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抽絲            

                                   一

    四月十六,正午。

    濟南城裡還在大肆搜索元寶和吳濤,對這件事有興趣的人已越來越多,因為花旗門和官
府都出了極高的賞金,足夠讓人過好幾年的快活日子了。

    他們搜索的對象卻正在神仙窩裡蒙頭大睡,居然像是真的睡著了。

    在這種情況下還能睡著的人,除了他們兩位外恐怕很難找出第三個。

    孫記屬下的七十九家商號大門外都已經貼上「忌中,歇業五日」的白紙,孫大老闆的暴
死已經人人皆知,用不著再保守秘密。

    真正應該保守的秘密是孫大老闆還沒有死。

    大三元酒樓當然也沒有開始營業,可是鄭南園卻在正午時匆匆趕來,因為他知道樓上來
了三位貴客,他不能不接待的貴客。

    來的是濟南大豪花旗門的田老爺子父子和決心整頓丐幫、只手創立刑堂、令天下武林震
動、在丐幫中操生殺大權的蕭峻。

    鄭南園是走上樓的。

    他也不是殘廢,他坐輪椅只不過因為糾纏折磨他已有多年的關節風濕。

    他來的時候,樓上的雅座已經擺上一桌極精緻的酒菜,貴客已經在座。

    酒有三種:壇封剛啟的是清冽而辛烈的貴州茅台,溫和醇美而有後勁的江浙女兒紅。

    盛在金盃裡的是孫大老闆前天在中午沒有喝完的波斯葡葡酒,現已用井水鎮過,金盃上
還凝著水露。

    田老爺子每種都喝了一杯,先喝過然後才說:「我們不是來喝酒的。」

    他可以說這種話。

    一個人的身份到達某種程度後,隨便說什麼,別人都只有聽著。

    他說的話通常都不太好聽,有時會令人哭笑不得,有時會令人大吃一驚,有時甚至會要
人的命。

    「我們也不是來弔喪的。」他又說,「因為你我都知道孫大老闆根本沒有死。」

    這句話就很要命。

    鄭南園居然沒有反應,只不過在他面前的水晶杯裡又加了一杯葡萄酒,剛好加滿,一點
都不少,一點都不多,一點都沒有濺出來。

    他的手還是很穩。

    田老爺子瞇著眼,看著他。

    「你們昨天晚上大舉搜城,並不是真的為了要找那位裝死反而沒有死的大老闆,因為這
樣子找人是絕對找不到他的。」田老爺子說,「這樣找人只能找到一些醉鬼小愉白癡。」他
說:「你們這麼做只不過為了要讓孫濟城明白你們已經發現死的不是他。」

    鄭南園在聽,就好像一個小學生在聽塾師講他根本聽不懂的四書五經。

    於是不喝酒的田老爺子,又喝了三杯酒,他的兒子也陪他喝了三杯。

    「我們到這裡來,是想問你一件事。」田老爺子的問話永遠都在節骨眼上,「你們怎麼
會知道死的不是孫濟城?」

    鄭南園笑了。

    「這句話其實是應該由我來問老爺子的。」

    「可是現在我已經先問你。」

    「我能不能不說?」

    「不能。」

    「那麼我就從頭說起。」

    鄭南園首先也為自己倒了杯酒,淺淺地啜了一口,然後才開始說:「孫大老闆府上的衛
士分為六班,分別由連根和邱不倒率領,最近我忽然發現邱不倒率領的衛士中連續被他撤換
了十三個人。」

    田老爺子知道他絕不會說和這些事無關的廢話,所以每個細節都不肯放過。

    「換走的是些什麼人?新來的是什麼人?」田老爺子問。

    「被換走的是得力的舊部,新來的都是些行蹤脆秘,從未在江湖中出現過的陌生人,年
紀都沒有超過三十歲。」

    「你有沒有在孫濟城面前提起過這件事?」

    「沒有。」鄭南園說,「但是他忽然暴斃之後,我立刻就想到他的死一定跟這十三個人
有關係。」

    「當時他們還沒有離開?」

    「還沒有。」鄭南園道,「所以我就將邱不倒換過的舊部全找了回來,再配上另外十三
個好手,要他們兩個對付一個,去對付那十三個來歷不明的陌生客,不管死活,都要把他們
帶回來。」

