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箭
第三章 山巔晨霧濃如煙

    黑衣女子目光一凜,冷冷道:「你們怎麼知道我到了杭州?」
    方巨木陪笑道:「這只是小人們的猜想……」
    語聲方了,黑衣女子突地反手一個耳光,擊在他臉上,厲聲道:「猜想,我的行動,要
你們胡亂猜想麼?」
    方巨木嘴角已自淌出鮮血,但仍然滿面含笑,垂手而立,連嘴角的鮮血,都不敢伸手去
擦一下。
    黑衣女子厲聲又道:「你還笑!笑什麼?」順手又是一個耳光,打的方巨木兩邊嘴角,
俱都流下了鮮血。
    展夢白心中大奇,他再地想不到這方巨木如此氣度、如此武功,卻為何要忍受如此屈辱?
    他地想不到這黑衣女子,脾氣為何變的如此躁烈,只見方巨木果然斂去笑容,但神色卻
十分恭敬,垂首道:「小人不敢,小人只是奉主公之命,前來迎接夫人,夫人身體不好,若
是勞頓過度……」
    黑衣女子冷笑一聲,道:「若是勞頓過度又怎樣,會死麼?哼哼,我就是死了,也不要
姓蕭的操心。」
    展夢白越聽越奇,方巨木如此人物,居然還有「主公」,此人又是何等人物?江湖中似
乎沒有姓蕭的奇俠呀!
    這姓蕭的「主公」既是這黑衣女子的丈夫,為何她又要如此說話?為什麼她要當著自己
一個外人之面如此發怒?
    只聽力巨木沉聲道:「夫人縱是與主公誤會,回到谷中,主公自曾向夫人解說,夫人又
何苦當著一個外人……」
    黑衣女子「蕭三夫人」眼波變為利劍,厲聲道:「我的事你居然也敢管了。」只聽「劈
劈拍拍」一串聲音,她手掌連揚,竟又在方巨木面上打了七個耳光,方巨木非但不敢回手,
連閃避都不敢閃避一下。
    展夢白心中大是不忍,忍不住輕輕勸道:「蕭夫人……」
    「蕭三夫人」目光電也似的望向他,厲聲道:「誰叫你喚我蕭夫人?」
    展夢白呆了一呆,暗忖道:「我不喚你蕭夫人喚你什麼?」口中卻沉聲道:「夫人的家
事,在下實不便過耳……」
    「蕭三夫人」瞪目道:「誰的家事?什麼家事?」突地揮手一掌,拍在展夢白的面頰上。
    展夢白身軀一震,雙拳緊握,只見他雙目中燃燒起烈火一般的憤怒,凝注著這美麗但卻
蒼老,溫柔而又暴躁的婦人,良久,憐憫之情便像一片水霧,將他目中的憤怒之火緩緩熄滅。
    他牙關一咬,霍然轉身,一言不發地掉首而去,這婦人頭上的白髮,面上的皺紋,目中
的情感,在他心中留下的憐憫,遠比那一掌在他面上留下的憤怒深遽。他忍下了憤怒,留下
了憐憫……

