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            

                         (一)

    刀法、劍法的名家,常常會認為用雙刀雙劍是件很愚蠢,甚至手  。

    在槍法的名家眼中看來,雙槍簡直就不能算是一種槍。

    因為武功也正如世上很多別的事一樣,多,並不一定就是好。

    一個手上長著七根指頭的人,並不見得能比只有五根指頭的人更精於點穴。

    真正精於點穴的人,只要用一根手指就已足夠了。

    可是用雙刀雙劍的人,也有他們的道理。

    「人明明有兩隻手,為什麼只用一件武器?」

    無論哪種道理比較正確,現在卻絕不會有人認為高立是可笑的。

    他的雙槍就像是毒龍的角,飛鷹的翼。

    他從西門玉面前衝了出去,他的槍已飛出,這一槍飛出,就表示血戰已開始☆

    但秋風梧還是沒有動。因為西門玉也沒有動,甚至連看都沒有去看高立一眼。

    他眼睛一直盯著秋風梧的手,握劍的手。

    秋風梧已可感覺到自己的手心滲著冷汗。

    西門玉忽然笑了笑,道/我若是你,現在就已將這柄劍放下來/

    秋風梧道/哦』」

    西門玉道/因為你若放下這柄劍,也許還有活廠去的機會/

    秋風梧道/有多少機會?」

    西門五道/並不多,但至少總比完全沒有機會好些/

    秋風梧道/高立已完全沒有機會/  西門玉道/他槍法不錯,在用好槍的高手中,他幾
乎已可算是最好的一個/  秋風梧道/你說得很公平。」西門玉道/我看過他的槍法,也看
過他殺人,世上絕沒有人比我更瞭解他的武功。」

    秋風梧道/我知道你一定很注意他。」

    西門玉道/我也很瞭解毛戰和丁干。」

    秋風梧道/你認為他們已足夠對付高立/

    西門玉道/至少已差不多/

    秋風梧道/我呢。」

    西門玉道/我當然很瞭解你。」  秋風梧道/你和麻鋒已足夠對付我』」西門玉微笑道
/已嫌多

    秋風梧道/你算準了才來的/  西門玉道/要知已知彼,才能百戰百勝,若沒有十拿九
穩的把握,我怎麼會來。」

    秋風梧突然長長吐出口氣,就好像一個漂流在大海上,已經快要淹死的人,突然發現了
陸地一樣。

    「十拿九穩的西門玉畢竟還算錯了一次。」

    他沒有將金開甲算進去。

    他當然做夢也不會想到,昔年威鎮天下的大雷神也在這裡。

    「無論是多與少的錯誤,都可能會是致命的錯誤。」

    他這次犯的錯誤可真大得要命。  秋風梧慢慢地點了點頭,道/你的確算得很準,他們
四個人的確已是足夠對付我們兩個。」

    現在他們雖然沒有看見金開甲,但他卻知道金開甲定會在適當的時候出現的。

    他幾乎忍不住要笑出來。

    雙槍飛舞。閃動銀光,映在他的臉上,他看來從未如此輕鬆過。

    西門玉盯著他的臉。忽又笑了笑,道/我知道這裡還有一個人。」

    秋風梧道/你知道?」

    西門玉談淡地道/所以我們來的人也不止四個。」

    秋風梧歎了口氣,道/我雖然沒看見,但總算早已想到了。」

    西門玉道/哦。」

    飛舞的刀和槍就在他的身後,距離他還不及兩尺。

    刀槍相擊,不時發出驚心動魄的聲音,凜測的刀風,已使他的發鬃散亂。

    但是他臉上卻連一根肌肉都沒有顫動。

    秋風梧也不能不佩服,他也從來未見過如此鎮靜的人。

    他也笑了笑,道/還有別的人呢?是不是在後面準備放火?」

    西門玉道/是/

    秋風梧道/先放火隔斷我的退路,再繞到前面和你們前後夾  山人,

    西門玉道/你好像很瞭解我。」

    秋風梧道/我學得快/

    西門五歎道/你本來的確可以做我的好幫手的。」

    他目光忽然從秋風梧的身上移開,移到雙雙身上。

    雙雙還站在門口,站在陽光廠。

    她纖細瘦弱的手扶著門,彷彿隨時都可能倒廠去。

    可是她沒有倒下去。

    她身子似已完全僵硬,臉上也帶著種無法形容的表情

    她雖然沒有倒下去,但她整個人卻似已完全崩潰。

你永遠無法想像到那是種多麼  姿勢和表情。

    秋風梧不忍回頭去看她,忽又笑了笑,道/火起了麼?」

    西門玉道/還沒有/

    秋風梧道/為什麼還沒有?

