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傍壑驚變            

    突地——

    山路上竟傳下一陣洪鐘般的喝罵之聲:

    「老猴子,你躲在裡面不出來,算得是什麼英雄,哈哈——我只當鐵面孤行客是個英
雄,那知卻是個狗熊。」

    伊風一驚,他立刻聽出這是「妙手」許白的聲音。

    孫敏,凌琳,竟自一齊都面色一變,孫敏似也知道「南偷北盜」間至死方休的爭鬥,聞
聲變色道:

    「是不是「妙手」許白也到了這裡?」

    凌琳秀眉一軒,嗔道:

    「這傢伙是什麼人,怎地如此狂妄,走,我們去看看!」

    她一拉伊風的手,飛也似的上了這條山路,伊風心中雖然猶疑不定,卻也跟著她掠了上
去,但覺她身形之輕盈曼妙,已不知超出年前若干倍,心中又不禁暗暗讚佩,那「三心神
君」果然教導有方,在這短短一年來,便已調教出這般出色的徒弟。

    上掠數十丈,使到了山路的盡頭,伊風目光動處,只見一條魁偉的人影,倏然從山路盡
頭處站了起來,大聲問道:

    「是誰?」

    這魁偉的人影自然就是「妙手」許白,他喝聲過後,銳利的目光立刻辨出掠上的人影是
誰,一搖虯鬚,大笑道:

    「原來是你,哈——怎地又帶了個小姑娘來。」目光一轉,突地瞥見孫敏:

    「哈兩個!」

    本自滿心嗔怒的凌琳,見到自己嗔怒的對象竟是認得伊風的,不禁愕了一愕,把口邊要
罵的話,忍了回來。

    孫敏亦為之一愕,脫口道:

    「伊風,你認得他?」

    伊風緩緩點了點頭,「妙手」許白又自縱聲狂笑起來,一步向前,握住伊風的臂膀,大
笑著道:

    「你來了,好極了,讓你也看著萬天萍那老猴兒的景像,我和他一路打到這裡,那亭子
裡突然跑出一個女人來,對萬天萍又喊又叫的,哈哈——你知道我是生平最不願和女人嚕嗦
的,剛停下手,讓他講個痛快,那知那邊突地飛來一條帶子,萬天萍這老猴兒竟拉著這條帶
子跑過去了。」

    他伸出巨大的手掌,在自己另一隻手掌上重重一擊,狂笑著道:

    「他這一去,竟出不來了,我在這裡罵了半天,他卻像個縮頭……」

    凌琳秀眉軒處,突地冷笑一聲,截斷了他的話,嬌喝道:

    「你是誰?怎麼罵起我姨父來了,這麼大年紀了,還像個小孩子似的罵人,哼,真虧你
也不知道什麼叫害臊!」

    「妙手」許白一怔:

    「你的姨父!」目光向右一瞟,瞟了伊風一眼,向左一瞟,望了凌琳一眼,左右轉了兩
轉,突又縱聲狂笑著道:

    「好,好,小姑娘,有志氣,數十年來,真還沒有人敢罵過老夫的,現在你居然說老夫
像個小孩子,不害臊,哈哈——」他指了指伊風又道:

    「小伙子,你交的小姑娘,真是一個比一個厲害。」

    伊風面上一紅,還未來得及說話,孫敏已自冷冷說道:

    「閣下想必就是「妙手」許白大俠吧?」

    「妙手」許白又一怔,點了點頭:

    「不錯,老夫正是許白。」

    孫敏冷冷一笑:

    「許大俠英名久已震動武林,說話也該放尊重些,也好叫小輩們學學樣子。」

    「妙手」許白目光一凜,鬚髮皆張,本已魁偉無比的身形,倏然之間,像是又高大了
些。

    但孫敏卻仍然絲毫不動聲色,像是世上任何事都不足以令這個堅強的女子懼怕似的,卻
見「妙手」許白目光一轉,竟突又大笑道:

    「哈,你錯了,你錯了,我又不是大俠,我只是個小偷!」笑聲一,目中威光又現,接
道:

    「只是我倒要問問你,你是誰,憑什麼要管老夫的閒事?」轉向伊風:

    「老夫若不是為了和你這娃娃還有些交情,早就……」

    伊風乾咳一聲,搶口道:

