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正名振名            

    紫檀拜匣,遠遠飛去,匣中的人頭,也已將落在地上。

    突地——

    伊風頎長的身軀,閃電般掠起,有如離弦之箭般,斜飛一丈,手掌疾抄,竟將這已將落
地的木匣人頭,抄在手中,身形一折,腳尖輕點,又飄飄落在原處,輕輕將拜盒人頭放在地
上。

    他方才激怒之下,雖已將人頭拋出,但心念一轉,卻又覺得不該對一個死去的人如此殘
忍,凌琳目光動處,輕輕一歎,少年鍾靜無表情的面目上,似乎也閃過一絲對伊風武功驚奇
的神色。

    只聽伊風冷笑道:

    「原來你就是蕭無那的弟子。」

    鍾靜冷冷道:

    「正是,閣下如無吩咐,弟子就告退了。」

    伊風劍眉軒處,突地仰天長笑了起來,朗聲道:

    「你如是這惡徒的弟子,而竟敢不走,膽子倒也大得很。」笑聲突地一頓,面上漸漸籠
上一層煞氣,厲聲道:

    「你難道不怕我將你殺死。」

    少年鍾靜冷笑一聲,道:

    「兩國交兵,不斬來使,弟子知道呂大俠絕無加害之心。」

    他語聲一頓,又道:

    「何況,即使呂大俠有加害之心,弟子卻也未見畏懼哩!」

    伊風面色一寒,厲叱道:

    「有其師必有其徒,留你在世,也是害人,我為什麼不可殺你?」

    厲叱聲中,手掌一揚,刷地一掌,向這少年鍾靜劈面擊去!

    凌琳暗中一驚,只見這一掌眼見要劈上這少年的鼻樑,這少年軒眉瞠鼻,卻仍不避不
閃,面上也仍是木無表情,就生像是這一掌並非是要打到他身上似的。

    那知——

    伊風掌勢竟也突地一頓,硬生生停留在這少年面前分毫之間。

    凌琳暗中又自歎了口長氣,卻聽伊風冷冷喝道:

    「你怎地不動手相拒?」

    鍾靜雙眉一揚,緩緩道:

    「呂大俠無論與家師是友是敵,但此刻家師卻仍與呂大俠平輩論交,弟子不敢以下犯
上!」

    伊風目光一轉,面色竟也立刻緩和下來,苦歎一聲,收回手掌,和聲道:

    「你年紀輕輕,前途大有可為,怎地沒有善惡之分,你難道不知道那蕭無的行事是善抑
或是惡嗎?」

    鍾靜目光一垂,呆呆地望著石階,默然半晌,方自緩緩道:

    「昔年豫讓紋身吞炭,又何嘗有善惡之分,只不過是報知己之恩而已,弟子父母雙亡,
一生孤苦,幸蒙家師收留,此恩此德,有如天高海深,縱然是紋身吞炭,也難報其恩德萬
一。」

    他語聲一頓,昂然又道:

    「弟子對呂大俠雖然亦極敬慕,弟子對呂大俠雖然不敢以下犯上,但呂大俠出言如再辱
及家師,弟子也說不得要冒犯呂大俠了。」

    呂南人目光一沈,呆呆凝視在這少年身上,突又長歎一聲,揮手道:

    「去,去!」

    少年鍾靜恭身一揖,緩緩回過頭,大步走去,他一直木無表情的面容上,此刻不知怎
地,卻已有了一陣難言的扭曲。

    伊風目送著他的背影,消失在林木深處,方自長歎道:

    「想不到蕭無這萬惡的魔頭,竟有個這麼好的徒弟。」

    凌琳亦自輕輕歎道:

    「剛才我只怕你把他殺死。」伊風目光一垂,卻聽她又道:

    「但我那時又想,你不會是那種人的,到後來……」她竟自緩緩垂下眼:「後來,你果
然沒有讓我失望。」

    伊風勉強壓制著心中的激動,緩緩回過頭去,卻見凌琳已走到他前面,輕輕從那老人的
身上,拾起那節斷指,呆呆地凝注了半晌,輕輕長歎一聲,又撕下了一條衣襟,仔細地將它
包了起來,突地抬起頭,筆直地望向伊風,輕輕道:

    「這個……我替你收起來了。」

    伊風緩緩抬起頭,卻又緩緩垂下頭,他不知該說什麼。

    卻聽凌琳又道:

    「我也有一樣東西要送你。」

    伊風目光抬處,只見她緩緩伸過玉掌,掌中放的是面象牙的牌子,上面極精緻地雕著三
顆心。

    伊風心中暗歎一聲,但覺千百種滋味,一齊湧上心頭,亦分不清是悲!是愁!是恨!他
勉強擠出一絲笑容,搖頭道:

    「琳兒,這個——你還是自己收起來吧!」

    凌琳秀目一張,

    「為什麼?」

    伊風呆了一呆,強笑道:

    「你亂送別人東西,你媽媽會罵你的。」

    凌琳春蔥般的手掌,仍筆直地伸在伊風面前:

    「這是師傅送給我的,我媽媽怎會罵我。」她秋波一轉:

    「你在江湖中闖蕩,有了這牌子,也許有用,你看,這上面還有「三心神君」的表記
呢?你為什麼不要,是……」

    她輕輕地說著,語聲之中,似乎有一種不可描述的憂鬱,就像是不知道多麼怕伊風拒絕
她一樣。

    伊風又呆了呆,終於緩緩伸過手,接過了這面玉牌,又自強笑道:

    「琳兒一定要送給我,我怎會不要呢?」

    凌琳秀眉一揚:

    「你要了就好——喂,我問你,怎麼突然叫我琳兒了——不過,琳兒也很好聽,伊風,
你說是不是?」

    伊風突地雙眉一皺!

    「不過你以後不要再叫我伊風了。」

    凌琳方自揚起的秀眉,此刻突又顰在一起,惶聲問道:

    「為什麼,為什麼……你不喜歡我叫你的名字,是不是?」

    伊風目光一抬,只見她嬌艷天真的面靨上,此刻竟充滿了悲苦惶急之色,一雙明媚的秋
波中,再像是要流下淚來。

    一時之間,他只覺心中情思又自大亂,暗歎一聲,口中卻仍強笑道:

    「沒有什麼,不過——我以後再也不用伊風這個名字了,你……你還是叫我南人好
了。」

    於是天真而純美的凌琳,立刻大歡悅起來,她嬌美的面靨上,忍不住泛出一絲喜色,悄
悄地眨動著她一雙明眸,輕輕道:

    「南人……南人,這真是一個多麼響亮的名字呀!」她芳心中卻在暗忖:「我知道這名
字以後一定會震動武林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