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虎穴嬌娃            

    車廂寬大,很舒服。

    這本是借給托運鏢貨的吝商們,走遠路時坐的。

    八方鏢局不但信用極好,為客人們想得也很周到。

    葉開想不到戴高崗居然是個很周到的人。

    他先在車廂裡墊起了很厚的棉被,又自己扶著葉開坐上車。

    「你的傷不輕,一定要趕快去找個好大夫。」

    他的周到和關心,已使得葉開不能不感激。

    葉開歎了口氣,苦笑道:「你本不該這麼樣對我的,我對你的態度並不好。」

    戴高崗道:「無論誰在你當時那種心情下,態度都不會好的。」

    葉開歎道:「看來我不但低估了呂迪,也看錯了你。」

    戴高崗也歎了口氣,道:「他的確是我生平未見的高手,但卻還是未必能比得上你。」

    葉開道:「我已敗了。」

    戴高崗道:「可是他若真的要殺你,現在已死在你手下。」

    葉開道:「你也相信這句話?」

    戴高崗點點頭。

    葉開凝視著他,忽然問道:「你知不知道在牆外說這句話的人是誰?」

    戴高崗搖搖頭:「我正想問你,你一定知道他是誰的。」

    葉開道:「哦?」

    戴高崗道,「因為他不但說出了你不願說的話,而且生怕呂迪再下毒手,所以故意將他
引開。」

    葉開又歎了口氣,道:「你想得的確很周到,卻想錯了。」

    戴高崗道:「這個人不是你的朋友?」

    葉開苦笑道:「我本來以為他是我的朋友。」

    戴高崗道:「現在呢?」

    葉開道:「現在只希望以前從來沒有見過他,以後也永遠不要見到他。」

    戴高崗道:「你知道他是什麼人?」

    葉開沒有回答這句話,卻反問道:「你要帶我去我的大夫是誰?」

    戴高崗道:「那個大夫也是個很古怪的人,醫道卻很高。」

    葉開忽然笑了笑,道:「醫道高明的大夫,脾氣好像都有些古怪的,就正如真正的武林
高手,脾氣也都有些古怪一樣。」

    葉開微笑著,道:「你的脾氣並不古怪。」

    戴高崗道:「我怎麼能算武林高手?」

    葉開道:「但我卻知道,近年來八方鏢局保的鏢,從來也沒有出過一次岔子。」

    戴高崗笑道:「那只不過因為我這兩年來的運氣不錯,而且有很多很好的朋友照顧。」

    葉開慢慢地點了點頭,道:「我相信你一定有很多好朋友。」

    戴高崗還想說什麼,但則,開卻已閉上了眼睛。

    他看來的確很疲倦,他並不是鐵打的。

    戴高崗又拉過條棉被,輕輕地蓋在他身上,臉上卻帶著種很奇怪的表情。

    看他這種表情,就好像恨不得用這條棉被蒙起葉開的頭,活活地悶死這個人。

    但他卻只不過將棉被蓋到葉開身上。

    葉開似已睡著。

    現在就算真的有人要用棉被悶死他,他也不會知道,他更不能反抗。

    所以他真的睡著了。

    日正當中,正午。

    馬車還在繼續前走,旅程彷彿還有很長。

    「你一定要趕快找個好大夫……」

    可是戴高崗要找的這好大夫,卻未免住得太遠了些。

    他看著沉睡中的葉開,嘴裡正在嚼著一條雞腿。

    他早已有準備,準備要走很長的路,所以連午飯都準備在車上。

    他本來就是個很周到的人,但卻只有一個人吃的午飯,只有一條雞腿,一塊牛肉,一張
餅,一瓶酒。

    他好似早已算準了葉開要睡著,因為臨上車之前,他給葉開喝了一碗保養元氣的參湯。

    牛肉鹵得不錯,雞腿的滋味也很好,雖然比不上他平時吃的午飯,可是在執行任務時,
一切事都不能不將就些的。

    他雖然是個很講究飲食的人,現在也已覺得很滿意了。

    何況,現在他的任務眼看著就已將完成,再過一個多時辰,就可以將葉開交出去,他還
來得及趕回去享受一頓豐富的晚餐。

    喝完了最後一口酒,他忽然也覺得很疲倦。

    他本沒有睡午覺的習慣,可是現在能乘機小睡半個時辰也不錯,精神養足了,晚餐後還
可以安排一兩個有趣的節目。

    車子在搖動,就像是搖籃一樣。

    他閉上了眼睛,心裡已開始在計劃著晚上應該去找誰?是那個最會撒嬌的小妖精?還是
那個功夫特別好的老妖精?

