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            

(一)

    九月十三,正午:  晴,有時多雲。

    陽光還從山外照過來,照進窗戶,照在常無意蒼白冷酷的臉上。

    張聾子站在窗口發呆,小馬和藍蘭坐在屋子裡發呆。

    他們都在等,等老皮和珍珠姐妹的消息,這三個人卻連一點兒消息都沒有,

    常無意冷冷道:「我早就說過他根本不是人。」

    小馬苦笑道:「但我卻保證,珍珠姐妹絕不是被他拐走的。」

    常無意冷笑道:「不是?」

    小馬道:「他還沒有這麼大的本事。」

    他站起來,又坐下,忽然問道:「你還記不記得那個有雙漂亮大腿的女孩子?」

    常無意當然記得。

    那麼美的腿並不是時常都能看見的,只要是男人.想不看都很難,

    小馬道:「你還記不記得她說的話?只要我們去找她,她隨時都歡迎。」

    她說這句話的時候,她的腿正好是完全裸露著的,彷彿也在對他們表示歡迎。

    藍蘭歎了口氣,道:「那女人實在是個魔女,我若是男人,說不定也會忍不住要去找
她。」

    他們還記得老皮看著那雙腿時眼睛裡的表情,也記得另外—個女孩子對珍珠姐妹做的
事。

    她們不喜歡用暴力,可是這種原始而邪惡的誘惑卻還比暴力更可怕。

    小馬也在歎息,道:「其實我早應該知道他們受不了這種誘惑的。」

    常無意道:「我只知道一件事。」

    小馬道:「什麼事?」

    常無意道:「多了他們三個人並不算多,少了他們三個人也不算少。」

    小馬道:「難道你準備就這樣把他們拋下?」

    常無意道:「難道你還想去找他們?」

    小馬道:「我想。」

    常無意道:「你還想不想過山?」

    小馬閉上了嘴。

    忽然間,一個女孩子,吃吃地笑著,搖搖晃晃地走了進來。

    她還很年輕,長得也很美,身上穿著件用麻袋改成的長袍,卻已有—半被鮮血染紅。

    可是她笑得仍然很開心,一點都看不出受了傷的樣子。

    她開心地笑著,向每個人打招呼,就好像願他們是老朋友一樣打招呼,看來對任何人都
沒有惡意。

    小馬心裡在歎息。

    他看得出她也是一匹狼,一匹已完全迷失了自己的嬉狼。

    她的瞳孔擴散,眼睛裡充滿了一種無知的迷惘,忽然走過去,一屁股坐在小馬身上,輕
撫著小馬的臉,夢囈般低語。

    「你長得真好看.我喜歡好看的男人,我喜歡…我喜歡。」

    小馬沒有推開她。

    一個人能夠有勇氣說出自己心裡喜歡的事,絕不是罪惡。

    他忍不住問:「你受了傷?」

    她衣襟上的血還沒有干,卻不停地遙頭,道:「我沒有.我沒有。」

    小馬道:「這血是哪裡來的?」

    她癡笑著,道:「這不是血.是我的奶,我要給我的寶貝吃奶。」

    染著紅的衣襟忽然被掀開.露出了鮮血淋漓的胸膛。

    她纖巧堅挺的乳房竟已只剩下一半。  小馬的手冰冷。  她還在吃吃地笑。

    這種痛苦本不是任何人都能忍受的,她卻好像完全感覺不到。

    「你猜我的另一半到哪裡去了?」

    小馬猜不出,也不願猜。

    「到法師肚子裡去了,」她笑得又甜又開心:「他是我的寶貝.他喜歡吃我的奶,我也
喜歡給他吃。」

    小馬冰冷的手緊接著自己的胃,幾乎忍不住要嘔吐。

    ——狼山上還有個頭目叫法師,他是個和尚,從來不吃肉,豬肉、牛肉、雞肉、羊肉、
狗肉,他都不吃。

    ——他只吃人肉。  藍蘭已經開始在嘔吐。  剩下的一半乳房還是堅挺著的,她忽然送
到小馬面前。

