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戰            

    (—)

    夜狼來了。

    只有在黑 暗中才會出現的,無論是人還是野獸.都比較神秘可怕些。

    只有在黑暗中才會出現的人,多少總有點見不得人的地方。

    他們黑衣、黑鞋、黑巾蒙面,每個人都有雙狼一般的眼.每個人行動都很矯健。

    最後走出來的一個卻是個跛子。

    他的行動看來最遲鈍,走得最慢.可是他一出來,就像是利刀出鞘,自然帶著種殺氣。

    小馬帶頭、常無意殿後的一行人,圈子已在漸漸縮小。

    珍珠姐妹已握住了她們的劍。

    老皮的一雙眼珠溜溜亂轉,好像已在準備奪路而逃。

    跛足的男衣人慢慢地走出來,輕輕地咳嗽兩聲,大家本來以為他正準備開口、

    誰知他的咳嗽聲一起,各式各樣的兵刃和暗器,就暴雨般向小馬這一行人打了過來。有
刀,有劍.有槍,有長棍.有餃子鏢,有連珠箭.甚至有迷香。

    江湖上五門、下五門的兵刃暗器,在這一瞬間幾乎全都出現了。

    每一樣的兵刃和暗器,打的都是對方不死也得殘廢的要害。  幸好這些人之中的高手並
不多。

    珍珠姐妹揮劍急攻,香香的—雙纖纖玉手杖腰裡—帶,竟抽出條一丈七八尺長的軟刀。

    用迷香的那兩個人,小馬搶先衝過去,兩拳就打碎了兩個鼻子。

    常剝皮身形飄忽如鬼魅,只要遇上他的人.立刻就倒下去。

    可是各式各樣的兵刃和暗器,還是浪潮般一次又一次捲上來。

    劍鋒上濺出的鮮血,在月光下看來就像會發光的。

    但他們究竟是女孩子,手已經漸漸軟了,已經開始在喘息。

    老皮更是不斷的在驚呼怪叫,也不知是不是已受了傷。

    小馬和張聾子已衝過來擋在病人和藍蘭的轎子前面。

    始轎的那大漢手揮鐵棒,雖然打碎了好幾個人頭,自己也掛了彩。

    張聾子道:「擒賊先擒王!」

    他用的奇形之刀,真的和鞋匠削皮時用的差不多。

    一刀斜斜揮出.一條手臂斷落。

    小馬道;「你要我先對付那個跛子?」  張聾子點點頭。

    跛足的黑衣人一旁袖手旁觀,忽然又咳兩聲,道;「退。」

    這一個字說出口,所有沒有倒下的黑衣人立刻退入黑暗中。

    跛足的黑衣人早已不看見。

    剛才還血肉橫飛的戰場,忽然間就變得和平面安靜。

    若不是地上的那些傷者和死人,就像根本沒有發生過任何事。

    香香和珍珠姐妹已坐了下去,就坐在血泊中,不斷地喘息。

    老皮更好像整個人都軟了,索性躺了下去。

    只聽藍蘭在轎子裡問:「他們走了?」

    小馬道:「是。」

    藍蘭道:「我們傷了幾個人?」

    常無意道;「三個。」

    受傷的是兩轎夫和曾珍,老皮雖然叫得最凶,身上卻連一點兒傷都沒有。

    藍蘭道;「我這裡有刀傷藥,拿去給他們。」

    她從簾子裡伸出手,手裡有個玉瓶。

    她的手比白玉更潤滑。

    小馬伸手去接.她的手忽然輕輕握了握他的手。縱有千言萬語,也比不上她這輕輕一
握。

    他心裡竟不由自主起了種說不出的微妙感覺,一切的艱辛和危險,彷彿都有了代價。

    她彷彿也明白他的感覺。

    她只輕輕說了句:「替我謝謝你的朋友。」

    她並沒有謝他。

    她不過要他替她謝謝朋友。

    因為他是不必謝的.因為他們就等於一個人。小馬接過玉瓶,心裡忽然充滿摯愛。

    ———一個沒有根的浪子,只要得到別人的一點點真情,就永遠也不會忘記。

    (二)

    可是天地間卻是充滿了悲傷和淒涼。

    一輪將圓未圓的明月還高掛在天上.冷清清的月光,照著這滿地血泊的戰場。

    香香長長吐出口氣,道:「不管怎麼樣,我們總算把他們打退了。」

    張聾子道:「只怕未必。」.

