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箭
第五章 斷腸石

    展夢白沉聲道:「在下自後必更謹慎小心,愛惜性命!」
    灰袍老人黯然一笑,徐徐道:「我盡我所知,俱都告訴了你,不知你也肯為我做兩件事
麼?」
    展夢白朗聲道:「在下萬死不辭!」
    灰袍老人仰望蒼天,道:「你回到金山寺後,必須為我洗清弒殺師兄的冤名,莫要叫我
含冤不白而死!」
    展夢白道:「這件事大師不說,在下也會做的。」
    灰袍老人黯然半晌,悠悠道:「第二件事,就容易得多了。」
    展夢白道:「大師但請吩咐。」
    灰袍老人目中突射出逼人的光芒,凝注著展夢白道:「等殺了那乘籃而下之人後,便立
刻將我殺死!」
    展夢白身子一震,大驚道:「大師!你……你……」
    灰袍老人黯然笑道:「我??密已有交待,冤名已可洗清,此身已無所留戀,是以才求你
給我個痛快?」
    展夢白顫聲道:「大師這豈非是強人所難……」
    灰袍老人怒道:「你難道忍心看我在這裡多受活罪?」
    展夢白朗聲道:「在下只要能活著上去,縱然拚了性命,也要將大師救出此洞,絕不會
讓大師一人在此受苦!」
    灰袍老人慘然一笑,道:「你且看看我這付樣子,縱然離開這裡,也是活不下去的了!」
    展夢白心頭只覺黯然欲涕,忽地垂下頭去。
    灰袍老人徐徐道:「我此刻除了口中尚能說話,眼中尚能視物,別的已和死人無異,你
為何不肯痛痛快快的讓我死?」
    展夢白霍然抬頭,大聲道:「但大師你……」
    灰袍老人怪笑道:「我死在這裡,絲毫不覺冤枉,只因自古以來,已有不知多少勝我十
倍的英雄豪傑,葬身在此處,你只要看看石上字跡,便可知道了?」
    展夢白情不自禁,垂首看去。
    只見那已被潭水沖激得有如烏玉般的山石上,果然字跡斑斑,有些字跡有深有淺,有大
有小,但卻駭然都是以指力劃出來的,顯見得留字之人,必定俱都是內家功力,聲臻絕頂的
武林高手!
    只見中央一行字跡,入石竟有三分,寫的是:「楚東紀松南,為宵小所害,畢命於此!」

                      ※               ※                 ※

    展夢白心頭一凜,他幼時似乎聽人說過,這紀松南乃是五十年前的一代大俠,曾經在江
湖中留下無數膾炙人口的軼事!
    只是此人在壯年時突地消聲匿跡,武林中便起了種種傳說,甚至有人說他已證道成仙,
駕鶴西去,又有誰知道他竟是被人暗算,慘死於此!
    展夢白瞧了這名字,心頭不覺更是愴然。
    只見四旁縱橫錯落,還刻有許多名姓,這些名姓展夢白有的彷彿聽人說過,有的雖見聽
起,但想來必定也都是曾經震撼一時的英雄人物,自他們所留下的語句中看來,這些英雄竟
都是被人暗害,慘死在此。
    展夢白黯然忖道:「不知此地之人,又有誰會知道江湖中還有許多沉冤於此的烈士英
靈?」
    他暗暗下了決心,他日一定要將這塊滿鐫烈士英名的黑石取出,讓天下人共悼這些死去
的英魂!
    思忖之間,目光轉處,突見那老人足下還有行字跡:「姓葛的,你害死了我,還是得不
到,哈哈!」字跡之下,竟劃著只掌生七指的手指,正是昔年名震天下的神偷俠盜『七指
仙』白風人的表記!
    展夢白也曾聽到過有關此人種種神秘的傳說,卻再也猜不透這石上所刻沒頭沒腦一句話
的含意。
    他忍不住抬頭問道:「大師可看到七指仙留下的話麼?」
    灰袍老人歎道:「我無事時,便垂首望著這些字跡,想到這些名俠,也遭受到與我同樣
的悲慘遭遇,心中也不知道是安慰或是難受!」
    展夢白道:「大師既看到了,可知道他這句話的含意?」
    灰袍老人歎道:「想必有個姓葛的,為了要得到七指仙一件寶物,而將他暗算而死!
    」展夢白梢然道:「但那姓葛的卻終於未得到那件寶物,想那七指仙死後寫了這句話
時,心中雖也充滿了得意,卻又是何等哀痛!」
    話聲未了,突聽削壁之上,錚的一響。
    空山傳音,餘韻不絕。
    展夢白孌色低語道:「可是來了?」
    灰袍老人也緊張了起來,沉聲道:「你快些人水,聽到有鐵桶汲水之聲,再上來取他性
命。」
    展夢白口中應聲,身子已自石上滑了下去,以他的內功修為,雖然在水中屏息半日,也
絕無問題。

