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賭人不賭命            

                                   一

    四月十七。夜燈已燃起,剛剛燃起,一百九十六盞巧手精製的珠紗宮燈。

    「如意賭坊」的湯大老闆一向是個講究排場的人,而且一向認為大多數人都喜歡往燈光
最明亮的地方去,就算要送一點錢出去,也寧願在燈光比較明亮的地方送出去。

    所以負責整修裝潢這家賭坊的老師傅雖然認為大廳裡最多只要點八九十盞燈就夠了,湯
大老闆卻堅持要用一百九十六盞。

    他沒有錯。

    如意賭坊的迸賬比城裡的另外十八家賭坊加起來都多。

    湯大老闆一向是個很少做錯事的人,現在也用不著再做什麼事了。

    近來他唯一要做的事,就是坐在家裡等銀子送進來,如果沒有銀子的時候,金子也行。

    一百九十六盞燈的光是夠亮的,在這種燈光下,連一個已經用了一下午細心化妝的三十
五歲女人眼角的皺紋都可以看得很清楚。

    蕭峻卻好像什麼都沒看見。

    賭坊裡有各式各樣的人,有好看的人,也有不好看的人。

    賭坊裡經常都會發生各式各樣的事,有好玩的事,也有不好玩的事。

    蕭峻都看不見。

    賭坊裡當然也有各式各樣的賭,各式各樣的人到這裡來都是為了要來賭兩把的,就算明
知隨時都可能把老婆都輸掉,也要賭一賭。

    蕭峻沒有賭。

    沒有人知道他是來幹什麼的,也沒有人敢問他。

    他的臉色太可怕,在一百丸十六盞珠紗宮燈的燈光下看來更可怕。

    在這種燈光下他的臉看來就像是透明的。

                                   二

    燈剛剛燃起,田雞仔就帶著吳濤和元寶來了。

    如意賭坊裡的人當然都認得田雞仔。

    他絕不是那種不吃不喝不嫖不賭的正人君子。

    他是湯大老闆的好朋友。

    幹這一行的人要想在濟南城裡站住腳,就一定要是花旗門的朋友,否則這間一百九十六
盞官燈的大廳至少已經被人砸爛過一百九十六次。

    所以田雞仔進來的時候真是神氣極了。不管從不認得他的人都想跟他打個招呼。

    能夠和田雞仔打個招呼絕對是件有面子的事,能夠叫他一聲「雞哥」那就更有面子了。

    有面子的人好像還不太少,一大群人都圍了過來招呼他:「雞哥,今天想玩什麼?」

    「今天我不玩。」田雞仔居然搖頭,「今天我是特地帶這兩位朋友來玩的。

    這兩位都是我的貴賓。」

    能夠被田雞哥當做貴客的人當然是很有面子的人,吳濤和元寶雖然不太像,大家對他們
也不能不另眼相看。

    蕭峻看不見。

    他看不見他們,他們居然也好像看不見他。

    他永遠都好像活在另外一個世界裡,看見的都是另外一個世界裡的事。

    他們看見的是一張張牌九。

    牌九是很好玩的,只要不輸,就很好玩。

    每樣賭都很好玩,只要不輸就很好玩。

    唯一遺憾的是,十個賭,九個輸。

    ——也許還不止九個。

    「兩位喜歡賭什麼?」

    「牌九。」

    於是雞哥的兩位貴客立刻就被帶到一張賭得最大的牌九桌上。

    「兩位喜歡押那一門?」

    「無門。」

    於是本來押天門的人立刻都讓開。

    莊家不是賭坊裡的人。

    開賭坊的人絕不能賭,否則這家賭坊也一樣可能被輸掉。

    賭坊只有抽頭。

    做莊家的是個大肚子,肚子大得要命,錢包也大得要命,頭也不小。

    不是冤大頭,怎麼能在如意賭坊裡做莊家?