    香香變色道;「未必?難道他們還會來?」

    張聾子沒有回答。

    他希望他們已真的退走,可惜他知道夜狼絕不是這麼容易就被擊退的。  常無意神情也
很沉重,道:「紮好傷勢,就立刻向前闖。」

    曾珍道:「我們總該先休息一陣子。」

    常無意道:「你著想死,儘管一個人留下來。」

    曾珍這才閉上了口。

    轎夫正在互相包紮傷勢,其中一人道:「老牛傷得很重,就算還能向前走,也沒法子抬
轎子了。」

    常無意冷冷道:「沒有病的人並不一定要坐轎子的。」  藍蘭道:「一定要坐。」

    常無意道;「你沒有腿?」

    藍蘭道;「有。」

    常無意道:「那麼你為何不能自己走?」

    藍蘭道:「因為我就算自己下來走,這頂轎子也不能留下來。」

    常無意沒有再問什麼,

    他已明白這頂轎子裡一定有些不能拋棄的東西。

    小馬道:「其實這根本不成問題.只要是人,就會抬轎子。」

    老皮立刻搶著道:「我不會。」

    小馬道:「你可以學。」

    老皮道;「我以後一定會去學。」

    小馬道:「用不著等到以後,你現在就可以學,而且我保證你一學就會。」

    老皮跳起來,大叫道:「難道你想要我抬轎子?」

    小馬道:「你不抬誰抬?」

    老皮看著他,看著張聾子,再看著香香和珍珠姐妹。

    常無意他連看都不敢去看。

    他已看出這些人他連一個人都指揮不了,所以抬轎子的就只有他,

    已經無法改變的事,你若還想去改變,你就是個呆子。  老皮不是呆子。

    他立刻站起來,笑道:「好,你叫我抬,我就抬,誰叫我們是老朋友呢?」

    小馬也笑了,道:「有時候我實在覺得你這人不但聰明,而且可愛。」

    老皮道:「只可惜你是個男的.否則...」

    這句話他沒有說完。

    他不是個呆子,可是現在已嚇呆了!

    黑暗中忽然又出現一群黑衣人,這次來的人數比上次更多。

    那跛足的黑衣人也已出現,遠遠的站在一棵大樹下。

    張聾子大聲道:「在下張彎刀,算起來也是道上的,閣下...」

    跛足的黑衣人好像也是個聾子.根本沒聽見他在說什麼,只咳嗽了兩聲。

    咳嗽聲一響,各式各樣的兵刃和暗器又暴雨般打了過來。

    這次兵器的種類更多,出手也更險惡,其中已有了許多高手。

    常無意冷笑了一聲,忽然從腰帶裡取出一把劍。

    軟劍。

    雖然是軟劍,迎風一抖,就伸得筆直,而且精光四射,寒氣逼人。

    他本來不難備動用這把劍的,也不願讓人看見它。

    可是現在他已決心要下殺手!

    這一戰當然更凶險、更慘烈。

    珍珠姐妹的劍法雖然毒辣老到,可是兩個人身上都已負了傷。

    老皮也挨了一刀,一刀斬在他背上,血流如注,傷得不輕,他反而不叫了。

    張聾子的彎刀斜削,專走偏鋒,一刀揮出,必然見血。

    可是常無意的劍更可怕。

    黑衣人遇見他,刀劍和拳頭固然攻擊無效,有時無緣無故的也會倒下去。

    倒下去的時候,全身上上下下都沒有別的傷痕,只有眉心一滴血。  誰也看不見這暗器
是從那裡發出來的。

    這種奪命追魂的暗器,就像是來自黑暗的源流,來自地獄。

    跛足的黑衣人遠遠看著,直到他手下兩個最勇猛的黑衣人也無聲無息的死於這種暗器,
他才揮手低叱;

