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兇手            

    (一)

    尼姑庵的一面怎麼還有個土地廟?土地廟怎麼會有個地窖?

    丁喜眼睛裡帶著種思索的表情,注視著神案下的石扳, 喃喃道:「這個尼姑庵裡面,
以前一定有個花尼姑,才會特地修了個這麼樣的土地廟。」

    鄧定侯忍不住問:「為什麼?」

    丁喜道:「因為在尼姑庵裡沒法子跟男人幽會,這裡卻很方便。」

    鄧定侯笑了:「你好像什麼事都知道。」

    丁喜並不謙虛:「我知道的事本來就不少。」

    鄧定侯道:「你知不知道你自己最大的毛病是什麼嗎?」

    丁喜道:「不知道。」

    鄧定侯道;「你最大的毛病,就是太聰明了。」

    他微笑著,用手拍了拍丁喜的肩,又道:「所以我勸你最好學學那老烏龜,偶爾也裝裝
傻。」

    鄧定侯道:「那麼你就會發現,這世界遠比你現在看到的可愛得多了。」

    地窖果然就在神案下。

    他們掀起石板走進去,陰暗潮濕的空氣裡,帶著種腐朽的臭氣.刺激得他們幾乎連眼睛
都睜不開。

    他們睜開眼,第一樣看見的,就是一張床。

    地窖很小,床卻不小,幾乎佔據了整個地窖的—大半。

    鄧定侯心裡歎了口氣:「看來這小子果然沒有猜錯。」

    有兩件事丁喜都沒有猜錯——

    地窖裡果然有張床.床上果然有個人,這個人就是蘇小波。

    他的人已像是棕子般捆了起來,閉著眼似已睡著,而且睡得很熟,有人進了地窖,他也
沒有張開眼。

    「他睡得簡直象死人一樣。」

    「像極了。」

    丁喜的心在往下沉.一步竄了過去,伸手握住了蘇小波的脈門。

    蘇小波忽然笑了。

    丁喜長吐出口氣,搖著頭笑道:「你是不是覺得這樣子很好玩?」

    蘇小波笑道:「我也不知道被你騙過多少次.能讓你著急一下也是好的。」

    丁喜道:「你自己一點都不急?」

    蘇小波道:「我知道我死不了的。」

    丁喜道:「因為岳麟是你大舅子?」

    蘇小波忽然不笑了,恨恨道:「若不是因我有他這麼一個大舅子,我還不會這麼倒
霉。」

    丁喜道:「是他把你關到這裡來的?」

    蘇小波道:「把我捆起來的也是他。」

    丁喜笑道;「是不因為你在外面偷偷的玩女人,他才替他的妹妹管教你?」

    蘇小波叫了起來,道:「你也不是不知道,他那寶貝妹妹是個天吃星,我早就被她淘完
了,那有精力到外面來玩女人?」

    丁喜道:「那麼他為什麼要這樣子修理你?」

    蘇小波道:「鬼知道。」

    丁喜眨眨眼,忽然冷笑道:「我知道,一定因為你殺了萬通。」

    蘇小波又叫起來,道;「他死的時候我正在廚房裡喝牛鞭湯,聽見他的叫聲.才趕出來
的」

    丁喜道:「然後呢?」

    蘇小波道:「我已經去遲了,連那人的樣子都沒有看清楚。」

    丁喜眼睛亮了,道:「那個什麼人?」

    蘇小波道:「從萬通屋裡走出來的人。」

    丁喜道:「你雖然沒有看清楚,卻還是看見了他?」  蘇小波道:「嗯。」

    丁喜道:「他是個什麼樣身材的人?」

    蘇小波道:「是個身材很高的人,輕功也很高,在我面前一閃,就不見了。」

    丁喜目光閃動,指著鄧定侯道;「你看那個人身材是不是很像他?」

    蘇小波上上下下打量了鄧定侯兩眼,道;「一點也不像,那個人員少比他高半個頭。」

    丁喜看著鄧定侯,鄧定侯也看了看丁喜,忽然道:「姜新和百里長青都不矮。。

    丁喜道;「可惜這兩個人一個已病得快死了,一個又遠在關外。」

    鄧定侯的眼睛也有光芒閃動,沉吟著道;「關外的人可以回來,生病的人也可能是裝
病。」

    蘇小波看著他們,忍不住問:「你們究竟在談論著什麼?」

    丁喜笑了笑,道:「你這人怎麼越來越笨了,我們說的話,你聽不懂,別人對你的好
處,你也看不出。」

    蘇小波道;「誰對我有好處?」

    丁喜道:「你的大舅子。」

    蘇小波又叫了起來,道;「他這麼樣修理我,難道我還應該感激他?」

    丁喜笑道;「你的確應該感謝他,因為他本應該殺了你的。」

    蘇小波怔了一怔,又道:「為什麼?」  丁喜道:「你真不懂?」

    蘇小波道:「我簡直被弄得糊塗死了。」

    丁喜道:「那麼你就該趕快問他去。」

    蘇小波道:「他的人在哪裡?」

    丁喜指一指道:「就在前面陪著——個死人、兩個尼姑睡覺。」

    (二)

