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箭
第九章 飛鶯劍氣亂桃花

    漫天落花中,柳淡煙變色此道:「誰?」
    只聽那強猛的喊聲道:「是誰在哭……是誰在哭……」說到最後一字,已有一條高大的
人影穿林而來,人還未到,風聲已至,風聲未到,呼聲已至,呼道:「絲絲,是你在哭麼?」
    眾人抬眼望處,只見此人板肋虯髯,廣頰深目,滿面惶急之色,目光四掃,一把扳過杜
鵑的肩頭,看了一眼,怒道:「你不是絲絲……」隨手將杜鵑推倒在地。杜鵑大哭道:「爹
爹,他們都欺負我……都欺負我……」翻身躍起,悲嘶著奔出林去!
    展夢白大驚道:「杜姑娘!」放足追去,蕭飛雨亦自展動身形,道:「不要走……」
    那知那虯髯老人都橫手一掠,雙臂箕張,擋住了他們的去路,厲聲道:「我的絲絲在那
裡,你們看到了麼?」
    蕭飛而大怒道:「誰看到你的絲絲,你瘋了麼?」她不知是否今日時辰不好,來的人竟
全都像是瘋子。
    虯髯老人目光一掃,望到展夢白,暴喝一聲,道:「好小子,你也在這裡,絲絲必定是
被你騙走了!」
    展夢白厲聲道:「出鞘刀,我雖然尊你一聲前輩,但你若是含血噴人,卻莫怪展某也要
出口惡言了!」
    蕭飛雨雙目一張,道:「你便是「出鞘刀」吳七麼?」
    「出鞘刀」吳七大聲道:「不錯,老夫便是吳七,這便是展夢白,你們可認得他,「金
面天王」李冠英的妻子,便是被這騙了!」
    展夢白怒道:「你……你……」他當真氣得語不成聲!
    吳七道:「你還想賴麼?老夫若不是尋找絲絲,也不會知道此事,快說,你將絲絲騙到
那裡去了?」
    展夢白滿身顫抖,目光盡赤,蕭飛雨見了展夢白的神態,心下不覺微微狐疑,道:「他
那裡騙了你的絲絲?」
    「出鞘刀」吳七道:「不是他騙的是誰騙的,即使沒有此事,老夫今日也要代李冠英將
這淫賊除去!」他若知道那「金面天王」正與「他的絲絲」共枕而眠,真該跪下對展夢白磕
頭才是。
    展夢白仰天長嘶一聲,似乎要將心中的悲憤冤屈之氣向天控訴,嘶聲未了,狂笑道:
    「不錯,世上的淫娃蕩婦全是被我展夢白騙的,出鞘刀,你只管過來動手便是!「笑聲
淒厲,有如猿啼。
    「出鞘刀」吳七道:「你先將懷裡的孩子放下來!」
    展夢白霍然轉身,將官伶伶放在桃花樹下,他看到宮伶伶那毫無血色的面容,暗暗道:
    「孩子,你雖然命苦,但叔叔也是個苦命的人,與其活著受盡世人冤屈,倒不如死了乾
淨,叔叔只恨不能看你長大成人……」思念未完,淚珠已忍不住奪眶而出,簌然落下。
    清冷的淚珠,恰巧滴在宮伶伶面上,展夢白一抹淚痕,方待轉身,宮伶伶卻已悠然醒
來,低喚道:「叔叔……你不要走!」
    展夢白慘然一笑,道:「孩子,你好生躺著,叔叔……叔叔就要去找……去找你的爺爺
了。」
    宮伶伶張開雙手,道:「伶伶也要去……」
    展夢白道:「那地方很遠,又很冷,小孩子……小孩子不能去的!」強忍著淚珠,不讓
它流下。
    宮伶伶道:「伶伶不怕,伶伶也要……叔叔,你……你怎麼哭了,伶伶地想哭……
    」一把抱住展夢白的膝蓋,放聲痛哭起來,四面的粉衣小鬟,一齊轉過頭去,不忍再看。
    柳淡煙嘴角卻帶著冷笑,道:「你放心去死吧,這孩子我會照顧她。」
    蕭飛雨雙目圓睜,木然不動。
    「出鞘刀」吳七道:「裝模作樣,你當我就會可憐你麼?」
    展夢白悲嘶一聲,轉身一拳擊出,吳七道:「來得好!」五指齊張,直抓展夢白手腕。
    宮伶伶慘呼道:「叔叔是好人,你們為什麼都要害他?」伶仃的身子,掙扎站起,同吳
七撲了過來。
    吳七閃身一讓,怒叱道:「小鬼,你找死麼?」
    宮伶伶大聲道:「你要殺叔叔,就先把我殺死!」她雖然重傷,但此刻竟掙扎著站起,
擋在展夢白身前,這苦命的可憐女孩子,竟以她殘存的生命,伶仃的弱質,拚命來保護展夢
白。
    展夢白雙拳緊握,顫聲道:「伶……伶……」
    吳七道:「快叫這小鬼閃開,否則……」
