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種武器            

    (一)

    朱大少微笑道:「我知道你對他是真心的,所以我才成全你,讓你陪著他一起死,你們
無論有什麼話要說,都可以等到黃泉路上

    這句話還沒有說完,他身子突然僵硬,眼角突然迸裂,就像突然有柄看不見的鐵錘自半
空中擊下,打在他頭上。

    接著,他的臉也扭曲變形,突然噴出一口鮮血,身於向前衝出,帶出廠一股血箭。

    這次黑衣人並沒有跟著他,還是動也不動地站在那裡,臉上還是全無表情,只不過手裡
多廠一柄刀,刀尖還在流著血……

    最後留下的一個人並不是朱大少,這只怕連他自己都想不到。

    天亮了。

    雞啼已住,天地間彷彿只剩下朱大少的喘息聲。

    他伏在地上,牛一般喘息著,鮮血還不停的從他腰上的傷口往外阮

    黑衣人冷冷地看著他,眼睛裡還帶著那種奇特的嘲弄之色。

    他嘲弄的並不是自己,是別人。

    趙一刀張大了嘴,瞪大了眼睛。

    他親眼看到這件事,卻還是不能相信這是真的。

    突然問,連喘息聲也停止。

    朱大少的人已變成了一灘泥,血中的泥。

    黑衣人看著刀鋒上最後一滴鮮血滴下去,才抬起頭,道:「你我殺人只要一刀就夠
了。」

    趙一刀一步步向後退,道:「但是他……他並沒有馬上死。」

    黑衣人道:「那只因我不想讓他死得太快,還要他多受點罪

    趙一刀道:「你究竟是誰?」

    黑衣人道:「你還猜不出?」

    趙一刀看著他全表情的臉,目中的恐懼之色更深,歎息道:天鷹……你就是衛天鷹。」

    黑衣人笑了。

    他眼睛裡露出一絲尖刀般的笑意,臉上卻還是全無表情。

    趙一刀道:「原來你早就來了,原來你一直都在跟著我們。」

    衛天鷹道:「現在你是不是也覺得很好笑?」

    趙一刀突然大喝道:「袁姑娘,快解齊白玉京的穴道,我先擋一陣。」

    袁紫霞歎了口氣,道:「你為什麼直到現在才胄讓我解開他的道呢?現在豈非已太遲
了。」

    她轉過頭,向衛天鷹嫣然一笑,道:「二哥,你說現在是不是大遲了?」

    「二哥」這兩個字喚出來,趙一刀整個人就像是已自半空中落冰窟裡。

    二哥。

    衛天鷹竟是她的二哥。

    他們竟是串通的。

    趙一刀簡直連死都不能相信。這種事實在太荒謬,太離奇。

    袁紫霞明明偷了青龍會的「孔雀圖」,青龍會明明想殺了她。

    衛天鷹明明就是青龍會派出來追殺她的人。

    他們兩人怎麼可能是同黨呢?

    這種事有誰能解釋?

    (二)

    趙一刀垂著頭,看著手裡的刀和孔雀圖,就像是一個母親在看著自己垂死的獨生子一
樣。

    他沒再說一句話。

    他拋下刀,用兩隻手將孔雀圖捧過去給衛天鷹。

    若是換了別的時候,他也許還會拚一拚,但現在,所有不可能發生的事情都已發生,他
忽然發現自己已落入一個極複雜、極巧妙、極可怕的圈套裡。

    最可怕的是,到現在為止,他還不知道自己是怎樣掉下來的。

    就只這一點,已使他完全喪失了鬥志。

    衛天鷹看著他手裡的孔雀圖,眼睛裡的嘲弄之色更明顯,淡淡道:「你不想留著它?」

    趙一刀道:「不想。」

    衛天鷹道:「我也不想。」

    他接過孔雀圖,連看都沒有看一眼,就撕得粉碎,拋了出去。

    一陣風吹過,吹起了片片粉碎的孔雀,就像是一雙雙蝴蝶。

    趙一刀又怔住了。

    為了這卷孔雀圖,有人出賣了自己,有人出賣了朋友。為了這卷孔雀圖,所流的血,已
可將外面的湖水染紅。

    但現在衛天鷹卻連看都沒有看一眼,就隨手撕得粉碎。這又是為了什麼?