    「我也喜歡你,你也是我的寶貝,我也要給你吃我的奶。」

    小馬歎了口氣,突然揮拳打在她下顎間。  她立刻暈了過去。

    小馬看著她倒下,苦笑道:「我本來不該這麼對你的.可是我想不出別的法子。」  要
解除她的痛苦,這的確是種最直接、最有效的法子。

    郝生意終於也出現了,看著暈倒在地上的少女.搖頭歎息,喃喃道:「好好的一個女孩
子,為什麼偏偏要吃草?」

    小馬道:「她吃草?」

    郝生意道;「吃得很多。」

    小馬更奇怪:「吃什麼的人我都見過,可是吃草的人……」

    郝生意道:「她吃的不是普通的那種草。」

    小馬道,「是哪種?」

    郝生意道:「是那種要命的毒藥。」

    他歎息著解釋:「這裡的山陰後長著種麻草,不管誰吃了後,都會變得瘋瘋顛顛、癡癡
迷迷的,就好像…「.」

    小馬道:「就好像喝醉酒一樣?」

    郝生意道:「比喝醉酒還可怕十倍。一個人酒醉時心裡總算還有三分清醒.吃了這種麻
草後,就變得什麼事都不知道,什麼事都會做得出了」

    小馬道:「吃這種草也有癮?」

    郝生意點點頭,道:「據說他們那些人一天不吃都不行。」

    小馬道;「他們那些人是些什麼人?」

    郝生意道:「是群總覺得什麼事都不對勁,什麼人都看不順眼的大孩子。」

    ——他們吃這種草,就是要為了麻醉自己.逃避現實。

    小馬瞭解他們,他自己心裡也曾有過這種無法宣洩的夢幻和苦悶。

    一種完全屬於年輕人的夢幻和苦悶。

    可是他沒有逃避。

    因為他知道逃避絕不是解決問題的好法子,只有辛勤的工作和不斷的奮鬥.才能真正將
這些夢幻苦悶忘記。

    他俯下身,輕輕掩起了這少女的衣襟。

    想到那個吃人肉的法師,想到這個人的可惡與可恨.他的手又冰冷。

    他忽然問:「你見過法師?」  郝生意道:「嗯。」

    小馬道:「什麼人的肉他都吃?」

    郝生意道:「如果他有兒子,說不定也已被他吃下去。」

    小馬恨恨道:「這種人居然還能活在現在.倒是怪事。」  郝生意道:「不奇怪。」

    小馬冷笑道;「你若有個兒子女兒被他吃了下去,你就會奇怪他為什麼還不死了。」

    郝生意道;「就算我有個兒女被他吃了下去,我也只有走遠些看著。」

    他苦笑,又道:「因為我不想被他們吃下去。」

    小馬沒有再問,因為這時門外已有個人慢慢地走了進來。

    一個態度很嚴肅的老人,戴著頂圓盆般的斗簽,一身漆黑的寬袍長垂及地,雪白的鬍子
使得他看來更受人尊敬。

    郝生意早已迎上去,恭恭敬敬替他拉開了凳子,陪笑道:「請坐。」  老人道:「謝謝
你。」

    郝生意道:「你老人家今天還是喝茶?」  老人道:「是的。」

    他的聲音緩慢而平和,舉動嚴肅而拘謹,無論誰看見這樣的人,心裡都免不了會生出尊
敬之意,就連小馬都不例外。

    他實在想不到狼山上居然也會有這種值得尊敬的長者。

    他只希望這老人不要注意到地上的女孩子,免得難受傷心。  老人沒有注意。  他端端
正正地坐著,目不斜視,根本沒有看過任何人。  郝生意道:「今天你老人家是喝香片,還
是喝龍井?」

    者人道:「隨便什麼都行,只要濃點.今天我吃得太多太膩。」

    他慢慢接著道:「看見年輕的女孩子,我總難免會多吃一點兒的,小姑娘的肉不但好
吃,而且滋補得狠。」

    小馬的臉色變了,冰冷的手已握緊。

    老人卻連看都不看他一眼,態度還是那麼嚴肅而拘謹,用一隻手慢慢地解開了繫在下顎
的絲帶,脫下了那頂圓盆般的斗簽,露出了一顆受過戒的光頭,看來又像是修為功深的高
僧。