                      ※               ※                 ※

    潭水之中,果然奇寒澈骨。
    展夢白沉住了氣,墜至潭底,潭水壓力雖大,他也可抵禦,只是那種黑暗的滋味,卻令
人難以忍受。
    他輕飄飄在潭底走了幾步,暗暗忖道:「別人能在水底睜眼視物,我為何不能,難道我
不如別人麼?」
    一念至此,當下睜開眼來,先是一陣刺痛,繼而視界模糊,終於也能模糊地看出水底景
物。
    這水底的景物,當真是他前所未見的奇觀。
    但見四下也佈滿了嵯峨離奇的岩石,岩石間叢生著亂髮一般的水草,小草間滑動著許多
道不出名的怪魚。
    這些魚不但形狀不一,有的體如尖椎,有的形如短棍,有的肩如圓餅,顏色更是七彩紛
呈,光怪陸離。
    它們似乎都被這潭水中數百年來第一個來客所驚,紛紛自??石草叢中游了出來,四散而
逃。
    跟在這些魚身後,還有無數奇形怪狀的毒蛇,箭一般直竄而出,來勢之迅急,竟比任何
武林名俠的出手都要快上三分?
    展夢白大驚之下,方待閃避,那知這些毒蛇快到他身前時,突的如觸火焰,又箭一般退
了回去。
    它們去勢之快,更是驚人,剎那間便沒有蹤影,只剩下那些海草在水中飄散,宛如風中
少女的髮絲似的。
    展夢白再也想不到這黑沉沉的潭水下,竟有這種陸上人夢想不到的怪景,當真是令人歎
為觀止。
    他喟歎之餘,在潭底信步前行,又發現??石之間,還散怖著一些鐵??的刀劍兵刃,和死
人的自骨!
    這些人想必是在落水之後,立刻便死了,甚至連半句遺言都未曾留下,??身都飽了蛇吻。
    展夢白默默地為這些無名英魂致哀了半晌,目光動處,突地又在那嵯峨的??石間發現了
一件奇事!
    只見左邊的一方??石上,竟斜斜插著柄鐵劍,別的刀劍俱落在水底,這柄劍卻深插入
石,劍身入石已有大半。
    而且別的刀劍俱已朽??不堪,這柄劍雖也是黑黝黝地全無光采,但通體上下,卻不見一
絲鐵??!
    最妙的是,劍柄上還??著兩片石塊,青石夾著劍柄,展夢白不覺動了好奇之心,伸手去
取石塊。
    困石的絲條,也已將朽腐,展夢白輕輕一動,石塊就到了他手裡,石上斑斑駁駁,似乎
還有字跡。
    但在水底之下,展夢白卻看不清石上的字跡,心念數轉間,突地想起這字跡雖不能眼
見,但以手指摸觸,豈非也可以分辨得出。
    當下他手指便順著字跡的筆劃摸去,只覺上面寫的是。「『看到劍就拿走,摸著花就轉
手。』展夢白大奇忖道:「這第一句話意思自很明顯,但第二句話的含意,卻當真是令人難
解。」
    當下,再摸第二片石塊,上面也有字跡:「劍無條件送你,也不要你多事多口,我生前
白拿別人東西多了,好歹也要白送一次。」這塊石上字跡較多,也較小,展夢白摸來自也較
費時,石上雖見留名,但他已隱約猜到這柄劍可能便是『七指仙』之物!
    上面這些字跡,不但語氣和水面石上『七指仙』白風人所留的遺言極端相似,筆力也彷
佛一樣。
    展夢白呆了半晌,忍不住放下石塊,伸手拔劍。
    他只當劍入岩石,必定甚難拔出,那知他手掌動處,劍鋒也隨之而動,那般堅硬的山
石,竟隨手而裂。
    展夢白大驚之下,再一揮劍,劍鋒過處,山石竟齊根一裂為二,他不禁暗驚忖道:「好
鋒利的寶劍?」
    凝目望去,只見這柄劍通體黝黑,毫無光采,而且形狀古怪,看來也絲毫沒有起眼之
處,只是在水中仍覺十分沉重。
    展夢白暗暗忖道:「這柄劍想必是『七指仙』臨死前投入水中的,遇著山石,便穿石而
入。」
    他一生見過的名劍也不少,卻做夢也見想到世上竟有如此神奇的利器,入水之後,猶能
穿石。
    他呆了半晌,不禁暗暗忖道:「此劍如此鋒利,莫非就是『七指仙』臨死猶不肯被『姓
葛的』得到的寶物麼?」
    他手握此劍之後,腳步便沉穩的多,思量著向前走去,突覺水中似乎傳過來一陣黯啞的
音波。
    他心頭一動:「是時候了!」當下不及再去思量別的,雙臂前伸,向潭邊的岩石滑了過
去。

