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百石大米            

    (一)

    指甲是用一種精煉過的鳳仙花汁染紅的,顏色特別鮮艷。

    可是看到這片指甲時,呂素文的臉就變得像是張完全沒有一點顏色的白紙。

    他從楊錚手裡搶過這片指甲,在剛剛燃起的油燈下看了很久。

    她的手忽然顫抖起來,全身都在顫抖,忽然轉過身來問楊錚:「你在哪裡找到的?」

    「在狄青麟的車上。」楊錚說:「在他車削滕椅的墊子夾縫裡。」

    他還沒有說完這句話,呂素文的眼淚已如雨點般地落下。

    「思思已經死了。」她流淚說:「我早就知道她一定已經死在狄青麟手裡。」

    「你怎麼能確定?」

    「這是思思的指甲,她用來染指甲的鳳仙汁還是我送給她的,我認得出。」呂素文說:
「思思對她的指甲一向保養得很好,如果沒有出事,怎麼會斷落在狄青麟的車上?」

    楊錚的臉色也一樣蒼白。

    「一個象狄小侯這麼有身份的人,為什麼要謀殺一個象思思這樣可憐的女人?」他問自
己:「是不是因為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被思思發現了?以他的身份擊膂出些什麼不可告人
的事?」

    他又歎了口氣:「就算他真的殺了思思,我們也無可奈何。」

    呂素文兒乎已泣不成聲,卻還是要問:「為什麼?」

    「因為我們完全沒有證據。」

    「你一定要替我把證據找出來。」呂素文握緊楊錚的手:「我求你—定要替我去做這件
事。」

    她的手冰冷、楊錚的手也同樣冰冷。

    「我本來已經在懷疑。」楊錚說:「可是現在我已經完全明白了。」

    「你懷疑什麼?明白了什麼?」

    「蓮姑昨天晚上淹死在井裡。她是個善良的女孩子,沒有人會去謀殺她,連她的父母都
認為她是投井自盡的,可是我卻在懷疑,」楊掙說:「因為那時候她一心只想照顧我,絕不
會在我病得那麼重的時候去跳井。」