    趙一刀只覺得滿嘴都是苦水,忍不住轉過頭,瞪著袁紫霞,道:「這是假的?」

    袁紫霞道:「不錯,這是假的。」

    趙一刀道:「真的呢。」

    袁紫霞道:「沒有真的,真的還在孔雀山莊呢。」

    趙一刀道:「你……你從公孫靜手裡盜出的那一卷呢?」

    袁紫霞道:「我盜出的就是這一卷。」

    趙一刀道:「但這一卷是假的。」

    袁紫霞道:「我知道。」

    趙一刀道:「你明知是假的,為什麼還要冒險將它盜出來?」

    袁紫霞微笑著,道:「因為這件事本來就是個圈套。」

    她笑得又甜蜜、又嫵媚,接著慢慢地道:「這圈套最巧妙的一點就是我們早已知道孔雀
圖是假的。這一點我們若不說出來,你們怕永遠也想不到。」

    趙一刀簡直要暈過去了。

    他們為了這卷圖,不惜拚命、流血,甚至不惜象野狗般互相咬。

    但這卷圖卻是張一文不值的假貨。

    想到那些為了這卷圖慘死的人,看到地上還未乾透的鮮血,非但笑不出,連哭都哭不
出。

    他還是想不出衛天鷹和袁紫霞葫蘆裡賣的究竟是什麼藥。

    袁紫霞道:「孔雀圖本是二哥經手買的,花的錢也不少。」

    趙一刀敵了敵發乾的嘴唇,道:「但買回來後,你們就發現買是假貨。」

    袁紫霞道:「不錯。」

    趙一刀道:「你們吃了個啞巴虧,還不敢張揚出去,因為無論誰若花了青龍會的錢只買
了張假貨回去,青龍會都不會饒了他的。」

    袁紫霞歎了口氣,道:「何況衛二哥也丟不起這個人,所以我只好替他出了個主意。」

    趙一刀道:「什麼主意?」

    袁紫霞道:「我要衛二哥將這卷圖交給公孫靜,叫他經手賣出去衛二哥本是他的頂頭上
司,他當然不敢對衛二哥懷疑。」

    趙一刀道:「這一來熱山芋豈非就已到了公孫靜手裡廣

    袁紫霞道:「他本不該接下來的,只可惜他又不能不接下來。」

    趙一刀道:「可是……你為什麼又要從他手裡將這熱山芋盜走呢?」

    袁紫霞道:「因為我一定要你們相信這卷圖是真的。」

    趙一刀道:「我還是不懂。」

    袁紫霞道:「你們都是很精明的人,當然不會做吃虧的生意。」

    趙一刀道:「的確不會。」袁紫霞道:「你總該也知道青龍會的規矩,是一向不肯得罪
江湖朋友的。」

    趙一刀歎了口氣,苦笑道:「我的確知道。」

    袁紫霞道:「所以你們出價之前,一定要先看看這張圖的真假。按照青龍會以前的規
矩,也一定不會拒絕。」

    她嫣然笑道:「這一看,豈非就要看出毛病來了嗎?」

    趙一刀道:「所以你就索性將圖盜走,就一定不會再懷疑它是假的。」

    這本來就是人類心理的弱點之一,她不但很瞭解,而且利用得很好。

    趙一刀歎道:「再加上公孫靜一畏罪逃走,我們當然就更不會懷疑了。」

    袁紫霞道:「所以你們就一定會急著來追。」

    趙一刀道:「不錯。」

    袁紫霞道:「但我若很容易就被你們追到,你們說不定又會開始懷疑的。」

    趙一刀苦笑道:「不錯,越不容易到手的東西,總是越珍貴。」

    袁紫霞道:「可是我又非要被你們追到不可。」

    趙一刀又不懂了,忍不住間:「為什麼?」

    袁紫霞道:「因為這卷圖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要你們相信這卷圖是真的,要你們看到這
卷圖,要你們為了這卷圖自相殘殺,然後……」

