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生死誰知            

    孫敏眼一垂,頷首道:

    「唉,你猜的也不錯那姓許的在片刻之間,點住了數人的穴道,方自道:「我手下自有
分寸,這些人穴道雖被我點住,但我擔保他們身體不至受損,而且一個時辰後,穴道自
解。」萬大哥只冷笑一聲,道:「我知道。」姓許的大聲笑道:「對,對,你若是不知道,
又怎會容得我動手。」

    「唉——這兩人當真是棋逢敵手,只可惜為什麼要這麼生死相爭呢?」

    她茫然轉動著目光,眼中像是又看到了當時的情景。

    「我眼睜睜地看著他們一人一邊,掠了下來,不但無法阻止,竟連聲音都無法發出」

    凌琳突然插言道:

    「有朝一日,我若遇著那姓許的,一定要點上他的穴道,讓他也嘗嘗滋味。」

    孫敏柳眉一皺,正待呵責,卻聽萬虹突地冷「哼」一聲,意示不屑,孫敏不禁大奇忖
道:

    「琳兒這是幫你們說話,你為什麼要如此對待於她。」

    但是她目光一轉,見到呂南人的雙眉緊皺,似是頗為擔心,她心中一動,突地恍然大
悟,暗中尋思:

    「原來虹兒也愛上了他,這卻怎生是好?」口中卻輕叱道:

    「少插口,莫要惹人笑話。」

    凌琳明眸一轉,像是又想說什點,但呂南人卻已道:

    「後來呢?」

    凌琳輕輕一咬櫻唇,竟將口邊的話忍了回去,孫敏輕歎一聲道:

    「他們兩人身形都快,我眼前一花,他們已都沒了影子,我心裡著急得簡直無法形容,
只聽得到處都是「砰砰」心跳的聲音,我知道大家都在著急,那知過了一會,那姓許的突然
大喝一聲:「你好……」聲音隱隱從下面傳上之後,就再也沒有聲音,我的心卻跳得更厲害
了,、心想:莫非他已死了。」

    呂南人暗歎:

    「想來又是那萬天萍出手暗算,唉——在這種情況下,許白當真是難以躲避。」心念一
轉,目光一掃萬氏母女,又奇道:

    「既是如此,那萬天萍想必無事,她兩人都又哭些什麼?」

    卻聽孫敏又自歎道:

    「那知我念頭還沒有轉完,下面卻又隱隱傳來萬大哥呼喝聲音,接著又是那姓許的笑聲
和叱聲,沒有多久,兩人突然同時大喝一聲——唉,以後就真的再也沒有任何聲音了。」

    呂南人心頭一寒,只聽孫敏話說完了,飛閣之中,竟也是再無其他聲音,只聽得呼吸之
聲,此起彼落。

    他默然歎息半晌,忍不住又自勸慰道:

    「生死由命——唉,他兩人俱是一身絕技,一生之中,都不知經過多少件凶險之事,此
次說不定亦能化險為夷亦未可知——」

    他話聲未了,本已停住鞭聲的萬氏母女,突又放聲大哭起來,呂南人吶吶地方待再說兩
句勸慰之言,那知萬夫人突地「噗」地一聲,向他跪了下來,一把拉著他的衣襟,呂南人一
驚忙道,

    「夫人……你這是幹什麼?」

    萬夫人竟哀哭道:

    「你救救他們……你救救他們……」

    呂南人茫然不知所措,惶聲道:

    「小鄙只要能之所及,唉……」

    萬夫人哀哭著道:

    「我知道你武功很高,你下去看看……他……他死了沒有?」

    呂南人一愕,卻聽她又道:

    「虹兒,你也跪下來……妹子,你也幫我求求他……我……這麼多年,我……」

    噗地一聲,萬虹也跪了下來。

    呂南人滿耳都是哀求之聲,滿心俱是惶然之情,此情此景,他怎能斷然拒絕這放聲哀哭
著的婦人,但他又怎能答應?