    他又補充:「那時候我的神智雖然很不清楚,卻還是聽到了她那一聲慘呼。」

    一個自己要死的人,絕不會發出那種充滿恐懼和絕望的呼聲。

    「你認為她是被別人害死的?」呂素文問楊錚。

    「是的。」

    「什麼人會去眾一個像她那麼善良的女孩子?」

    「一個本來要殺你的人。」楊錚的聲音允滿憤怒仇恨:「他知道你到我那裡去了,他看
見蓮姑從我屋裡出來,他把蓮姑當做你了。」

    「他為什麼要殺我?」

    「因為你已經在懷疑狄青麟」楊錚說:「你絕不能再留在這裡,因為狄青麟一定不會讓
你活著的,一次殺不成,一定還有第二次。」

    他凝神看著呂素文:「所以你一定要跟我走,放下這裡所有的一切跟我走、我絕不會讓
任何人傷害你。」

    他的目光都是那麼誠懇,他的情感是那麼真摯。

    呂素文擦乾眼淚,下定決心:「好,我跟你走,不管你要帶我到哪裡去,我都跟你
走。」

    楊錚的心碎了。

    這種深入骨髓的感情,也和痛苦一樣會讓人心碎的。忽然間,他們發現彼此已經擁抱在
—起。

    這是他們第一次這麼親密。

    ——一種外來的壓力,往往會把一對本來雖然相愛卻又無法相愛的人之間的「隔」壓
斷,使得他們的情感更深。

    在這一瞬間,他們幾乎已忘記了所有的一切,—切煩惱痛苦憂傷和仇恨。

    可是他們忘不了。

    因為就在這時候,外面已經有人在敲門。

    一個最多只有十二三歲,長得非常讓人喜歡的小男孩站在門外,用一種非常有禮貌的態
度問剛剛開了門的呂素文。

    「我是來找一位如玉姑娘的。」

    「我就是如玉。」素文說:「你找我有什麼事?」

    如果不是在這種情況下,她說不定會笑出來,來找她的男人雖然有各式各樣不同的類
型,甚至有七八十歲的老學究,卻從來沒有這麼小的孩子。

    因為她做夢也想不到這個孩子要的並不是她的人,而是要她的命。

    「我叫小葉子。」小男孩笑嘻嘻地說:「別人都說如玉姑娘又聰明又漂亮,果然沒有騙
我。」他說出他的名字,因為他的手裡已經有刀,一柄殺人從未失過手的刀。

    可是這一次他失手了。

    他的刀剛剛刺出,忽然聽見一聲怒吼,一個人衝出來。

    揮拳猛擊他的喉結。

    ——一個十三歲的小孩子,怎麼會有喉結?

    小葉子當然想不到一個妓女的屋子裡怎麼會有一個出手這麼快又這麼重的男人衝出來。

    但是他並沒有慌,也沒有亂。

    他是來殺人的,無論在什麼情況下,無論有什麼變化,他都要達成使命。

    他受過的訓練使他絕不會忘記這一點。

    他的身子旋風般一轉,已避過了楊錚的鐵拳,反手再刺呂素文的後頸。

    這一刀他沒有失手,刀光一閃,刀鋒已刺進一個人的肉裡,肩下的肉。

    不是如玉的肩,是楊錚的。

    楊錚忽然衝過來,以肩頭迎上刀鋒,把肌肉繃緊。

    刀鋒突然陷入鐵一般的肌肉裡,小葉子又驚又喜,也不知自己是否得手,因為他從未遇
到過這樣的情況。

    就在這一剎那間,楊錚的鐵掌已橫切在他的喉結上。

    他的雙眼陡然凸起,吃驚地看著楊錚。

    他的人已泥一般癱軟下去。

    楊錚拔下肩頭的短刀,撕下條布帶,用力紮在傷口上,先止住了血,伸手去拉呂素文:
「我們快走。」

    呂素文卻甩開他的手,板著臉說:「你自己一個人走吧!」

    楊錚怔了怔,忍不住問:「為什麼?」

    「不管怎麼樣,他還是個孩子,你怎麼忍心對他下毒手?」呂索文冷冷地說:「我怎麼
能跟你這個心狠手辣的人一起生活?」

    楊錚知道她的脾氣,如果她已認定一件事,不管你用什麼話來解釋都沒有用的。

    他只有用事實來證明。

    他忽然一把扯下小葉的褲腰:「你看他是不是孩子?」

    呂素文吃驚地看著這個「孩子」,無論誰都看得出他已經不再是孩子了。

    他的確已完全成熟。

    「你怎麼知道他已經不是孩子?」

    「他已經有了喉結,他的刀用得很純熟。」楊錚說:「我早就知道江湖中有他這樣的
人,而且還不止一個。」

    「他是什麼樣的人?」

    「他們都是被人用藥物控制了生長發育的侏儒,從小被訓練成殺人的兇手。」他們每天
都要服食以珍珠粒為主要材料的養顏藥,所以他們的臉永遠不會蒼老,看起來永遠像個孩
子。」

    他又補充:「這種藥物的價值極昂貴,所以他們殺人的代價也極高,除了狄青麟那樣的
豪門巨富外,能用得起他們的人並不多。」

    呂素文的手腳冰冷。

    她不能不相信楊錚的話,有些被人栽做盆景的樹木,也是永遠長不高大的。

    但是人畢竟和樹木不同。

    「是誰這麼殘忍?」呂素文問:「竟忍心用這種手段去對付一群孩子?」

    「就是我曾說起過的『青龍會』。」楊錚說:「他們都是屬於青龍會的,通常都偽裝成
青龍會中一些主腦人物的貼身書僮。」

    他忽然又笑了笑,撫著肩上的傷口說:「幸好這些人因為從小就受藥物控制,所以體能
有限,否則我怎麼敢挨他這一刀?」

    呂素文輕輕歎了口氣:「有時候我真想不通,你怎麼會知道這麼多事的?江湖中那些詭
秘勾當,好像沒有一件能瞞得過你。」

    楊錚臉上忽然露出種既尊敬又悲傷的表情,過了很久才說:「這些事都是一個人教給我
的。」

    「是誰教給你的?」

    楊錚不再回答,解下背後的包袱,拿了塊肉脯和硬麵餅給她,自己卻躺在地上,仰視著
滿天繁星癡癡地出了神。

    ——他是不是在想那個人?