                      ※               ※                 ※

    岩石間又有游魚小蛇,驚動而出,展夢白卻也已無暇細看,貼著岩石,悄悄的浮了上去。
    此刻他深知事機危險,萬萬不可大意,梢一疏忽,便不但害了自己,也害了別人,是
以,只讓眼部出水,屏息而望。
    只見削壁之上,果已垂下了一條長索,頂端飄湯在雲霧間,見端卻繫著只足夠容納兩人
的籃子。
    而那灰袍老人立足的山石之上,也多了一人。
    此人身上穿著套黑亮的緊身衣褲,手上戴著雙黑亮的鯊皮手套,頭上也罩著具黑黝黝的
頭罩,全身上下,沒有露出半分皮膚,在淒迷的雲霧中看,當真是奇詭恐怖已極,有如鬼魅
一般。
    他此刻手中果然提著兩隻鐵桶汲水,口中卻冷冷道:「我好話歹話都已說盡,你當真不
肯招出來麼?」
    灰袍僧人只是從鼻孔中『哼』了一聲,也不說話。
    那黑衣蒙面人回首冷笑道:「好,大爺我無論說什麼,你都只用『哼』來答覆,算你有
種。」
    灰袍僧人道:「哼!」
    黑衣蒙面人冷笑道:「你如此逞能,不過只想自討苦吃,我倒要看看你骨頭到底有多
硬,能挺到幾時?」
    就在他回首說話之間,展夢白己悄悄移到他身後,突然自水中躍起,揮起長劍,忽的削
向黑衣人的脖子。
    他在水中揮劍猶不覺此劍之重,此刻才發覺這柄黑黝黝的長劍實在重得驚人,用足真
力,才能舉起。
    那黑衣人再也想不到這裡還有他人,絲毫未曾驚覺!
    但見劍鋒過處,那黑衣人的頭顱,竟立刻無聲無息地落了下來,便是刀削豆腐,也無如
此輕易。
    就在這剎那之間,展夢白左掌已接過了那具木籠,身子躍上山石,伸臂抱著了黑衣人的
身子。
    鮮血如湧,濺上了他的衣衫,頭顱『噗』地落人水中。
    他揮劍、殺人、接籠、上石、抱??,五個動作,一氣呵成,見到頭顱落水,便已全做完
了,端的快如閃電。
    就連那灰袍老人,都不禁吃了一驚,呆了半晌,方自歎息道:「好快的身手,好快的劍
鋒!」
    語聲頓處,突又像想起了什麼,脫口道:「展公子,你掌中之劍,自何處來的?」
    展夢白已將劍與木籠放在石上,開始動手剝??身上的衣服,口中應道:「自潭水中得
來。」
    灰袍老人歎道:「好一柄劍……」
    展夢白隨口道:「大師可知道此劍的來歷麼?」
    灰袍老人道:「自古以來,不知有多少口名劍,久已絕跡人間,縱是博學之人,也難一
一道出來歷。」
    語聲微頓,又自接口歎道:「蒼天待你,亦不知是薄是厚,既教你遇著這許多福緣,卻
