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第二顆星            

    一

    四月十九,日落前。

    本來照在那盆山茶花上的斜陽,忽然間就已經變成了一片朦朧的光影,剛才看起來還那
麼鮮艷的一盆山茶花,也好像忽然間變得黯淡而憔悴。

    因為它本身並沒有光,剛才那一瞬間的光采,只不過因為窗外的斜陽恰巧照在它的花瓣
上。

    有的人也一樣。

    在這些人的一生中,雖然也曾有過輝煌的歲月,但是在不知不覺間就會忽然變得蒼老衰
弱,雖然活著,也只不過在等死而已。

    幸好這個世界上還有些人不是這樣子的。因為他們的本身就有光芒,本身就有力量,從
來也用不著依靠任何人,只要他們還活著,就沒有任伺人敢輕視他們,甚至等他們死了之後
也一樣。

    高天絕無疑就是這種人,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沒有人敢懷疑她的力量。

    如果她說「雷電」夫妻和湯蘭芳永遠再也看不到元寶,那麼他們很可能就只有等到死後
才能相見了。

    「你是個女人,我也是,女人說的話,本來都不大靠得住的。」雷大小姐盯著高天絕,
「但是我相信你。」

    「哦?」

    「你既然敢這麼說,那麼我相信你不但已經殺了元寶,而且已經準備對我們出手。」雷
大小姐道,「我們既然已經看到了你這張臉,你當然不會讓我們活下去,」她歎了口氣,「如
果我是你,我大概也會這樣做的。」

    高天絕忽然反問,「你為什麼不問我,是不是有把握能同時對付你們三個人?」

    「我不必問。」

    「為什麼?」

    「因為你殺了元寶,我們也絕不會讓你活下去。」雷大小姐的聲音忽然也變得很平靜,
「我們反正是要拼一次命的,又何必再問這些廢話。」

    「不錯。」高天絕說,「你的確不必再問。」

    「剛才我看出你是被人點住了穴道,可是現在我也看出你已經把氣血活動開了。」

    「不錯。」

    「這一點我跟我的老頭子都做不到,」雷大小姐說,「你的功夫實在比我們高得多。」她
又歎了口氣,「這些年來,我們雖然沒有再管江湖中的閒事,可是我們自己做的閒事太多
了,我們老夫妻兩個一年到頭一天到晚做的都是些不相干的閒事,正經事一樣也沒有做
過。」

    「哦。」

    「我跟他整天都在忙著種花除草,下棋聊天,吃醋鬥嘴,遊山玩水,抓兔子釣魚,哪裡
還有工夫去做正經事。」雷大小姐歎息道,「這些事雖然比正經事好玩多了,可是這些年來,
我們的功夫連一點長進都沒有,當然比不上你,」她雖然在歎息,但神色卻是愉快的,完全
沒有後悔的意思。

    高天絕雖然沒有歎息,但是眼色中反而充滿了悔恨和悲傷。

    「現在我們雖然是以三對一,可是那個姓湯的小姑娘根本就不能算一個人。」雷大小姐
說,「我們動手的時候,她根本連一點用都沒有。所以你只要對付我們夫妻兩個就行了。」

    老頭子忽然插嘴:「其實我們兩個人也不能算是兩個人。」

    「為什麼?」

    「因為我們兩個人就是一個人。」老頭子說,「我們跟她交手的時候,你一定會拚命維護
我,我也一定會拚命維護你,如果我受了一點傷,你的心一定會亂,如果你受了傷,我的心
也一定會亂,這樣子一來,她的機會就來了,」老頭子也歎了口氣,「所以我剛才就說,我們
夫妻永遠也比不上他們夫妻的。」