    這些節目都是很費錢的,但他卻已有兩年不必再為金錢煩惱。

    「也許應該把兩個都找來,比較比較。」

    所以現在必需養足精神。

    他嘴角帶著微笑,終於睡著。

    他好像只睡了一下子,可是他醒來的時候,葉開竟也不見了。

    車門還是關著的,馬車還在繼續前行。

    葉開卻已無影無蹤。

    戴高崗的臉色突然蒼白,大聲吩咐:「停車!」

    他衝下去,拉住了那個趕車的:「你有沒有看見那姓葉的下車?」

    「沒有。」

    「他人呢?」

    趕車的冷笑:「你跟他一起在車裡你不知道,我怎麼知道。」

    這趕車的顯然不是他的屬下,對他的態度並不尊敬。

    戴高崗忽然覺得胃部收縮,忍不住要將剛吃下去的雞腿和牛肉全吐出來。

    趕車的一雙眼睛卻在盯著他,冷冷道:「你最好還是趕快上車,跟我一起去交差。」

    戴高崗並沒有想逃,他知道無論逃到什麼地方去,都沒有用的。

    馬車開始往前走的時候,他就伏在車窗上,不停地嘔吐。

    恐懼就像是臭魚一樣,總是令人嘔吐。

    馬車轉過一個山拗後,前面竟是一條街道。

    一條和城裡一樣非常熱鬧的街道,兩旁有各式各樣的店舖,街上有各式各樣的人。

    你若仔細去看,就會發現這條街道和城裡最熱鬧的街道竟是完全一模一樣的,連街道兩
旁的店舖,招牌都完全一樣。

    到了這裡,無論誰都會以為自己忽然又回到了長安城裡。

    可是走過這條街,前面就又是一片荒山。

    現在馬車的速度已緩了下來,街上的行人,神情彷彿都很悠閒,好襝並沒有特別注意這
輛大車。

    因為他們認得這輛車,也認得這個趕車的人。

    若是個陌生的人,趕著車走入這條街道,無論他是誰,不出一剎那,他就會死在街頭。

    這條街當然不會有猛虎,卻有個比猛虎更可怕的人。

    馬車已駛人了一家客棧的院子。

    這家客棧的字號是鴻賓,也正和葉開在城裡投宿的那笠家,完全一模一樣。

    一個肩上搭著抹布、千里提著水壺的夥計,已迎了上來:「戴總鏢頭是一個人來的?」

    戴高崗勉強笑了笑,道:「只有一個人。」

    夥計臉上全無表情:「房間早已替總鏢頭準備好了,請隨我來。」

    後面的跨院裡,有七間很寬大的套房,也正和玉簫道人住的那個跨院一樣。

    前面的客廳裡,桌上已擺好了一壺酒,一個很精緻的七色拼盤,一個人正背對著門,在
自斟自飲。

    一個髮髻堆雲、滿頭珠翠、穿得非常華麗的絕代佳人。

    戴高崗垂著頭走進來,垂著頭站在她身後,連大氣都不敢出。

    她沒有出聲,慢慢地端起酒杯,淺淺地啜了口酒,才問道:「你一個人來的?」

    戴高崗道:「是。」

    「還有個人呢?」

    「走了。」戴高崗的聲音已在發抖。

    這絕色麗人已緩緩地回過頭去,臉上帶著種仙子般的微笑。

    上官小仙!

