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如刀            

    (—)

    陽光升起,照射著密林外那條崎嶇不平的小路,也同樣照射著侯府中那條寬闊華麗的長
廊。

    只有陽光是最公平的,不管你這個人是不是快死了,都同樣會照在你身上,讓你覺得光
明溫暖。

    楊錚走在陽光下的時候,狄青麟也同樣走在陽光下。

    雖然他已經過一夜激戰,卻還是覺得精神抖擻、容光煥發,還可以去做很多事。

    他的精力彷彿永遠用不完的,尤其是在他自己對自己覺得很滿意的時候。

    他對他剛才反手刺出的那一劍就覺得非常滿意。

    那一劍無論速度、力量、部位、時機,都把握得恰到好處,甚至可以說已經到達劍術的
頂峰。

    能做到這一點絕非僥倖,他也曾付出過相當巨大的代價。

    現在他決定要去好好的享受享受,這是他應得的。

    因為他又勝了。

    勝利彷彿永遠都屬於他。

    小青也已屬於他。

    花四爺來的時候,又把她帶來了,現在一定正滿懷渴望地等著他。

    一想起這個女人水蛇般扭動的腰肢和臉上那種永遠帶著飢餓的表情,狄青麟就會覺得有
一股熱意自小腹間升起。

    這才是真正的享受。

    對狄青田來說,除了生與死之外,世上沒有任何事比這種享受更真實。

    殺人非但沒有使他虛弱疲倦,反而使他更振奮充實,每次殺人後他都是這樣子的。

    ——女人為什麼總是好像和死亡連在一起?

    他一直覺得女人和死亡之間,總是好像有某種奇異而神秘的關係。

    長廊走盡,他推開一扇門走進去,小青就赤裸著投入他懷裡。

    數度激情過後,她已完全癱軟。她能征服男人,也許就是每次都能讓她的男人覺得她已
完全被征服。

    可是等到狄青麟沐浴出來後,她立刻又恢復了嬌艷,而且已經替他倒了杯酒,跪在他面
前,用雙手捧到他的唇邊。

    沒有人要她這麼做,這是她自己甘心情願的,她喜歡服侍男人,喜歡被男人輕賤折磨。

    這樣的女人並不多,這樣的女人才真正能使男人快樂。

    狄青麟心裡在歎息,接過她的酒杯,一口喝下去,正想再次擁抱她。

    這次小青卻蛇一般地從他懷裡滑走了,站得遠遠的,用一種奇異的表情看著他。

    狄青麟蒼白的臉忽然扭曲,滿頭冷汗雨點般滾落下來。

    「酒裡有毒!」他的聲音已嘶啞:「你是不是在酒裡下了毒?」

    小青臉上驚懼的表情立刻消失,又露出了讓人心跳的媚笑。

    「你是個很不錯的男人,我本來捨不得要你死的,可惜你知道的事太多了。」小青媚笑
著道:「你活著,對我們已經只有壞處沒有好處。」

    「你們?」狄青麟問:「你也是青龍會的人?」

    小青笑得更甜:「我怎麼會不是?」

    狄青麟勉強支持著。

    「你們的銀子還在我的庫房裡,我死了,你們怎麼拿得走?」

    「銀子本來就是在你這裡,因為你本來就是這件劫案的主謀,我為了要查出你的秘密,
不惜失身於你,才把這件案子偵破。為了自衛,所以才殺了你。」小青說:「王子犯法,與
庶民同罪,你雖然是位小侯爺,也沒有用的。」

    「可是銀子你們還是要交回官府,你們自己還是拿不到。」

    「我們本來就不想要這一百八十萬兩銀子,因為它太燙手了。」小青說;「我們只要能
拿到三成,就已經心滿意足。」

    「三成?」

    「你難道不知道官府已經出了懸賞,無論誰能找回這批鏢銀,都可以分到三成花紅。」
小青說:「三成就是五十四萬兩,已經不算少了,他們給得心甘情願,我們拿得心安理得,
大家都沒有一點麻煩,豈非皆大喜歡,就算其中還有點讓人懷疑的地方,也沒有人再追究
了。」