    西門玉道/你在替我著急。」

    秋風梧道/我只怕他們不會放火/

    西門玉道/誰都會放火/

    秋風梧道/只有一種人不會/

    西門玉道/死人。」

    秋風梧笑了。

    就在這時,西門玉已從他身窮衝過去,衝向雙雙,一直躺在樹下的麻鋒,也突然掠起,
慘碧色的劍光一閃,急刺秋風梧的脖子。

    但也就在這時,屋背後突然飛過來兩條人影/砰」的,跌在地  西門玉沒有看這兩個
人,因為他早已算準他們已經是死人已看出自己算錯了一著。

    現在他的目標是雙雙。他也看得出高立對雙雙的感情。只要能將雙雙挾持,這一戰縱不
能勝,至少也能全身而退。

    雙雙沒有動,沒有閃避。

    但她身後卻已出現了一個人。

    一個天神般的巨人。

    金開甲就這樣隨隨便便地站在門口,彷彿完全沒有絲毫戒備。

    但無論誰都可以看得出,要擊倒他絕不是件容易事。

    他臉上也沒有什麼表情,一雙死灰色的睜子,冷冷地看著西門,他並沒有出手攔阻,但
西門玉的身法卻突然停頓,就像是突然到一面看不見的石牆上。

    這既無表情、也沒有戒備的獨臂人,身上竟似帶著種說不出的

    西門玉眼角的肌肉似已抽緊,盯著他,一字字道/閣下尊姓?」

    金開甲道/金』」

    西門玉道/金,黃金的金?」

    他忽然發現這獨臂人嚴裡的鐵斧,他整個人似也已僵硬。

    「大雷神 JU

    金開甲道/你想不到?」

    西門玉歎了口氣,苦笑道/我算錯了,我本不該來的/

    金開甲道/你已來了/

    西門玉道/現在我還能不能走?」

    金開甲道/不能/

    西門玉道/我可以留廠一隻手。」

    金開甲道/  —只手不夠。」

    西門玉道/你還要什麼?」

    金開甲道/要你的命/

    西門玉道/沒有交易?」

    金開甲道/沒有。」

    西門玉長長歎口氣,道/好。」

    他突然出手,他的目標還是雙雙。

    保護別人,總比保護自己困難,也許雙雙才是金開甲唯一的弱點,唯  『的空門。

    金開甲沒有保護雙雙。

    他知道最好的防禦,就是攻擊。

    他的王千揮,鐵斧劈廠。

    這一斧簡單、單純、沒有變化,沒有後著  這—斧已用不著任何變化後著。

    鐵斧直劈,中是武功中最簡單的一種拍式。

    但這一招卻是經過廠干百次變化之後,再變回來的。

    這一斧返埃歸真,已接近完全。

    沒有人能形容這一斧那種奇異  也沒有人能瞭解。

    甚至連西門玉自己都不能。

    他看見鐵斧劈下來時,已可感覺到冰冷銳利的斧頭砍在自己身

    他聽見鐵斧風聲時,同時也已聽見了自己骨頭斷裂的聲音。

    他幾乎不能相信這是真的。

    死,怎麼會是這麼樣一件虛幻的事?既沒有痛苦,也沒有恐懼。

    他還沒有認真想到死這件事的時候,突然間,死亡已將他生命攫取。

    然後就是一陣永無止境的黑暗。

    雙雙還是沒有動,但淚珠已慢慢從臉亡流下來……

    突然間,又是一陣慘呼。

    秋風梧正覺得麻鋒是個很可怕的對內時,麻鋒就犯了個致命的錯誤。

    他揮劍太高,下腹露出了空門。

    秋風梧連想都沒有去想,劍鋒已刺芽廠他的肚子。

    麻鋒的人在劍上一跳,就像是釣鉤七的魚。

    他身子跌下時,鮮血才流出,恰巧就落在他自己身上。  他死得也很快。

    毛戰似已完全瘋狂。

    因為他已嗅到了血腥氣,他瘋狂得就橡『只嗅到皿腥的飢餓野白自

    這種瘋狂本已接近死亡。

    他已看不見別的人,只看得見高立手段 q舞著的劍招。

    丁干已在一步步向後退,突然轉身,又怔伎。

    秋風梧正等在那裡冷冷地看著他,冷冷道/你又想走?」  丁干溉了激發乾的嘴唇,道
/我說過,我還想活 F去。」

    秋風梧道/你也說過,為了活下去,你什麼事都肯做。」

    丁幹道/我說過。小

    秋風梧道/現在你可以為我做一件事。」

    丁干目中又露出盼望之色,立刻問道/什麼事?」

    秋風梧道/毛戰是不是你的好朋友?」

    丁幹道/我沒有朋友。」

