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城浪子
第14章 健馬長嘶

    馬空群慢慢地坐了下來。
    長桌在他面前筆直地伸展出去,就好像一條漫長的道路一樣。從泥沼和血泊中走到
這裡,他的確已走了段長路,長得可怕。
    從這裡開始,又要往哪裡走呢?
    難道又要走回泥沼和血泊中?
    馬空群慢慢地伸出手,放在桌上,面上的皺紋在清晨的光線中顯得更多,更深,每
一條皺紋都不知是多少辛酸的血淚刻畫出來的。那其中有他自己的血,也有別人的!
    花滿天和雲在天已等在這裡,靜靜地坐著,也顯得心思重重。
    然後公孫斷才踉蹌走了進來,帶著一身令人作嘔的酒臭。
    馬空群沒有抬頭看他,也沒有說什麼。
    這種時候,的確是不應該喝醉的時候。
    他心裡既羞慚,又憤怒——對他自己的憤怒。
    他恨不得抽出刀,將自己的胸膛劃破,讓血裡的酒流出來。
    大堂裡的氣氛沉重。
    早膳已經搬上來,有新鮮的蔬菜和剛烤好的小牛腿肉。
    馬空群忽然微笑道:「今天的菜還不錯。」
    花滿天點點頭,雲在天也點點頭。
    菜的確不錯,但又有誰能吃得下?天氣也的確不錯,但清風中彷彿卻帶著種血腥氣。
    雲在天垂著頭,道:「派出去巡邏的第一隊人,昨天晚上已經……」
    馬空群打斷了他的話,道:「這些話等吃完了再說。」
    雲在天道:「是。」
    於是大家都垂下頭,默默地吃著。
    鮮美的小牛腿肉,到了他們嘴裡,卻似已變得又酸又苦。
    只有馬空群卻還是吃得津津有味。
    他咀嚼的也許並不是食物,而是他的思想。
    所有的事,都已到了必須解決的時候。
    有些事絕不只是靠武力就能解決的,一定還得要用思想。
    他想的實在太多,太亂,一定要慢慢咀嚼,才能消化。
    馬空群還沒有放下筷子的時候,無論誰都最好也莫要放下筷子。
    窗子很高。
    陽光斜斜的照進來,照出了大堂中的塵土。
    他看著陽光中浮動跳躍的塵土,忽然道:「為什麼只有在陽光照射到的地方,才有
灰塵?」
    沒有人回答,決沒有人能回答。這根本不能算是個問題。
    這問題太愚蠢。
    馬空群目光慢慢地在他們臉上掃過,忽然笑了笑,道:「因為只有在陽光照射到的
地方,你才能看得見灰塵,因為你若看不見那樣東西,往往就認為它根本不存在。」
    他慢慢地接著道:「其實無論你看不看得見,灰塵總是存在的。」
    愚蠢的問題,聰明的答案。
    但卻沒有人明白他為什麼要忽然說出這句話來,所以也沒有人開口。
    所以馬空群自己又接著道:「世上還有許多別的事也一樣,和灰塵一樣,它雖然早
在你身旁,你卻一直看不見它,所以就一直以為它根本不存在、」他凝視著雲在天和花
滿天,又道:「幸好陽光總是會照進來的,遲早總是會照進來的……」
    花滿天垂首看著面前剩下的半碗粥,既沒開口,也沒有表情,但沒有表情卻往往是
種很奇怪的表情。
    他忽然站起來,道:「派出去巡邏的每一隊人,大半是我屬下,我得去替他們料理
後事。」
    馬空群道:「等一等。」
    花滿天道:「堂主還有何吩咐?」
    馬空群道:「沒有。」
    花滿天道:「那等什麼?」
    馬空群道:「等一個人來。」
    花滿天道:「等誰?」
    馬空群道:「一個遲早總會來的人。」
    花滿天終於慢慢地坐下,卻又忍不住道:「他若不來呢?」
    馬空群沉下了臉,一字字道:「我們就一直等下去好了。」
    他沉下臉的時候,就表示有關這問題的談話已結束,已沒有爭辯的餘地,所以大家
就坐著等。等誰呢?