    小馬忽然走過去,拉開他對面的凳子坐下,道:「你不喝酒?」

    老人搖頭。

    小馬道:「據說吃過人肉後,一定要喝點兒酒,否則肚子會疼的。」

    老人道:「我的肚子從來不疼。」

    小馬冷冷道:「現在說不走很快就會疼了。」

    老人終於抬頭望了他一眼,慢慢地搖了搖了頭.道:「可惜,可惜。」

    小馬道:「可惜什麼?」

    老人道:「可惜我今天吃得太飽。」

    小馬道:「否則你是不是還想嘗嘗我的肉?」

    老人道:「我用不著嘗,我看得出。」

    他慢慢地道:「人肉還分幾等,你的肉是上等肉。」

    小馬笑了,大笑。

    郝生意正端著茶走過來,滿滿一大壺滾滾的濃茶,壺嘴裡冒著熱氣。

    小馬忽然問他:「這地方是不是真的從來沒有人打過架?」

    郝生意立刻點頭,道:「從來沒有。」

    小馬道:「很好。」

    兩個字說出口,他已一腳踢飛了桌子,揮拳痛擊法師的鼻子。

    法師冷笑,枯瘦的手掌輕揮,本來就是象紙帶般捲著的指甲,忽然刀鋒般彈起.急刺小
馬的脈門。

    想不到小馬的另一拳已打在他的肚子上。

    這並不是什麼奇妙的招式,只不過小馬的拳頭實在太快。

    「卜」的一聲響,拳頭打在肚子上,就好像打鼓一樣。

    接著又是「卜」的一聲響,法師坐著的凳子忽然碎裂。

    他的人卻還是凌空坐著,居然連動都沒有動,小馬的拳頭竟好像並不是打在他肚子上,
而是打在凳子上一樣。

    常無意皺了皺眉。

    他看得出這正是借力打力、以力化力的絕頂內功,能將功夫練到這一步的人並不多。

    小馬卻好像完全不懂,對著法師道:「現在你的肚子疼不疼?」

    法師冷冷道:「我的肚子從來不疼。」

    小馬道:「很好。」

    兩個字說出口,他的拳頭又飛了出去,打的還是鼻子。

    這次法師出的手也不慢,刀鋒般的指甲急刺他的咽喉。

    這一著以攻為守,攻的正是對方的必救之處——必救之處的意思,就是不救便死。

    小馬卻偏偏不救。

    他根本連理都不理,拳頭還是照樣打出去——還是另一隻拳頭,還是打在肚子上。

    法師的指甲跟看已將洞穿他的咽喉,只可借慢了一點兒。

    只慢了一點點兒。

    小馬的拳頭實在太快,膽子也實在太大。

    他要打這個人的肚子,就非打不可,死活他根本不在乎。

    法師居然還沒有動,臉色卻已有些發白.刀鋒般的指甲又紙帶般捲了起來。

    他的內力已被打散。

    小馬道:「現在你的肚子疼不疼?」

    法師遙頭。

    小馬冷笑道:「肚子不疼,怎麼連話都說不出?」

    法師深深吸了口氣,身子忽然躍起,反手猛切小馬左頸,雙腿也踢向小馬下腹。

    他的出手毒而怪異.一動起來,整個人都在動,甚至連黑色的長袍都在動,就像是個吃
人的妖魔。

    只可惜小馬的拳頭又已經開始打在他的肚子上。

    這一拳他已受不了.「砰」的撞上牆壁,再跌下。

    小馬衝過去,拳頭如雨點,打他的鼻子,打他的肚子,打他的軟肋和腰,

    他不停地打,法師不停地嘔吐,連鮮血、苦水、膽汁都一起吐了出來。

    他整個人都被打軟了,只能像狗般爬在地上挨揍。  小馬總算住了手。

    因為他已經被藍蘭用力抱住。

    法師已經不能動,郝生意的臉色也發了白, 喃喃道:「好快的拳頭,好快的拳頭。」

    小馬道:「以後你可以告訴別人,這裡總算有人打過架了。」

    郝生意歎了口氣道:「這裡本是你們唯一可以太太平平睡一覺的地方,你為什麼一定要
壞了這裡的規矩?」

    小馬道:「因為這只不過是你們的規矩,不是我的。」

    郝生意苦笑道:「你也有規矩?」