    「楊錚呢?」

    「那個混小子只不過是被我們用來做幌子的,我們一定要你認為我們是想用他來背黑
鍋,你才會中我們的計。」

    狄青麟好像還想說什麼,卻已連一個字都說不出,他的咽喉彷彿已被一雙無形的大手無
聲無息地緊緊扼住。

    小青看著他,好像有點同情的樣子。

    「其實你也不能怪我們要這樣對你。」她說:「你不但知道得太多了,而且你是位小侯
爺,一位世襲一等候的家裡多少總有點傳家之寶,也許還不止一百八十萬兩,你死了,也許
就是我們的了。」

    她吃吃地笑著道:「你憑良心說,我們這件事做得漂亮不漂亮?」

    狄育麟看著她,蒼白高傲的臉上忽然又變得全無表情,嘴角卻露出了一絲殘酷的笑意。

    「還有件事你應該問我的。」他說。

    「什麼事?」

    「你應該問我,喝下了那杯特地為我精心調配的穿腸封喉的毒酒後,我本來該早就死
了,為什麼直到現在沒有死?」

    小青臉上的肌肉突然僵硬,嬌媚甜美的笑容變成無數條可怕的皺紋。

    就在這一瞬間,這個年輕美貌的女人就好像已經忽然老了幾十歲,好像已經老得隨時都
可以死去了。

    「難道你早已知道?」她問狄青麟。

    「大概比人想像中早一點兒。」

    「你為什麼不殺了我?」

    「因為你還有用。」狄青麟的聲音平靜而冷酷:「因為那時候我還可以用你。」

    小青嬌嫩美麗的臉上忽然有一根根青筋凸起,一個仙子般可愛的女人忽然變得惡魔般可
怕,忽然從髫髻裡拔出根七寸長的尖針,向狄青麟的心臟刺過去。

    「你不是人,根本就不是人!」她嘶聲呼喊:「你根本就是個畜牲!」

    狄青麟冷冷地看著她撲過來,連動都沒有動,只不過冷冷地告訴她;「一個女人如果連
畜牲和人都分不清楚,這個女人恐怕就沒有什麼用了。」

    (二)

    趙正住在省府衙門後的一個小四合院裡,是他升任了總捕之後官家替他蓋的,這個官位
雖不高卻很有權力的差使他已干了十幾年,這棟房子也被他從新的住成舊的,庭前的木柱也
已快被白蟻蛀空。

