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小姐            

    (一)  她就是霸王槍?

    這桿槍長約一丈三尺餘.至少比她的人要高出一倍多。

    這桿槍重七十三斤余.也遠比她的人重。  她真的就是霸王槍?

    金槍徐不信,丁喜不信,鄧定侯也不信,無論誰都不會相信。

    但是他們又不能不相信。

    金槍徐試探著問:「姑娘貴姓?」

    「姓王。」

    「勞名?」

    「王大小姐。」

    金槍徐笑了笑,道:「這當然不是你的真名字。」

    喝酒的女孩子板著臉道:「你用不著知道我的名字,你只要記住『霸王槍王大小姐』這
七個字就行了。」  金槍徐道:「這七個字倒很容易記得住。」

    王大小姐道:「就算你現在還記不住,以後也一定會記住的。」  金槍徐道;『哦?」

    王大小姐冷冷道;「你身上多了個傷口後,就一定永遠也忘不

    金槍徐大笑,道:「你約戰比槍,莫非就要我記住這七個字?」

    王大小姐道:「不但要你記住,也要江湖中人人都知道,霸王槍並沒有絕後。」

    金徐槍道:「王老爺子呢?」

    王大小姐咬著嘴唇,臉色更蒼白,過了很久,才大聲道;「我爸爸已經死了,他老人家
雖然沒有兒子,卻還有個女兒。」

    她說話的聲音就像是吶喊。

    也許這句話並不是說給屋子裡的人聽的,她吶喊,只是她生怕她遠在天上的父親聽不
見。

    ——女兒並不比兒子差。

    這件事她一定要證明給她父親看。

    「一槍擎天」王萬武真的死了?

    像那麼樣一個比石頭還硬朗的人,怎麼會忽然就死了?

    鄧定侯在心裡歎息,忍不住道:「令尊一向身體康健,怎麼會忽然仙去?」

    王大小姐瞪眼道:「你管不著。」

    鄧定侯勉強笑道:「在下鄧定侯,也可算是令尊的老朋友。」

    王大小姐道:「我知道你認得他,但你卻不是他的朋友.他死的時候已連一個朋友都沒
有。」

    她美麗的眼睛裡,忽然湧出了淚光,心裡彷彿隱藏著無數不能對人訴說的委曲和悲傷。
這是為什麼?

    是不是因為她父親死得並不平靜?

