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甘為情死            

    「只可惜我們相見太晚了。」

    這就是丁靈琳對郭定說的最後一句話,也是她唯一能說的一句話,古往今來,不知有多
少人說過這句話,也不知有多少人聽過。可是除非你真的說過,真的聽過,你絕對無法想像
說這句話時有多少辛酸,多少痛苦。

    看著丁靈琳頭也不回地走出去;郭定只覺得整個人都似已變成空的,空蕩蕩的,飄入冷
而潮濕的陰霾中,又空蕩蕩的,沉入萬劫不復的深淵裡。

    嚴冬中難得一見的陽光、剛從東方升起,照入了陰暗的斗室。

    可是對郭定來說,這屋子裡已只剩下一片無際的寒冷和黑暗。

    他知道自己一生中,已永遠不會再有陽光和溫暖,因為她這一去,是必定永遠再也不會
回來的了。他知道自己永遠再也見不到她。

    女人要對付男人,顯然有很多法子,但是她要去對付的人,卻實在太危險,太可怕。

    何況,就算她真的能對付他們,她自己也絕不會再活著回來。

    因為她本就決心去求死的。

    她刺了葉開一刀,她的痛苦和悔恨,已只有「死」才能解脫。

    她早已決心以「死」來贖罪。

    現在玉簫和呂迪是不是已經在鴻賓客棧裡等著她,等著將她宰割?

    像他們那樣的男人,要對付一個女人,也有很多法子的。

    他們會用出什麼樣的法子來?

    想到玉簫的醜惡,呂迪的冷酷,郭定已不敢再想下去。

    寒冬中的陽光,永遠是輕柔溫暖的,就像是情人的撫摸。

    陽光恰巧貼在他臉上,他的淚已流下來。

    正午,鴻賓客棧。

    丁靈琳走進去的時候,陽光已照在外面那綠色的金字招牌上。

    她身上並沒有戴著她的奪命金鈴,也沒有帶任何武器。

    今天她準備要用的武器,是她的決心,她的勇氣,她的智慧與美麗。

    她對自己充滿了自信。

    世上也不知有多少男人,是死在女人這種武器下的。

    她的確是個非常美麗的女人,而且今天又刻意打扮過。

    看見她走進去,男人的眼睛裡都不禁露出愛慕和慾望。

    只有那善良的老掌櫃,卻顯得有些憂慮擔心,彷彿已看出今天必將有災禍降到這年輕的
女孩子身上「最近他看見的兇殺和禍事已大多。丁靈琳一進門,他就從櫃台裡迎出來,勉強
作出笑臉,間道:「是不是丁姑娘?」

