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戰            

    (一)

    有生命就有慾望。

    可是慾望也有很多種,有的慾望引導人類上升,有的慾望卻能令人毀滅。

    這三雙眼睛裡的慾望,就是種可以令人毀滅的慾望。——不但要毀滅別人,也要毀滅自
己!

    人為什麼要毀滅自己?

    是不是他們已迷失了自己?

    小馬已看出他們就是剛剛從路上迎面走過去的三個人。

    散漫落泊的長髮青年。  修長美麗的腿。

    ——他們為什麼去而復返?

    小馬故意不去看他們.其實他心裡並不是不想多看看那雙美麗的腿。  可是他能控制自
己。

    經過了一次情感上的痛苦折磨後.他已不再是昔日那一個衝動起來,就不顧一切的少
年。

    美腿的少女卻還是在望著他,忽然大聲呼喊道:「喂!」

    小馬忍不住道:「你在叫誰?」

    美腿的少女道:「你!」

    小馬道:「我不認識你。」

    美腿的少女道:「我為什麼一定要認識你,才能叫你?」

    小馬怔住。

    沒有人一生下來就互相認得的.她說的話好像並不是沒有道理。

    美腿的少女又在叫:「喂!」

    小馬道:「我不叫喂。」

    美腿的少女道:「你叫什麼?」

    小馬道;「別人都叫我小馬。」

    美腿的少女道:「我卻喜歡叫你喂,只要你知道我是在叫你就行了。」

    小馬又怔住,

    人與人之間的稱呼,本就沒有一定的規則,既然有人可以用「先生、公子、閣下」這一
類名稱叫他,她為什麼不能叫他「喂」?