    他在歎氣的時候,神情也是愉快的,也沒有一點後悔的意思。

    「你的意思是不是說,我們這一戰已經輸定了!」雷大小姐問。

    「大概是的。」

    「那麼我們豈非已經死定了。」

    「每個人都免不了一死,死有什麼了不起,何況我們已經活過,活得比誰都開心。」老
頭子說,「只不過我還有件事定要在我還沒有死的時候告訴你。」

    「什麼事?」

    「有一年我們在終南山煉丹,你的小師妹來看我們,跟我們在一起眈了好幾個月。」老
頭子問他的老婆,「你還記不記得?」

    「我記得。」

    「有一次你到後山採藥去,一去就去了好幾天,我跟你的小師妹曾經做過一件對不起你
的事。」老頭子說,「雖然我們都很後悔,可是等到我們做過了之後,後悔也來不及了。」

    雷大小姐盯著他,乾癟僵硬的臉上忽然露出了微笑,就像是百合花那麼可愛的微笑。

    「你以為我不知道這件事?」她說,「你以為你能瞞得了我?」

    「你知道?」老頭子嚇了一跳,「你什麼時候知道的?」

    「我早就知道了。」

    「你為什麼不說出來?為什麼不發脾氣?為什麼沒有跟我翻臉?」

    「因為我們是夫妻。」雷大小姐柔聲道,「夫妻就是夫妻,是跟兄弟姐妹朋友親人都不一
樣的,如果我因為你做錯過一件事就跟你翻臉,那麼錯的就不是你,而是我了。」

    高天絕一直在靜靜地聽著,直到這時候才插口,「我也是有丈夫的,他姓郭,叫郭地
滅,是個非常聰明,非常英俊的男人,我這一生中見過的男人,沒有一個能比得上他一根手
指頭。」她說,「我們年輕的時候也是恩愛夫妻。」

    「這些事我們都知道。」

    「現在他已經死了。」高天絕問,「你們知不知道他是怎麼死的?」

    「不知道。」雷大小姐搶著說,「但是我們一直都很想知道。」

    「那麼我現在就告訴你,他是被我害死的。」高天絕說,「被我用一種最殘忍的方法害死
的。」

    她說話的聲音還是很平靜,平靜得可怕,平靜得讓人受不了。

    「你們知不知道我為什麼要害死他?」高天絕說,「你們當然更不會知道。」

    「你是為了什麼?」

    「為了一個小孩子。」

    「小孩子?」雷大小姐忍不住問,「為了一個小孩子你就害死了你的大夫?」

    「是的。」

    「那是誰的孩子?」

    「我丈夫和我姐姐的孩子。」高天絕說,「我嫡親的姐姐。」

    屋子裡忽然沒有聲音了,連呼吸的聲音在這一瞬間都已停頓。

    每個人都知道她心裡必定有極深的怨毒才會變成這麼樣一個人,可是誰也想不到她恨的
竟是嫡親的姐姐和丈夫。

    高天絕忽然問雷大小姐:「如果你是我,你會不會這麼樣做?」

    雷大小姐怔住了,過了很久才喃喃地說:「我不知道,我自己也不知道。」

    高天絕歎了口氣。

    「不管怎麼樣,我們總是不同的,你們是白頭到老的恩愛夫妻,因為你可以忍耐,我卻
是個惡毒而善妒的女人,所以才變成現在這樣子。」她忽然笑了笑,「所以你們剛才說的那些
話都是沒有用的。」

    「什麼話沒有用?」

    「你們故意說那些話給我聽,故意來刺激我,讓我傷心,你們才有機會殺了我。」

    這也是戰術的一種,不攻人,先攻心,高手相爭,如果有一方的心已先亂了,不戰已
敗。

    「可惜你們這種戰術對我並沒有用。」高天絕淡淡他說,「因為我不但心已死了,而且本
來就準備要死的,死期就是今天。」

    雷大小姐又吃了一驚:「本來你今天就準備要死的?」

    「不但準備要死,而且決心要死。所以你們不管說什麼對我都沒有用,」高天絕說,「但
是你們卻不想死,所以你們反而死定了,」她又歎了口氣,「世界上有很多事都是這樣子的,
不死的人往往比想死的人還要死得快些。」