偏偏又叫你生在這自古未有的江湖動湯之時,莫非……莫非蒼天便是因為這動湯的江湖,而
造成你這樣一個人物麼?」
    展夢白此刻換過了那套彷彿也是鯊皮製成的緊身衣褲,將那具??體投入了潭水之中。
    他想到灰袍老人的言語,僅是黯然一笑,俯身取劍,回身揮劍,左手抱起老人的身子,
揮劍削斷了困住老人的鐵??。
    那十字鐵架本是支在山石之上,老人的身子,便是緊緊被鐵??困在鐵架上,是以才能虛
懸而立。
    此刻鐵??寸寸斷落,老人的身子便軟軟倒入展夢白的懷抱中,彷彿爛醉如泥之人,全身
無絲毫氣力。
    灰袍老人瞪目道:「你要怎麼!為何還不殺了我?」
    展夢白心頭充滿了悲痛與憐憫,口中卻安慰道:「大師受的只是外傷,若能尋得拔毒生
肌的靈藥,必定能復原的。」
    灰袍老人怒道:「你在騙鬼麼,便是神仙下凡,也無這般靈藥能救得了我,你……你還
不動手?」
    展夢白雖然知道這老人實已復原無望,生不如死,但終是硬不起這個心腸,動手殺他。
    他只能硬起心腸,將這老人輕輕放落到石上,暗暗忖道:「無論他能活多久,我也要將
他救出去。」
    灰袍老人猶在哀求怒罵,展夢白心中歎息,只作不聞不問,他知道這老人四肢不能動
彈,連自殺都不能夠。
    他俯身拾起了那木籠,只覺木質其是輕柔,上面嵌著兩片珍貴的水晶,作為目光透射之
用。
    木籠上還雕有一隻蜻蜓的圖形,刀法情妙,栩栩如生。
    展夢白乍看還只當這蜻蜓圖形只不過是作為裝飾之用,仔細一想,卻發覺這圖形乃是認
人的標記。
    要知人類面貌各異,自易分辨,但若是人人俱都穿了同樣的衣服,戴起同樣的面罩,若
無標記,怎能分辨得出。
    心念轉動,他方待戴起木籠,突聽灰袍老人道:「再見!」語聲含混,彷彿口中有物。
    展夢白心頭一驚,俯身望去,只見灰袍老人竟已用牙齒咬住了劍尖,頭顱乘勢向前一送!
    鋒利的劍尖,立時自他日腔中穿入,後腦中穿出!
    展夢白閃電般出手搭救,但灰袍老人卻早已氣絕而死,他受盡折磨,氣血已枯,雖是利
劍穿脈,鮮血也不過只有幾滴而已。
    這孌故使得展夢白心如刀割,淚珠奪眶而出。
    他木立了良久,以自己脫下的衣衫,覆起了灰袍老人的??身,流淚道:「大師安息吧,
展夢白誓為大師復仇!」
    突有清脆的鈴聲,自身後傳來。
    展夢白大驚轉身,才發現竹籃上困有兩隻金鈴,此刻鈴聲大震,想必是上面的人已在催
促。
    他勉強抑制了心中悲痛,將鐵劍藏人緊身衣衫中,那兩隻鐵桶,桶中水聲傾覆,鐵桶正
飄浮在水面。
    清脆的鈴聲中,竹籃已緩緩向上升起。

