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箭
第六章 百花園

    極目望去,「奈何橋」那邊,彌怖著一片森森鬼氣,若是換了別人,早已依著牌上之
字,左轉而行。
    但展夢白心裡緊記著黃衣人的話,毫不遲疑地躍下石像,步過「奈何橋」,走入了那鬼
域之中。
    四下寒氣森森,氤氳著淡淡的白霧。
    迷濛的白霧間,不時會出現一兩見石塑的鬼像,有的牛首,有的馬面,神情猙獰,在霧
中蒙攏看來,更是令人心驚。
    越往前走,霧氣越濃。
    展夢白放足而行,恍眼間便經過了拔舌地獄、油煎地獄、挖鼻地獄、穿心地獄般諸魔境。
    突見一具判官神像,左手持筆,右手握劍,卓立在道旁,掌中劍光,斜斜指向左面的一
處山窟。
    展夢白凝目望去,山窟內更是陰黯,幾乎伸手難見五指,他身形一折,飛身入洞,洞內
寒風如刀,呼嘯不絕。
    穿過風穴,前面又是兩道山窟,一條向左,一條向右。
    一具九子鬼母的石像,立在兩道路間,九個石塑的嬰兒,爬泡在她身上,有的手持算
盤,有的手持鈴鐺。
    展夢白微一頓足,看不到指路的標誌,便急地掠入左面的山窟,走了兩步,只覺洞中漸
漸熱了起來,漸漸熱如火窖。
    他敞開衣襟,仍不禁汗如雨下,轉目四望,只見兩旁山壁,竟已變作了暗赤之色,彷彿
隨時會有火焰湧出!
    他渾身如受火炙一般,酷熱越來越是難挨,剎那間他突地心念一閃,暗道不好,身形嗖
地倒退五尺!
    就在這剎那之間,他方才立足之地,已「轟」地燃燒起一片烈火,倘若是退步稍遲,只
怕此刻已被火焰吞沒!
    猖獗的火勢,迅速地蔓延開來!