    湯蘭芳忽然也歎了口氣。

    「最不想死的人就是我,」她說,「可是我也知道,第一個要死的人就是我。」

    「是的。」高天絕淡淡地說,「第一個要死的人就是你。」

    二

    元寶解開頭上漆黑的絲中,揭下了臉上的白銀面具,笑嘻嘻地看著蕭峻。

    「蕭堂主,好久不見了,你好!」

    「是你。」蕭峻聳然動容,「怎麼會是你?」

    「怎麼會不是我?」元寶笑嘻嘻地說,「從我生下來那一天開始,我就是我,既不是張
三李四,也不是王二麻子。」他笑得開心極了,「只不過如果有人一定要把我當作高天絕,我
也沒法子。」

    蕭峻吃驚地看著他,看著他的一身打扮,「這些東西是誰的?」

    「當然是高天絕的,」元寶把白銀面具頂在頭上,「除了她之外,還有誰會有這些寶
貝?」

    「她為什麼要把這些東西送給你?」

    「誰說這是她給我的?」元寶道,「這些都是她的寶貝,你就算殺了她,她也不會給別
人。」

    「可是現在這些東西已經到了你手裡。」

    「我只不過借用一下而已。」

    「她肯借給你?」

    「她不肯。」

    「既然她不肯,你怎麼能借得到?」

    元寶歎了口氣:「老實說,我根本就沒有借到。」

    蕭峻本來絕不是個喜歡追根問底的人,可是這次卻忍不住要問:「這也不是你借來
的?」

    「不是。」

    「那麼這是怎麼來的?」

    「是我自己去拿來的。」元寶說,「就因為她不肯借,所以我只好自己去拿了。」

    「你怎麼拿?」

    「我只有一雙手,當然只有一樣樣的拿,」元寶說,「先拿頭巾和面具,再拿斗篷和靴
子。」

    「從什麼地方拿的?」

    元寶看著他,顯得好像很驚訝的樣子:「這麼簡單的問題都要問我?」

    「我已經問過了。」

    元寶搖頭歎氣苦笑,「那麼我也只好告訴你了。」他一樣樣地說,「這塊頭巾,是我從她
頭上解下來的,這個面具,是我從她臉上拿下來的,這件斗篷是我從她身上脫下來的。」

    他故意要歇口氣,才饅吞吞地接著道:「這雙靴子來得就比較困難了一點,因為靴子太
緊,我費了好半天勁,才從她腳上脫下來的。」

    蕭峻怔住了,怔了半天:「這些東西全是你從她身上拿來的?」

    「每一樣都是。」

    「她的人呢?」蕭峻又問,「她的人在哪裡?」

    元寶好像要跳起來了。

    「這句話真是你說出來的?這種狗屁不通的問題你也問得出來?」元寶說,「她的人當
然就在那裡,頭就在這塊頭巾裡,臉就在這個面具裡,身子就在這個斗篷裡,腳就在這雙靴
子裡,這麼簡單的事,難道你真的想不出來?」

