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滿頭白髮插紅花            

    她們這樣也不敢吃,那樣也不敢吃,看見肥肉就好像看見活鬼一樣,拚命想保持自己的
苗條身材,豈非就是為了要別人欣賞?

    可是現在她卻只想把正在欣賞她的這個人的眼珠子挖出來。

    最讓她受不了的是,這位雷大小姐不但眼睛在看,嘴裡還在不停的喃喃自語。

    「不錯,保養得真不錯,肉一點都沒有松,看起來也不像有什麼毛病,而且一定很會生
孩子,將未一定多子多孫。」

    湯大老闆終於沒法子再忍受了,終於忍不住叫了起來:「我們無冤無仇,你為什麼要這
樣子對我?」她大叫,「你究竟是什麼人?究竟想幹什麼?你能不能告訴我?」

    這種荒謬的事,有誰能解釋?有誰能想得通?

    雷大小姐非但沒有解釋,反而又說了句更莫名其妙的話。

    她忽然用一種很愉快的聲音對湯蘭芳說:「恭喜你!」

    一

    四月十九,午時前。

    元寶在等死,可是等了半天還沒有死。

    高天絕的手還被他緊緊握住,冰冷的手掌彷彿已經漸漸有了暖意。就像是一座亙古以來
就漂浮在北極苦寒之海上的冰山已漸漸開始溶化。

    連冰山都有溶化的時候,何況一個有血有肉的人。

    元寶笑了。

    「我早就知道你捨不得殺我的,」他說,「像我這麼可愛的人,你怎麼會忍心下得了
手。」

    高天絕還是沒有反應。

    他的人彷彿已經不在這裡,已經跌入了一個又深沉又甜蜜又黑暗的陷阱中,一個用他往
日的舊夢編成的陷阱。

    元寶輕撫著他的手,輕輕歎息。

    「像這麼好看的一隻手,本來可以做很多很多讓別人和你自己都很愉快的事,你為什麼
偏偏要用它做殺人的凶器?」他忽然問高天絕,「你為什麼不能像別的女人一樣,做一些女
人應該做的事?」

    高天絕的手立刻又變得冰冷而僵硬,全身都變得冷而僵硬。

    「你知道我是個女人?」

    「我當然知道,」元寶說,「我早就知道了。」

    高天絕忽然反手扣住了元寶的脈門,厲聲說,「你知道我是個女人,還敢這麼樣對
我?」

    她的人忽然又變成了一個隨時可以殺人的人,她的手忽然又變成了一件隨時可以殺人的
凶器。

    可是元寶一點都不害怕。

    「就因為我知道你是個女人,所以才會這麼樣對你。」元寶說,「因為我一直都很同情
你。」

    「你同情我?」高天絕的聲音已因憤怒而嘶啞,「你敢同情我?」

    「我為什麼不能同情你?」元寶說,「你既沒有親人,也沒有朋友,這些年來,你過的
日子比誰都痛苦寂寞。」

    他歎了口氣:「老實說,我不但同情你,而且喜歡你。」

    高天絕就像是忽然被砍了一刀,冰冷的指尖幾乎已掐入元寶的血肉裡。

    「你說什麼?」她厲聲問,「你在說什麼?」

    「我在說我很喜歡你,」元寶好像也有點生氣了,「難道我不能喜歡你?難道你認為自己
是個不配讓別人喜歡的人?」

    他越說越生氣,「難道你以為我是在用美男計?在勾引你?如果你真的是這麼想,你就
趕快殺了我吧。這次你不殺我,你就是王八蛋。」

    誰敢在高天絕面前這麼樣說話?連元寶自己都知道絕對沒有人敢。

    所以他又閉上眼睛準備等死了。

    二

    「恭喜我,你在恭喜我?」

    湯大老闆終於忍不住大叫起來,叫得嗓子都快裂開了。

    雷大小姐卻還是用一種很愉快的聲音說,「我是在恭喜你,」她還要重複一次,「恭喜恭
喜,大吉大喜。」

    湯蘭芳已經快要被氣得暈了過去。

    「我好好的耽在自己的家裡,忽然被一個莫名其妙的混蛋老頭子弄到這裡來,被你這個
莫名其妙的混蛋老太婆脫光衣裳,整得我半死不活,你居然還要恭喜我。」她呻吟著問,「你
們究竟有什麼毛病?」