    但他卻好像還是住得很安逸。

    因為他已經快到退休的年紀了,退休之後就再也用不著住這種破屋。

    他已經用好幾個不同的化名在別的地方買了好幾棟很有氣派的莊院宅第,附近的田地房
產也都是他的,已經夠他躺著吃半輩子。

    趙正年輕的時候也曾娶過妻子,可是不到半年,就因為偷了他三兩銀子去買姻脂花粉而
被他休了,回娘家不久,就在樑上結了條繩子上了吊。

    從此之後,他就沒有再娶過親,也沒有什麼人敢把女兒嫁給他。

    可是他一點都不在乎。

    他身旁總有兩三個長得眉情目秀的小伙子在伺候他,替他端茶倒水鋪床疊被捶腿洗腳。

    這一天的天氣不錯,他特地從門口叫了個推著車子磨刀鏟剪的破子老頭進來,他自己用
的一把朴刀、一把折鐵刀和廚房裡的三把菜刀都需要磨一磨了。

    這個跛老頭姓凌,終日推著輛破車在附近幾個鄉鎮替人磨刀,磨得特別仔細,一把生了
蛌熄w刀經過他的手一磨之後,馬上就變了樣子。

    趙正叫人端了把籐椅,沏了壺濃茶,坐在院子裡的花棚下看他磨刀。

    院子裡既然有人,所以大門就沒有關,所以楊錚用不著敲門就直接走了進來。

    趙正顯然覺得很意外,卻還是勉強站了起來,半笑不笑地問楊錚:「你倒是位稀客,今
天大駕光臨,是不是有什麼好消息要告訴我?」

    「沒有,連一點好消息都沒有,」楊錚說:「我只不過想來找你聊聊。」

    趙正連半笑意都沒有了,沉著臉說:「老弟,你難道忘了你的限期已經只剩下四五天
了,還有心情到這裡來聊天?」

    楊錚居然沒理他,直接走入了庭前的客廳。

    趙正盯著他的背影和他手裡一個用布紮成的長包看了半天,也跟著他走進去,態度卻忽
然改變了,臉上又有了笑容。

    「你既然來了,就留在這裡吃頓飯再走吧,我叫人去替你打酒。」

    「不必。」楊錚看著牆上一幅字畫:「你聽過我說的話之後,大概也不會請我喝酒
了。」

    趙正皺了眉:「你到底要說什麼?」

    楊錚霍然轉身,盯著他說:「我忽然有了種很奇怪的想法,忽然發現你真是位很了不起
的人。」

    「哦?」

    「倪八劫了鏢銀後,行蹤一直很秘密,可是你居然能知道。」楊掙說;「能抓到倪八這
種要犯,是件大功,這種功勞你平時絕不會讓給別人的,可是這一次你居然把消息給了我,
居然沒有來分我的功。」

    他冷冷地說:「你好像早就知道鏢銀已經被掉了包一樣,真是了不起。」

    趙正的臉色變了:「你這是什麼意思?」

    楊錚冷笑;「我的意思你應該比誰都明白。」他說;「那麼大的一趟鏢,王振飛居然沒
有親自押送,可是鏢銀一找回來,當天晚上他就來了,抓這種要犯的時候你居然不到,可是
王振飛一到,你也到了,而且一下子就查出了鏢銀已經被掉包。」

    楊錚又道:「要把那麼多銀鞘子全都掉包並不是件容易事,要花很多功夫的,我想來想
去,也只想出了一個人有功夫做這種事。」

    趙正鐵青著臉,卻故意輕描淡寫地問;「你說的是不是倪八?」

    「如果是倪八掉的包,他就不會為那些假銀鞘拚命了,也就不會把命送掉。」楊錚說:
「如果是押鏢的那些鏢師,他們也不會因此而死。」

    他忽然歎了口氣:「趙頭兒,你已經有房有地,為什麼還要跟青龍會勾結,做出這種事?
你難道以為我還不知道王振飛是青龍會的人?」

    趙正居然不再否認,居然問楊錚:「你要我怎麼做?」

    「我要你說出王振飛的下落。」楊錚道:「還要你自己去投案自首。」

    「好,我可以這麼做。」趙正居然一口答應:「只可惜我就算把王振飛的下落告訴了
你,恐怕你還是對他無可奈何。」

    「為什麼?」

    趙正故意歎了口氣:「侯門深如海,你能進去抓人?」

    狄小侯、狄青麟,所有的事本來都好像跟他全無關係,因為他永遠是高高在上的。江湖
人攪起的污泥混水,怎麼會濺到他那一身一坐不染的白衣上?

    可是現在所有的關鍵好像全部已集中於他一身。

    楊錚忽然想到他父親生前對他說的一句話。

    ——有些人就像是蜘蛛一樣,終日不停地在結網,等著別人來投入他的網,可是第一個
被這面網困住的就是他自己。

    ——有些人認為蜘蛛愚昧,蜘蛛自己很可能也知道,可是它不能不這麼樣做,因為這面
網不但是它糧食的來源,也是它唯一的樂趣,不結網它就無法生存。

    「我會去投案自首的。」趙正又說:「我跟他們那些人不一樣,我吃的是官糧,幹的是
官差,官家的法例,已經在我心裡生了根,有些事我已經做不出來。」

    他勉強笑了笑;「何況我雖然和他們有點勾結,其實並沒有做出什麼太可怕的事,如果
我自己去投案,罪名絕不會太大,可是你呢?