    「她的人是不是已經死在那裡了?」

    「沒有。」元寶說,「像她那種人怎麼會死的?」

    「她還活在那裡,可是你要她的東西,她就讓你拿。」

    「她不讓我拿也不行。」

    「為什麼?」

    「因為我是元寶。」他指著自己的鼻子,「又大又圓又可愛又漂亮的一個大元寶。」

    蕭峻沒有說話,他已經沒有話說了。

    他也不相信這件事,從頭到尾都不信,這個小鬼如果沒有病,就是臉皮又變得比以前更
厚十倍,才敢吹這種牛,編出這種鬼話來。

    對付這種人最好的法子就是根本不理他。

    可惜這個世界上偏偏就有種死皮賴臉的人,你想不理他都不行。

    「你問了我半天,現在也應該輪到我來問你幾件事了。」元寶間,「你的臉色這麼難看,
是不是因為你殺了人?」

    蕭峻不理他。

    「殺人的確不是好事,如果我殺了人,我也會後悔難受的。」元寶說,「可是你不同,因
為你殺的那個人,本來就是你專程要來殺他的,你難受什麼?」

    蕭峻不能不理他了。

    「你怎麼知道我殺了人?」他問元寶,「你知道我殺的是誰?」

    「我當然知道。」

    蕭峻蒼白的臉上忽然露出了殺氣,一種只有在要殺人的時候才會現出的殺氣。

    元寶卻好像完全沒有感覺到,反而很高興地說:「你殺的是三笑驚魂李將軍。」

    元寶說,「他本來就是個人人都想殺的人,無論誰殺了他,一夜之間就可以名動天下。
最近這幾天到這裡來殺他的人比米倉裡的老鼠還要多,只有你一個人得手了,?BR54321惚
糾從Ω每o牡靡bO哦裕}□悄愕難韌暺袺[慈春孟衲咽艿靡j饋J竊趺椿厥攏俊?BR54321

    蕭峻盯著他,過了很久才一個字一個字地問:「你真的不明白?」

    「本來我實在是真的不明白。」元寶說,「就算你打破了我的頭,我也想不通。」

    「現在呢?」

    「現在?」元寶眼珠子轉了轉,「現在天好像已經快黑了,已經到了吃晚飯的時候,如
果來一大鍋冬菇火腿豬腳燉老母雞,再加上一大碗用香粳米煮的飯,我保證絕對用不著你幫
忙,我一個人就能吃得下去。」

    蕭峻臉色鐵青。

    「現在呢?」他將這問題再問了一遍,聲音已變得好像是繃緊的弓弦,「現在你是不是
已經知道?」

    「是的。」元寶終於承認,歎著氣說,「現在我想不知道也不行了。」

    蕭峻霍然長身而起,提氣作勢,右手的五指如鉤,就好像準備要去抓一條毒蛇。

    這是丐幫弟子的獨門手法,非但毒蛇逃不過這一抓,人也很難逃得過。

    這一抓如果抓蛇,抓的就是七寸,如果抓人,抓的就是要害,必死無救的要害。

    船艙裡沒有毒蛇,只有人。

    這麼樣一個活潑可愛的大元寶,在他眼中看來竟好像已經變得像毒蛇一樣可惡可怕。

    元寶卻連眼睛都沒有眨一眨。

    「你為什麼不問我究竟知道了些什麼事?是怎麼知道的?」

    這句話說得果然很有效,本來已經準備出手的蕭峻,這一抓果然沒有抓出去。

    因為這個問題的答案確實是他想知道的。

    元寶微笑:「這樣子就對了,你就算想殺人滅口,最少也得等到問清楚了之後才出手。」

    蕭峻果然不能不問。

    「你究竟知道了些什麼事?」

    「老實說,我知道的事可真不少,」元寶悠然地道,「你不想讓別人知道的事,我全知道
了。」

    「你說。」

    「高天絕設計要你殺一個人,要你殺了那個人之後,她才告訴你,那個人是絕對不能殺
的。」元寶說,「就算天下的人都能殺他,你也不能殺,因為你是他的兒子。」

    蕭峻的手握緊,握住的卻不是別人的要害,也不是蛇的七寸。

    他的手握住的是他自己,他自己的生命血肉和靈魂。

    「除了高天絕之外,誰也想不到你會是三笑驚魂李將軍的兒子,你自己更想不到。」元
寶說,「因為你一直認為你母親是死在他手裡的。」

    元寶稍頓又說:「高天絕卻告訴你,就算母親是死在他手裡的,你也不能不承認你是他
的兒子,高天絕恨他入骨,所以特地設計了這個圈套,讓你去殺他,要讓他死也不能瞑目,
要讓你後悔痛苦終生。」

