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亮的刀            

    方龍香道:「當然!」

    白玉京微笑道:「我說他的老婆已醒了過來,正準備暗算你,你還是不信。」

    方龍香道:「還是不信。」

    他嘴裡雖然說不信,還是忍不住回過頭去,他的手也跟著動了動,手上的鐵鉤,距離白
玉京的咽喉也就遠了些。

    白玉京的時、背、股,突然同時用力,向左翻出,彈起。

    長生劍就落到公孫靜的屍體旁。

    他的人一翻出去,手已握住了劍柄。

    但就在這時,他剛提起的力氣,突然又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他的人剛躍起三尺,又重重地跌了下去。

    然後他就聽到了方龍香得意而愉快的笑,他的心也沉了下去

    因為他知道這已是他最後一次機會,現在機會已錯過,就永遠不會再來了。

    地上冷而潮濕。

    白玉京伏在地上,連動都不願再動,但鐵鉤又鉤住了他的腰帶,將他的身子翻了過來。

    方龍香正在看著他微笑,笑得就像是只正看著他爪下老鼠的貓。

    貓抓到一隻老鼠時,通常都會給老鼠一兩次機會逃走的,因為它知道這老鼠一定逃不
了。

    白玉京歎了口氣,道:「想不到你點穴的手法又進步了些,可賀可喜。」

    方龍香道:「其實你根本用不著騙我回頭,我也會讓你試一次的。」

    白玉京道:「哦。」

    方龍香道:「你以為剛才真的騙過了我。」

    白玉京道:「若是換了我,也會忍不住要回頭去看看的。」

    方龍香道:「但我卻不必。」

    白玉京道:「哦。」

    方龍香笑得更愉快,道:「因為我知道公孫靜的老婆已死了。」

    白玉京道:「你……你剛才已經殺了她。」

    方龍香道:「我不喜歡讓活人留在我背後,所以儘管現在女人缺貨,我也只好忍痛犧牲
了。」

    白玉京歎道:「我記得你以前好像是個很憐香惜玉的人。」

    方龍香目中露出一絲怨毒之色,冷冷道:「以前我也是個有兩隻手的人。」

    白玉京道:「自從你只剩下一隻手之後,就不再信任女人了?」

    方龍香道:「只信任一種,死的。」

    他臉上忽又露出愉快的微笑,道:「現在我們是不是可以接著繼續談下去了?」

    白玉京道:「談什麼?孔雀翎?」

    方龍香點點頭,道:「據說天下的暗器一共有三百六十幾種,但自從世上有暗器以來,
孔雀翎無疑是其中最成功,最可怕的一種。」

    白玉京道:「我承認。」

    這一點幾乎沒有人會不承認。

    據說這種暗器發出來時,美麗得就像孔雀開屏一樣,不但美麗,而已輝煌燦爛,世上絕
沒有任何事能比擬。

    但就在你被這種驚人的神靈感動得目瞪神迷時,它已經要了你的命。

    方龍香道:「最可怕的是,除了孔雀山莊的嫡系子孫外,世上以沒有任何人能知道這種
暗器的秘密,更沒有人知道它是如何打遲的。」

    白玉京道:「的確沒有。」

    方龍香道:「但現在卻有了。」

    他眼睛裡發著光,道:「公孫靜被人騙去的那張秘圖,就是打造孔雀翎的圖形,和使用
孔雀翎的方法。」

    白玉京也不禁動容道:「這張圖怎麼會落在他手上呢?」

    方龍香微笑道:「青龍會若想得到一樣東西,通常都有很多種法子的。」

    自玉京道:「難道是從孔雀山莊盜來的?」

    方龍香道:「也許。」

    他不讓白玉京再問,接著又道:「孔雀山莊就因為有這樣暗器,所以才能雄踞江湖數十
年,從沒有任何人敢去打他們的主意,甚至連青龍會都不願去惹這種麻煩。」

    白玉京道:「我知道青龍會一向對孔雀山莊很不滿意。」

    方龍香道:「但別人若也能打造孔雀翎,孔雀山莊的威風還剩下的就不多了。這些年
來,他們傳下的仇怨卻不少。」

    白玉京沉思著,道:「白馬、赤髮、快刀、萬金堂,這些好像都跟他們有很大的仇
恨。」

    方龍香道:「所以他們才會不惜傾家蕩產,來搶購這張秘圖。何況,他們若能將孔雀翎
打造成功,非但可以立刻報仇出氣,而且很快就會將本錢收回來的。」

    白玉京道:「不錯,江湖中肯不惜重價來買孔雀翎的人,一動有很多。」

    方龍香笑道:「也許比想買你的長生劍的人還多。」

    自玉京道:「但青龍會為什麼不自己打造這孔雀翎?為什麼要賣給別人?」

    方龍香道:「因為青龍老大只對一樣東西感興趣。」

    白玉京道:「黃金。」

    方龍香道:「白銀珠寶也行。」

    他笑得很神秘,又道:「青龍會能得到這件東西,當然也花了本錢的,青龍會的開支大
得嚇人,所以青龍卷大才急著要將這東西脫手。」

    白玉京也笑了笑,道:「而且這東西本來就燙手得很,能早點甩出去,麻煩豈非就是別
人的了。」

    方龍香道:「對極了。」

    白玉京道:「何況,江湖中擁有孔雀翎的人若是多了起來,死的人也就多了,你若用孔
雀翎殺了他,他家人也免不了想要弄個孔雀翎來報仇。」

    方龍香目中露出讚賞之意,道:「那想必是一定免不了的。」·白玉京道:「這種事若
是一夭天多了起來,江湖中就難免要一天比一天亂。江湖越亂,青龍會混水摸魚的機會就越
多。」

    他歎了口氣,接著道:「『你們的青龍老大是個天才,連我都不能不佩服他。」

    方龍香大笑,道:「想不到你居然是他的知已,我也佩服你。」

    自玉京淡淡道:「我手裡若有了這樣一件東西,至少是絕不會被人騙走的。」

    方龍香道:「公孫靜機智深沉,辦事老練,本也是青龍會裡的第∼流好手,只可惜他也
犯了個你我一樣的毛病。」

    自玉京道:「他也說謊?」

    方龍香笑了一笑,道:「他好色,比你還好色。更不幸的是,他也跟你一樣,也看上了
那位袁姑娘。」

    他歎息了一聲,道:「她實在是我見到的女人中,最懂得騙男人的。男人遇見她,不上
吊只怕也要跳河。」

    自玉京目中已露出痛苦之色,卻還是微笑著道:「幸好我現在已用不著上吊,也用不著
跳河了,我有個好朋友照顧我。」方龍香同沒有臉紅,也微笑著道:「所以我說你運氣一向
不錯。」

    他接著又道:「袁姑娘究竟是怎樣將這東西盜走的,現在我倒是不大清楚。據我所猜
想,她一定是乘著公孫靜累極了的時候,用他的鑰匙打成模子,另外做了一把。再買通了看
守地道的人盜走的