    黃昏。

    後院裡更暗,屋子裡沒有燃燈。

    死人已不會在乎屋子裡是光是亮,被點住穴道的人,就算在乎也動不了。

    蘇小波喃喃道:「看來我那大舅子好像真的睡著了。」

    丁喜微笑道;「睡得簡直跟死人差不多。」

    說到「死人」兩個字,他心裡忽然一跳.忽然一個箭步竄過去,撞開了門。

    然後他自己也變得好像個死人一樣.全身上下都已冰冷僵硬。

    屋子裡已沒有活人。

    那對百煉精鋼打成的日月雙槍,竟已被人折斷了,斷成了四截,一截釘在棺材上,兩截
飛上屋樑.還有一截,竟釘入岳麟的胸膛。

    但他致命的傷口卻不是槍傷,而是內傷.被少林神拳打出來的內傷。

    大力金剛的傷痕也一樣。

    陳准、趙大秤,都是死在劍下的。

    一柄很窄的劍,因為他們眉心之間的傷口只有七分寬。

    江湖中人都知道,只有劍南門下弟子的佩劍最窄,卻也有一寸二分。

    越窄的劍越難練,江湖中幾乎沒有人用過這麼窄的劍。

    鄧定侯看著岳麟和五虎的屍身,苦笑道:「看來兩個人又是被我殺了的。」

    丁喜沒有開口,眼睛一直眨也不眨地盯著陳准和趙大秤眉心間的創傷。

    鄧定侯道:「這兩個人又是被誰殺的?」

    丁喜道:「我。」

    鄧定侯怔了怔,道:「你?」

    丁喜笑了笑,忽然—轉身,一翻手.手裡就多了柄精光四射的短劍。

    一尺三寸長的劍,寬僅七分。

    鄧定侯看了看劍鋒,再看了看陳准、趙大秤的傷口,終於明白:「那奸細殺了他們滅
口,卻想要我們來背黑鍋。」

    丁喜苦笑道;「這些黑鍋可真的不少呢。」

    鄧定侯道;「他先殺了萬通滅口,再嫁禍給我,想要你幫著他們殺了我。」

    丁喜道:「只可惜我偏偏就不聽話。」

    鄧定侯道:「所以他就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把你拉下水。」

    丁喜道:「岳麟的嘴雖然穩,到底是比不上死人。」

    鄧定侯道:「所以他索性把岳麟的嘴也一起封了起來。」

    丁喜道;「岳麟的朋友不少,弟兄更多,若是知道你殺了他,當然絕不會放過你。」

    鄧定侯道:「他們放不過我,也少不了你。」

    丁喜歎道:「我們在這裡狗咬狗,那位仁兄就正好等在那裡看熱鬧、撿便宜。」

    蘇小波一直站在旁邊發怔,此刻才忍不住問道;「你們說的這位仁兄究竟是誰?」

    丁喜道;「是個天才。」

    蘇小波道;「天才?」

    丁喜道:「他不但會模仿別人的筆跡,還能模仿別人的武功;不但會用這種袖中劍,少
林百步神拳也練得不錯.你說他是不是天才?」

    蘇小波歎道:「看來這個人真他媽的是個活活的大天才。」

    他突然想起一個人;「小馬呢?」

    丁喜道:「我們現在正要去找他。」

    蘇小波道:「我們?」

    丁喜道:「我們的意思,就是你也跟我們一起去找他。」

    蘇小波道;「我不能去,我至少總得先把岳麟的屍首送回去,不管怎麼樣,他總是我大
舅子。」

    丁喜道:「不行。」

    蘇小波怔了怔,道:「不行?」

    丁喜道:「不行的意思,就是從現在起.我走到哪裡,你也要跟到那裡。」

    他拍著蘇小波的肩,微笑道:「從現在起,我們變得像是一個核桃裡的兩個仁.分也分
不開了。」

    蘇小波吃驚地看著他,道;「你沒有搞錯?我既不是女人,又不是相公。」

    丁喜笑道:「就算你是相公.我對你也沒有什麼興趣的。」

    蘇小波道:「那麼你願我這麼親幹嗎?」

    丁喜道;「因為我要保護你。」

    蘇小波道:「保護我?」

    丁喜道:「現在別的人死了都沒有關係,只有你千萬死不得。」

    蘇小波道;「為什麼?」

    丁喜道:「因為只有你一個人見過那位天才兇手.也只有你一個人可以證明.岳老大他
們並不是死在我們手裡的。」

    蘇小波盯著他看了半天.長長歎了口氣,道:「就算你要我跟著你,最好也離我遠一
點。」

    丁喜道:「為什麼?」

    蘇小波眨了眨眼道:「因為我老婆會吃醋的。」

    (三)