    元寶一下子就把田雞仔的全部財產全都押了下去,然後抬起頭來看著莊家。

    他希望莊家也在看著他,多少對他表示一點佩服的意思,佩服他的豪氣和闊氣。

    莊家唯一想表示出來的意思就是一巴掌把這個小叫花打出去,把剛才押天門連輸了兩手
的那些人再請回來。

    可惜他不敢。

    誰也不敢對雞哥的朋友如此無禮。

    莊家只有擲骰子,擲出來的是三點,天門先走,莊家拿第三手。

    第三手牌赫然是對梅花豹子,如果不是這個小叫花來擾局,莊家這把牌最少可以贏天門
上千兩銀子,無門的牌是爛污二。

    元寶輸了,輸得情光。

    台面上只剩下天門還沒有下注,大家都在等,莊家也在等,帶著種哭也哭不出笑也笑下
出的表情等著他把賭注押下去。

    他唯一能押的就是他自己。

    田雞仔忽然問他:「你為什麼不把你自己押下去?難道你忘了你是個元寶?」

    莊家傻了。

    雞哥既然這麼說,如果這小叫花真的往賭桌上一躺,硬說自己是個元寶,那怎麼辦?

    想不到這次元寶居然搖了招頭,居然說:「我不能這麼做。」

    「為什麼?」

    「因為我這個元寶大值錢了,怕他們賠不起。」

    莊家鬆了口氣,大家都鬆了口氣。田雞仔卻偏偏還要問他:「這一把你押什麼?」

    「我想押一點金子。」

    「金子?」這小叫花全身上下連一點金渣子都沒有,連田雞仔都忍不住問:「金子在哪
裡?」

    「就在附近,到處都有。」元寶很正經他說,「只要我去拿,隨時都可以拿得到。」

    「你準備什麼時候去拿?」

    「現在就去。」元寶大步往外走,「你們等一等,我馬上就回來。」

    誰肯等他?

    誰相信他是真的拿金子去了?誰相信他真的能把金子拿回來?

    莊家滿面帶笑。「現在天門反正是空著的,哪位先來賭幾把?」

    吳濤忽然站起來。「我,」他說,「我來,你走。」

    莊家笑不出了。「為什麼要我走?」

    吳濤淡談他說:「因為我要賭的你賠不起也輸不起。」

    莊家怔住。忽然聽見身後又有個人說:「你走,我來。」

    他一回頭,就看見張死人般蒼白透明的臉,就好像那種已經在冰窟裡凍過三個月的死人
一樣。

    誰願意惹這種人?