                      ※               ※                 ※

    竹籃每升一寸,展夢白心頭便緊張一分,只因他深知不久便將有一場鬥智鬥力,驚險絕
倫的生死搏鬥!
    這場劇鬥不但有關自身的生死之事,同時也關係著天下武林未來命運,這付沉重的擔
子,幾乎已壓得他透不過氣。
    只見四面雲蒸霧湧,他身子也像騰雲駕霧一般,下面的景物,越來越??糊,終於也全被
雲霧所掩。
    那灰袍老人的??身,早已看不到了——這老人竟以自己的生命,為武林換取了一隻開啟
秘密之門的鑰匙!
    竹籃貼壁而升,約摸數十丈,山壁中突地伸出一柄鉤鐮長槍,槍鉤搭上籃筐,竹籃向內
湯去。
    展夢白凝目望處,只見削立的山壁半腰,果然開有一個洞??,洞裡架著絞盤,自是作為
升降竹籃之用。
    兩個身穿黑衣,頭戴木籠,與此刻的展夢白同樣打扮的漢子,正立在洞口,轉動著絞盤。
    其中一人道:「下面有什麼好玩的,你不想上來了麼?」
    另一人卻抱怨著道:「你身子怎的越來越重,咱們越來越瘦,你卻越吃越肥,再過一
陣,不如把你宰了吃了吧!」
    展夢白心裡有數,知道那鐵劍的重量,委實驚人,他生怕開口露出了馬腳,默默地爬出
了竹籃。
    只見這兩人頭上的木籠,一個刻的是青蛙,一個是蜘蛛,兩人架好竹籃接過水桶,便轉
身而行。
    這洞窟雖深遠,但卻僅容一人單獨前行。
    那『蜘蛛』走在最前面,卻回首道:「我說小蜻蜓呀,那老和尚這兩天怎麼樣了,難道
還挺得住麼?」
    展夢白不敢說話,僅只『嗯』了一聲他緊記著灰袍老人的吩咐,是以始終不敢輕舉妄動。
    那『蜘蛛』輕罵道:「怎麼不回話呀,變成啞巴了麼?」
    展夢白正在思忖應對之策,『青蛙』卻已輕聲道:「你莫怪他,上次我下去後,也有許
久不想說話。」
    『蜘蛛』道:「為什麼?」
    『青蛙』歎道:「那老和尚的樣子,實在太慘了!」
    『蜘蛛』輕笑道:「看不出你心倒蠻好的,只可惜咱們身入此門,便已身不由主,而
且……」
    他語聲突地變得極為嚴肅,接道:「你這話只能在我兩人面前說說,若是被別人聽到,
哼哼,你還有命麼?」
    那『青蛙』果然噤若寒蟬,不敢再開口,展夢白暗歎忖道:「原來這些惡徒,也有幾分
人性的。」
    抬目望處,崎嶇狹窄的小道,突然開朗,前面現出道寬有五尺的銅門,閃閃地發出金黃
的光澤。

                      ※               ※                 ※

    『蜘蛛』走上前去,掀了掀銅門上所鑄青獸的眼睛,銅門便無聲無息地向兩邊滑了開去。
    到了這裡,他兩人非但再不說話,腳步竟也變得十分輕緩,銅門中亦是寂靜如死,卻有
一片亮光自門內映出!
    展夢白知道自己若是入了此門,自己的生死安危,便已落人別人的掌握之中,隨時隨
刻,俱有性命之危。
    但他本就全身是膽,此刻更抱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之心,當下微挺胸膛,大步走
了進去。
    『蜘蛛』回手一掀,銅門便又闔起,展夢白目光已被眼前的景象所亂,竟未看到他掀的
是什麼地方。
    只見銅門內乃是一片寬闊的洞窟,縱橫幾達二十丈,面積略呈圓形,四面還有二。三十
道門戶。
    這些門戶寬不過三尺,竟是青銅所鑄,門上也鐫有各種昆蟲、野獸的花紋圖案,看來彷
佛是此間徒黨的居住之地。
    數十重門戶圍繞著那圓形的洞窟,頂做圓形,向上拱起,四壁滿燃著酒壺大小的銅燈,
照耀宛如白日。
    圓形拱頂下,乃是九具高與人齊的銅爐,爐火熊熊,卻無薰蒸之氣,也不知燃燒的是什
麼。
    九具銅爐,排列亦作圓形,當中一塊空地,打磨得平滑如鏡,地上卻支著數行??棚般的
銅架。
    架上垂下無數條極細的銅??,??上懸著無數只水晶瓶,瓶子裡卻裝的是各種顏色的奇異
液體,紅、橙、黃、綠、青、藍、紫、黑……深深淺淺,十色斑斕,被四下燈光一映,到處
光影閃動,銅門上.銅爐上、銅架上,甚至連那平滑如鏡的拱頂與石地上,都閃爍著十色的
光影。
    一眼望去,但見火焰飛耀,采影繽紛,也不知是到了神話中的仙境,抑或是地獄中的魔
窖。
    四下絕無一點聲息,雖有三五個人在銅爐銅架間悄然穿行著,但彼此之間,卻絕不開口
說話。
    到了這裡,展夢白不由自主,自心底泛出一陣寒意。
    此刻他已猜出,那銅爐便是鑄制『情人箭』之用,銅架上所懸的水晶瓶中,裝的也必定
都是絕毒的藥物。
    他勉強穩定著心中的激動,跟在那兩人身後,繞過銅爐,走向當中一扇有狼形花紋的門
戶。
    這面狼形門戶,寬度也有五尺,與入口的門戶遙遙對立,卻比別的門戶寬了一倍。
    『蜘蛛』緩步走了過去,在門上輕輕敲了三下,便垂手肅立在一旁,過了半晌,銅門方
開。
    這一扇銅門中,亦是座圓形的洞窟,但比外面的卻小的多了,洞中不但桌椅井然,一麈
不染,而且陳設得華麗已極,周鼎漢玉,琳琅滿目,宛如王侯將相所居,四壁又另有三重銅
門,門上也鐫有狼形花紋,那兩人走入這裡,更是屏息靜氣,甚至連呼吸之聲都聽不到了。
    展夢白心房卻在『砰砰』跳動,暗暗忖道:「住在這裡的人,莫非就是那『情人箭』的
主人麼?」