    趙一刀道:「然後怎麼樣?」

    袁紫霞悠然笑道:「等你們死光之後,我們才能將你們的黃金珠寶拿回去——不費吹灰
之力就拿回去,而且不必擔心有人會來找們麻煩。因為你們本就是互相殺死的,本就和我們
完全沒有關係

    趙一刀道:「原來你們這樣做,為的是要我們帶來的黃金珠寶。」

    袁紫霞道:「財帛動人心,這句話你總該也明白的。」

    趙一刀道:「你們拉白玉京下水,為的也是要他身上的東西。」

    袁紫霞道:「還有他身上的那柄劍。」

    她突然歎息了一聲,道:「但我還是很感激他,若不是他在保護我,這計劃也許就不會
完全成功了。」

    趙一刀道:「為什麼?」

    袁紫霞道:「因為若是要這計劃完全成功,公孫靜就一定要先死,方龍香也非死不
可。」

    趙一刀道:「為什麼?」

    袁紫霞道:「因為他們若不死,這卷圖你們就未必有把握能到手也未必肯拚命。」

    趙一刀想了想,苦笑道:「不錯,就因為我們已有把握拿到這孔雀圖,所以剛剛才會殺
了苗燒夭和白馬張三。」

    袁紫霞又歎了一口氣,道:「但若不是白公子的長生劍,公孫靜和方龍香又怎會死得那
麼容易呢?」

    趙一刀道:「難道公孫靜也和我們一樣被蒙在鼓裡?」

    袁紫霞道:「當然。」

    趙一刀道:「他難道不認得你?不知道也是青龍會的人?」

    袁紫霞淡淡道:「他只不過是小小的分壇堂主而已,青龍會裡的人,十個中他只怕有九
個是不認得的。」

    趙一刀道:「你怎麼能要他上當的?」

    袁紫霞笑了笑,道:「我就算要他的命,也容易得很,何況要他上當。」

    趙一刀看著她臉上又甜蜜、又嫵媚的笑容,忍不住又長長歎了口氣,道:「我若是他,
只怕也一樣會被騙的。」

    袁紫霞嫣然道:「只怕你被騙得還要慘些。」

    趙一刀道:「但方龍香既然也是青龍會的人,你們為什麼要殺他?」

    趙一刀愕然道:「現在難道不是嗎?」

    袁紫霞道:「當然不是。」

    她笑得更甜,笑著道:「現在這裡的每分銀子,都是我跟衛二哥兩個人的。」

    趙一刀怔了半晌,苦笑道:「我也算是個老江湖了,也曾看過不少陰險毒辣的人,聽過
不少巧妙狡猾的詭計,但若和你一比,那些人簡直就像是還在吃奶的小孩子。」

    袁紫霞笑道:「謝謝你的誇獎,我一定永遠不會忘記的。」

    衛天鷹忽然笑道:「你的話問完了嗎?」

    趙一刀道:「問完了。」

    衛天鷹道:「現在你是不是也已有些頭疼?」

    趙一刀道:「的確疼得很。」

    衛天鷹道:「你自己會不會治你自己的頭疼呢?」

    趙一刀歎了口氣,道:「幸好我還會治,否則只怕就要疼得更厲害了。」

    他果然治好了他自己的頭疼。

    -一個人的頭若被砍了下來,就絕不會再疼了!