                      ※               ※                 ※

    「蕭三夫人」似在暗中歎息了一聲,輕喝道:「回來!」
    展夢白只作未聞,腳步更大,突覺眼前人影一花,那方巨木竟已擋在他面前,沉聲道:
    「夫人叫你回去,你沒有聽到麼?」
    展夢白本是助他,此刻見他竟來阻攔自己,心中又是生氣,又覺奇怪,也不願與他多
話,冷哼一聲,揮手道:「閃開!」腳步動處,便待自他身側擦過。
    那知方巨木雙臂一張,突地厲喝道:「回去!」
    展夢自大怒舉手一掌,拍向他前胸,低喝道:「你閃不閃開?」他不願傷及此人,掌上
只用了三分真力。
    方巨木胸膛一縮,雙臂迴圈,左拳右掌,夾擊而來,左打下頷,右切肩脾,一招兩式,
用的竟然十分辛辣。
    展夢白怒喝道:「不知好歹的東西!」甩肩撒掌,避開此掌。
    只聽力巨木沉聲道:「你走回去,我便不來難為你。」
    展夢白怒道:「不回去又怎地?」側身進步,呼地攻出兩拳,左拳在先右拳在後,方巨
木方待格開他左拳,那知他右拳後發卻已先至,正是神拳中一招佳作「盤弓怒箭」,拳風激
湯,十分猛烈。
    方巨木大喝一聲:「好拳法!」也不抹嘴角血跡,便已展開身手,與展夢白交起手來。
    他拳法走的亦是威猛一路,只見他招式凝重,功力沉厚,腳下不動半步,魁偉的身形,
有如山停嶽峙,每擊一拳,盡心全力全意,掌法雖是大開大闔,但掌式中全無半點破綻。
    展夢白與人交手經驗甚少,功力亦不及此人深厚,但是他此刻滿心憤怒,這憤怒的力
量,更加重了他剛猛拳法的威力,一時之間,竟以已佔在上風,再加以他那絕頂的聰慧在交
手時偶創的佳作,吏使得方巨木招架吃力。
    「蕭三夫人」袖手旁觀,目中忽然流露出喜悅的光采,這正如一個嚴師在看著她的弟
子,書法雖拙劣,但筆勢氣勢之間,卻蘊藏著極高的天賦,稍加琢磨,不難卓然而成大家。
    三十招一過,方巨木雙掌齊下,掌到中途,忽然一變,換了個部位,擊向展夢白脅下,
這一招變勢之快,部位之準,與他先前的掌法,竟是大不相同,展夢白一驚側身,先機盡
失,方巨木連攻三掌,忽又使出與方才同樣的一招,展夢白明知他這一招攻來的部位,卻硬
是無法變招應付。
    他只得運返三步,心頭暗暗吃驚,想不到世上竟有如此精妙的招式,乃巨木精神大長,
冷冷道:「你還是走回去的好。」
    展夢白一言不發,定下心神,只見方巨木又自強攻三招,展夢白算定他必然又將以一招
怪招擊來,但驟然間仍是想不出應付之策。
    只聽蕭三夫人突地輕輕道:「踏左足,曲右足,雙拳齊出,攻他雙肩骨下三寸之處!」
    展夢白不由自主地「踏左足,曲右足」,雙拳方待攻出,但眼見對方的雙肩骨下,全被
掌勢封鎖,自己一拳攻去,豈非自投羅網。
    他掌勢不禁微一遲疑,那知就在這剎那之間,方巨木掌勢一變,雙肩骨下,果然空門大
張,他暗歎一聲,雙拳再出,卻已不及,對方已在他這微一遲疑之間,將他拳路封住,掌緣
橫掃,直擊他脅下。
    他撤招不及,後退亦不及,雙臂一振,直擊過去,又是一招與敵同歸於盡的招式,若非
性情激烈,寧折毋屈之人,怎會時常使出這種招式?
    剎那間他只覺一陣勁風自身側掃過,方巨木突地大喝一聲,連退三步,血漬才乾的嘴
角,又自流下了鮮血。