    丁喜忽然道:「王老爺子去世後,姑娘想必一定急著要揚名立威,所以才找上徐三爺
的?」

    王大小姐又咬了咬嘴唇,忍住眼淚,道:「我要找的不止他一個。」

    丁喜道:「哦?」

    王大小姐道:「從這裡開始,往前面去,每個使槍的人我都要會  會。」

    丁喜笑了笑道:「若是姑娘在這裡就已敗了呢?」

    王大小姐連想都不想,立刻大聲道;「那麼我就死在這裡。」

    丁喜淡談道:「為了這一點兒虛名,大小姐就不措用生命來拼,這也未免做得太過份了
吧。」

    王大小姐瞪起眼睛,怒道:「我高興這麼做.你管不著!」

    她忽然扭轉身,抄起了桌上的霸王槍。

    她的手指纖纖,柔若無骨。

    可是這桿七十三斤重的霸王槍.竟被她一伸手就抄了起來。

    她抄槍的動作不但乾淨利落.而且姿勢優美。

    金槍徐脫口道:「好!」

    王大小姐道:「走!」

    她的腰輕輕一扭,一個箭步就竄了出去。

    金槍徐看著她竄到外面的院子裡.忽然長長的歎了口氣。

    丁喜道:「你看她的身手如何?」

    金槍徐道:「很好。」

    丁喜道:「你沒有把握勝他?」

    金槍徐又歎了口氣,道:「我只不過有點兒後悔。」

    丁喜道:「後悔什麼?」

    金槍徐淡淡道:「我本不該著急料理後事的。」

    院子裡陽光燦爛。

    他們走出去.別的人當然也全都跟著出去。屋子裡已只剩下四個人。

    小馬還是癡癡地坐在那裡,癡癡地看著。

    那喝茶的女孩子垂著頭,紅著臉,竟似也忘了這世上還有別人存在。

    鄧定侯在門後拉著丁喜的手.道:「王老頭的脾氣雖壞,人卻不壞。」

    丁喜道:「我知道。」

    鄧定侯道:「不管怎麼說,他都是我的朋友,老朋友。」

    丁喜道:「我知道。」

    鄧定侯道;「所以……」

    丁喜道:「所以你才能看著他的女兒死在這裡。」

    鄧定侯點點頭,長歎道:「可措這位王大小姐卻絕不是金槍徐的對手。」

    丁喜道:「哦?」

    鄧定侯道:「我知道金槍徐的功夫,的確是經驗豐富.火候老到。」

    丁喜道:「王大小姐好像也不弱。」

    鄧定侯道:「可惜她太嫩。」

    丁喜道:「難道你認為她敗了真的要會死?」

    鄧定侯道:「我也很瞭解王老頭的脾氣,這位王大小姐看來也正跟她老子一模一樣。」

    丁喜笑了笑道:「我明白了。」

    鄧定侯道:「明白了什麼?」

    丁喜道:「你是想助她一臂之力,金槍徐再強,當然還是比不上神拳小諸葛。」

    鄧定侯苦笑道:「這是正大光明的比武較技,局外人怎麼能插手?何況,看來這位王大
小姐的脾氣,一定是寧死也不願別人幫她忙的。」

    丁喜道:「那麼你是想在暗中幫她的忙,在暗中給金槍徐吃點苦頭?」

    鄧定侯歎道:「我也不能這麼做,因為….」

    丁喜道:「因為一個人有了你這樣的身份和地位,無論做什麼事都得特別謹慎小心,絕
不能讓別人說閒話。」

    鄧定侯道:「我的確有這意思,因為...」

    丁喜又打斷了他的話,道;「因為我只不過是個小強盜,無論多卑鄙下流的事都可以
做。」

    鄧定侯道;「不管你怎麼說,只要你肯幫我這次忙,我一定也會幫你一次忙。」

    丁喜看著他,臉上還是帶著那種獨特的、討人喜歡的徽笑,緩緩道:「我只希望你能夠
明白兩件事。」

    鄧定侯道:「你說。」

    丁喜微笑道:「第一,假如我要去做一件事,我從來也不想別人報答;第二.我雖然是
個強盜,卻也有很多事不肯做的,就算砍下我腦袋來,我也絕不去做。」

    他微笑著轉過身,大步走了出去,走入燦爛的陽光下。

    鄧定侯怔在那裡,怔了很久.彷彿還在回味著丁喜剛才說的那些話。

    他忽然發現他那些大英雄、大鏢客的朋友.實在有很多都比不上這小強盜。

    (二)

    現在屋子裡只剩下兩個人。

    喝茶的女孩子抬起頭,四面看了看忽然站起來,很快的走到小馬面前,叫了聲:「小
馬。」

    她叫得那麼自然,就像在於千萬萬年前就已認得小馬這個人,就好像已將這兩字呼喚過
千千萬萬次。

    小馬也沒有覺得吃驚。

    一位陌生的女孩子忽然走過來,叫他的名字,在他感覺中竟好像也是很自然的事。

    在這一瞬間.他們誰也沒有覺得對方是個陌生人。

    喝茶的女孩子道:「我聽別人都叫你小馬,所以我也叫你小馬。」

    小馬凝視著她,道:「我叫馬真,你呢?」

    喝茶的女孩子道:「我叫杜若琳,以前我哥哥總叫我小琳,你也可以叫我小琳。」

    她的膽子一向很小,一向很害羞.從來也不敢在男人面前抬起  可是現在她居然也在凝
視著小馬。  情感本是件奇妙的事,世上本就有許多無法解釋的奇妙感情。  這種感情本就
是任何人都無法瞭解的。有時甚至連自己都不能。  「小琳……小琳…小琳……」  小馬輕
輕地呼喚著,輕輕地握住了她的手。