    雷大小姐卻不生氣。

    「我們沒有毛病,你也沒有。」她說,「我保證你全身上下連一點毛病都沒有。」

    「我本來就沒有毛病。」

    「就因為你沒有毛病,我才要恭喜你。」雷大小姐說,「就因為我們要看看你究竟有沒有
毛病,所以才把你帶到這裡來。」

    「這個世界上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你們為什麼不去看看別人有沒有毛病?為什麼偏偏要
挑上我?」

    「因為你不是別人。」雷大小姐的回答更妙,「就因為你不是別人,我們才會挑上你。」

    「我有沒有毛病,跟你們有什麼關係?」

    「當然有一點。」

    「哪一點?」

    「因為我們的九少爺看上了你,要娶你做老婆,」雷大小姐說,「所以我們當然要仔細看
看你,有毛病的人怎麼能嫁到龍家去?」

    湯蘭芳終於明白了,卻還是忍不住要問個清楚:「你們的九少爺就是那個活寶?」

    「不是活寶,是元寶。」雷大小姐大笑,「人見人愛的大元寶。」

    湯大老闆的臉紅了,紅得發燙。

    「你們怎麼知道他要娶我?」她鼓起勇氣,試探著問,「你們怎麼會知道的?」

    「我們怎會不知道?」雷大小姐笑得更愉快,「昨天夜裡你們在屋子裡的一舉一動,我
們都知道。」

    湯蘭芳的臉更紅,更燙。

    昨天晚上他們在屋子裡說的那些話、做的那些事,怎麼能讓別人知道?