    秋風梧道「好,你殺了他,我就不殺你中

    丁幹什麼話都沒有說,他的手已揚起。

    三柄彎刀閃電般飛出,三柄彎刀全都盯入了毛戰的左胸。

    毛戰狂吼一聲,霍然回頭。

    他已看不見高立,看不見那飛舞的銀槍。

    銀槍已頓住。

    他盯著丁干一步步往前走,胸膛上的鮮血不停地往下流。

    丁乾麵上已經全無血色,一步步往後退☆嘎聲道/你不能怪我,我就算陪你死,也沒什
麼好處。」

    毛戰咬著牙,嘴角也已有鮮血滲出。  丁干突然冷笑,道/但你也莫要以為我怕你,現
在我要殺你只不過是舉手之勞。」

    他的手又揚起。

    然後他臉色突然慘變,因為他發現自己雙臂已被人握住。

    毛戰還是在一步步地往前走。

    丁干卻已無法再動,無法再退。

    秋風梧的手就是兩道鐵箍,緊緊地握住了他的臂。

    丁乾麵無人色,顫聲道/放過我,你答應過我,放我走的。」

    秋風梧淡淡道/我絕不殺你。」

    丁幹道:「可是他………

    秋風梧淡然道:「他若要殺你,和我又有什麼關係。」

    丁干突然放聲慘呼,就像是一隻落入陷隴的野獸。

    然後他連呼吸聲也停頓了。

    毛戰已到了他面前,慢慢地拔出一柄彎刀,慢慢地刺人了他胸膛

    三柄彎刀全都刺人他胸膛後,他還在慘呼,慘呼著倒了下去。

    毛戰看著他倒了下去,突然轉身,向秋風梧深深一揖。

    他什麼話都沒有說。

    他用自己手裡的刀,割斷了自己的咽喉。

    沒有人動,沒有聲音。

    鮮血慢慢地滲入陽光普照的大地,死人的屍體似已開始乾癟。

    雙雙終於倒了下去。

    秋風梧看著她,就像是在看著一朵鮮花漸漸枯萎……

                          (二)

    陽光普照大地。

    金開甲揮起鐵斧,重重地砍了下去。彷彿想將心裡的悲憤,發洩在大地裡。

    大地無語。

    它不但能孕育生命,也同樣能接受死亡。

    鮮花在地上開放時,說不走也正是屍體在地下腐爛的時候。

    墳已挖好。

    金開甲提起西門玉的屍體,拋了下去。

    一個人的快樂和希望是不是也同樣如此容易埋葬呢?

    他只知道雙雙的快樂和希望已被埋葬了,現在他只有眼見著它在地下腐爛。

    你奪去一個人的生命,有時反而比奪去他的希望仁慈些。

    他實在不敢想像,一個已完全沒有希望的人,怎麼還能活得下

    他自己還活著,就因為他雖然沒有快樂,卻還有希望。

    雙雙呢?

    他從未流淚,絕不流淚。

    但只要一想起雙雙那本來充滿了歡愉和自信的臉,他心裡就像有針在刺著。

    現在他只希望那兩個青年人能安慰她,能讓她活下去。

    他自己已老了。

    安慰女人,卻是年青人的事,老人已只能為死人挖掘墳墓。

    他走過去,彎腰提起了麻鋒的屍體。

    麻鋒的屍體竟然復活!

    麻鋒並沒有死。

    腹部並不是人的要害,大多數的腹部被刺穿,卻還可以活下去。

    認為腹部是要害的人,只不過是種錯覺。

    麻鋒就利用了這種錯覺,故意挨了秋風悟的一劍。

    金開甲剛提起了他,他的劍已刺入了金開甲的腰,直沒至劍柄。



                           (三)

    劍還在金開甲身上,麻鋒卻已逃了。

    他把握住最好的機會逃了。

    因為他知道高立和秋風梧一定會先想法子救人,再去追他的。

    所以他並沒有要金開甲定刻死。

    高立和秋風梧趕出來時,金並甲巳倒了下去。

    現在他仰躺在地上,不停地喘息著,嘎聲問道/雙雙呢?」

    現在他關心的還是別人。

    高立勉強忍耐著心裡的悲痛,道/她身子太弱,還沒有醒。」

    金開甲道/你應該讓她多睡些時候,等她醒來時,就說我已走

    他劇烈地咳嗽著,又道/你千萬不要告訴她我已經死廠,千萬不要……」  高立道/你
還沒有死,你絕不會死的。」

    金開甲勉強笑了笑,說道/死又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你們何必作出這種樣子來,讓我
看了難受。」