    這少女的思想和行為雖然很激烈,很奇特,卻與大多數人都不同。

    可是她好像也有她的道理存在。

    美腿的少女又在叫:「喂!」

    這次小馬居然認了:「你叫我幹什麼?」

    美腿的少女道:「叫你跟我走。」

    小馬又怔了怔.道:「為什麼要我跟你走?」

    美腿的少女道:「因為我喜歡你。」

    這句話更令人吃驚。

    小馬雖然一向是個灑脫不羈的人,想說什麼,就說什麼,可是就連他也想不到她會說出
這句話來。

    藍蘭忽然道:『他不能跟你走。」

    美腿的少女道:「為什麼?」

    藍蘭道:「因為我也喜歡他,比你更喜歡他。」

    這句話說出來。也同樣令人吃驚,這種話本來隨時都可以讓兩個人打起來的。

    誰知美腿的少女卻好像覺得這種話很有道理。反而問道:「他走了之後,你是不是會很
傷心?」  藍蘭道:「一定傷心得要命。」

    美腿的少女歎了口氣,道:「傷心不好,我不喜歡要人傷心。」

    藍蘭道:「那麼你就該走。」

    美腿的少女道:「你們兩個人可以一起跟我走。」

    藍蘭道:「為什麼要跟你走?」

    美腿的少女道;「因為我們那裡是個很快樂的地方,到了那裡,你們一定比現在快樂得
多。」

    長髮的少年已開了口,道:「我們那裡只有歡笑,沒有拘束,只有音樂,沒有...」

    小馬忽然打斷了他的話,道;「音樂?」

    遠方的音樂仍在繼續。

    小馬問道:「那就是你們的音樂?」

    長髮少年道:「朝拜祭禮時一定要有音樂。」

    禮樂本就是分不開的。

    小馬的好奇心又被逗了起來,又問道:「你們朝拜的是什麼?」

    長髮少年道:「太陽。」

    小馬道:「現在還是晚上,晚上哪裡有太陽?」

    長髮少年道:「今天我們的朝拜祭禮比平時提早了些。」

    小馬道:「為什麼?」  』

    長髮少年笑了笑.拍了拍美腿少女的頭道:「因為她喜歡你。」

    小馬立刻明白了。

    他們朝拜的樂聲一響起,就表示黎明已將來臨。

    夜狼們就像是魂魄,黑夜一消失,他們就必須消失。

    藍蘭搶著道:「就算是你救了我們,他也不會跟你走的。」

    美腿的少女道;「你呢?」

    藍蘭道:「這裡沒有人會跟你走。」

    美腿的少女道:「我不喜歡勉強別人,可是只要你們來,無論誰我們都會歡迎。」

    她的聲音充滿誘惑;「你們只要跟著樂聲走,就可以找到我們,找到你們平生絕沒有享
受過的快樂,我保證你們絕不後悔的。」

    她轉過身,長袍的開襟吹起,她那雙修長美麗的腿就完全裸露了出來。

    老皮的眼睛發直,連眼珠子都好像快掉了下來。

    另一個少女忽然走過去,走到珍珠姐妹面前。  她一直在望著她們。

    她的眼睛裡竟似有種令人無法抗拒的魔力,珍珠姐妹竟似已被她看得迷住了。

    她走到她們面前時,她們連動都不能動,她就擁抱住她們,在她們耳邊輕輕說了幾句
話。

    她的手在輕撫著她們的腰。

    珍珠姐妹的目光朦朧,眼波帶醉,直到她走了很遠都沒有醒。

    現在三個人都已走了很久,藍蘭才輕輕吐出口氣.道:「這兩個女人簡直是魔女。」

    小馬笑了笑.道:「你呢?」

    藍蘭不理他,卻去問珍珠姐妹,道:「她跟你們說了些什麼?」

    曾珍的臉紅了,道;「她…她問我們是不是處女?」

    她們當然還是處女。

    藍蘭道:「她還說了些什麼?」

    曾珍的臉更紅,吃吃地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藍蘭還想逼著她說,轎子裡的病人又開始在不停的咳嗽。

    這次他咳得更厲害,本來就有很多種病痛都是在黎明前後發作得最劇烈。

    藍蘭的眼睛裡立刻充滿了關切和憂心,道:「不管怎麼樣,現在我們總得先找個地方歇
下來。」  她在看著常無意。

    常無意居然沒有反對,他也看得出這些人都需要休息。

    可是在這狼山上,又有什麼地方能讓他們安靜休息?