    突聽蕭飛兩大喝一聲:「滾!」一步掠到吳七面前,道:不管姓展的是否是淫賊,不管
他有沒有騙你的絲絲,你今日先給我滾出去,滾……出……去……」話說一半,淚珠已流下
面頰。
    吳七怔了一怔,怒道:「你是什麼東西,竟敢如此對待老夫。」
    他實未想到世上居然會有人如此對他,一時之間,竟忘了出手,柳淡煙輕輕一拉蕭飛雨
衣袂,道:「蕭姐姐,你何必管那種人的事?」
    蕭飛雨歎道:「但是那孩子……」
    柳淡煙微微一笑,走到宮伶伶面前,道:「好孩子,不要管別人的事,快跟姑姑一齊
走。」
    宮伶伶又驚又怒,抬起頭來,那知柳淡煙的手掌在她面上輕輕一摸後,她面上的驚怒之
色,立刻變成一片癡迷,乖乖地跟在柳淡煙身後走了開去,再也不看展夢白一眼,展夢白
道:「伶伶?」她也似沒有聽到。
    展夢白茫然一愣,宮伶伶竟也背叛了他,那麼這世上他豈非再無親人,遭人冤屈的憤
怒,再加上被人遺棄的悲哀,他此刻當真是有說不出的寂寞、孤獨、悲憤、愁苦,仰天狂笑
道:「好!好!」出手一拳,向吳七擊去。

                      ※               ※                 ※

    「出鞘刀」濃眉一挑,道:「你要先來送死,老夫只得成全了你!」反腕一掌,橫切展
夢白脈門。
    蕭飛雨面色倏青倏白,心中暗問自己:「是救他不救?」
    柳淡煙見了她的面色,冷冷道:「這種人早些死了,世上的良家婦女當真要不知平安多
少。」
    蕭飛雨一腳方自踏出,聽到這句話,便不禁立刻頓住腳步,心念微轉間,展夢白已更是
不支。
    突聽桃花林外大喝一聲:「住手!」
    「出鞘刀」厲聲道:「誰敢叫老夫住手,老夫偏要打殺此人!」突地一掌自拳風中破
出,刁住展夢白手腕。
    展夢白右臂一麻,左拳全力擊出,吳七掌勢一引,立刻又將他左腕刁住,厲聲笑道:
    「姓展的,你還有……」
    語聲未了,只聽身後一個嬌柔的聲音顫聲道:「哥哥,你……你快些……住手好嗎?」
    「出鞘刀」吳七身子一震,倏地甩下展夢白的雙掌,轉身大呼道:「絲絲,可是你麼?」
    只見一個面如淡金的頎長大漢,一手反擰著一個絕色碧衣少女的手腕,一手反拿著一柄
尖刀,抵住她的後心,自桃林外緩步而入,赫然竟是那「金面大王」李冠英及吳七的愛妾孟
如絲。
    吳七見了愛妾如此模樣,真是心痛如割,狂呼一聲:「絲絲……」雙臂一振,便待撲上。
    李冠英面沉如冰,冷冷道:「你若是還想要孟如絲性命,就快生站在那裡,莫要動上一
動!」
    吳七大怒道:「你竟敢命令老夫!」但身子卻仍然停了下來,接口道:「李冠英,快放
下絲絲……」
    李冠英道:「你要我放她不難,卻先要發誓答應自今而後,永不傷害展公子,還要向展
公子陪禮!」
    眾人齊都一愣,展夢白更是大奇:「數日前他還定要殺我才能甘心,今日卻又怎地變成
如此?」
    「出鞘刀」吳七怒罵道:「姓李的,你莫非瘋了麼?展夢白奸了你的妻子,你還要替
他……」
    李冠英厲聲道:「放屁!展公子是何等人物,我那賤人便是要為他執疆牽蹬,展公子也
不會要,我李冠英有眼無珠,交友不慎,日前誤會了展公子,實在該死,是以今日我便是要
向展公子陪罪來了。」
    吳七呆了一呆,吶吶道:「真的麼?」
    李冠英道:「自是真的,快向展公子磕頭陪禮!」
    「出鞘刀」面色一變,狂笑道:「你竟敢要老夫磕頭陪禮?」
    李冠英道:「不錯!」
    刀尖一送,直刺進去,孟如絲哀呼一聲,道:「哥哥,你就答應了吧!難道你忍心看我
死嗎?」語聲嬌柔淒慘,直聽得「出鞘刀」肝腸寸斷,連聲道:「絲絲,絲絲……」突地抬
起頭來,大聲道:「我若依你,你便立即放開她麼?」
    李冠英道:「君子一言,快馬一鞭!」
    吳七面如死灰,大聲道:「好!」霍然轉過頭去,道:「展……展公子,我……
    向……你……陪禮了。」.展夢白見了他這般情況,心中又是不忍,連忙出手相扶,吳