    蕭峻沒有反應,因為他整個人都已麻木崩潰了。

    「我做夢也想不到的是這個世界上居然會有人用這麼惡毒的法子來殺人。」元寶說,「不
是高天絕自己告訴我的,我根本就不相信。」

    「是她自己告訴你的?」蕭峻彷彿忽然自惡夢中被人用一根尖針刺醒:「她為什麼要把
這種事告訴你?」

    「也許是因為她自己覺得很得意,所以忍不住要告訴別人,也許是因為她要借我的嘴去
告訴別人,她已經用這種法子報復了她的仇人,讓天下江湖中人永遠都忘不了她。」

    這兩種推測都有可能。

    元寶卻又歎了口氣:「可是她究竟是為了什麼才會把這種事告訴我,也許就只有天知道
了。」

    蕭峻看著他,神情雖然顯得那麼空虛麻木疲倦,眼中卻又閃出了殺機。

    「這些事你都不該知道的。」他也在歎息,「我實在希望你不要知道。」

    「我明白的你的意思。」

    「你明白?」

    「我既然是一個這麼可愛的人,連你都沒有法子不喜歡我了。」元寶說,「可是我知道了
這些事之後,你就不能不殺我滅口了。」

    他又說:「就算你自己也不想活下去,也要先殺了我,免得我洩露你們的秘密,因為這
些事的確是不能讓別人知道的。」

    蕭峻並不否認。

    他已經在控制自己,控制他的精神氣力,盡力使自己精神集中,氣力集中,集中於某一
點,某一部份。

    能夠發生致命之一擊的那一部分。

    元寶卻好像完全沒有感覺到。

    有很多別人連影子都沒有發現的事,他早就已經發現了,可是有很多任何人都已經感覺
到的事,他反而好像連一點影子都不知道。

    現在任何人都可以看得出蕭峻又動了殺機,要把他像毒蛇一樣捏死,他反而顯得很高興
的樣子,笑嘻嘻地告訴蕭峻:「這些事實在是我不應該知道的。可惜現在我不想知道也不行
了。」元寶說,「幸好我還知道另外一些事。」

    「什麼事?」

    「一些我應該知道的事。」元寶說,「一些不但能讓自己覺得很高興,也能讓別人覺得很
開心的事,無論誰知道這一類的事,都一定會長命百歲,太太平平的活一輩子。」他笑得真
好像高興極了,「這一類的事當然也只有我這麼聰明的人才會知道。」

