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問            

    (一)

    護身甲是用—種極罕有的金屬煉成柔絲,再編織成的。

    現在這護身甲已穿在蕭少英身上,他雖然覺得很熱,卻很愉快,忍不住笑道;「這的確
是件價值連城的寶物,難怪你捨不得脫下來。」

    王桐鐵青著臉,好像聽不見似的。

    老闆娘正在為他斟酒,嫣然道:「可是無論多貴重的寶物,也比個上自己的性命珍貴,
你說對不對?」

    酒杯剛斟滿,王桐就充刻一飲而盡。

    他現在竟似乎很想喝醉。

    蕭少英大笑,道:「醉解千愁,他處不堪留。你若真的喝醉過—次,說不定也會跟我—
樣,變成個酒鬼。」

    老闆娘媚笑著,柔聲道:「在棺材裡悶了半天,你們倒真該多喝幾杯。」

    王桐忽然道:「你也早知道我是誰?」

    老闆娘道:「我聽他說過。」

    王桐道:「你也聽說過天香堂?」

    老闆娘道:「當然。」

    王桐道:「天香堂對仇家的手段,你知不知道?」

    老闆娘道:「我知道。」

    王桐道:「但你卻還是照樣敢幫他對付我。」

    老闆娘歎了口氣,道:「這個人前前後後,已經在這裡欠了三干多兩銀子的酒帳,我若
不幫他一手,這筆帳要等到哪天才能還清,何況——」

    王桐冷冷道:「何況你還陪他睡過覺!」

    老闆娘的臉紅了,又輕輕歎了曰氣,道;「我本來不肯的,可是他……他的力氣比我
大。」

    王桐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蕭少英.忽然大笑。

    蕭少英卻怔住。

    他從來也想不到這個人也會這麼樣大笑的。

    王桐大笑著,拍著他的肩,道;「看來你的確是很缺錢用,而且真的色膽包天。」

    蕭少英也笑了:「我說的本就是實話。」

    王桐道:「葛老爺子一定會喜歡你這種人。」

    蕭少英大喜:「真的?」

    王桐點點頭,壓低聲音,道:「因為他自己也是一個酒色之徒。」

    酒杯一斟滿,再喝光,就斟滿,他似也有些醉了。

    蕭少英道:「老爺子也常喝酒?」

    王桐道:「不但天天喝,而且一喝就沒個完,不喝到天亮,誰都不許走。」

    蕭少英眨了眨眼,道:「現在天還沒有亮。」

    現在夜色正濃,從墳場回來的路雖不太遠,也不太近。

    王桐忽然一拍桌子,道:「他現在一定還在喝酒,我正好帶你去見他。」

    蕭少英眼睛裡發出了光,道:「你知道他也在這城裡?」

    王桐挺起胸:「我不知道誰知道?」

    蕭少英道:「我們現在就走?」

    王桐道:「當然現在就走。」兩個人居然說走就走,走得還真快。

    老闆娘看著他們下樓,忽然歎了口氣,喃喃道:「這兩個人究竟是誰真的醉了?」

    她自己喝了杯酒,又不禁苦笑:「也許他們都沒有醉,醉的是我。」

    (二)葛停香果然還在喝酒。

    他喝得很慢,但卻很少停下來,喝了一杯,又是一杯。

    在旁邊為他斟酒的當然是郭玉娘,她也陪著喝一點。

    無論葛停香做什麼,她都在陪著,最近她好像變成了葛停香的影子。

    酒已喝了兩壺,葛停香一直都在皺著眉。

    郭玉娘看著他.柔聲道:「你還在想楊麟和王銳?」

    葛停香板著臉,用力握著酒杯:「我想不通,四五十個活人.去抓兩個半死不活的殘
廢,為什麼抓了七八天還抓不到?」

    郭玉娘沉吟著,道:「我也有點想不通,那天他們怎能逃走的?」

    葛停香道;「那是我的意思。」

    郭玉娘道:「你故意放他們逃走的?」

    葛停香點點頭。

    郭玉娘更想不通了:「為什麼?」

    葛停香道:「因為我想查明一件事。」

    「什麼事?」

    「我想看看這附近地面上,是不是還有雙環門的黨羽,還有沒有人敢窩藏他們?」

    「所以你故意讓他們逃走,看他們會逃到什麼地方去?」

    「不錯。」

    「郭玉娘歎了口氣,道:「只可借這兩個人一逃走之後,就連影子都看不見了。」

    葛停香臉上出現怒容,恨恨道:「若連這兩個殘廢都抓不到,天香堂還能成什麼事!」