    「我們並不是喜歡管別人的閒事,我們已經有幾十年沒有管過別人的閒事了。」

    雷大小姐說,「只不過九少爺的事我們卻一定要管,非管不可。」

    「為什麼?」

    「因為我們都欠他老子的情。」

    湯大老闆又開始有點生氣了:「他在外面調皮搗蛋,惹事生非,你們為什麼不管?」

    「那些事我們本來就不能管。」雷大小姐說,「那些事連他的老大爺都管不住他,我們就
算想管,也一樣管不了的。」

    她說得很乾脆:「只要沒有人欺負他,無論他幹什麼,我們都不管。」

    「如果他去欺負別人呢?」

    「他是個好孩子,人又好,心又軟,他怎麼會去欺負別人?」雷大小姐的聲音裡充滿了
慈愛,「就算他偶然要去欺負別人一下子,也沒有什麼關係。」

    她說得更絕,「如果他能欺負得了,我們就裝作不知道,讓他去欺負,如果他欺負不
了,我們就會去幫他的忙。」

    湯大老闆聽傻了。

    她實在想不通一個人怎麼能說得出這麼不講理的話來。

    「現在我已經知道你完全沒有毛病,已經夠資格嫁給他了,我當然要恭喜你,」雷大小
姐問,「現在你是不是已經明白了?」

    「不明白。」

    「你還不明白?」雷大小姐很驚訝,「難道你是個呆子?」

    「我不是呆子。」湯蘭芳說,「只不過我已經是個老太婆了。」

    「你一點都不老。」

    「我至少比他大十幾歲。」

    「那有什麼關係?」雷大小姐說得很開通,也很認真,「夫妻和朋友一樣,兩個人在一
起,只要兩個人都覺得開心,年紀相差一點又有什麼關係?」

    湯蘭芳又怔住了。

    這一類的話也是她以前從來沒有聽說過的,這一類的事以前她連想都不敢想。

    現在她已經不能不去想了,她的心忽然開始跳了起來,跳得好快。

    她又聽見那個老頭子在外面問:「我是不是可以進來了?」

    「你敢!」雷大小姐厲聲道,「你敢進來,我就挖掉你的眼珠子。」

    老頭子好像在外面歎氣,雷大小姐又在嘴裡嘀嘀咕咕的罵:「老色狼,老色鬼。」一面
罵,一面替湯蘭芳穿上衣裳,然後才大聲說:「你滾進來吧。」

    現在湯蘭芳才總算看清楚這夫妻兩個人了。

    丈夫詭秘古怪枯瘦矮小。

    妻子更詭秘,更古怪,更瘦,瘦如竹竿,卻至少要比她丈夫高一倍。

    她的年紀也已經不是「大小姐」的年紀了,她的年紀最少也已經可以做任何一位大小姐
的祖母。

    可是她穿的衣裙卻還是大小姐們穿的衣裙,甚至比所有的大小姐們穿得更花俏。

    她乾癟的臉上還抹著脂粉,如霜的鬢髮上還插著一朵大紅花。

    湯蘭芳從來也沒有看見過這麼可笑的人,但是她沒有笑出來。

    她笑不出。

    老頭子反而在笑嘻嘻地看著她。

    「你知道不知道我老婆剛才為什麼會對你說那些話?」他問湯蘭芳,「為什麼會說夫妻
的年紀差一點沒關係?」

    他自己搶著回答了這個問題,好像生怕他的老婆不讓他說出來:「因為她的年紀也比我
大十幾歲。」

    湯蘭勞覺得很奇怪。

    她奇怪,並不是出為他說出的這件事,而是因為他說出了這件事居然沒有吃耳光。

    雷大小姐非但連一點動手的意思都沒有,反而用一種很溫柔的眼色看著她的丈夫。

    「他屬羊,一直以為我的生肖也屬羊,整整比他大十二歲。」她說,「其實我是屬虎的,
要比他大上十七歲。」

    「你以為我不知道?」老頭子大笑,「你以為你能騙得過我?」

    「你知道?」

    「我當然知道。」老頭子得意洋洋,「你還沒有嫁給我的時候,我就已經知道了。」

    「那你為什麼還要求我嫁給你?」

    「因為我喜歡你。」老頭子看著他的妻子,眼中也充滿了柔情蜜意,「就算你比我大七十
歲,我還是一樣會要你嫁給我的。」

    「真的?」

    「我幾時騙過你?」老頭子眨了眨眼,「有時候我就算騙你,也只不過因為不願意惹你
生氣。」

    雷大小姐吃吃的笑了,真的像是個大小姐一樣的笑了起來。

    「這次不許你騙我。」她忽然又板起臉問,「你娶了我之後,有沒有後悔過?」

    「我為什麼要後悔?」

    「因為我不但年紀比你大,而且又凶悍又潑辣又會吃醋。」

    「你凶,是為了要我好,你吃醋,也是為了你喜歡我,生怕我去找比你年輕的女人,」
老頭子說,「如果你不喜歡我,就算我一下子去找八百個女人,就算我跪下來求你吃醋,你
也不會吃醋的。」

