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七歲美人            

    葉開倒在地上。

    這個大家認為江湖中最難對付的一個人,忽然就已倒下,動也動不了。

    忽然間,這件事就已結束。

    楊天在旁邊看著,也顯得很吃驚,他好像也想不到這件事竟結束得如此容易。

    看來大家以前根本就不必那麼緊張的。

    丁麟垂首看著地上的葉開,臉上帶著種迷惘的表情。

    就在這時,一個人從屋裡衝出來,一個非常美的人,手裡抱著個泥娃娃。

    她看到了地上的葉開,美麗的眼睛裡充滿了憤怒和驚訝,忽然大叫:「你們打死了他,
他是個好人,你們為什麼要打死他?」

    楊天忍不住問道:「你就是上官小仙?」

    上官小仙點點頭:「你打死了他,你一定是個壞人。」

    丁麟忽然大叫:「你才是壞女人……」

    他大叫著撲過去,彷彿要去掐斷這女人的咽喉。

    可是他的手卻被拉住……被鐵姑拉住。

    「你的事已做完了,現在一定很累,為什麼不去躺下睡一覺?」

    聲音還是那麼神秘而優雅。

    丁麟眼睛又發直,慢慢地點了點頭,道:「我累了,我要睡了。」

    他竟真的躺了下去,就躺在門外的雪地上,就好像躺在張最舒服的床上一樣。

    上官小仙又吃驚地看著他,忽又大叫:「我不是壞女人,我是個乖孩子,你才是壞女
人,所以你現在死了。」

    鐵姑柔聲道:「不錯,他才是個壞女人,葉開也是個壞男人。」

    上官小仙道:「葉開是好人。」

    鐵姑道:「他不是好人,他一直不肯讓你餵奶給寶寶吃,對不對?」

    上官小仙想了想,道:「對,他一直不肯讓我餵奶給寶寶吃。」

    鐵姑盯著她的眼睛道:「寶寶現在一定餓得要命。」

    上官小仙道:「對,寶寶早就餓了,寶寶不哭,媽媽餵奶給你吃。」

    她竟真的拉開了衣襟,露出了堅挺雪白的乳房。

    楊天呼吸立刻停止,心跳卻加快了三倍。

    鐵姑歎了口氣,目中卻有了笑意,道:「看來她簡直連七歲部不到。」

    心姑冷笑道:「那得看你看的是什麼地方了。」

    鐵姑笑了」心姑道:「你看她對胸脯,我就不信她還沒有碰過男人。」

    她咬著嘴唇,眼睛裡充滿了嫉妒。

    無論哪個女人,看見上官小仙的胸膛,都一定會嫉妒的。

    鐵姑已走到上官小仙身旁,摟住了她的肩,道:「你的寶寶好漂亮。」

    上官小仙臉上立刻露出純真甜美的笑容,道:「他本來就是個乖寶寶。」

    鐵姑道:「你讓我抱抱好不好?」

    上官小仙遲疑著,道:「可是你一定要小心點,不能抱得太緊,寶室怕疼。」

    鐵姑笑道:「我知道,我也有個寶寶。」

    上官小仙又遲疑了半晌,終於將泥娃娃交給了她。

    鐵姑接過泥娃娃,忽然轉身就跑。

    上官小仙立刻大叫:「你為什麼要搶走我的寶寶……你是個壞女人。」

    鐵姑在前面跑,她就在後面追。

    兩個人一前一後,很快就跑出去了。楊天還是呆呆地站在那裡,好像很驚奇,又好像很
同情。

    心姑蹬了她一眼,冷冷道:「喂奶的大姑娘已走了,你還在發什麼呆?」

    楊天勉強笑了笑,道:「我……我只不過覺得這件事好像太簡單了。」

    心姑道:「無論多用難的事,你只要事先計劃好,動手時都會很簡單的。」

    楊天歎了口氣,他不能不承認:「這件事計劃得實在很好。」

    心姑看著他、忽又嫣然一笑,道:「我的胸脯比她還好看得多,你信不信?」