                      ※               ※                 ※

    蕭夫人已輕輕涼到展夢白面前,看也不看方巨木一眼,緩緩道:「你方纔若是聽我的
話,根本不用我出手,方巨木肩骨縱然不斷,也要受傷了。」
    方巨木原本是為她效命,而她此刻反而站在展夢白這一邊,一時之間,展夢白不覺更是
驚奇,只覺這「蕭三夫人」與方巨木的行事,當真俱都不可理喻,他們與人相處,究竟為友
為敵,讓人全然摸不著頭腦。
    只見方巨木雙臂下垂,木立當地,面上隱有怒容,但卻極力隱藏,雙睛緩緩移向展夢
白,凝注半響,目光突地一亮,脫口道:「這位公子,莫非就是……就是展化雨的少爺麼?」
    展夢白劍眉一軒,這方巨木對他爹爹名銜,如此不敬,對他卻口口聲聲稱為公子,不敢
稍為無禮,他又是驚奇,又是憤怒。
    蕭三夫人霍然轉身,冷冷道:「是又怎樣,不是又怎樣?」
    方巨木滿是鮮血的嘴角,又露出一絲笑容,垂首道:「主公令小人們,前來迎接夫人回
去,夫人若不回去,小人們如何回去覆命?」
    她的語聲微頓,目光一抬,接口道:「但夫人此刻既與展公子在一起,想來還要盤桓些
時,而小人們回去,也有了交待。」
    蕭三夫人冷「哼」一聲,方巨木不敢抬頭,接口又道:「谷中上上下下,俱在懸念著夫
人,但望夫人留意貴體,早日回谷,小人們不敢再多打擾了。」他一面說話,一面又自跪了
下去,恭恭敬散地叩了個頭,蕭三夫人目光空洞地凝注著遠方,胸膛不住起伏,心裡彷彿甚
是激動。
    方巨木倒退幾步,垂首轉過頭去,向另四個錦衣大漢微一招手,突聽蕭三夫人長長歎息
丁一聲,道:「回來!」
    這兩字地似乎考慮許久,方自說出,方巨木垂首轉身,躬身道:「夫人還有什麼吩咐
麼?」
    蕭三夫人面上忽然露出淒涼之色,月光下只見她眼角的皺紋,彷彿又加深了許多,「你
回去……」她緩緩歎道:「回覆主公,就說我不回去了。」
    方巨木身軀大震,駭然道:「不回去了?」
    蕭三夫人緩緩點了點頭,目光仍然凝注遠方,道:「這十餘年來,承他一直對我很好,
我臨行之際,竟未能向他辭行,心裡頭實在也覺得抱歉的很。」她語聲間,已帶著些顫抖,
顯見心緒十分激動。
    方巨木滿面駭然,木立當地,彷彿一個被巨雷嚇呆了的童子。
    蕭三夫人輕歎道:「你再告訴他,外面江湖險惡,武林近來,屢生巨變,他還是不要出
谷的好。」
    方巨木吶吶道:「但……但……」
    蕭三夫人突地面色一沉,厲聲道:「這就是我全部要說的話,你可聽清楚了麼?」
    方巨木道:「小人……聽……聽得很清楚,但夫人你……」
    蕭三夫人目光一凜,叱道:「聽清楚了,還不快走!」
    方巨木呆了半響,突地躬身一禮,轉身飛奔而去,他似在全力狂奔,竟把那四個錦衣大
漢都遠遠拋在身後,霎眼間便沒入黑暗中。