    就在這時,他們已聽到一陣急驟的馬蹄聲。
    然後就有條白衣大漢快步而入,躬身道:「外面有人求見。」
    馬空群道:「誰?」
    大漢道:「葉開。」
    馬空群道:「只有他一個人?」
    大漢道:「只有他一個人。」
    馬空群面上忽然露出一種很奇特的微笑,喃喃道:「他果然來了,來得好快。」他
站起來,走出去。
    花滿天忍不住道:「堂主等的就是他?」
    馬空群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卻沉聲道:「你們最好就留在這裡等我回來。」
    他忽又笑了笑,接著道:「但這次你們卻不必一直等下去,因為我一定很快就會回
來的。」
    萬馬堂若說你們最好留在這裡,那意思就是你們非留在這裡不可。這意思每個人都
明白。
    雲在天仰面看著窗外照進來的陽光,眼目中帶著深思的表情,彷彿還在體味著馬空
群那兒旬活的意思。
    公孫斷緊握雙拳,眼睛裡滿佈血絲。
    今天馬空群竟始終沒有看過他一眼,這為的是什麼呢?
    花滿天卻在問自己,葉開怎麼會突然來了?為什麼而來的?馬空群怎麼會知道他要
來?
    每個人心中都有問題,只有一個人能解答的問題。
    這個人當然不是他們自己。
    陽光燦爛。
    葉開站在陽光下。
    只要有陽光的時候,他好像就永遠都一定是站在陽光下的。他絕不會站到陰影中去。
    現在他正仰著臉,看著那面迎風招展的白綾大旗,好像根本沒有覺察到馬空群已走
過來。
    馬空群已走過來,站在他身旁,也仰起臉,去看那面大旗。
    大旗上五個鮮紅的大字:「關東萬馬堂。」
    葉開忽然長長歎了口氣,道:「好一面大旗,不知道你們是不是天天都將它升上去?」
    馬空群道:「是。」
    他一直都在凝視著葉開,觀察著葉開面上的表情,觀察得很仔細。
    現在葉開終於也轉過頭,凝視著他,緩緩道:「要讓這面大旗天天升上去,想必不
是件容易的事。」
    馬空群沉默了很久,也長長歎息了一聲,道:「的確不容易。」
    葉開道:「不知道世上有沒有容易事?」
    馬空群道:「只有一樣。」
    葉開道:「什麼事?」
    馬空群道:「騙自己。」
    葉開笑了。
    馬空群卻沒有笑,淡淡接著道:「你要騙別人雖很困難,要騙自己卻很容易。」
    葉開微笑著,道:「但一個人若能自己騙自己,他日子就會過得愉快些。」
    葉開道,「你呢?你能不能自己騙目己?」
    馬空群道:「不能。」
    葉開道:「所以你日子過得並不愉快。」
    馬空群沒有回答,也不必回答。
    葉開看著他面上的皺紋,目中似已露出一些同情傷感之色。這些皺紋都是鞭子抽出
來的,一條藏在他心裡的鞭子。
    柵欄裡的院子並不太大,外面的大草原卻遼闊得無邊無際。人為什麼總是將自己用
一道柵欄圈住呢?
    他們不知不黨的同時轉過身,慢慢地走出了高大的拱門。
    晴空如洗,長草如波浪般起伏,天地間卻彷彿帶著種濃烈的悲愴之意。
    馬空群縱目四顧,又長長歎息,黯然道:「這地方死的人已太多了。」
    葉開道:「死的全是不該死的人。」
    馬空群霍然回頭,目光的的,盯著他道:「該死的是誰?」
    葉開笑了笑,道:「有人認為該死的是我,也有人認為該死的是你,所以……」
    馬空群道:「所以怎麼樣?」
    葉開一字字道:「所以有人要我來殺你!」
    馬空群停下腳步,看著他,面上並沒有露出驚奇的表情。
    這件事好像本就在他意料之中。
    幾匹失群的馬,也不知從哪裡跑了過來。
    馬空群突然縱身,掠上了一匹馬,向葉開招了招手,就打馬而去,他似已算準葉開
會跟去。葉開果然跟去。
    這地方本已在天邊,這山坡更似在另一個天地裡。
    葉開來過。
    馬空群要說機密話的時候,總喜歡將人帶來這裡。
    他好像只有在這裡才能將自己心裡圍著的柵欄撤開去。
    石碑上仍有公孫斷那一刀砍出的痕跡。
    馬空群輕輕撫著碑上的裂痕,就像是在輕撫著自己身上的刀疤一樣。
    是不是因為這墓碑總要令他憶起昔日那些慘痛的往事?