    秋風梧也勉強笑了笑,想說幾句開心些的話,卻又偏偏說不出來。

    金開甲道/現在這地方你們已絕不能再留下去,越快走越好。」

    秋風悟道/是。」

    金開甲道/高立一定要帶著雙雙走/

    秋風梧道/你放心好了,他絕不會拋下雙雙的。」

    金開甲道/我也希望你答應我一件事。」

    秋風梧道/什麼事?」

    金開甲道/回去,我要你回去。」

    秋風梧咬了咬牙,道/為什麼要我回去?」

    金開甲喘息道:「你回去了,他們就絕不會再找到你,因為誰也想不到你會是孔雀山莊
的少主人。」

    秋風悟道/可是……」

    金開甲道/他們找不到你,也就找不到高立,所以為了高立,你也該回去/

    秋風梧沉默了半晌,忽然道/我可以帶他們一起回去/

    金開甲道/不可以/

    秋風悟道/為什麼?  金開甲道/孔雀山莊的人很多,嘴也多,看到你帶著這樣兩個人
回去,消息遲早一定會走漏出來的。」

    秋風梧說道/我不信他們真敢找上孔雀山莊去/

    金開甲道/我知道你不怕麻煩,但我也知道高立的脾氣/

    他又咳嗽了好一陣子,才接著道/他一向是個不願為朋友惹麻煩的人,你若真是他的朋
友,就應該讓他帶著雙雙,平平靜靜地去過他們的下半輩子。」

    秋風悟道/可是他……」

    金開甲道/他若真的到了孔雀山莊,你們一定全都會後悔。」

    秋風梧道/為什麼?」

    金開甲道/你不必問我為什麼,你一定要相信我……」  他掙扎著,連喘息都似已無法
喘息。過了很久才一字字道/你若不肯答應我,我死也不會限目的/  秋風梧握緊雙拳,道
/好,我答應你,只有你活著,我們才能對付青龍會/  他咬著牙,接著道/只有等到青龍
會瓦解的那一天,我們大家才能過好日子/

    金開甲道/你們會有好日子過,但卻用不著我。」  他又勉強笑了笑,接著道/你最好
記住,要打倒青龍會,絕不是任何一個人能做到的事,就連孔雀繃的主人都不行。」

    秋風梧道/你……」

    金開甲道/我更不行,要打倒青龍會,只有記住四個字。」

    秋風梧道/哪四個字?」

    金開甲道/同心合力。」

    「同心合力』」

    這四個字就是這縱橫一世的武林巨人,最後留下的教訓。

    他自己獨來獨往,縱橫天下,但他到了臨死時,所留的卻是這四個字。

    因為這時他才真正瞭解,世上絕沒有任何一種力量,能比得上「同心合力」的。

    現在他已說出了他要說的話。

    他知道他的死已有價值。

    要活得有價值固然困難,要死得有價值更不容易。

                          (四)

    黃昏。

    夕陽從窗外照進來,照在屋角。

    兩隻老鼠從屋角鑽出來,大搖大擺,因為它們以為屋裡已沒有人,

    屋裡有人,有三個人。

    高立和秋風梧筆直地站在床前,看著猶在沉睡的雙雙。

    老鼠從他們腳下竄過,又竄回。

    他們沒有動,也沒有坐下。

    他們彷彿在懲罰自己。

    所有的不幸,豈非全都是他們兩個人造成的?

    看著泥土覆蓋到金開甲身上時,他們並沒有流淚,因為他們已記住金開甲的話。

    「死,並不是件了不起的事。」

    的確不是。

    因為有些人雖然死了,但他的精神卻還是永遠活著的。

    活在人心裡』

    所以死,並不痛苦,痛苦的是一定要活下去的人。

    現在他們看著雙雙,眼淚反而忍不住的要流下來。

    雙雙已醒了。

    她一醒過來,就立刻呼喚高立的名字。

    高立即刻拉伎了她的手,柔聲道/我在這裡,我一直都在這裡/

    雙雙道/我知道  我知道你絕不會留下我一個人走的/

    高立道/我……我還要你明白一件事。」

    雙雙道/我已經明白了。』,

    她臉上忽然又露出鮮花般的微笑,接著道/我知道你要告訴我,我是天下最美的女人,
那些人說的話,全是故意氣我的。」

    高立道/他們根本不能算是人,說的也完全不是人話。」

    雙雙道/我明白。」

    她拾起手,輕撫著高立的臉。

    她自己臉上充滿了溫柔與憐惜,輕輕接著道:「我也知道你怕我擔心,其實我早已知道
我是個什麼樣的人了,根本就用不著他們來告訴我/

    高立的心突然抽緊,勉強笑道/但他們說的話,沒有一個宇是真的。」

    雙雙柔聲道/你以為我真的還是個孩☆產?你以為我連別人說的話是真是假都分不
出。」

    高立只覺得自己的心在往下沉,幾乎沉到足底。  雙雙道/可是你也用不著怕我傷心,
更用不著為我傷心,因為很多年以前,我已經知道我是個又醜又怪的小瞎子。」

她的聲音還是很平靜,臉上也絲毫沒有悲傷自憐的神色。

    她輕輕地接著說下去,道/開始的時候,我當然也很難受,很傷心,但後來我也想開
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命運,所以每個人也都應該接受他自己的命運,好好地活下去。」