    到過杏花村的人,都認得老許,卻沒有人知道他的來歷。

    這個人好吃懶做,好酒貪杯,以紅杏花的脾氣,就算十個老許也該被她全部趕走了。

    可是這個老許卻偏偏沒有被趕走。

    他只要有了六七分酒意,就根本沒有把紅杏花看在眼裡。

    若是有了八九分酒意,他就會覺得自已是個了不起的大英雄,到這裡來做夥計,只不過
是為了要隱姓埋名,不再管江湖中那些鬧事。

    據說他真的練過武,還當過兵,所以他若有了十分酒意,就會忽然發現自己不但是個大
英雄,而且還是位大將軍。

    現在他看起來就像是個大將軍.站在他面前的丁喜,只不過是他部下的一個無名小卒而
已。

    丁喜已進來了半天,他只不過隨隨便便往旁邊凳子上一指,道:「坐。」

    將軍有令,小卒當然就只有坐下。

    老許又指了指桌上的酒壺,道:「喝。」

    丁喜就喝。

    他實在很需要喝杯酒,最好的是喝上七八十杯,否則他真怕自己要氣得發瘋。

    他們來的時候.小馬居然已走了,那張軟棍只剩下一大堆白布帶——本來紮在他身上的
白布帶。

    看到這位大將軍的樣子,他也知道一定問不出什麼來的。

    但他卻還是不能不問;「小馬呢?」

    「小馬?」

    大將軍的目光凝視著遠方:「馬都上戰場去了,大馬小馬都去  了。」

    他忽然用力一拍桌子,大聲道:「前方的戰鼓已鳴,士卒們的白骨已堆如山,血肉已流
成河,我卻還坐在這裡喝酒,真是可恥呀,可恥!」

    鄧定侯和蘇小波都已看得怔住,想笑又笑不出,丁喜卻已看慣了,見怪不怪。

    老許忽又一招桌,瞪著他們,厲聲道:「你們身受國恩,年輕力壯,不到戰場上去盡忠
效死,留在這裡幹什麼?」

    丁喜道:「戰事慘烈,兵源不足,我們是來找人的。」  老許道:「找誰?」

    丁喜道;「找那個本來在後面養傷的傷兵,現在他的傷巳痊癒,己可重赴戰場了。」

    老許想了想,終於點頭,道:「有理,男子漢只要還剩一口氣在,就應該戰死沙場,以
馬革裹屍。」

    丁喜道:「只可惜那傷兵已不見了。」

    老許又想了想,想了很久,想得很吃力,總算想了起來:「你說的是副將?」

    「正是。」

    「他已經走了,跟梁紅玉一起走的。」

    「梁紅玉?」

    「難道你連梁紅玉都不知道?」大將軍可光火了:「像她那樣的巾幗英雄,也不知比你
們這些貪生怕死的小伙子強多少倍,你們還不慚愧?」

    他越說越火,拿起杯子,就往丁喜身上擲了過去,幸好丁喜溜得快。

    鄧定侯和蘇小波的動作也不慢,一溜出門.就忍不住大笑起來。

    丁喜的臉色.卻好像全世界每個人都欠他三百兩銀子沒還一樣。

    蘇小波笑道:「馬副將,小馬居然變成了馬副將?他以為自己是誰?是岳飛?」

    丁喜板著臉,就好像全世界每個人都欠他四百兩銀子。

    蘇小波終於看出了他的臉色不對:「你在生什麼氣7生誰的氣?」  鄧定侯道:「梁紅
玉。」

    蘇小波道:「他又不是韓世忠,就算梁紅玉跟小馬私奔了,他也用不著生氣。」

    鄧定侯道:「這個梁紅玉並不是韓世忠的老婆。」  蘇小波道:「是誰?」

    鄧定侯道:「是王大小姐的老搭檔。」

    蘇小波詫異道;「霸王槍王大小姐?」

    鄧定侯點點頭.道:「他不喜歡王大小姐,所以不喜歡這個梁紅玉了。」

    蘇小波道;「可是小馬卻跟著這個梁紅玉私奔了。」

    鄧定侯道:「所以他生氣。」

    蘇小波不解道:「小馬喜歡的女人,為什麼要他喜歡?他為什麼要生氣?」

    鄧定侯道:「因為他天生就喜歡管別人的閒事。」

    馬車還等在外面。

    趕車的小伙子叫小山東,脾氣雖然壞,做事倒不馬虎,居然一直守在車上,連半步都沒
有離開。

    蘇小波道:「現在我們到哪裡去?」

    丁喜板著臉,忽然出手,一把將趕車的從上面揪了下來。

    他並不是想找別人出氣。

    鄧定侯立刻就發覺這趕車的已不是那個說話總是抬槓的小山東了。

    「你是什麼人?」

    「我叫大鄭,是個趕車的。」

    「小山東呢?」

    「我給了他三百兩銀子,他高高興興地到城裡去找女人去了。」

    丁喜冷笑道:「你替他來趕車,卻給他三百兩銀子,叫他找女人.他難道是你老子?」

    大鄭道:「那三百兩銀子並不是我拿出來的。」

    丁喜道:「是誰拿出來的?」

    大鄭道:「是城裡狀元樓的韓掌櫃叫我來的.還叫我一定要把你們請到狀元樓去。」

    丁喜看著蘇小波。

    蘇小波道:「我不認識那個韓掌櫃。」

    丁喜又看著鄧定侯。

    鄧定侯道:「我只知道兩個姓韓的,一個叫韓世忠,一個叫韓信。」

    丁喜什麼話都不再說.放開大鄭,就坐上了車。

    「我們到狀元樓去?」

    「嗯,」

    到了狀元樓,丁喜臉上的表情,也像是天上忽然掉下一塊肉骨頭來,打著了他的鼻子。

    他們實在想不到,花了一千兩銀子請他們客的人,竟是前兩天還想用亂箭對付他們的王
大小姐。

    王大小姐就像是自己變了個人,已經不是那位眼睛在頭頂上,把天下的男人都看成王八
蛋的的大小姐了,更不是那位帶著一丈多長的大鐵槍.到處找人拚命的女英雄。

    她身上穿著的,雖然還是白衣服,卻已不是那種急裝勁服,而是那件曳地的長裙,料子
也很輕、很柔軟,襯得她修長苗條的體態更婀娜動人。

    她臉上雖然還沒有胭脂,卻淡淡地抹了一點粉.明朗美麗的眼睛裡,也不再有那種咄咄
逼人的鋒芒,看著人的時候,甚至還會露出一點溫柔的笑意。

    ——女人就應該像個女人。

    ——聰明的女人都知道,若想征服男人,絕不能用槍的。

    ——只有溫柔的微笑,才是女人們最好的武器。

    ——今天她好像已準備用出這種武器,她想征服的是誰?

