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贈君明珠            

    緊閉著的窗戶,突地推開——

    一張混合著驚奇,錯愕,麻木.呆板,但卻又是極度欣喜,歡愉的蒼白面容,仰視星
光,喃喃道:

    「天是不是快亮了……天是不是快亮……」

    她身後響起一個慈祥的聲音:

    「天是不是快亮了,該用你心裡的眼睛去看,知道麼?你若想得到幸福,你就該自己先
快活起來。」

    她輕輕掩上窗戶:「外面風大,你的傷還沒有好。」然後回轉身:

    「琳兒!我方才和你靜哥哥談了許久,現在……」

    語聲未了,靜夜之中,突然有一陣急遽的馬蹄聲,隨風傳來,戛然停頓在客棧門前,接
著便是敲門聲,人語聲……,然後馬蹄聲又自遠去。

    孫敏眉峰微皺,方自在奇怪著這陣馬蹄聲來去之匆遽。

    那知……

    卻聽一陣沉重的腳步聲,走入跨院,一個嘶啞的聲音說道:

    「夫人還沒有睡麼?」

    孫敏霍然長身而起,打開房門,卻見睡意方濃的店伙,正自手捧一方紫檀木匣,呆呆地
站在門口,陪著笑道:

    「方纔有人將這匣東西送來,叫小的交給夫人,說裡面全是珍貴之物,小的不敢耽誤因
此即刻就送來了,正好夫人沒有睡……」

    孫敏心中大為驚奇,口中卻是淡淡說了聲:

    「知道了!」順手接過那方紫檀木匣:「半夜把你驚動,真不好意思!」

    遞出半錠銀子,店伙千恩萬謝地走了,孫敏手捧木匣,卻仍在呆呆地出著神。

    這是一方製作得極其精緻的紫檀木匣,燈光從身後映出!她可以極其清晰地看清匣上的
花紋。

    那是富貴人家常見的吉祥雕刻!「鸞鳳合鳴」。她遲疑著轉回身,暗問自己:「這裡面
是什麼?誰送來的?」

    凌琳呆呆地凝視著她母親,只見她緩緩打開木匣,突地!一陣強烈的珠光,自匣中騰
起,凌琳忍不住要問:

    「這是什麼?」

    那知她話還沒有問出,孫敏身上,竟突地起了一陣顫抖,面容也變得異樣蒼白。

    噗地一聲——

    紫檀木匣,落到地上,竟散出數十粒明珠,隨地流轉,凌琳輕呼一聲,卻見她母親顫抖
著的手掌中,自拿著一方紙柬。

    她忍不住跑了過去,從她母親顫抖著的手掌中,接過這方紙柬,昏黃的燈光,映著俊秀
的字跡:

    「欣聞喜訊,贈君明味,珠映璧人,百年好合!」

    平凡的字跡,平凡的語句,既無上款,亦無署名,這原該沒有絲毫值得孫敏驚異之處
呀!

    凌琳愕了愕,目光轉向她母親,剎那之間,她心裡突也閃電般掠過一個心念,嬌軀一
軟,後退三步,驚呼著道:

    「是他!是他!難道是他?」

    孫敏目光低垂,地上的珠光,仍在滿地流轉,她暗中驚忖:

    「是不是他?大約是他?他難道沒有死?除了他還有誰!」

    她在心底深處,無法解釋地直覺感到,贈珠的人,一定是他?

    但是她口中卻仍強自緩緩道:

    「琳兒,你說什麼?你怎麼知道是他?」

    凌琳圓睜明眸:

    「媽!你一定也知道是他,不然,你為什麼會這樣吃驚呢?媽!你說是嗎?你說是嗎?
你說是嗎?」

    她一連說了三聲,「你說是嗎?」說到最後一聲,她已緊緊抓著她媽媽的肩頭,像是要
從她媽媽身上,證實她自己的想法。

    「我們方才說的話,他全都聽到了,可是……可是他為什麼不進來呢?難道……難
道……」

    她一遍又一遍地低語著,每說一遍,她的一雙明眸之中,就不知要流出多少粒淚珠,比
地上流轉著的明珠更珍貴,更晶瑩的淚珠!