七自也乘勢站起身子,未曾真個跪下。
    李冠英道:「你今日雖已向展公子陪禮,日後卻難保不尋展公子出氣,所以麼,你還
要……」
    吳七咬一咬牙,道:「吳七日後若有傷害展公子之心,定必不得好死!」語聲一頓,便
要向孟如絲走去。
    李冠英道:「且慢!」
    吳七變色道:「你還不放她?」
    李冠英冷笑一聲,道:「你對我早已恨之入骨此刻我若是將她放了,只怕再也逃不出你
的手掌!」
    吳七道:「依你之見,又該如何?」
    李冠英道:「你站在此地莫動,等我遠離此間,自然會將她放來見你,你若妄想追來,
她便沒命了。」
    吳七長歎一聲,目光凝注著孟如絲,黯然點了點頭,他一世英雄,幾曾受過別人如此挾
制,但如今為了他心愛的女子,這老人竟然威風盡失,有幾個粉衣丫鬟不禁在偷偷地思忖:
    「若是有人對我像他對這女子一樣,就是老些丑些,我也會覺得很高興很滿足了。」
    只見李冠英一步一步地向後退去,吳七顫聲道:「絲絲,等到他一放開你,你就趕快到
這裡來,我一直在這裡等你,絕對不會離開的。」
    孟如絲滿臉淚珠,不住頷首道:「知道了……知道了……」突地身子一挺,掙脫了李冠
英的掌握。
    李冠英大驚,吳七大喜,狂呼一聲,迎了上去一把抱起孟如絲的身子,展夢白心中卻是
又驚又喜,喜的是他兩人會相逢,驚的是生怕李冠英為了救自己,到此刻無法逃脫「出鞘
刀」的毒手。
    那知孟如絲方自撲入「出鞘刀」吳七懷裡,突地雙手齊出,連點了吳七身上十數處穴道。
    「出鞘刀」吳七變色慘呼道:「絲絲,你……」呼聲方了,身子搖了兩搖,「噗」地倒
了下去。

                      ※               ※                 ※

    這一下當真大出眾人意料之外,「出鞘刀」吳七更是做夢也不會想到孟如絲會對他驟下
毒手,是以全身一無戒備,上下空門大露,否則像他這樣的絕世武功高手,又怎會被人點中
穴道。
    孟如絲柳腰一挺,眼波四掃,咯咯嬌笑道:「各位,妹子這齣戲演得還不錯吧?」腳尖
一踢吳七的身子,接道:「姓吳的,你總是要我叫你哥哥,是麼?只因為你想年輕些呢,是
麼?那麼我就讓你索性再年輕些,以後我就叫你孫子好了。」一面說話,一面笑的有如花枝
亂顫。
    眾人見了吳七方才對她那般真情,那般愛護,為了她可說已受盡千般屈辱,萬種委曲,
而她此刻卻對吳七如此,都不覺暗暗為之心寒,只覺這女子雖然貌美如花,心腸卻有如蛇一
般狠毒。
    李冠英就咳一聲,走到展夢白身前,長揖到地,道:「李冠英以前一時糊塗,但望展公
子恕罪。」
    展夢白道:「那本也怪不得李兄,何況……」黯然一笑,接口道:「反正展某早已被人
冤枉慣了。」
    李冠英長歎一聲,蕭飛雨愧然一笑,道:「方纔我也錯怪了你……你也不要怪我好麼?」
    展夢白冷冷道:「我那裡敢怪姑娘。」
    孟加絲一手挽起李冠英的臂膀,呢聲道:「冠英,你說應該將那姓吳的老頭子如何打發
才好?」
    李冠英手掌一周,道:「走開些,你想如何打發便如何打發好了。」
    孟如絲也不生氣,反而嬌笑道:「那麼,我就將他身上的筋脈全都挑斷,讓他以後永遠
再不能憑著武功來霸佔年輕的女孩子。」
    展夢白心頭一寒,只見孟如絲果然俯下身去,不禁此道:「住手!」身形一閃,擋在孟
如絲面前。
    孟如絲雙掌叉腰,圓睜杏目,道:「你要做什麼?」
    李冠英厲聲道:「展公子叫你住手,你便要住手,知道麼?」伸手一堆孟如絲,叱道:
    「走開些!」
    孟如絲緩緩垂下了頭,面上不禁露出幽怨之色,柳淡煙悄悄走了過去,輕輕道:「妹
子,他對你這樣,你還理他作什麼?不如住在姐姐我這裡……」
    孟如絲手掌一甩,道:「關你屁事,走開些,他打我罵我,我都心甘情願,要你跑到我
面前來囉嗦什麼?」
    柳淡煙呆了一呆,冷笑暗罵:「好賤的女人!」
    展夢白望著地上雙睛突出,動彈不得的「出鞘刀」吳七,緩緩道:「李兄,在下但有一
事相求……」