    「是的。」

    「了姑娘,你的兩位客人,已經在後院裡等著。」

    玉簫和呂迪居然真的全部來了。

    丁靈琳忽然發覺自己的心在跳,跳得很快。

    雖然她已下了必死的決心,但卻還是不能不緊張。

    她當然也知道這兩個人的危險和可怕。

    「來的只有兩個人?」

    老掌櫃點點頭,忽然壓低聲音,道:「姑娘若是沒什麼要緊的事,不如還是回去吧。」

    丁靈琳笑了笑,道:「你明知是我約他們來的,為什麼要我回去!」

    老掌櫃遲疑著:「因為……」

    他終於還是沒有說出心裡的憂慮和恐懼,只不過輕輕地歎了口氣。丁靈琳已微笑著走進
去,心裡卻並不是不知道這老人的好意。

    可是她已沒有第二條路走,就算明知在裡面等著她的是毒蛇惡鬼,她也非去不可。

    後院裡剛打掃過,廳堂已打掃乾淨,地上光禿禿的,顯得更荒寒冷落。

    「那兩位客人就在廳裡。」帶路的夥計說過這句話,立刻就悄俏退出院子。

    他顯然已看出今天這約會並不是好玩的。

    客廳的門開著,裡面並無人聲,王簫道人和呂迪都不是喜歡說話的人,更不喜歡笑。

    他們笑的時候,通常都只因為他們要殺的人,已死在他們面前。

    丁靈琳深深地吸了口氣,臉上露出最甜蜜的笑容,用最優雅的姿態走進去。

    在裡面等著他的,果然正是玉簫道人和呂迪。

    這屋子裡也只有陽光,但無論誰只要一走進來,都立刻會覺得自己好像是走人了個冰窖
裡。

    玉簫道人就坐在迎門的一張椅子上,他要坐下來,選的永遠都是最舒服的一張倚子。

    他的服飾還是那麼華麗,看來還是那麼趾高氣揚,不可一世。

    屋子裡雖然另外還有一個人,他卻好像不知道。

    他根本就從未將任何人看在眼裡。

    呂迪卻在看著他,臉上的表情,就好像一個漠不關心的遊人,正站在獸欄裡,看著一條
已垂老的獅子在籠中向他耀武揚威一樣。

    他蒼白的臉上,帶著種冷漠輕蔑的不屑之色,因為他知道這條獅子的皮毛雖華麗,但是
牙己鈍,爪已禿,已根本無法威脅他。

    他的神色冷漠,裝束簡樸,屋子裡雖然還有同樣舒服的椅子,他卻寧願站著。

    丁靈琳站在門口,看著他們,笑得更甜蜜。這兩個正是極鮮明強烈的對比,她第一眼看
見他們,就知道他們絕不能和平共處的。

    「我姓丁。」她微笑著走進門:「叫丁靈琳。」

    玉蕭道人冷冷道:「我認得你。」

    丁靈琳道:「你們兩位彼此也認得?」

    玉簫道人做然道:「他應該知道我是誰。」他的手在輕撫著他的白玉簫:「他應該認得
這管簫。」

    丁靈琳笑了:「是不是每個人都應該認得這管簫?否則就該死?」

    她用眼角瞟著呂迪,呂迪臉上完全沒有表情。

    他顯然並不是個容易被打動的人。

    丁靈琳眼珠子轉了轉,嫣然道:「我實在想不到呂公子也會來的,我……」

    呂迪忽然打斷了她的話,淡淡道:「你應該想得到。」

    丁靈琳道:「為什麼?」

    呂迪道:「上官金虹留下來的寶藏和秘笈,本就很令人動心。」

    丁靈琳道:「呂公子也動了心?」

    呂迪道:「我也是人。」

    丁靈琳道:「只可惜那寶藏和秘笈的地點,呂公子也絕不會知道的。」

    呂迪承認。

    丁靈琳的眼睛發著光,道:「但我卻知道,只有我知道。」

    呂迪道:「哦?」

    丁靈琳道:「這秘密我本不願說出來的,但現在卻已不能不說。」

    呂迪道:「為什麼?」

    丁靈琳歎了口氣,笑得彷彿已有點淒涼:「因為現在葉開已死了,就憑我一個人的力
量,是絕對沒法子得到那寶藏的。」

    昌迫道:「所以你找我們來?」

    丁靈琳點點頭:「我算來算去,天下的英雄豪傑,絕沒有任何人能比得上兩位。」

    呂迪只不過在聽著,玉簫卻在冷笑。

    丁靈琳道:「今天我請兩位來,就為了要將這秘密告訴兩位,因為…」

    呂迪突然又打斷了她的話:「你不必告訴找。」

    丁靈琳怔了怔道:「為什麼?」

    呂迪淡淡道:「因為我已不想知道。」

    丁靈琳怔住,笑容似已僵硬。

    呂迪道:「但我卻知道一件事。」

    丁靈琳忍不住問:「什麼事?」