    這時候夜已漸深,他們從怡紅院後面的小巷裡繞出了城,到了一個有泉水的山坡下。

    楊錚的酒力退了,奇怪的是病勢彷彿也已減輕,只不過覺得非常疲倦。

    呂素文含情脈脈地看著他,情不自禁伸出手,輕撫他瘦削的臉。

    「你最好先睡一陣子,萬一有什麼事,我會叫醒你。」

    楊錚點點頭,眼睛已合起,好像根本沒有聽見山坡上的腳步聲。

    (二)

    腳步聲比狸貓還輕,慢慢地走過柔軟的草地,兩對饞狼般的利眼,一直在盯著楊錚的
手。

    來的是兩個人。

    楊錚沒有睡著,他的心在跳,跳得很快。

    這兩個人的腳步太輕,身手一定不弱,揚錚卻已精疲力竭。

    他只希望這兩個人認為他已睡著,乘機來偷襲他,他才有機會偷襲他們。

    想不到他們居然很遠很遠就停下來,而且大聲說:「楊頭兒,夜深露重,睡在這裡擊肱
涼的,我們特地來送你到一個好地方去、你請起來吧。」

    這兩個人居然好像自恃身份,不肯做暗算別人的事。

    楊錚的心沉了下去。

    這種人才真正可怕,如果不是一等一的高手,絕不會這麼做的。

    他們無疑已經有把握取楊錚的性命,根本用不著暗算偷襲。

    山腳旁的柳樹下站著兩個人,手裡拿著兩件寒光閃閃的奇形兵刃,等楊錚站了起來之
後,他們才慢饅地走過來,腳步又輕又穩。

    他們都非常沉得住氣。

    楊錚也只有盡力使自己鎮靜,擋在全身都已因恐懼而痙攣的只素文面前,大聲問:「你
們是什麼人?」

    「既然你想知道,我們就告訴你。」

    他們一點都不怕楊錚知道他們的秘密,因為死人是不會洩露任何秘密的。

    他們用一種很奇怪的聲音說出了八個字,聲音裡充滿了驕傲和自信好像只要一說出這八
個字,無論誰都會怕得要命。

    「天青如水。」

    「飛龍在天。」

    —聽見這八個字,楊錚的臉色果然變了。

    「青龍會?你們是青龍會的人?」楊錚問:「青龍會為什麼要找上我?」

    「因為我們喜歡你。」

    一個人陰惻惻地笑道:「所以要把你送到一個永遠不擊肱涼生病的地方,而比還要你的
情人永遠陪著你。」

    楊錚雙拳握緊,心中絞痛。

    他還有命可拼,還可以拚命,可是呂素文呢?