    莊家走了,上下兩門的人也走了,卻又捨不得走得太遠。

    大家都看得出這兩個人一定會賭得很精采。

    田雞仔當然更不會走,因為只有他知道,這兩個人不但一定會賭得很精采,而且精采得
要命。

    唯一遺憾的是,他還不知道是誰能要誰的命。

                                   三

    一百九十六盞宮燈的燈光在這一瞬間好像全都照到了兩個人的臉上。

    這兩個人的臉看起來居然還是很像死人。

    吳濤坐天門,蕭峻推莊。

    「你來了,我也來了。」蕭峻說,「你要賭,我陪你。」

    「很好。」

    「我賠不賠得起?」

    「你賠得起,」吳濤說,「我要賭的,只有你賠得起。」

    「你要賭什麼?賭命?」

    「賭命,你有幾條命?」

    「一條,」蕭峻說,「一條就已足夠。」

    「不夠。」

    「為什麼不夠?不管你以前有過幾條命,現在豈非也只剩下一條。」

    「就因為我們都只有一條命,所以不夠,」吳濤說,「所以我們不能賭。」

    「為什麼?」

    「因為只要輸一次,就永無翻本的機會了。」吳濤說,「這樣子賭既不好玩,也不過
癮。」

    「你要怎麼賭?」

    「我一向只賭人,不賭命。」

    「賭人?」蕭峻不懂,「賭人和賭命有什麼不同?」

    「那是完全不同的。」吳濤說,「我們都只有一條命可賭,但是我們可以賭的人就多得
很了。」

    「你要賭的人不是你自己?」

    「當然不是。」

    「你要賭什麼人?」

    「賭他。」

    吳濤伸出一根手指,指著一個黑髮青臉穿灰衣的人。「這次我們先賭他,誰贏了這個人
就是誰的。」

    穿灰衣的人臉色本來就已發青,現在更變得青如綠草。

    但他卻還是站在那裡沒有動。

    田雞仔忽然大笑。「這樣子賭法真絕,簡直絕透了,賭來賭去的都跟自己一點關係都沒
有,輸出去的也是別人,就算輸死也沒關係。」

    「有關係的,」吳濤冷冷地問他,「如果你贏了,你有沒有把握抓那個人來賠給我?」

    「沒有。」田馮仔承認,「我沒有把握。」

    「那麼你輸了怎麼辦?」

    田雞仔不說話了。

    吳濤又問蕭峻:「你呢?」

    蕭峻也不開口,擲骰子,分骨牌,一副牌是四點,另一副竟是蹩十。

    要拿蹩十也不是太容易的,這次蕭峻居然一下子就拿到了。

    田雞仔忽然跳起來對那灰衣人大叫:「快跑,快跑,人家已經把你輸給別人了,你還不
快跑。」

    灰衣人沒有跑,非但沒有跑,反而走了過來,走到吳濤面前,一張青得發綠的臉上居然
帶著笑,只不過笑得有點令人毛髮悚然而已。

    「我是不是已經輸給你了?」他居然很認真地問吳濤。

    「是的。」

    「那麼我現在就是你的人了,你就收下來吧。」

    別人無緣無故莫名其吵地拿他做賭注,他居然好像還認為這是很正常的事,連一點心不
甘情不願的樣子部沒有。居然還要人把他收下。

    田雞仔看呆了。

    他一輩子沒見過這麼絕的事,任何人都沒見過。

    更絕的是人叢中居然另外還有十二個裝束打扮模樣部跟他差不多的灰衣人走了出來,也
全部走到吳濤面前,用同樣奇怪的聲音腔調說:「那麼你就把我們收下來吧。」

    「我只贏了一個人,怎麼能把你們全部收下了?」

    「我們就是一個人。」十三個灰衣人同聲說,」只不過我們這個人跟剛人有點不同而
已。」

    「有什麼不同?」

    「別人都只有一條命,連你都只有一條。」

    「你們呢?」吳濤問,「你們這個人有幾條命?十三條?」

    「我們的命有九百九十九條。」

    「九百九十九條命都是一個人的?」

    「是。」

    吳濤歎了口氣,「無論誰有了這麼多條命都不會怕死了。」

    十三個灰衣人同時點了點頭,忽然同時出手。

    他們用的都是左手,但是他們都沒有左手。

    十三個人的左手都已被砍掉,裝上個寒光閃閃的奇形鋼鉗,看來又奇特,又醜陋,又惡
毒,又靈活。

    沒有人看見過他們伸出過左手,也汲有人看見過這種鋼鉗,現在這十三個人忽然同時出
於,更顯得說不出的詭異可怖。

    十三個人的出手招式都很簡單,用的好像都是同一種招式,可是每個人出手的部位都怪
極了,配合得也好極了,十三個鋼鉗就好但是被同,一個機鈕所操縱,十三個人就好像是一
部複雜而精妙的機器。