    有些人好像隨時都不會忘記讚美自己幾句,替自己吹吹牛,往自己臉上貼貼金,免得別
人看輕他,忽視他的存在。

    蕭峻卻知道元寶並不是這種人。

    他只不過喜歡用這種方式說話而已,因為他希望自己能讓別人愉快,希望別人也能像他
一樣,對任何事都能看開一點,想開一點。

    消沉、緊張、悲傷、憤怒、急躁,不但於事無補,而且往往會使人造成不可原諒的疏忽
和錯誤。

    一個人一定要保持開朗清明的心境,才能做出最正確的決定和判斷。

    所以蕭峻現在已經不再將元寶當成一個只會吹牛的頑皮小孩子,所以他又問:「這一類
的事是些什麼事?」

    「譬如說,有些人一心認定自己殺了人,而且殺的是他絕不應該殺的人,所以心裡難受
得要命,因為他不知道那個人其實並沒有死。」元寶說,「可是我知道。」

    「你知道。」蕭峻聳然動容,「你是說誰還沒有死?」

    「當然是李將軍。」

    「你真的知道他還沒有死?」

    元寶歎了口氣,苦笑搖頭。

    「你以為你自己是什麼人?是楚香帥?是小李探花?」

    「我不是。」

    「你當然不是。」元寶說,「你連比都不能跟他們比。」

    蕭峻承認。

    他雖然一向是個非常驕做的人,可是對這兩位前輩名俠也和別人同樣佩服尊敬。

    「你既然自己也承認自己沒法子跟他們相比,那麼你為什麼不想想,縱橫天下的三笑李
將軍,怎麼會死在你這麼樣一個人手裡?」

    蕭峻默然。

    他自己也知道自己本來絕不是李將軍的對手,更希望這件事沒有發生。可是在那一片淒
冷慘淡的月光下,他確實看見自己的劍鋒刺入了李將軍的心臟。

    那一劍刺入血肉時的感覺,那一瞬間李將軍臉上的表情,都是他永遠忘不了的。

    「你為什麼不說話了?」元寶又問,「難道你還是認定自己已經殺了他?」

    蕭峻又沉默了很久,才慢慢地說:「我還留在這裡,就因為我也希望他還沒有死,希望
看到他再次出現,」他的神色慘黯,「就算他死了,我也希望能看到他的屍體。」

    「但是他的屍體一直都沒有被撈起來,」元寶說,「他們換了好幾批人,輪流下水去打
撈,卻連他的影於都沒有看見。」

    「是的。」

    「你知不知道他們為什麼找不到李將軍的屍體?」元寶說,「你應該知道的。」

    「可是我不知道。」

    「你真的不知道?」元寶好像很驚奇,「這麼簡單的問題你都不知道?」

    他又在搖頭歎氣,「他們找不到他的屍體,只因為他根本沒有死。」元寶好像在教訓一個
小孩子,「一個人如果還沒有死,是絕不會有屍體的,這麼簡單的道理,如果你還不明自,
那麼,你就真的是個呆子了。」

    「就算他本來還沒有死,現在一定也已經淹死了。」

    「為什麼?」

    「因為這裡四岸都是有人也日夜看守,而且都是久經訓練的人,」蕭峻說,「高無絕至少
花了十年工夫才訓練出這批人來。」

    「我相信。」

    「這些人的武功雖然還不能和真正的一流高手相比,但是他們的目力、耳力、耐力,對
一件事觀察和判斷的能力,都絕對是第一流的。」

    「我相信。」

    「所以如果你認為李將軍已經上了岸,也是絕不可能的。」蕭歧說,「因為他們就算不能
阻止他,至少總能看得到他。」

    「誰說他李將軍已經上岸了?」元寶道,「他要上岸,當然避不過那些人的耳目。」

    「那麼他一定已經淹死在湖水裡,」蕭峻黯然道,「從他落下水時到現在,已將近有一天
一夜了,誰也沒法子在水裡耽這麼久,何況他當時就算沒有死,傷得也不輕。」

    元寶盯著他看了很久,才冷冷地問:「你是不是真的認定他已經死了?」

    蕭峻沒有回答這個問題,因為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心裡在怎麼想。

    他一向不是個多話的人,就算是在應該說話的時候,他說的話也不多。

    現在他本來應該因悲痛而說不出話來,可是他說得反而特別多。

    因為他心裡還懷有希望。

    他嘴裡雖然這麼說,心裡卻希望元寶能把他說的每一句話都完全駁倒。

    ——如果你看到一個人忽然做出極反常的事來,瞭解這一點,能夠原諒他,他的心胸才
會寬大,才能算是條男子漢。

    元寶又盯著蕭峻看了半天,忽然說:「我知道你不敢和我打賭的。」他說,「我知道你一
定不敢。」

    「你要賭什麼?」

    「我賭他還沒有死,」元寶說,「你敢不敢跟我賭?」

    他斜眼看看蕭峻,故意作出一副老千賭徒要激別人上鉤的樣子:「我勸你還是不要賭的
好,因為這一次我是絕不會輸的。」

    蕭峻蒼白的臉上忽然激起了一陣暈紅,就像是鮮血被沖淡了的那種顏色一樣。

    他知道元寶並不是真的要跟他賭,更不是真的要贏他。

    因為他也希望輸的是自己。

    也許元寶只不過要用這種法子來安慰他,激起他的生機,不讓他再消沉下去,不讓他有
想死的念頭而已。

    不管元寶這麼樣做是不是對的,他心裡都同樣感激。

    「我跟你賭。」蕭峻說,「不管你要賭什麼,我都跟你賭。」

    元寶笑了,笑得真的就像老千看見肥羊已上鉤時一樣。

    「你不後悔?」

    「不後悔。」

    「如果我能找到李將軍,而且讓你親眼看到他還好好的活在那裡。」元寶問蕭峻,「那時
候你怎麼辦?」

    「隨便你要我怎麼樣都行。」

    這句話本來是蕭峻絕不會說出來的,以他的身份地位性格,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會說
出來的。