    小馬道:「有。」  郝生意道;「什麼規矩?」

    小馬道:「該揍的人我就要揍,就算有刀架在我脖子上,我也非揍他一頓不可。」

    他冷冷的接著道:「這就是我的規矩,一定比你的規矩好。」

    郝生意道:「哪一點比我好?」

    小馬揚起他的拳頭,道;「只要有這一點,就已足夠了。」

    郝生意不能不承認,任何人都不能不承認,世上的規矩,本來就至少有一半是用拳頭打
出來的。

    我的拳頭比你硬,我的規矩就比你好。

    小馬瞪著郝生意,道:「我還有一件事要告訴你。」  郝生意只有聽。

    小馬道;「破壞規矩的是我,跟別人沒有關係,所以他們在這裡歇息的時候,若是有人
來找他們麻煩,我就來找你。」

    他板著臉,慢慢地接著道;「這一點你最好不要忘記。」

    他知道郝生意一定不會忘記的,他的拳頭就是保證。

    藍蘭忍不住問道:「我們在這裡歇著,你呢?」

    小馬道:「老皮是我的朋友,珍珠姐妹對我也不錯。」

    藍蘭道:「你還是想去找他們?」

    小馬看著地上的女孩,道;「我不想讓他們留在那裡吃草。」

    藍蘭道:「可是我們也需要你。」

    小馬道;「現在最需要別人幫助的絕不是你們,至少你們在這裡還很太平.何況現在本
來就是大家都應該睡一覺的時候。」

    藍蘭道:「你可以不睡?」

    小馬道「我可以。」

    他不讓藍蘭開口,很快的接著又道:「有朋友要往火炕裡跳的時候,只要能拉他一
把.不管要我怎麼樣都可以。」

    藍蘭道:「這也是你的規矩?」

    小馬道:「是。」

    藍蘭道:「就算拿刀架在你脖子上,你也絕不會破壞你的規矩?」

    小馬道:「是的。」

    郝生意忽然又出現了,將手裡的一壺酒擺在小馬面前,道:「喝完這壺酒再走還來得
及。」

    小馬笑了,道:「你是不是還想做我最後一筆生意?」

    郝生意道:「這是免費的。」

    小馬道:「你也有請客的時候?」

    郝生意道:「我只請你這種人。」

    小馬道:「我是哪種人?」

    郝生意道;「有規矩的人,有你自己的規矩。」

    他替小馬斟滿一杯;「這種人近來已不多了,所以我也不必擔心會時常破費。」

    小馬大笑,舉杯飲盡,道:「可惜你今天至少還得破費一次。」  郝生意道:「哦?」

    小馬道:「日落時我一定會回來,就算爬,也要爬回來。」

    藍蘭咬著嘴唇.悠悠的問:「回來喝他免費的酒?」

    小馬凝視著她,道:「回來做我已答應過你的事。」

    常無意忽然冷冷道:「你若是死了呢?」  小馬道:「死了更好。」  藍蘭道:「更
好?」

    小馬道:『再凶的狼也比不上厲鬼。我活著時是個凶人,死了以後一定是個厲鬼。」

    他微笑著,又道:「如果有個厲鬼保護你們過山,你們還有什麼好擔心的?」

    藍蘭也想笑,卻笑不出。

    她也替小馬勘滿了一杯,道;「你有把握在日落前找到嬉狼的狼窩?」

    小馬道:『本來沒把握,可是現在我已有了帶路的人。」

    藍蘭看看地上的女孩,道:「她能找到她自己的窩?」

    小馬道:「我有把握能讓她清醒。」

    藍蘭歎了口氣,道:「她傷得不輕,清醒後一定會很痛苦。」

    小馬道:「但是痛苦也能使人保持清醒。」  痛苦也能使人清醒。

    人活著,就有痛苦.那本是誰都無法避免的事。

    你若能記住這句話,你一定會活得更堅強些,更愉快些。

    因為你漸漸就會發覺,只有一個能在清醒中忍受痛苦的人.他的生命才有意義,他的人
格才值得尊敬。   泉水從高山上流下來,小馬將昏迷的女孩浸入了冰冷清澈的泉水裡,
她傷得不輕。