    白玉京一直在看著、聽著,臉上彷彿也跟衛天鷹一樣,戴上了層人皮面具。

    易容本來就是忍術中的一種。但朱大少始終未認出他,倒並不是因為他的忍術高明。

    那只不過因為朱大少從未關心過他扮成的這個人——一個老實聽話的保鏢。在朱大少眼
睛裡,他並不比一條狗重要多少。

    他若肯對別人多關心些,自己也許就不會死得這麼慘了。

    衛天鷹看著自己手裡的刀,冷冷道:「趙一刀是個聰明的人,以他的頭很快就不疼
了。」

    袁紫霞道:「聰明人做事,總是用不著麻煩別人的。」

    衛天鷹道:「白玉京呢?」

    袁紫霞眨了眨眼,道:「好像不如趙一刀那麼聰明。」

    衛天鷹道:「所以他只好麻煩你了。」

    他忽然伸出手,將刀送到袁紫霞面前。

    袁紫霞道:「你知道我不喜歡拿刀。」

    衛天鷹道:「你殺人不用刀?」

    袁紫霞嫣然道:「而且不見血。」

    衛天鷹道:「能不能破例一次?」

    袁紫霞歎了口氣,道:「你要我做的事,我怎麼會不答應呢?」

    她接過刀,轉過身,看著白玉京,幽默道:「我實在不忍殺你但我若不殺你,衛二哥一
定會生氣,所以我只好對不起你了。」

    白玉京道:「不必客氣。」

    袁紫霞道:「我很少用刀,若是一刀殺不死你,也許會疼的。」

    白玉京道:「沒關係。」

    袁紫霞道:「好,那麼我就真的不容氣了。」

    她忽然轉身,一刀向衛天鷹刺了過去。

    好快的刀。

    除了她自己外,絕沒有別人能說她不會用刀。

    衛天鷹眼睛裡還是帶著那種嘲弄的笑意,看著這一刀刺來,然雙手一拍,已將刀鋒夾
住。

    袁紫霞臉色終於變了,真的變了。

    衛天鷹冷笑道:「你知不知道我為什麼要將這柄刀給你?」

    袁紫霞咬著嘴唇,搖了搖頭。

    衛天鷹道:「我就是要你來殺我。」

    袁紫霞道:「為什麼?「

    衛天鷹道:「因為我也跟你一樣,我也想獨吞這批貨。」

    袁紫霞歎了口氣,道:「難道你一定要我先殺了你,你才能下手殺得了我?」

    衛天鷹道:「不錯,否則我真有點不忍下手呢。」

    袁紫霞歎道:「看來我畢竟還是做錯了一次。」

    衛天鷹道:「每個人都難免有做錯事的時候。」

    袁紫霞道:「但你也想錯了。」

    衛天鷹道:「哦?」

    袁紫霞道:「我要殺你,並不是為了想獨吞。」

    衛天鷹冷笑道:「你難道是為了救他?」

    袁紫霞淒然笑道:「像我這種人,若非已動了真情,怎麼會做錯事?」

    衛天鷹冷冷道:「只可惜他已無法來救你。」

    自玉京忽也歎了口氣道:「你又想錯了。」

    這五個字出口,袁紫霞己後退了七尺,腳尖一挑,挑起了地上的長生劍。

    白玉京已動身躍起,抄著這柄劍。

    等到這五個字說完,他已刺出了三劍,劍光如星雨銀河。

    衛天鷹的刀若在乎,也許可以架開這三劍。只可惜他的刀鋒已被他自己夾住。

    他的手若是空著的,也許還可以變招閃避。

    只可惜他的手已夾住了自己的刀。

    他反手,退步,回頭刀鋒,變招已不能算不快。

    只可惜,白玉京的長生劍更快。

    水銀的白劍光一閃,兩隻血淋淋的手,已跟著手裡的刀一起落下。:

    (四)