    「波」的一聲,他手裡的酒杯巳被捏得粉碎。

    郭玉娘輕輕握住了他的手,柔聲道:「就憑兩個殘廢,想必也成不了什麼大事,你又何
必那麼生氣?」

    葛停香櫥肱臉,道:「斬草就得除根,留著他們總是個禍根。」

    郭玉姐道:「不管怎麼樣,王桐總是一定能找到蕭少英的。」

    葛停香又握緊了拳,道:「我養著這些人.能辦事的好像已只剩下一個王桐。」

    郭玉娘道:「他跟著你是不是已有很久?」

    葛停香道:「嗯。」

    郭玉娘道:「他—直都很可靠?」

    葛停香道:「絕對可靠。」

    郭玉娘眼波流動.道:「我想,江湖中一定還有很多王桐這樣的人。」

    葛停香道:「就算有,也很難找。」

    郭天娘道:「我們可以慢慢地找,現在雙環門既已垮了,西北一帶,已絕不會有人敢來
動我們的,我們反正不著急。」

    她又換過個酒杯,替他斟了杯酒。

    葛停香舉杯在手,沉思著,喃喃道:「我手上只要能多有一兩個象王桐那樣的人,天香
堂就不僅要在西北一帶稱 雄。」

    郭玉娘看著他,本已亮如秋星的一雙眼睛,似已變得更亮。

    男兒志在四方,在英雄們的眼中看來,西北的確只不過是個小地方而已。」

    葛停香忽然問道;「你知不知道江湖中有個『青龍會』?」

    郭玉娘道:「我好像聽說過。」

    葛停香道;「你聽說了些什麼?」

    郭玉娘答道:「聽說青龍會已是天下勢力最大的一個秘密組織,中原一帶,到處都有他
們的分壇。」

    葛停香道:「何止中原一帶而已。」

    郭石娘睜大了眼睛:「還不止?」

    葛停香道:「青龍會屬下的分壇,一共有三百六十五處,南七北六十三省,所以比較大
的城市裡,兒乎都有他們的勢力。」

    郭玉娘輕輕吐出口氣,道:「難怪江湖中人一提起青龍會來,都要心驚膽戰了。」

    葛停香冷笑道;「但青龍會的事業,也是人做出來的.青龍會能夠雄霸天下,天香堂為
什麼不能?」

    他舉杯一飲而盡,重重一拍桌子,又不禁長長歎息:「只可惜……只可惜天香堂裡,缺
少了幾個如龍似虎的人而已。」

    郭玉娘握緊了他的手:「我相信你將來一定可以得到的,你不但有知人之明,而且還有
用人的雅量。」

    對一個空有滿胸大志,卻未能一展抱負的英雄說來,世上還有什麼事能比一個美人的安
慰更可貴!

    葛停香仰面大笑;「好,說得好,只要你好好跟著我,我保證你必定可以看到那一
天….」

    他的笑聲突然又停頓,厲聲喝問道:「什麼人?」

    「葛新。」

    「什麼事?」

    「王桐求見。」

    葛停香霍然長身.喜動顏色;「王桐已回來?」

    「就在門外。」「叫他進來,快。」

    (三)

    門外的長廊裡雖然還燃著燈,卻還是顯得很陰暗,門是雕花的,看來精美而堅固。

    一個人垂手肅立在門外.臉色也是陰暗的,傷佛已很疲倦。

    但他卻還是筆筆直直地站著,睜大了眼睛,低垂著頭。

    無論誰都看得出他是個老實人。

    天香堂總堂主的密室外,居然只有這麼樣一個老實而疲倦的人在看守,倒是蕭少英所想
不到的事。

    他斜倚著欄杆,在等著,等王桐。

    王桐已進了密室,開門的時候,他彷彿看見了一個苗條的人影,還嗅到—陣陣酒香。

    「看來葛停香果然也是酒色之徒。」蕭少英笑了。

    古今的英雄.又有幾人不貪杯好色?只可惜貪杯好色的卻大半都不是英雄好漢。

    老實人雖然低垂著頭,卻在用眼角偷偷地打量著這個衣冠不整、又懶散、又愛笑的少
年。

    蕭少英也在看著他,忽然間說道:

    「貴姓。」「姓葛,叫葛新。」「這裡的家丁都姓葛?」

    「是的。」

    「這裡只用姓葛的人做家丁?」』

    「不一定,你若肯改姓,也可以做這裡的家丁。」

    這老實人不但有問必答,而且答得很詳細。蕭少英又笑了。

    他的確愛笑,不管該不該笑的時候,他都要笑。

    他雖然總是窮得不名—文,但笑起來的時候,天下財富全都好像是他一個人的。

    葛新對這個人顯然也覺得很好奇,忽然也問道:「貴姓?」「姓蕭,蕭少英。」

    你是不是也想來找個事做?」

    「是的。」「你也願意改姓?」

    蕭少英笑道:「我並不想做這裡的家丁。」.