    李冠英微微一笑,道:「公子可是要解開他的穴道?」
    展夢白道:「在下正是此意,此人總是個前輩英雄,一生並無大惡,不知李兄意下如
何?」
    李冠英道:「他與我本無仇恨,只因見到他要傷害公子,在下才暗中掩來,公子既要解
開此人穴道,在下自然從命。」要知他自從聽了杜雲天之言,心中已對展夢白大起愧對之
心,是以方才路經此處,在林外聽到展夢白的悲嘶之聲,便立刻趕來,又見「出鞘刀」吳
七,知道不可力敵,使與孟如絲悄悄商議,串演了那一幕活劇,那時眾人心情俱都十分悲激
緊張,是以也未發現他兩人的蹤跡。
    孟如絲眼波一轉,道:「他穴道解開後,我們還有命麼?」
    李冠英一怔,卻仍然叱道:「不要你來多口。」
    孟如絲瞪住展夢白,冷笑道:「我救了你,你反倒去救他,難道我們的命就沒有你們的
值錢麼?」
    展夢白亦不禁一愣,李冠英道:「公子不知可否等在下遠離之後,再解開吳老前輩的穴
道,那時……」
    孟如絲冷笑截口道:「那時他醒轉之後,便是上天入地,也要尋著我們,我們救了別
人,反害了自己。」
    李冠英目道:「叫你不要多口,你莫非未曾聽到?」
    孟如絲幽幽長歎一聲,垂首道:「你既要如此,我當然依你……」
    展夢白見到這刁蠻的女子,竟然對李冠英如此千依百順,自不禁暗中大奇,當下謝了李
冠英的好意,李冠英四下一揖,便與孟如絲如飛掠去,展夢白望著他背影消逝,喃喃道:
    「此人倒也是條漢子……」
    柳淡煙道:「只可惜他已是有家歸不得了。」
    展夢白暗歎一聲,只覺夜色滿桃林,桃花變成了淺紫顏色,天上的星群,卻已漸漸疏落
了。

                      ※               ※                 ※

    柳淡煙手掌一揮,兩個粉衣丫鬟,便抱起宮伶伶走入庭園,柳淡煙道:「這孩子又聰
明、又聽話,我想將她留在這裡,也免得她流落江湖,受那巔沛困苦,展公子,你說好麼?」
    展夢白沉吟半晌,抱拳道:「多謝姑娘。」.他雖覺柳淡煙此人有些不妥,但想到自己
孤身流浪,又怎能將宮伶伶帶在身邊,只得應了,柳淡煙輕輕一笑,道:「夜深露重,展公
子你也該歇息了。」
    蕭飛雨展顏笑道:「你方才不是很討厭他麼?他死了你都不管,現在為什麼又對他這樣
關心,竟怕他著了涼了。」
    柳淡煙面頰一紅,垂首道:「我方才錯疑了他,心裡也難受的很,誰像你,做錯了事,
也不陪禮?」
    蕭飛雨哈哈笑道:「你若要我陪褸,你便代我陪禮好了,我卻不知該如何去向別人陪
褸。」
    柳淡煙無可奈何地搖首輕歎道:「好狂的人,你若不改脾氣,將來誰敢要你做妻子?」
    蕭飛兩大笑道:「改一改脾氣……」
    柳淡煙道:「看你笑起來的樣子,有時我真分不出你是個男子還是女子。」
    蕭飛雨道:「我是個男孩子,你難道不知道麼?」
    攬過柳淡煙的肩頭,在她頰上嘖地親了一下。
    柳淡煙笑罵道:「你這個鬼……」
    蕭飛而卻已咯咯輕笑著跑了進去,邊跑邊笑道:「展夢白,你要在這裡挨苦受冷,我可
不陪你,但是你卻不要偷偷跑走,我還有事要問你哩!」方巨木等地躬身退去。
    展夢白雙眉一皺,柳淡煙道:「唉!這位姑娘,真的從來不會為別人想想,展公子,我
代她向你陪禮好麼?」果然扭動腰肢,向展夢白斂衽一禮。
    展夢白閃身還禮,道:「姑娘也該進去了。」
    柳淡煙道:「你為什麼還不將他穴道解開?」
    展夢白道:「多拖延一刻,李冠英便安全一分。」
    柳淡煙嬌笑一聲,道:「那麼我就在這裡陪你。」
    展夢白眼觀鼻,鼻觀心,也不說話,也不望她一眼,柳淡煙道:「你真該勸勸蕭飛雨姐
姐改改脾氣。」
    展夢白道:「嗯!」
    過了半晌,柳淡煙又道:「女孩子的脾氣,本該溫柔一些,你說是麼?」
    展夢白道:「嗯!」
    柳淡煙笑道:「但男孩子的脾氣,卻要像你一樣。」
    展夢白道:「嗯!」
    柳淡煙嬌滇道:「你嗯什麼?怎麼不說話呀?」
