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一訊沖天            

    房門突地響了。

    凌琳皺著眉打開房門,秋波轉處,面容微變,輕叱道:

    「閣下是誰?來此何干?」

    門外筆直地並肩立著四個滿身銀衫的大漢,銀巾包頭,銀帶扎腰,手中卻各各捧著一個
銀色拜盒,當先一個漢子躬身道:

    「小的們奉敝教教主之命,送上四色水禮,望請笑納!」

    孫敏心頭一凜,沉聲道:

    「朋友們是那一派高人?貴教教主是誰?」

    那漢子微微一笑,似乎他已看出房中這兩個女子亦是武林中人,先前那種拘謹的神態,
便較為輕鬆了些,含笑說道:

    「敝派崛起江湖,才不過月餘,想必兩位未曾聽起。」

    他語聲微頓,一笑又道:

    「只是小的們可向兩位保證,不出三月,江湖中就全都會知道敝派的聲名,有如此刻人
們全都知道——「天爭教」一樣!」

    孫敏面色微霽,一雙柳眉,卻皺得更緊了,沉聲又道:

    「如此說來,朋友想必不是天爭教派來的了,不知貴派與天爭教有何關係?」

    那漢子面容一整,正色道:

    「敝派非但與天爭教毫無干係,而且……日後兩位自會知道的。」

    說著,躬身一禮,肅容步入,將那四個銀色拜盒,一齊放到桌上,目光向僵坐桌旁的鍾
靜一轉,面上似乎微露驚詫之色。

    卻聽孫敏又道:

    「貴教教主是誰?我等素不相識,怎可無端受禮,還請四位朋友帶回去的好。」

    她老於世故,此刻心中自然驚疑交集,不知道他們突地送來這四色禮物,究竟有何用
意?

    那漢子微微一笑,緩緩道:

    「嘉興城中家家戶戶,都收下了敝派之禮,兩位如不收下,卻教小的如何回去交待?」

    孫敏,凌琳齊都一愣!大奇道:

    「家家戶戶,都收下了貴派之禮!難道貴派竟備下數十萬份禮物,在嘉興城挨家挨戶地
送了一遍麼?」

    那漢子又自微微一笑道:

    「正是。」

    躬身一禮,退出門外,輕輕帶上房門,孫敏愕了一愕,送將出去,卻見這四個神秘的銀
衫漢子,早已走出這小小的跨院了

    四個銀色拜盒,整齊地放在桌上,一方銀色的拜帖,平整地壓在盒角;十六個秀逸的字
跡,整齊地寫在拜帖上!

    「強權必滅,正義必張,四色菲禮,敬請笑納!」

    下面署名,竟是:「正義幫主謹拜」。

    這「正義幫主」是誰?為什麼他要花費這麼多人力物力,在嘉興城中挨戶送下這一份厚
禮,最奇怪的是;他怎會有如此豐富的人力物力,莫是說盒中禮物,單祗這數十萬個盒子,
已不是常人夢想能做到之事。

    孫敏雖然老於世故,閱歷極豐,此刻卻仍不禁為之迷惑,她從未想到過世上竟會有如此
人物!做出如此不可思議的事!

    她呆呆地愕了半晌,突又微擰纖腰,轉身奔了出去,她一心探究出這些幾乎不可解釋的
問題的答案,但是那四個神秘的銀衫漢子,此刻卻已不知走到那裡去了。

    突地——

    一陣悠揚的樂聲,隨風自戶外飄來,她柳眉微皺,追尋著這樂聲的方向,走了出去,卻
見這家客棧門前,已擁滿了竊竊私議,不住藹歎的人群,她遲疑半晌,亦自從讓開的人群中
走到街頭,秋波微轉,目光望處,卻也不禁發出一聲輕微的驚歎,她只見……街的盡頭上,
此刻正有一行人馬,緩緩行來。三十六對銀衫曳地,秀髮如雲的妙齡少女,一面吹奏著手中
的純銀簫笛筆琶,一面當先行來,後面緊跟著三十六對顯見經過嚴密挑選的純白良駒,純銀
鞍轡,銀絲繩,三十六對眉清目秀的少年,牽著銀絲繩,隨著樂聲,緩步而行!

    然後是一頂銀光閃閃的大轎,純銀轎頂銀絲垂,十六對銀色勁裝大漢,手托轎竿緩步而
行,然後又是七十二對少年男女,掌中各各托著一方銀色拜盒,隨在轎後。

    日漸西沉,卻未西沉。

    漫天的陽光,將這神秘詭異,從來未見的行列,映得令人耀目生花。

    「這些想必就是那「正義幫」中人了,轎中坐的,想必就是那正義幫主。」

    孫敏幾乎忍不住想要掠上前去,掀開深深垂下的轎,看看轎中坐的,這富可敵國,神秘
詭異,有如天際神龍,倏然降臨人間,又有如十彩蓮花,平地湧起武林的「正義幫主」,究
竟是怎樣的人物?

    自古以來,不知有多少藉藉無名的人物,突然由平淡趨於絢爛。像奇跡般揚名於江湖。

    可是,卻從未有一人,像這「正義幫主」如此神奇,如此聲勢,如此詭秘……

    孫敏心念數轉,暗自尋思:

    「他或者原本就是個名聲甚著的武林豪士,但是,他為什麼要弄這些玄虛呢?難
道……」

    那知她心念尚未轉完,卻聽那倏揚輕柔的樂聲,突地變的熱烈激昂,裂石穿雲,樂聲方
變,那七十二對手捧銀盒的少年男女,突地腳步微頓,手掌微揚,一手將銀盒盒蓋掀開……

    只聽一陣振耳的銀鈴之聲,隨著數百隻頸繫銀鈴的健翼銀鴿,沖天飛起。

    每方銀盒之中,竟各飛出四隻銀鴿,而每四隻銀鴿足上,竟俱都縛著一面玄烏絲巾,銀
鴿飛起,鳥巾垂下,四鴿一巾,一巾二丈。

    霎眼之間……

    只聽鈴聲漫天,叮噹不絕。

    只見銀翼翱翔,低回飛舞。

    而那百十面玄烏絲巾之上,每面各有十數個徑尺銀字,凌空閃閃生光。

    孫敏驚歎之中,凝目望去,卻見這十數銀字,有的赫然竟是!

    「正義幫主謹向天爭教主蕭無挑戰!」

    有的卻是:

    「八月中秋,煙雨樓頭,敬候大駕。」

    月光之下,縱是目力稍差之人,也將這些銀光閃閃的字跡,看得清清楚楚,樂聲再變,
突地變為一長聲尖銳的哨聲。

    那數十隻健翼銀鴿,四個一群,有的飛向東方,有的飛向西方,有的飛向南方,有的飛
向北方,剎那間使已去遠,只剩下遠處天際,不時還見烏巾飄舞,銀翼翱翔,鈴聲……

    樂聲再次一變,行列依然前行。

    但是——

    「正義幫主,謹向天爭教主蕭無挑戰。」

    這一個足以驚天動地,震撼江湖的訊息,卻已隨著這漫天的銀鴿銀翎,傳送到東方,傳
送到西方,傳送到南方,傳送到北方……

傳送到普天之下武林江湖,每一個地方。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