    鄧定侯看著她.臉上帶著酒意的微笑。

    他忽然發現這位王大小姐非但還比他想像中更美,也還比他想像中更聰明。

    所以等到她轉頭去看丁喜時,就好像在看著條已經快被人釣上的魚。

    丁喜的表情卻像是條被人踩疼了尾巴的貓,板著臉道:「是你?」

    王大小姐微笑著點點頭。

    丁喜冷冷道:「大小姐若要找我們,隨便在路上挖個洞就行了,又何必這麼破費?」

    王大小姐柔聲道:「我正是為了那天的事,特地來同兩位賠罪解釋的。」

    丁喜道;「解釋什麼?」

    王大小姐沒有回答這句話,卻捲起了衣袖,用一隻纖柔的手.為蘇小波斟了杯酒。

    「這位是——」  「我姓蘇,蘇小波。」

    「餓虎崗上的小蘇秦?」

    蘇小波道:「不敢。」

    王大小姐道:「那天我沒有到熊家大院去,實在有不得已的苦衷,還得請你們原諒。」

    蘇小波道:「我若是你.我也絕不會去的。」  王大小姐道:「哦?」

    蘇小波道:「一個象王大小姐這樣的美人,又何必去跟男人舞刀弄劍,只要大小姐一
笑,十個男人中已至少有九個要拜倒在裙下了。」

    王大小姐嫣然道;「蘇先生真會說話,果然不愧是小蘇秦。」

    丁喜冷冷道;「若不會說話.岳家的二小姐怎會嫁給他?」

    王大小姐眼珠子轉了轉,道:「我早就聽說岳姑娘是位有名的美人兒了。」

    蘇小波歎了口氣,道:『也是條有名的母老虎。」

    王大小姐道:「既然如此,我勸蘇先生還是趕快回去的好,不要讓尊夫人在家裡等著著
急。」

    她含笑舉杯,柔聲道:「我敬蘇先生這一杯,蘇先生就該動身了。」

    她笑得雖溫柔,可只要不太笨的人,都應該聽得出她這是在下逐客令。

    蘇小波不笨,一點兒也不笨。

    他看了看王大小姐,又看了看丁喜,苦笑道:「其實我也早想回去了,只可惜有個人一
直都不肯放我走。」

    丁喜道:「這個人現在已改變了主意。」

    蘇小波眨了眨眼睛.誼:「他怎麼會忽然又改變了主意的?」

    丁喜道:「因為他很想聽聽王大小姐解釋的是什麼事?」

    蘇小波喝乾了這杯酒,站起來就走。

    鄧定侯忽然道:「我們一起走。」

    蘇小波道:「你?….」

    鄧定侯笑了笑,道:「我家裡也有條母老虎在等著,當然也應該趕快回去才對。」

    丁喜道:」不對!」  鄧定侯道:「不好?」

    丁喜道:「現在我們已被一條繩子綁住了,若沒有找出繩上的結,我們誰也別想走出這
裡。」

    鄧定侯已站起來,忽然大聲道;「殺死萬通他們的那個天才兇手,究竟像不像我?」

    蘇小波道:「一點兒也不像。」

    鄧定侯道:「他是不是比我高得多?」

    蘇小波道;「至少高半個頭。」

    鄧定侯道;「你有沒有搞錯?」  蘇小波道:「沒有。」  鄧定侯這才慢慢地坐下。

    蘇小波道:「現在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鄧定侯點點頭,道:「只不過你還是要千萬小心保重。」