    展夢白的面色一沉,道:「夜已頗深,姑娘還是入房去吧!」輕輕抱起「出鞘刀」吳
七,大步走回房中。
    柳淡煙望著他的身影,冷冷「哼」了一聲,神情間的嬌柔,立刻變為冷狠,只見一個粉
衣小鬟依舊等候在路邊,柳淡煙道:「那姓宮的小女孩可曾醒過來了?」
    粉衣小鬟垂首道:「還未醒來!」
    柳淡煙道:「她迷藥若是醒了,你就將那失神丸再她一粒。」
    粉衣小鬟垂首應了,柳淡煙走上迴廊,突又停下腳步,道:「那姓吳的虯髯老兒一走,
便趕緊來通知我。」
    她極快地穿過迴廊,走入一間偏廳,回手帶上了房門,四望一眼,突然一步竄到牆角,
伸手在雕花窗欞上輕輕一按,只見那平滑的牆壁上,便平空露出一面暗門,她閃身而入,暗
門立闔,一片粉紅色的燈光,自地道兩壁間透出,卻看不出這片燈光自何而來。
    穿過這條暗道,又是一重暗門,輕輕滑開,立刻便有一陣悠揚靡蕩的樂聲,自這重暗門
中飄出,其中竟然還夾雜著呢喃的細語,輕輕的嬌笑。

                      ※               ※                 ※

    步入暗門,珠深垂,被燈光一映,絡纓繽紛。
    珠隱約間,只見這瀰漫著樂聲,瀰漫著香氣的密室中,竟有著七、八個身材窈窕的美艷
少女,有的在調弄琴弦,有的在曼聲低唱,身上卻僅披著一縷輕紗,朦朧地掩著一些妙處,
一眼望去,但見玉腿酥胸,粉光微致,令人見了,當真要心旌搖搖,不能自主。
    屋角一張貴妃榻上,斜倚著一個華服男子,手持金盃,正在等著一個輕紗裸女為他添酒。
    柳淡煙掀起珠,緩步而入,笑道:「外面臨時發生一些變故,倒教你在這裡久候了。」
    那華服男子立刻長身而起,垂首謙謝,柳淡煙道:「你這次匆匆趕來,可是有什麼事
麼?」
    華服男子微一抬頭,多采的燈光中,只見他西白無須,目光閃閃,赫然竟是那「天巧
星」孫玉佛。
    他目光四掃一眼,沉吟道:「這個……」
    柳淡煙雙掌一拍,那些輕紗裸女立即「嚶嚀」一聲,自四壁的暗門中退了出去,只留下
一陣陣少女的幽香。
    孫玉佛乾咳一聲,道:「自從「仁義四俠」去世後,杭州城裡又興起了一個集團,此集
團以「九連環」林軟紅為首,為的是要保護那神醫秦瘦翁,那林軟紅卻是為了要親近秦瘦翁
的女兒秦琪。」
    柳淡煙雙眉微皺,道:「此事我早已知道。」
    孫玉佛道:「林軟紅交遊廣闊,遂將這集團弄得有聲有色,四面八方,都有人來加入,
反正那「西湖龍王」呂長樂家財鉅萬,用些銀子也不在乎,但在下卻從這些人口裡,聽到幾
件重要的消息。」
    柳淡煙微微變色,道:「什麼消息?」
    孫玉佛沉吟道:「自從華山七鶯中那「玉鶯」莫小靜,被……」
    柳淡煙冷冷道:「不錯,是姑娘我,又怎樣了?」
    孫玉佛陪笑道:「據說「華山七鶯」已尋出了線索,可能會尋到這裡也未可知,還有那
「塞上大俠」樂朝陽……」
    柳淡煙截口笑道:「這些事俱都無妨,到時我最多將此地放棄而已,反正這地方我早已
住得膩了,正想換換口味,不過你既已來了,便不妨在這裡好好享受幾天,這裡的女孩子,
你只管隨意選擇就是了。」
    孫玉佛微微一笑,道:「既是如此,在下卻要告辭了。」
    柳淡煙笑道:「我也知道你對這些女孩子無甚興趣,喝酒也適可而止,是以家師才肯將
那等大事托付給你。」
    孫玉佛笑容突地一斂,道:「還有一事,在下險些忘了,聞道江湖中,已有人以「情人
箭」作為幌子,在外面收斂錢財……」
    柳淡煙道:「這地無妨,反正家師製出這「情人箭」的用意,便是要在江湖中惹起風
波,風波越大,自然越好,只不過……你若非已將對方的底細與用意調查清楚,切切不可直
接將「情人箭」售出。」
    孫玉佛道:「這個在下知道,到這日為止,在下只不過售出七對「情人箭」而已,餘下
的……」
    柳淡煙道:「你餘下的「情人箭」收藏在何處,連我也不必告訴,最好普天下只有你一
人知道。」
    孫玉佛點了點頭,忽又說道:「在下唯有一件遺憾之事,便是直到今日為止,不但還未