    可是現在他說出來了。

    因為他如果輸給了元寶,他真的會這麼做,無論元寶要他怎麼樣,他都願意。

    而且他真的希望輸家是自己。

    只可惜他怎麼想也想不出元寶怎麼會贏,更想不出元寶怎麼能找得到李將軍。

    李將軍本來絕對是一個已經死定了的人,就算他還有千萬份之一的生機,就算他還沒有
死,元寶也不會知道他在什麼地方的。

    元寶根本沒有一點理由會知道。

    蕭峻臉上的紅暈已消失,因為他心裡雖然希望輸家是自己,卻還是認為元寶已經輸定
了。

    元寶彷彿已看出他心裡在想什麼。「你為什麼不問我,萬一我輸了怎麼辦?」

    「我讓你自己說。」

    元寶故意歪著頭想了想,忽然問蕭峻,「你知不知道高天絕為什麼忽然會變得那麼聽
話?為什麼肯乖乖的讓我把她這些寶貝從她身上拿走?」

    這件事和他們打賭連一點關係都沒有,但卻也是蕭峻一直想不通,一直都很想知道的,
所以他忍不住問:「為什麼?」

    「因為那時候她已經被我制住了,」元寶說,「我一下子就點住了他六七個穴道。」

    「哦?」

    「你不相信,我就知道你一定不會相信的。」元寶笑得又愉快又得意,「像高天絕那麼有
本事的人,怎麼會被我點住穴道?」他笑嘻嘻地說,「你的心裡一定在想,?BR54321廡□硬
皇遣×耍|鴕歡ㄊ橇稱サ婧裎薇取K捷篧譎衋伅T穌庵峙#o嗟貿穌庵止□襖礎!畢艟n荒
芊袢希庢鍶肥嫡餉囪捌|鴃I笨□悄鬮i裁床幌胂耄具e抸[揮械?BR54321住她的穴
道,這些東西怎麼會在我手裡?「誰也不能不承認這句話說很有道理,所以蕭峻也不能不問
元寶:「你是怎麼樣點住她的穴道的?」

    「其實那也沒有什麼。」元寶故意輕描淡寫地說,「我只不過給她看了一樣東西而已。」

    「你只不過給她看了樣東西,你出手點她穴道時,她就不能閃避反抗了?」蕭峻又驚
訝、又懷疑,「你給她看的是什麼東西?」

    「當然是一樣很特別的東西,」元寶說,「非常特別。」

    二十年前,高天絕就已縱橫天下,號稱無敵。這二十年間,她也不知道曾經做過多少令
人拍案驚奇聞名喪膽的事,可是她也曾獨自在暗夜裡偷偷地流過眼淚。

    經過二十年的挫折磨練後,她不但已變得更孤僻冷傲無情,武功也更高了。

    如果說這個世界上真的有樣東西能夠讓她一看見就驚惶失措,就被一個十幾歲的大孩子
點住了穴道,這樣東西當然非常特別。

    這是無論什麼人都能想像得到的。

    江湖中一定有很多人願意用自己的全部身家性命去把它換來。

    元寶卻淡淡地說:「如果我輸了,我就把這樣東西輸給你。」

    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他已經把這樣東西握在手裡了,只可惜他的人雖然不太大,手卻不
太小,而且握得很緊,誰也看不出他手裡握住的是什麼。

    蕭峻雖然並不想把這樣東西贏過來,可是好奇之心卻是人人都有的。

    所以他又忍不住問:「這樣東西究竟是什麼?」

    「其實也沒有什麼。」元寶故意輕描淡寫地說,「只不過是一顆星而已。」

    「一顆星?」蕭峻問,「一顆什麼樣的星?」

    「一顆小星。」元寶好像覺得很抱歉,很遺憾,所以又歎了口氣,「一顆很小很小的
星。」

    於是元寶又把他的第二顆星拿出來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