                      ※               ※                 ※

    蕭三夫人目送他們的背影消失,枯瘦的身軀,有如釘子般釘在地上,展夢白卻是滿心驚
疑,暗忖道:「那姓方的方才說她與我在一齊,便該多盤桓些時,難道她與我又有什麼關係
麼?」
    「她與我素昧平生,為何對我的態度竟是如此奇怪……」思忖之間,突見蕭三夫人的身
軀竟開始在風中顫抖了起來,他一驚之下,沉聲道:「夫人怎地了?」話聲未了,蕭三夫人
伶叮的身子,已有如落葉般倒在地上。
    展夢白駭然俯下身去,月光下只見她蒼白的面容,彷彿起了一陣紅暈,胸膛急促而劇烈
地喘息著,像是有一隻惡魔的無形魔掌,已扼住了她脆弱的咽喉,展夢白扶起她的身子,惶
聲道:「夫人……」
    蕭三夫人雙目緊閉,氣喘更急,忽然大聲道:「快……快……我懷裡的黑盒子,……」
言猶未了,竟然暈絕過去。
    荒山寂寂,夜風料峭,初出世途的展夢白,驟遇此變,實已惶然失措,他慌亂地在蕭三
夫人身上,搜出了一方黑色的玉盒,盒子上斑斑駁駁,俱是刀劍之痕,也不知被人砍丁多少
刀,顯得那麼醜劣而陳舊,但她卻又為什麼要如此珍惜地收藏在懷裡?
    他無暇思索,打開盒蓋,小小的盒子裡,有一根折斷了的玉枝,一方疊的整整齊齊但色
澤極舊的白絹,但卻沒有他意料中必有的丹藥,他心中一怔,手持木盒,目注身側這暈絕的
女子,更是惶然失措。
    他輕抱起她,專著一道小小的山溪,撕下一方衣角,用冷冷的水敷在她的額角。
    夜色仍然深沉,距離天亮還不知有多久,他既不忍走,又不知該如何急救,只有焦急地
守在她身側。
    水聲潺潺,他思緒混亂,萬念奔湧,竟不知該想些什麼?
    也不知過了多久,蕭三夫人輕輕一歎,醒了過來,展夢白鬆了口氣,展顏道:「夫人醒
過來了,夫人可要喝些水麼?」
    蕭三夫人淒然一笑,喃喃自語道:「蒼天,感激你終於還是讓我多活些日子……」
    眼一合,悄然滴下雨滴淚珠,她伸手一抹,張開眼睛,輕輕道:「我懷裡的盒子,你找
著了麼?」
    展夢白頷首交給了她,只見她凝目望了幾眼,目光中既是憐惜,又是幽怨,輕輕闔上盒
子,放進懷裡,就像她收藏往事與回憶那樣謹慎而嚴密,展夢白心中大奇,這盒子裡既然沒
有救命的丹藥,她方才急危時為什麼那樣急著地交給我,而此刻又這樣急著地收回去?
    蕭三夫人長歎著坐了起來,地上是柔柔的草,天上有無數粒明亮的星,她抬頭望了望,
輕輕道:「我暈過去許久了麼?」
    展夢白道:「我也不知道有多久了。」
    蕭三夫人柔聲道:「你一直守著我?」
    展夢白點了點頭,蕭三夫人道:「我和你素昧平生,我又打過你,又罵過你,你為什麼
要守著我?你方才不是要走了麼?」
    展夢白征了一怔,長歎一聲,緩緩道:「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蕭三夫人默然良久,輕歎了一聲,緩緩道:「好孩子!」
    這輕輕三個字裡,竟似含蘊著不知多少種複雜的意味!
    展夢白只覺心頭熱血一湧,蕭三夫人輕輕又道:「孩子,扶我下山去,天,已經快亮
了。」
    群星漸稀漸淡,展夢白扶著她走下崎嶇的山道,就彷彿是一個扶著病母的孝子,他心裡
既是好笑又是感慨,剎那間他忽然想起了死去的母親,他恨不得見到母親一面,他多麼希望
母親還在人世,讓他能像這樣為母親盡一份孝心。
    也不知走了多久,星群全落了,只有一彎斜斜的殘月,淡淡地掛在天邊,月也將落了。
    蕭三夫人忽然側過頭來,道:「你認不認得一個叫蘇淺雲的女人?」
    展夢白征了一怔,茫然搖頭。
    只聽蕭三夫人又道:「這些年來,你難道沒有聽見你爹爹提起她的名字?」
    展夢白又自搖了搖頭:「這些年來,爹爹提起的只有我死去的母親……」
    蕭三夫人目中閃過一絲難測的光芒,忽又緩緩道:「你就要見到她了,我這就帶你去見
她。」
    她語聲之中,竟滿含怨毒,展夢白茫然問道:「見誰?」
    蕭三夫人道:「蘇淺雪!」