    她纖弱的指尖在他強壯的手拿裡輕輕顫抖,可是她並沒有抽回她的手,

    小馬的人就像是在夢中,聲音也很像是在夢中來的。

    「我一直是個很孤獨的人,沒有認得你的時候,我只有一個朋友。」  「我本來也有一
個朋友。」

    「誰?」

    「王盛蘭。」小琳道:「她不但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的姐妹,有時我甚至會把她當作我
的母親,這些年來.若不是她照顧我,也許我已經……」

    小馬沒有讓她說下去,輕輕道;「我明白你的意思。」

    他的確明白,沒有人能比他明白。

    因為他和丁喜的感情.也正如她們一樣,幾乎完全一樣。

    小琳道:「所以我想求你替我做一件事。」  小馬道:「你說。」

    小琳道:「我要你替我去救她。」

    小馬道:「救你的朋友?」

    小琳點點頭,道:「別人都說她絕不是金槍徐的對手,可是她絕不能敗。」

    小馬道:「你要我幫她擊敗金槍徐。」

    小琳道:「不管你用什麼法子,我只希望你能為我做到這件事。」

    她已握緊了小馬的手。

    「我知道你一定能做到的。」

    現在他們已走出去。

    這裡本是個充滿了歡樂的地方,現在卻忽然變得說不出的空洞寂寞。

    人世間本就沒有永恆不變的事,更沒有永恆的歡樂。

    紅杏花慢慢地從後面出來,用一雙洞悉人生的眼睛目送著他們走出去,歎息著喃喃自
語:「我就知道你們只要一見面,就會互相糾纏,自尋煩惱的,我早就知道….」

    有些人就僅是釘子和磁鐵,只要一遇見,就會粘在一起。

    小馬和小琳是這樣子。

    丁喜和王小姐呢?

    紅杏花歎息著又道:「小馬這樣子已經夠糟了,可是丁喜以後只怕還要更糟,我實在不
應該讓他們見面的,我早就知道……」

    (三)

    陽光燦爛。

    發亮的長槍,在陽光下更亮得耀眼。

    藍天白雲.遠山青翠.竹簡下開滿了鮮花,蜜峰和蝴蝶在花叢中飛舞,甚至連風都在傳
播著生命的種子。

    這本是個生命孕育生命成長的季節,在這種季節裡,沒有人會想到死。

    只可借死亡還是無法避免的。

    金槍徐慢慢地解開了套在金槍上的布袋,眼圈一直在盯著他的對手。  他心裡還在想著
「死」。

    很少有人能比他更瞭解「死」的意義,因為他已有無數次接近過死亡。  ——不是我
死,就是你死。

    這就是他對於「死」的原則。

    這原則簡單而殘酷,其間絕沒有容人選擇的餘地。

    在江湖中混了二十年之後,無論誰都會被訓練成一個殘酷而自私的人。

    金槍徐也不例外,所以才活到現在。

    可是現在他面對著這個對手,實在太年輕了,年輕得連他都不忍看著她死。

    ——不是她死,就是我死!

    ——她不能敗.我又何嘗能敗?

    他在心裡歎了口氣,從布袋裡抽出了他的槍。

    金槍!

