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封信的秘密            

    (一)

    夕陽滿天。

    丁喜和鄧定侯在夕陽下往前走.汗水已經濕透了衣服。

    現在他們的車已破了,馬已跛了.連趕車的都已被鄧定侯趕走。

    所以他們現在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他們自己的兩條腿。

    大路上居然連一輛空車都沒有。

    鄧定侯歎息著,喃喃道:「夕陽好,尤其是夏日的夕陽,我一向最欣賞。」

    丁喜道;「可是你現在已知道,就算在最美的夕陽下要用自己的兩條腿趕路,滋味也不
好受。」

    鄧定侯擦了擦汗,苦笑道:「實在不好受。」

    丁喜凝視著遠方,限睛裡帶著深思之色.緩緩道:「你若肯常常用自己的兩條腿四處去
走走,一定還會發現很多你以前想不到的事。」

    鄧定侯道;「哦?」

    丁喜道:「我本該帶你到亂石崗看看。」

    鄧定侯道:「亂石崗?」

    丁喜道:「那裡有幾十個婦人童子,天天在烈日下流汗流淚,卻連飯都吃不飽。」

    鄧定侯道:「為什麼?」

    丁喜冷冷道:「你應該知道為了什麼。」

    鄧定侯道:「你說的是沙家兄弟的孤兒寡婦?」

    丁喜道:「就因為他們想劫五犬旗保的鏢,所以死了也是白死,就因為那些孤兒寡婦們
是沙家的人,所以挨餓受罪都是活該,江湖中既不會有人同情他們,也不會有人為他們出來
說一句話。」

    鄧定侯終於明白,苦笑道:「你出手劫我們的鏢,就是為了要救濟他們?」

    丁喜冷笑道:「他們難道不是人?」

    鄧定侯道:「你難道不能用別的法子。」

    丁喜道:「你要我用什麼法子?難道要那些七八歲的孩子做保鏢?難道要那些年輕的寡婦
跑到妓院裡去接客?」  鄧定侯不說話了。

    丁喜也不開口了.兩個人慢慢的往前走,顯得都有很多心事。

    他們做的事,都是他們自己認為應該去做的,可是現在卻連他們自己也分不清是誰對?
誰錯?

    ——也許「對」與「錯」之間,本就很難分出一個絕對的界限來。

    夕陽已淡了,蹄聲驟響.三騎快馬從他們身邊飛馳而過。

    馬上人意氣飛揚.根本就沒有將這兩個滿身臭汗的趕路人看在眼裡。

    鄧定侯卻看見了他們,忽然笑了笑,道:「你知道這三個人是誰?」  丁喜搖搖頭。

    鄧定侯道;「他們全都是歸東景鏢局裡的第三流鏢師,平時看見了我,在二丈以外就會
彎腰的。」

    丁喜也笑了笑,道:「只可惜你現在是倒霉的時候。」

    一個人既有得意的時候,就一定也有倒霉的時候.無論什麼人都一樣。

    鄧定侯微笑道:「所以我一點也不生氣。。

    健馬馳過,塵土飛揚,一張紙飄飄地落了下來,落在他們面前。

    丁喜已走過去,忽然又回身撿了起來,眼睛裡忽然發了光。

    鄧定侯道:「這是從他們身上掉下來的7」

    丁喜道:「嗯。」  鄧定侯道:「我看看。」

    他只看了一眼,臉上也露出種很奇怪的表情,因為他一眼就看見了八個令他觸目的字;
「雙槍客決鬥霸王槍」。  他接著看下去:

    「日月雙槍;岳.

    日槍重二十一廳,長四尺五寸,月槍重十七廳半,長三尺九寸,

    霸王槍:王,

    長一丈三尺七寸重七十三斤,

    決戰時刻:  七月初五,午時.  地點:東陽城,熊家大院,

    公正人;