                      ※               ※                 ※

    一線陽光,衝破黑暗,山林中已彌滿了乳白色的晨霧,其濃如煙,展夢白只覺自己眼前
的一切事,彷彿都在這濃霧裡,依稀可以看見,卻又神秘得不可捉摸,就像是霧中的山林似
的。
    就在此時,遠處濃霧中的山林裡,突地響起了一陣奇異的牧笛聲,標標渺渺,隨風而來。
    蕭三夫人突地神色大變,霍然停下腳步,展夢白再地想不到冷靜得近乎麻木的蕭三夫
人,面上居然也會露出這般震驚神色。
    只聽那牧笛聲彷彿越來越近,蕭三夫人目光一凜,沉聲道:「你等在這裡,不要動,我
去去就來!」
    她不等展夢白的回答,手掌一甩,甩脫了展夢白的臂膀,擰腰飛掠而去,只見她衣袂一
飄,便已消失在晨霧中,快得令人不可思議。
    展夢白呆望著眼前的濃霧,出了一會神,終於長歎一聲,選了塊乾淨的山石坐下來,他
此刻身心,俱都十分疲乏,也正需要休息一陣。
    那知他眼方合,突聽幾縷尖銳的風聲,破空而來,他一驚之下,聳肩拔起,只見數點寒
星,擦著他腳底飛過,擊在上石上,發出一連串「叮叮」聲響,激起一連串火星,顯見發射
暗器之人腕力可驚!
    展夢白方自大喝一聲:「誰?」
    濃霧中已衝出四條人影,黑衣勁裝,黑市蒙面,三人手持鋼刀,一人手中卻拿著一對武
林極為少見的兵刃「銀光萬字奪」,一言不發地撲了上來!
    這四人似乎與展夢白有什麼深仇大恨,展夢白身形方落,五件兵刃,已一齊招呼到他身
上。
    初升的春陽,映著滿天刀光奪影,閃閃耀目,展夢白雙手空空,身形連閃,厲喝道:
    「朋友倒是什麼人,與展夢白有什麼仇恨?」
    手持萬字奪的大漢冷笑一聲,更不答話,一連攻出七招,招招不離展夢白要害,他似乎
是這四人中的首腦,掌中這一對外門利器,實已被他使得出神入化,展夢白赤手接架這一對
兵刃已是困難,何況還有那三柄雪亮的鋼刀!
    剎那間他便已險象環生,刀光奪影中,他根本沒有回手之力,面對如此利刃,他剛猛的
拳法已無從施展,只能仗著小巧騰挪的身法,暫避鋒銳,只見那一對銀光萬字奪,一左一
右,毒蛇般交擊而來,他身形一側,斜退一步,「嗤」地一聲,左面衣襟已被刀鋒劃破了一
塊!
    這一聲撕聲當真有如死神的呼喚,在這生死關頭中,他驀地想起了血海般父仇與自己所
曾受到的屈辱,剎那間他只覺勇氣頓生,全然忘記了恐懼,奮起大喝一聲,撲入刀光之中,
拳風虎虎,專攻那手持萬字奪的大漢,招招具有與敵同歸於盡之勢,另三條大漢果然投鼠忌
器,刀法鬆弛了下來,展夢白目光四掃,只望能在這漫天銀光中衝開一條血路!
    他滿面威風殺氣,招式間更是奮不顧身,這種驚人的勇敢,使得對方四人都不禁在暗中
心驚。
    手持銀光萬字奪的大漢厲聲道:「不管怎樣,先將他做了再說,否則那面事機一,女魔
頭就要回來了!」
    展夢白心頭一震,大喝道:「方巨木!」他一聽這熟悉的語聲,便已猜出此人是誰,但
卻猜不出他為何定要殺死自己。
    方巨木陰側側冷笑一聲,奪勢更緊,另三條大漢亦自齊聲大喝,三刀連環攻來,展夢白
心念一亂,左肩一涼,已被萬字奪上的銀刺,劃破一道血口,鮮血滴落,方巨木大喝道:
    「拿命來!」
    展夢白雙臂一振,呼地攻出五拳,鮮血非但沒有令他心怯,反而激發了他的勇氣,看來
彷彿別人縱然斬去他四肢,他只用頭也要和對方血戰一番,方巨木不禁暗暗心驚,數十年
來,他還沒有看到過這樣的少年!
    遠遠忽然有人輕輕一歎,道:「好男兒!」聲音嬌柔,竟是女子口音,方巨木等四人方
自一驚,一條婀娜的人影,已驚鴻般翩然而起,展夢白只覺肩頭破人一堆,一股柔和但卻不
可抵抗的力道,使得他身不由自主地退開五尺!
    只聽「叮、叮、叮」三響,三柄鋼刀,一齊跌在地上!