    良久良久,他才轉過身。
    風吹到這裡,似也變得更淒涼蕭索。
    他鬢邊的白髮已被吹亂,看來彷彿蒼老了些。
    但他的眼睛卻還是鷹隼般銳利,他盯著葉開,道:「有人要你來殺我?」葉開點點
頭。
    馬空群道:「但你卻不想殺我?」
    葉開道:「你怎麼知道?」
    馬空群道:「因為你若想殺我,就不會來告訴我了。」
    葉開笑了笑,也不知是承認?還是否認?
    馬空群道:「你想必也已看出,要殺我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葉開沉吟著,道:「你為何不問我,是誰要我來殺你?」
    馬空群道:「我不必問。」
    葉開道:「為什麼?」
    馬空群冷冷道:「因為我根本就從未將那些人看在眼裡。」
    他慢慢接著道:「要殺我的人很多,但值得重視的卻只有一個人。」
    葉開道:「誰?」
    馬空群道:「我本來也不能斷定這人究竟是你還是傅紅雪。」
    葉開道:「現在你已能斷定?」
    馬空群點點頭,瞳孔似在收縮,緩緩道:「其實我本來早就該看出來的。」
    葉開目光閃動,道:「你認為那些人全是被傅紅雪殺了的?」
    馬空群道:「不是。」
    葉開道:「不是他是誰?」
    馬空群目中又露出痛恨之色,慢慢地轉過身,眺望著山坡下的草原。
    他沒有回答葉開的話,過了很久,才沉聲道:「我說過,這地方是我用血汗換來的,
絕沒有任何人能從我手上搶去。」
    這句話也不是回答。
    葉開卻像是已從他這句話中聽出了一些特殊的意義,所以不再問了。
    天是藍的,湛藍中帶著種神秘的銀灰色,就像是海洋。
    那面迎風招展的大旗,在這裡看來已渺小得很,旗幟上的字跡也已不能辨認。
    世上有很多事都是這樣子的。
    你本來若覺得一件事非常嚴重,但若能換個方向去看看,就會發現這件事原來也沒
什麼了不起。
    過了很久,馬空群忽然說道:「你知道我有一個女兒吧?」
    葉開幾乎忍不住要笑了。
    他當然知道馬空群有個女兒。
    馬空群道:「你也認得她?」
    葉開點點頭,道:「我認得!」
    馬空群道:「你認為她是個怎麼樣的人?」
    葉開道:「她很好。」
    他的確認為她很好。有時她雖然像是個被寵壞了的孩子,但內心卻還是溫柔而善良
的。
    馬空群又沉默了很久,忽又轉身盯著葉開,道:「你是不是真的很喜歡她?」
    葉開忽然發覺自己被問得怔住了,他從未想到馬空群會問出這句話來。
    馬空群道:「你一定很奇怪,我為什麼要問這句話?」
    葉開苦笑道:「我的確有點奇怪。」
    馬空群道:「我問你,只因為我希望你能帶她走。」
    葉開又一怔,道:「帶她走?到哪裡去?」
    馬空群道。」隨便你帶她到哪裡去,只要是你願意去的地方,你都可以帶她去,這
裡的東西,無論什麼你們都可以帶走。」
    葉開忍不住問道:「你為什麼要我帶她走。」
    馬空群道:「因為···因為我知道她很喜歡你。」
    葉開目光閃動,道。」她喜歡我,我們難道就不能留在這裡?」
    馬空群的臉上掠過一層陰影,緩緩道:「這裡馬上就有很多事要發生了,我不願意
她也被牽連到裡面去,因為她本來就跟這些事全無關係。」·∼、葉開凝視著他,忽然
長長歎了口氣,道:「的確是個很好的父親。」
