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蒼天無語            

    呂南人劍眉一軒,微有怒意,但瞬即長歎一聲,緩緩道:

    「傻孩子,你怎麼能這樣說,我怎麼為了她做這種事,你知道,除了又純潔,又天真,
又溫柔……」

    他緩緩說著,目光中似又泛過蕭南蘋的身影,於是他長歎一聲,方自接道:

    「又仁慈……像你這樣孩子,我會為她們冒險之外,我不會!唉,你要知道,我這麼
做,不是為人,是為了事,我覺得該做這樣事,所以我就做了,假如我覺得這件事是不該做
的,那麼就沒有一個人能強迫我,傻孩子,知道嗎,來,點點頭,讓我下去,哎!對了,點
點頭,讓我下去,然後再乖乖地等著我回來,我一定會回來的,相信嗎?」

    凌琳不斷地點著頭,但是她的淚珠已滿了她自己衣裳,也已滿了呂南人的衣裳。

    孫敏慢慢走過來,這堅強的婦人,此刻亦自淚流滿面。

    她輕輕啜泣著道:

    「伊風,你……你多珍重,小心些……」

    伊風點了點碩,將那一圈已經圈好了的繩索,小心地綮在腰上,然後轉動一下身軀,試
試身手是否仍自靈便,然後他突然道:

    「叫我南人,我叫呂南人,從此,世上再也沒有伊風這個人了。」

    語聲一了,他倏然轉身,閃電般援索而下,強忍著不再向上望一眼,但.他無法使他耳
中聽不到上面傳下的叮嚀和痛哭聲,他自嘲地苦笑:

    「倒底是女子。」又堅強地告訴自己:

    「我又怎會死哩,下面再危險,但只要有這條繩索可以依附,我還怕什麼,我一定會再
上來的,那時她們就都會笑了。」

    漸漸………

    上面的哭泣聲越來越微弱,甚至聽不見了。

    漸漸………

    山勢更險峻了起來,這壁立千尋的壁上,石牙怪立,又滿生著青苔,偶然也有一些不知
名的樹木,從石縫中生出,而且越往下面,越為險峻,他甚至不敢再往下看一眼,只是謹慎
而緩慢地往下面移動著。

    突地——

    他心中一動,想起了一件事……

    那知——

    他這念頭方自升起,手掌突地一輕,全身顯然失卻了可以依附之物,無助地向那深不見
底,陰沉幽暗的絕望中落了下去。

    他不由生地驚呼一聲,心中閃電般閃過一個念頭:

    「這繩索怎會斷的?」目光動處,見到山壁上似乎有個洞穴,他想伸手攀住,但是,他
的身形卻已一無憑藉地落了下去……

    落了下去…………

    ……………落了下去!

    奇怪,這繩索怎會斷的!

    凌琳悲切地伏在欄杆上,望著呂南人越來越小的身影,她再也忍不住,翻身撲在她媽媽
身上,又自放聲痛哭了起來。

    孫敏憐愛地撫著她柔軟的背脊,良久良久,柔聲歎道:

    「乖孩子,不要哭,他會回來的,他不是對你說過了嗎?」

    她勉強在自己亦是淚流滿面的臉上,擠出一個笑容:

    「你難道不相信他嗎?他會平安的。」

    凌琳抬起頭,抽泣著道:

    「他真的會平安嗎?」

    孫敏忍住淚,微笑著道:

    「他不但會平安地回來,而且還會帶回你的姨父,而且——你在幹什麼?你瘋了嗎?」

    凌琳正沉醉在她媽媽的甜蜜地言語之中,突地聽到她媽媽厲聲大喝起來,她方自一愕,
接著

    又是呂南人的一聲慘呼,自壑下傳來。

    她驚慌失措地抬起頭,只見她媽媽木然而立,面色慘變,望著身後——

    她大喝一聲,回過頭去,萬虹正滿面帶著狠毒的笑容,站在欄杆旁邊,而欄杆之上的繩
索,卻已剩下短短一尺!