    她輕撫著高立的臉,聲音更溫柔☆

    「我雖然長得比別人醜些,可是我並不怨天尤人,因為我還是比很多人幸運,我不但有
仁慈的父母,而且還有你。」

    秋風梧在旁邊聽著,喉頭也似已睫咽。

    他看著雙雙的時候,目中已不再有憐憫同情之色,反而充滿了欽佩和尊敬。

    他實在想不到這麼樣一個纖弱畸形的軀殼裡,竟會有這麼樣一顆堅強偉大的心。

    高立淒然道/你既然早已知道,為什麼不說出來?」

    雙雙道/我是為了你/

    高立道/為我?」  雙雙道/我知道你對我好,我希望你在我這裡,能得到快樂,但我
若說了出來,你就會為我傷心難受了。」

    她輕輕歎息了一聲,道/你這麼對我,我怎麼能讓你難受呢?」

    高立看著她,淚已流下。

    他忽然發現他自己才是他們之間比較懦弱,比較自私的一個人。

    他照顧她、保護她,也許只不過是為了自己快樂,為了要使自己有個贖罪的機會,為了
要使自己的心靈平靜。

    他一直希望能在她的笑容中,洗清自己手上的血腥。

    他一直都在迴避、逃避別人,逃避自己,逃避那種負罪的感覺。

    只有在她這兒,他才能獲得片刻休息。

    雙雙柔聲道/所以我希望你不要為我傷心,因為我自己從來就沒有為自己傷心過,只要
我們在一起時真的很快樂,無論我長得是什麼樣子都沒關係/

    這些話本該是他說的,她自己反而說出來。

    他忽然發覺這些年來,都是她在照顧著他,保護著他。

    若沒有她,他也許早已發瘋,早已崩潰。

    雙雙繼續道/現在你是不是已明白了我的意思?」

    高立沒有再說什麼。

    他跪了下去,誠心誠意地跪了下去。

    秋風梧看著他們,熱淚也已忍不住奪眶而出。

    他忽然也發現了一件事。

    上天永遠是公平的。

    它雖然沒有給雙雙一個美麗的軀殼,卻給了她一顆美麗的心。

    新墳。

    事實上,根本沒有墳。

    泥土已拍緊,而且還從遠處移來一片長草,鋪在上面。

    現在誰也看不出這塊土地下曾經埋葬過一位絕代奇俠的屍體。

    這是高立和秋風梧共同的意思,他們不願再有任何人來打擾他地下的英魂。

    也沒有墓碑,墓碑在他們心裡/他不是神,是人。」

    一個偉大的人,一個偉大的朋友。

    他那一身驚天動地的武功,也許會被人忘懷,但他為他們所做的那些事,卻一定會永遠
留在他們心裡。

    黃昏時他們又帶著酒到這裡來。

    整整一大罈酒。

    他們輪流喝著這罈酒,然後就將剩下來的,全部灑在這塊土地

    高立和雙雙併肩跪了下去。

    「這是我們的喜酒中

    「我知道你一直想喝我們的喜酒。」

    「我一定會帶著她走,好好照顧她,無論到哪裡,都絕不再離開她/

    「我一定會要她好好地活著中

    他們知道他一定希望他們好好活著,世交已沒有任何事能比這件事更能表示出他們對死
者的誠意和尊敬。

    然後雙雙就悄悄地退到一旁,讓這兩個同生死、共患難的朋友互道珍重。

    暮色更濃,歸鴉在風林中哀鳴,似乎也在悲傷著人間的離別。

    秋風梧看著高立。

    高立看著秋風梧,世上又有什麼樣的言詞能敘述出離別的情緒?