    葛新道:「你想幹什麼?」

    蕭少英道:「聽說這裡四個分堂主的位子.都有了空缺。」葛新也笑了。

    他笑的樣子很滑稽,因為他不常笑。

    可是他覺得蕭少英比他更滑稽。

    這少年居然一來就想做分堂主,他實在想不到世上竟有這麼滑稽的人。

    他還沒有笑出聲音來,門內卻已傳出葛停香的聲音:

    「葛新!」

    「在」

    「請門外面的人進來。」

    門開了,是為蕭少英而開的。

    王桐已經在葛停香面前說了些什麼?葛停香準備怎樣對他?

    蕭少英完全不管。

    他對自己充滿了信心。

    他挺起胸膛,走了進去,還沒有走進門.忽然又附在葛新耳畔,輕輕地說,我現在走進
去,等我出來的時候,就一定已經是這裡的分堂主了,所以你最好現在就開始想想,應該怎
樣拍我的馬屁。

    這次葛新沒有笑。

    他看著蕭少英走進去.就好像看著個瘋子走進自己為自己挖好的墳墓一樣。

    (四)

    蕭少英身上穿的衣服,本來是嶄新的,質料高貴,剪裁合身,手工也很精緻,只可惜現
在已變得又臭又髒,還被勾破了幾個洞。

    衣袋裡當然也是空的,空得就像是個被吸光的椰子殼。

    可是他站在葛停香面前時,卻像是個出征四方,得勝回朝的大將軍。

    葛停香看著,從頭到腳,看了三遍,忽然道:「你這身衣裳多少錢一套?」

    他第一句問的竟是這麼樣一句話.實在沒有人能想得到。

    蕭少英卻好像並不覺得很意外,立刻回答:「連手工帶料子.一共是五十兩。」

    葛停香道;「這衣服好像不值。」

    蕭少英道:「我一向是個出手大方的人。」

    葛停香道:「你知不知道五十兩銀子,已足夠一家八日人舒舒服服過兩三個月了。」

    蕭少英道:「不知道。」

    葛停香道:「你不知道?」

    蕭少英道:「我從來沒有打過油,買過米。」

    葛停香道:「這身衣服你穿了多久?」蕭少英道:「三天。」

    葛停香看著他衣服上的泥污、酒漬和破洞,道:「身上穿著這種衣服,無論走路喝酒都
該小心些。」

    蕭少英道:「我並沒有打算穿這種衣服過年。」

    葛停香道:「你一套衣服通常穿多久?」

    蕭少英道:「三天。」

    葛停香道:「只穿三天?」

    蕭少英道:「無論什麼樣的衣服,我只要穿二天,都會變成這樣子的。」

    葛停香道:「衣服髒了可以洗。」

    蕭少英道:「洗過的衣服我從來不穿。」郭玉娘笑了。

    蕭少英也笑了。

    他的眼睛根本就一直都在圍著郭玉娘打轉。

    葛停香卻彷彿沒有注意到.臉上非但沒有怒色,眼睛裡反而帶著笑意,又問道:「你一
個月通常要花多少兩銀子?」

    蕭少英道:「有多少,就花多少。」

    葛停香道:「若是沒有呢?」

    蕭少英答道:「沒有就借,借不到就欠。」

    葛停香道:「有人肯借給你?」

    蕭少英道:「多多少少總有幾個的。」

    葛停香問道:「都是些什麼人?」

    蕭少英坦率道:「都是些女人。」

    葛停香道:「老虎樓的老闆娘就是其中之一?」

    蕭少英道:「她是個很大方的女人。」

    他微笑著,用眼角瞟著郭玉娘:「我喜歡大方的女人。」

    葛停香道:「她不但肯借給你,而且還時常跟你串通好了騙人?」

    蕭少英道:「我們騙過的人並不多。」

    葛停香道;「但你們卻騙過了王桐,而且還想出個很巧妙的圈套,逼著他將身卜的護身
甲都脫下來給你穿,逼著他帶你來見我。」

    蕭少英顯得很驚奇:「你知道的事好像不少?」

    葛停香道:「你想不到他會將這些事全都告訴我?」

    蕭少英接道:「這些本來是很丟人的事。」

    葛停香冷冷地說道:「無論什麼事,他都從來沒有瞞過我,所以他現在還能活著,而且
活得很好。」

    蕭少英道:「我看得出來,我也很想過過他這種好的日子。」

    葛停香道:「所以你要來見我?」

    蕭少英道:「不錯。」