    你是不是真的要到侯府去抓人?」

    楊錚的回答很乾脆,也很冷靜。

    「是的。」他說:「現在我就要去。」

    「那麼我先送你走。」趙正說:「可是你到了那裡,一定要特別小心。」

    楊錚什麼話都沒有再說,話已經說到這裡,無論再說什麼都是多餘的。

    他走了出去。

    他們默默地走過廳外的小院,磨刀的老人仍在低著頭磨刀,好像什麼都沒有看見,什麼
都沒有聽見,因為他已將他的全部精神都集中在他正在磨的這柄並不算很名貴的折鐵刀上。

    另外一把六扇門裡的人最常用的朴刀已經磨好了,刀鋒在晴朗的日色下閃閃發光。

    楊錚走過他身旁,趙正也過去,忽然翻身抄起了這把朴刀,一刀砍在楊錚後頸上。

    最少他自己以為這一刀已經砍在楊錚後頸上,因為他自信這——刀絕不會失手。

    可借他還是失手了。

    楊錚好像早巳料算他有這一著,忽然彎腰,反手一擊,用破布裹著的離別鉤已經打在他
右胸第四根和第七根肋骨間。

    肋骨碎裂,朴刀落下。

    趙正的臉驟然因痛苦驚嚇而扭曲,扭曲後就立刻痙攣僵硬,永生都無法恢復了。

    所以他以後在牢獄中的難友們就替他起了個外號,大家都叫他「怪臉」。

    楊錚看著他歎息:「我實在希望你能照你答應我的話去做,可惜我也知道你絕不會那麼
做的,你已經陷得太深了。」

    一直在低著頭磨刀的老人忽然也歎了口氣,說出句任何人都想不到他會說的話。

    他忽然歎息著道:「楊恨的兒子果然不愧是楊恨的兒子。」

    楊錚轉身,吃驚地看著這個衰老瘦弱的破腳磨刀老人。

    「你怎麼知道我是他的兒子?」

    「因為你現在樣子就和我見到他時完全一模一樣。」老人說:「連脾氣都一樣。」

    「你幾時見過他?」

    「那已經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磨刀的老人說:「那時候他的年紀比你現在還小,
還在學劍,學用劍,也學煉劍,他的師傅邵空予劍術雖不佳,煉劍的功夫卻可稱天下第
一。」

    老人歎了口氣:「只可惜你父親的志不在煉劍,所以邵大師的煉劍之術也就從此絕傳
了。」

    楊錚拜倒:「家父也已去世很久,生前也常以此為憾。常常對我說,他學的如果不是搏
擊之術而是煉劍之法,這—生活得必定愉快得多。」

    老人也不禁黯然。

    「歲月匆匆,物移人故,人各有命,誰也勉強不得。」他說:「就好像劍一樣。」

    楊錚不懂,老人解釋:「劍也有劍的命運,而且也和人一樣,有吉有凶。」老人說;
「那次我去訪邵大師,為的就是要去替他相一相他那柄新煉成的利劍靈空。」

    「靈空?」楊錚說:「我怎麼從來沒有聽人說起過?」

    「因為那是柄凶劍,劍身上的光紋亂如蠶絲,劍尖上的光紋四射如火,是柄大凶之劍,
佩帶者必定招致不樣,甚至會有家破人亡的殺身之禍。」老人說:「所以邵大師立刻就將那
柄劍毀了,再用殘劍的余鐵煉成一柄其薄如紙的薄刀。」

    「那柄刀呢?」

    「聽說是被應無物用一柄殘缺的古人劍譜換去了。」

    楊錚的臉色忽然變了,彷彿忽然想起了—件又神秘又奇妙又可怕的事。

    「據說那本劍譜左邊一半已被焚燬,所以劍譜的每一個招式都只剩下半招,根本無法煉
成劍術。」老人說:「可惜我未見過,也不知道它的下落。」楊錚忽然說:「我知道。」

    磨刀的老人顯得很驚訝,立刻問楊錚:「你怎麼會知道的?」

    「因為那本劍譜就在家父手裡,家父的武功就是以它練成的。」

    「我知道後來楊錚一柄奇鉤橫天下。」老人更驚訝:「用一本殘缺不全的劍譜,怎麼能
練成那種天下無故的武功?」

    「就因為那本劍譜的招已殘缺,練劍雖然不成,用一種殘缺而變形的劍去煉,卻正好可
練成一種空前未有的招式,每一招都完全脫離常軌,每一招都不是任何人所能預料得到
的。」楊錚說:「所以它—招發出,也很少有人能抵擋。」