    「你做得對,」田老爺子表示讚許,又問道:「結果怎麼樣?」

    「我派出去的人很快就回來了。」鄭南園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二十六個人都回來
了。」

    「現在他們的人呢?」

    「就在樓下藏酒的地窖裡。」

    「每個人都在,都沒有走?」

    「二十六個人都沒有走。」鄭南園淡淡地說,「恐怕永遠都不會走了。」

    永遠不會走的只有一種人。

    死人。

    陰暗的地窖,用白布單覆蓋著的死屍排列得比酒罈更整齊。

    鄭南園跟隨在田老爺子身後。

    「我一直沒有將他們入殮,只因為我早就想請老爺子到這裡來看看他們。」

    他掀起屍體上的白布單,地窖裡混濁的燈光立刻照亮了一張因驚懼而扭曲的臉,一條關
節已被拗擰扭曲的手臂。

    手肘的關節已破碎,喉結也已破碎。

    「每個人都是這麼樣死的。」鄭南園說,「二十六個人都完全一樣。」

    田老爺子的臉色忽然變得很沉重。

    鄭南園又說:「捏碎他們關節咽喉的當然不會是同一個人,用的力量也不同,用的手法
卻完全一樣的。」他說,「這種手法毒辣奇特而有效,和江湖中其他各門各派的路子都不
同。」

    田老爺子忽然問他:「你以前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手法?」

    「我沒有。」

    田老爺子一個字一個字他說:「我見過。」

    他的臉色更沉重,不讓鄭南園開口,又接著說:「現在我才明白,孫濟城為什麼會拋下
他的億萬家財,詐死逃亡了。」

    鄭南園當然要問:「他為什麼會這樣做?」

    「因為他一定也發現了這十三個人混入了他的衛士中,而且一定猜出了他們的來歷。

    」田雞仔忍不住要插嘴了,問道:「難道他是被這些人嚇走的?」

    「哼。」

    「如果他真的是大笑將軍,怎麼會被人嚇走?」田雞仔問,「李將軍幾時怕過別人?

    」田老爺子瞪起了眼,怒道:「你怎麼知道他沒有怕過別人?你是他肚子裡的蛔蟲?」

    田雞仔又不敢說話了。

    鄭南園居然沒有追問這十三人的來歷和他們所用的手法,也沒有問田老爺子怎麼能確定
孫濟城是被他們嚇走的。

    他只是很平靜地繼續說完他要說的話。

    「我這次行動失敗後,就失去了那十三個人的行蹤。」鄭南園說,「連根知道了這件
事,極力主張大舉搜索,要把他們逼出來。」

    田老爺子冷笑:「幸好你們沒有把他們逼出來,否則這地窖就算再大三倍,只怕也裝不
下那麼多死人。」

    「不管怎麼樣,我的意思只不過要老爺子明白,我們昨夜搜城,並不是因為我們已經知
道死的不是孫大老闆,也並非因為我們已經發現了死的是個替身。」鄭南園仍然很平靜,
「我們昨夜搜城,只不過為了要找那十三個人。」

    他和蕭峻不同,他說話一向很詳細,為了要說明一件事,甚至不惜反覆說出幾次。

    現在他已經說得很明白了,所以現在他也要提出他的問題:「老爺子怎麼會知道死的不
是孫濟城,而是他的替身?」

    如果田老爺子真是個不講理的人,當然可以拒絕回答這問題。如果他要拒絕,誰也不能
勉強。

    幸好田老爺於有時也很講道理的,別人將他的疑問解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他也不好
意思板起臉來拒絕別人。