    也不知過了多久,秋風梧終於勉強笑了笑,道/你知不知道你是個多麼有福氣的人!」

    高立也勉強笑了笑,道/我知道。」

    秋風梧道/現在你已用不著我來陪你。」

    高立道/你要回去了?」

    秋風梧道/我答應過,我一定要回去。」

    高立道/我明白。」

    秋風梧道/你們呢?」

    高立道/我也答應過,我們一定會好好活下去。」

    秋風梧道/你們準備去哪裡?」

    高立道/天下這麼大,我們總有地方可以去的。」

    秋風梧慢慢地點了點頭,道/但無論你們在哪裡,以後一定要去找我。」

    高立道/一定。」

    秋風梧道/帶著她一起來。」

    高立道/當然/

    秋風梧忽然伸出手,緊緊握住了高立的手,道/我還要你答應我一件事。」

    高立道/你說/  秋風梧道/以後無論你們有了什麼困難,你一定要去找我/

    夜色已臨。

    秋風梧孤獨瘦削的人影,已消失在夜色裡。

    高立輕輕擁佳了雙雙,只覺得心裡又是幸福,又是酸楚。

    雙雙柔聲道/你真是個有福氣的人。」

    高立點點頭。

    雙雙道/很少有人能交到他這樣的朋友/  高立俯下頭,輕吻她的發腳,柔聲道/很少
有人能娶到你這樣的妻子中

    他的確很幸福。

    他有個好朋友,也有個好妻子。

    無論對什麼樣的人說來,這都已足夠。

    但也不知為了什麼,他心裡竟充滿了悲傷和恐懼,一種對未來的悲傷和恐懼。

    因為他實在沒有把握,是不是真能好好活下去。

    雙雙抬起頭,忽又道/你是不是在害怕?」

    高立勉強笑道/我害怕?伯什麼?」  雙雙道/怕我們沒法子好好地活下去,怕那些人再
找來,怕我們沒有謀生之道中

    高立沉默。

    他一向很瞭解,生活是副多麼沉重的擔子。  雙雙道/其實你不該害怕,一個人只要有
決心,總有法子能活下去。」

    高立道:「可是……」  雙雙打斷了他的話,道/我不怕吃苦,只要能跟你在一起,就
算吃些苦,也是快樂的。」

    高立道/可是我要好好照顧你,我要你過好日子。」

    雙雙道/過什麼樣的日子,才能算是好日子呢?」

    高立沒有回答。

他不知道應該怎麼樣回答。

    雙雙道/能吃得好,穿得好,並不能算是過好口子,最重要的是,要看你心裡是不是快
樂,只要能心裡快樂,別的事我全不在乎/

    她溫柔的臉上,帶著一種無法描述的勇氣和決心。

    高立慢慢挺起了胸,拉起她的手。

    他心裡忽然也充滿了決心和勇氣。

    他知道現在世上已絕沒有任何事,能令他悲傷畏懼的了。

    因為他已不再孤獨。

    不再孤獨  只有曾經真正孤獨的人,才知道這是種多麼奇妙的感覺。

                           (五)

    他們並沒有到深山中去,也沒有到邊外去。

    他們找了個安靜和平的村莊住下來,鎮上的人善良而淳樸。

    一個辛勤的佃戶,和一個病弱的妻子,在這裡是絕不會引起別人閒話的。

    他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他們過的日子平靜而甜蜜。

    只可惜這並不是我們故事的結束。

    高立回來了。

    帶著一身泥土和疲勞回來了。

    雙雙已用她纖弱柔和的手,為他炒好了兩樣菜,溫熱了一壺酒。這屋裡的每樣東西她都
已熟悉,她漸漸已可用她的手代替眼睛。

    現在她已遠比以前健康得多。

    甜蜜快樂的生活,無論對什麼樣的病人來說,都無疑是一副良藥

    高立看著桌上的酒菜,笑得就像個孩☆產/今天晚上居然有酒/

    雙雙甜甜地笑著,道/這幾天你實在太累,我應該好好稿賞稿賞你/

    高立坐下來,先喝了口酒,才笑道/我只希望今天交過租後,能多剩下幾擔谷子,去替
你換些好玩的東兩來/

    雙雙就像被寵壞了的孩子,坐到他膝亡,眨著眼睛道/我只想要一樣東西/

    高立道/你要什麼?」

    雙雙道/你。」

    她用她纖弱的小手,捏佐了他的鼻子。

    他張大嘴,假裝喘不過氣來。

    她吃吃地笑著,將一杯酒倒下去,他拿起筷子,挾了塊排骨,要塞進她的嘴。

    突然,他的筷子掉了下來。

    他的手已冰冷。

    筷子挾的不是排骨,是條娛蟻。

    七寸長的娛蚣。

    雙雙道/什麼事?」

    高立臉色也變了,還是勉強笑道/沒什麼,只不過菜裡有條娛蟻,☆定是剛從屋頂上掉
下來的,看樣子今天晚上這糖醋排骨我已吃不到嘴了。」

    雙雙沉默了很久,終於也勉強笑了笑,道/幸好廚房裡還有蛋,我們煎蛋疙/

    她一站起來,高立也立刻站起來,道/我陪你去/

    雙雙道/我去,你坐在這裡喝酒/

    高立道/我要陪你去,我喜歡看你煎蛋的樣子。」

    雙雙笑道/煎蛋的樣子有什麼好看?」

    高立笑道/我偏偏就喜歡看。」

    兩個人雖然還是在笑著,但心裡卻突然蒙上了一層陰影。

    廚房裡很乾淨。

    你絕對想不到象雙雙這麼樣一個女人,也能將廚房收拾得這麼乾淨。

    愛的力量實在奇妙得很,它幾乎可以做得出任何事,幾乎可以造成奇跡。

    雙雙走進去,高立也走進去,雙雙去拿蛋,高立也跟著去拿蛋。

    他跟著她,簡直已寸步不離。

    雙雙開了爐門,高立煽了煽火,雙雙拿起鍋擺上去,高立掀起了鍋蓋。

    突然,鍋蓋從他的手裡掉了下去。

    他的手更冷,心也更冷。

    鍋並不是空的,鍋裡有兩個紙人。

    用紙剪成的人,沒有頭的人。

    頭已被撕裂,脖子上已被鮮血染紅。

    爐火很旺,紙人被烤熱,突然開始扭曲變形,看來更是說不出的詭秘可怖。

    雙雙的臉色蒼白,似乎已將暈過去,她有種奇妙的第六感,可以感覺到高立的恐懼。

    她沒有暈過去,因為她知道這時候他們已一定要想法子堅強起來。  她忽然柔聲道/現
在我們是不是已經可以說老實話了?」

    高立握緊雙拳道/是。」  雙雙道/娛蟻不是從屋頂上掉下來的,這裡絕不會有娛蟻/

    高立點點頭,面上充滿了痛苦之色。

    因為他知道他們平靜甜蜜的生活,現在已結柬了!