    葛停香忽然沉下臉,盯著他,一字字道:「你不是來等機會復仇的?」

    蕭少英歎了口氣,道:「你問我的那些話,每一句都問得很巧妙,我本來認為你已知道
我是個什麼樣的人了?」

    葛停香道:「像你這種人,難道就不會替別人報仇?」

    蕭少英淡談地道:「我至少不會放著好日子不過,偏偏要往油鍋裡去跳。」

    他接著又道:「何況我早巳看出王桐是你的好幫手,我若真的要復仇,為什麼不殺了
他?」

    葛停香道:「你能殺得了他?」

    蕭少英道:「他的護身甲,已穿在我身上,我若真的想殺他,他根本就休想活著走出棺
材。」

    葛停香冷笑道:「你真的很有把握?」

    蕭少英突然出於,拿起他面前的一杯酒,大家只覺得眼前一花,酒杯又放在桌上,杯中
的酒卻已空了。」

    葛停香又盯著他看了很久,慢慢地點了點頭,道:「你出手果然不慢。」

    蕭少英微笑道:「我喝酒也不慢。」

    葛停香目中又露出笑意.道:「可是你做得最快的一件事,還是花錢。」

    蕭少英說道:「所以我不能不來,這世上大方的女人並不多。」

    葛停香道:「你認為我會給你足夠的錢去花?」

    蕭少英道:「我值得,你也比盛天霸大方得多。」

    葛停香大笑,道:「好,好小子,總算你眼光還不錯。」

    蕭少英微笑道:「能時常借到錢的人,看人的眼光總是不會太差的。」

    借錢的確是種很大的學問,絕不是每個人都能學會的。

    葛停香笑聲突然又停頓,道;「但你卻忘了一件事。」

    蕭少英笑道;「什麼事?」

    葛停香道:「你好像有兩樣禮物,應該帶來送給我。」

    蕭少英又笑了,道:「你也忘—句話。」

    葛停香道;「什麼話?」

    蕭少英道:「禮尚往來,來而不在.就不能算是禮了。」

    葛停香道:「我還沒有『往』,所以你的禮也不肯來?」

    蕭少英道:「你是前輩,見到後生小子,總該有份見面禮的。」

    葛停香道:「你想要什麼?」

    蕭少英道:「這兩年來,我一共已欠了三四萬兩銀子的債。」

    葛停香道:「我可以替你還。」

    蕭少英道:「還清了債後,還是囊空如洗,那滋味也不太好受。」葛停香道:「你還要
多少?」

    蕭少英道:「一個男人身上至少也得有三五萬兩銀子,走出去時才能搶得起頭。」

    葛停香微笑道;「看來你的胃口倒不小。」

    蕭少英道:「一個男人要揚眉吐氣,只有錢還不夠的。」葛停香道:「還不夠?」

    蕭少英道:「除了錢,還得有權勢。」

    葛停香道:「你想做提督?做宰相?」

    蕭少英道:「在我眼裡看來,十個提督,也比不上天香堂的一個分堂主。」

    葛停香冷笑道;「你的胃口也未免太大了。」

    蕭少英道:「我只不過恰巧知道天香堂裡正好有幾個分堂主的空缺而已。」

    葛停香道:「你還知道什麼?」

    蕭少英道:「我還知道一個人若不能揚眉吐氣,就絕不會出賣自己,再出賣朋友的。。

    葛停香沉下臉.道:「楊麟和王銳是你的朋友?」

    蕭少英淡淡地道:「就因為我是他們的朋友,你不是,所以我才能找到他們,把他們的
頭顱割下來送人,而你卻連他們的下落都不知道。」

    葛停香道;「就因為王桐也認為你已把他當朋友,所以才會被騙進棺材。」

    蕭少英道:「你說的一點也不錯。」

    他微笑著,悠然道:「朋友有時還比最可怕的仇敵還危險這句話,我始終都記得。」

    葛停香又大笑:「好,說得好、這憑這句話,已不愧是天香堂屬下的分堂之主。」

    蕭少英道:「可惜現在我還不是;」

    葛停香道:「現在你已經是了。」

    蕭少英喜動顏色,道:「聽到好消息,我總忍不住想喝兒杯。」

    葛停香道;「這消息夠不夠好?」

    蕭少英道;「這消息至少值得痛飲三百杯。」

    葛停香大笑道:「好,拿大杯來,看他能夠喝多少杯?」黃金盃,琉璃酒。

    郭玉娘用一雙柔美瑩白的纖纖玉手捧著,送到蕭少英面前。