    白玉京道:「你們想得很合理。」

    方龍香道:「她算準事發之後,公孫靜定會追查她,但被她買了的守衛,自己也脫不了
罪,當然也不會將這件事洩露出來。」

    他歎息著,道:「這位袁姑娘的確算得很精,只可惜還是忘了件事。」

    白玉京道:「哦!」

    方龍香道:「她忘了青龍會若要人說話,只怕連死人都會開口的。」

    白玉京道:「是不是那守衛說出了她的行蹤了?」

    方龍香點點頭,道:「她買通了兩個守衛,乘著換班的時候,潛入秘道,用她自己複製
的鎖匙,盜走了孔雀圖,再乘著換班時溜出來。」

    白玉京淡淡道:「那她為什麼不將這兩個守衛殺了滅口呢?」

    方龍香道:「因為她怕驚動別人,因為她武功並不高明,何況時她剩下的時間已不
多。」

    他又笑了笑,接著道:「所以你若認為她的心還不夠狠,你就錯了。」

    白玉京道:「我看人總是常常看錯的,否則我怎料到會交上你這樣的好朋友?」

    方龍香也不睬他,道:「青龍會耳目遍佈天下,既然已知道她這麼樣一個人,當然就不
會查不出她的行蹤下落。」

    白玉京道:「當然。」

    方龍香道:「公孫靜當然也不甘心,也想將這東西要回來。但青龍會處置叛徒的法子,
他也一向清楚得很。」

    白玉京道:「所以他才假裝死人,躲在棺材裡。」

    方龍香冷笑道:「他以為這法子已經高明極了,安全極了。但他臥泊永遠也不會想到,
他買棺材那家店,也是青龍會開的。」

    白玉京歎了口氣,道:「青龍會對自己兄弟照顧得倒真周到,你只要一進了青龍會,他
們就已經將後事替你準備好了。」

    方龍香淡淡道:「那至少總比死了被人拋去餵狗好。」

    白玉京道:「那兩個和尚呢?已經餵了狗?」

    方龍香道:「那兩個當然也是他的同黨,臨時扮成和尚混到這裡來。」

    白玉京道:「只可惜他們的頭太光,衣服太新,而且眼睛太喜歡看大姑娘。」

    方龍香道:「就因為他們的行跡被看破,所以毒針子才會將他們殺了滅口,卻想嫁禍在
苗燒天身上。」

    白玉京道:「去翻箱子的人是誰呢?是不是你?」

    方龍香笑道:「這種事又何必我自己動手。別人將東西搜出來,豈非也一樣是我的?」

    白玉京點點頭,道:「若不是你,就一定是張三飛、趙一刀,那時只有他們有機會。」

    方龍香道:「我只可惜你送去的那些好菜好酒。」

    自玉京道:「公孫靜雖然沉得住氣,但也怕夜長夢多,所以發現我們都在樓下時,就急
著去找袁紫霞了。」

    方龍香笑道:「我看著他上去的,他本來還想跟袁紫霞好好商量,誰知道這位小姐竟是
軟硬不吃,因為她知道一叫起來,你就會趕上去英雄救美人的。」

    白玉京苦笑道:「最好笑的事,我居然還將她交了給你,居然還要你去保護她。」

    方龍香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一定會將她保護得很好的。」

    白玉京道:「現在你總算已大功告成了,你還要什麼?」

    方龍香道:「大功還沒有告成,還差一點。」

    白玉京道:「哪一點?」。

    方龍香道:「孔雀圖還在別人手裡。」

    白玉京道:「在誰手裡?」

    方龍香道:「你。」

    白玉京道:「在我手裡?」

    方龍香沉下臉道:「你不承認?」

    白玉京歎了口氣,哺哺道:「女人…唉,她自己明明叫我死也不要說出這秘密,誰知道
她自己反而先說了出來。」方龍香面上又露出了得意的微笑,道:「我早已告訴過你,青龍
會若要人說話,連死人都要開口,何況女人?」