    寒光閃動間,十三個鋼鉗已分別向吳濤的左右足踝,左右膝蓋,左右手腕,左右臂肘,
左右肩呷,天靈,後頸,咽喉捏了過去。

    就在這一剎那間,吳濤全身上下的關節要害都已在他們的掌握中,所有的退路都已被封
死。

    如果他是個木頭人,立刻眈要被捏斷,如果他是個石頭人,立刻就要被捏碎。

    就算他是個鐵人,也禁不得這種鋼鉗一捏。

    任何人都認為他已經死定了。但是誰也不知道他究竟死了沒有。

    因為就在這一剎那間,大廳裡的一百九十六盞官燈忽然同時熄滅。

    燈火輝煌的大廳忽然間變得一片黑暗,非但伸手不見五指,連那十三個寒光閃閃的鋼鉗
也看不見了。

    有些人喜歡黑暗。

    有些人只有在黑暗中才能做出一些他們平時不願做不能做也做不出的事。

    有些人只有在黑暗中才能思想。

    在人類的歷史上,一定有很多深奧的哲理和周密計劃是在黑暗中孕育出來的。

    但黑暗還是可怕的。

    人類對黑暗永遠都有種無法解釋的畏懼。

    黑暗中,如意賭坊中的人們在驚吼尖叫動亂,但是很快就平息了。

    因為賭坊大廳中的一百九十六盞宮燈,很快就點亮了三十六盞。

    燈光一亮起。大家就發現那十三個灰衣人已經不見了。

    吳濤也不見了。

    另外三十六盞宮燈燃起時,大家就聽見賭坊的管事在大聲宣佈:「湯大老闆已準備了一
百罈好酒,一百桌流水席為各位壓驚,今天到這裡來的人,都是湯大老闆的貴賓,不收分
文。」

    一百九十六盞宮燈全部燃起時,大家已經看見有人抬著灑菜魚貫走八大廳,同時也看見
剛寸溜走的那個小叫花提了個很大很重的包袱走進來。

    沒有人能在一剎那間同時打滅一百九十六盞宮燈。

    誰也不知道燈是怎麼會滅的,誰也不知道那十三個灰衣人和吳濤怎麼會忽然不見?椎也
不知道他們到哪裡去了?

    可是每個人都看見元寶提著個包袱走進來,「砰」的一聲,往賭桌上一擺。

    只聽這「砰」的一聲響,無論誰都聽得出包袱裡的東西是非常重的,就像黃金那麼重。

    這個小叫花居然真的拿金子回來賭了,這麼多金子他是從哪裡弄來的?

                                   四

    蕭峻還坐在那裡,坐的姿勢還是和燈光熄滅前完全一樣,臉上也還是和燈光熄滅前一樣
完全沒有表情,就好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

    一罈罈好酒,一盤盤好菜,已經開始一樣樣被送了來。

    田雞仔在搖頭歎氣,喃喃地說:「這個人一定有請客狂,而且還有恐富病。」

    元寶一放下包袱就聽到這句誰都聽不懂的話,立刻就忍不住問他:「請客狂是什麼意
思?」

    「意思就是一個人喜歡請客喜歡得像發了狂一樣。」

    「恐富病是什麼意思?」

    「就是說這個人生怕自己太富太有錢了,所以拚命請客。」田雞仔歎著氣說,「燈滅了
本來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他也要請客。」

    「這個人是誰?」

    「除了這裡的湯大老闆還有誰?」

    「好。」元寶伸起一根大拇指,「這位湯大老闆還真有點大老闆的樣子,我喜歡他。」

    田雞仔又歎了口氣,「你最好還是不要喜歡他的好。」

    元寶當然要問:「為什麼?」

    「因為他一定不會喜歡你。」

    「你怎麼知道他一定不會喜歡我?」

    田雞仔本來好像是想說另外一句話的,但是臨時忽然又改口說,「你的朋友忽然不見
了,你連問都不問一聲,像你這種不夠朋友的人誰會喜歡你?」

    「現在他雖然不見了,可是一定會回來的,現在我何必問?」元室說得很有把握,「等
他回來我再問他自己也不遲。」

    「你錯了,」田雞仔也說得很有把握,「你那位朋友不會回來了。」

    「為什麼?」

    「一個人如果死了,怎麼能回得來?」

    元寶大笑,笑得彎下了腰,「你怎麼想到他會死?如果這個人也會死,天下的人早就死
了一大半。」

    等他笑完了,田雞仔才問他,「你認為他一定不會死?一定會回來?」

    「一定。」

    「你這包袱裡是什麼?」

    「當然是金子。」

    「你要不要跟我賭?」田雞仔問元寶,「就賭你這包金子。」

    「你的全部財產都已經借給別人,如果你輸了,拿什麼來賭?」

    「拿人來賭。」

    「好,」元寶說,「我跟你賭,如果半個時辰裡他還沒有回來,我就算輸。」

    田雞仔也大笑:「那麼你就輸定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