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魂驚絕壑            

    呂南人聽了,不禁暗歎這少女的天真,他忽然覺得保護這天真的少女的責任,此刻已落
到自己身上。

    只見孫敏責備地拍了拍她愛女的肩頭,也在暗怪她愛女說話的莽撞,而萬虹的一對目
光,卻也正冰冷地望在凌琳身上。

    呂南人目光動處,突地心頭一動,只覺得這萬虹的目光,此刻竟和她爹爹一模一樣,一
時之間,鐵面孤行客,那冰冷的面容,狠毒的神色,似乎又從他心中閃過,他不禁為之暗中
一凜,對這少女,竟不知不覺起了三分畏懼防範之心,因為他深刻的瞭解,這種目光的含意
是表示著什麼?

    卻聽孫敏語聲微頓後,又自接道:

    「那姓許的還說「我兩人數十年來,雖然總想一決生死,但總是半途而廢,今日我看倒
不如大家都站著不動,各各讓對方打三拳,那麼——」他話未說完,萬大哥就冷冷問他:
「誰先打。」他愕了一愕,也說不出話來。」

    呂南人忖道:

    「這兩人功力相當,無論誰先動手,對方都無法招架得住,若是讓萬天萍先擊一掌,許
白縱然不死,只怕也無法出手還擊了。唉——萬天萍這一問,當真是問得叫人無言可對?」

    孫敏又自接道:

    「他們兩人對望了半晌,我見到萬大哥面上的神情越發難看,心裡真害怕極了,忍不住
又勸他們,那知道萬大哥突地一掠回身,跑到後面去,姓許的張口像是又想喝罵,但卻又忍
住。

    「轉眼之間,萬大哥果然已跑了回來,雙手捧著一大捆粗索,幾乎把他整個人都擋住
了,我一生之中都沒有見過這麼多繩子,姓許的也很奇怪,就問道:「老……!你干什
麼?」萬大哥一言不發,將那堆繩子「砰」地放在地上,突地從懷中拿了一塊黑鐵出來,在
姓許的面前一揚——」

    呂南人心頭一震,忍不住脫口道:

    「璇光寶儀!」

    孫敏呆了一呆,道:

    「你怎也知道!」

    呂南人不禁又無法回答,凌琳秋波一轉,偷偷望了他一眼,輕聲道:「媽,你說下去
嘛。」

    孫敏俯首沈吟半晌,輕輕長歎一聲,目光抬處,望向呂南人,但終於又自緩緩接著說
著:

    「那果然是「璇光寶儀」,姓許的見了,也脫口大呼起來,萬大哥臉上卻沒有一絲一毫
表情,突地伸手一拋,竟將這希世奇珍拋到這深不見底的絕壑裡去了,姓許的又大吃了一
驚,還以為萬大哥瘋了,大喝一聲:「你幹什麼。」跑到欄杆邊,俯首下望,那「璇光寶
儀」一落千丈,那裡還有影子,而且他俯首望了許久,竟連一點落地的聲音都沒有。」

    她歎息一聲,又道:

    「過了半晌,萬大哥才緩緩道:「你我兩人,到這下面去,誰找著此物,便是誰勝,萬
大哥說話總是這麼簡短,但我們聽了,卻不禁都嚇了一跳,那姓許的也像是為之一驚,但立
刻又縱聲狂笑起來,連連道:「好辦法,我們這一次,大約總有一人會死了。」萬大哥卻冷
冷道:「說不定你我兩人,誰也不用想活著回來了。」」

    呂南人不禁倒抽一口涼氣,凌琳卻嬌喚一聲,輕輕道:

    「這又何苦!」

    孫敏歎道:

    「那時候我們聽了他的話,都嚇得說不出話來,大姐更是哭得傷心,那姓許的就說:
「繩子倒不少。」萬大哥說!「一人一半,援繩下去。」拿起繩子,分成兩半,道:「你先
挑。」姓許的看也不看,就拿了一段,道:「長倒很長,只是不知道能不能到底。」萬大哥
冷冷道:「我也不知道,說不定離底還有千百丈。」那姓許的哈哈大笑道:「如是這樣,那
你我兩人,當真是誰也不要想活著回來了。」」

    凌琳忍不住輕輕歎道:

    「真奇怪,他們為什麼都不怕死。」

    她年紀還輕,尚不知道人們為了許多種原因,都會將生死之事看很淡——那就是深切的
愛和恨,仁和義,以及爭取自由的力量。

    孫敏目光一轉,像是想責備她愛女的插口,但卻又輕歎一聲,仍然接著道:

    「那時候姓許的狂笑之聲,和大姐的痛哭之聲,便我忍不住機伶伶打了個寒噤,那姓許
的卻大笑道:「要走現在就走。」萬大哥道:「正是。」兩人一齊將繩頭拋了下去,將另一
頭牢牢結住在一棵大樹上,那時大姐和虹兒忍不住跳起來,抱著大哥,大哥心裡想必也難受
得很,但卻冷冷道:「我又不一定會死,哭什麼。」一把將大姐推開,大姐竟被他推倒在地
上。」

    呂南人苦歎一聲,忍不住勸慰道:

    「這絕壑雖深,但有這麼長的繩索可以攀援,再加上他兩人有如此武功,依小鄙之見,
說不定他兩人此番都能生還也未可知。」

    他說的雖大半是勸慰之言,其實卻也有幾分道理。

    但孫敏卻長歎道:

    「按照常理來說,這當然可能,但他們兩人如此仇恨,在這種時候,當然會彼此各下毒
手,又怎會讓對方安穩地援繩而下呢?」

    呂南人長歎著垂下頭去。

    孫敏又道:

    「在那種情況下,誰也無法阻止他們,姓許的走到欄杆邊,忽然又退了回來,連聲道:
「不行,不行。」我心裡一喜,還當他不願和萬大哥真的一拚生死,大姐也痛哭著求他,那
知他卻道:「你我兩人,一齊下去了吧,上面的人,若是將我的繩索割斷,那我豈非是自白
送了性命。」」

    呂南人忖道:

    「唉——這兩人不但武功相若,心計卻也相當,唉——上天既生了「鐵面孤行客」萬天
萍,為何又偏偏要再生個「妙手」許白呢?」

    孫敏接道:

    「我聽了就趕緊連聲稱是,勸他們另外想辦法,我雖然知道勸他們不住,只望他們能拖
些時間,那知萬大哥卻冷冷道:「那麼叩他們全到裡面去好了,他們便無法知道那條繩索是
你的。」這時候叫——唉,她本想說:「這時候我看到大姐面上露出一絲喜色,我心裡也
想,我們進去了,難道不能出來嗎?難道我們就不能偷看你是從那條繩索攀援下去的
嗎?」」

    但是這後面半段話,她卻沒有說出來,她只是輕歎一聲,道:

    「那姓許的聽了大哥的話,突地又大笑起來,大笑聲中,身形突地的溜溜一轉,我方自
一愕,只覺脅下一麻,已被他點中了穴道,大姐,虹兒,和丫環們也都全被他點了穴道,萬
大哥卻動也不動地站在那裡,更不阻止,那時我心裡真奇怪,卻又不禁對那姓許的這麼快的
身手所驚——」

    她語聲未了,卻聽呂南人歎道:

    「萬老前輩沒有阻止,那只是因為他早已料到許白此舉的用意而已。」其實此刻他自己
心中,又何嘗沒有猜出許白的用意呢?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