    楊天怔了怔,臉已漲紅了,吃吃道:「我……我……」

    心姑媚笑道:「以後我會讓你看看的,那時你就相信了。」

    楊天心跳得更快。

    心姑道:「現在你先把這姓葉的弄回去。」

    楊天道:「這丁……丁姑娘呢?」

    心姑道:「他會跟我走的。」

    她用力踢了丁麟一腳,又回頭向楊天一笑,柔聲道,「只要你肯做個乖孩子,媽媽以後
也會餵奶給你吃。」

    鐵姑跑進了佛堂。

    上官小仙也跟著追了進來:「把寶寶還給我,快還給我。」

    鐵姑道:「你乖乖地地坐下來,我就還給你。」

    上官小仙立刻在蒲團上坐了下來。

    鐵姑道:「我還有幾句話問你,你也要乖乖跟我說。」

    上官小仙點點頭。

    鐵姑道:「你叫什麼名字?」

    「上官小仙。」

    鐵姑道:「你爸爸是什麼人?」

    上官小仙道:「我爸爸是個神仙,我從來也沒有見過他。」

    鐵姑道:「你媽媽呢?」

    上官小仙道:「媽媽在睡覺。」

    鐵姑道:「在什麼地方睡覺?」

    上官小仙道:「在一個長長的木頭盒子裡睡覺,已睡了很久很久了。」

    她臉上露出了悲哀之色,又道:「她說她很快就會醒的,可是她一直都沒有醒。」

    鐵姑道:「你媽媽睡著了後,你就跟著誰了?」

    上官小仙道:「我就跟一個會飛的叔叔,媽媽要我叫他飛叔叔。」

    鐵姑道:「然後呢?」

    上官小仙道:「後來飛叔叔就去找葉開,叫我跟著他。」

    鐵姑目中露出滿意之色,道:「那個飛叔叔一定對你很好。」

    上官小仙道:「他很喜歡我,他對我很好,很好。」

    鐵姑道:「他是不是送了很多東西給你?」

    上官小仙道:「他替我買新衣服穿,又替我買好東西吃哩。」

    鐵姑道:「還有一隻手的叔叔呢,是不是也送了很多東西給你?」

    上官小仙皺眉道:「一隻手的叔叔?」

    鐵姑道:「你難道不記得他了?他身上穿著件黃衣服,樣子看起來很凶的。」

    上官小仙突然拍手笑道:「我想起來了,有一天他去找飛叔叔,看見了我,還帶我去捉
蝴蝶。」

    鐵姑道:「他沒有送東西給你?」

    上官小仙道:「沒有。」

    鐵姑沉下了臉,道:「真的沒有?」

    上官小仙道:「真的。」

    鐵姑目光閃動,道:「他有沒有告訴你什麼話?」

    上官小仙道:「有。」

    鐵姑立刻追問道:「他告訴你什麼?」

    上官小仙道:「他說有個地方,有好多好多好玩的東西,要我長大了去拿。」

    鐵姑的眼睛又亮了,道:「他有沒有告訴你,那個地方在哪裡?」

    上官小仙點點頭。

    鐵姑道:「你記住了麼?」

    上官小仙道:「他跟我說了好多好多遍,一定要我記住。」

    鐵姑笑了,柔聲道:「我知道你是個又聰明、又聽話的乖孩子,只要你把他說的話告訴
我,我就把寶寶還給你。」

    上官小仙道:「可是那個叔叔說,叫我千萬不能告訴別人的。」

    鐵姑道:「你告訴我沒關係,我是他很好很好的朋友,他不會怪你的。」

    上官小仙遲疑著道:「可是他說,只要我把這件事告訴別人,我媽媽就永遠不會醒
了。」

    鐵姑又沉下臉,道:「你若不告訴我,我就把寶寶摔死。」

    上官小仙的臉色變了,大叫道:「你不能摔死我的寶寶,他是個乖寶寶。」

    鐵姑冷冷道:「我知道他又乖又聽話,可是只要我往地上一摔,你以後就再也見不到他
了,也沒有人陪你玩了。」

    上官小仙已經快哭了出來,流著淚道:「求求你……求求你……」