    這裡幾乎沒有一寸土地是安全的。

    藍蘭轉向張聾子,道:「你到狼山來過?」

    張聾子點點頭。

    多年前他就已來過,那時這座山上還沒有這麼多狼,所以他還能活著下山。

    藍蘭道:「這裡的人雖然變了.山勢總不會變的。」  張聾子承認。

    藍蘭道;「那麼你就應該能想得出一個可以讓我們歇下來的地方。」

    張聾子道:「我正在想。」

    他已想過很久,想過了很多地方.只可惜他完全沒有把握。

    突聽一個人道:「各位不必再想.再想也想不出的。但是我卻可以帶你們去。」

    星月已消沉,東方已漸漸露出了魚白。

    這個人手裡卻提著燈籠,施施然從岩石後走了出來。

    他的衣著和樣子看來都像是個生意人.也正是他們到狼山來看到過的最正常的人。

    他看來甚至很和氣,也很客氣。

    小馬道:「你是誰?」

    這人笑了笑,道;「各位請放心,我只不過是個生意人,不是狼。」

    小馬道:「狼山中也有生意人?」

    這生意人道;「只有我一個。」

    他又笑著解釋道:「因為只有我一個,所以我才能活下去。」  小馬道:「為什麼?」

    這生意人道;「因為我能跟那些狼大爺們做各式各樣的生意,若是沒有我這麼一個人,
他們有很多事都沒有這麼方便了。」

    他再解釋;「那些狼大爺們只會殺人搶錢,不會做生意。」

    小馬道;「你做的是什麼生意?」

    這生意人道:「什麼樣的生意我都做,我替他們收藏,替他們賣出去,我還會替他們找
女人。」

    小馬笑了,道:「這件事的確重要得很。」

    生意人笑道:「簡直比什麼事都重要。」

    小馬道:「所以他們捨不得殺你。o

    生意人道;「他們要殺我,只不過像捏死只螞蟻,捏死只螞蟻有什麼用?」  小馬道:
「沒有用。」

    生意人道:「所以這兒年來我都太平得很。」

    小馬道:「你準備帶我們到哪裡去?」

    生意人道;「太平客棧。」

    小馬道:「狼山也有客棧?」

    生意人道:「只有這一家。」

    小馬道「這家客棧是誰開的?」

    生意人:「我開的。」

    小馬道:「你那裡真的很太平?」

    生意人笑道:「只要走進我那家客棧,我就負責各位太平無事。」

    小馬道:「你有把握?」

    生意人道:「這是我跟他們約好了的,連朱五太爺都答應了。」

    無論誰都知道朱五太爺說出來的話就是命令,沒有人敢違抗他的命令。

    以前沒有.以後也不會。

    這生意人道:「朱五太爺有時也會要我替他做點事,而且他老人家也知道,要闖狼山的
人,一定有急事,誰也不會在我那裡住一輩

    小馬道:「所以他們要下手,機會還多得很。」

    生意人道:「所以他們肯讓我做小生意.因為這對他們根本沒妨礙。」

    小馬道:「好,這回生意你已做成了。」

    生意人道:「現在還沒有。」

    小馬道:「還沒有?」

    這生意人笑道:「不瞞各位說,我那裡只接待一種人,我還得看看各位是不是那種
人。」

    小馬道:「哪種人?」

    生意人道:「有錢的人,很有錢的人。」

    他又笑著解釋:「因為我那裡無論什麼東西都比別的地方貴—點。」

    小馬道:「貴多少?」

    生意人道:「有些人說我那裡連一杯酒都比別的地方貴三十倍,其實他們是在冤枉
我。」

    小馬道:「貴多少?」

    生意人道:「只貴二十八倍。」

    小馬笑了。

    藍蘭也笑了。

    生意人看看他們,道:「卻不知各位究竟是哪種人?」

    藍蘭:「是有錢人.很有錢的人」

    她隨隨便便從身上拿出張銀票,就是一萬兩銀子,她隨隨便便就給了這生意人,就好像
給的只不過是張破紙。

    小馬道:「這夠不夠我們住半天?」

    一萬兩銀子已經可以買一座很好的房予,在裡面住上三五百天都不會有問題。

    這生意人卻道:「只要各位吃得隨便一點.也許勉強夠了。」

    小馬大笑:「現在我才相信你真是人,不是狼。」

    生意人道:「為什麼?」

    小馬道:「因為只有人才會這麼樣吃人。」

    (二)

    太平客棧真的很像是個客棧。

    只不過很像而已。

    最像的地方就是排在門口的一塊大招牌.上面真的寫著「太平客棧」四個大字。

    除了這一點外,別的地方就不太像了。

    最不像的是他的房子。

    一間東倒西歪的破屋子,只有一個滿頭癩痢的小伙子。

    生意人道:「這是我的兒子。」

    即使是癩痢頭的兒子,也是自己的好。

    生意人道:「我老婆已經被我趕走了.我老婆不是個好東西。」

    者婆總是別人的好。

    生意人道;「我們這裡有八間房子,還有個大飯廳。」

    飯廳的確不太小,至少總比那些豆腐乾一樣的客房大一點兒。

    生意人道;「我們的酒菜都是第一流的,所以隨便什麼時候都有客人。」

    這句倒是真話。

    現在才剛剛天亮,這裡已經有了客人。

    只有一個人。

    一個又乾又瘦的老頭子,穿著件用緞子做成的棉袍子。

    現在才九月,天氣還很熱。

    他穿的卻是件棉袍子,而且還穿著棉袍子飲酒.飲了至少三五斤酒。

    可是他臉上一滴汗珠子都沒有。

    他臉上在閃著光。

    旱煙袋的火光!

    一桿五尺長的旱煙袋,比小孩子的手膀子還粗,無論誰都應該看得出是純鋼打成的。

    煙斗更可怕,裡面裝的煙絲就算沒有半斤,也有六兩。

    照張聾子估計,這旱煙袋至少總有五十多斤重;照小馬估計,就有八九十斤了。

    這麼重的一桿旱煙袋,被這麼樣—個又乾又瘦的老頭子拿在手裡,卻好像拿著棍稻草一
樣。

    他閃著光的臉雖然枯瘦臘黃,卻帶著種說不出的懾人氣概。

    他就這麼樣隨隨便便地坐在那裡,氣派之大,已經很少有人能比得上。  ——卜戰!