    他只問鄭南園:「你是不是也要我從頭說起?」

    「最好這樣子。」

    於是田老爺子也倒了杯酒,開始從頭敘說:「我早就懷疑孫濟城不會真的這樣忽然暴
斃,可是我本來也沒有法子證明死的不是他,直到昨天晚上,我才有機會證實。」

    「什麼機會?」鄭南園問。

    「孫濟城是不是四月十五的下午離開大三元酒樓的?」

    「是。」

    「當天他是不是在這裡吃了一碗雞翅?又用核桃松子一類的乾果做酒菜,喝了好幾杯你
們剛托人帶來的波斯葡萄酒?」

    「是的。」鄭南園又苦笑,「想不到老爺子對這裡的一舉一動都清楚得很。」

    田老爺子不理他話中的譏諷之意,自己接著說了下去:「他死的時候大概是在黃昏前
後,距離和你分手時大約只有一個時辰。」

    「老爺子怎麼能確定這一點?」

    「濟南府的仵作班頭葉老眼是我的朋友。」田老爺子說,「你也該知道他是這一行裡的
老手,這二十多年來經他手裡驗過的屍,也不知道有多少了,他的判斷當然不會錯。」

    「可是我們並沒有請官府的仵作來驗屍。」鄭南園說,「葉老先生也沒有看見過我們大
老闆的屍體。」

    「他見過。」

    「什麼時候見過?」

    「昨天黃昏之後,你們調集人手準備大舉搜城的時候。」

    「那時候大老闆的遺體還在他的臥房裡。」

    「不錯。」

    「葉老先生怎麼能到大老闆臥房裡去?」鄭南園追問。

    「是我帶他去的。」

    鄭南園不再問了,田老爺子無論要帶一個人到哪裡去,都不是件因難的事。

    何況那時候他們已將孫府的好手全部調派出去,留守的家丁衛士中,也難免沒有「花
旗」門的兄弟。

    田老爺子又說:「葉老眼判斷出孫濟城暴斃的準確時刻之後,我就想到了一個問題。

    」「什麼問題?」

    「一個人把東西吃下肚子之後,要過多人才會變成大糞?」

    這是個很絕的問題,但也是個切中要害的問題。

    「根據葉老眼的經驗,一般食物在肚子裡一個時辰後還不會完全變成大糞。」田老爺子
說,「核桃松子一類的乾果更不容易消化。」他很快地說出了結果,「那個死屍的肚子裡既
沒有雞肉鮑魚排翅,也沒有核桃松子乾果,反而有一些孫濟城從來不肯吃的魚於肉脯。」

    這個結果是怎麼查出來的?

    田老爺子雖然沒有把經過情形說出來,可是每個人都能想像得到。

    雖然每個人都能想像得到,卻又沒有人願意認真去想。

    只不過鄭南圓的臉色已經沒有剛才那麼溫和平靜了,冷冷地問道:「從一開始的時候,
老爺子就已經懷疑死的不是他?」

    「不錯。」

    「老爺子怎麼會懷疑到這一點的?」鄭南園眼睛裡已露出刀鋒般的光,「我們大老闆和
老爺子並無深交,老爺子為什麼會對他的生死如此關心?」

    田老爺子的臉色變了。

    田雞仔也發現他老爹的臉色變了,變得就好像上次他說起這件事提到柳金娘時那種生氣
的臉色一樣。

    但是田老爺子還是回答了這問題。

    「我當然要關心,當然會懷疑。」他大聲說,「因為我已經知道孫濟城就是李大笑,十
個邱不倒也比不上大笑將軍的一根手指,他怎麼會被邱不倒一拳打死?」

    這是個非常合理的答覆,沒有人能反駁,就算明知是個借口,也沒有人能反駁。

    就算明知田老爺子還有其他原因沒有說出來,也沒有人敢問。

    但是鄭南園另外還有問題要問。「今天我也聽城裡傳說,官府和老爺子都在找一個叫
『吳濤』的人,因為據人密報,這個人很可能就是昔年名震天下的『三笑驚魂』李將軍。」

    「我想你是應該聽到的。」

    「老爺子的意思是不是說,吳濤就是孫濟城,孫濟城就是李將軍,李將軍就是吳濤?