    「退。」

    夜狼們立刻又消失在黑暗中,月光更凝冷,地上的死人更多。

    這次藍蘭已不再問他們自己傷了多少人。

    她自己走了下來。剛才她已在轎子裡看見,自己的人幾乎已全都受了傷。

    他們用的本就是拚命的招式,夜狼中居然也有幾個不敢拚命的。

    只有常無意還筆直地站在那裡,衣服上雖然全是血,卻不是自己的血。

    夜狼們退走時,他手裡的劍也看不見了。

    香香扶著轎桿.眼睛裡帶著奇怪的光芒,吃吃地問道:「他….他們會不會再來?」

    一句話剛說完,就已倒下。

    張聾子立刻衝過來,一隻手扶著她,一隻手把住她的脈。

    常無意道:「她並沒有死,只不過中了迷香。」

    張聾子鬆了口氣,道:「剛才明明看見小馬第一個就已將那個用迷香的人擊倒,還踏碎
了他的述香筒,她怎麼會被迷倒的?」

    常無意冷冷道:「你為什麼不問她自己?」  張聾子當然無法問。

    香香不但已完全失去知覺.而且連臉色都變成了死灰色。

    張聾子的臉色也難看極了.忍不住又問道:『誰知道她中的是哪種迷香?」



     此處少兩頁。

         他們居然走出了很遠。

    ——走得雖然遠,還是走不出黑暗。  夜色仍深。

    小馬抬著轎子,健步如飛,藍蘭一直都在旁邊跟著他。

    不但跟著他,也在看著他,眼睛裡充滿尊敬和愛戀。

    張聾子關心的卻只有一個人,不時到轎子旁邊來.聽她的動靜。  香香還沒有動靜。

    另一頂轎子裡的病人咳嗽也停止,彷彿已睡著了。

    藍蘭輕輕道:「看樣子他們已不會再來了。」

    小馬道:「嗯。」

    藍蘭道:「可是我們總得找個地方休息林息,否則大家都沒法子再支持下去。」

    她忽又嫣然一笑,道:「當然除了你,你簡直好像是個鐵打的人。」  小馬在擦汗。
他並不是鐵打的人。

    他自己知道遲早總有倒下去的時候。  可是他不說,也不能說。

    藍蘭遲疑著.忽然問道:「假如我嫁給你,你要不要?」  小馬閉著口。

    藍蘭道:「難道你還想著她?她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女人?」  小馬的臉色變了。