                      ※               ※                 ※

    思忖之間,突見左側的門戶,悄悄滑開,門內垂著珠??,一個身材頎長的蒙面人,自??
內大步走了出來。
    他身上穿著一襲長達足背的黑色絲袍,面覆絲巾,目光顧盼之間,比利剪鋒利三分。
    展夢白只覺熱血沸騰,一顆心幾乎已要跳到腔外,暗中反反覆覆的告誡自己:「切切不
可輕舉妄動,切切不可輕舉妄動……」
    只見這蒙面人筆直走了過來,劈頭第一句話便冷冷問道:「那老和尚還是不肯招麼?
    」展夢白垂首道:「是。」
    蒙面人冷『哼』一聲,背負雙手,往近走了幾步,突然飛起一足,將『蜘蛛』手中所提
的鐵桶,踢得脫手飛出,口中怒罵道:「催夢草不來,如何鑄箭,要你這潭水又有何用?」
    狠狠一跺足,來回走了兩圈,突又長歎道:「上面只知逼我交箭,卻不替我想想如何交
法,唉,你們去吧!」
    微一揮手,轉身走了進去。

                      ※               ※                 ※

    那『蜘蛛』與『青蛙』兩人,始終連大氣都見喘過,此刻如逢大赦,立刻悄悄走了出去。
    展夢白心中,卻既驚又歎,他喜的是這裡果然是鑄造『情人箭』之地,他既能走入這
裡,便不難完全揭破情人箭秘密,歎的卻是因為這黑袍蒙面人竟還不是『情人箭』的首腦人
物,他若要復仇,機會仍是渺茫的很。
    三人心中心事不同,卻俱是垂首走出了狼形門戶。
    『蜘姝』附在展夢白耳畔,輕輕道:「頭兒近口脾氣越發急躁了,與他初來時彷彿孌了
個人似的。」
    『青蛙』亦自低語道:「久居此間,終年不見天日,誰都難免變得如此,你我被逼至
此,除了聽天由命,還有什麼?」
    語聲未了,突見一個頭戴蛇形花紋木籠的人,蛇一般滑了過來,輕叱道:「你們在說什
麼?」
    蜘蛛惶聲垂首道:「沒有什麼。」
    蛇面人冷冷道:「少說話,多做事,回房去歇著吧!」
    三個人齊聲應是,分道走了,展夢白心頭惶然不知自己該走到那裡,當下暗暗忖道:
    「我雖不能輕舉妄動,必須要等探出隱秘,有了把握才能動手,兔得白白送了性命,但
他此刻若是發現了我的破綻,我也只得一劍先砍殺了他,能拚得幾個,便是幾個了!」
    思忖之間,他手指已觸及了衣衫中的劍柄,只因他此刻根本不知道自己該到那裡歇息,
也不能東張西望,隨便亂走,而此刻他只要稍露破綻,行藏敗露,在這四伏殺機的神秘洞窟
中,他武功再高,也未見能衝出重圍,縱能拚去對方幾個,自己也難免要喪生此洞!
    那知就在這剎那之間,他目光動處,突地發現左面一行銅門的盡端,乃是一面鐫有蜻蜓
花紋的門戶?
    此刻已再無時間讓展夢白來多加思考,他只得毫不遲疑的向這重門戶走了過去,伸手在
那蜻蜓眼輕輕一轉。
    那蜻蜓之眼,果然也是活的,展夢白不禁暗道一聲『僥倖』,那浮雕的門戶也悄然滑了
開來。
    他不敢回頭,閃身而入,那扇銅門,不需人推,便又悄然在他身後關了起來,展夢白倚
到銅門上,不禁喘了口氣,還未及打量房中的陳設,突聽身側也有人歎口氣,道:「你怎麼
才回來?」
    聲音嬌嫩,竟赫然是少女的口音,展夢白心頭一震,嗖地竄到角落裡,凝目望處……