    熊九太爺,  旁證:  「活陳平」陳准,  「立地分金」趙大秤,

    戰後講評:  「小蘇秦」蘇小波。  巡場:「大力金剛」王虎,  「小仙靈」萬通。
歡迎觀戰,保證精彩,  「憑券人院,每券十兩。」

    看到最後八個字,鄧定侯笑了。  丁喜早就笑了。

    鄧定侯搖著頭笑道:「這哪裡還像是武林高手的決鬥,簡直就像是賣狗皮膏藥的。」

    丁喜道:「萬通的本身,本來就是賣狗皮膏藥的。」

    鄧定侯道:「哦?」

    丁喜道:「他還有個外號,叫無孔不入,只要有點機會能弄錢,他就不會錯過,這一定
又是他玩的把戲。」

    鄧定侯道:「你認得他?」

    丁喜道:「這些人我全都認得出來。」

    鄧定侯道:「哦。」

    丁喜苦笑道:「餓虎崗真正的老虎最多只有兩條,其餘的不是老鼠.就是耗子,談不上
一個會鑽洞。」

    鄧定侯道:「他們都是餓虎崗的人?」

    丁喜點點頭,道;「這些人裡面.卻只有日月雙槍岳麟還勉強可以算是條老虎。o

    鄧定侯道:「我聽說過這個人的名頭,以他的身份,怎麼會讓小仙靈做這種事?」

    丁喜道:「萬通不但是隻老鼠,還是隻狐狸,老虎豈非總是會被狐狸耍得團團轉?」

    鄧定侯道:「還有熊九….」

    丁喜道:「熊九雖然是條好漢,可是別人只要給他幾頂高帽子—戴,他就糊塗了。」

    鄧定侯笑著道:「小蘇秦當然一定很會給人高帽子戴的。」

    丁喜道;「他本來就是餓虎崗的說客,陳准、趙大稱和我是分贓的,王虎的打手。你若
剝開他們外面一層皮,就會發現他們裡面什麼都沒有。」

    鄧定侯道;「你好像對他們並不太欣賞。」

    丁喜並不否認。

    鄧定侯道:「但你卻也是餓虎崗上的人。」

    丁喜笑了笑,道:「狐狸並不一定要喜歡狐狸,耗子也不一定要喜歡耗子。」

    鄧定侯盯著他,道:「你也是耗子?」

    丁喜微笑道:「我若是耗子,你豈非就是條多管閒事的狗?」

    鄧定侯笑了,苦笑。

    ——狗捉耗子,多管閒事。

    他忽然發覺自己的鬧事確實管得太多了些。

    「就連這件事我都不該問。」他拋開了手裡的這張紙。

    他苦笑道;「他們是雙槍斗單槍也好.是餓虎鬥母老虎也好,跟我一點兒關係都沒
有。」

    丁喜道:「有關係。」

    鄧定侯道:「有?」

    丁喜道:「餓虎崗並不是個可以容人來去自如的地方,從前山到後山,一共三十六道暗
卡,十八隊巡邏,我本來實在沒把握帶你上去。」

    鄧定侯道:「現在你難道已有了把握?」

    丁喜點點頭,笑道;「老虎要出山去跟母老虎決鬥,那些大狐狸、小狐狸,大耗子、小
耗子.當然也一定會願著去看熱鬧的。」

    鄧定侯眼睛也亮了,道:「所以七月初五那天,餓虎崗的防衛,一定要比平時差得
多。」

    丁喜道:「一定。」

    鄧定侯道:「所以我們正好乘機上山去。」

    丁喜道; 「一點兒也不錯。」

    鄧定侯笑道:「想不到王大小姐居然也替我們做了件好事。」

    丁喜忽然不笑了,冷冷道:「只可惜這件事,對她自己連一點兒好處都沒有。」

    鄧定侯道;「你認為她絕不是岳麟的對手?」

    丁喜歎了口氣,道:「她不是。」

    丁喜道:「假如她自己還有點自知之明,也應該知道的。」

    鄧定侯歎道:「所以我實在不懂,她為什麼一定要找上江湖中這些最扎手的人物?」

    丁喜道:「你不懂,我懂。」  鄧定侯道:「你懂?」

    丁喜道:「嗯。」

    鄧定侯道:「你說她是為了什麼?」  丁喜道:「她瘋了。」

    鄧定侯也不能不承認:「就算她還沒有完全瘋,多多少少也有一點瘋病。」

    丁喜道:「你若遇見了一條發瘋的母老虎.你怎麼辦?」

    鄧定侯道;「躲開她,躲得遠遠的。」

    丁喜道;「一點兒也不錯。」

    (二)