    金光燦爛,亮得耀眼。二十年來,已不知有多少人死在這耀眼的金光下。

    槍的型式削銳,槍尖鋒利,槍桿修長,就算拿在手裡不動.同樣也能給人一種毒蛇般靈
活凶狠的感覺。

    丁喜遠遠地看著,脫口而讚:「好槍!」

    鄧定侯同意:「的確是好槍。」

    丁喜道:「霸王槍若是槍中的獅虎,這桿槍就可以算是槍中的毒蛇。」

    鄧定侯道:「江湖中本來就有很多人,把這桿槍叫做蛇槍。」

    丁喜道:「據說這桿槍本來就是用黃金混合精鐵鑄成的,不但比普通的鐵槍輕巧,而且
槍身還可以隨意彎曲。」

    鄧定侯道:「所以金槍徐用的槍法,也獨具一格,與眾不同。」

    丁喜道;「我也聽說過,他用的槍法就叫蛇刺。」

    鄧定侯道:「他們家傳的槍法,本來—百零八式,金槍徐義加了四十一式,才變成現在
的蛇槍—百四十九式。」

    丁喜道:「霸王槍呢?」

    鄧定侯笑了笑.道:「霸王槍的招式,只有十三式。」

    丁喜也笑了笑,道;「真正有效的招式,一招就已足夠。」

    鄧定侯忽又歎了口氣,道:「只可惜你沒有看見當年王萬武施展他『霸王十三式』的威
風,霸王槍在他手裡.才真正是霸王槍。」

    丁喜再也沒有說什麼,因為這時決鬥已開始。

    陽光下普照的庭院.彷彿忽然變得充滿了殺氣。

    這兩桿槍都是經歷百戰、殺人無數的利器,它們本身就帶著一種殺氣。

    金槍徐的人,也正像是他手裡的槍,削銳、鋒利、精悍。

    他的眼睛始終在盯著他的對手,雙手合抱,斜握金槍。

    這正是槍法中最恭敬有禮的起手式.他已表示出他對霸王槍的尊敬。

    王大小姐卻只是隨隨便便的將大槍抱在身上,就憑這一點,也已不如金槍徐。

    一一高手相爭,尊敬自己的對手,就等於尊敬自己。

    金槍徐嘴裡露出冷笑,卻還是禮貌極恭,沉聲道:「當年王老爺子在時.在下無緣求
教,如今老成凋謝,槍在人亡.請受我一拜。」

    他左腿後曲.真的行了一禮。

    王小姐只不過點了點頭,淡淡道:「我是來找你麻煩的,你也不必對我太客氣。」

    金槍徐沉下了臉,道:「我拜的是這桿槍,並不是你。」

    王大小姐冷笑道:「你最好記住,從今以後.霸王槍就是我,我就是霸王槍。」

    金槍徐冷冷道:「在我眼中看來,王老爺子一去,霸王槍也已不在人間了。」

    王大小姐怒道:「你看不見我手裡的槍?」

    金槍徐道「這桿槍在王大小姐手裡,已只不過是桿平平常常的大鐵槍。」

    王大小姐用力咬住了嘴唇,顯然在極力控制著自己的怒氣。

    她也知道高手相爭時,若是心情激動,就隨時都可能造成致命的錯誤。

    金槍徐盯著她,又道;「在下還未到這裡來時,已將所有的後事全都料理清楚。」

    王大小姐道:「很好。」

    金槍徐悠然道:「王大小姐,你的後事,是不是也已交待好了?」

    王大小姐一張臉已氣得通紅,大聲道:「我若死這裡,自然有人替我料理後事。」

    金槍徐道:「誰?」

    王大小姐道:「你管不著。」

    她的手一掄,一丈三尺七寸三分長的大鐵槍,就飛舞而起,帶起了一陣凌厲的槍風,壓
得竹籬的花草全都低下了頭。

    金槍徐卻沒有低頭,身形一閃,已從鐵槍掄起的圓弧外滑了過去。

    丁喜歎了口氣,道:「看來這位王大小姐的確太嫩,竟看不出徐三爺是故意激她的。」

    鄧定侯卻笑了笑,道:「也許徐三爺這一著反而用錯了。」

    丁喜道:「為什麼?」

    鄧定侯道:「霸王槍走的是剛烈威猛一路,本是男子漢用的槍,王大小姐畢竟是個女
子,總不免失之柔弱。」

    丁喜同意。

    鄧定侯道:「可是她怒氣一發作起來,情況就不同了。」

    丁喜道:「哦?」

    鄧定侯微笑道:「我可以保證,他們家傳的脾氣比他們家傳的槍法還要厲害得多。」