見到令師一面,便連他老人家是誰都不知道,只能在暗中猜想,他老人家必定是神仙一般的
人物,數十年來,武林之中,又有誰能有他老人家這樣的武功,這樣的神通呢?」
    柳淡煙面色一沉,冷冷道:「你為何如此著急地想知道他老人家是誰?難道你……」
    孫玉佛只見他目光森寒,一如利刃,惶聲道:「姑娘切莫誤會,在下只不過是隨意問問
而已。」
    柳淡煙凝注半晌,方自展顏笑道:「時候到了,你自然就會見到他老人家,到那時武林
便是你我的天下了。」
    語聲方了,突聽一陣鈴聲自壁間傳來,柳淡煙雙掌一拍,長身而起,那群輕紗裸女便又
奔入。
    柳淡煙道:「你無妨在此少作歇息,但你若定要走了,便還是從後門出去。」話未說
完,人已走出門外,走出暗道,人了偏廳,先前那粉衣小鬟,立在門口,輕輕道:
    「那姓吳的老頭子醒來之後,一言未發,便掠窗走了,身形閃了一閃,就立刻消失不見
了。」
    柳淡煙眼波一轉,突然反手撕去自己肩頭的一片衣衫,露出裡面瑩白的肌膚,道:
    快,在我肩上重重捏一把。」
    粉衣小鬢,微一遲疑,道:「捏……一……把?」
    柳淡煙皺眉道:「快,越重越好。」
    粉衣小鬟咬了咬牙,果然在她肩上捏了一把,瑩白的肌膚上,立刻現出五道烏青的指印。
    柳淡煙看了一眼,突又將粉衣小鬟一把摟在懷裡,通:「快用嘴在我臉上親幾下,重重
的。」
    粉衣小鬟滿面通紅,只得在柳淡煙面上親了起來,只親得柳淡煙面上脂粉狼籍,雲鬢蓬
亂,她自己的小臉更紅,芳心也在徘徊不住,柳淡煙卻一把推開了她,道:「站在這裡,數
到三十,便奔到蕭姑娘的房間,說不好了,展公子,他……他……就是這幾個字,知道了
麼,但要說得十分驚慌的樣子。」兩指一捻那粉衣小鬢的面頰,嗖地掠了出去。

                      ※               ※                 ※

    展夢白本想為李冠英勸解幾句,那知「出鞘刀」一言不發,便越窗走了,展夢白望著滿
窗的夜色,心裡方在暗暗歎息,突聽窗外哀呼一聲,一條人影,自花林間一掠而來,竟是柳
淡煙。
    只見她雲鬢蓬亂,神情驚慌,身上也彷彿負了傷似的,口中顫聲道:「展公子,救……
    救我……」
    展夢白驚道:「柳姑娘怎地了?」
    柳淡煙道:「那吳七,他……」語聲末了,一個嬌怯怯的身子,突地暈倒在展夢白懷裡。
    展夢白軟玉溫香,抱了滿懷,心裡卻全無溫柔滋味,一手扳過她肩頭,見到那五條指
印,也看不出是什麼掌力留下來的,心中方自慌亂一團,全無主意,突聽蕭飛雨遙遙喚道:
    「什麼事,什麼事?」
    呼聲未了,人影已至,展夢白不禁大喜,那知柳淡煙突地輕輕掙扎起來,一面顫聲道:
    「你……你……放開我……不要……不要……」竟掙扎著滾到地上,不住嬌喘呻吟。
    展夢白又驚又愕,木立當地,蕭飛雨一掠而入,恰巧看到這番情況,面色不禁氣得鐵
青,戳指道:「姓展的,你……」
    柳淡煙竟撲入蕭飛雨懷裡,大哭道:「蕭姐姐,他……他欺負我……」
    蕭飛雨恨聲道:「沒關係,我替你出氣。」
    放開柳淡煙,一掌向展夢白拍去,展夢白擦身一躍,心中也已明白了這是怎麼回事,直
氣得心頭滴血,大聲道:「你怎地不弄清楚就胡亂動手?」
    柳淡煙哭得更是悲切,道:「蕭姐姐,你看,他欺負了我,還要……嗚嗚,還要這
樣……烏烏……」
    蕭飛兩大罵道:「還要怎麼樣才算清楚,想不到你竟是個這樣的衣冠禽獸,滾,快滾!」
    展夢白又怨又恨,道:「你……你說什麼?怎麼聽一面之詞……」他本不善巧言,此刻
滿腔怒火,更是言語不清。
    蕭飛雨怒罵道:「我看在三阿姨面上,饒你一命,你還不快滾,去想想你可對得起你母
親?」
    展夢白怒火上湧,一陣熱血,沖上心頭,怒吼一聲,一掠而出,身子落到窗外,便不禁
張口噴出一口鮮血。
    柳淡煙見到蕭飛雨竟然放過了展夢白,目中不禁微微露出失望之色,但口中仍哭個不住。