                      ※               ※                 ※

    展夢白轉身飛奔而出,身上已不禁沾上幾點火星,他頭也不回,飛奔出火窟,方自長長
鬆了口氣。
    他方才只覺情況越來越是不妙,知道自己必是走錯了路,此刻走了定神,便仔細地觀察
起來。
    只見一個伏在九子鬼母背上的嬰兒手中,果然拿著一柄長約七寸的短劍,劍光所指,果
然是右面的山窟。
    他不禁暗歎一聲,忖道:「想不到這「帝王谷」當真是危機四伏,牛步也走差不得,若
是走錯一步,立刻便有性命之危!」一念至此,他不覺微微有些氣餒,還未入谷,情況已是
如此凶險,入谷之後,豈非更是凶多吉少!他縱盡一身之力,只怕也難與之相抗!
    他靜靜地立在石像處,靜靜地觀望了半晌,愈看愈覺四面設置之奇巧,當真是鬼斧神
工,可奪天地之造化!
    那石像雕塑之靈奇,暗道埋伏之凶險,四面氣氛之恐怖,都似乎是人們噩夢中的情景,
而此刻都變作了真實。
    這一切事物,更都不知花費了多少人力物力,累積了多少智慧,耗去了多少構思才能建
造而成!
    若以一人之力,來與這屢代累積的智慧、財力與經驗的結合相對抗,除了要有驚人的智
慧與武功外,更需有過人的勇氣!
    他靜靜地定了定神,突地仰天長嘯一聲,奔入石洞中,但覺酷熱全消,寒風更烈,呼嘯
之聲,連綿不絕!
    這寒風的呼嘯,聽來竟有如戰場上的殺伐之聲一般,使得這陰森幽黯的洞窟中,充滿了
恐怖與殺機!
    展夢白直覺地感覺到,這洞中必定也有埋伏——自古以來,成名的武功高手,大都有這
種奇異的直覺。
    全憑這種直覺,他們才能屢經爭戰,屢經災難。
    展夢白小心翼翼,緩步而行,留意著四下的動靜,突聽左面山壁「咯」地一響,接著,
一縷銳風,劃空而來!
    風聲尖銳凌厲,宛如武林高手持槍刺來。
    展夢白斜斜衝出數尺,腳步還未站穩,右面山壁又是「咯」地一響,暗影中急地刺出了
一柄長槍!
    黑暗之中,但見一點鳥光微閃而沒!
    展夢白聽風辨位,靈巧地避過這兩次暗襲,心頭卻不禁為之大是驚奇:「難道這條路也
走錯了麼?」
    心念一閃間,只見黝黯的洞窟前方,突地冉冉滑來了兩點燈光,自遠而近,一晃而至,
竟彷彿是只仿照諸葛武侯「木牛流馬」所制的鐵木怪獸,燈光便是自怪獸眼中發出,獸嘴中
銜著一張字東。
    展夢白忍不住取來一看,只見上面寫的是:
    「谷主有令,免去槍林一劫。」
    短短十個字,卻使得展夢白大為驚奇:「這「帝王谷」谷主莫非當真有通天徹地之能!
    否則他怎會知道我在這裡?」
    他緩緩抬起目光,突地心頭又是一凜!
    他所認為的「鐵木所製的怪獸」,此刻眉眼竟動了起來,發出馬嘶般一聲輕吼,一頭鑽
入了展夢白跨下!
    展夢白再也想不到如此形狀的野獸竟是真的,竟身不由主地被它抬了起來,跌坐在它身
上。
    這怪獸形狀雖笨拙,但行動卻其急如風,而且平穗已極,身子一縮,倒退而出,退勢竟
與來勢一般迅快!
    展夢白一驚之間,身子已出了洞外,他這才看出,這怪獸通體俱是赤紅顏色,生得似獅
非獅,似馬非馬。
    那怪獸也昂起脖子,瞪著兩隻燈籠般的眼睛望他,展夢白不禁展顏一笑,輕輕掠下,
道:「多謝相送!」
    只見那怪獸裂開嘴嘻地一笑,輕輕點了點頭,倒退著滑了出去,赤紅的身子,在煙霧中
一閃而隱。
    展夢白暗歎忖道:「看來這「帝王谷」主絕非常人,否則又怎配來養這樣的通靈異獸?」
    抬眼望處,前面駭然隱隱現出一座刀山,山上石山如林,刀上躺著幾具正在痛苦掙扎著
的石像。
    刀山前立著一具判官,判官握劍,斜指刀山!
    展夢白微一遲疑,當即向山上掠去,只見兩旁塑像,俱是面目猙獰,咬牙切齒之態,正
是描繪這些惡人縱然上了刀山,心中卻仍然絲毫不知悔改,而只有懷恨,當真將惡徒心腸,
刻劃得入木三分!
    突地!刀林之中,直挺挺立起一個人來!
    展夢白膽量再大,也不禁立刻為之打了個寒噤,渾身汗毛,倒豎而起,身子斜斜向山下
滑了下去。
    就在這剎那之間,山頂上暴發起一陣得意的大笑聲,笑道:「就憑這樣的膽子,也敢來
闖帝王谷麼?」
    展夢白肩頭一聳,翻身撲上,大怒道:「帝王谷若都是你這樣躲在暗中裝神弄鬼之輩,
請我來我也不來!」
    他一面怒喝,一面觀望,只見刀山之巔,箕踞著一個滿頭白髮,滿面虯鬚,背脊微駝的
麻衣老人。
    這駝背老人歪著頭聽他罵完了,又自仰天狂笑起來,道:「你小子膽量雖不好,說話倒
蠻巧的!來,咱們聊聊。」
    展夢白冷笑道:「像你這樣只會暗中嚇人之輩,少爺犯不著和你多說話,閃開一邊,讓
我過去!」
    駝背老人突地霹靂般厲叱一聲,霍然長身而起,厲聲道:「好小子,如此無醴,司知道
老夫是誰麼?」
    他不但語聲有如霹靂的驚人震耳,身材亦是高大威猛,有如雷神天將一般,威風凜凜,
殺氣騰騰!
    展夢白挺胸立地在他對面,與他四目相對,眼睛也不瞬一瞬,亦自怨喝道:「管你是
誰,都要讓路?」
    駝背老人叉著腰望了他半晌,突地「嘻」地一笑,緩緩坐了下去,搖頭道:「放你過
去,沒這麼容易!」
    展夢白怒道:「沒這麼容易,難道要打一架麼?」
    駝背老人道:「我兩人無冤無仇,為什麼要打架?」
    展夢白怔了一怔,道:「如此說來,你要怎樣?」
    駝背老人道:「你敢和我打個賭嗎?」
    展夢白道:「打架都不怕,打賭更不怕了!」
    駝背老人大笑道:「好!這一場賭你若勝了,老夫便放你過去,老夫若是勝了,你便爬
著回去!」
    展夢白道:「如何賭法?」
    駝背老人目中閃動著得意的光芒,道:「我問你三個問題,你若答得出為勝,答不出為
敗!」
    展夢白道:「一言為定!」
    駝背老人道:「擊掌為定!」
    展夢白伸出手掌,「拍」地在老人手上擊了一掌,駝背老人突地仰天狂笑起來,拍掌
道:「笨小子,笨小子!」
    展夢白怒道:「誰是笨小子?」
    駝背老人道:「你就是笨小子,竟沒有看出這賭的多不公平,我輸了沒什麼,你輸了卻
要爬。」
    展夢白冷冷道:「我絕不會輸的。」
    駝背老人不禁一愕,笑道:「好,你倒自信的很,聽著!第一個問題是:「你身上共有
多少扣子?!」
    他神情得意,滿面笑容,只因他已用這簡單的問題,難倒過許多武林英雄,勝了無數次
賭注!