    他們只說了七八句話,王大小姐的霸王槍已攻出三十招。

    她的槍法雖然只有十三式,可是一施展起來,卻是運用巧妙,變化無方。

    她的招式變化間雖不及蛇刺靈巧,可是那一種凌厲的槍風卻足以彌補招式變化間之不
足。

    無論誰都看不出這麼樣一個柔弱的女孩子,竟真的施展了如此剛烈威猛的槍法,竟真的
能將這秤大鐵槍揮舞自如。

    這種長槍大戈本來只適於兩軍對壘、衝鋒陷陣,若用與武林高手比武較技,就不免顯得
太笨重。

    可是她用的槍法,又彌補了這一點.無論槍尖、槍柄、槍身,都能致人的死命。而且槍
風所及之處,別人根本無法近她的身。

    她十三招攻出,金槍徐只還了六招。

    丁喜皺眉道:「看樣子徐三爺只伯是想以逸待勞.先耗盡她的力氣再出手。」

    鄧定侯又笑了笑,道:「徐三爺若真的這麼想.就又錯了。」

    丁喜道:「為什麼?」

    鄧定侯道;「霸王槍份量雖沉重,可是招式一施展開,槍的本身,就能帶動起一種力
量,她借力使力,自己的力量用得並不多。」

    這道理正如推車一樣.車予一開始往前走,本身就能帶起一股力量,推車的人反而像是
被車子拉著往前走了。

    鄧定侯道:「也因為這桿槍的份量太重,力量太大,要閃避就很不容易.所以採取守勢
的一方,用的力氣反面比較多。」

    他笑了笑.接著道:「以前有很多人都跟金槍徐有一樣的想法,想以逸待勞.所以才會
敗在霸王槍下.這其間的巧妙,若不是老頭子偷偷地告訴我,我也不明白。」

    丁喜道:「知道這其間巧妙的人,當然不會多。」

    鄧定侯道:「除了百里長青和我之外,王老頭子好像並沒有對別人說過。」

    丁喜道:「因為你們是他們的朋友?」

    鄧定侯道:「他的朋友本來就不多。」

    丁喜道;「他是你的朋友.我卻不是,你為什麼要將這秘密告訴我?」

    鄧定侯笑了笑,道:「因為我喜歡告訴你。」

    丁喜也笑了,

    這解釋並不能算很合理,可是對江湖男兒們說來,這理由已足夠。

    現在王大小姐已攻出七十招,非但已無法遏止,再想近身都已很不容易.只要對方的槍
桿一橫,他就被擋了出去。

    徐三爺忽然發覺這桿槍最可怕的地方並不是槍鋒,這桿一丈三尺七寸三分長的槍,每一
分、每一寸都同樣可怕。

    無論誰都看得出他已落在下風。

    只有一個人看不出。

    突聽一聲大喝,竟有個人赤手空拳,衝入他們的槍陣。

    這個人竟是小馬。

    他真的醉了。

    不管他醉的是人,還是酒?他的確已真醉了.否則又怎能會看不出這兩桿槍之間,槍風
所及處,就是殺人的地獄。

    看來他不但是「憤怒的小馬」,簡直是個「不要命的小馬」。

    居然還舉手大呼:「住手,你們全都給我住手!」

    丁喜的心已沉了下去。

    他知道王大小姐是絕不會住手的,也不能住手,因為霸王槍本身所起的力量,已絕非她
所能控制。

    在這種力量的壓迫下.金槍徐想必也一定會使出全力。

    一個人若已將全力使出,一招擊出後,也很難收回來。

    就在這時,兩桿槍已全部制止在小馬身上。

    他的人就像是彈丸般忽然彈起,鮮血雨霧般從他身上濺出。

    兩桿槍居然還沒有停。

    他們實在已無法停下來,已無法住手。無論誰的槍先停下來.對方都可能給他致命的一
擊。

    誰也不敢冒這個險。

    「這個人瘋了。」

    「他為什麼要自己去送死?」

    大家驚呼著.眼睜睜地看著小馬身子飛起,眼睜睜地等著他落下來。

    每個人都看得出,等到這個人再落入槍陣中.就一定已是個死人。

    就在這一瞬間,竹篙下的花叢前,忽然有一條長繩飛來,套住了小馬的腰。

    長繩一抖.小馬的人就跟著它一起飛了回去。

    他並沒有跌入那殺人的槍陣。

    他跌入丁喜的懷抱裡。

    (四)