    「殘缺而變形的劍?」老人問;「難道就是藍大先生以—方神鐵精英托他去煉卻沒有煉
成的那一柄?他也因此而以身相殉。」

    「是的。」

    老人長長歎息:「以殘補殘,以缺補缺,有了那本殘缺不全的劍譜,才會有這柄殘缺不
全的劍,難道這也是天意?」

    楊錚無法回答,這本來就是個誰都無法回答的問題。

    老人眼中忽然露出種非常奇怪的表情,就好像忽然看透了一件別人看不見的事。

    「也許這並不是天意。」他說:「也許這就是邵大師自己的意思。」

    「怎麼會是他自己的意思?」

    「因為他已經有了那本殘缺不全的劍譜,所以才故意煉成那一柄殘缺不全的劍,留給他
唯一的弟子。」老人長歎:「他自己的劍術不成,能夠讓他的弟子成為縱橫天下的名俠,他
也算求仁得仁,死而無憾了。所以他才不惜以身相殉。」

    楊錚忽然連骨髓裡都彷彿透出了一股寒意,過了很久才說:「那柄薄刀的下落我也知
道。」「刀在哪裡?」

    「一定在應無物唯一的弟子手裡。」

    「他的弟子是誰?」

    「世襲一等候狄青麟。」

    「你怎麼知道?」

    「因為我知道他用這把刀殺過—個人。」楊錚說:「用這種刀殺人,如果動作夠快,外
面就看不出傷口,血也流不出來,可是被刺殺的人卻一定會因為內部大量出血而立刻斃命,
必死無救。」

    「你知道他殺的人是誰?」

    「他殺的是萬君武。」楊錚說:「就因為誰也看不到他刺殺萬君武那一刀的傷口,所以
誰也不知道萬君武的死因。」

    楊錚接著說:「但是我知道,因為家父曾經告訴過我,世上的確有這種其薄如紙的薄
刀。」

    磨刀的老人的臉色忽然也變得像楊錚剛才一樣,忽然問楊錚;「你知道是誰托邵大師煉
那柄『靈空』的?」

    「是誰?」

    「就是萬君武。」老人說:「那時他還在壯年,他的刀法已煉成,還想學劍,他知道那
柄劍被邵大師毀了之後並沒有說什麼,因為他也相信那是柄凶劍,而且那時候他已經有了一
把魚鱗紫金刀。」

    「但是他卻不知道邵大師又用那柄劍的殘鐵煉成了一柄薄刀。」

    「他當然更想不到自己後來竟會死在那一柄薄刀下。」老人又問楊錚:「這是不是天
意?」

    「我不知道,「楊錚說:「我只知道現在我要做的事也是應無物絕對想不到的。」

    「你要去做什麼事?」

    「我要去殺狄青麟。」楊錚說:「用邵大師向應無物換那柄薄刀的劍譜招式,去殺死他
唯一的弟子。」

    他也問老人:「這是巧合?還是天意?」

    老人仰面向天,天空澄藍。

    他憔翠衰老疲倦的股上忽然又露出種又虔誠又迷憫又恐懼的神色。

    「這是巧合,也是天意,巧合往往就是天意。」老人說:「是天意假人手故意做出來
的。」

    ——天意無常,天意難測,天意也難信,可是又有誰能完全不信?

    (三)

    屋子裡還是一片雪白,沒有污垢,沒有血腥,甚至連一點兒灰塵都沒有。

    一身白衣如雪的狄青麟盤膝端坐在一個蒲團上,對面也有一個蒲團,上面必定還留著應
無物的氣息,可是應無物這個人卻已永遠消失。

    他的屍體並沒有離開這間屋子,但是現在卻已永遠消失。

    如果狄青田要消滅一個人,就一定能找出一種最簡單最直接最有效的法子。

    門外的長廊上已經有腳步聲傳來,是三個人的腳步聲。

    腳步聲很輕,卻很不穩定,可以想見他們的心情也很不穩定。

    狄青麟嘴角又露一絲殘酷的笑意,外面的三個人如果能看見他這種表情,絕不敢踏入這
個屋子的門。

    可惜他們看不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