    他忽然握住他的妻子的手,就像是個年輕人拉住他初戀情人的手一樣:「我問你,這麼
多年來,我們的日子是不是過得很開心?」

    雷大小姐默默地點頭:「自從嫁給你之後,每天我都過得很開心,如果老天能夠讓我再
重活一次,我還是會嫁給你的。」

    她忽然回過頭問湯蘭芳:「你是不是覺得我們有點肉麻當有趣?」

    湯蘭芳沒有回答,也不必回答,她相信他們應該看得出她心裡對他們的感覺。

    如果現在有人說他們是肉麻當有趣,不管那個人是誰,她都會給他一耳光。

    其實她本來也覺得這對夫妻很可笑,可是現在她只想掉眼淚。

    她的眼淚真的掉了下來。

    就好像一個久困於暗室中的人,忽然看見了青天白日藍山綠樹紅花和大地陽光一樣,她
的眼淚忽然間就掉了下來。

    「你哭了?」

    「我沒有哭。」

    「你明明在掉眼淚。」

    「掉眼淚並不一定是哭。」湯蘭芳說,「哭的時候也不一定會掉眼淚。」

    「那麼你為什麼要掉眼淚?」雷大小姐說,「像我這麼樣的一個老太婆,還打扮得像個
小姑娘一樣,你應該覺得很好笑的,為什麼反而要掉眼淚?」

    「我不知道。」湯蘭芳說,「我真的不知道。」

    其實她是知道的,只不過說不出來而已。老頭子替她說了出來。

    「如果你自己覺得自己還年輕,誰敢說你老?」他告訴他的妻子,「如果你自己不覺得
自己老,不管你打扮成什麼樣子,也沒有人會覺得你可笑的。」

    他又補充:「一個人是不是老了,並不在他的年紀,而在他的心,所以有些人十八歲的
時候就已經老了,有些人活到八十歲還年輕得很。」

    雷大小姐笑了,輕輕地擰了擰湯蘭芳的臉:「如果連我都不能算老,你怎麼敢說自己已
經老了?來,快跟我回去。」

    「回去!」湯蘭芳問,「回到哪裡去?」

    「當然是回到你那個活寶身邊去。」

    她拉著湯蘭芳就要走,湯蘭芳的臉又急紅了:「等一等。」

    「還等什麼?」

    「有件事你們還沒有問過我。」

    「什麼事?」

    「就算他真的願意娶我,可是我願不願嫁給他呢?」湯蘭芳紅著臉道,「不管怎麼樣,
你們總應該先問問我才對。」

    她鼓足了勇氣才說出這句話,可惜這個問題在雷大小姐看來根本就不是問題。

    「你當然願意嫁給他的。」雷大小姐說,「像他這樣的人,想嫁給他的女人也不知道有多
少,如果要她們排起隊來,從這裡一直可以排到開封府去。」

    「真的有這麼多女人想嫁給他?」

    「當然是真的。」

    「那麼你就讓她們嫁給他好了。」

    「我為什麼要讓別人嫁給他?」

    「因為我不是別人,」湯蘭芳板著臉說,「別人願意,我不願意。」

    雷大小姐又笑了,「我知道,我知道,女人都是這樣子的,嘴裡雖然說不願意,心裡卻
早已一千一萬個願意了。」

    她好像已經認定了這件事是毫無疑問,絕對不會更改的,隨便湯蘭芳再說什麼,她都不
聽。

    湯蘭芳只有跟著她走。

    遇見了這種人,你還有什麼法子?

    春光明媚,百花盛開,有些花開得早一點,有些花開得遲一點,可是遲早總會開的。

    遲開的花朵,有時遠比早開的更艷麗。

    有些人的生命也一樣,就像是一朵遲開的花朵一樣,當她自己都認為自己這一生已經不
會開花結果時,上天卻偏偏要給她一個意外的驚喜,讓她生命的花朵盛開,開得更美。

    所以一個人只要活著,就有希望。

    湯蘭芳的心一直在跳,跳得很快,距離她的家越近,跳得越快。

    見到元寶之後會發生些什麼事?元寶會怎麼樣對她?她應該怎麼樣對元寶?

    她還是連想都不敢想。

    那個小鬼只不過在喝醉了之後隨便說了一句話而已,也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曾經對
多少女孩子說過同樣的話了。也許他根本已經忘記了自己曾經說過那句話。

    可是這夫妻兩個人卻把它當真事一樣來辦,就好像元寶真的三媒六證正式來向她求過親
一樣,就好像馬上就要把他們送進洞房。

    一想到這裡,她的心跳得更快。

    她是很喜歡元寶,真的很喜歡,卻還沒有喜歡到馬上要嫁給他那種程度。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