                      ※               ※                 ※

    方巨木抬眼望夫,只見這人滿身白衣,一白如雪,並非自己所懼的蕭三夫人,心神方
定,那知這白衣女子纖手微揚,便已將三柄鋼刀二齊擊落,有如成人擊落幼童掌中的木刀一
般輕易。
    這種驚人的武功,使得方巨木更是吃驚,大喝道:「你是誰?」
    白衣女子輕輕一笑,道:「你不認得我麼?」纖手一抬,便已點住了方巨木肩頭的「肩
井」大穴。
    另三條大漢驚呼一聲,一齊轉身就跑,白衣女子笑道:「你們走不了的!」笑聲未了,
她腳步輕抬,便已將這三條大漢一齊點中穴道。
    展夢白看得愕在當地,只見這白衣女子掉轉身軀,走了過來,烏髮高挽,明眸清澈,全
身上下,一白如玉,彷彿一粒明珠,全身都散發著眩目的光采,但走到近前,才發覺她嬌美
如花的面頰上,也已有了一些歲月留下的痕跡,留在眉梢眼角,兩鬢之間,也已有了生星華
發。
    她連創四名武功不弱的高手,此刻神色間卻仍像是園遊方歸,晨初罷,踏著淡淡的陽
光,自濃杯中緩步而來,又像是山林間的仙子。
    她的神情是輕盈的,她輕盈地一笑,道:「你的傷不妨事麼?」語聲卻又是親切,又關
心。
    展夢白躬身道:「不妨事!」
    白衣女子笑道:「好強硬的男孩子!」袍袖一拂,轉身而行。
    展夢白起前三步,道:「前輩留步!」
    白衣女子道:「什麼事?」
    含笑轉過身來,展夢白躬身道:「救命之恩,不敢言報,只望夫人留下大名……」
    白衣女子笑道:「那位蕭夫人認得我的!」她的語聲微頓,又道:「她回來後,你就告
訴她,蘇淺雪來過了,還問她好。」
    展夢白心頭一震,脫口道:「蘇……夫人!」
    他還記得蕭三夫人曾經提過這名字,他也記得她提起這名字時目光中所含的怨恨之意,
他再也想不到片刻後便見著了此人,還是此人救了自己的性命。
    茫然之間,只聽這白衣女子蘇淺雪輕輕一笑,道:「你記得麼?」
    語聲未了,只聽身後一個冰冷冷的聲音一字一字地說道:「我自然記得你!我怎會忘記
你!」
    蘇淺雪面容一變,但立刻又自嫣然一笑,展夢白抬頭望去,只見滿身黑衣的蕭三夫人,
幽靈般自霧中行來,左掌提著一個黑衣大漢的腰帶,右手卻拿著一根形狀奇古的金色牧笛。
    那身材極為魁偉的大漢,被似弱不禁風的她提在手中,卻連掙扎都不敢掙扎,只是全身
在不住顫抖著。
    她蒼白的面容,此刻更沒有一絲血色,冰冷的目光,瞬也不瞬地凝注著蘇淺雪,蘇淺雪
卻沒有回頭。
    雲霧漂渺,展夢白只覺寒意甚重,他幾乎要轉身逃開此間,因為他直覺感到蕭三夫人的
目光中,含蘊了怨毒,也含蘊了殺機,他想不出她為何要對這美麗而又和藹的蘇淺雪如此怨
恨,而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何對這兩人如此關心,如此親切。
    ------------------
  王家鋪子 收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