    蘇小波笑道;「我明白.我只有一個腦袋,也只有一條命。」

    他走出去的時候.就好像一個剛從死牢裡放出來的犯人一樣,顯得既愉快,又輕鬆,一
點也不擔心別人會來暗算他。

    丁喜看著他走出去,眼睛裡忽然露出種很奇怪的表情,好像又想追出去。

    只可惜這時王大小姐問出了一句他不能不留下來聽的話。

    「我那麼著急想知道,五月十三那天你在哪裡,你是不是覺得很奇怪?」

    「是的。」

    「你一定想不通我是為了什麼?」

    「我想不通。」

    「那天是個很特別的日子。」王大小姐端起酒杯,又放下.明朗的眼睛裡,忽然現出了
一層霧。

    過了很久,她才慢慢接著道;「家父就是在那天死的,死得很慘,也很奇怪。」

    鄧定侯皺眉道;「很奇怪?」

    王大小姐道:「長槍大戟,本是沙場上衝鋒陷陣用的兵器,江湖中用槍的本不多,以槍
法成名的高手更少之又少。」

    鄧定侯同意:「江湖中以長槍成名的高手,算來最多只有十三位。」

    王大小姐道:「在這十三位高手中,家父的槍法排名第幾?」

    鄧定侯想也不想,立刻道:「第一。」

    他說的並不是奉承話:「近三十年來.江湖中用槍的人,絕沒有一個人能勝過他。」

    王大小姐道;「但他卻是死在別人槍下的。」

    鄧定侯怔住,過了很久.才長長吐出口氣,道:「死在誰的槍下?」

    王大小姐道:「不知道。」

    她又端起酒杯,又放下,她的手已抖得連酒杯都拿不穩。

    王大小姐道:「那天晚上夜已很深.我已睡了.聽見他老人家的慘呼才驚醒。」

    鄧定侯道:「可是等到你趕去時,那兇手已不見了。」

    王大小姐用力咬著嘴唇,道:「我只看見一條人影從他老人家書房的後窗中竄出來。」

    鄧定侯立刻搶著問:「那個人是不是很高?」

    王大小姐遲疑著。終於點了點頭,道:「他的輕功很高。」

    鄧定侯道:「所以你沒有追。」

    王大小姐道:「我就算去追,也追不上的,何況我正著急去看他老人家的動靜。」

    鄧定侯道;「你還看見了什麼可疑的事?」

    王大小姐垂下頭,道:「我進去時,他老人家已倒在血泊中。」

    鮮紅的血.蒼白的臉,眼睛凸出,充滿了驚訝與憤怒的神色。

    這老人死也不相信自己會死在別人的槍下。

    王大小姐道;「他的霸王槍已撒手,手裡卻握著半截別人的槍尖,槍尖還滴著血,他自
己的血。」

    鄧定侯道:「這半截槍尖還在不在?」

    王大小姐已經從身上拿出個包紮很仔細的白布包,慢慢地解開。

    槍尖是純鋼打成的.槍桿是普通的白蠟竿子,折斷的地方很不整齊,顯然是槍尖刺入他
的致命處之後,才被他握住折斷的。

    鄧定侯皺起了眉。

    這桿槍並不好,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在普通的兵器店裡就可以買得到。

    王大小姐道;「我從七八歲的時候就開始練槍,我們鏢局練槍的人也不少,可是我們從
這半截槍尖上.卻連一點兒線索都看不出來。」

    鄧定侯道;「所以你就帶著他老人家留下來的霸王槍,來找江湖中所有槍法名家挑戰,
你想查出有誰的槍法能勝過他。」

    王大小姐垂頭歎息,道:「我也知道這法子並不好,可是我實在想不出別的法子。」

    鄧定侯道:「你看見丁喜的槍法後,就懷疑他是兇手,所以才逼著要問他,五月十三那
天,他在哪裡?」

    王大小姐頭垂得更低。

    鄧定侯歎了口氣,道:「他的槍法實在很高,我甚至可以保證,江湖中已很少有人能勝
過他,但是我也可以保證.他絕不是兇手。」

    王大小姐道:「我現在也明白了,所以…所以…。」

    丁喜忽然打斷了她的話,道:「你父親平時是不是睡得很遲?」

    王大小姐搖搖頭,道:「他老人家的生活一向很有規律,起得很早,睡得也早。」

    丁喜道:「出事之時,夜確已很深了?」

    王大小姐道:「那時已過三更了。」

    丁喜道:「他平時睡得很早,那天晚上卻還沒有睡.因為他還留在書房裡。」

    王大小姐皺眉道:「你這麼一說,我才想到他老人家的確有點特別。」

    丁喜道:「一個早睡早起已成習慣的人,為什麼要破例?」

    王大小姐抬起頭.眼睛裡發出了光。

    丁喜道:「這是不是因為他早已知道那天晚上有人要來,所以才在書房裡等著?」

    王大小姐道:「我進去的時候,桌上的確好像還擺著兩副杯筷、一些酒菜。」

    丁喜道;「你好像看到了還是的確看到了」

    王大小姐道;「那時我心已經亂了.對這些事實在沒有注意。」

    丁喜歎了口氣,拿起酒杯,慢慢啜了一日.忽又問道:「那桿霸王槍,平時是不是放在
書房裡的?」  王大小姐道:「是的。」

    丁喜道;「那麼他就不是因為知道這個人要來,才把槍準備在手邊。」  王大小姐同
意。

    丁喜道:「可是他卻準備了酒萊。」

    王大小姐忽然站起來,道:「現在我想起來了,那天晚上我進去的時候,的確看見桌上
有兩副酒杯筷。」

    丁喜道:「你剛才還不能確定,現在怎麼又忽然想了起來?」

    王大小姐道:「因為我當時雖然沒有注意,後來卻有人勉強灌了我—杯酒,他自己也喝
了兩杯。」

    她又解釋著道;「那時我已經快暈過去,所以剛才一時間也沒有想起來。」

    丁喜沉吟著,又問道:「那書房有多大?」

    王大小姐道:「並不太大。」

    丁喜道:「就算是個很大的書房,若有人用兩根長槍在裡面拚命,那房裡的東西,只怕
也早就被打得稀爛了。」

    王大小姐道;「可是……」

    丁喜道;「可是人進去的時候,酒菜和杯筷卻還是好好的擺在桌子上。」

    王大小姐終於確定:「不錯。」

    丁喜道:「這半截槍尖,只不過是半截槍尖而己,槍桿可能是一丈長,也可能只有一尺
長。」  王大小姐道:「所以….」

    丁喜道:「所以殺死你父親的兇手並不一定是用槍的名家,卻一定是你父親的朋友。」

    王大小姐不說話了,只是瞪大了眼睛,看著這個年輕人。

    她眼睛的表情,就好像是個第一次看見珠寶的小女孩。

    丁喜道:「就因為一定是朋友,所以你父親才會準備酒菜在書房裡等著他,他才有機會
忽然從身上抽出桿短槍,一槍刺入你父親的要害.就因為你父親根本連抵抗的機會都沒有,
所以連桌上的杯筷都沒有被撞倒。」