    「請」

    蕭少英接過來就喝,喝了一杯又一杯,眼睛卻一直在盯著郭玉娘,就好獻置子盯在血上
面一樣。

    葛停香卻一直在看著他,終於忍不住道;「你知不知道你一直在盯著的是什麼人?」

    蕭少英道:「我只知道她是個值得看的女人。」

    葛停香道:「你只不過想看看?」

    蕭少英道:「我還想…—.」

    葛停香忽然打斷了他的話,冷冷道:「無論你還想幹什麼,都最好不要想。」

    蕭少英居然還要問:「為什麼?」

    葛停香道:「因為是我說的。」

    他櫥肱臉,一字字地道:「現在你既然已經是天香堂屬下,無論我說什麼,都是命令,
你只能聽著,不能問。」

    蕭少英答道:「我明白了。」

    葛停香展顏道;「我看得出你是個明白人。」

    他忽然從桌下的抽屜裡取出疊銀票:「這裡是五萬兩,除了還帳外,剩下的想必已足夠
你花幾天。」蕭少英沒有伸手拿。

    葛停香道:「你現在就可以拿去,我知道你喝了酒後.一定想找女人的。」

    蕭少英苦笑道:「我已看出你是個明白人,只可惜….」葛停香道;「只可惜什麼?」

    蕭少英道:「只可惜還不夠。」

    葛停香道:「你剛才要的豈非只有這麼多?」

    蕭少英道:「剛才我只不過是個一文不名,而且還欠了一屁股債的窮小子,最多也只能
夠要這麼多。」葛停香道:「現在呢?」

    蕭少英挺起胸膛,道:「現在我已是天香堂屬下的堂主,身份地位都不問了,當然可以
多要一點。」

    他笑嘻嘻地接著道:「何況,天香堂裡的分堂主走出去,身上帶的銀了若不夠花,老爺
子你豈非也一樣面上無光?」

    葛停香又禁不住地大笑,道;「好,好小子,我就讓你花個夠。」

    他果然又拿出疊銀票,又是五萬兩。

    蕭少英接過來,連看都沒有看一眼,隨隨便便的就塞進靴簡裡。

    郭玉娘忽然道,「你已有幾天沒洗腳?」蕭少英道:「二天。」

    郭玉娘道:「你把銀票塞在靴子裡,也不怕臭?」

    蕭少英笑了笑:「只要能兌現,無論多臭的銀票,都一樣有人搶著要。」郭玉娘也不禁
笑了。

    她本已是個女人中的女人,笑起來更媚。

    她笑的時候,能忍住不看她的男人,天下只怕也沒有幾個。

    這次蕭少英卻居然沒有看她。

    葛停香臉上已露出滿意之色,忽然問道:「你的禮什麼時候送給我?」蕭少英道:「三
天。」

    葛停香道:「三天已夠?」

    蕭少英道:「我也從不做沒把握的事。」

    葛停香微笑點頭:「好,我就等你三天。」

    蕭少英道:「三天後的子時,我一定將禮物送來。」

    葛停香道:「准在子時?」

    蕭少英點點頭,道:「只不過我也有個條件。」葛停香道:「你說。」

    蕭少英道:「這三天中,我的行動一定要完全自由,你絕不能派人跟蹤,否則……」

    葛停香道;「否則怎麼樣?」

    蕭少英道:「否則那禮物若是突然跑了,就不能怪我。」

    葛停香沉吟著,終於點頭,道:「我只希望你是個守信用的人。o

    蕭少英冷冷道:「你若信不過我,現在殺了我還不遲。」

    葛停香微笑道:「我為什麼要用—個死人做我的分堂主?」

    蕭少英也笑了。

    葛停香道:「你現在已不拂□,最好找個地方睡一覺,養足了精神好辦事。」

    蕭少英笑道:「身上帶著十萬兩銀子,若不花掉一點,我怎麼睡得著?」

    郭玉娘已替他拉開門,嫣然道:「你好生走,我叫葛新你帶路。」

    蕭少英道:「多謝。」

    葛停香忽然冷笑道:「我給你十萬兩,讓你做分堂主,你連半個謝字都沒有,她只不過
替你拉開門.你就要謝她?」

    蕭少英道:「我只能謝她,不能謝你。」

    葛停香道:「為什麼?」

    蕭少英淡淡道:「因為我已把我的人都賣給了你,還謝你干什

    他大步走出去,走到葛新面前,拍了拍他的肩,道:「你已經可以拍我的馬屁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