    呂迪道:「假如有兩個人同時知道這秘密,能活著走出去的,就必定只有一個。」、丁
靈琳卻已笑不出了。

    呂迪卻笑了笑道:「那寶藏雖今人動心,但我卻不想為了它和東海玉簫拚命。」

    玉簫道人忽然也笑了笑,道:「看來你是個聰明人。」

    呂迪道:「道長也已明白了她的意思?」

    玉簫道人道:「她不如你聰明。」

    呂迪道:「可是她也不太笨,而且很美。」

    玉簫道人道:「她總是喜歡自作聰明,我一向不喜歡自作聰明的女人。」

    呂迪微笑道:「世上的女人,又有幾個不喜歡自作聰明?」

    玉簫道人目光釘子般的盯在他臉上,冷冷道:「你究竟想說什麼?」

    呂迪淡淡道:「我只不過在提醒道長,像她這樣的女人,世上並不多。」

    玉簫道人不由自主看了丁靈琳兩眼,眼睛裡也不禁露出讚賞之色,忽然歎了口氣,喃喃
道:「可惜、實在可惜。」

    呂迪道:「可惜?」

    王簫道人道:「一柄劍若已有了缺口,你看不看得出?」

    呂迪點點頭。

    玉簫道人道:「這女人已有缺口。」

    呂迪道:「你看得出?」

    他當然明白玉簫道人的意思,丁靈琳和葉開的關係,早已不是秘密。

    玉簫道人:「我若看不出,她上次落在我手裡,我已不會放過她。」

    呂迪也曾聽說,郭嵩陽從不用有缺口的劍,玉簫從不用有過男人的女人。

    他看著玉簫道人,不再開口,眼睛裡又露出種譏諷的笑意。

    玉簫道人道:「你還不懂?」

    呂迪道:「我只不過在奇怪。」

    呂迪道:「奇怪你為什麼選這張椅子坐下來??王簫道入道:「你應該看得出,這地方
只有這張椅子最好。」

    呂迪淡淡道:「我看得出,可是我也知道,這椅子以前一定也有人人坐過。」

    他忽然結束了這次談話,忽然從丁靈琳身旁大步走了出去。

    丁靈琳的心在往下沉,血也往下沉,全身都已冰冷。

    王簫道人正在看著她,從頭看到腳,又從腳尖再慢慢地看到她的眼睛。

    他的目光似已穿透了她的衣服。

    丁靈琳只覺得自己就好像是完全赤裸著的。

    她並不是沒有給男人看過,但現在她卻是受不了,突然轉身,想衝出去。

    她並不怕死,可是也知道,這世上還有些遠比死更可怕的事。

    誰知她剛轉身,玉簫道人已到了她面前,背負著雙手,擋住了她的去路,還是用同樣的
眼色在看著她。

    丁靈琳握著雙拳,一步步後退,退到他剛才坐的那張椅子上坐下,忽然道:「我……我
知道你絕不會碰我的。」

    玉蕭道人道:「哦?』丁靈琳道:「我的確已有了缺口,而且還是很大的缺口。」

    玉簫道人笑了,微笑著道:「我本來以為你已長大了,因為你今天要來做的,本是大人
做的事,現在我才知道你實在還是個孩子。」

    丁靈琳從不肯承認自己是個孩子,尤其在葉開面前更不肯。

    但現在她卻只有承認。

    玉簫道人悠悠道:「你知不知道,孩子要做大人的事,總是危險得很。」

    丁靈琳鼓起勇氣,道:「我卻看不出現在有什麼危險。」

    玉簫道人道:「本來我的確從不碰已有過男人的女人,對你卻可以破例一次。、丁靈琳
已不能動,從腳尖到指尖都已不能動,連頭都不能動。玉簫道人看著她的臉色已變了。丁靈
琳只覺得他的眼睛裡彷彿忽然有了種奇異的吸引力,吸引住她的目光,將她的整個人都吸
住。她想掙扎,想逃避,卻只能癡癡地坐在那裡,看著他。他的眼睛裡彷彿在閃動著碧光,
就像是忽然亮起了一點鬼火。了靈琳看著這雙眼睛,終於完全想起了上次的事。」……去殺
葉開!拿這把刀去殺葉開。」

    這次他要她做的事,是不是比上一次更可怕?

    她已用盡了全身力氣掙扎,冷汗已濕透了她的衣服,但她卻還擺不脫。

    玉簫道人眼中的那點鬼火,似已將她最後的一分力氣都燃盡。

    她已只有服從。

    無論玉簫道人叫她做什麼,她都已完全無法反抗。

    就在這時,突聽「砰」的一聲,門突然被撞開,一個人標槍般站在門外。

    玉簫道人一驚,回身怒喝:「什麼人?」

    「嵩陽郭定。」

    郭定畢竟還是及時趕來了。

    他怎麼能來的?是誰解開了他的穴道?

    是上官小仙?還是呂迪?