    馬空群道:「你答不答應?」
    葉開目中忽然露出一種很奇怪的表情,也慢慢地轉過身,去眺望山坡下的草原。
    他也沒有回答馬窒群的話,過了很久,才緩緩道:「我說過,這裡就是我的家,我
既已回來,就不願再走了。」
    馬空群變色道:「你不答應?」
    葉開道:「我不能帶她走,但卻可以保證,無論這裡發生了什麼事,她都絕不會被
牽連進去。」
    他眼睛裡發出了光,慢慢地接著道:「因為那些事本來就跟她毫無關係。」
    馬空群看著他,眼睛裡也發出了光,忽然拍了拍他的肩,道:「我請你喝杯酒去。」
    酒在桌上。
    酒並不能解決任何人的痛苦,但卻能使你自己騙自己。
    公孫斷緊握著他的金盃,他也不知自己為什麼喝酒,現在根本不是應該喝酒的時候。
    但這杯酒卻已是他今天早上的第五杯。
    花滿天和雲在天在看著他,既沒有勸他不要喝,也沒有陪他喝。他們和公孫斷之間,
本就是有段距離的。
    現在這距離好像更遠了。
    公孫斷看著自己杯中的酒,忽然覺得一種說不出的寂寞孤獨。
    他流血,流汗,奮鬥了一生,到頭來換到的是什麼呢?什麼都是別人的。、。
    自己騙自己本就有兩種形式,一種是自大;一種是自憐。
    一個孩子悄俏地溜了進來,鮮紅的衣裳,漆黑的辮子。
    孩子雖也是別人的,但他卻一直很喜歡。
    因為這孩子很喜歡他——也許只有這孩子才是世上唯一真正喜歡他的人吧?、他伸
手攬住了孩子的肩,帶著笑道:「小鬼,是不是又想來偷口酒喝了?」
    孩子搖搖頭,忽然輕輕道:「你……你為什麼要打三姨?」
    公孫斷動容道:「誰說的?」
    孩子道:「三姨自己說的,她好像還在爹爹面前告了你一狀,你最好小心些。」
    公孫斷的臉沉了下去,心也沉了下去。
    他忽然明白馬空群今天早上對他的態度為什麼和以前不同了。
    當然不是真的明白,不過是他自己覺得已明白了而已。
    這遠比什麼都不明白糟糕得多。
    他放開了孩子,沉聲道:「三姨呢?」
    孩子道:「出去了。」
    公孫斷一句話都沒有再問,他已經跳了起來,衝了出去。
    他衝出去的時候,看來就像是一隻負了傷的野獸。
    雲在天和花滿天還是坐著沒動。
    因為馬空群要他們留在這裡。
    風吹長草,萬馬堂的大旗還在遠處迎風招展。
    砂子是熱的。傅紅雪彎下腰,抓起把黃沙。
    雪有時也是熱的——被熱血染紅的時候。
    他緊握著這把黃沙,沙粒都似已嵌入肉裡。
    然後他就看見了沈三娘和翠濃,事實上,他只不過看見了兩個陌生而美麗的女人。
    她們都騎著馬,馬走得很急,她們的神色看來很匆忙。
    傅紅雪垂下頭。他從來沒有盯著女人看的習慣,他根本從未見過沈三娘。
    兩匹馬卻已忽然在他面前停下。
    他腳步並沒有停下,左腳先邁出一步後,右腳再跟著慢慢地從地上拖過去。
    陽光照在臉上,他的臉卻像是遠山上的冰雪雕成的。
    一種從不溶化的冰雪。
    誰知馬上的女人卻已跳了下來,攔住了他的去路。
    傅紅雪還是沒有抬頭,他可以不去看別人,但卻沒法不去聽別人說話的聲音。
    他忽然聽到這女人在說:「你不是一直都想看看我的嗎?」
    傅紅雪整個人都似已僵硬。
    他沒有看見過沈三娘,但卻聽見過這聲音,這聲音在陽光下聽來,競和在黑暗中同
樣溫柔。