                      ※               ※                 ※

    只見這石室陳設也頗為精緻,高幾精櫥,還有張雕花的床??,高堆著粉色的被波。
    一個面容出奇蒼白的少女,披散著長長的頭髮,此刻正自那柔軟的被褥中緩緩坐了起來。
    她左手支撐著自己的身子,右手自頸後繞出,掠起了左鬢的長髮,斜眼瞟著展夢白,赤
裸的雙肩,渾圓而小巧,在燈下致致生光。
    展夢白卻駭的呆了,許久都不能動彈。
    只聽這披髮女子懶懶地笑道:「你回來了,還不脫衣裳?」
    展夢白心頭一跳,情不自禁,又退後了些。
    那少女又瞟了他幾眼,膩聲笑道:「你這天是怎麼回事,在外面嚇呆了麼?好,我來替
你脫?」
    她突然自床上跳了下來,粉紅色的燈光下,只見她身子竟赤裸得有如初生的嬰兒,嬌笑
著走向展夢白。
    展夢白又驚又怒,不假思考,雙掌倏然揮出,雄渾的掌風,震得這赤裸的少女再也立足
不穩,砰地跌回床上。
    她驚呼一聲,面色突然大變,顫聲道:「你不是小潘,你……你……你究竟是什麼人?
怎會來到這裡?」
    展夢白嗖地竄過去,掀起棉被,蓋起她身子,開聲道:「姑娘切莫聲張,否則你就沒有
命?」
    那知這少女身子雖嬌小,膽量卻甚大,眨了眨眼睛,道:「是你沒有命,還是我沒有命
了?」
    展夢白呆了一呆,鬆開雙手。
    那女子伸手一掠亂髮,冷冷笑道:「你小子想來偷些野食麼?嘿嘿,那你可就看錯人
了,姑娘我雖非三貞尢烈,但卻也不能讓你隨便佔了便宜。」
    展夢白道:「你切莫誤會,只要……」
    他話未說完,那少女竟已咯咯嬌笑了起來。
    她瞇起眼睛,嬌笑著道:「但你也別怕,姑娘我反正也悶的慌,只要你脫了面罩,姑娘
若是瞧得中意,也不妨讓你……」
    展夢白勃然大怒道:「放屁!」反手一掌,打在她臉上。
    那知這女子還是不怕,突又自被中坐了起來,大罵道:「好小子,你偷摸著進來,還敢
假正經……」
    展夢白順手又是一掌,將她打了個翻身。
    誰知她硬的不成,又來軟的,竟反身跳了起來,勾住展夢白的脖子,蕩聲道:「好人,
莫打了,我答應你……」
    她話猶未了,展夢白雙臂一振,她便又直跌了出去,這女子雖然潑辣,但遇著這樣的鐵
漢,也真的怕了,顫聲道:「你!你要怎麼?」
    展夢白厲聲道:「蓋起被來!」
    那少女果然乖乖地鑽進被裡,再也不敢放刁撒潑。
    展夢白厲聲又道:「我問一句,你答一句,若是有半字虛言,我要你活著比死還難受!」
    披髮少女顫聲道:「大……大爺,你不是這裡的人麼?」
    展夢白霍然掀起了頭上面具,雙目寒光暴射,那少女見到他面上的煞氣,忍不住機伶伶
打了個冷顫。
    只聽展夢白沉聲道:「這裡共有多少人?」
    那少女牙齒猶在咯咯地打顫,抓緊棉被,顫聲道:「我也不知道,約摸有二三十人。
    」展夢白道:「他們都是何來歷,武功如何?」
    那少女道:「他們有的本來是下五門的綠林,專施毒藥暗器,有的卻是江湖野藥郎中,
只會些粗淺把式。」
    展夢白暗忖道:「是了,以這些人來配製『情人箭』,當真是再好不過。」口中又道:
「你是什麼人?」
    那少女惶聲道:「我只是個可憐的良家婦人,被逼而來……」
    展夢白冷笑道:「看你這付模樣,也不像是臭家婦人,我且問你,他們將你逼來這裡,
是為了什麼?」
    那少女道:「那些人有的是因為無地容身,自願來此,有的卻也是被逼而來,這裡的頭
子,為了要他們安心在這裡煉箭,便從外面擄了些少女來,讓他們……」
    展夢白不願再聽下去,截口道:「知道了,這裡頭子是誰?」
    那少女哀聲道:「我們都是被逼來的,怎會知道這裡頭子是誰,大俠客,求求你,饒了
我吧!」
    展夢白冷笑道:「你若真的是良家婦人,他們便不會尋你來了,但你可放心,只要你莫
多事,我也不傷你性命。」
    那女子身子已縮到大床的角落裡,此刻突又冷笑道:「對了,姑娘我本就不是良家婦
人!」
    展夢白雙眉劍軒,大怒道:「你……」
    那少女冷笑道:「住口,我身後的機簧,直達全窟的警鈴,只要我手掌一動,你便沒有
命了!」
    展夢白身子一震,後退三步。
    那少女咯咯笑道:「對了,乖乖地退回去,只要你聽話些,什麼事都可商量,說不
定……」蕩笑一聲,眼波橫飛。
    展夢白大怒忖道:「我縱然死了,也不能聽命於這淫賤的婦人?」
    只覺胸中熱血上湧,那裡還再顧及別的。
    那女人猶自得意,嬌笑道:「小伙子,告訴我,你是……」
    展夢白突地怒喝一聲,飛撲而來。
    那女子似乎不信世上竟真有如此不要命的,面色立刻嚇得青了,左手猛按機簧,右手卻
自枕下抽出柄匕首。
    展夢白一掌橫切在她咽喉之上,她匕首也刺上展夢白胸腹,他激怒之下,竟忘了防護自
己。
    那少女氣猶未絕,面上不禁露出慘笑,以為已手刃仇人,那知匕首刺出後,她手掌一
震,刀鋒竟斷了!
    她自不知展夢白胸前,藏著那柄占鐵劍,心頭大驚,氣息已絕,她赤裸裸地來,終於也
赤裸裸的去了?
    展夢白翻下床??,突聽鈴聲大震!
    清脆的鈴聲,震散了四下的死寂,接著,驚呼聲大作,腳步之聲奔騰,都奔向這石室而
來?