    要承認這件事,的確實在太痛苦。

    但雙雙卻反而很鎮靜,握緊了他的手,道/我們早巳知道他們遲早總會找來的,是不
是?」

    高立道/是。」

    雙雙道/所以你用不著為我擔心,因為我早已有了準備/

    她的聲音更溫柔,接著道/我女]總算已過了兩年好日子,就算現在死了,也沒有什麼
遺憾,何況,我們還未必會死/

    高立挺起胸,大聲道/你以為我會怕他們?」

    雙雙道/你當然不怕,你是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怎麼會怕那些鬼鬼祟祟的小人。」

    她臉上發出了光,因為她本就一直在為他而驕傲。

    高立忽然又有了勇氣。

    你若也愛過人,你就會知道這種勇氣來得多麼奇妙。

    雙雙道:「現在你老實告訴我,鍋裡究竟有什麼東西?」

    高立吶吶道/只不過……只不過是兩個紙人而已。」

    雙雙道/紙人?」

    高立冷笑道/他們想嚇我們,卻不知我們是永遠嚇不倒的/

    死娛蟻和紙人當然要不了任何人的命,無論誰都可以看得出,這只不過是種威脅,是種
警告。

    他們顯然並不想要他死得太快。  雙雙咬著嘴唇,沉默了很久,忽然道/你洗洗鍋,我
替你煮蛋吃,煮六個,你吃四個大的,我吃兩個。」

    高立道/你……你還吃得下?」  雙雙道/為什麼吃不下?吃不下就表示怕了他們,我們
非但要吃,而且還要多吃些/

    高立大笑道/對,我吃四個,你吃兩個/  也只有連殼煮的蛋,才是最安全的。

    於是開始吃蛋。

    雙雙道/這蛋真好吃。」

    高立道/矚,比排骨好吃多了。」

    雙雙道/他們若敢像個男人般堂堂正正走進來,我可以請他們吃兩個蛋的/

    /只可惜他們不敢,那種人只敢鬼鬼祟祟地做些見不得人的事/

    突然間,窗外也有人冷笑。

    高立霍然長身而立,道/付『麼人?」

    沒有回應,當然沒有回應。  高立想追出去,卻又慢慢地坐下來,淡淡道/果然又是個
見不得人的/

    雙雙道/你知不知道用什麼法子對付他們這種人最好?」

    高立道/你說什麼法子?」

    雙雙道/就是不理他們。」  高立大笑道/對,見怪不怪,其怪自敗,這的確是個好法
子/

    他笑的聲音很大,可是他真的在笑麼?

    窗外一片黑暗,無邊無際的黑暗。

    黑暗中也不知隱藏著多少可怕的事,多少可怕的人?

    屋子裡卻只有他們兩個人。

    小小的一間屋子,小小的兩個人,外面那無邊無際的黑暗和恐懼,已完全包圍佳他們。

    他真的能不怕?

    銀槍已從床下取出來。

    槍上積滿了灰塵,但卻沒有生蛂C

    有些事是永遠不會生蛌滿A有些回憶也一樣。

    高立想起了秋風梧。  ☆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了?不知道他們是不是也找著了他?」

    他希望沒有。

    這件事,他希望就在這裡結束,就在他身上結柬。

    他唯一放不下的,只是雙雙。

    如果他不在了,雙雙會怎麼樣?

    他連想都不想。

    雙雙好像也沒有想,似已睡著。

    她實在比任何人想像中都堅強得多,勇敢得多,但在睡著的時候,她看來還是個孩子。

    他怎麼能忍心拋下她?他怎麼能死?