                      ※               ※                 ※

    要知那時的緊身衣褲,衣鈕極多,從裡到外,誰也下知道究竟有多少粒,更沒有人會仔
細去數自己身上的扣子。
    那知展夢白神色絲毫不變,微一思忖,立刻答道:「我身上扣子,一共有我身上一半扣
子的一倍!」
    駝背老人呆了一呆,道:「你身上一半扣子是多少粒?」
    展夢白道:「這是你的第二個問題麼?」
    駝背老人暗暗忖道:「好呀,我若問你這個問題,你小子準是又來一倍的一半,一半的
一倍這一套。」
    當下立定決心,再也不上這個當了,大聲道:「不是!」
    展夢白道:「不是問題,你數數看便知道了!」
    駝背老人道:「不數了,算你勝了!」
    展夢白道:「第二個問題是什麼?」
    駝背老人搖手道:「且慢,待老夫想想。」
    他想來想去,心中突地靈光一閃,大喜忖道:「噢,有了,我要問他:「你的腦袋有多
重?」他若再回答是一半腦袋的一倍,我就要切下他的一半腦袋稱稱看。」心裡越想越是歡
喜,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展夢白道:「你如此得意,難道是想出個好問題了麼?」
    駝背老人笑道:「當然,我問你,你腦袋有多重?」
    展夢白道:「比你腦袋輕一斤!」
    駝背老人又是一怔,大怒道:「我的腦袋有多重,是不是要切下來稱稱看,是不是?是
不是?」
    他惱怒之下,幾乎氣得說不出話來!
    哪知展夢白卻微笑道:「毋庸切你的腦袋,我也能知道。」
    駝背老人又氣又怒,又是好奇好笑,道:「好呀,我都不知道我腦袋有多重,你倒知道
了!」
    展夢白笑道:「你想問問看麼?」
    駝背老人道:「好,我問你,我的腦袋——」
    他話未曾說完,展夢白截口道:「你的腦袋比我的重一斤!」
    駝背老人大怒道:「放屁?」
    展夢白大笑道:「你若不信,不妨切下來稱稱,你若相信,此刻就該依言讓路給我過去
了!」
    駝背老人呆了半晌,突然大笑道:「好……好……」聳身一躍而起,帶著震耳的狂笑,
如飛掠去!
    展夢白望著他背影,暗忖道:「這老人想必就是黃衣前輩口中那第一個難惹的人物了!
    但我看來,卻也未見得難惹。」