    丁喜算準了一件事,就很少會算錯的。

    所以他是聰明的丁喜。

    他算準了七月初五那天.餓虎崗的防守果然很空虛,他們從後面一條小路上山,竟連一
處埋伏都沒有遇見。

    「這條路本來就很少有人知道。」

    崎嶇陡峭的羊腸小路,荒草掩沒,後山的斜坡上,一片荒墳。

    「做保鏢的人,只知道保鏢的常常死在強盜手裡,卻不知道強盜死在保盜手裡的更
多。」

    鄧定侯沒有開口。

    面對著山坡上的這一片荒墳,他也不禁在心裡問自己:「是不是所有的強盜全都該
死?」

    丁喜道:「埋在這裡的,全部是強盜,我本不該把那六個理在這裡的。」

    鄧定侯道:「因為他們不是強盜?」

    丁喜淡淡道:「因為他們比強盜更卑鄙、更無恥,至少強盜還不會出賣自己的朋友。」

    鄧定侯道:「你認為我們一定是被朋友出賣了的?」

    丁喜道:「除了你自己之外.還有誰知道你那趟鏢的秘密?」

    鄧定侯道:「還有四個人。」

    丁喜道:「是不是百里長青、歸東景、姜新、西門勝?」

    鄧定侯道:「是。」

    丁喜道;「他們是不是你的朋友?」

    鄧定侯道:「若說他們四個人當中,有一個是奸細,我實在不能相信。」

    丁喜道:「若不是他們這四個人,就一定是另外那個人了。」

    鄧定侯道:「另外那個人是誰?」

    丁喜道:「是你。」

    鄧定侯只有苦笑。

    知道那些秘密的,確實只有他們五個人.沒有第六個。

    丁喜的嘴在說話,手也沒有閒著,他的話裡帶著譏諷,手裡卻帶著鋤頭。

    鋤頭比他的舌頭動得還快。

    現在六口棺材都已挖了出來.——每口棺材裡都有一個死人。

    丁喜用袖子擦著汗。

    丁喜道:「你為什麼還不打開來看看?」

    鄧定侯也在用袖子擦著汗,他的汗好像比丁喜的還多。

    丁葛道:「你是不是不敢看?」

    鄧定侯道:「為什麼不敢?」

    丁喜道:「因為你怕我找出那個奸細來.因為他很可能就是你最好的朋友。」

    鄧定侯終於歎了口氣,道:「我的確有點怕,因為我...」

    他沒有說下去。

    剛打開第一口棺材,他就怔住。

    他眼睜睜地看著棺材裡的死人,棺材裡這個死人好像也在眼睜睜地看著他。  丁喜道:
「你認識這個人?」

    鄧定侯點點頭,道:「這人姓錢,是『振威』的重要人物。」  丁喜道:「振威是不是
歸東景鏢局的?」  鄧定侯道:「嗯。」

    丁喜道;「你知不知道他的鏢局裡有人失蹤?」  鄧定侯搖搖頭。

    他已打開了第二口棺材,又怔住:「這人叫阿旺。」  「阿旺是誰?」  「是我家的花
匠。」鄧定侯苦笑。  「你也不知道他失蹤了?」

    「我已經有七八個月沒回家去過。」  丁喜只有苦笑。

      第三個人是「長青」的車伕,第四個人是姜家的廚子,第五個人是「威群」的鏢
伙.第六個人是替西門勝洗馬的。

    丁喜道;「這六個人現在你己全看見,而且全部都認得。」  鄧定侯道:「嗯。」

    丁喜道:「可惜你看過了也是白看,連一點用也沒有。」  鄧定侯道:「不過,幸好還
有六封信。」  丁喜道;「這六封信都是一個人寫的?」  鄧定侯道:「嗯。」  丁喜道:
「你看出這是誰的筆跡嗎?」  鄧定侯道:「嗯。」  丁喜的眼睛亮了。