    冰冷的泉水流入她的傷口,一定會讓她覺得痛苦難忍。

    可是痛苦卻已使她清醒。

    陽光燦爛,她忽然開始在泉水中打挺,就像是條忽然被標槍刺中的魚,魚不會呼號。

    她的呼號聲卻使人不忍卒聽。

    小馬在聽,也在看。

    他的心腸並不硬.他這麼樣做,只因為他覺得這個女孩子無論身體和靈魂都應該洗一洗
——不是用水洗,是用痛苦來洗。

    就好像黃金一定要在火焰中才能煉得純.就好像鳳凰一定要經過烈火的洗禮,才會變得
更輝煌美麗。

    呼號和掙扎終於停止。

    她靜靜地漂浮在水面上.等到她能再睜開眼時,她就看見了小馬,

    她的眼睛也已清醒。

    清醒使她的眼睛看來更美,美麗清純。

    在迷醉時她也許是個妖女、蕩女,清醒時她卻只不過是個寂寞而無助的小女孩。

    看見了小馬,她居然露出了驚惶羞懼的表情。

    妖女和蕩女們.是絕不會有這種表情的,即使在身子完全裸露時都不會有。

    小馬笑了,忽然道:「我姓馬.別人都叫我小馬。」  女孩吃驚地看著他,道:「我不
認得你。」

    小馬道:「可是剛才你還記得我的,你不該忘得這麼快。」  女孩看著他,再看看自
己。  剛才的事.她並沒有完全忘記。

    一個剛從噩夢中驚醒的人,絕不會很快就會將那場噩夢忘記的。

    —一是噩夢中的她才是真正的她自己?還是現在?  她已有點兒分不清了。

    她已在噩夢中過得太久。

    小馬瞭解她的感覺:「現在你是不是已經想起來了?是不是覺得很害怕?」

    女孩忽然從水中躍起,撲向小馬,彷彿想去扼斷小馬的脖子,挖出小馬的眼睛。

    小馬只有一個脖子,一雙眼睛。  幸好他還有一雙手。

    他的手一伸出來,就抓住了她的脈門,她整個人立刻軟了下去。

    小馬用自己的衣服包住了她,輕輕地把她摟在懷裡。

    女孩咬著牙道:「我要殺了你,我遲早一定要殺了你。」

    小馬道:「我知道你並不是真的要殺我,因為你真正恨的並不是我,而是你自己。」

    他在笑,笑得很溫柔。

    可是他說的話卻像是一根針,一針就能刺入人心:「我也知道你現在一定已經在後悔,
因為你做那些事,本來是為了要尋找快樂的,可是找到的卻只有痛苦和悔恨。」

    他看得出她的痛苦表情,可是他的針卻刺得更深;「只要你在清醒的時候,你一定時時
刻刻都在恨自己,所以你才會拚命虐待自己,折磨自己,報復自己,卻忘了這麼樣做無論對
誰都沒有好處。」