    白玉京歎道:「你若要女人保守秘密,只怕比要死人開口還困難些。」

    方龍香悠然道:「我也告訴過你,你還有兩條路可走,第二條路保證比第一條路愉快多
了。」

    白玉京道:「第二條路怎麼走?」

    方龍香道:「帶著你的孔雀圖入青龍會,公孫靜那一壇就讓給你做壇主。」

    白玉京忽然笑了。

    方龍香道:「你笑什麼?」

    白玉京道:「我笑我自己。」

    方龍香道:「笑你自己?為什麼?」

    白玉京道:「因為我幾乎又要相信你的話了。」

    方龍香道:「你不信?」

    白玉京道:「其實你顯然已知道孔雀圖在我這裡,既然有法子能要我開口,又何必說這
種好聽的話來騙我高興?」

    方龍香道:「因為你是一個人才,青龍會需要各種人才。」

    白玉京沉吟著;道:「但我還是不相信。」

    方龍香道:「要怎樣你才相信?」

    白玉京道:「你先放了我,我就將孔雀圖交出來,絕不騙你。…

    方龍香也笑了,道:「幸好你剛才提醒過我。否則我幾乎又要相信你的話了。」

    白玉京歎道:「我也知道這交易是談不成功的,但我也有件事要告訴你。」

    方龍香道:「你說。」

    白玉京道:「我若不想說話的時候,世上絕沒有任何人能要我開口,我若不說出孔雀圖
在哪裡,世上絕沒有任何人能找得到。」

    方龍香目光閃動,微笑道:「這一日一夜裡,你根本沒有到別的地方去過,我最多將這
地方每一寸都翻過來,還怕找不到?」

    方龍香沉下了臉,道:「要找,自然要從你身上找起。」

    白玉京道:「歡迎得很。」

    方龍香盯著他,目光就像是正在追狐狸的獵狗。

    白玉京一雙眼睛卻在東張西望,絕不去接觸他的目光。彷彿生怕被他從自己眼睛裡看出
什麼秘密來。

    屋子裡的東西很多。·

    他一樣樣地看過去,從牆上掛著的畫,看到桌上的白燭,看到棺材,從棺材看到地上的
死人。

    他也沒有去看自己的那柄劍。

    連一眼都沒有看。

    方龍香的眼睛突然亮了,忽然道:「我若是你,我會將那孔雀圖藏在什麼地方呢?」

    白玉京:「你不是我。」

    方龍香笑道:「不錯,我不是你,我也沒有你的長生劍。」

    白玉京的臉色似乎變了,變得全無血色。

    方龍香已大笑著從他身上掠過,「叮」的,用鐵鉤掀起了地上的長生劍。

    劍光燦爛如銀,劍柄上纏著的緞子卻已變成紫黑色。

    方龍香輕撫著劍脊,用眼角膘著自玉京,喃喃道:「好劍,果真是好劍,只可惜劍柄做
得太壞了些。」

    白玉京勉強笑道:「以後有機會,我一定會去換一個。」

    方龍香忽然笑道:「用不著,我現在就可替你換。」

    白玉京笑得更勉強,道:「不必費神了,你的好意我心領了就是。」

    方龍香道:「大家既然是好朋友,又何必客氣。」

    他慢慢地倒轉劍鋒,「赫」的,插入地上,劍柄就在不停的搖晃

    他用兩根手指一彈,聽見了聲音,道:「咦,這裡面怎麼好像是空的?」

    他用舌頭舔舔發乾的嘴唇,連舌頭都幹得像是條鹹魚。

    方龍香慢慢地點一點頭,道:「嗯,果然不是空的,裡面好像有卷紙。」

    臼玉京長長地歎息了一聲,閉上眼睛。

    方龍香大笑,用三根手指拍著劍柄上的鍔一轉——劍柄果然是空的,一轉就開了。

    但藏在劍柄裡的卻不是一卷紙,是一蓬針。