    他又慢慢地嚥了口酒,淡淡道:「這只不過是我的想法而已,我想得並不一定對。」

    王大小姐又盯著他看了很久,眼睛裡閃耀著一種無法形容的光芒,又好像少女們第一次
佩戴了珠寶一樣。

    鄧定侯微笑道:「你現在想必也明白.『聰明的丁喜』這名字是怎麼來的?」

    王大小姐沒有說話,卻慢慢地站了起來。

    現在也已夜深了,窗外閃動著的星光,就像是她的眼睛。

    風從遠山吹來,遠山一片朦朧。

    她走到窗口,眺望著朦朧的遠山,過了很久,才緩緩道:「我說過,五月十三是個很特
別的日子,並不僅是因為我父親的死亡。」

    鄧定侯道;「這一天還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王大小姐道:「我父親對自己的身體一向很保重,平時很少喝酒,可是每年到了這一
天,他都會一個人喝酒喝到很晚。」

    鄧定侯道:「你有沒有問過他為什麼?」

    王大小姐道:「我問過。」

    鄧定侯道:「他怎麼說?」

    王大小姐道:「我開始問他的時候,他好像很憤怒,還教訓我,叫我最好不要多管長輩
的事,可是後來又向我解釋。」

    鄧定侯道:「怎麼解釋?」

    王大小姐道:「他說在閩南一帶的風俗,五月十三是天帝天後的誕辰,這一天家家戶戶
都要祭把天地,大宴賓朋,以求一年的吉利。」

    鄧定侯道;「但他卻不是閩南人。」

    王大小姐道:「先母卻是閩南人,我父親年輕的時候,好像也在閩南耽過很久。」

    鄧定侯道:「我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這件事?」

    王大小姐道:「這件事他從來就很少在別人面前提起過。」  鄧定侯道:「可是…。」

    王大小姐忽然打斷了他的話,道:「最奇怪的是,每年到了五月十三這一天,他脾氣都
會變得很暴躁.本來他每天早上都耍一趟槍的,這一天連槍都不練了,從早就一個人耽在書
房裡。」

    鄧定侯道:「你知不知道他在書房裡幹什麼?」

    王大小姐道:「我去偷看過幾次通常他只不過坐在那裡發怔,有一次我卻看見他居然畫
了一幅畫。」

    鄧定侯道;「畫的是什麼?」

    王大小姐道:「畫完之後,他本來就好像準備把那幅畫燒了的,可是看了幾遍後,又好
象捨不得,就把那幅畫捲好,藏在書架後面腹壁中的一個秘密的鐵櫃裡。」

    鄧定侯道:「你當然也看過了。」

    王大小姐點點頭道:「我雖然看過,卻看不出什麼特別的地方來,他畫的只不過是幅普
通的山水,白雲青山,風景很好。」

    丁喜忽然問道:「這幅畫還在不在?」

    王大小姐道:「不在了。」

    丁喜失望地皺起了眉。

    王大小姐道:「我父親去世的時候,我又打開了那鐵櫃,裡面收藏的東西一樣也沒有
少,偏偏就只有這幅不值錢的畫,居然不見了。」

    丁喜道:「你知不知道是誰拿走的?」

    王大小姐搖搖頭,道;「可是我已將那圖畫看得很仔細,我小的時候也學過畫。」

    丁喜眼又亮了,道;「現在你能把這幅畫再一模一樣的畫出來看看嗎?」

    王大小姐道:「也許我可以試試看的。」

    她很快就找來筆墨和紙,很快的就畫了出來一一

    藍天白雲,白雲下一片青色的山崗.隱約露出一角紅樓。

    王大小姐放下了筆,又看了幾遍,顯得很滿意:「這就是了.我畫的就算不完全像,也
差不了多少。」

    丁喜只看了一眼,就轉過頭來,淡淡的道:「這幅畫的確沒有什麼特別,像這樣的山
水,天下也不知有多少。」

    王大小姐道:「可是,這幅畫上還有八個很特別的字。」

    鄧定侯道:「寫的是什麼?」

    王大小姐又提起筆。

    『五月十三,遠避青龍。」

    青龍!

    看到這兩個字,鄧定侯的臉色竟像是忽然變得很可怕。

    王大小姐轉過頭來,凝視著他.緩緩道:「家父在世的時候,常說他朋友之間,見識最
廣的人,就是神拳小諸葛。」

    鄧定侯笑了笑,笑得卻很勉強。

    王大小姐道;「我知道他老人家從來不會說謊話,所以...」

    鄧定侯忽然歎了口氣,道:「你究竟想問我什麼?」

    王大小姐道;「你知不知道青龍會?」

    她忽然問出這句話,鄧定侯竟好像又吃了—驚。

    青龍會!