    鐵姑道:「求我也沒有用的,除非你能把那地方告訴我。」

    上官小仙道:「只要我告訴你,你就把寶寶還給我?」

    鐵姑道:「而且還幫你買好多好多新衣服穿,好多好多東西吃,」上官小仙道:「好,
我告訴你,那地方就在……」

    她還沒有說出來,鐵姑突又大聲道:「等一等再說。」

    上官小仙道:「為什麼?」

    鐵姑冷笑,道:「因為這件事你只能告訴我一個人,千萬不能讓別人聽見。」

    只聽門外有人輕輕咳嗽了一聲,楊天已抱著葉開走進來。

    心姑也同時走了進來,丁麟跟在後面。

    鐵姑沉著臉,厲聲道:「誰叫你把他們帶回來的?」

    心姑道:「不帶回來怎麼辦?」

    鐵姑道:「你難道不會殺了他們?」

    心姑道:「兩個人都殺?」

    鐵姑道:「你還想留下誰?」

    心姑道:「現在就殺?」

    鐵姑道:「現在就殺!」

    葉開蜷曲在地上,看來已經像是個死人,丁麟雖然還能站著,可是兩眼發直,別人說要
殺他,他卻好像聽不見。

    心姑歎了口氣,道:「這麼好看的男人,我實在捨不得下手。」

    楊天冷冷道:「我捨得。」

    心姑瞟了他一眼,嬌笑道:「你在吃醋。」

    心姑道:「好,我給你刀。」

    「噹」的一聲,一柄刀落在地上。

    楊天彎腰撿了起來,看著丁麟,冷笑道:「你殺了我一次,現在我也要殺你一次、這筆
帳現在就可以結清了,用不著等到後來。」

    丁麟看著他手裡的刀,還是一點反應也沒有。

    楊天目中露出殺機,一刀刺了過去。

    突聽一人大喝道:「等一等。」

    楊天縮回手,皺著眉回過頭,才發現叫他等一等的人是衛天鵬。

    衛天鵬不知什麼時候已醒了,從軟榻上慢慢地坐了起來。

    鐵姑皺眉道:「你為什麼要他等一等?」

    工天鵬道:「這兩人你一定要殺?」

    鐵姑道:「非殺不可。」

    衛夭鵬道:「就在這裡殺?」

    鐵姑道:「就在這裡。」

    工天鵬道:「佛堂裡也能殺人?」

    鐵姑道:「我們供的佛,本就是殺人的佛。」

    衛天鵬歎了口氣,道:「我也知道你絕不會留下葉開的,可是這姓丁叭……」

    鐵姑道:「你想留下他?」

    衛天鵬道:「現在他已無異是個廢人,又何必還要他的命。」

    楊天冷冷道:「衛八太爺莫非動了憐香惜玉之心,想回去收房再養個兒子?」

    衛天鵬怒道:「你是什麼人,怎敢在我面前如此無禮?」

    楊天道:「我只不過提醒你一聲,也免得你失望。」

    衛天鵬道:「失望?」

    楊天道,「這位丁姑娘是不會養兒子的。」

    衛天鵬道:「你以為我不知道他是什麼人?」

    楊天道:「既然知道,為什麼還要留下他的命?」

    衛天鵬道:「等你到了我這種年紀,你就會知道,能不殺的人,還是不殺的好。」

    他歎息著,慢慢道:「少年時殺人大多,等到老年時,就難免要後悔了。」

    楊天冷笑道:「衛八太爺的心,幾時變得這麼較的?」

    衛天鵬道:「剛才。」

    楊天道:「剛才?」

    衛天鵬歎道:「一個人知道自己有了兒女時,心情就會跟以前不同了。」

    鐵姑突然冷笑,道:「你有了兒女,你以為我真是你的女兒?」

    衛天鵬愕然道:「你不是?」

    鐵姑冷笑道:「南海娘子這一生中,男人也不知有過多少個,兒女卻偏偏連半個也沒
有。」

    衛天鵬道:「你呢?」

    鐵姑道:「我不是你的女兒,也不是她的女兒。」

