」
    馬空群道,「所以他們才會被飛天蜘蛛發現了秘密。」
    花滿天道:「所以飛天蜘蛛才會死。」
    馬空群道:「不錯,他想必是被慕容明珠殺了滅口的。」
    花滿天道:「但慕容明珠又怎會死了呢?」
    ;馬空群道:「飛天蜘蛛臨死時,手裡必定握著一樣證據,這樣證據想必是慕容明
珠身上的。」
    花滿天點點頭,他也想起了飛天蜘蛛那只緊握著的手。
    馬空群道:「雲在天當然不會注意到飛天蜘蛛這隻手,因為只有他知道飛天蜘蛛是
死在誰手上的。」
    花滿天道:「但他卻未想到居然還有別人會注意到這隻手,而且拿走了手裡的證據。」
    馬空群道:「他生怕別人查出他們之間的關係,所以索性將慕容明珠也殺了滅口。」
「」花滿天歎道:「看不出他竟是一個如此心狠手辣的人。」
    花滿天沉吟著,道:「還有兩件事不明白。」
    馬空群道,「你可以問。」
    花滿天道:「樂樂山乃武林名宿,慕容明珠也是家資巨萬的世家子弟,以他們的身
份地位,怎麼會輕易地被他找來?」
    馬空群道:「慕容明珠早已在垂涎萬馬堂這片基業,一心想擁為己有,一個人若有
了貪心,就難免要被別人利用了。」
    花滿天點點頭,道:「越富有的人越貪心,這道理我們也明右:只不過…樂樂山又
是怎麼會被他打動的呢?」
    馬空群沉吟著,緩緩地道:「樂樂山並不是他找來的。」
    花滿天皺眉道:「不是他是誰?」
    馬空群道:「雲在天本來就不是這計劃的真正主謀人。」
    花滿天道:「哦?」
    馬空群道:「前天晚上,樂樂山、慕容明珠、傅紅雪、飛天蜘蛛,全部在自己屋裡
閉門未出,但你的馬場中,卻死了十三位兄弟。」。」
    花滿天恨恨道:「當時我還以為那是葉開下的毒手。」
    馬空群道:「兇手本來是想嫁禍給葉開的,想不到葉開居然也有人證。」
    花滿天道:「你認為兇手是雲在天?」
    馬空群道:「也不是。」
    花滿天又皺眉道:「為什麼不是?」
    馬空群沉著臉道:「我很瞭解他的武功,也很清楚那十三位兄弟的身手,就憑他要
殺死那十三位兄弟只怕還很不易。」
    花滿天神色也很凝重,道:「所以你認為這其中必定還有另一個人?」
    馬空群道,「不錯。」
    花滿天道:「你認為這人才是真正的主謀?」
    馬空群道:「不錯。」
    花滿天道:「你知道這個人是誰?」
    馬空群並沒有直接回答這句話,緩緩道:「第一,這人和樂樂山的關係必定很深,
所以樂樂山才會被他說動,來做這種事。」
    花滿天慢慢地點了點頭,道:「有道理。」
    馬空群道:「第二,這人在萬馬堂中的身份地位必定很高。」
    花滿天道:「怎見得?」
    馬空群淡淡道:「就因為他有這種身份,將我逼走後,他才能接管萬馬堂。」
    花滿天沉思著,終於又慢慢地點了點頭,道:「有道理。」
    馬空群道:「他想必是雲在天平日很信服的人,所以雲在天才會聽命於他。」
    花滿天道:「有道理。」
    馬空群臉色沉重,道:「第四,他當然也是那十三位兄弟很信服的人,就因為他們
對這人全沒有絲毫防範之心,所以才會遭了他的毒手。」
    花滿天忽然笑了笑,笑得非常奇怪,緩緩道:「就因為他和樂樂山的關係極深,所
以才故意在別人面前作出互相厭惡之態,叫人看不出他們之間的關係。」
    馬空群道:「正是如此。」
    花滿天凝視著他,道:「這件事真是你自己看出來的?」
    馬空群道:「並不完全是。」
    花滿天道:「還有人洩漏了秘密給你?」
    馬空群道:「不錯。」
    花滿天道:「這人是誰?」
    馬空群道:「翠濃!」
    花滿天皺眉道:「又是她?」
    馬空群道:「雲在天以為翠濃已對他死心塌地,沈三娘也認為翠濃對她忠心耿耿,
卻不知……」
    花滿天忍不住打斷了他的話,搶著說道:「他們全錯了,」馬空群點點頭。花滿天
道:「其實翠濃是你的人。」
    馬空群道:「也不是。」
    花滿天道:「那麼她究竟是……」
    馬空群忽然打斷了他的話,道:「你知道她是幹什麼的?」
    花滿天目中露出憎惡之色,冷冷道:「我當然知道,她是個婊子。」
    馬空群道:「你幾時見婊子對人忠心耿耿過?」
    花滿天恨道:「不錯,一個人若連自己都能出賣,當然也能出賣別人。」
    馬空群淡淡道:「只不過她看來的確並不像是這種人。」
    花滿天忽又笑了笑,道:「這件事也給了我個教訓。」
    馬空群道:「什麼教訓?」
    花滿天道:「婊子就是婊子,就算她長得像天仙一樣,她還是個婊子。」
    馬空群道:「你好像很少說這種粗話。」