    鄧定侯忽然笑了笑,笑得很奇怪:「這個人的宇不但變得好.而且有幾筆變得很怪,別
人就算要學,也很難學會。」  丁喜道:「這個人究竟是誰?」

    鄧定侯笑得很奇怪,慢慢地伸出一根手指,指著自己的鼻子。  『這個人就是我。」
「這個人就是你?」

    丁喜想叫,沒有叫出來;想笑,又笑不出一一這件事並不好笑,一點也不好笑。

    事實上,這件事簡直可以讓人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哭出來。  鄧定侯笑的樣子就並不
比哭好看。

    丁喜盯著他.上上下下看了好幾遍,忽然問道:「你自己會不會出賣自己?」  鄧定侯
道:「不會。」

    丁喜道;「這六封信是不是你寫的?」  鄧定侯道,「不是。」  丁喜一句話都不再
說,扭頭就走。  鄧定侯就跟著他走。

    走了一段路,兩人的衣服又都濕透.丁喜歎了口氣,道;「其實我們走這一趟也並不是
完全沒有收穫的。」  鄧定侯道;「哦?」

    丁喜道:「我至少總算得到個教訓。」

    鄧定侯道:「什麼教訓?」

    丁喜道:「下次若有人叫我在這種天氣裡,冒著這麼大的太陽,走這麼遠的路,來找六
個死人探聽—件秘密,我就……」

    鄧定侯道:「你就踢他一腳?」

    丁喜道:「我既不是騾子,也不是小馬,我不喜歡被人踢,也從來不踢人。」

    鄧定侯道:「那麼你就怎樣?」

    丁喜誼:「我就送樣東西給他。」

    鄧定侯道:『你準備送給他什麼東西?」

    丁喜道;「送他一個人。」

    鄧定侯道:「人?」

    丁喜道:「一個他心裡喜歡.嘴裡卻不敢說出來的女人。」

    鄧定侯笑了,道:「你說的女人是不是那位王大小姐?」

    丁喜也笑了,道:「一點兒也不錯。」

    鄧定侯道:「因為王大小姐已經瘋了。」

    丁喜笑道:「這個人叫我做這種事,當然也有點瘋病,他們兩人豈非正是天生的一
對?」

    鄧定侯大笑,道;「這個人當然就是我。」

    丁喜故意歎了口氣,道:「你既然一定要承認,我也沒法子。」

    鄧定侯道:「反正我嘴裡就算不說出來,你也知道我心裡一定喜歡得要命。」

    丁喜道:「答對了。」

    鄧定侯道:「只不過還在擔心一件事。」

    丁喜道;「什麼事?」

    鄧定侯道:「若有人真的把王大小姐送給了我,你怎麼辦呢?」

    丁喜又不笑了,板著臉道:「你放心,世上的女人還沒死光,我也絕不會出家當和尚
去,我一向不吃素。」

    鄧定侯笑道:「素雖然不吃,醋總是要吃一點的。」

    丁喜用眼角瞄著他,道:「我只奇怪一件事。」

    鄧定侯道:「什麼事?」

    丁喜道;「江湖中為什麼沒有人叫你滑稽的老鄧?」

    他們下山的時候,居然也沒有遇見埋伏暗卡,這個「可怕的餓虎崗」竟像是已變成了個
任何人都可以隨便上去逛逛的地方。

    只可惜逛也是白逛。

    鄧定侯道:「除了這個教訓外,你看看還有什麼別的收穫?」

    丁喜道;「還有一肚子氣,一身臭汗。」

    鄧定侯道:「那麼,現在我還可以讓你再得到一個教訓。」

    丁喜道:「什麼教訓?」

    鄧定侯道;「你以後聽人說話,最好聽清楚些,不能只聽一半。」

    丁喜不懂。

    鄧定侯道:「我只說我筆跡很少有人能學會.並不是說絕對沒有人能學會。」

    丁喜的眼睛又亮了。

    鄧定侯道;「至少我知道有個人能模仿我寫的宇, 幾乎連我自己也分辨不出。」

    丁喜道:「這個人是誰?」

    鄧定侯道;「是歸大老闆歸東景。」

    丁喜大笑道:「是他?」

    鄧定侯道;「這個人從外表看來.雖然有點傻頭傻腦,好像很老實的樣子.其實卸是個
絕頂聰明的人.連我都上過他的當。」

    丁喜道:「你上過他什麼當?」

    鄧定侯道:「有一次他假冒我的筆跡.把我認得的女人全都請到我家裡,我一走進門,
就看見七八十個女人全都打扮得花技招展的,坐在我的客廳裡,我的老婆已氣得頸子都粗
了,三個多月沒有跟我說過一句話。」