                      ※               ※                 ※

    展夢白深深吸了口氣,挺胸立在門前,他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要以一身之力,血戰群
魔!
    那知鐵時外面又已響起了一陣洪鐘般的語聲:「莫要動手,施放毒氣,讓那??活活在裡
面悶死!」
    展夢白驚怒之下,奮力去扳那銅門,銅門卻紋絲不動!
    而此刻石室頂端的通氣口中,卻已飄散出一縷縷清淡的自色煙霧,帶著種腐木般的臭氣!
    展夢白立刻屏住呼吸,心頭卻更是驚怒,他本願血戰而死,卻再也不願被人悶死在這裡。
    剎那之間,白霧已瀰漫了整個石室。
    展夢白雙掌凝足真力,奮力擊向銅門,只聽『砰』地一聲大震,那銅門嗡然而響,卻震
它不開。
    門外不時傳來陣陣冷笑嘲罵,展夢白悲憤填膺,目光盡赤,一手撕裂胸前的衣襟,突地
觸及了那柄鐵劍!
    要知他初得鐵劍,是以在驚怒之下,便未曾想起這柄利器,此刻心念乍動,立刻反手抽
出鐵劍。
    他暗中再次凝集了全身真力,吐氣開聲,鐵劍便帶著一溜黑黝黝的光弧,劃向那沉重的
銅門!
    只聽一聲悶哼,漆黑的鐵劍,竟穿門而入,宛如刀削腐木一般,將銅門劃開了一道缺口。
    展夢白精神大震,挫腕收劍,跟著又是一劍揮出,腳下也飛起了一足,本已裂開的銅
門,果然被他飛足踢穿一孔!
    門外立刻響起了一陣驚呼之聲!
    展夢白旋劍護身,嗖的竄出,門外人只見一團黑黝黝的光華,裹著條人影,閃電般掠
出,驚呼之聲更亂。
    ------------------
  王家鋪子 收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