    窗外風在呼嘯,夜更黑暗。

    他緊緊握著他的槍,他用盡所有的力量,不讓眼淚流下來。

    可是他淚已流下。

    雙雙翻了一個身,忽然問道/你為什麼還不睡?」

    原來她也沒有睡著。

    高立道/我……我還不想睡。」

    雙雙道/莫忘了你明天還要早起下田去。」

    高立勉強笑了笑,道/明天我可不可以偷一次懶?」

    雙雙道/當然可以,只不過,後天呢?……大後天呢?」  她歎了一聲,接著道/他們若
一直不出現,難道你就一直在這裡陪著我?……難道你能在這小屋裡陪我一輩子?」

    高立道/為什麼不能?」

    雙雙道/就算你能,這樣子我什I又能持續到幾時?」  高立道/維持到他們出現的時
候,等著他們來找我,總比我去找他們好/

    雙雙道/但他們幾時才來找你呢?」

    高立肯定道/他們既已來了,就絕不會等太久的?」  雙雙道/他們這樣做,也許就是
要將你困死在這屋子裡,要等你精疲力竭的時候才出現/

    高立苦笑道/可是他們不必等,他們根本沒有這種必要。」

    雙雙道/為什麼?」

    高立綴然道/現在是不是已到了應該說老實話的時候?」

    雙雙道/是/

    高立接著道/那麼我只希望你能為我做一件事/

    雙雙道/什麼事?」

    高立輕撫著她的臉,柔聲道/我要你答應,無論我出了什麼事*你都要好己沒釹氯ャ*

    雙雙道/你……你……你這是什麼意思?」

    高立淒然道/我的意思你應該明白。」

    雙雙道/你怕他們?」

    高立道/我不能不怕/

    雙雙道/為什麼?」

    高立的臉已因痛苦而扭曲,道/你永遠  麼可怕的,這次他們既然又找來了,就一定已
經有十分的把握。」

    雙雙沉默著。

    她彷彿忽然變得很冷靜,過了很久,才緩緩道/他們若真的已經有十分的把握,為什麼
不立刻下手呢?」

    高立道/因為他們故意要讓我痛苦。」

    雙雙道/但他們下手捉佐你之後,豈非還是一樣可以令你痛  苦?」

    高立怔住。

    然後他眼睛漸漸發亮,突然跳起來,道/我想通了。」

    雙雙道/你想通了什麼?」

    高立道/青龍會的人並沒有來/

    雙雙道/來的是什麼人?」

    高立道/來的只有一個人,所以他才要這麼樣做,要逼得我精疲力竭,逼得我發瘋,然
後他才好慢慢地收拾我/

    雙雙道/你知道這人是誰?」

    高立道/麻鋒』一定是麻鋒/

    麻鋒很少殺人。

    但他若要殺人,就從不失手。

    他殺人很慢,慢得可怕。

    「你若要殺一個人,就得要他變做鬼之後,都不敢找你報復。」

    高立的臉已因興奮而發紅,道/我知道他遲早一定會來的,我知道/

    雙雙道/為什麼?」

    高立道/他要來報復。」

    雙雙道/報復?」

    高立道/有些人可以自己做一萬件對不起別人的事,但別人卻不能做一件對不起他的
事,否則他就一定要親手來報復/

    他咬著牙,一宇宇道/他卻忘了,我也正在找他!」

    他當然永遠忘不了誰殺了金開甲。

    雙雙道/你怎麼知道他沒有帶青龍會的人來?」

    高立道/他絕不會/

    雙雙道/為什麼?」

    高立道/因為報復是種享受,殺人也是,他絕不會要別人來分享的/

    雙雙緊握住他的手,道:「他……他一定是個很可怕的人。」

    高立冷笑著說道/他的確是,但是我並不怕他。」

    他聲音突然停頓,外面竟有人在敲門。

    敲門的聲音很輕、很慢。每一下彷彿敲在他們心上。

    高立幾乎連呼吸都已停止。

    他忽然發現自己並不如他自己想像中那麼有把握。

    這兩年來,他拿的是鋤頭,不是槍。

    敲門聲還在繼續著,輕輕的,慢慢的,一聲又一聲……

    雙雙的手好冷。

    他忽然發現她也並不如他自己想像中膽子那麼大。

    雙雙終於忍不住地說道/外面好像有人在敲門。」

    高立道/我聽見了。」

    雙雙道/你不去開門?」

    高立冷笑道/他若要進來,用不著我去開門,他也一樣能進來。」

    其實他自己也知道這只不過是種藉口。

    他的確是在畏懼。

    因為他不能死,所以他怕死。

    怕死並不是件可恥的事,絕不是!

    你若是個真正的男子漢,有雙雙這麼一個愛你的女人需要你照顧,你也會怕死的。

    雙雙的心彷彿在被針刺著。

    她當然瞭解他,沒有人 比她更瞭解他。

    她空洞灰暗的眼睛裡,忽然泉水般湧出了一連中晶瑩的淚珠。

    高立道/你……你在哭?」

    雙雙點點頭,道/你知道我一直在為你而驕傲的。」

    高立道/我知道/  雙雙道/但現在——現在我卻沒有這種感覺了/

    高立垂下頭。

    他當然也瞭解雙雙的心情。

    沒有一個女人願意自己的男人是懦夫,更沒有女人願意自己的男人在面對困難和危險的
時候畏懼逃避。

    雙雙淒然道/我知道你是為了我才這樣做的,但我卻不願你為了我這麼樣做,因為我知
道你現在一定很痛苦,因為你本不是懦夫。」

    高立道/可是你……」

    雙雙道:「你用不著為我擔心,無論我怎麼樣,只要是你應該去做的事,你還是一定要
去做的,否則我也許會比你更痛苦。

    高立看著她,只有真正的女人,才會說出這樣的話。

    他忽然發現自己在為她而驕傲。

    他俯下身,輕吻她面頰上的淚珠,然後就轉身走丁出去。

    她伏在枕上,數著他的腳步聲。

    每天早上,她都在數他的腳步聲,從床邊只要走十三步,就可以走到外面的門。

    一步、兩步……四步、五步……

    這一去他是不是還能回來呢?

    她不知道,也不敢想。

    就算她明知他這一去水不復返,也同樣不會攔阻他,因為這件事是他非解決不可的。

    他已不能逃避。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