    蕭飛雨樓著她的肩頭,歎道:「好妹子,不要哭,都怪姐姐不好,將那惡人帶來這裡。」
    她語氣中也滿含恫悵失望,她為什麼失望,為什麼不忍對展夢白下手?卻連她自己也不
知道。
    柳淡煙筒在蕭飛雨胸前,低泣道:「我只當他受了冤屈,才來安慰他,那知……蕭姐
姐,你不知道,我真怕死了。」
    蕭飛雨道:「不要怕,他已走了,好好睡去……」
    柳淡煙跺腳道:「我不要睡,不要睡,我害怕。」
    她緊緊勾住了蕭飛雨的脖子,蕭飛雨道:「傻孩子,不睡怎麼行,姐姐陪你好不好?」
    柳淡煙破涕為笑,點頭道:「蕭姐姐陪我睡,我就睡。」蕭飛雨安慰著她,扶著她走回
自己房間,在淺紫色的床褥上輕輕放下了她,替她蓋上被子,自己也脫去外衣,鑽入被裡。
    燈光柔和,蕭飛雨望著柳淡煙紅紅的面頰,明媚的眼波,竟忍不住輕笑道:「真美,我
若是男子,也忍不住要親親你。」
    柳淡煙脫下那件撕破的外衣,嬌嗔著道:「不來了,你瞧你,人家吃了虧,你還要笑人
家。」
    蕭飛雨笑道:「其實你就……」
    柳淡煙伸出雙手,伸到蕭飛雨的脅下,笑道:「你還要說,再說我就變成男的來欺負
你。」
    蕭飛雨咯咯笑道:「不要,不要……我怕癢……」
    柳淡煙兩隻手更不停了,前後左右……蕭飛雨嬌軀扭動,嬌笑道:「不要……我要是男
的……一定……」
    柳淡煙道:「我才不怕呢……蕭姐姐,你的皮膚好嫩喲……」
    蕭飛雨道:「小……小鬼,你……你怎麼脫我的衣服?」她笑得渾身無力,不住嬌喘。
    柳淡煙道:「我要……蕭姐姐,我要看看你的皮膚……」臉也貼到蕭飛雨臉上,蕭飛雨
只覺她的臉像是火一樣,灼熱的臉,灼熱的手,灼熱的呼吸,竟一直燙入蕭飛雨的心裡。
    蕭飛雨不由自主地嬌喘越急,全身更是無力,一顆心,也飄湯了起來,飄飄湯湯的,像
是在雲裡,霧裡……
    她輕輕嬌笑著,輕輕細語著:「小鬼,你……的手,嗯……你怎麼這樣子,難怪展夢
白……唉喲,小鬼,你……你敢,你敢……」聲音漸漸微弱,突地驚呼一聲:「你……
你……你是個男人?」
    柳淡煙喘息著道:「蕭姐姐,你就把我當女人好了!我……喜歡你……求求你,讓
我……」
    蕭飛雨拚盡全身氣力,雙掌齊揚,將柳淡煙震得自床上直飛出去,顫聲道:「你……
    你真是男的!」
    柳淡煙再也想不到蕭飛雨此時此刻,還能施出真力,原來他竟是男扮女裝,又有一身媚
術,就這樣壞在他手上的少女,已不知有多少,幸好他自認手段高超,蕭飛雨絕對要屈服在
他雙手之下,是以才沒有施出迷藥,否則蕭飛雨縱有天大武功,只怕也逃不過他的魔掌了。
    他翻身跪到床邊,柔聲道:「蕭姐姐,你為什麼這樣忍心,你不是很喜歡我的麼?」
    蕭飛而又羞又怒,一手掩著衣襟,道:「你……你好!」突地一掌劈出,直劈柳淡煙天
靈。

                      ※               ※                 ※

    柳淡煙大驚之下,和身一滾,蕭飛而已躍下床來,怒喝道:「拿命來!」倏然拍出三
掌,掌勢精奧,竟是武林罕見,柳淡煙見她已動了殺機,肩頭一聳,嗖地掠出窗外,蕭飛雨
方待追出,卻見自己衣襟又散開了。
    柳淡煙行跡已露,膽顫心虛,一掠出窗,翻身掠上簷頭,突見眼前人影一花,一個妙齡
道姑,一個黑衣女子,一個白衣婦人,並肩擋住了他的去路,三人手中三柄長劍,劍光森
寒,有如厲電。
    白衣婦人長劍一展,道:「你是誰?那柳……」
    柳淡煙目光一轉,故意惶聲道:「三位姐姐救我,有的男扮女裝的人妖,要……他已追
來了。」
    三人對望一眼,白衣婦人道:「果然不錯!」
    黑衣女子道:「不要怕,你快逃,讓我們對付他。」
    柳淡煙心中大喜,口中仍顫聲道:「謝謝姐姐!」自屋後如飛逃去,見到四下無人,嗖
地掠入偏廳,遁入地道。
    蕭飛雨心頭怒極,極快地穿好外衣,飛掠出窗,那知她身形方自掠出窗外,簷頭已有一
道劍光劈下。
    劍光有如匹練,來勢迅快絕倫,蕭飛雨臨危不亂,纖腰微扭,嗖地自劍底穿出,只聽長