    「這位凌夫人,便是昔年的三湘大俠凌北修的夫人,這位就是三湘大俠的愛女,咳——
凌夫人的令姐,就是萬老前輩的夫人。」他像是費了偌大氣力,才將這其中的關係弄清。

    「妙手」許白「哦」了一聲,要知道昔年「三湘大俠」俠名甚著,而且在武林中更久有
義聲,是以「妙手」許白這種武林高人,聽了這名字也不禁有些敬意,這正是武林豪客彼此
間的相惜之心,卻不是說「妙手」許白對那凌北修有所畏懼。

    他目光一轉,便又笑道:

    「衝著你這娃娃和凌北修的面子,我不再罵那老猴兒就是,可是,我卻要在這裡等他,
看他是不是永遠都縮在……哈哈,永遠都不出來。」

    他嘴裡說不罵,倒底還是罵了句「老猴子」,而且若不是住壁得快,後來那句「縮在殼
裡」也幾幾乎罵了出來。

    伊風心裡暗笑,凌琳也覺得這老人甚是豪爽有趣,望了他幾眼,忍不住輕輕「噗哧」一
聲,笑了出來,她天性善良,對任何人都沒有懷恨之心,何況這老人又是和伊風認識的呢!

    只有孫敏,她面上卻仍然不動聲色,她想呼喝兩聲,讓萬天萍知道自己來了,又怕萬天
萍出來後,見著這「妙手」許白,那時情況豈非十分尷尬,她想了想,卻見「妙手」許白大
笑了兩聲,又面對著對崖的凌空飛閣,盤膝坐了下來,一時之間,誰也沒有說話,因為誰都
不知道該說什麼?

    凌琳秋波流轉,望東望西,長久良久,突地幽幽一歎:

    「你們倒底在等什麼,唉——等待可真是難受的事,先前我上山的時候,看到有個老頭
子在亭子裡等他的三弟,竟好像等了一夜——」

    伊風心頭一震,脫口問道:

    「你說誰在等他的三弟,那人是不是身材瘦削,滿面憂鬱之色的老人。」

    凌琳睜大眼睛,點頭道:

    「是呀,除了那老頭子,另外還有三個人,他們都穿著藍衣服,怎麼,你又認得他
們?」

    剎那之間,伊風只覺由心底升起一陣顫抖,閃電般忖道:

    「這四人難道就是華品奇他們,在等「三弟」!呀——」劍眉一軒,一把抓住凌琳的
手,問道:

    「他們在那裡。」

    凌琳滿心疑惑,緩緩道:

    「就在山腰下的一個紅頂小亭裡。」

    伊風全身顫抖著:「三弟,難道他們在等蕭無?難道他們已找到了蕭無?」一咬鋼牙,
突地扭轉身軀,電也似地朝來路掠去。

    此刻他心中似已渾忘一切,只記得「蕭無」二字,他毫不考慮自己見著「蕭無」時該怎
麼做,更不考慮自己是否是這「天爭教主」的敵手,他只渴望著能見到這陰險毒辣的對手一
面,因為久已蘊集在他心裡的仇恨,此刻已像火山般爆發了出來。

    他發狂了似的掠下山坡,「妙手」許白,孫敏,凌琳卻不禁為之一震,三人目光相對,
凌琳突地嬌喚一聲:

    「媽媽,我去看看他幹什麼?」嬌軀輕轉,亦自隨後跟去。

    她用足全力,只見伊風修長的身軀,像燕子似的在山林中飛掠著,剎那之間,便掠出山
林,凌琳想不到他的身形竟是如此驚人的迅急,她縱然使盡全力,卻也無法追上,她著急地
大喊:

    「伊風,等等我——」

    她的聲音雖大,伊風卻根本沒有聽到。

    他自己也覺得自己的身法,似乎已比昔日快了不知多少,要知道武功一道,最是玄妙,
他自幼及長,多年苦練,本已紮下了極好的根基,再經那武林一代奇人「劍先生」為他打通
「任督兩脈」,他內力何止增進一借,到後來他在秘窟中又苦研那武林中的至寶「天星秘
笈」上所載的武學中最深奧的內功,功力又不知增進若干,只是他自己卻還不知道而已。

    直到此刻,他使出全力,他才知道了自己功力的增長,他發狂地飛掠著,只覺道山兩旁
的樹木,像飛也似的從身畔倒退過去。他心中的熱血,也開始沸騰起來,他興奮地暗問著自
己:「不知道「蕭無」可是真要到那小亭中會見華品奇?不知道此刻他可曾走了?」心意一
轉:「我此刻功力似已增進不少,不知道是否是那萬惡的賊子蕭無的敵手?」他急切地渴望
著要知道這些問題的答案。於是,他的身形就飛掠得更快了。
上一頁  下一頁