    花滿天道:「我今天非但說了不少粗話,也說了不少笨話。」
    馬空群道:「現在你總該已明白了。」
    花滿天道:「現在是不是已太遲了?」
    馬空群道:「好像已太遲。」
    花滿天垂下頭,沉默了很久,才緩緩道:「你真正的仇人是傅紅雪?」
    馬空群道:「是的。」
    花滿天道:「我可以替你殺了他。」
    馬空群道:「那是我的事。」
    花滿天又沉默了很久,歎息著道:「我跟著你總算已有十幾年。」
    馬空群道:「十六年。」
    花滿天道:「這十六年來,我也曾為這地方流過血,流過汗。」
    馬空群緩緩道:「這地方能有今日的局面,本不是一人之力所能造成的。」
    花滿天道:「我也只不過想將你逼走而已,並沒有想要殺你。」
    馬空群道:「院子裡那棵大樹,你想必總是看到過的。」
    花滿天點點頭。
    馬空群道:「這些年來,它一直長得很快,長得很好。」
    花滿天目中露出一絲傷感之色,緩緩道:「我來的時候,它還沒有柵欄高,現在卻
已連兩個人都抱不過來了。」
    馬空群道:「但你若要將它移走,它還是很快就會枯死。」
    花滿天只能承認。
    馬空群道:「我也和這棵樹一樣,我的根已在這裡,若有人要我走,我也會枯死。」
    花滿天握緊雙拳,道:「所以……所以你一定也要我死。」
    馬空群看著他,緩緩道:「你自己說過,無論誰出賣我,都得死。」
    花滿天看著自己握劍的手,長歎一聲道:「我的確說過。」
    馬空群目中也有些黯然之色,道:「我本可逼你去跟傅紅雪交手的。」
    花滿天道:「我也一定會去。」
    馬空群道:「但我寧可自己動手,也不願別人來殺你。」
    他一字字接著道:「因為你是萬馬堂的人,因為你也曾是我的朋友。」
    花滿天道:「我……我不明白。」
    馬空群道:「你問。」
    花滿天忽然抬起頭,盯著他,厲聲道:「我辛苦奮鬥十餘年,到現在還是一無所有,
還得像奴才般聽命於你,你若是我,你會不會也像我這麼做?」
    馬空群想也不想,立刻接口說道:「我會的,只不過。…」
    他目中露出刀一般的光,接著道:「我若做得不機密,被人發現,我也死而無怨。」
    花滿天盯著他,忽然仰面而笑,道:「好,好一個死而無怨,只可惜我還未必就會
死在你手裡。」
    他長劍一揮,劍花如落花飛舞,厲聲道:「只要你能殺得了我,我也一樣死而無怨。」
    、馬空群道,「很好,這才是男子漢說的話。」
    花滿天道:「你為何還不站起來?」
    馬空群淡淡道:「我坐在這裡,也一樣能殺你。」
    花滿天笑聲已停止,握劍的手背上,已有一條條青筋凸起。馬空群卻還是靜靜地坐
在那裡,靜靜地凝視著掌中彎刀。
    他竟連看都不再看花滿天一眼,他全身的血肉卻似已突然變成鋼鐵。
    花滿天盯著他,一步步走過來,劍尖不停的顫動,握劍的手似也在顫抖。
    突然間他輕叱一聲,劍光化為長虹,人也跟著飛起。
    這一劍並沒有攻向馬空群,他連人帶劍,閃電般向窗外衝了出去。
    馬空群突然歎道:「可惜……」
    這兩個字出口,他的人也已掠起,彎刀也化為了銀虹。
    「叮」的一聲,刀劍相擊,刀光突然一緊,沿著劍鋒削過去。
    花滿天並不是個不懂得用劍的人,他劍法變化之快,海內很少有人能比得上。
    但這一次,他忽然發現自己所有的變化已全部被人先一步封死。
    他身子凌空,正是新力未生、餘力將盡的時候,銀虹般的刀光已封住了他的臉,閉
住了他的呼吸,他突然覺得很冷,冷得可怕。
    「你若有勇氣和我一戰,我也許會饒了你的。」
    這就是他聽到的最後一句話。
    雷電已停了,天色卻更陰暗。
    馬空群又靜靜地坐在那裡,看來彷彿很疲倦,也很傷感。
    在他面前的,是公孫斷、雲在天、花滿天三個人的屍身。這本是他最親近的朋友,
最得力的部下,現在都已變成了沒有生命、沒有情感的屍體,就和三個陌生人的屍體一
樣。
    但活著的人卻絕不會沒有情感的。又有誰能瞭解這身經百戰的垂暮老人的心情,他
究竟有過什麼?現在還剩下些什麼?
    牆上的血也干了,一串串血珠,就像是用顏料畫上去的。
    兩個人悄悄地走進來,看見這情況,立刻屏住了呼吸。
    馬空群沒有回頭,過了很久,才沉聲道:「傳下令去,萬馬堂內所有兄弟,一律齋
戒茹索,即刻準備兩位場主和公孫先生的後事。」
    ------------------
  俠客居 獨家提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