    他當然知道青龍會。

    可是他每次聽到這組織的時候,背上都好像有條毒蛇爬過。

    王大小姐盯著他,緩緩道:「我想你一定知道的.據說近三百年以來,江湖中最可怕的
組織就是青龍會。」

    鄧定侯沒有否認,也不能否認。

    因為的確是事實。

    沒有人知道青龍會是怎麼組織起來的.也沒有人知道這組織的首領是誰。

    可是每個人都知道.青龍會組織之嚴密,勢力之龐大.手段之毒辣,絕沒有任何幫派能
比得上。

    王大小姐道:「據說青龍會的秘密分舵遍佈天下,竟多達三百六十五處。」

    鄧定侯道:「哦。」

    王大小姐道:「一年也恰巧有三百六十五天,所以青龍會就以日期來作為他們分舵的代
號,『五月十三』,想必就是他們的分舵之—。」

    鄧定侯道;「難道你認為青龍會和你父親的死有什麼關係?」

    王大小姐道:「他雖然已是個老人,耳目卻還是很靈敏,那天我在外面偷看的時候,他
也許早就發現了。」

    鄧定侯道:「難道你認為那幅畫是他故意畫給你看的嗎?」

    王大小姐道;「很可能。」  鄧定侯道:「他為的是什麼?」

    王大小姐道:「也許他以前在閩南的時候,和青龍會結下了怨仇,他知道青龍會—定會
派人來找他,所以就用這法子來警告我。」  鄧定侯道:「可是……」

    王大小姐打斷了他的話,道:「他活著時雖然不願意跟我說明,卻又怕不明不白的遭了
別人暗算,所以才故意留下這條線索,讓我知道害他的人就是『五月十三』,這秘密的組織
就在這麼樣一片青色的山崗裡。」