    」鄭南園又恢復了他仔細謹慎,同樣的一個問題他用不同的方式反覆問了三次。

    田老爺子的回答卻簡單得很。

    「是的。」

    「這實在是件很難讓人相信的事。」鄭南園歎息,「孫濟城生活雖然不算正常,卻也自
有規律,而且每天都在人前露面,從不避人耳目,這些年來,從來也沒有人懷疑過他,我實
在想不通老爺子怎麼會忽然發現他就是大笑將軍?」

    田老爺子冷笑:「你以為知道這秘密的人只有我一個?你想蕭堂主是為了誰來的?」

    他輕描淡寫一句話,就把他不願回答的問題轉交給蕭峻。

    鄭南園果然立刻問:「蕭堂主怎麼會發現的?」

    蕭峻淡淡地說:「本幫弟子遍佈天下,江湖中大大小小的事,本幫就算不能第一個知
道,也絕不會是最後一個知道。」

    這種回答根本不能算回答,可也不能不算回答。

    江湖中人都知道,丐幫的消息一向靈通,至於他們消息的來源,卻從沒有人知道。

    但是他還有另一個問題。

    「兩位又怎麼能確定吳濤就是孫大老闆?」

    「孫濟城殺他的替身,一拳致命,肺腑俱傷,用的正是『穩如泰山』邱不倒的殺手,就
好像也跟邱不倒一樣,也在這種拳法上苦練了三四十年。」田老爺子說,「唯一不同的一點
是,他這一拳所含的內力中,還帶著股陰柔之極的力量。」田老爺子確定,「少林神拳的力
量是陽剛之力,少林門下弟子絕對沒有一個能使出這種爐火純青的陰柔之力。」