    那溫柔而輕巧的手,那溫暖而潮濕的嘴唇,那種秘密而甜蜜的慾望……本來全都遙
遠得有如虛幻的夢境。
    但在這一瞬間,這所有的一切,忽然全部變得真實了。
    傅紅雪緊緊握著雙手,全身都已因緊張興奮而顫抖,幾乎連頭都不敢抬起。但他的
確是一直都想看看她的,他終於抬起頭,終於看見了那溫柔的眼波,動人的微笑。
    他看見的是翠濃。
    她帶著動人的微笑,凝視著他,沈三娘卻像是個陌生人般遠遠站著。
    翠濃柔聲道,「現在你總算看見我了。」
    傅紅雪點了點頭,喃喃他說道:「現在我總算看見你了。」
    他冷漠的眼睛裡,忽然充滿了火一樣的熱情。
    在這一瞬間,他已將所有的情感全都給了此刻站在他面前的這個女人。
    這是他第一個女人。沈三娘遠遠地站著,看著,臉上完全沒有任何表情。因為她心
裡本就沒有他那種情感。
    她只不過做了一件應該做的事,為了復仇,無論做什麼她都覺得應該的。
    但現在一切事情都已變得不同了,她已沒有再做下去的必要。
    她也不能讓任何人知道她和傅紅雪之間的一段秘密,更不能讓傅紅雪自己知道。
    她忽然覺得自己很噁心。
    傅紅雪還在看著翠濃,全心全意地看著翠濃,蒼白的臉上,也已起了紅暈。
    翠濃笑道:「好,我就讓你看個夠吧。」
    在風塵中混過的女人,對男人說話總有一種特別的方式。
    遠山上的冰雪似乎也已溶化。
    沈三娘忍不住道:「莫忘了我剛才告訴你的那些話。」
    翠濃點點頭,忽然輕輕歎息,道:「我現在讓你看,因為情況已變了。」
    傅紅雪道:「什麼情況變了?」
    翠濃道:「馬空群已經……」
    突然間,一陣蹄聲打斷了她的話。
    一匹馬衝了過來,馬上的人魁健雄壯如山嶽,但行動卻矯健如脫兔。
    健馬長嘶,人已躍下。
    沈三娘的臉色變了,很快的躲到翠濃身後。
    公孫斷就跟著衝過去,一手摑向翠濃的臉,厲聲道:「閃開!」
    他的喝聲突然停頓。他的手並沒有摑上翠濃的臉。
    一柄刀突然從旁邊伸過來,格住了他的手腕,刀鞘漆黑,刀柄漆黑,握刀的手卻是
蒼白的。
    公孫斷額上青筋暴起,轉過頭,瞪著傅紅雪,厲聲道:「又是你。」
    傅紅雪道:「是我。」
    公孫斷道:「今天我不想殺你。」
    傅紅雪道:「今天我也不想殺你。」
    公孫斷道:「那麼你最好走遠些。」
    傅紅雪道:「我喜歡站在這裡。」
    公孫斷看了看他,又看了看翠濃,好像很驚奇,道:「難道她是你的女人?」
    傅紅雪道:「是。」
    公孫斷突然大笑起來:「難道你不知道她是個婊子?」傅紅雪的人突又僵硬。
    他慢慢地後退了兩步,看著公孫斷,蒼白的臉上似已白得透明。
    公孫斷還在笑,好像這一生中從未遇見過如此可笑的事。
    傅紅雪就在等。他握刀的手似也白得透明。
    每一根筋絡和血管都可以看得很清楚。
    等公孫斷的笑聲一停,他就一字字地道:「拔你的刀!」
    只有四個字,他說得很輕,輕得就像是呼吸。
    一種魔鬼的呼吸。
    他說得很慢,慢得就像是來自地獄裡的詛咒語。
    公孫斷的人似也僵硬,眸子裡卻突然有火焰燃燒起來。
    他盯著傅紅雪,道:「你在說什麼?」
    傅紅雪道:「拔你的刀。」
    烈日。
    大地上黃沙飛捲,草色如金。
    大地雖然是輝煌而燦爛的,但卻又帶著種殘暴霸道的殺機。