劍破風聲又自身後襲來,她身還未轉,便已反手一指彈出,只聽「叮」的一聲,指尖竟將劍
尖彈開一尺。
    蕭飛雨身形一轉,只見一個滿身黑衣的衣子,面帶煞氣,手持長劍,立在她面前,厲聲
道:「你果然有幾分功夫……」語聲未了,那妙齡道姑,白衣婦人也已趕來,三柄長劍,將
蕭飛雨圍在中間。
    蕭飛而大怒道:「你們是什麼人?為何對咱家暗算?」
    白衣婦人冷冷道:「你不認得我們麼?我那妹子莫小靜你總認得吧?我們就是為她討帳
來了。」
    蕭飛雨大聲道:「誰是莫小靜?誰欠了她的債,你們快生閃開……」她一心要將柳淡煙
斃在掌下。卻不知這三個女子亦是為尋柳淡煙而來,這白衣婦人便是「華山七鶯」中的「石
鶯」石靈筠,黑衣女子是「鐵鶯」鐵飛瓊,妙齡道姑卻是「銀鶯」歐陽妙。
    原來「華山七鶯」中的「玉鶯」莫小靜,被柳淡煙沾污失身,「華山七鶯」大怒之下,
一齊下山,終於探出了柳淡煙的巢穴,卻不想又被柳淡煙騙過,「石鶯」石靈筠冷笑一聲,
道:「你不要賴了,我姐妹這次下山,也不想立刻取你性命,只要你跟我上山去見小靜妹子
一面……」
    蕭飛雨怒道:「誰認得你那小靜妹子?」
    石靈筠一怔,道:「莫非你不是……」
    「鐵鶯」鐵飛瓊厲聲道:「此人說話神態打扮,俱是男不男,女不女的,不是他還有
誰?」喝聲中又是一劍,刺向蕭飛雨前胸。
    「銀鶯」歐陽妙道:「五妹,莫要傷他性命,只要他跟我們回山好好與七妹成婚,從此
洗心革面……」
    蕭飛雨怒道:「你認錯人了,那柳淡煙……」
    鐵飛瓊道:「柳淡煙就是你!」
    她三人見了蕭飛雨的打扮神情,一心認為蕭飛雨便是那人妖柳淡煙,當下蕭飛雨憤憤
道:「我就是柳淡煙又當怎樣?」赤手空拳,搶入劍光之中,她如今自己也受到冤屈,才知
道破人冤枉的滋味,心念一轉,想起了那常常被人冤屈,又被自己冤枉了的展夢白來,不禁
又是後悔,又是慚愧,恨不得立時尋到展夢白,向他陪禮。
    百靈筠道:「這竟然還敢動手,三妹,先找不要緊的地方給他幾劍,卻不要將他殺死,
免得七妹傷心。」
    蕭飛雨一掌切向百靈筠持劍的手腕,順勢一個肘拳,撞向歐陽妙的脅下,左掌卻掃向鐵
飛瓊的「曲池」大穴,目光四掃,只見柳淡煙早已逃得無影無蹤,心中更是急怒,招式也更
是狠辣。
    「華山三鶯」三劍連環,一劍跟著一劍,一招按著一招,三劍幾乎變為一劍,配合得當
真是天衣無縫。
    華山劍法中一招,「天河會」本有三武,「靈鵲搭橋」、「青牛凌虛」、「飛渡長
空」,這三武連環旋出,變幻奇妙,已是劍法高招,此刻鐵飛瓊長劍一副,漫天劍花錯落,
有如一道天綿長橋,懸天而落,石靈筠立刻跟著一劍「青牛凌虛」,被風而出,蕭飛雨連閃
兩招,但歐陽妙匹練般的劍光已斜斜劃到,宛如一道經天青虹,飛波長空,她三人三劍合
擊,同時施出一招,劍式變化間,毫無間隙,更比一人施出時快了一倍。
    蕭飛雨不禁暗暗心驚,中原武林中,果有高手!她卻不知道「華山三鶯」心中的驚奇,
更較她為勝。
    她赤手空拳,周旋在這三柄名劍之中,竟絲毫不現敗象,只見她漫天劍氣中桃花繽紛亂
落,而她的身形,亦有如花一般,在漫天劍氣中盤旋飛舞,天邊星群漸落,夜已將盡了。
    數十招霎眼便過,蕭飛雨身手雖仍未稍懈,芳心卻是紊亂如麻,只恨這三人竟不分青
白,便將她困住,那柳淡煙卻乘隙跑了,她今日受到這樣的屈侮,若不洗雪,怎麼做人?但
天地茫茫,柳淡煙已杳如黃鶴,今後卻要去何處尋他?可想到跟隨自己而來的那些從人,以
及那可憐的女孩子宮伶伶,此刻為何都一無動靜,莫非她倒也生出什麼變故?再想到展夢
白,滿身冤屈,滿心創痛,此刻含冤負氣走了,也走得不知去向,自己怎麼對得住他?
    她不禁暗中長歎一聲,突見眼前青芒一閃,歐陽妙掌中的劍鋒,竟乘她心情慌亂之間,
將她頭上青絲削去一絡!
    ------------------
  王家鋪子 收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