                      ※               ※                 ※

    他輕易地打發了這好賭的駝背老人,心裡不禁甚是得意,一躍而下刀山,輕快地向前走
去。
    前行兩丈,道路左右分開兩條,當中卻有一個深坑,迷霧中望去,坑中人獸雜亂,也不
知有多深。
    一個虯髯判官的石像,仰天立在坑邊,一手捋鬚,一手持劍,掌中劍光,卻斜斜地垂在
地上!
    展夢白呆了一呆:「難道要我自這裡跳下去麼?」
    風聲過處,坑底彷彿飄上了一陣鬼嘯之聲!
    展夢白突地雙臂一振,縱身躍下。
    只聽暗影中一人輕輕道:「好小子,夠勇氣,夠聽話!」
    展夢白輕叱一聲:「什麼人?」轉目四望,但見坑中滿是被石蛇纏住的石人,那有活的
人影!
    坑底風聲淒厲,迷霧更濃,四下鬼影幢幢,也不知是假是真,展夢白暗暗後悔,自己怎
地不帶個火摺子。
    他心裡更擔心的是,在如此黑暗之中,前面縱有指路的標誌,他也看不出來,若是一步
走錯,怎生是好?
    心頭忐忑之間,掌心不覺又沁出冷汗。
    突地,只聽「咯」地一聲輕響,四下石像竟動了起來。
    一個石像一跳一跳地來到展夢白面前,這石像乃是灰石所製,高有八尺,灰髮灰眉、灰
面灰衫、灰鼻灰眼……
    雖在如此迷霧之中,但誰也看得出這不是個活人,但「他」卻又偏偏像是活的一樣,縱
躍輕靈,竟不帶半點聲響。
    展夢白劍眉軒處,厲叱道:「妖魔鬼怪,退回去!」
    喝聲中雙掌齊揚,擊向石人,掌風激厲,便是石人也該擊碎。
    那知這一股激厲的掌風到了這石人身前,石人僅是身子微微一震,掌風便如泥牛入海,
無蹤無影。
    展夢白一捏掌心冷汗,厲喝道:「你倒底是人是鬼?」
    那石人竟「咕」地怪笑一聲,一字字緩緩道:「你看我像人麼?」語聲尖銳,果然陰惻
惻地不帶半點人味!
    展夢白厲聲道:「你縱然是鬼,展某也要與你鬥一鬥!」
    那石人怪笑著道:「不用鬥了,你敢摸一摸我的鼻子,我便算你是條英雄漢子。」咯咯
的笑聲,教人聽了忍不住要打寒噤!
    展夢白聽著這怪笑之聲,要他去摸這怪物的鼻子,他縱是鐵膽,也不覺有些難,下手!
    那石人不住怪笑道:「你敢不敢?你敢不敢?」
    展夢白突地心頭一動,恍然忖道:「原來又是那駝背老兒作怪!」
    當下大喝一聲:「有什麼不敢?」
    石人憑空一跳,嘶聲道:「來呀!」
    展夢白忽然凌空一個翻身,頭下腳上,向石像後翻了過去,口中大笑著道:「來了!」
    他所料果然不差,那石像背後,果然站著那麻衣駝背的老人,十指如鉤,深深插入了那
高大的石像腰下!