    在這裡,萬事萬物都是殘暴剛烈的,絕沒有絲毫柔情。
    公孫斷的手已握著刀柄,彎刀,銀柄。
    冰涼的銀刀,現在也已變得烙鐵般灼熱。
    他掌心在流著汗,額上也在流著汗,他整個人都已將在烈日下燃燒。
    「拔你的刀!」
    他血液裡的酒,就像是火焰般在流動著。
    實在太熱。熱得令人無法忍受。
    傅紅雪冷冷地站在對面,卻像是一塊從不溶化的寒冰。
    一塊透明的冰。這無情酷日,對他竟像是全無影響。
    他無論站在哪裡,都像是站在遠山之巔的冰雪之中。
    公孫斷不安地喘息著,甚至連他自己都可以聽到自己的喘息聲。
    一隻大蜥蜴,慢慢地從砂石裡爬出來,從他腳下爬過去。
    「拔你的刀!」
    大旗在遠方飛揚,風中不時傳來馬嘶聲。
    「拔你的刀!」
    汗珠流過他的眼角,流入他鋼針般的虯髯裡,濕透了的衣衫緊貼著背脊。
    傅紅雪難道從不流汗的?
    他的手,還是以同樣的姿勢握著刀鞘。
    公孫斷突然大吼一聲,拔刀!揮刀!
    刀光如銀虹掣電。刀光是圓的。
    圓弧般的刀光,急斬傅紅雪左頸後的大血管。
    傅紅雪沒有閃避,也沒招架。
    他突然衝過來,他左手的刀鞘,突然格住了彎刀。
    他的刀也已被拔出。「噗」的一聲,沒有人能形容出這是什麼聲音。
    公孫斷沒有感覺到痛苦,只覺得胃部突然收縮,似將嘔吐。
    他低下頭,就看到了自己肚子上的刀柄。
    然後他就覺得全身力量突然奇跡般消失,再也無法支持-下去。
    他看著這刀柄,慢慢地倒下。
    只看見刀柄。
    他至死還是沒有看到傅紅雪的刀。
    黃砂,碧血。
    公孫斷倒臥在血泊中。
    他的生命已結束,他的災難和不幸也已結束。
    但別人的災難卻剛開始。
    正午,酷熱。
    無論在多麼酷熱的天氣中,血一流出來,還是很快就會凝結,汗卻永不凝結。
    雲在天不停地擦汗,一面擦汗,一面喝水,他顯然是個不慣吃苦的人。花滿天卻遠
比他能忍耐。
    一匹馬在烈日下慢慢地踱入馬場。
    馬背上伏著一個人。
    一條蜥蜴,正在舐著他的血。他的血已凝結。
    一柄閃亮的彎刀,斜插在他的腰帶上;烈日照著他滿頭亂髮,他已不再流汗。
    突然間,一聲響雷擊下,暴雨傾盆而落。
    萬馬堂中已陰暗了下來,簷前的雨絲密如珠簾,花滿天和雲在天的臉色正和這天色
同樣陰暗。
    兩條全身被淋得濕透了的大漢,抬著公孫斷的屍身走進來,放在長桌上。然後他們
就悄悄地退了下去。
    他們不敢看馬空群的臉。
    他靜靜地站在屏風後的陰影裡,只有在閃電亮起時,才能看到他的臉,但卻沒有人
敢去看。
    他慢慢地坐下來,坐在長桌前用力握住了公孫斷的手。
    手粗糙、冰冷、僵硬。
    他沒有流淚,但面上的表情卻遠比流淚更悲慘。
    公孫斷眼珠凸起,眼睛裡彷彿還帶著臨死前的痛苦和恐懼。
    他這一生,幾乎永遠都是在痛苦和恐懼中活著的,所以他永遠暴躁不安。
    只可惜別人只能看見他憤怒剛烈的外表,卻看不到他的心。
    雨已小了些,但天色卻更陰暗。
    馬空群忽然道:「這個人是我的兄弟,只有他是我的兄弟。」
    他也不知是在喃喃自語,還是在對花滿天和雲在天說話。
    他接著又道:「若沒有他的話,我也絕不能活到現在。」