    他們當然知道,只要郭定一到這裡,他和玉簫道人之間就必定只有一個能活著走出去。

    陽光乍現,又沉沒在陰雲裡,酷寒又征服了大地。

    冷風如刀。

    郭定和玉簫道人就站在這刀鋒般的冷風裡,兩個人心裡也都明白,他們之間必定要有一
個倒下去。

    無論誰要走出這院子,都只有一條路——從對方的屍體上走過。

    郭定的劍已在手。

    劍是黝黑的,暗無光華,卻帶著種比寒風更凜冽的殺氣。

    這柄劍就像是他的人一樣。

    玉簫卻瑩白圓潤。

    這兩個人恰巧也是個極強烈鮮明的對比。

    郭定凝視著他手裡的玉簫,一直在盡量避免接觸到他的眼睛。

    王簫道人眼裡的怒火又亮起,忽然問道:「你是郭嵩陽的後人?」

    郭定道:「是。」

    玉簫道人道:「二十年前,我已有心和郭嵩陽一較高低,只可惜他死了。」

    郭定道:「我還活著。」

    王簫道人冷笑道:「你算什麼東西?嵩陽鐵劍,在兵器譜中排名第四,你手裡的劍卻連
一文都不值。」

    郭定道:「哦?」

    玉簫道人道:「你根本不配用這柄劍的。」

    郭定閉上了嘴。

    他也一直勉強控制著自己的怒氣。

    憤怒有時雖然也是種力量,但在與高手相爭時,卻如毒藥般指令人致命。

    玉簫道人盯著他,徐徐道:「據說你也是葉開的朋友。」

    郭定承認。

    玉簫道人道:「你們是種什麼樣的朋友?」

    郭定道:「朋友就是朋友,真正的朋友只有一種。」

    玉簫道人道:「但你們這種朋友卻好像很特別。」

    郭定道:「哦?」

    玉簫道人冷冷道:「葉開死了後,你居然立刻就準備接收他的女人,像你這種朋友,豈
非少見得很。」

    郭定突然覺得一陣怒火上湧,忍不住抬起了頭。

    玉簫道人的眼睛正在等著他。

    他的目光立刻被吸住,就像是鐵釘遇到了磁石一樣。

    丁靈琳一直坐在椅子上,喘息著,直到此時才走到門口。

    她看見了玉簫道人的眼睛,也看見了郭定的眼睛。

    她的心立刻又沉下。

    玉簫道人眼中的鬼火,遲早也必定會將郭定全身的力量燃盡。

    她絕不能眼看著郭定跟她一樣往下沉,沉入了萬劫不復的深淵。

    怎奈她卻偏偏只有看著。

    現在她絕不能提醒郭定,郭定若是分心,死得必定更快。

    風更冷,陰雲中彷彿又有雪花飄落。

    雪落下的時候,血很可能也已濺出。

    當然是郭定的血。他本不必和玉簫道人拚命的,他本來可以活得很好,很快樂。

    現在他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子?

    丁靈琳知道,只有她知道。

    ——還沒有享受到愛情的甜蜜,卻已嘗盡了愛情的痛苦。

    上天對他豈非不公平?

    丁靈琳的淚己將落,還未落,突聽玉簫道人道:「拋下你的劍,跪下。」

    他的聲音裡,也彷彿帶著種奇異的力量,一種令人無法抗拒的力量。

    郭定握劍的手已不再穩定,整個人都似已在發抖。

    玉簫道人慢慢道:「你何必再掙扎?何必再受苦?只要你一鬆手,所有的痛苦就完全過
去了。」

    死人當然不會再有痛苦。

    只要一鬆手,就立刻可以解脫。

    這實在太容易。

    郭定握劍的手背上,青筋剛剛消失,力量也剛剛消失。

    他的手正漸漸在放鬆……

    這一戰已將過去,他已不必再出手。

    多年來他從未曾與人近身肉搏,他已學會了更容易的法子,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將對
方擊倒。