    剎那之間,她只覺天旋地轉,什麼事也不知道,什麼話也不會說……

    萬虹突然淒厲地狂笑起來。

    「我要他死,大家都得不到……哈哈,大家都得不到。」

    她淒厲地狂笑,淒厲地狂喊著,就連她媽媽,也被她驚得圓睜雙目,癡癡地望著她,口
中喃喃說道:

    「瘋了……瘋了……」

    萬虹淒厲地呼喊:

    「瘋了……瘋了……」

    漸漸——

    狂笑變成狂哭,她突然伸出手掌,抓扯著自己的面靨。

    突地——

    凌琳大喝一聲,向她撲了過去:

    「你好狠,你好狠,我要殺死你,找要殺死你……」

    她竟也發狂地呼喊著,發狂地在萬虹身上,頭上……擊打著,只是她此刻心痛如絞,心
亂如麻,竟似已忘了使出內家真力,而使出女性最原始的武器,她竟也用指甲在萬虹身上,
頭上抓扯著,

    孫敏,這堅強的婦人,此刻又再一次發揮了她堅強的神智。

    因為此刻這其間只有她一人的神智較為清醒些,她一步竄了過去,抱著她愛女的雙臂,
連聲道:

    「琳兒,清醒些……琳兒,清醒些……」

    萬虹瘋狂了似的跑到飛閣上去,凌琳也發狂了似的要追過去。

    但是她媽媽卻全力抱著她,她心活像中了亂箭似的,點點滴滴地滴出血來,她狂喊著:

    「你們好狠……他為你們下去了……你們卻害死了他!」

    漸漸——

    她呼聲也微弱了,她只覺耳旁什麼聲音都微弱了下來——包括她自己的狂呼,終於,她
什麼聲音都不再能聽到。

    她暈了過去。

    太突然的刺激,太深切的痛苦,使得這純真的女孩子,終於暈了過去。

    等到她醒來的時候,太陽已經下山了。

    她緩緩展開眼,漫山的夕陽,正燦爛地映照在她臉上,四面風吹林木,草映夕陽,她此
刻竟是置身在一處樹林中的一方青石上。

    「我怎會到這裡來了?」

    在這剎那之間,她腦海中是一片空白,她當然不會知道她媽媽怎樣離開了那凌空飛閣,
怎麼謹慎地帶著她從一條特製的雲梯上,渡過那深沉的絕望,穿過那濃密的叢林,來到這
裡。

    在這剎那之間,她甚至也不記得她暈厥之前所發生的事。

    但是,轉念之間,所有的一切事,卻都像怒潮似地湧到她心房,她痛苦地呻吟一聲,想
掙扎著站起來,但是一雙臂膀立刻溫柔地擁住她,於是,她發現自己此刻仍然是躺在她慈母
懷裡!

    於是,她忍不住又撲向這溫暖的懷抱,放聲痛哭了起來。

    「媽媽,是她們害死了他,她們害死了他……我要為他報仇,我一定要為他報仇的!」

    她痛哭著,呼喊著,辛苦了,疲倦了,也傷心了的孫敏,無言地擁抱著她,此時此刻,
她又能說什麼?

    呂南人,這個年輕人也是她深深喜歡著的,這年輕人若是死了,她也會傷心,難受,她
記得上次這年輕人為了自己的女兒,受了重傷,她是如何地擔心,是如此地照顧他,甚至比
擔心她女兒,照顧她女兒還要深厚多了。後來,僥倖他能遇著奇人,不但傷勢好轉,還有奇
遇。

    但此刻,他終於死了,是為了她姊妹死的,她心裡能不難受?她口中喃喃地安慰著她的
愛女,她的心,卻在絞痛著。

    她想間蒼天,對這勇敢而正直的熱血少年,為什麼這樣殘酷。

    但是夕陽雖仍輝煌,蒼天卻永無語,只有她的愛女的悲泣,混合在嗚咽著的晚風裡,大
地,已又將被黑衣籠罩!人們,也又將在黑暗中安息,但是,她心中暗想,呂南人,是永遠
會活在她心裡的,不但活在她心裡,還會活在許多人心裡,你說是嗎?

那麼。讓我悄悄地告訴你……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