    丁喜忍住笑,道:「他為什麼要開這種玩笑?」

    鄧定侯恨恨道:「這老烏龜天生就喜歡惡作劇,天生就喜歡別人難受著急。」

    丁喜終於忍不住大笑,道:「可是你相好的女人也未免太多了一點兒。」

    鄧定侯也笑了,道:「不但人多,而且種類也多,其中還有幾個是風月場中有名的才
女,連他們都分不出那些信不是我寫的,可見那老烏龜學我的字,實在已可以亂真。」

    丁喜道;「所以雖然他害了你一下,卻也幫了你—個忙。」

    鄧定侯道:「幫了我兩個忙。」  丁喜道:「哦?」

    鄧定侯道:「他讓我清清靜靜地過了三個月的太平日子,沒有聽見那母老虎囉嗦半
句。」

    丁喜道:「這個忙幫得實在不小。」

    鄧定侯目光閃動,道:「現在他又提醒了我,那六封信是誰寫的。」

    丁喜的眼睛裡也在閃著光,道:「你們的聯營鏢局,有幾個老闆?」

    鄧定侯道:「四個半。」

    丁喜道:「四個半?」

    鄧定侯道:「我們集資合力,嫌來的利潤分成九份,百里長青、歸東景、姜新、和我各
佔兩份,西門勝佔一份。」

    丁喜道:「所以歸東景自己也是老闆之一。」

    鄧定侯道:「他當然是的。」

    丁喜道:『他為什麼要自己出賣自己?」

    鄧定侯沉吟著.道:「我們一趟十萬兩的漂,只收三千兩公費。」

    鄧定侯道;「扣去開支,純利最多只有一千兩,分到他手上,已只剩下三百多兩。」

    丁喜道:「可是我劫下這趟鏢之後,就算出手時要打個對折,他還是可以到手一萬
兩。」

    鄧定侯道;「一萬兩當然比三百兩多得多,這筆賬他總能算得出來的。」

    丁喜笑道;「我也相信他一定能算得出,近年來他幾乎可算是江湖第一巨富.他那些錢
當然不會真的是從天上掉下來的。」

    鄧定侯道:「而且他自己也說過,他什麼都怕,銀子他絕不怕多,女人也絕不怕多。」

    丁喜笑道:「我也不怕。」

    鄧定侯道;「我卻有點怕。」

    丁喜道:「怕什麼?」

    鄧定侯歎道:「這種事本來就很難找出真憑實據,我只怕他死不認賬,我也沒法子讓他
說實話。」

    丁喜道:「我有法子。」

    鄧定侯道:「我們幾時去動手?」

    丁喜道;「現在就走。」

    鄧定侯道:「誰去動手?」

    丁喜眨了眨眼,道;「那老烏龜的武功怎麼樣?」

    鄧定侯道:「也不能算太好,只不過比金槍徐好一點兒。」

    丁喜道:「一點兒是多少?」

    鄧定侯道:「一點兒的意思,就是他只要用手指輕輕一點,金槍徐就得躺下。」

    丁喜好像已笑不出來了。

    鄧定侯道:「據說他還有十三太保橫練的功夫,卻也練得不太好,有次我看見有個人只
不過在他背上砍了三刀,他就已受不了。」

    丁喜道:「受不了就怎麼辦?」

    鄧定侯道:「他就回身搶過了那個人的刀,一下子拗成了七八段。」

    丁喜道;「後來呢?」

    鄧定侯道;「然後他就跟我們到珍珠樓喝酒。」

    丁喜道:「他被人砍了三刀,還能喝酒?」

    鄧定侯道:「他喝得並不多,因為他急著要小珍珠替他抓癢。」

    丁喜道:「抓癢?替他抓什麼癢?」

    鄧定侯道:「當然是要抓他的背。」

    丁喜怔了半天.忽然笑道:「我知道了。」

    鄧定侯道:「知道了什麼?」

    丁喜道:「知道應該誰去動手了。」  鄧定侯道:「誰?」

    丁喜道:「你。」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