    鮮血還在不停地流,小馬整個人都已因痛苦而痙攣扭曲。

    可是他眼睛裡並沒有痛苦,反而像充滿了愉快和滿足。  丁喜在跺腳!

    「你怎麼會做出這種蠢事來的?」

    小馬沒有回答。

    他的人雖然在丁喜懷裡.他的眼睛卻始終在看著另一個人。  「小琳……小琳……小
琳…。.」

    他雖然已痛苦得連聲音都發不出,可是他心裡卻還是在呼喝,不停地呼喝。

    小琳在流淚,也不知是悲哀的眼淚,還是感激的眼淚?

    丁喜終於看見了她:「你是為了她?是她要你這麼樣做的?」

    小馬點點頭.又搖搖頭。

    這當然是他自己願意做的,他不願做的事沒有人能勉強他。

    這女孩子竟有這麼大的力量,能讓他心甘情願的做出這種蠢事?

    現在他的酒意已隨著冷汗和鮮血而流出.清醒使得他的痛苦更劇烈,更難以忍受。

    他若是能暈過去,也可以少受些痛苦——暈厥本就是人類自衛的本能之一。

    但是他卻在努力掙扎著,不讓自己的眼睛閉起。

    因為他要看著她。

    小琳也在看著他,看到他的痛苦和柔情,也終於忍不住衝了過去,在幾十雙眼睛的注視
下衝了過來,撲在他身上。

    她做夢也想不到自己會有這麼大的勇氣,會做出這種事。

    在這一瞬間,她幾乎已不顧一切。

    丁喜放下他,放在花圃旁的綠草地上,讓他們擁抱在一起。

    她的眼淚落在他腦上,這一滴滴淚水中,竟彷彿有種神奇的魔力。

    他的痛苦竟已減輕,忽然道:「你是不是也覺得我這件事做得蠢?」

    小琳點點頭.又搖搖頭。

    小馬勉強笑了笑,道:「可是我只有這麼樣做,因為我想不出別的法子。」

    小琳道:「我知道,我...」

    她沒有說完這句話,因為她已泣不成聲。

    小馬道:「你為什麼還在哭?難道他們還沒有住手?」

    小馬又問道:「你的朋友沒有死?」

    小琳道:「沒有。」

    小馬道:「你要我為你做的事,我是不是已替你做到了?」

    小琳道:「是...是的。」

    小馬長長吐出口氣,居然真的笑了,微笑道:「那麼你最好告訴我們的朋友,我這件事
做的並不太蠢。」

    他微笑著閉上了眼睛。

    他終於暈了過去。

    這年青人有的痛苦和安慰,丁喜幾乎都能同樣感覺得到。

    他是他的朋友,是他的兄弟,也是他的父親。

    風依舊在吹,陽光依舊燦爛,兩桿槍依舊在飛舞刺擊。

    丁喜慢慢地轉過身.慢慢地向著他們那殺人的槍陣走了過去。鄧定侯失聲道;「你想幹
什麼?」丁喜笑了笑,腳步沒有停。鄧定侯道:「難道你也想去做他一樣的蠢事?」丁喜又
笑了笑。沒有人能瞭解他和小馬的感情,甚至連鄧定侯也不能。他的人忽然飛起,也像小馬
剛才一樣,投入他們的槍陣。他竟似也忘了,這兩桿槍之間,槍風所及處,就是殺人的地
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