    工天鵬道:「你……你究竟是什麼人?」

    鐵姑道:「天魔無相,萬妙無方,上天入地,唯我獨尊。」

    衛天鵬突然變色,道:「你是魔教門下?」

    心姑悠然道:「好叫衛八爺得知,她就是四大公主中的三公主。」

    衛天鵬面上已無血色,連話都已說不出了。

    鐵姑道:「南海娘子是本教的叛徒,自認為已可與本教教主分庭抗禮,所以我就故意入
她門下,先學她的魔功,用她教給我的功夫殺了她。」

    心姑道:「這是本教中的『以牙還牙,神龍無相大法』。」

    衛天鵬臉如死灰,喃喃道:「原來你不是我的女兒……原來我沒有女兒……」

    他反反覆覆他說著這兩句話,竟似已變得癡呆了,這件事對他的打擊,實在比砍他一刀
還要令他痛苦。

    心姑卻又道:「我們剛才故意救你,只不過因為那時殺了你,對我們並沒有好處。」

    鐵姑道:「但現在韓貞已知道我是你的女兒,父親死了,家財自然是由女兒繼承的。」

    鐵姑又道:「本教近年來人材輩出,重振雄風、唯我獨尊的時候,也又快到了,所缺少
的只不過是一些財力而已。」

    心姑道:「但有了你和上官金虹的財富後,我們就已萬事具備了。」

    衛天鵬嘴裡還是在反反覆覆他說著那兩句話,突然大喝一聲,吐出了一口鮮血。

    然後他就倒了下去。

    鐵姑連看都不再看他一眼,冷冷道:「楊天,現在你還不動手??」

    楊天也已面無人色,魔教的可怕,他以前只不過聽說而已,現在卻已親身體會到。

    他手裡緊緊握著那柄碧綠碧綠的魔刀,第二次刺了出去。

    丁麟動也不動地站著,既不知道躲避,也不知道閃避。

    就在這時,突聽外面一聲慘呼,淒厲的叫聲,竟似好幾個人同時發出來的。又像是無數
條餓狼同時被人割斷了咽喉,淒厲的呼聲突然響起,又突然停止。

    楊天的手一鬆,似已連刀都拿不穩了,心姑暮地轉身,拉開了門。

    一個白衣人動也不動地站在門外,雪白的長袍上,濺滿了梅花般的鮮血。背後背著卷草
席,手裡拿著根短棍。

    墨白來了。

    心姑非但面不改色,反而嫣然一笑,道:「你既然來了,為什麼站在門口呢?快請進來
坐。」

    墨白道:「站著就很好。」

    心姑道:「你到這裡來,難道就是為了站在這裡看門的?」

    墨白道:「我到這裡來,也不是為了上官小仙。」

    心姑道:「真的不是?」

    墨白道:「不是。」

    心姑道:「聽說在青城山裡那地方,開銷也很大,也很缺錢用。」

    墨白道:「我們有來路。」

    心姑眨了眨眼,媚笑道:「那麼,難道是為了我來的?」

    她本來一直冷如秋霜,彷彿神聖不可侵犯的樣子,但現在卻已變了,變成了任何男人都
想侵犯一下的女人。

    誰知墨白卻是無動於衷,冷冷道:「我不是為了女人來的。」

    心姑笑道:「不是為了女人,你……你喜歡男人?」

    墨白道:「我是為了葉開來的。」

    心姑道:「你喜歡他?」

    墨白道:「我喜歡殺了他。」

    心姑道:「你跟他有仇?」

    墨白道:「有。」

    心姑道,「他殺了你老子?還是搶了你老婆?」

    墨自沉下臉,道:「我只希望你們能把他交給我帶回去。」

    心姑道:「我們本來就要殺了他的,你要動手,也無所謂,只不過……」

    墨白道:「只不過怎樣?」

    心姑道:「我又怎知你是要殺他?說不定你是想救他呢?」

    墨白沉吟著,道:「我可以當你們的面殺了他。」

    鐵姑道:「好,給他刀,讓他下手。」