                      ※               ※                 ※

    這老人雙臂氣力,何止千鈞,要抬石像,自是容易!
    他雖使石像跳躍而行,卻始終不讓石像落在地上,是以石像行走,毫無聲息,展夢白的
掌風,也被他借力消去。
    此刻他見到自己機關已破,亦自放聲大笑起來,手掌拔出石像,大笑道:「好小子,果
然有幾分膽量,這還嚇不倒你!」
    展夢白道:「閒話少說,送過來吧!」
    駝背老人奇道:「送過去什麼?」
    展夢白道:「閣下的頭!」伸出手掌,向老人頭上摸去!
    駝背老人變色道:「你要作什麼?」
    展夢白笑道:「摸你的鼻子!」
    駝背老人大怒道:「誰敢摸老夫的鼻子?」
    展夢白道:「這是你自己方才說出的話,你若要自食其言,也就罷了,閣下尊鼻,在下
還不想摸哩!」
    他微微拂袖,眼角也不再望一眼,冷笑著轉身而去。
    駝背老人突地厲喝一聲:「站著!」
    他雙臂一振,頭髮暴張,滿頭白髮有如銀針般刺起,大怒喝道:「誰敢說老夫是食言背
信的人?」
    展夢白駐足回頭,冷冷道:「閣下若不願做食言背信的人,就請伸過頭來,讓在下摸一
摸尊鼻!」
    駝背老人道:「老夫是讓你摸那石像的鼻子!」
    展夢白冷笑道:「話是石像說的?還是閣下說的?」
    駝背老人呆了半晌,忽然長長歎了口氣,全身都軟了下來,道:「不錯,是老夫說的!」
    展夢白微笑著伸出手掌,招手道:「來吧!」
    駝背老人連退數步,作揖道:「小兄弟,只要你不摸老夫的鼻子,別的什麼事都可以。」
    展夢白道:「又不是我要摸的。」
    他又自轉身而行,突覺跟前一花,那駝背老人已飄落在他身前,陪笑道:「老夫有一柄
利劍,送給你好麼?」
    展夢白道:「誰要你的劍?」
    駝背老人搖了搖頭,笑道:「老夫陪你入谷好麼?」
    展夢白道:「誰要你陪?」
    駝背老人長歎道:「難道你定要摸老夫的鼻子,否則就要老夫做一個食言背信的人,
唉,小兄弟,你也太狠了。」
    展夢白忍不住展顏一笑,道:「閣下若是食言背信的人,不動手殺我也早就走了,還會
在這裡麼?」
    駝背老人雙目一張,道:「你相信老夫絕非食言之人?」
    展夢白笑道:「閣下自然不是!」
    駝背老人仰天大笑三聲,笑聲頓處,雙眉突又皺了起來,長歎道:「還是請你摸一下老
夫的鼻子算了!」
    展夢白卻又不禁大奇,詫聲道:「為什麼?」
    駝背老人歎道:「老夫平生言出必踐,此次你縱不怪我,老夫心裡也不安的很,除非
你……」
    展夢白截口笑道:「那麼便請閣下回答我一句話,便算我摸了閣下的鼻子好麼?」
    駝背老人大喜道:「真的,小兄弟,你真是個好人,無論你問的什麼,老夫只要知道,
必定告訴你。」
    展夢白忖道:「此人果然是熱心熱腸,而且未失童心,我問他的話,他想來不會騙我
的。」
    當下面色一整,沉聲道:「閣下可知道誰是「情人箭」的主人?這歹毒的暗器究竟有何
巧妙?」
    駝背老人皺眉道:「什麼「情人箭」?老夫根本不知道。」
    展夢白厲聲道:「閣下既是「帝王谷」中人,怎會不知道「情人箭」這種惡毒的暗器?」
    駝背老人大奇道:「情人箭與帝王谷又有何關係?」
    展夢白呆了一呆,沉聲道:「閣下能否斷定「帝王谷」中所有的人,都與那「情人箭」
毫無關係?」
    駝背老人搖頭道:「帝王谷中,大多是隆物,什麼奇怪的事,都會做得出來,老夫不知
道,也不敢斷定。」
    展夢白怔了半晌,長揖道:「多謝了!」
    他相信這老人絕不會騙他,是以立刻轉身而行。
    那知駝背老人又自輕叱一聲:「旦慢!」
    展夢白回首處,只見他俯身走了兩步,伸手扳了扳地上的一具被石蛇纏住的惡人石像。
    「呀」地一聲,深坑邊的石壁上,竟裂開了一重門戶。
    駝背老人道:「這裡近,你由這裡去吧!」
    展夢白毫不猶疑,又自長揖謝了,立刻縱身躍入。
    門裡是一條長長的甬道,兩旁嵌著銅燈。
    只聽駝背老人喚道:「小兄弟,膽子大些,好好去吧!」
    接著,又是「呀」地一響,後面門戶竟關了起來!

