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銀電            

                                   一

    四月十七日,黎明前。

    由田雞仔派出的三十二名得力的弟子,已經分別在孫府派出的三十二個地區的搜索人員
聯絡,問他們在這一夜的搜索過程中,有沒有看見吳濤和元寶這麼樣兩個人?

    花旗門下弟子深入濟南各階層,搜索人員中當然也有他們的兄弟。

    天亮之前,他們就已聯絡上開源錢莊的二掌櫃楊克東,立刻就得到了這兩個人的消息。

    這時候吳濤和元寶還在酒鋪後那小屋裡呼呼大睡,凶宅廢園中的田雞仔已經用一根銀鉗
將屍體上那五件命中要害的暗器取出來,盛在一個銀盤裡。

    銀鉗和銀盤都沒有變色,暗器上絕對沒有毒,它們能一擊致人於死地的原因是它們的准
頭、力量和速度。

    五件暗器都極細小,但是每一件暗器都穿透了死者的衣服,穿透肌膚,釘入骨骼。田雞
仔費了很大的功夫才把它們起出來。

    暗器在銀盤中閃著光,其中三枚顏色烏黑,宛如鐵釘。

    另外兩根細針卻是銀色的,卻遠比這個用純銀打成的托盤亮得多。

    每個人的眼睛都盯在這五件暗器上,每個人神色都很凝重。

    過了很久,田老爺子才輕輕的吐出了口長氣。

    「想不到,真是想不到。」他歎息搖頭,「想不到這兩個老怪物居然還沒有死,居然還
能出手,難怪連牛三掛那樣的身手都躲不開了。」

    「這也許只因為連牛三掛也想不到他們會來,而且正在全心全意的對付那個小叫化,所
以才會遭他們的毒手。」

    「也許是這樣子的。」田老爺子說,「也許牛三掛根本就躲不開。」

    他拈起一枚銀針,又歎了口氣:「我至少已經有十八年沒有看過這種暗器了,可是我還
記得,十八年前,他們只要暗器出手,從來也沒有人能躲得過,直到最後一次,在東海之濱
那一戰。」

    「那一戰怎麼樣?」田雞仔問。

    「那次他們終於敗在一個人手裡。」田老爺子說,「那一戰之後,江湖中就再也沒有人
聽到他們夫妻的消息。」

    「你老人家說的是不是『無聲霹靂』雲中雷,和他的夫人銀電仙子?」

    田老爺子忽然發脾氣了,瞪著他的兒子大聲咆哮:「你幾時變得這麼笨的?除了他們夫
妻外,還有誰能用霹靂針和銀電針?」

    田雞仔居然還在笑,笑嘻嘻地說:「幸好有時候我也會變得蠻聰明的,別人想不通的
事,我反而能想出一點頭緒來。」

    「什麼事?什麼頭緒?你說!」

    「那個小叫化一定不是普通人,一定很難對付,所以牛三掛和他的死黨才會故意裝成下
八流的強盜,要小叫化大意輕敵,他們才容易得手。」

    田老爺子的氣還沒有消,還在板著臉生氣,蕭峻卻已經在點頭。

    田雞仔對他笑了笑,接著說:「可惜牛三掛也沒想到暗中居然還有兩個人在保護那個小
叫化,更想不到這兩個人居然是十八年前名震江湖的雷電雙仙。」

    蕭峻立刻同意:「有理。」

    田老爺子卻又大吼:「有理個屁,簡直是在放屁。」他說,「那兩個老怪物無兒無女,
也沒有徒弟,他們退隱的時候,那個小叫化還沒有出世,跟他們有什麼關係,他們為什麼要
在暗中保護他?」

    「也許他們是受人之托。」田雞仔說,「也許是別人派他們來的。」

    「派他們來的?」田老爺子更生氣,「天下誰有資格指揮他們夫妻?」

    「至少有一個人。」

    「誰?」

    「十八年前在東海之濱擊敗他們的那個人。」

    田老爺子忽然不生氣了,也不說話,過了半天,忽然輕輕的打了他兒子一耳光,歎著氣
道:「有時候我希望你還是笨一點的好。」

    田雞仔居然也歎了口氣:「只可惜再笨也不會笨到哪裡去。」

    「為什麼?」

    「因為我是花旗田四爺的兒子。」

    老爺子笑了,大笑。

    就在他笑得最開心的時候,忽然又是一巴掌打了過去。

    這一巴掌不但比剛才打得重得多,也快得多。

    田老爺子彈起三弦來雖然比大明湖畔的瞎子老藥師還慢,出手卻比江湖中大多數人都快
三倍。

    能躲開他這一巴掌的實在不多,幸好田雞仔是其中的一個。

    老爺子一巴掌打了出去,田雞仔已經竄到八角亭的柱子上了。

    蕭峻忽然伸出一根手指,在這根滿佈灰塵的柱子上點了七個點,又畫了一道彎彎曲曲的
線,然後才一個字一個字地問:「是不是他?」蕭峻的聲音低啞,「在東海之濱擊敗雷電雙
仙的是不是他?」