    只聽萬夫人痛哭著又道:

    「這麼多年……我和天萍……一共才只有短短幾個月的時間在一起.如今……就算他死
了,你……你也要把他的首……給我,你……妹子,你求求他……虹兒……你求求他……你
為什麼這麼狠心。」

    她突然轉向孫敏,又道,

    「妹子,你求求他……」放聲痛哭不已。

    孫敏此刻卻已為之驚愕住了,吶吶道:

    「伊風……你……」

    她和萬夫人雖然姐妹關心,但她卻又怎能向別人提出如此之不近情理的要求,何況此人
還是她愛女的心上之人,萬虹亦自哀哀地痛哭著,膝行到呂南人面前,痛哭著道:

    「我對你,我對你……你知不知道……我知道你的功夫……」

    萬夫人立刻接口道:

    「你一個人下去絕對不會有事的,你……」

    呂南人悄然合上眼,突又張開,一言不發地掠到欄旁,抓起一條粗繩,手掌切下,斬為
兩斷,雙手交傳,將這條粗繩垂在下面的部份,提了上來,孫敏圓睜雙眸,吃驚地望著他。
凌琳卻已花容失色,一個箭步,竄到他身旁,惶聲道:

    「你……你要幹什麼?」

    呂南人目光凝注著自己的手掌,緩緩道:

    「我將這條繩子拿上來,帶在身旁,若是那條繩子不夠長,我就把它接上去,知道了
嗎?」

    他話未說完,凌琳的一雙眼睛,已瑩然有了淚光。

    「你……要……下……去!」

    她的聲音,已開始顫抖起來。

    呂南人目光瞬也不瞬,仍自圈著繩索,口中緩緩說道:

    「我下去看看,不會有事的。」

    凌琳一把拉著他臂膀,惶聲大叫道:

    「你這是幹什麼,你你……人家對你……」

    他話未了,萬夫人已和聲撲了上去,一把抱住她的纖腰,哭罵道:

    「你真沒有良心,你知不知道天萍是你姨父,他……他是……」

    孫敏呆呆地站在旁邊!心中紊亂如麻,此時此刻,她正是方寸大亂,左右為難,不知怎
生是好。

    凌琳亦自哭叫著:

    「你放手,你對人家怎麼樣,為什麼要叫人家也陪你丈夫一齊死……」

    孫敏輕歎道:「琳兒,住壁。」但她聲音說得不大,何況她即使聲音真大,凌琳卻也不
會聽到。

    那知呂南人突地厲叱一聲:

    「住壁!」

    這輕輕一聲呼叱,卻像是有著什麼魔力似的,使得哭聲都微弱了下來,他緩緩轉過身
軀,面向萬夫人,緩緩說道:

    「請你放開手。」

    萬夫人只覺他目光之中,像是有著什麼令人不能不懾服的力量,不由自主地鬆開手掌退
後一步,垂首而立。

    呂南人緩緩伸出手來,輕輕撫摸著凌琳的如雲秀髮,柔聲道:

    「琳兒,你願不願意我是一個勇敢的人?」

    凌琳無言地留著淚珠,無言地點著頭。

    呂南人緩緩又道:

    「那麼,你總不會願意我為了危險和困難,就不去幫助別人吧ㄥ你要知道,助人是不論
親疏的,路見不平,尚且要拔刀相助,即使那人是你的敵人,但是他若真的需要你的幫助,
你就該伸手,何況是救人,那你就更沒有選擇的餘地,現在萬大俠和許大俠的生死誰也不知
道,我下去了,可能會將他們救活。」

    他一面說著,凌琳一面留著眼淚,孫敏也不禁黯然流淚,

    說到這裡,凌琳再也忍不住,又放聲痛哭了起來,痛哭著道:

    「但是……你自己呢……你難道不想想你自己,你……到底為了什麼,難道……難道你
是為了那女孩子。」

    她一面說話,一面回過頭,顫抖著伸出玉掌,指著那仍然跪在地上的萬虹,萬虹目光一
抬,面上突又掠過一絲憤恨怨毒之色,狠狠瞪了凌琳兩眼,便又垂下頭去,但此刻人人心中
俱是紊亂如麻,自然誰也沒有留意到她這一瞥中的恨意。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