                      ※               ※                 ※

    展夢白頭也不回,昂首而行,心中暗忖道:「這老人叫我膽子大些,莫非前面還有什麼
駭人的事麼?」
    但是他既已聽了那老人的話走入了甬道,心裡便絕不後悔,縱然是那老人害他,他也認
了。
    甬道漸行漸下,也不知有多長,展夢白四下觀望,只見兩壁銅燈,俱都擦得極為光亮,
顯見此地經常有人行走。
    他根本不願偷偷摸摸,是以腳步極重。
    沉重的腳步聲,引起了四下回音,突地,遠處傳來一陣呼喝,一人銳聲道:「什麼人敢
亂走這條密道?」
    展夢白大聲道:「我!」
    那邊人似乎呆了一呆,頓了半晌,方自大聲怒喊道:「你是什麼人?這條密道是誰專用
的,你知道麼?」
    展夢白大聲道:「不知道!」
    那邊人似乎又呆了一呆,頓了半晌。
    這一次呆了的時間較長,呼喊的聲音也越響:「無論你是誰,數到三字,你若還不回
頭,莫怪姑娘手狠!」
    展夢白大笑道:「原來你竟是個女子,怎地說話的聲音,聽起來像鬼哭狼嚎似的,叫人
聽了噁心!」
    那邊人怨道:「好,你笑,看你能笑到幾時?」
    展夢白雖在大笑,但暗中早已戒備,腳步亦驟然加快,只聽甬道那邊嬌叱一聲,道:
    「小紅,去咬那人!」
    展夢白大笑道:「小紅,原來你叫小紅,原來你還會咬人。」話聲未了,前面突地現出
兩盞明燈!
    明燈一現,展夢白便知道是那如獅如馬的怪獸來了,心念尚未轉完,那怪獸已怒嘶一
聲,來到他面前。
    燈光之下,只見它身上火焰般的長毛,根根豎起!舌如蛇信,尾如旗竿,銅鈴般的眼
睛,狠狠望著展夢白。
    展夢白知道這怪獸來去如風,動作奇快,想必威力甚猛,當下也不敢大意,運氣防身,
凝神戒備。
    那知這怪獸望了展夢白半晌,竟緩緩點了點頭,宛如見到熟人一般,長毛與尾巴,也平
伏了下去。
    展夢白失笑道:「小紅,原來你還認得我!」
    那怪獸小紅又點了點頭,風一般退了出去。
    展夢白展動身形,隨之而下,只見甬道已至盡頭,一扇銅門半開,門外有人粗聲道:
    「小紅,你咬死了那人麼?」
    另一個嬌弱的聲音笑道:「還怕咬他不死,就算武林中的一流高手,也擋不住小紅一
撲!」
    話聲未了,展夢白已衝出門外!

                      ※               ※                 ※

    門外是一座極大的花園,四面群山圍擁,園中萬花競艷,牡丹、芍葯、黃菊、紅玫,四
季香花,在這地竟同時開放。
    驟眼望去,宛如置身一月香濤花海之中。
    白石小徑,青竹籬笆間,零亂地站著十餘個紅衣少女,一手持鋤,一手持壺,正在剪草
灌花。
    一個身材高大,修眉環目,宛如巨靈神一般的女子,正半蹲著身子,在撫摸那怪獸小紅
身上的柔毛。
    紅衣少女們一見展夢白突地現身,俱都不禁為之驚呼起來,展夢白驟見此情此景,也不
禁為之一呆!
    他此刻已換了一身緊身黑衣,雖是粗布所制,但剪裁卻極為台身,巧妙地襯出了他滿蘊
活力的身軀。
    他頭髮亦未細心修剪,微風吹處,那漆黑的頭髮,便在他彷彿玉石琢成的寬闊前額之
前,輕輕飄拂起來。
    他那電一般的雙目,更不知蘊藏著多少魅人的魔力,他目光僅只輕輕一掃,已有許多個
紅衣少女如醉如癡!
    數十道目光,但都在瞬也不瞬地望著他,一時之間,展夢白倒不覺有些奇怪:「難道我
臉上長了花麼?」
    突聽一聲大喝,那巨靈般的女子,霍然站了起來,大聲道:「喂,你這人是從那裡來
的?」
    展夢白冷冷道:「從來的地方來的!」
    那巨靈般的女子「哈」它一聲怪笑,道:「好呀,小子你竟敢在我花大姑面前如此說
話!」
    展夢白再也不理她,目光轉向他身旁的一個紅衣少女,微微笑道:「請問姑娘,這裡就
是「帝王谷」麼?」
    那紅衣少女望到他面上的笑容,紅暈立刻飛上雙頰,緩緩低下了頭,輕輕道:「這裡就
是帝王谷。」
    其餘的缸衣少女,也都一起圍了上來,有的咯咯地掩口輕笑,有的人笑著問道:「喂,
你要找誰呀?」
    展夢白驟然被這許多少女圍住,倒不覺有些心慌,情不自禁,退了兩步,那些少女見了
更是開心!
    微風白雲,花香鳥語,少女們含羞輕笑……