    這使他變得更驕傲,也變懶了。

    他已走慣了近路,可是這次他終於走錯了一步。

    近路絕不是正路。

    郭定手裡的劍似已將落下,突又握緊,劍光一閃,飛擊而未。

    嵩陽鐵劍的劍法,本不是以變化花俏見長的。

    郭定的劍法也一樣。

    沒有把握時,他絕不出手,只要一劍刺出,就必定要有效。

    簡單,迅速,確實,有效。

    這正是「嵩陽鐵劍」劍法的精華所在。

    所以這一劍並沒有刺向玉簫道人咽喉,胸膛的面積,遠比咽喉大得多。

    目標的面積越大,越不容易失手。

    高手相爭,只要有一點錯誤,就必定是致命的錯誤。

    玉簫道人己將全部精神力量,都集中在他的眼睛上,自以為已控制了全局。

    只可惜眼睛並不是武器。

    無論多可怕的眼睛,也絕對無法抵擋住這雷霆閃電般的一劍。

    他揮手揚起白玉簫時,劍鋒已從他簫下穿過,刺入了他的胸膛。

    雪花開始飄落,血也已濺出。

    但卻不是郭定的血——玉簫道人胸膛裡濺出的血,也同樣是鮮紅的。

    他的臉立刻扭曲,眼睛凸出,但眼中的鬼火卻已滅了。

    他還沒有倒下去,一雙凸出的眼睛,還在狠狠地瞪著郭定,忽然哼聲道:「你叫郭
定?」

    郭定點點頭,道:「鎮定的定!」

    玉簫道人長歎道:「你果然鎮定,我卻看輕了你。」

    郭定道:「我卻沒有看輕你,我早已計劃好對付你的法子。,玉簫道人慘笑道:「你用
的法子很不錯。」郭定道:「你用的法子卻錯了。」

    玉簫道人道:「哦?」

    郭定道:「以你的武功,本不必用這種邪魔外道的法子來對付我。」

    玉簫道人一雙眼睛空蕩蕩凝視著遠方,慢慢道:「我本來的確不必用的,只不過一個人
若是已學會了容易的法子求勝,就不願再費力了……」

    他說得很慢,聲音裡也充滿了悔恨。

    直到現在他才明白,勝利是絕沒有僥倖的,你要得勝,就一定要付出代價。

    郭定也不停地歎息。

    玉簫道人忽然嘶聲大呼:「拔出你的劍,讓我躺下去,讓我死。」

    劍鋒還留在他的胸膛裡。

    他已開始不停地咳嗽,喘息。

    若是不拔出這柄劍來,也許他還可以多話片刻,但現在他只求速死。

    郭定道:「你……你還有什麼話要留下來?」

    玉簫道人道:「沒有,一個字也沒有。」

    郭定歎道:「好,你放心死吧,我一定會安排你的後事。」

    他終於拔出了他的劍。

    拔劍時,他手肘向後撤,胸膛前就不免要露出空門。

    突然間,「叮」的一響。白玉簫裡突然有三點寒星暴射而出,釘入了他的胸膛。

    郭定競被打得仰面跌倒。

    玉簫道人卻還站著,喘息著,咯咯地笑道:「現在我可以放心死了,因為我知道你一定
會跟著來的。」

    他終於倒下去,倒在他自己的血泊中。

    雪花正一片片落下來,落在他慘白的臉上……

    「鴻福當頭,賓至如歸。」

    鴻賓客棧的大門外,已貼起了春聯,準備過年了。

    今夜就已是除夕。

    有家的客人和夥計,都已趕回家去,生意興隆的客棧,忽然變得冷清清的。

    廚房裡卻在忙著,因為老掌櫃的家就在這客棧裡,還有幾個單身的夥計,也準備留下來
吃年夜飯,吃完了再好好賭一場。

    風中充滿了烤雞燒肉的香氣,一陣陣吹到後院。

    後院的廂房裡,已燃起了燈。

    只有久已習慣於流浪的浪子們,才知道留在逆旅中過年的滋味。

    丁靈琳正坐在孤燈下,看著床上的郭定。

    郭定發亮的眼睛已閉起,臉是死灰色的,若不是還有一點微弱的呼吸,看來已無異死
人。

    他還沒有死,可是他還能活多久呢?

    現在他還能活著,只因為玉簫道人的暗器上居然沒有毒。

    白玉永遠是純潔尊貴的。

    玉簫道人的人雖然已變,他的白玉簫沒有變。

    他總算還是為自己保留了一點乾淨地,他畢竟還是個值得驕傲的人。

    可是暗器發出時,兩人的距離實在太近,那三枝白玉釘,幾乎已打斷了郭定的心脈。

    他能活到現在,已經是個奇跡。

    丁靈琳就這麼樣坐在床頭,已不知坐了多久;臉上的淚痕濕了又干,干了又濕。

    外面忽然響起了敲門聲。

    「誰?」

    敲門的是個年輕的夥計,勉強帶著笑,道,「我們掌櫃的特地叫我來請姑娘,到前面來
吃年夜飯。」

    「吃年夜飯?、丁靈琳心裡驀地一驚:「今天已經是除夕?」

    夥計點點頭。

    看著這個連過年都已忘了的年輕女人,他心裡也不禁覺得很同情,很難受。

    丁靈琳癡癡地坐在那裡,既沒有說話,心裡也不知在想什麼。

    夥計又問她兩遍,她卻已聽不見。

    黯淡的孤燈,垂死的病人,你若是她,你還有沒有心去吃人家的年夜飯?