    牛芒般的毒針。

    「叮」的一響,幾十根牛芒般的毒針,已經全部打在方龍香臉上,打在他眼睛裡。

    他以手掩面,狂吼著,撲到白玉京身上,彷彿還想跟白玉京拚命。

    可是他的人一跌,就已不會動了。

    他手上的鐵鉤已插入自己的臉,將半邊臉都扯了下來。

    他雖然只有一隻手,卻是個兩面人,就正像他現在的樣子一——邊臉蒼白,一邊臉血
紅。

    地上冷而潮濕,但曙色卻已從窗外淡淡地照了進來。

    長夜總算已將過去。

    白玉京躺在地上,甚至還可以感覺到方龍香臉上的血在流。

    血已浸透了他的衣裳。他心裡忽然覺得一陣說不出的傷痛。

    無論如何,這人總曾經是他的朋友,假如還有選擇的餘地,他實在不願這麼做。

    可是他知道沒有用,他就算交出孔雀圖,小方還是不會放過他的。

    何況他根本連見都沒有見到過那見鬼的孔雀圖。

    小方當然絕不會放過他的,因為他們曾經是朋友。

    你若出賣過你的朋友一次,以後就絕不會放過他,因為你已無顏再見他。

    門窗都已關緊,拴上,遠處的雞啼此起彼落,曙色已漸漸染上窗紙。

    門外忽然響起了很多人的腳步聲。

    白玉京在心裡歎息著:「終於來了。」他知道小方剛才的那聲大吼,必定會將這地方所
有的人全都引來的。

    「方店主,你在哪裡?」

    「出了什麼事?」

    「你能斷定剛才那是方老闆的聲音嗎?」

    「絕不會錯。」

    「但這間房卻是那老太婆住的。」

    「我早就覺得那老太婆有點鬼鬼祟祟的樣子。」

    朱大少、苗燒天、趙一刀,白馬張三和青龍會的三人果然全來已。

    白玉京只希望他們能在外面多商議一陣子,等他以真氣將穴道撞開後再進來。

    但這時窗口已發出一聲輕呼,剛才用鐵鉤穿過的破洞裡,已露出一個人的眼睛——滿佈
血絲象火焰般燃燒著的眼睛。

    白馬張三道:「你看見了什麼人?」

    苗燒天道:「死人,一屋子死人。」

    這句話剛說完,門已「砰」的一聲撞開,青龍會的六個人當先衝了進來,只看了一眼,
立刻又退了回去。

    這屋子裡的情況實在太悲慘,太可怕。

    又過了半晌,趙一刀和白馬張三才慢慢地一步一步地走了進來。

    兩人同時輕呼一聲。

    臼馬張三道:「果然全都死了。」

    趙一刀道:「方店主怎麼會跟這老……」他發現老太婆並不老瞪大了眼睛,下面的話再
也說不出來。

    白馬張三道:「這人又是誰?·……公孫靜?怎麼會是公孫靜?」

    突聽朱大少冷笑道:「各位難道未看出這裡還有個活的。」

    趙一刀道:「誰?」

    朱大少道:「當然是那位死不了的人。」

    白玉京本來的確是想暫時裝死的,但朱大少卻已走到他面前,蹲下來,看著他,帶著微
笑道:「白公子睡著了麼?」那個黑衣人當然還是影子般貼在他身後。

    白馬張三失聲道:「白五京也在這裡!他果然還沒有死。」

    朱大少悠然道:「你忘記白公子是長生的。」

    白馬張三用眼角瞟著趙一刀,冷冷道:「卻不知道他的頭疼疼?」

    趙一刀道:「想必是疼的。」

    趙一刀道:「我試試。」

    白玉京剛張開眼睛,就看到一柄雪亮的鋼刀已向他咽喉砍了來——

    好亮的刀!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