    鄧定侯歎道:「就算真的如此,你也該忘了下面四個字。」  遠避青龍,

    王大小姐緊握著雙手,眼裡已有了淚光,道:「我也知道青龍會的可怕,但我卻還是不
能不為他老人家報仇的。」

    鄧定侯道:「你有這麼大的力量?」

    王大小姐道:「不管怎麼樣,我都要試試。」

    她用力擦了擦淚痕,又道:「現在我只恨不知道這片青色的山崗究竟在哪裡。」

    鄧定侯道:「別的事難道你都已知道?」

    王大小姐道;「我至少已知道『五月十三』這分舵的老大是誰了。」

    鄧定侯聳然動容道:「是誰?」

    王大小姐沒有直接回答這個問題,緩緩道:「這個人的確是我父親的朋友,那天晚上我
父親的確在等著他。」

    她轉過臉,凝視著丁喜,道:「有些事我本來都沒有想到,可是剛才你的確讓我忽然想
通了很多事情。」

    丁喜淡淡道:「我剛才也說.我的想法並不一定正確。」

    王大小姐勉強笑了笑,忽又問道;「你知不知道我為什麼沒有到熊家大院去?」

    丁喜冷冷道:「大小姐說去就去,說不去就不去,根本就不必要有什麼理由。」

    王大小姐道:「我有理由。」

    她好像沒有聽出丁喜話中的刺,居然一點也不生氣,接著又道;「因為那天早上,我忽
然在路上看見了一個人。」

    丁喜道:「路上有很多人。」

    王大小姐道:「可是這個人卻是我做夢也想不到會在這裡看見的。」

    丁喜道:「哦。」

    王大小姐道;「那時候天還沒有完全亮,他臉上又戴著個人皮面具,一定想不到我會認
出他來.但我卻還是不能不特別小心。」

    丁喜道;「為什麼?」

    王大小姐道;「因為我那時就已想到,我父親很可能就死在他手裡的,他若知道我認出
了他,一定也不會放過我。」

    丁喜道:「所以嚇得你連熊家大院都不敢去。」

    王大小姐眼圈又紅了,咬著嘴唇道:「因為我知道我自己絕不是他的對手。」

    鄧定侯忍不住道:「他究竟是誰?」

    王大小姐又避開了這問題,道:「但那時我還沒有把握確定。」  丁喜道:「現在
呢?」

    王大小姐道:「剛才我聽了你的分析後,才忽然想到,我父親死的那天晚上,在書房裡
等的人一定就是他。」

    丁喜道;「現在你已有把握能確定?」  王大小姐道;「嗯。」

    丁喜道:「但你卻還是不敢說出來。」

    王大小姐道:「因為…。『因為我就算說了出來,你們未必會相信的。」

    丁喜道;「那麼,你就不必說出來了。」

    他自己倒了杯酒,自斟自飲.居然好像真的不想聽了。

    王大小姐道:「可是書房裡卻還留著他的藥味,我一嗅就知道他曾經來過。」

    現在丁喜無論怎麼諷刺她;她居然能忍得住.裝作聽不見:「昨天早上我遇見他的時
候,他恰巧用過那種藥,我遠遠的就嗅到了,所以我根本不必看清他的臉,也知道他是
誰。」

    她接著又道:「就因為他有這種病,所以他呼吸的聲音也跟別人不同,你只要仔細聽過
兩次,就一定可以分辨出來。」

    鄧定侯雖然沒有開口,但臉上的表情卻已無疑證實了她的話。

    他實在沒有想到這位從小嬌生慣養的大小姐,竟是個心細如髮的人。

    王大小姐盯著他,道;「我想你如果見到他.就一定可以分辨得出。」

    鄧定侯只有點頭。

    王大小姐道:「五月十三距離七月還有四十七天.這段時間已足夠讓他趕回關外,等著
你去接他。」

    鄧定侯道;「可是今年...」

    王大小姐道:「我也知道他是在兩個多月前出關的,這段時間也足夠讓他偷偷地溜回
來。」

    鄧定侯長長吐了口氣,道;「你說的並不是沒有道理.但你卻忘了一點。」

    鄧定侯道:「百里長青和你父親的交情不錯,他為什麼要害死你父親?」

    王大小姐道:「也許因為我父親堅決不肯參加你們的聯盟.而且很不給他面子,所以他
懷恨在心;也許因為他是青龍會  『五月十三』的舵主,想要挾我父親做一件事,我父親不
答應,他就下了毒手。」

    鄧定侯道:「難道你巳認定他是兇手?」

    王大小姐又握緊雙拳,道;「我想不出別的人。」

    鄧定侯道:「可是你的理由實在不夠充足,而且根本沒有證據。」

    王大小姐道;「所以我一定要找出證據來。」

    她又補充著道:「要找出證據來,就得先找到百里長青,因為他本來就是個活證據。」

    鄧定侯道;「你知道他現在在哪裡?」

    王大小姐道;「一定就在那片青色的山崗上。」

    鄧定侯道:「你知道這片山崗在哪裡?」

    王大小姐道;「我不知道。」

    她黯然歎息.又道:「何況,就算我能找到這地方,就算我能找到百里長青,我也絕不
是他的對手,所以……」

    鄧定侯道:「所以你一定要先找個幫手。」

    王大小姐道:「而且要找個有用的幫手。」

    鄧定侯道:「你準備找我?」

    王大小姐道:「不是。」

    她的回答簡單而乾脆,她實在是個很直爽的人。

    鄧定侯笑了,笑得卻有點勉強。

    這是件麻煩事,能避免最好.但也不知為了什麼,他心裡卻又覺得有點失望。

    王大小姐道:「百里長青不但武功極高,而且是條老狐狸。」

    鄧定侯道;「所以你一定要找個武功比他更高的幫手,而且還是條比老狐狸更狡猾的小
狐狸。」

    王大小姐點點頭.眼睛已開始盯著丁喜。

    丁喜在喝酒.好像根本就沒聽見他們說了些什麼。

    鄧定侯瞄他一眼,微笑道:「而且這個人還得會裝傻。」

    王大小姐忽然站起來向丁喜舉杯,道;「經過了那些事後.我也知道你絕不會幫我的忙
的,可是為了江湖道義.我還希望你答應。」

    丁喜道;「答應你什麼?」

    王大小姐道:「幫我去找百里長青,查明這件事的真象。」

    丁喜看著她,忽然笑了,但卻絕不是那種又親切,又討人喜歡的微笑。

    他笑得就像是把錐子。

    王大小姐還捧著酒杯,站在那裡,嘴唇好像已被被咬破了。

    丁喜道:「你並不是個糊塗人,我希望你能明白一件事。」

    王大小姐道:「你說。」

    丁喜道:「連你自己親眼看見的事,都未必正確,何況是用鼻了嗅出來的?就憑這一
點,你就說人定是兇手,除了你自己外,只怕沒有第二個人相信。」

    王大小姐捧著酒杯的手已開始發抖,道:「你……你也不信?」

    丁喜道:「我只相信自己。」

    王大小姐道;「那麼你為什麼不自己去查出真像來?」

    丁喜冷冷道:「因為我只有一條命.我還不想把這條命送給別人,更不想把它送給
你。」

    他忽然站起來,掏出錠銀子,擺在桌上:「我喝了七杯酒,這是酒錢,我們誰也不欠誰
的。」

    說完了句話,他就頭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王大小姐臉色已發青,一把抓起桌上的銀子.好像想用力摔出去,最好能摔在丁喜的鼻
子上。

    但是她這隻手又慢慢地放下,居然還把這錠銀子收進懷裡,臉上居然還露出微笑。

    鄧定侯反而怔住了,忍不住道;「你不生氣?」

    王大小姐微笑道:「我為什麼要生氣?」

    鄧定侯道:「你為什麼不生氣?」

    王大小姐道:「百里長青的確是個可怕的人.青龍會更可怕,我要他做這麼冒險的事,
他當然應該考慮考慮。」

    鄧定侯道:「他好像並不是考慮,而是拒絕。」

    王大小姐道:「就算他現在拒絕了我,以後還是會答應的。」  鄧定侯道:「你有把
握?」

    王大小姐眼睛裡更發著光,道:「我有把握,因為我知道他喜歡我。」  鄧定侯道:
「你看得出?」

    王大小姐道;「我當然看得出,因為我是個女人,這種事只要是女人就一定能看得出
的。」

    鄧定侯又笑了,大笑:「這種事就算男人也一樣看得出的。」

    他人笑著走出去,追上丁喜。

    丁喜道:「你看出了什麼事?」

    鄧定侯笑道:「我看出前面好像又有個大洞,不管你怎麼避免,遲早還是會掉下去
的。」

    丁喜板著臉,冷冷道;「你看錯了。」

    鄧定侯道:「哦?」

    丁喜道:「掉下去的那個人不是我,是你!」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