    並不完全是因為她這句話而改變的.也因為他又看見了一個人。

    他又看見了那個跛足的黑衣人。

    (四)  崎嶇的山路前面,有一塊很高的岩石。

    跛足的黑衣人就站在這塊岩石上,一雙跟睛在夜色中閃閃發光。

    轎後的常無意已竄了過來,壓低聲音道:「是闖過去,還是停下來?」

    小馬放下了轎子。

    前面的這塊岩石就擋在道路上最險惡之處,一夫當關,他們已經很難闖過。

    何況岩石後還不知藏著多少人。

    曾珍道,「我只想宰了那王八蛋!」

    曾珠道:「你還能宰人?」

    曾珍的回答很快:「能!」

    曾珠道:「我們去不去宰?」

    曾珍道:「去!」

    姐妹兩二人忽然間就已從轎子旁邊衝過去.衝過去時劍已出鞘。

    年輕人總是不怕死的。

    她們不但年輕,簡直還是孩子。

    孩子更不怕死。

    兩個孩子、兩把劍,居然還想闖上那岩石,宰了那個跛足的黑衣人。

    別人想拉住她們也來不及。

    跛足的黑衣人背負著雙手,站在岩石上冷笑。

    曾珍道;「咱們宰了他,看他還笑不笑得出。」

    曾珠道:「他笑得比鴨子還難看,我寧可死,也不要看見他笑的模樣。」

    她們若是死,當然就看不見。

    她們簡直等於在送死。

    她們根本就是去送死。

    這跛足的黑衣人雖然沒有出手,可是看他的眼神,看他的氣勢,無論誰都應該看得出他
是個高手,而且是高手中的高手。

    他佔據的岩石地勢險惡,而且居高臨下。

    岩石後必定還有他手下的人。

    她們還沒有搶攻上去,只聽見「啊」的一聲,一條人影從她們身旁擦過,忽又停下。

    她們還沒有看清這個人是誰,就已撞在這個人身上。

    這個人沒有動,她們卻被撞得倒退了好幾步,險些又跌在地上。

    這個人沒有回頭。

    可是珍珠姐妹已看清了他的背影,只要看清他的背影.誰都可以認出他,

    他是個很瘦很瘦的人,背稍稍有點彎,腰卻很直。

    他的手很長,垂下來的時候,幾乎已可達到他的膝蓋。

    無論他背後發生了什麼事,他很少會回頭的。

    這個人是常無意。

    曾珠叫了起來:「你想幹什麼?」

    曾珍道:「你是不是有毛病?」

    常無意不說話,也不回頭。

    他在瞥著岩石上這個跛足的黑衣人。

    黑衣人還在冷笑.忽然道:「你一定有毛病。」

    常無意不開口。

    黑衣人道:「你救了她們,她們反而罵你。沒有毛病的人,怎麼會做這種事?」

    常無意不開口」

    黑衣人道:「其實你救不救她們都一樣.反正你們都死定了。」

    常無意忽然道:「你有手.為什麼不自己下來跟我動手?」

    黑衣人道:「因為我不必。」

    這一句話說完,黑暗中就出現了一百個黑衣人——就算沒有一百,也有七八十。

    跛足的黑衣人道:「你的劍很快。」

    常無意又不開口。

    跛足的黑衣人道;「而且你有把好劍。」

    常無意不否認,

    無論誰都不能不承認那把劍確實是把很難看得到的好劍。

    跛足的黑衣人道:「抬轎子的那小伙子的拳頭好像也是雙好拳頭。」

    小馬的拳頭並不好。

    小馬的拳頭太喜歡揍人,尤其喜歡揍人的鼻子.這種習慣並不好。

    可是他的拳頭確實太快、太硬。

    跛足的黑衣人道:「可是我的兄弟們.卻還想再試試你們的快劍和拳頭。」  他又在咳
嗽。

    這種咳嗽的聲音,當然和轎子裡那病人的咳嗽的聲音不一樣。

    聽見了他的咳嗽聲.連珍珠姐妹的臉色都變了。

    她們雖然不怕死,可是剛才那兩次惡戰的凶險慘烈,她們並沒有忘記。

    至少現在還沒有忘記。

    這一聲咳嗽響起,就表示第三次惡戰立刻就要開始。

    這一戰當然更凶險、更慘烈。

    這一戰結束後,能活著的還有幾個人?

    想不到就在他的咳嗽聲響起的一剎那間,遠方也同樣響起了一聲雞蹄。

    跛足的黑衣人眼神立刻變了,猛一揮手,本來已準備往前撲的夜狼們,動作立刻停頓。

    遠山下已有白霧升起。

    雲霧迷離處,又傳來一種奇異的樂聲,節拍明快而激烈,充滿了火一樣的熱情。

    無論情緒多低落的人,聽見了這種樂聲,心情都會振奮。

    岩石上的跛足黑衣人卻已不見了。

    夜狼們又消失在黑夜中。

    四面雞啼不已,黎明已將來臨,可是看起來夜色卻仍很深。

    今天的黎明為什麼來得特別早?

    樂聲仍在繼續。

    小馬放鬆了緊握的拳頭,才發現掌心已經被冷汗濕透。

    藍蘭長長吐出口氣。

    不管怎麼樣,這艱苦凶險的一夜.看來總算已過去。

    常無意臉上雖然還是全無表情,收縮的瞳孔卻已漸漸擴張。

    他終於轉回身,才發現珍珠姐妹一雙發亮的眼睛正望著他。

    她們蒙面的黑紗早巳失落。

    她們臉上的傷雖然還沒有好,可是這雙美麗的眼睛裡,卻充滿了柔情和感激。

    兩上人忽然衝上去,一邊一個抱住了常無意,在他臉上親了親。

    曾珍道:「原來你不是壞人。」

    曾珠道:「你也不是木頭人。」

    常無意臉上終於有了表情,誰也說不出那是種什麼樣的表情。

    小馬笑了。  藍蘭也笑了。

    兩個人對望了一眼,眼波中充滿了柔情蜜意。

    生命畢竟是可貴的。

    人生中畢竟還是有許多溫情和歡愉。

    小馬道:「他的臉雖冷,一顆心卻是熱的。」

    藍蘭看著他,眼波更柔,道:「你好像也跟他差不多。」

    常無意忽然冷冷道:「既然大家都還沒有死,腿也沒有斷,為什麼不往前走?」

    曾珍嫣然道:「現在他無論多麼凶,我都不怕了。」

    曾珠道;「因為現在我們已知道,他那副凶樣子,只不過故意裝出來給別人看的。」

她們雖然將聲音壓得很低,卻又故意要讓常無意能聽得見。

等常無意聽見時,她們早已溜得遠遠的。小馬大笑,抬起了轎子,剛抬起轎子,笑聲突
然停頓。他忽然發現黑暗中有三雙眼睛在瞪著他。三雙狼一般鋒利的眼睛,眼睛裡彷彿還帶
種奇異的慾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