    雲在天終於忍不住長長歎息一聲,黯然道:「我們都知道他是個好人。」
    馬空群道:「他的確是個好人,沒有人比他更忠實,沒有人比他更勇敢,可是他自
己這一生中,卻從未有過一天好日子。」
    雲在天只有聽著,只有歎息。
    馬空群聲音已哽咽,道:「他本不該死的,但現在卻已死了。」
    雲在天恨恨道:「一定是傅紅雪殺了他。」
    馬空群咬著牙,點了點頭,道:「我對不起他,我本該聽他的話,先將那些人殺了
的。」
    雲在天道:「現在……」
    馬空群黯然道:「現在已太遲了,太遲了……」
    他忽抬起頭,厲聲道:「只不過,復仇之前,我還有件事要做。」
    雲在天目光閃動,試探著問道:「什麼事?」
    馬空群道:「你過來,我跟你說。」
    雲在天當然立刻就走過去。
    馬空群道:「我要你替我做件事。」
    雲在天躬身道:「堂主請吩咐。」
    馬空群道:「我要你死!」
    他的手一翻,已抄起了公孫斷的彎刀,刀光已閃電般向雲在天劈過去。
    沒有人能形容這一刀的速度,也沒有人能想到他會突然向雲在天出手。
    奇怪的是,雲在天自己卻似乎早已在提防著他這一著。
    刀光揮出,雲在天的人也已掠起,一個「推窗望月飛雲式」,身子凌空翻出。
    鮮血也跟著飛出。
    他的輕功雖高,應變雖炔,卻還是比不上馬空群的刀快。
    這一刀竟將他右手齊腕砍了下來。
    斷手帶著鮮血落下。
    雲在天的人居然沒有倒下。
    一個身經百戰的武林高手,絕不是很容易就會倒下去的。
    他背倚著牆,臉上已無血色,眼睛裡充滿了驚訝和恐懼。
    馬空群並沒有追過去,還是靜靜地坐在那裡,凝視著自刀尖滴落的鮮血。
    花滿天居然也只是冷冷地站在一旁看著,臉上居然全無表情。
    這一刀砍下去的,只要不是他的手,他就絕不會動心。
    過了很久,雲在天才能開口說話。
    他咬著牙,顫聲道:「我不懂,我……真的實在不懂。」
    馬空群冷冷道:「你應該懂的。」
    他抬起頭,凝視著壁上奔騰的馬群,緩緩道:「這地方本來是我的,無論誰想從我
手上奪走,他都得死!」
    雲在天沉默了很久,忽然長歎一聲,道:「原來你己全都知道。」
    馬空群道:「我早已知道。」
    雲在天苦笑道:「我低估了你。」
    馬空群道:「我早就說過,世上有很多事都和灰塵一樣,雖然早已在你身邊,你卻
一直看不見它——我也一直沒有看清你。」
    雲在天的臉已扭曲,冷汗如雨,咬著牙笑道:「可是陽光遲早總會照進來的。」
    他雖然在笑,但那表情卻比哭還痛苦。
    馬空群道:「現在你已懂了麼?」
    雲在天道:「我懂了。」
    馬空群看著他,忽然也長歎了一聲,道:「你本不該出賣我的,你本該很瞭解我這
個人。」
    雲在天臉上突然露出一絲奇特笑意,道:「我雖然出賣了你,可是……」
    他沒有說完這句話。他目光轉向花滿天,花滿天的劍已刺入他的胸膛,將他整個人
釘在牆上。
    他已永遠沒有機會說出他想說的那句話。
    花滿天慢慢地拔出了劍,然後雲在天就倒下。
    每個人遲早總會倒下,無論他生前多麼顯赫,等他倒下去時,看來也和別人完全一
樣。
    ------------------
  俠客居 獨家提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