    狼山上最老的一匹狼!

    每個人都已認出他是誰了,他一雙炯炯有光的眼睛也在盯著這些人,忽然問:

    「是誰殺了鐵三角?」

    「我!」

    這個字並不是一個人說出來的,小馬和常無意都搶著要認這筆帳。

    他們看得出這匹老狼是來算賬的,也看得出珍珠姐妹的劍,絕對接不住他這桿旱煙袋。

    卜戰在冷笑。

    小馬搶著道:「我殺的人還不止鐵三角一個,你要算這賬,儘管來找我。」

    卜戰道:「我聽說過你。」

    小馬道:「我叫小馬。」

    卜戰冷冷道:「你不是馬,你是頭驢子。」  小馬也在冷笑。

    卜戰道:「只有驢子才會做這種蠢事,搶著要把別人的賬算在自己身上。」

    他不等小馬開口,又道:「你用的是拳頭,鐵三角卻死在劍下。」

    小馬道:「可是我……」

    卜戰又打斷了他的話,道:「他要宰你們,你們當然只有宰他,這本是天公地道的
事。。

    小馬道:「想不到你這個人居然值得公道兩字。」

    卜戰道:「這筆賬本來並沒有什麼可算的.只不過….」

    他的手緊握:「只不過他實在死得太修,我老頭子實在忍不住想看看,那種陰毒狠心的
劍法,是什麼人使出來的!」

    常無意閉著嘴,卻抽出了劍。

    一柄精光四射、寒氣逼人的軟劍,迎風一抖,就伸得筆直。

    卜戰道:「好劍!」

    常無意冷冷道:「是好劍!」

    卜戰道;「好!我等你。」

    常無意道「等我?」

    卜戰道:「等你睡一覺,等你走。」

    常無意道;「你不必等。」

    卜戰道:「這裡不是殺人的地方。」

    常無意道:「我現在就可以跟你出去。」

    卜戰盯著他,霍然長身而起,大步走出了門。常無意已經在門外等著他。

    珍妹姐妹還是迷迷濛濛的,這件事就好像跟她們完全沒有關係。

    藍蘭壓低聲音,道:「你看他有沒有關係?」

    小馬握緊拳頭,閉著嘴。這一戰是誰勝誰負,他完全沒有把握。

    那生意人道:「有關係,有好處。」

    小馬盯著他道:「有什麼好處?」

    那生意人道:「他死定了,少了一個人的開銷,各位至少可以多喝幾杯酒。」

    (三)

    晨霧迷離,連山風都吹不散。

    卜戰身上的棉袍子已被風吹了起來,他的人卻峙立如山嶽。

    他一雙腳不丁不八,就這麼樣隨隨便便往那裡一站,氣勢已非同小可。

    只有身經百戰、殺人無算的好手,才能顯得出這種氣概。

    常無意也沒有動。

    他的敵手還沒有動,他絕不先動。

    卜戰又抓起旱煙管,深深吸了一口,煙袋裡的煙絲又閃出了火光。

    他冷冷地看著常無意,道:「我看得出你是個好手。」

    常無意不否認。

    卜戰道:「所以你也應該看得出,我這煙斗裡的煙絲,也是殺人的暗器。」

    常無意看得出。

    這種燃燒著的熱煙絲,實在比什麼暗器都霸道可怕。

    卜戰道;「我出手絕不會留情,你也儘管把那些陰毒的劍招使出來。」

    常無意冷冷道:「我會使出來的。」

    卜戰道:「我若也死在你劍下,我那些徒子徒孫們絕不會再來找你們的麻煩。」

    常無意道:「很好。」

    卜戰冷冷笑道;「你就算剝了我的皮,我也絕不怨你。」

    常無意道:「你的皮可以留著!」

    卜戰道:「哦?」

    常無意道:「因為你的皮並不厚。」

    他剝皮,可是他只剝一種人的皮。  臉皮厚的人!

    卜戰又看了很久,道:「很好!」

    很好!