    田老爺子見聞閱歷之豐富,武功知識之淵博,天下無人能及。天下各門各派的刀劍兵刃
拳掌暗器,他都懂一點。

    他說的話,鄭南園只有聽著。

    「淮南三王中的禿鷹老王,是死在吳濤手裡的。」田老爺子說,「他殺老王用的正是淮
南門的鷹爪功,路數手法都不比老王差,只不過他用的鷹爪力中,也帶著那種陰柔之力。」

    鷹爪也是陽剛之力,淮南門下弟子也沒有練過陰勁。

    這一點用不著再說出來,大家也都知道。

    田老爺子又說:「這兩個人的屍體我都親自檢查過,我雖然是個老頭子了,老眼還不
花,我看出來的事,天下大概還沒有人能說我看錯了。」

    沒有人能說,也沒有人敢說。

    田老爺子最後才問鄭南園:「能用別人苦練數十年的功夫反制對方,還能在使用陽剛一
類的武功時加入陰柔之力,像這樣的人天下有幾個?」

    「好像沒有幾個!」

    「除了那位自稱『老子姓李』的大笑將軍外,你還能不能說出第二個人來?」

    鄭南園閉上了嘴。

    他說不出,連一個人都說不出。

    田老爺子道:「你說不出,所以我才敢說,吳濤就是孫濟城,孫濟城就是李將軍,李將
軍就是吳濤。」

    這就是結論。

    所以鄭南園已經沒有什麼問題可以再問了,蕭峻卻還有一個。

    他問的問題通常都令人無法答覆。

    「現在吳濤既然已經知道我們發現了他的秘密,而且正在找他。」蕭峻問,「他下一步
會怎麼做?」

    田雞仔忽然笑了笑,「這問題你不該問我們的。」他說,「你應該去問他自己。」

                                   三

    四月十七,午後。

    晴天,陽光普照,雖然照不進這間狹窄潮濕陰暗而且臭得要命的牢房,多少總有點餘光
漏進來。

    元寶已經醒了,正瞪著,一雙大眼睛在看。

    誰也想不到他在看什麼。

    他看到的事他這一輩子都沒有看見過,也不想看見。現在雖然看到了,卻還是不大相
信。

    元寶正在看著幾千幾百蜘蛛老鼠蟑螂壁虎蜈蚣蚊子臭蟲。

    死蜘蛛、死老鼠、死蟑螂、死壁虎、死毒蛇、死蜈蚣、死蚊子、死臭蟲。

    他從未想到小小的一間石頭牢房裡會有這麼多這種東西。

    這裡確實有,而且本來都是活的鮮蹦活跳生猛。

    可是一碰到正在蒙頭大睡的吳濤,活的立刻就變成了死的。

    不管是蜘蛛老鼠蟑螂壁虎也好,是毒蛇蜈蚣蚊子臭蟲也好,只要一碰到吳濤的身子,就
會忽然彈起來,掉在地上,一動也不再動。

    元寶不但在看,而且在數。

    死一個,數一個,現在他已經數到一百八十九。

    這個數目本來一點都不嚇人,可是現在他已經數得全身寒毛都豎了起來。

    吳濤卻還在蒙頭大睡,睡得像死人一樣。

    牢房裡也不知道還會有多少怪蟲怪物出現,牢房外不時傳來鐵鏈曳地聲,哀號痛哭聲,
喝罵鞭打聲。

    他聽到的聲音和看見的事同樣讓他噁心。

    他已經開始受不了。

    吳濤要睡到什麼時候才會醒?

    元寶決心要把他叫醒,不敢叫,只有用手去推,可是一隻手剛碰到吳濤身上,立刻就被
反彈回來,震得半邊身子發麻。

    這個人實在是個怪人,人也許還不可怕,可是武功太可怕。

    元寶卻一點都不怕他,居然又拾起一隻死老鼠,往他鼻子上扔過去。

    「啪」一聲,一個人的鼻子被死老鼠打個正著。

    不是吳濤的鼻於,是元寶的鼻子。

    死老鼠反彈回來,正好打在他鼻子上。

    元寶生氣了,好像要叫起來了,幸好吳濤已經在伸懶腰,元寶立刻瞪著他問:「你這是
什麼意思?」

    「什麼什麼意思?」

    「你為什麼要用死老鼠打我的鼻子?」

    「是你想用死老鼠打我的鼻子?還是我要用死老鼠打你的鼻子?」

    「我可以打你,你不能打我。」元寶居然還是說得理直氣壯。

    吳濤坐起來,忍不住問:「為什麼你可以打我,我不能打你?」

    「因為你是大人,我是小孩。」元寶越說越有理,「而且你在裝睡,我當然應該叫醒
你,我又沒睡著,你打我幹什麼?」

    吳濤好像想笑,還是沒有笑。

    「你為什麼要叫醒我?為什麼不在這裡多睡一陣子?」

    「我睡不著了。」

    「為什麼睡不著?」吳濤問,「這地方有什麼不好?」「什麼都不好。」

    「你想走?」

    「想。」元寶說,「很想。」

    「你還想不想再來?」

    「王八蛋才想再來。」元寶越說越生氣,「這裡根本不是人住的地方,連王八蛋都呆不
下去。」

    吳濤忽然站起來,大聲說:「好!」

    「好?」元寶又問,「好是什麼意思?」

    這句話剛問出來,他已經知道吳濤是什麼意思了,因為他已經看見吳濤振起了雙臂,已
經聽到了一連串爆竹般的聲音從吳濤身體裡響起。

    然後就是「轟」的一聲大震。

    這間狹窄潮濕陰暗、用石塊造的牢房,忽然像是遇到了天崩地裂,一塊塊幾百斤重的粗
石,忽然崩飛,一塊塊飛了出去。

    砂石塵土飛揚間,元寶只覺得自己整個人就像是騰雲駕霧般飛了起來,只聽見吳濤在
說:「這地方既然連王八蛋都呆不下去,還留著它幹什麼?」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