    山腳旁那株柳樹梢頭忽然傳下來一陣笑聲一個人說:「那地方他不想去,還是你們兩位
自己去吧!」兩個人立刻散開,霍然轉身,動作輕靈矯健,反應也極靈敏。

    他們彷彿看見有個人輕飄飄地站在柳樹梢頭,卻沒有看清楚。

    因為就在這一瞬間,已有一道閃電般耀眼的藍色劍光亮起、閃電般凌空下擊。

    劍光盤旋—舞,忽然又山嶽般定下,兩個來殺人的人已倒在他們自己的血泊裡。

    楊錚又驚又喜,失聲道:「是你?」

    一個頭戴斗簽的藍衫人,斜倚在樹上看著他,溫和的笑眼中已全無殺氣。

    「青龍會怎麼找上你的?」藍大先生只問楊錚:「你什麼地方得罪了他們?」

    「我沒有得罪過他們。」

    「那就不對了。」藍一塵說;「青龍會雖然時常殺人,可是從來不無故殺人,如果你沒
有得罪他們,他們絕不會動你。」

    藍大先生沉吟:「除非他們有什麼秘密被你知道了。」

    楊錚的瞳孔忽然收縮,好像忽然想起了什麼事,一件他暫時還不想說出來的事。

    藍大先生歎了口氣;「我看你還是跟我走吧,現在青龍會既然已經找上了你,天下恐怕
也只有我一個人能救你的命了。」

    「多謝。」

    「多謝是什麼意思?」藍大先生又問:「是肯?還是不肯?」

    「我只想走我自己的路。」楊錚說:「就算是條死路,我也要去走走看。」

    藍大先生盯著他,搖頭苦笑。

    「像你這種人,我實在應該讓你去死的,可是以後我說不定還會救你。」他說:「因為
你實在像極了一個人。」

    「什麼人?」

    「一個我以前認得的朋友。」藍大先生彷彿有很多感慨:「他雖然不能算好人,卻是我
的朋友,他一生中也該只有我這一個朋友!」

    「我不是你的朋友,也不配做你的朋友。」楊錚說:「你救了我的命,我也不會有機會
報答,所以你以後也不必再救我。」

    說完了這句話,他就拉起呂素文的手,頭也不回地走了。

    走出了很遠之後,呂素文才忍不住說;「我知道你絕不是不知好歹的人,為什麼要這樣
子對他?」她問楊錚:「是不是因為你知道青龍會的勢力太大,不願意連累別人?」

    楊錚不開口。

    呂素文握緊他的手:「不管怎麼樣,我已經跟定了你,就算你走的真是條死路,我也跟
你走。」

    楊錚仰面向天,看著天上閃爍的星光,長長吐出口氣。

    「那麼我們就先回家去。」

    「回家?」呂素文道:「我們哪裡有家?」

    「現在雖然沒有,可是以後一定會有的。」

    呂素文笑了,笑容中充滿柔情密意;「我們以前也有過愛的,你—個家,我一個家,可
今後我們兩個人就只能有一個家了。

    是的,以後他們兩個人只能有一個家了一一如果他們不死,一定會有一個家的。

    一個小而溫暖的家。

    (三)

    狄青麟的家卻不是這樣子的。

    也許他根本沒有家,他有的只不過是一座巨宅而已,並不是家。

    他的宅第雄偉開闊宏大,卻總是讓人覺得有種說不出的冷清陰森之意,一到了晚上,就
連福總管都不太敢一個人走在園子裡。

    福總管不姓福,姓狄。

    狄福已經在侯府呆了幾十年了,從小廝熬到總管並不容易。

    他知道小侯是跟「應先生」一起回來的,現在雖然沒有看見應先生,卻絕不會問,也不
敢問。因為他看得出小侯爺和應先生之間一定有種很特別的關係。

    他絕不想知道他們之間究竟是什麼關係。

    就算他知道也要裝作不知道,而且一定要想法子趕快忘記。

    狄青聞每次回來都要先到他亡母生前的佛堂裡去靜思半日,在這段時候,無論任何人都
不能去打擾他,沒有任何人例外。

    狄大夫人未入侯門前是江湖中有名的美女,也是江湖中有名的俠女,一手仙女劍法據說
巳盡得峨媚派掌門「梅師太」的真傳。

    她嫁給老侯爺之後,還時常輕騎簡從,仗劍去走江湖,重溫昔日的舊夢。

    可是等到生下小侯爺後,她就專心事佛,有時經年都不肯走出佛堂一步。

    老侯爺去世不久,太夫人也去了,他們享盡人間榮華富貴,死時又完全沒有痛苦。

    但是他們活著的時候好像也並不十分快樂。

    小侯爺回來之後的第二天晚上,才召見福總管,詢問一些他不能不問的事,其實並沒有
什麼事值得問的。

    這次他出門之後,侯府小卻出了件怪事。

    「前些日忽然有人送了九百石大米來,我本來不敢收,可是送米來的卻說,這是小侯爺
一位至交好友『龍大爺』特別地送來給了小侯爺添福添壽的。」福總管說:「所以我也不敢
不收。」

    ——九百石大米究竟有多少米,能夠餵飽多少人?