    現在他的針已刺得很深了,已經深得可以刺及她心裡的結。  他感覺得到。

    她的身子顫抖,眼淚已流下。

    一個已無藥可救的人,是絕不會流淚的。

    他輕撫著她的頭髮:「幸好現在你還年輕,要想重新做人,還來得及。」

    她忽然仰起臉,用含淚的眼睛看著他.就好像溺水的入,忽然看見根浮木。

    「真的還來得及?」

    「真的。」

    泉水恢復了清澈.水中的血絲已消失在波浪裡,絕沒有任何污垢血腥能留在泉水裡,因
為它永遠奔流不息。

    他們沿著泉水柱山深處走。

    「泉水的源頭,是個湖泊,」女孩說,「我們都叫它做太陽湖。」

    「那就是你們祭把太陽的地方?」

    女孩點點頭。

    「每天早上太陽升起的時候,第一道陽光總是照在湖水上。」

    她眼睛裡帶著種夢幻般的憚憬:「那時候湖水看起來就好像比太陽還亮,我們赤裸著躍
入湖水,就好像被太陽擁抱著一樣!」

    她的聲音中也充滿了美麗的幻想,絕沒有一點邪惡淫猥之意。

    「然後我們就開始在初升的太陽下祭祀,祈禱它永遠存在,永遠不要將我們遺棄。」

    「你們用什麼祭祀?」小馬問。

    「在平常的日子裡,我們通常都用花束,」女孩輕輕的說,「從遠山上採來的鮮花。」

    「什麼時候是不平常的日子?」

    「每個月的十五。」

    「那一天你們用什麼作祭祀?」

    「用我們自己。」

    她又解釋:「那一天我們每個人都要將自己完全奉獻給太陽。」

    小馬還是不懂。

    「你們怎麼奉獻?」

    「我們選一個最強壯的男孩,他就象徵著太陽神,每個女孩子都要好自己奉獻給他,直
到太陽下山時為止。」

    她慢慢的接著道;「然後我們就會讓他死在夕陽下。」

    她說得很平淡,就好像在敘說著家常。

    小馬地覺得自己的胃又在收縮。

    「那個男孩自己願意死?」他問。

    「當然願意!」女孩道:「世上絕沒有任何一種死法有那麼光榮,那麼美麗。」

    她的聲音中忽然充滿悲傷;「只可惜我已沒有這種機會了!」

    「你?」

    「那一天男孩們也要選一個最美麗的女孩子,作他們的女神。」

    「然後每個男孩都要跟她…跟她….」小馬實在想不出適當的字句來說這件事。

    「每個男孩都一定要將自己的種子射在她身體裡。」她替他說了出來。

    「因為男人的種子比血更珍貴,每個人都要將自己最珍貴的東西奉獻出來,讓她帶給太
陽。」

    她說得還是很平淡,小馬的拳頭卻已握緊。

    他忽然發現他們之中一定有個極邪惡的人在操縱他們,利用這些年輕人的無知和幻想,
將一件極邪惡的事蒙上層美麗的外衣。

    他們不但肉體在受著那個人的摧殘.心靈也受到了損傷。

    小馬握緊拳頭,只恨不得一拳就將那個人的鼻子打進他自己的屁眼裡。

    女孩又在繼續說:「後天就是十五了,這個月大家選出來的女神本來是我。」

    「現在呢?」

    「現在他們已換了一個人來代替我!」她顯然很傷心:「他們選的居然是個從外地來的
陌生女人!」

    「所以你又生氣,又傷心,就拚命的吃草,想忘記這件事。」  女孩承認。  小馬忽然
笑了,大笑。  女孩吃驚的看著他:「他為什麼笑?」  小馬道;「因為我覺得很滑稽。」
女孩道:「什麼事滑稽?」

    小馬道;「你!」  女孩道:「我很滑稽?」

    小馬道;「一個本來已經死定了的人,忽然能夠不死了,無論誰都會開心得要命,你反
而偏偏覺得很傷心。」

    他搖著頭笑道;「我這一輩子都沒有聽過比這更滑稽的事。」

    女孩道:「那只因為你不懂。」

    小馬道:「我不懂什麼?」

    女孩道:「不懂得生命的意義!」

    小馬道:「如果你就這麼樣糊里糊塗的死了,你的生命有什麼意義?」

    女孩歎了口氣,道:「這本來就是件很玄妙神奇的事,我也沒法子跟你解釋。」

    小馬道:「你知道有誰能解釋?」  女孩道,「有一個人。」

    她眼睛裡又發出了光:「只有一個人,只有他才能引導你到永生!」

    小馬的拳頭握得更緊,因為他一定要控制住自己的怒氣。

    他試探著問:「這個人是誰?」

    女孩道:「他就是太陽的使者,也是為我們主持祭禮的人。」

    小馬道:「我能不能見到他?」

    女孩道:「你想見他?」

    小馬道;「想得要命!」

    女孩道;「你是不是也有誠心想加入我們,做太陽神的子民?」小馬道:「嗯。」女孩
道;「那麼我就可以帶你去見他。」小馬跳起來:「我們現在就去。」這時黑夜還沒有來
臨,滿天夕陽如火。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