                      ※               ※                 ※

    突地,一聲霹靂般的大喝,花大姑雙臂一分,四個少女,兩個左,兩個右,向旁倒了下
去。
    笑聲頓住,花大姑叉腰而立,怒喝道:「死丫頭們,你們難道真的沒見過男人麼?都
滾!」
    紅衣少女似乎都對這花大姑甚是畏懼,一個個俱都花容失色,像一群小鳥似的四下逃了
開去。
    花大姑突又一聲大喝:「站住!」
    紅衣少女們果然一齊停下腳步。
    花大姑道:「擺成「百花陣」,將這圍在中間,沒有命令,誰也不准說話,更不准亂
動!」
    紅衣少女低應一聲,一個個搖動腰肢,展動身形,分向而立,但忍不住還是要偷偷看上
展夢白幾眼!
    花大姑豹子般的眼睛,瞪著展夢白,道:「這花園中十年來從沒有年輕男子進來過,你
可知道是為了什麼?」
    展夢白恍然忖道:「原來這花園從未有年輕男子進來過,難怪這些少女像怪物似的看著
我!」
    花大姑厲聲道:「老娘說的話,你聽到了麼?」
    展夢白冷冷道:「你間我這花園為何沒有男人來過,是麼?」
    花大姑大聲道:「是的!」
    展夢白冷笑道:「堂堂男子漢大丈夫,當然不肯走入這單有婦人女子的花園中來,這有
什麼奇怪!」
    花大姑怒道:「放屁,也不知有多少個臭男人要進來,只是他們不敢,只因進來的男
人,沒有人能活著回去!」
    展夢白冷笑道:「真的麼?」
    話聲未了,身形已沖天而起,直拔三丈,凌空兩個翻身,遠遠落人幾叢玫瑰花後,有如
飛鳥投林一般!
    花大姑大怒道:「小子你有種,不要逃!」
    只聽遠處傳來展夢白的大笑聲,道:「好男不與女鬥,少爺也犯不著和你們這般女子動
手!」
    花大姑冷笑道:「你走得了麼?」
    手掌一揮道:「丫頭們,快追,若被他逃了,姑娘知道,誰擔當得起?」
    紅衣少女嬌應一聲,紅裙飄飛,一齊沒入花叢。
    轉目望去,只見那怪獸「小紅」馴貓般伏在地上,動也不動,花大姑怕手道:「小紅,
你也去追啊,咬呀!」
    那「怪獸」小紅搖了搖頭,仍然伏地不動。
    花大姑怒罵道:「好,你不去明天看誰你?」
    她終究還是無可奈何,只得自己去了。