    這問題恐怕很少有人能回答得出。

    這個世界上大多數人恐怕一輩子都沒有看過這麼多大米,能把九百石大米一下送給別人
的人,恐怕也屈指可數了。

    狄小侯卻不動聲色,只淡淡地問:「米呢?」

    「都已搬到老侯爺準備出征時屯糧養兵的那間大庫房去了。」福總管說:「小侯爺沒有
回來,誰也沒有去動過。」

    狄青麟點點頭,表示很滿意。

    福總管又說:「今天早上有兩位客人來找小侯爺,也說是小侯爺的好朋友,而且就是送
米的那位龍大爺派來的,所以我也不敢不留下他們。」

    狄青麟也不覺得意外,只問他,「人呢?」

    「人都在聽月小築。」

    月無聲,月怎麼能聽?

    就是月無聲,所以也能聽,聽的就是那無聲的月、聽的就是那月的無聲。

    ——有時候無聲豈非更勝於有聲?

    (四)

    沒有月,卻有星,星光靜靜地灑在窗紙上。

    月無聲,星也無語。

    聽月小築的雅室裡靜靜地坐著兩個人,靜靜地坐在那裡喝酒,喝的是「女兒紅」,花四
爺喝得不多,另外一個人喝的卻不少,好像很少有機會能喝到這種江南美酒。

    狄青麟進門時,兩個人都站起相迎,花四爺第一句話就問:「龍爺送來的那九百石米,
小侯爺收到了沒有?」

    以花四爺做人的圓滑有禮,本來至少應該先客套寒暄幾句的,可是他一見面就問這九百
石米,這本是別人送給狄青麟的,跟他全無關係,但他卻好像看得比狄青麟還重。

    「前兩天我就收到了。」狄小侯說:「可是到現在還沒有人去動過。」

    「那就好極了。」花四爺鬆了口氣,展顏而笑:「小侯爺想必已猜出這些米是怎麼來
的?」

    狄青麟淡淡地笑了笑:「如果是米,當然是從田裡種出來的,如果米袋裡邊藏著些銀鞘
子,那就難說得很了。」

    花四爺大笑:「小侯爺果然是人中之傑,我早就知道什麼事都瞞不過小侯爺的。」

    他壓低聲音,又說:「青龍會的開銷浩大,有時候我們也不能不做些沒本錢的生意,只
不過一定要做得天衣無縫,而且不能留下後患。」

    狄青麟微笑:「這次你們就做得很不錯。」

    花四爺替狄小侯倒了杯酒。

    「可是這次我們不能不來麻煩小侯爺,因為這批貨太扎眼,暫時還不便運回去,只有先
寄放在小侯爺的府上,才萬無一失。」

    「我明白。」狄青麟淡淡地說:「你們要拿回去時,我保證連一兩都不會少。」

    「當然不會少。」花四爺賠笑:「主辦這件事的『三月堂』堂主,對小侯爺也一向仰慕
得很,一定會趕來當面向小侯爺道謝。」

    ——青龍會的三百六十個分舵,分屬於十二堂。

    狄小侯先不問這位堂主是誰,卻去問另外那個酒已喝得不少的人。

    「你這次入關,也是為了這件事?」

    「是的。」這個人也陪笑說;「這次計劃就像是條鏈子,每一環都扣得很緊,我只不過
是其中的一環而已,其實並沒有做什麼事。o他的身材高大,相貌威武,正是落日馬場的二
總管裘行健。