    不知何時,陽光已升起,照著窗戶。

    窗戶上畫著一點點梅花,用鮮血畫成的梅花。

    白玉京靜靜地站著,面對著窗戶,也不知過了多久才緩緩道:「你是不是知道我穴道已
開了,所以才沒有下手殺我。」

    袁紫霞垂著頭,不說話。

    白玉京道:「你不知道?」

    袁紫霞還是不說話。

    白玉京霍然回頭,對著她:「你究竟是為了什麼?」

    袁紫霞忽然展顏一笑,嫣然道:「你猜呢?」她笑得真甜。

    白玉京歎了口氣,道:「我只怕永遠猜不著的。」

    袁紫霞眨著眼;忽又搔了搔頭,柔聲道:「你總有一天一定會道的。」

    自玉京又沉默了很久,忽然道:「好,現在我們走吧。」

    袁紫霞道:「去哪裡?」

    白玉京道:「當然是青龍會。」

    袁紫霞皺眉道:「到青龍會去幹什麼?」

    白玉京沉下了臉,道:「你真的不知道我是誰?」

    袁紫霞道:「你是誰?」

    白玉京冷冷道:「我就是青龍十二煞中的紅旗老么,像你這種。當然不會認識我。」

    袁紫霞臉色又變了,真的變了。

    白玉京沉著臉道:「你們自己以為這件事偽裝得神不知、鬼不覺其實青龍老大早已看出
來了,所以才要我在暗中調查。」

    袁紫霞道:「你……你真的要送我回去?」

    白玉京道:「當然。」

    袁紫霞道:「你真的這麼狠心?」

    白玉京冷笑道:「對付狠心的人,我一向不客氣。」

    袁紫霞看著他,突然彎下腰去大笑,笑得眼淚都流出來了。

    白玉京反而怔住,吃驚地看著她,忍不住問道:「你笑什麼?」

    袁紫霞道:「笑你。」

    白玉京道:「笑我?我有什麼好笑?」

    袁紫霞勉強忍住笑,道:「你實在很會演戲,只不過,你若是紅旗老么,我是誰呢?」

    白玉京又怔住。

    袁紫霞道:「老實告訴你,我才是青龍十二煞中的紅旗老么。」

    白五京道:「你……你是?「

    袁紫霞微笑道:「衛天鷹嗜賭,輸了三十萬兩,卻故意說買了幅假的孔雀圖;公孫好
色,姦污了不少良家女子;方龍香貪財,吞沒了十六萬兩公帳。這些事青龍老大都已知道,
所以特地叫我來清理門戶的。」

    白玉京道:「只有你一個人?」

    袁紫霞道:「我做事素來只有一個人。」

    白玉京道:「你一個人就想清理門戶?」

    袁紫霞道:「一個人就已夠了。」

    白玉京道:「可是你的武功……」

    袁紫霞淡淡道,「一個人只要懂得利用自己的長處,根本不必用武功也一樣能夠將人擊
倒。」

    白玉京道:「你的長處是什麼?」

    袁紫霞嫣然一笑,不說話了。

    她笑得真甜、真美。

    美極了……

    「你騙了我那麼多次,我本來也想騙你一次,讓你著著急的,想不到還是被你揭穿
了。」

    「我幾時騙過你?」

    「你沒有?」

    「我若是騙你,現在又何必跟你逃走,連青龍會的紅旗老ど都不做了?」

    「也許你根本就不是真的紅旗老么。」

    「……」

    「你究竟是不是?」

    「你猜呢?」

    白玉京知道他自己永遠猜不出的,但這也不重要。

    重要的是,她就在他身旁,而且永遠不會再離開他。這就已夠了。

    這就是我說的第一個故事,第一種武器。

    這故事給我們的教訓是一無論多鋒利的劍,也比不上那動人的一笑

    所以我說的第一種武器,並不是劍,而是笑,只有笑才能真征服人心。

    所以當你懂得這道理,就應該收起你的劍來多笑一笑!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