    這就是他們說的最後兩個字。

    就在這一瞬間,五尺一寸長、五十一斤重的旱煙袋已橫掃出去。

    旱煙袋通常只不過是點穴,打穴的兵器,用的招式跟判官筆點穴差不多。

    可是他這根旱煙袋施展起來,不但有長槍大戟的威力,其中居然還夾雜著鐵拐、金鐵
鞭、巨石一類重兵器的招式。

    那些熾熱的煙絲,隨時都可能打出來,煙斗中閃動的火光.也可以眩人眼目。

    小馬心裡在歎氣。

    就連他都沒有看見過這麼霸道的外門兵器.他實在有點替常無意擔心。

    現在卜戰已攻出十八招,常無意卻連一招都沒有回手。

    旱煙袋雖然並沒有沾上他一點,可是這種現像並不好。

    他的劍法本來一向是著著搶攻、絕不留情的.此刻似已被通得出不了手。

    一柄又輕又狹的軟劍,要想在這種霸道的招式下出手,實在不是件容易事。

    忽然間,「蓬」的一聲響,一片發光的煙絲,隨著大煙斗的泰山壓頂之勢,向常無意打
了下去。

    常無意彷彿已被逼入了死角,他的劍彷彿已根本無法出手。

    誰知就在這時,他偏偏出手了。

    他的劍忽然又變得柔若游絲,筆直的劍竟變成了無數個光圈。

    閃動的光圈,一圈圈繞上去,火燒的煙絲立刻消失不見。

    又是「叮」的一聲響,劍光擊上煙斗,火星四激,劍鋒居然又筆直地彈了出去。

    小馬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一定要卜戰先將人逼入死地才出乎。  高手交鋒.有時
就正如大軍對壘,要先置之死地而後生。

    因為對方的勢力比他強,氣勢比他盛,他只有用這種法子。  小馬心裡很佩服。

    他忽然發現常無意這兩年不但多了把好劍,到法還精進了許多。

    真正高明的劍招,有時並不在劍上,而在心裡。

    這一劍並不以勢勝,而以巧勝!並不以力勝,而以智勝。

    他勝了!

    劍鋒彈出,貼著煙管彈出去。

    卜戰凌空翻身,衣袖起飛,一根五十一斤重的旱煙袋,卻已不在他手裡。  他不能不撒
手。  若是不撒手,劍鋒勢必削斷他的手。

    可是高手交鋒,連兵器都撒了手,這也是種要忍受一世的奇恥大局。

    卜戰身子落地時,臉上已無人色.連那種不可一世的氣概都沒有了。

    常無意劍已入腰,劍已入鞘。

    卜戰忽然厲聲道:「再拔出你的劍來!」

    常無意冷冷道:「你還要再戰?」

    卜戰道:「劍是殺人的,不戰也可以殺人。」

    常無意道:「我說過,你可以留下你的皮,人若死了,哪裡還有皮可以留下來?」

    卜戰的手雖然握得很緊,卻在不停的發抖,他忽然變得蒼老而衰弱。

    他只有走。

    雖然他想死.也許他真的寧願死在常無意的劍下,怎奈常無意的劍已入鞘。

    死,畢竟不是件容易事。

    雖然他已是個老人,生命已無多,也就因為他已是個老人,才做得生命值得珍借。

    霧已淡了, 卜戰的身影已消失在霧裡,旱煙袋雖然還留在地上,煙斗裡的火光卻已熄
滅。

    藍蘭的眼睛裡卻在發著光,道:「這次他一走,以後只怕就絕不會再來。」

    小馬道:「非但他不會再來,他的徒了徒孫也不會來。」

    他們都看得出這匹老狼不但有骨頭,而且骨頭還很便。

    站在他們旁邊的生意人忽然笑道:「現在人雖然沒有少,各位還可以多喝兩杯。」

    小馬故意問:「為什麼?」

    生意人賠著笑道;「因為這位大爺的劍法,我實在很佩服。」

    突聽身後一個人道:「我也很佩服。」

    他們轉回身,才發現屋裡又多了一個人,一個儒服高冠、手搖折扇的君子。

    狼君子畢竟還是來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