    花四爺又笑了笑:「最妙的是,我們這次計劃,無意中碰巧也替小侯爺做了一點事。」

    「哦?」

    「現在我們已經把黑鍋讓楊錚背上了,官府已經限期十天拿人追贓。」花四爺笑得非常
愉快:「不要說一個十天,一百個十天也追不回去的。」

    「為什麼?」

    「因為現在楊錚這個人恐怕早已不見了。」花四爺說;「官府當然人以為他拐款潛逃,
跟我們已經完全沒有關係。」

    「他怎麼會忽然不見?」

    「因為我已經請總舵派出兩位高手。」花四爺笑得更愉快:「以他們兩位手腳之利落,
經驗之豐富,要殺個把人是絕不會留下一點痕跡來的。」

    『你認為他們已足夠對付楊錚?」

    「足足有餘。」

    狄青麟淺淺地啜了一口酒,淡淡地說:」那麼你最好還是趕快準備去替他們兩位收屍
吧!」

    「為什麼?」

    「因為你們都低估了楊錚。」狄青麟說:「無論誰低估了自己的對手,都是個致命的錯
誤,這種錯誰都犯不得的。」

    他忽然轉過頭面對窗戶:「四月堂的王堂主,你的意思如何?」

    窗外果然有人歎了口氣:「我的意思也跟小侯爺一樣,」這個人說:「因為我已經替他
們收過屍了」

    風吹窗戶,一個魁偉高大的人輕巧地從窗外飄然而入,果然是青龍會的四月堂堂主,果
然姓王。

    主持這次劫鏢計劃的人,赫然竟是護鏢的「中原」鏢局總鏢頭王振飛。

    狄青麟並不意外,花四爺卻很驚訝:「小侯爺怎麼會想到四月堂的堂主就是他?」

    「因為只有王總鏢頭才有機會把鏢銀從容掉包。」狄青麟說:「但是劫鏢時他絕不能在
場,所以裘總管才特地從關外趕來賣馬,寶馬金刀愛馬成癖,這種盛會當然不會錯過的。」

    他笑了笑:「就正如萬君武也絕不會錯過的。」

    ——所以這次春郊試馬,不但使王振飛有了不在劫鏢現場的理由。也讓狄青麟有了刺殺
萬君武的機會。

    狄青麟舉杯敬裘行健:「所以裘總管這一環實在是非常重要的,裘總管也不必妄自菲
薄。」

    「小侯爺,你真行。」裘行健一飲而盡:「我佩服你。」

    「但是這趟鏢也不能就這樣走,當然一定要找回來,而且絕不能由王總鏢頭自己去找回
來。」狄青麟說:「這趟鏢本來就是官銀,由官府自己找回去當然再好也沒有,等到官府發
現鏢銀被掉包,那已經是他們自己的事了,已經有人替他們背黑禍。」

    狄小侯又瞪了口酒:「這計劃的確妙極,唯一的遺憾是,替他們背黑鍋的楊錚還活
著。」

    王振飛把花四爺的酒杯拿過去,連飲三杯。

    「他能活到現在,實在是件很遺憾的事。」王振飛說:「幸好他活不長的。」

    「為什麼?」

    「因為現在已經有人去殺他了。」

    「這次你們又派出了什麼樣的高手?」狄青麟冷冷地問。

    「這次不是我們派出去的,我們也派不出那樣的高手。」

    「哦?」

    「他要殺楊錚,只因為他認出了楊錚是他—個大仇人的後代。」王振飛說:「而且是他
主動來找我打聽楊錚的行蹤。」

    「他為什麼會找到你?」

    「我也不知道他怎麼會找到我,大概是因為他知道我的鏢銀被掉了包,嫌疑最人的就是
楊鏢。」王振飛說;「他本來就是個神通廣大的人,知道的事本來就比別人多。

    狄青麟的眼睛裡忽然發出了光,盯著王振飛問:「這個人是誰?」

    「就是名震天下的『神眼神劍』藍一塵,藍大先生。」

    「哦!」花四爺的眼睛睜得比平常大了一倍。

    狄青麟歎了口氣:「如果是他,那麼楊錚這次真是死定了。」

    (五)這時候楊錚還沒有死。

    他正在用力敲一家人的門,敲得很急,就好像知道後面已有人追來,只要一追到,就隨
時可以將他刺殺於劍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