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相依為命            

    也不知過了多久,這母女兩人相對默然,都也沒有分毫睡意,外面夜闌人靜,萬籟俱
寂,只有晚風吹得窗紙簌簌作響,有一句話卻在孫敏喉頭打轉,她想問:

    「若是他不來呢?」

    但是這六個字卻生像有著千鈞重量,她縱然鼓起勇氣,卻也不敢問出口來,因為她怕這
問題的答案,會刺傷她愛女的心。

    她只是輕輕說了句:

    「唉——有風的天氣……」

    淡淡的一句話,淡淡的語意,但無限的慈母憂思關懷,卻已都深深地包含在這六個字
裡。

    又是一陣風吹過。

    突地,緊閉著的窗戶,似乎因風而開,晚風,終於吹入了這無風的小屋,孫敏,凌琳一
齊抬起來,目光動處——

    「呀!是你!」

    兩人竟不能自主地驚喚出聲來!

    夜色之中,只見一個遍體金色勁裝的少年,一腳踩著窗檻,當窗而立,晚風雖然將他的
衣袂吹得飄飄飛舞,但他的身軀,卻有如石像般地木然不動。

    孫敏一聲驚喚,一絲笑容,自嘴角泛起,她柔聲說道:

    「鍾靜!你終於來了!」

    語聲中包含著那麼多安慰與慈祥,使得木立窗台之上的鍾靜,無言地合起眼睛,像是在
心底深處,沉重地歎息了一聲。

    但是等到他再次張開眼睛的時候,他面上卻又恢復了冷靜,那種全然不帶任何一絲人類
情感的冷靜。

    孫敏微微一愣,柔聲道:

    「你站在那裡幹什麼?外面風大,還是下來吧,這裡大概還有些熱茶,你先喝一杯,解
解寒氣,然後再告訴我……」

    語聲未了,突地「唧」一聲,孫敏,凌琳齊地一驚

    鍾靜竟已反腕拔出劍來。

    森寒,碧綠的劍光,映著他金色的勁裝,映著他蒼白的面容,孫敏突地覺得一絲寒意,
自心底泛起,忍不住機伶伶打了個寒噤,顫聲道:

    「你……你這是……」

    鍾靜目光木然凝視著自己掌中的長劍,風像是更大了,他的衣袂,飛舞更急,然而他的
目光,卻瞬也不瞬

    無言地沉默中,似乎已有了令人窒息的意味,無言的鍾靜,突地一字一字地緩緩說道:

    「天爭教下第二代掌門弟子鍾靜,奉天爭教主親傳法諭,前來取凌北修遺孽妻女首
級。」

    剎那之間,孫敏只覺耳畔轟然一聲巨響,再也站不穩身形,身形搖搖。蹌踉退後數步,
「砰」然一片聲響,桌上杯壺,全被衣袖帶落地上。

    孫敏圓睜秀目,幾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說什麼?」

    她再也忍不住脫口驚呼出來。

    那知鍾靜的目光,卻仍然呆木地凝視著自己掌中的長劍,一字一字地緩緩又道:

    「天爭教下鍾靜奉命來取兩位首級,是否還要在下自己動手,全憑兩位之意!」肩頭微
動,飄然落下。

    凌琳愣了半晌,突地「咯咯」大笑起來,她竟大笑著道:

    「好!好!是你……。我們當然要你親自動手,難道你以為我們還會自殺麼?不過,我
只怕你這位劊子手,還未必是我母女兩人的敵手呢?」

    她邊笑邊說,直笑得花枝亂顫,就像是突然遇著世上最最好笑的事一樣,但是她的笑
聲,卻是淒厲的,這淒厲的笑聲中包含著什麼,除了鍾靜之外,誰也無法領受得出,誰也無
法體會得到。

    數粒淚珠,零亂地落到地上,是誰?是誰哭了?呀!癟笑著的凌琳的雙目之中,不又已
有兩滴晶瑩的淚珠,將要奪眶而出。

    但是,鍾靖的目光,卻依舊木然凝視在自己掌中的劍上。

    只聽凌琳淒厲的笑聲,倏然頓住,她纖腰微扭,似乎已要上前動手,只覺衣袖一緊,她
母親已立在她身旁,凌琳沉重地歎息一聲,幽幽歎道:

    「媽……」

    孫敏的一雙慈祥而又嚴峻,溫柔而又沉重的目光,卻並未側目望她愛女一眼,她只是靜
靜地望著鍾靜,輕輕地說道:

    「你雖然對我如此,但師命難違,我瞭解你的苦衷,我一絲一毫也沒有恨你,我原先還
在奇怪,為什麼這一路上蕭無都不向我母女下手,現在我才知道,原來他要讓你來當這一份
罪惡。」

    她沉重地歎息一聲,又道:

    「我平生不會罵人,但是像蕭無這種人,我縱然用盡世上所有惡毒的話來罵他,也還嫌
不夠。我不為我們母女難受,我只為天下武林中人難受,因為武林之中,竟出了這樣一個萬
惡的魔頭!」

    她悄然合上眼。

    「我母女自知,以我們的力量,絕對無法逃出他的毒手,你縱然不動手,今夜我們還是
會死在別人手上,所以我很高興,因為我母女被你殺死,總要比天爭教別的賊子殺死好的
多,你只管動手好了,無論你武功怎樣,我母女絕不還手!」

    她輕柔,緩慢而沉重地說到這裡,眼深垂,竟真的等待鍾靜向自己下手,凌琳呆望著她
的母親半晌,亦自合上眼。

    大地沉默知死,就連風聲,在這一瞬間,似乎都已停頓了。

    鍾靜,卻仍木然望著自己掌中長劍……

    孫敏雙目一張,輕笑道:

    「你快些動手,我絕不怪你,你若覺得有一些難受,就請你在我母女死後,將我母女葬
在一起,然後……」

    凌琳突地張目接口道:

    「等到後來,希望你能到我的棺材或者死前,告訴我……告訴我,明天他究竟來……
了……沒……有……」

    語聲逐漸低微,於是四下又歸於死一般的寂靜。

    突地……

    「嗡」然一聲,鍾靜掌中長劍一抖,但見朵朵劍花,漫天而起,森森劍氣,眨人肌膚。

    這一劍功力之深,使得凌琳秀目一張,卻有一絲微笑,淒涼的微笑,悄悄滑上孫敏的面
靨,她方待合起眼睛,接受死亡。

    那知——

    鍾靜抖手一劍,突地長長,長長,長長地歎息了一聲,似乎要將生平憂鬱都在這一歎中
吐盡,然後反腕又是一劍,向自己喉間刎去!

    孫敏,凌琳,齊地驚呼一聲,眼見這柄長劍,已將劃在這少年的喉頭上,她兩人大驚之
下,竟不知出手援救。

    又是一陣風吹來——

    一聲陰森,冷峭的輕笑,隨風飄入。

    一陣尖銳,凌厲的風聲,挾著一絲烏光,也隨著風聲,穿窗而入。

    「鐺」地一聲,金鑼清響!

    「嗆」地一聲,長劍落地!

    孫敏,凌琳,駭然後退。

    鍾靜一手捧腕,大驚轉身。

    只見——

    深沉濃重的夜色中,不知何時,已多了一條頎長黝黑的身影,遠遠立在窗外,孫敏,凌
琳,縱然用盡目力,也看不見他的面容,只見他一雙目光,有如兩點寒星,在夜色中閃閃生
光。

    在這一瞬間,孫敏母女兩人,只覺天地萬物,彷彿齊都變了顏色,因為她們此刻已知
道,立在窗外的人影,便是「天爭教主」蕭無。

    又是一聲其寒入骨的冷笑,隨風飄入,只見窗外人影緩緩道:

    「鍾靜,出來!」

    鍾靜頭也不回,緩緩走到窗外,輕輕一躍,掠出窗外,緩緩走到窗外人影身前,伏到地
上,恭恭敬敬地磕了頭,緩緩站了起來,靜立一旁,他一句話也沒有說,一絲聲音也沒有發
出。

    孫敏.凌琳,呆呆地望著他的身影,掠出窗前,只覺房中的寒意越來越重,凌琳悄然移
動腳步,靠到他母親身側,這一雙孤苦伶仃,相依為命的母女,直到此刻,更是誰也不願離
開誰一步。

因為,她們縱然要死,也要死在一處。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