                      ※               ※                 ※

    展夢白在花叢的白石小徑上急奔了一陣,轉目四望,四下仍是一片花海,彷彿看不到邊
奴且。
    他心念一動,暗驚忖道:「這花園怎地如此寬闊?」當下認定一個方向,展動身形,如
飛而去。
    那知奔行一陣之後,極目望去,仍是一片花海。
    展夢白霍然停住腳步,忖道:「是了,這花叢必有古怪!」
    心念方自轉完,遠處已傳來花大姑的呼聲,道:「這花叢間暗藏「先天太極圖」,小子
你跑得掉麼?」
    展夢白心頭一驚,身後已有衣袂帶風之聲傳來,他霍然轉身,只見一個紅衣少女,已來
到他面前!
    這女子頭挽雙髻,眉目含情,望了展夢白兩眼,大聲道:「快束手就,否則姑娘我就要
你的命!」
    她言語雖凶,但卻和說話的神情語氣大不調和。
    展夢白微微一笑,道:「姑娘要與在下動手麼?」
    紅衣少女輕輕道:「我雖不願和你動手,但……呔,看招!」舉起掌中花鋤,當頭向展
夢白擊下?
    展夢白扭轉腰身,輕輕避過。
    紅衣少女低聲說道:「我手下不能留情,你要小心了!」身形閃動,掌中花鋤化成一片
光幕!
    展夢白道:「在下自會小心的。」
    連避數招,仍不還手。
    紅衣少女輕歎道:「我這套招式,乃是谷主獨家所創,變化既多又快,你若無法還手,
就……」
    話聲未了,突聽厲叱:「小蘭,那在這裡麼?」
    紅衣少女面色一變,只見花大姑已領著四個紅衣少女急奔而來,當下嬌喝一聲,連攻數
招!
    花大姑厲聲道:「玫瑰、牡丹、仕鵑、冬青,你們四個一齊上去動手,大姑在一旁替你
們掠陣!」
    四個紅衣少女立刻展開花鋤,急攻而來!
    剎那之間,五柄花鋤已將展夢白圍在中間。
    這五個以花為名的紅衣少女,掌中花鋤,招式果然自成一家,挑、劈、鉤、拐,靈巧中
暗藏狠辣!
    她五人不但招式奇妙,而且配合得更是天衣無縫,那「小蘭」有些心虛,是以招式間更
是拚命!
    剎那間數十招過去,展夢白仍未還手,心中已不禁暗歎忖道:「帝王谷當真不可輕侮,
單只這幾個少女,我在一年前未見是她們的敵手!」
    只聽花大姑大笑道:「丫頭們,賣些氣力!這小子已無還手之力,三招之內,這便
要……」
    展夢白冷冷截口道:「三招之內,我便要你五人兵刃脫手!」語聲之中,突然輕飄飄劈
出一掌。
    這一掌掌勢變幻無方,雖是一招,已逼得五柄花鋤一齊亂了章法,展夢白輕叱道:「第
二招來了!」
    他右掌一引,突地斜斜向外翻出,抓住了「牡丹」掌中花鋤,向左一推,擊在「玫瑰」
掌中花鋤上!
    只聽「噹」地一響,響聲中他左掌已從脅下翻出,抓住了身後「冬青」掌中的花鋤,手
腕突地一擰。
    冬青再也把持不住,花鋤脫手而去,鋤柄急地彈出,彈到了「杜鵑」的手腕,「杜鵑」
手腕一麻,花鋤亦自脫手!展夢白道:「第三招來了!」
    語聲中左掌已乘勢握住了「小蘭」的手腕,右掌揮處,輕點「牡丹」、「玫塊」兩人掌
中鋤頭。
    她兩人手腕已被方才一震,震得發麻,此刻展夢白手掌輕輕一點,她兩人掌中花鋤便一
齊落在地上!
    展夢白微笑道:「你也鬆手吧!」
    他左掌方待一緊,將「小蘭」掌中花鋤捏落,那知他還沒有用出絲毫力氣,「小蘭」的
花鋤已「叮」地落了下來!
    展夢白怔了一怔,轉目望去,只見「小蘭」滿面紅暈,眼波帶水,正癡癡地望著他的眼
睛!
    展夢白心頭一動,鬆開五指,但「小蘭」的手掌,仍癡癡地舉在他面前,彷彿要他再捏
一捏!
    另四個少女見他三招之間,便將自己兵刃一齊震落,也都被驚得怔在當地,張大了眼睛
望著他。
    五個紅衣少女,像是石像般將他圍在中間。
    十道發怔的眼波,癡癡地望在他身上。
    一時之間,展夢白倒也不知如何是好,垂下頭去,但見幾朵方自被兵刃掃落的花朵,正
零落在他足下。
    花大姑也被驚得呆了半晌,突地轉身急奔而出,狂呼道:「不好了,有個臭男人本事大
的不得了!」
    她腳步沉重,身軀沉重,原來她雖是這百花園中的總管,卻絲毫不會武功,是以方才不
敢動手!
    「牡丹」、「冬青」、「玫瑰」、「杜鵑」,聽她一喊,身子俱都一震,四下逃了開去!
    只有「小蘭」仍癡癡地站在地上,但面目也變了顏色,顫聲道:「你……你快些逃吧,
不然……」
    展夢白道:「我正要會見這裡的主人,逃什麼?」
    小蘭道:「這裡的主人,平生最恨男人,無論是誰,都不准到百花園中來的,你還是快
逃吧!」
    展夢白道.「你倒應該快走才是!」
    小蘭輕輕搖了搖頭,道.「我不要緊,但……」
    語聲未了,突聽遠處有人清叱道:「是誰敢到這裡撒野?」
    小蘭面色突變,顫聲道:「你不逃?」
    展夢白含笑搖了搖頭,小蘭跺足道:「你……你……」目中已急出了眼淚,突地轉身飛
奔而去!
    ------------------
  王家鋪子 收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