    她當然就是上官小仙。

    戴高崗看見了這仙子般美麗的女人,卻遠比看見了惡魔還恐懼。

    上官小仙看著他,柔聲道:「你難道是在說,葉開已走了?」

    戴高崗點了點頭,牙齒打戰,似已連話都說不出。

    上官小仙道:「我要你替他準備的那碗參湯,他沒有喝?」

    「他……他喝了。」

    上官小仙道:「然後呢?」

    戴高崗道:「然後我就扶他上了車。」

    雖然是嚴冬,但他卻已滿頭大汗。上官小仙道:「在車上他睡著了沒有?」

    戴高崗道:「睡著了。」

    上官小仙道:「他的傷勢怎麼樣?」

    戴高崗道:「傷得不輕。」

    上官小仙歎了口氣,道:「這我就不懂了,一個受了重傷、又睡著了的人,你怎麼會放
他走的?」

    戴高崗接著道:「我……我沒有放他走。」

    上官小仙道:「我也知道是他自己要走的,可是你難道就不能留住他?」

    戴高崗的汗越擦越多:「他走的時候,我根本不知道。」

    上官小仙道:「你跟他不是坐一輛車來的?」

    戴高崗道:「是。」

    上官小仙道:「這又奇怪了,你跟他坐一輛車上,他走的時候,你怎麼會不知道?」

    戴高崗道:「因為……因為……因為我也睡著了。」

    他終於鼓足了勇氣,說出了這句話。

    上官小仙忽然笑了,笑得又溫柔,又甜蜜:「我知道你一定也很累,最近你一直都忙得
很。」

    戴高崗臉上已無人色:「我……我不累,一點也不累。」

    上官小仙柔聲道:「你的應酬那麼多,不但要應酬客人,還得要應酬那些大大小小的妖
精,怎麼會不累呢?」

    她輕輕歎息著,又道:「我想你已經應該好好的休息一陣子了,我就先讓你休息二十年
吧。」

    戴高崗失聲道:「二……二十年?」

    上官小仙淡淡道:「二十年後,你一定又是條生龍活虎般的好漢了。」

    她掌裡拿著雙鑲銀的象牙筷子,忽然向戴高崗咽喉點了過去。

    戴高崗沒有閃避。他不敢閃避,也根本不能閃避。

    上官小仙的出手,這世上已很少有人能閃避得開。

    但是,就在這一剎那間,突然有刀光一閃。

    「叮」的一聲,上官小仙手裡的象牙筷子已從中而斷,刀光的勁力未絕,又飛了出去,
「噹」的,釘在牆上。

    一柄三寸七分長的刀。

    飛刀。

    飛刀釘在牆上,刀鋒竟已完全釘了進去。

    一個人手扶著門,慢慢地走了進來。

    葉開。

    葉開居然還是來了。

    他的飛刀出手,殺人的時候少,救人的時候多。

    他的臉上沒有什麼血色,掙扎著走過來,拍了拍戴高崗的肩:「你救我一次,我也救你
一次,現在我們的人情已結清。」

    上官小仙又笑了:「我說的果然不錯,你身上果然不止帶著一把刀的。」

    葉開也笑了笑:「呂迪呢?」

    上官小仙道:「他怎麼會追得上我?」她凝視著葉開,笑得更溫柔:「除了你之外,世
上還有什麼男人能追得上我。」

    這是句很有趣的雙關語,有趣極了。

    葉開聽不懂。

    ——裝傻就是他拿手本領之一。

    他甚至連看都沒有看她,目光四面打量著,長長歎了口氣,道:「這真是個好地方。」

    上官小仙道:「你喜歡這地方?」

    葉開道:「我若一直睡著,到現在才醒,一定以為還在城裡,一定想不到金錢幫的總舵
會在這麼樣一個地方。」

    上官小仙歎道:「只可惜你好像是不肯好好睡一下的。」

    葉開淡淡道:「我的應酬並不多,認得的妖精也只有一個。所以我總不太累。」

    上官小仙當然知道他說的妖精是誰,可是她裝傻的本事也絕不比葉開差。

    她吃吃地笑著道:「我本來以為你會很累的,最近我看到你的時候,你總是在床上,床
上的妖精,卻不止一個,所以特地叫人替你準備了碗參湯,養養你的元氣,誰知你居然不領
情。」

    葉開道:「我已領過了情。」

    上官小仙眨著眼,道:「那碗參湯你真的喝了下去?」

    葉開道:「只可惜那碗參湯下的補藥還不夠,若要叫我真的睡一覺,最少得用十來斤補
藥才行。」

    上官小仙歎了口氣,道:「這都怪我,竟忘了你是魔教中大公主的大少爺。」

    葉開道:「所以你不能怪戴總鏢頭,我相信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會睡著的。」

    上官小仙道,「可是你知道?」

    葉開道:「我一上車,就發現了他為他自己一個人準備的酒菜。」

    上官小仙道:「你身上難道也總是帶著能令人睡著的補藥?」

    葉開笑了笑道:「我只不過吐了點口水在他的雞腿上。」

    上官小仙笑了:「你的口水裡還有參湯?」

    葉開道:「所以那條雞腿的滋味一定很不錯。」

    戴高崗垂著頭,臉上的表情,就像是忽然被人塞了一嘴爛泥。

    上官小仙道:「你怎麼知道這位戴總鏢頭是想帶你來找我的?」

    葉開笑了笑,道:「口水裡的一點參湯,就能讓人睡著,那種參湯除了你之外,還有誰
能做得出?」

    上官小仙道:「你既然已走了,為什麼還要來?」

    葉開也歎了口氣,道:「因為我好像已沒有別的地方可去。」

    這是實話。


**********************************
俠客居首家  提供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