    他劃的只不過是一些看來毫無意義的點火線而已,可是田老爺子看到了這七個點和一條
線時,臉上立刻露出別人從未在他臉上見過的尊敬之色,就好像看到了一位非常值得他尊敬
的人一樣。

    當今天下,能夠受田老爺子尊敬的人已經沒有幾個了。

    這七個點和一條線代表的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他雖然一個字都沒有說,可是他臉上的表情等於已經替他答應了這個問題。

    「真是他?」蕭峻皺眉,「那個小叫化會和他有什麼關係?」

    「應該是有一點關係的。」田雞仔搶著說。

    「為什麼?」

    「如果他們之間全無關係,那個小叫化就算被野狗咬死在陰溝裡,雷電雙仙也不會看他
一眼。」

    「如果那小叫化真是他的門人子弟,為什麼要去偷一個生意人的錢包?」其實這個問題
的答案他早已想到過,「因為那個生意人也不是普通的生意人。」

    「可是那小叫化怎麼知道他不是普通的生意人?」蕭峻又問,「如果他不是普通的生意
人,他是誰呢?」

    田雞仔笑了笑:「這些話你不該問我的!」

    「我應該去問誰?」

    「去問他們自己。」田雞仔說,「我相信現在應該已經有了他們的消息。」

    他敢這麼說,因為他已經看見李棟回來了。

    李棟是花旗門下最能幹的弟子之一,也正是他派出去打聽消息的。

    「雞哥要我們去找的那兩個人,現在已經有了下落了,」李棟說,「是楊克東給我的消
息,我想大概不會錯。」

    「他們的人在哪裡?」

    「在一家叫『趙大有』的酒飯鋪裡。」

    「兩個人在一起?」

    「從天黑的時候就在一起。」

    「在一起幹什麼?」

    「在拚命喝酒,喝了兩三個時辰兩個人都喝得爛醉如泥,直到現在還死人一樣睡在趙大
有後面那間專門為醉鬼準備的小屋裡。」

    田老爺子忽然笑了笑:「看來這一老一小兩個人都不是笨蛋,在今天晚上這時候,和醉
了的時候比清醒好得多,越醉越好。」

    蕭峻冷笑:「如果他們真是我們想像上那樣的人,只怕不是真醉。」

    「不管是真是假,我們先去看看再說。」田雞仔到,「最好讓我一個人先去。」

    李棟卻攔住了他。

    「我看雞哥也不必去了。」

    「為什麼?」

    「因為王老爹會把他們帶來的。」李棟說。

    「他怎麼會知道他們的下落?」

    「剛才他在外面問我的。」

    「你為什麼要說?」田雞仔叫了起來。

    李棟苦笑:「雞哥也該知道王老爹的脾氣,他問我,我怎麼敢不說。」

    「他已經走了很久?」田雞仔又問。

    「走了有一陣子,現在只怕已經到了趙大有的鋪子裡。」

    田雞仔忽然跳了起來,大聲說:「糟了!」

                                   二

    「為什麼糟了?」

    「禿鷹老王的脾氣就像是塊老薑,越老越辣,如果他說要把人帶回來,不管那人是醒是
醉是死是活,他都非帶回來不可。」

    「如果那人不肯跟他走呢?」

    「那麼他就非出手不可。」

    「如果他不是那人的對手?」

    「那就糟了!」

    說完了這幾句話,田雞仔和蕭峻已經到了趙大有的房脊上。

    趙大有的鋪子前前後後裡裡外外都是黑黝黝的,連一點燈光都沒有。

    幸好田雞仔以前帶這裡來過、喝過、醉過,也在那間專為醉鬼準備的小屋裡睡過一宿,
所以很快就找到了這間屋子。

    屋子裡即沒有燈光,也沒有聲音。

    田雞仔歎了口氣,苦笑道:「看樣子是真的糟了!」

    他沒有說錯,這真的糟了。

    屋子裡有人,只有一個人,爛醉如泥的吳濤和元寶都已不見蹤影,清醒無比的禿鷹老王
卻像爛泥一樣倒在屋角裡。

                                   三

    四月十七日,凌晨。

    「森記」木材行的竹棚裡已經有晨光透入,用不著再點燈,也可以看清人的臉。

    淮南鷹爪門下三大高手中的禿鷹老王直挺挺的躺在一塊新鋸開的松木板上,四肢已僵
硬,臉上的肌肉也已僵硬。

    僵硬的肌肉雖然已扭曲變形,卻還是可以看得出他臨死前的驚嚇與恐懼。

    禿鷹一向是條硬漢,田雞仔還沒有看見過能讓他害怕的人。

    可是現在無論誰都可以看得出他這一次是身的害怕,怕得要命。

    田雞仔在歎息:「我可以保證他不是怕死,我知道他一向都不怕死。」

    「他怕的是什麼?」

    「是那個人。」田雞仔說,「那個自稱姓『吳』名『濤』的人。」

    誰也沒有聽見過「吳濤」這名字,「吳濤」他不是個可怕的人。

    「他當然不是真的叫吳濤,」田雞仔苦笑,「鬼才知道他本來叫什麼名字。」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