    夥計輕輕地歎息一聲,慢慢地關上門)退了出去、心裡覺得酸酸的。

    一個如此年輕,如此美麗的女孩子)遭遇為什麼會如此可憐?

    「又過年了……又是一年。」

    從丁靈琳有記憶時開始,過年的時候,總是充滿了歡樂的。

    從初一到十五,接連著半個月、誰也不許生氣,更不許說不吉祥這本就是個吉祥的日
子,可是今年呢?

    外面忽然響起了一陣震耳的爆竹聲。

    爆竹一聲除舊,桃符萬點更新一一舊的一年已過去,新年中總有新希望的。

    可是她還有什麼希望?

    爆竹聲驚醒了郭定,他忽然張開眼睛,彷彿想問:「這是什麼聲音?」只可惜他的嘴唇
雖在動,卻說不出一個字。

    丁靈琳明白他的意思、勉強露出笑臉,道:「明天就過年了,外面有人在放鞭炮。」

    ——又是一年,總算又過了一年。

    郭定凝視著窗外的黑暗;希望還能看到太陽升起,可是就算看見叉如何?

    他忽然開始不停地咳嗽。

    丁靈琳柔聲道:「你想不想喝碗熱湯?今天晚上他們一定給你燉了雞湯。」

    郭定用力搖頭。

    丁靈琳道:「你想要什麼?」

    郭定看著她,終於說出三個字:「你走吧。」

    丁靈琳道:「你……你要我走?」

    郭定笑了笑、笑得很淒涼:「我知道我已不行了,你不必再陪著我。」

    丁靈琳用力握住他的手:「我一定要陪著你,看著你好起來,我知道你一定可以話下
去。」

    郭定又搖了搖頭,閉上眼睛。

    一個人若連自已都已對自己的生命失去信心,還有誰能救他?

    丁靈琳咬著嘴唇,忍著眼淚道:「你若真的覺得自己要死了,你就對不起我。」

    「為什麼?」

    「因為……因為我已準備嫁給你。」丁靈琳柔聲道:「難道你要我做寡婦?」

    郭定蒼白的臉上,突然有了紅暈:「真的?」

    「當然是真的。」丁靈琳又下了決心:「我們隨時都可以成親。」

    只要能讓郭定活下去,無論要她做什麼,她都是心甘情願的。」

    「明天就是個吉祥的日子,我們已不必再等。」

    「可是我……」

    「所以你一定要活下去,一定!」

    老掌櫃坐在櫃台裡,臉上已帶著幾分酒意。

    這櫃台他已坐了二十年,看來還得繼續坐下去,看著人來人往。

    各式各樣的人,各式各樣的悲歡離合,生老病死。

    他看得實在太多,每當酒後,他心裡總會有說不出的厭倦之意。

    所以他現在情願一個人坐在這裡。

    他沒有想到丁靈琳會來,忍不住試探著問:「姑娘還沒有睡?病人是不是已好了些?」

    丁靈琳勉強笑了笑,忽然道:「明天你能不能替我辦十幾桌酒?」

    「明天?明天是大年初一,恐怕……」

    「一定要明天,」丁靈琳笑得很淒涼,「再遲,恐怕就來不及了。」

    老掌櫃遲疑著:「姑娘要請人喝春酒?」

    「不是春酒,是喜酒。」

    老掌櫃睜大了眼睛,「喜酒!難道姑娘你明天就要成親?」

    丁靈琳垂下頭,又點點頭。

    老掌櫃笑了,立刻也點點頭,道:「沖沖喜也好,病人一沖喜,病馬上就會好的。」

    丁靈琳本就知道他絕不會明白,卻也不想解釋:「所以我希望這喜事能辦得熱鬧些,越
熱鬧越好。」

    老掌櫃的精神已振作,最近兇殺不樣的事他已看得大多,他也希望能沾些喜氣:「行,
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

    「明天晚上行不?」

    老掌櫃拍著胸:「準定就是明天晚上。」

    自從認得葉開那一天開始,丁靈琳就從來沒想到自己還會嫁給別人。

    可是明天晚上……


**********************************
俠客居首家  提供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