    楊天一揮手,拋出手裡的刀,「叮」的一聲,落在墨白腳下。

    墨白用腳尖勾起,伸手抄住,慢慢地走了進未,眼睛盯著地上的葉開,突然一刀刺出。

    他的出手好快。

    但這一刀卻不是刺向葉開的,刀尖閃電般向鐵姑刺了過去,鐵站彷彿完全想不到他這一
著,競來不及閃避,墨白刀已刺上她心口,鐵姑的臉色沒有變,他的臉色反而變了。

    他已感覺到這柄刀鋒竟是活的,一刀刺中,刀鋒竟縮了回來。

    就在這時,只聽「叮」的一響,刀柄裡竟射出三點寒星,打在墨白自己胸膛上。

    他身子一震,眼珠子卻似已凸了出來,冷冰冰的一張臉也已因驚訝恐懼而扭曲變形。

    鐵姑冷冷地看著他,道:「這是柄魔刀,魔刀不殺主人。」

    原來刀丟在地上時,那「叮」的一聲響,刀柄中的機簧已變了。

    墨白的臉由白變紅,忽然又變成死灰色,咬著牙道:「你殺了我無妨,我主人不會放過
你的。」

    鐵姑皺眉道:「你還有主人……你的主人是誰?」

    墨白喉嚨裡格格發響,卻已說不出話來,忽然狂吼一聲,向鐵姑撲了過去。

    鐵姑動也不動。

    墨自的手已掐上了她的咽喉,可是他自己卻已先倒了下去。

    鐵姑歎了口氣,道:「這裡的人好像快要死光了吧?」

    心姑道:「只剩下葉開和丁靈琳兩個。」

    楊天道:「我們為什麼不讓他們作一對同命鴛鴦?」心姑道:「你出手快些,他們現在
也不能再活著受罪了。」

    楊天忽然從自己袖子裡抽出柄刀,一刀向葉開刺出:「這次我先殺他。」

    突然間,又有一個人喝道:「等一等。」

    這次叫他等一等的人,竟是鐵姑。

    楊天忍不住叫道:「為什麼還要等一等?」

    鐵姑道:「墨白是為了他而來的,而且不惜冒著生命之險,要帶他回去。」

    心姑道:「他若真的跟葉開有仇,本來是可以在這裡動手的。」

    鐵姑道:「只不過,看來他好像一定要將葉開帶回去。」

    心姑道:「他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鐵姑道:「墨白不是呆子,他這樣做當然有用意。」

    心姑眼珠子轉動著,道:「莫非葉開身上有什麼秘密?」

    鐵姑道:「很可能。」

    心姑笑道:「好,我先來搜一搜他。」

    楊天道:「他是個男人,不如還是讓我來動手的好。」

    心姑瞪眼道:「男人為什麼我就搜不得?我就喜歡搜男人的身,尤其是漂亮的男人。」

    楊又咬了咬牙,閉上了嘴。

    心姑又笑了笑,道:「你若吃醋,等會兒我也可以搜一搜你。」

    她媚笑著,蹲下身,伸手去解葉開的衣襟。

    可是她的手剛伸出去,突然驚呼了一聲,縮回了手,就好像被毒蛇咬了一口。

    鐵姑皺眉道:「什麼事大驚小怪的,難道你從來沒碰過男人?」

    心姑滿面驚訝之色,道:「但他卻是個女人。」

    鐵姑動容道:「女人?你說葉開是個女人?」

    心姑道:「是個不折不扣、貨真價實的女人,胸脯好像比上官小仙還大。」

    鐵姑目光閃動,冷笑道:「丁靈琳是個男人,葉開反而是個女人,這件事情真有趣。」

    心姑道:「簡直越來越有趣了。」

    鐵姑沉著臉,道:「不管他是男是女先砍下他兩隻手再說。」

    心姑一把奪過楊天手裡的刀,一刀砍下。


**********************************
俠客居首家  提供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