    孫敏沉重地歎息著,輕拍著她女兒的秀髮,卻只會反覆著說:

    「傻孩子!你怎麼知道是他?傻孩子!你怎麼知道是他?」

    窗外風聲簌然,凌琳突地一聲大呼:

    「他還沒有走,他還在外面!」

    一步掠到窗前,劈手一掌,擊開窗門,目光轉處,突又一聲驚呼,連退三步,厲道

    「你是誰?你來幹什麼?」

    叱聲未了,一陣大笑之聲,已由窗外傳入,星光下,一條矮胖人影,當窗而立,孫敏只
覺心頭一寒,刷地掠向床頭,抽出床頭的雪刃,刀光一閃,方待去燈火,卻聽窗外人影已自
哈哈笑道:

    「夫人旦莫驚惶,在下此來實無惡意。」

    燈火微花,一條人影,已自穿窗而入,一身閃亮的金衫,雖襯得他的身材極為臃腫,但
是他身手的靈敏,矯健,卻又不禁使得孫敏心頭一震,沉聲叱道:

    「朋友是誰?既無惡意,深夜之中,闖人私室,卻又是為了什麼?」

    這人影身形方定,目光一轉,輕輕瞟過木立牆邊的鍾靜,抱拳一揖,一揖到地,哈哈笑
道:

    「在下韋傲物,與凌大俠昔年亦有數面之緣,不知道夫人還記得在下麼?」

    孫敏緩緩放下手中利刃,目光中似乎在驚異著這矮胖臃腫的漢子,竟會就是名震江湖的
「七海漁子」韋傲物。

    卻聽韋傲物又是一陣哈哈大笑,道:

    「凌姑娘好厲害的耳力,在下方到厝下,就被發覺,若是有那個不開眼的小賊,轉念頭
轉到凌姑娘頭上,那才真是瞎了眼睛哩!」

    凌琳秋波轉處,面寒如水,根本就未將他這番恭維之言,聽入耳中,韋傲物哈哈乾笑數
聲,又道:

    「在下深夜打擾,實在冒昧的很,但卻是為了夫人,方敢斗膽來此。」

    孫敏秀眉微軒,詫聲道:

    「閣下與我母女素昧平生,閣下此言,實在教我莫測高深,難道深夜中闖入人家女子私
室,還是為了——」

    她此刻已知道這「七海漁子」韋傲物定亦是天爭教下之人,是以言語之中,鋒芒畢露,
不再替他留絲毫情面。

    那知她話聲未了,韋傲物卻又已大笑說道:

    「在下沒頭沒腦地就說出這些話,自然難怪夫人不懂。」

    他語聲微頓,竟然大刺刺在桌旁木椅上坐了下來,接口又道:

    「但夫人一聽在下解釋,定必就可以瞭解在下的苦心了!」

    孫敏冷「哼」一聲,韋傲物又道:

    「今日在下聽得我教下門徒來報,說是夫人似乎對那什麼「正義幫」有些興趣,是以在
下便趕緊探出那幫人的落腳之處,前來報知夫人,夫人興趣如何,在下不揣冒昧,自願為夫
人領路。」

    孫敏秋波一轉,暗中忖道:

    「看來天爭教當真是人材濟濟,今日我在客棧門外,並無顯明表示,心意卻已被對面那
兩條漢子看出,這姓韋的此番前來,想必是想利用我做塊問路之石。」

    她暗中冷笑一聲,心念空地一轉,閃電般掠過幾個念頭,立刻接口道:

    「正義幫主的落腳之處,韋香主真的已經知道了麼?」

    韋傲物哈哈一笑,道:

    「在下已得教主傳諭,說夫人此後已是敝教一家人了,難道在下還敢對夫人說出欺瞞之
言麼?」

    孫敏明眸微張,但卻忍下了心中的怒氣,因為她此刻心裡已有一個秘密的猜測,她心想
證實這猜測是否正榷,沉吟半晌,道:

    「韋香主可是此刻就要走麼?」

    韋傲物頷首笑道:

    「只要夫人願意,在下一定奉陪。」目光轉動之間,貪婪地在滿地明珠上望了幾眼,卻
見孫敏緩緩將掌中利刃,放回床頭,轉首道:

    「琳兒!你在這裡陪……坐坐,我馬上就會回來的。」

    凌琳雖然聰慧,卻已猜測不出她母親的心意,呆呆地愕了半晌,孫敏卻已經叱一聲
「走!」纖腰微擰,穿窗而出。

    韋傲物哈哈一笑,抱拳道:

    「姑娘稍候!」突地轉向鍾靜,在鍾靜耳畔低低說了兩句話,身形轉側之間,便也穿窗
而出,凌琳依稀聽見他說的是:

    「……你只要……教主之吩咐,立刻就可以……我勸你……」

    但鍾靜卻只是茫然睜著眼睛,似乎根本沒有聽到他的話似的,窗外星光點點,風聲依
依,孫敏和韋傲物都已走得遠了。

    深夜中的嘉興街道,就像是水銀鋪成的道路,平滑而安靜。

    單調而刻板的更聲鼓點,一聲一聲地劃破四周的靜寂。

    孫敏無言地在這靜寂中飛掠著,她輕功雖不甚高,但在武林中卻已算不得庸俗身手,沒
有多時,她便已掠出城外,掠出了那條橫跨在靜靜地河水上的靜靜地小橋,煙雨南湖,在深
夜中更見蒼茫絕美,她深長地透了口氣,側首輕問:

    「可到了麼?」

    一直不急不徐跟在她身側的韋傲物微笑應道:

    「不遠了!」

    語聲中腳步突地加急,夜風吹得他衣衫沙沙作響,穿過一片樹林,他卻突又頓住身形,
輕巧地將身上金色衣衫脫下,露出裡面的黑衣勁服,遙指前方,含笑又道:

    「夫人!前面那幾重屋影,本是當朝一位大臣的家宅,如今不知怎地,卻做了那幫人的
落腳之處,在下雖然未曾去過,但聞說裡面園林頗深,夫人進去,千萬要小心些,不要和在
下走失,那裡看來雖無動靜,其實卻不啻龍潭虎穴——」

    他哈哈輕笑數聲:「在下此刻,也實在是在捨命陪君子哩!」

    孫敏暗中冷笑一聲,凝目遙望,前面林木深處,果有一片屋頂,橫臥在深沉的夜色間,
她平靜地呼吸一下,強制著心中的激動,暗問自己:

    「這屋子裡住著的真的會是那「正義幫主」麼?而這「正義幫主」的真實身份,又會不
會真的就是我心中猜測的那個人呢?」

    她似乎已聽到自己心跳的聲音,因為她這問題的答案,若是肯定的,自然好了,若是否
定的,她如此冒然地闖入一個新起幫派的秘密巢穴,那豈非真的是去送死麼?但是她為了一
些特別的原因,卻也顧不得這許多了。

    兩條黝黑的人影,投入黝黑的屋頂上。

    嘉興城中客棧裡西跨院室內的燈光,由昏黃變得慘白。

    大地永恆地沒有一絲變化,人類卻時刻地在變化著,只是這一切變化只不過是人海中一
連串小小的泡沫,開始和結束,在永恆的宇宙中,都不過是剎那間的事情罷了!

    所以,既然如此,我這小小的故事的開始與結束,不更加渺小和可笑了嗎?

    所以,既然如此,我要說!「世上任何一件沒有結束的事,其實也可以說是已經結束,
世上任何一件結束了的事,其實卻也可以說是沒有結束,因為結束與不結束。這其間的距
離,真是多麼可憐而可笑地短暫呀!」

    「請看續集」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