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聲            

    (一)

    九月十四,黃昏前。

    晴。

    太陽已偏西,陽光照耀著湖水,再反射到那黃金的面具上。

    「就是他?」

    「是的。」小馬很信心:「除了溫良玉之外,我想不出第二個人。」  朱雲沒有反應。

    歡樂的事雖然通常都會令人疲倦,卻還比不上悲傷。

    一種真正的悲傷非但能令人心神麻痺,而且能令人的肉體崩潰。

    憤怒卻能令人振奮。

    小馬衝出來,瞪著對岸的太陽使者;「你居然還在這裡?」

    使者道:「我為什麼要走?」

    小馬道:「因為你做的事。」

    ——你用朱五太爺的屍體,號令群狼;你不願他們父子相見,暗算朱雲;為了摧毀他們
的下一代,你假借太陽神的名,利用年輕人反叛的心理.讓他們耽於淫樂邪惡......

    這些事小馬根本不必說出來,因為這太陽神的使者根本不否認。

    小馬道:「這些事你做得很成功,只可惜朱雲還沒有死.我也沒有死。」

    使者道:「他沒有死,是他的運氣;你沒有死,是我的運氣。」

    小馬道:「是你的運氣?」

    使者道:「因為朱雲不是你的朋友,小琳和老皮卻是的。」

    小琳就在他身後,老皮也在。

    使者道:「而且你還有雙拳頭,還有個會用劍的朋友,朱雲卻已只剩下半條命。」

    小馬道:「你要我殺了他,換回小琳?」

    使者道:「這世上喜新厭舊的人並不少,也許你會為了藍蘭而犧牲小琳,只不過我相信
你絕不是這種人。」

    他知道小馬不能犧牲小琳,卻可以為了小琳犧牲一切。

    使者道:「我也可以保證,以你的拳頭,和常無意的劍,已足夠對付朱雲。」

    小馬的拳頭沒有握緊,他不能握緊,他的手在發抖。

    因為他沒有想到一件事,

    他沒有想到那個會跪在地上舐人腳的老皮,竟忽然撲起來.抱住了這太陽神的使者,滾
入了湖水裡。

    在滾入湖水前,老皮還說了兩句話;

    「你把我當朋友,我不能讓你丟人。」

    「朋友。」

    多麼平凡的兩個字,多麼偉大的兩個字!

    對這兩個字.朱雲最後下了個結論。

    「現在我才知道,無論多高深的武功,也比不上真正的友情。」

    人世間若是沒有這樣的情感,這世界還成什麼世界?人還能不能算是人?

    (二)

    滿天夕陽,滿湖夕陽。

    小馬和朱雲默默相對,已久無語。

    先開口的是朱云:「現在我也知道你才是個真正了不起的人,因為你信任朋友,朋友也
信任你,因為你可以為朋友死,朋友也願意為你死。」  小馬閉著嘴。

    朱雲道:「誰都想不到老皮這麼樣是為了你.我也想不到,所以我不如你。」

    他歎息,又道:「我也知道我對不起你,可是我至少也可以為你做幾件事。」

    小馬並沒有問他是什麼事,發問的是藍蘭。

    朱雲道:「我可以保證,狼山上從此再也沒有惡狼.也沒有吃草的人。」

    小馬站起來,說出了他從未說過的三個字。

    他說:「謝謝你!」

    (三)

    小琳已清醒。

    夕陽照著她的臉,縱然在夕陽下,她的臉也還是蒼白的。

    她沒有面對小馬,只輕輕的說:「我知道你在找我,也知道你為我做的事。」

    小馬道:「那麼你一——」

    小琳道:「我對不起你。」

    小馬道:「你用不著對我說這三個字。」

    小琳道:「我一定要說,因為我已經永遠沒法子再跟你在一起,我們之間已經有了永遠
無法彌補的裂痕,在一起只有痛苦更深。」

    她在流淚.淚落如雨:「所以你若真的對我還有一點兒好,就應該讓我走。」

    所以小馬只有讓她走。

    看著她纖弱的身影在夕陽下漸漸遠去,他無語,也已無淚。

    藍蘭一直在看著他們,忽然問:「這世上真有永遠無法彌補的裂痕?」

    常無意道:「沒有。」

    他臉上還是全無表情:「只要有真的情.不管多大的裂痕,都一定可以彌補。」

    藍蘭道:「這句話你是對誰說的?」

    常無意道:「那個像驢子一樣笨的小馬。」

    小馬忽又衝過去,衝向夕陽,衝向小琳的人影消失處。

    夕陽如此艷麗,人生如此美好.一個人只要還有機會.為什麼要輕易放棄?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